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2-3:光明與黑暗  
   
02-3:光明與黑暗

「凱司好沮喪喔,他不會有事吧?」清清不停回頭看肩膀垮下來,臉一直都和地面保持平行的凱司。

「不會。」利奧拉直接了當的說。

「唉,不過是顆寶石,難道會比自己的身體重要嗎?」梅南撥撥燦爛的金髮,不能理解的搖頭:「凱司也真是的,為了那顆寶石,差點被殭屍撕成碎片,要不是利奧拉你及時把寶石放回基座,凱司就要加入殭屍行列了。」

雖然利奧拉救了凱司,不過卻足足被他瞪了好幾天,利奧拉開始在想或許他應該讓三天前的那個日子變成凱司的忌日,讓他和他的寶貝寶石死在一起,說不定會比較好?

「利奧拉大哥,你的手臂還好吧?」清清擔憂的看著利奧拉的手臂。

「可以動了。」利奧拉舉起手來,伸展了一下指頭讓清清放心。

「別擔心。」梅南插進話來:「北都蒼蘭的城門就在前面了,等到了蒼蘭,我馬上帶他去用最好的療傷麻遜,保證不會留下半點疤痕。」

「我肚子餓了。」凱司的眼神直直的盯著其餘三人,眼裡還充滿著失去寶貝的憤恨。

「清清請你吃最好吃的東西,凱司你快點振作起來啦。」清清努力的幫凱司加油打氣。

「真的?」凱司的眼睛馬上亮了起來。

清清奮力的點著頭,而凱司也終於把垮掉的肩膀重新抬起來,眼底閃著對食物的憧憬,瞬間就到了蒼蘭的城門下,還對利奧拉三人揮著手,要他們動作快點,利奧拉等人也只有邊搖頭嘆氣,邊加快了腳步,走到蒼蘭高聳的城門下。

「把學生卡插進門口的檢查站,麻遜會自動確認我們的身分。」凱司邊把自己的黑色卡片插進一個孔縫裡,一邊對不了解的利奧拉指示。

憑著阿卡蘭學院的學生卡,四個人很輕易的就進入了蒼蘭,和擁擠的阿卡蘭首都不同,蒼蘭很明顯的較為空曠,天空上飛行的麻遜也少很多,不少人像利奧拉等人一樣,徒步在道路上行走,周圍的金屬也比阿卡蘭首都要來得少,有不少真正的樹木和土壤,建築物也比較低矮……至少比動不動上百層的阿卡蘭要來得低矮的多。

「蒼蘭,因為是距離亞龍平原最近的都市,也是阿卡蘭大陸最北邊的都市,所以又被稱作北都蒼蘭,這邊的人民因為常常要和亞龍戰鬥,所以都很慓悍的,風俗習慣也比較粗獷。」梅南對大家說明著:「這邊的烤肉最有名了,等利奧拉的傷治好,我就帶你們去最有名的餐廳吃飯。」

眾人都欣然同意,雖然凱司喃喃念著「可是我快餓死了」。四個人很快來到療傷中心,在清清的堅持之下,利奧拉使用的是最好也最昂貴的療傷麻遜,雖然比不上巴巴理斯專門買來的那台,不過也相去不遠,加上這次利奧拉的傷勢不像上次那樣重,所以,才讓凱司唸了半小時的我好餓,利奧拉的手傷和腳傷就完全康復了。

療傷麻遜對於內傷的治療,功效有限。利奧拉發現到,療傷麻遜對於外傷功能之好,幾乎是麻遜到傷就除,但對於內傷的效用卻有限的很,所以,利奧拉從外表看起來是完好無缺,但是內傷卻頗嚴重。

這幾天只能靠自己的真氣療傷了,利奧拉心想。

眾人在凱司的頻頻催促之下,由梅南領路,來到一家風格特殊的餐廳,凱司幾乎是風般的衝進餐廳,高興的差點在原地跳舞,眼睛還閃亮亮的盯著梅南跟餐廳人員要包廂。

梅南露出得意的微笑:「運氣很好,就剩最後一個包廂了。」

凱司聽完,馬上和清清兩人一起興奮地高呼烤肉萬歲,連梅南都忍不住露出大大的微笑,雖然利奧拉的臉還是一樣沒什麼表情,但從臉部緊繃程度來看,利奧拉的確也比較放鬆了一點。

「我們要包廂。」門口又來了一個人,一進門就大剌剌的要包廂。

門口的接待小姐露出十分抱歉的表情,對那人道歉道:「真是對不起,最後一個包廂已經被訂走了。」

「什麼?沒有包廂?你知道我們是誰嗎?」黑髮黑髮的男人露出不滿的表情,馬上開始破口大罵,接待處小姐只能一直道歉,但是男人似乎罵上癮了,一張嘴就是不肯放過接招小姐。

原本已經走遠的利奧拉一行人居然停下來了,導致停下來的原因,當然不會是眼裡心裡只有烤肉的凱司,也不是聽到麼罵聲就嚇得發抖的清清,當然更不會是利奧拉這對其他人漠不關心的殺手。

「這位先生,沒有包廂換個地方吃飯就是了,何必為難一位女士呢!」梅南撥了撥瀏海,轉身斥責對方沒有紳士風度的行為。

破口大罵的男人聽見梅南的斥責,卻閃過奸計得逞的表情,然後把滿身怒氣轉往梅南:「關你屁事,不要我罵她,就把包廂讓出來啊!不然就別在那邊假惺惺的。」

對方一提到讓出包廂,梅南立刻發覺有兩道熾熱的眼神快把他的背給燒穿了,如果他敢說個好字,恐怕眼神光波就實體化會變成槍支的砲彈,梅南當然不想撐著保護罩吃飯,馬上堅決地拒絕:「不行!包廂是我們先訂到的,我和我的同伴絕不會屈服在惡勢力手下。」雖然,他已經屈服在凱司的惡勢力之下了……

「惡勢力?哈哈,你知道我家老大是誰嗎?」男人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梅南意正嚴辭的說:「不管是誰都不應該…」

「我家老大是光明騎士蘭斯洛特!」男人沉下臉來,臉上痞痞的表情不見了,再說到蘭斯洛特之名時,男人的態度彷彿是最虔誠的教徒說到神似的。

這時,所有人都靜了下來,眼睛瞪得老大,露出完全不敢置信的模樣,梅南更是結結巴巴的說:「怎、怎麼可能,光明騎士怎麼會出現在這麼偏遠的地方。」

男人吃笑了一下,每次說出蘭斯洛特的名字,眾人的表情總會讓他笑破肚子,男人恢復了痞痞的表情:「怎麼,當年我家老大就是說要遊歷天下才消失的,現在『遊』到了蒼蘭,也沒什麼不對吧?」

「光明騎士大人真的在這?」清清衝上前來,一雙戴著大眼鏡的眼睛閃著許多星星:「他在哪裡?在哪裡啊?告訴我他在哪裡好嗎?」

男人被一連串的在哪裡給弄得頭昏腦脹,順口就說出了:「蘭斯洛特啊,兩天前多事的去調查亞龍平原的異狀,今天我才接到他的通知,說他今天要回來,叫我先訂好包廂陪他喝酒……不對,我幹嘛跟你說這些。」

「那我等等就可以看到鼎鼎大名的光明騎士了?」清清再度沉醉在美好的白馬王子幻想裡。

亞龍平原有異狀?利奧拉默想,這些「異狀」除了一個不知道被送去哪裡外,其餘的全在蒼蘭的烤肉餐廳了。

「沒錯,所以把包廂讓出來吧!蘭斯洛特大人想要痛快的吃肉喝酒呢。」男人露出奸奸的笑容。

梅南和清清差點就要點下頭,但是一聲槍響讓他們點到一半的頭就這樣停住不動,梅南掏出鏡子來,顫顫的往後一照,凱司的姿勢恰巧從對空鳴槍變成瞄準他前方的兩人,兩人的臉色刷白,趕緊把點頭變成搖頭,兩人的頭搖得手搖鼓似的,就怕等等光明騎士來的時候,會順便幫他們倆唸祭文。

「我‧要‧吃‧烤‧肉!」凱司緩慢的一字一字唸,旁邊的利奧拉則念著「好久沒感受到這麼強的殺氣」……

梅南瞬間回到凱司旁邊,用行動證明他不會讓出包廂,清清則是嚇得哭出來,但還是不甘願的抗議:「人、人家想看光明騎士啦,嗚嗚…」

「光明騎士有什麼了不起啊,他能吃嗎?他能填飽我的肚子嗎?」凱司怒吼著,已經聞到烤肉香的他,是寧死都不會讓出包廂。

清清雖然嚇得渾身發抖,但是為了看到她夢想中的光明騎士蘭斯洛特,她還是挺起小小的胸部,用爆炸性高分貝來尖叫:「我要看光明騎士啦~」

這猛暴性的尖叫讓眾人都痛苦的摀起耳朵,只有凱司左手摀著耳朵,右手還是拿著槍和清清對峙著。

「我說……」一旁的男人也摀著耳朵,試圖解決目前的窘況:「反正你們人不多,蘭斯洛特和我也才兩個,不然就一起用一個包廂怎麼樣。」男人心想,在這樣下去,說不定這間餐廳今天就要報廢了。

「可、可以和蘭斯洛特騎士大人一起吃飯?」清清捂著胸口,一副要昏過去的模樣。

「他不會搶我的烤肉吧?」凱司有點猶豫的問。

男人的嘴角抽續著:「分開點菜!」

達成協議後,利奧拉等人和那黑髮黑眼的男人就跟隨著鬆了一口氣的接待小姐進了包廂,凱司在一盤盤鮮紅的肉端上來後,差點忘記人類是熟食動物,拿起生肉就要吞,幸虧清清搶了回來,用幾秒鐘烤熟一片的速度,才讓凱司沒再拿生肉來吞。

黑髮的男人在幾杯酒下肚後,就吃吃笑了起來,還一邊找冷著張臉的利奧拉說話:「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

利奧拉冷冷的撇了男人一眼,丟下一句:「利奧拉。」

男人皺了皺眉:「這名字可真怪…」

「那這位大哥又叫做什麼名字啊?」清清好奇的問,當然,雙手還是忙著給凱司烤肉吃。

「喔,我叫做血…」男人說完一個字,卻突然停了下來才又接著說:「叫我狼就好了。」

清清理解的點點頭:「原來是狼大哥。」

利奧拉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但是,他還是沒有說出口,反正這餐吃完後,他們就風馬牛不相及,眼前這男人是誰都不重要。

「狼啊,來,來喝酒!」肚子吃飽飽的凱司早就忘記剛才搶包廂之仇,拖著狼就開始痛飲起來,兩個人喝酒喝得高興,甚至都手舞足蹈起來,兩人熱絡得活像是認識一輩子的朋友。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過,肉早就不知道端了幾盤上來,連凱司都死命盯著越堆越高的肉,卻不敢伸手拿來吃,再吃,恐怕他連腦殼都要拿來裝烤肉了,但是清清還是不斷的點菜,手裡不斷的烤肉,眼神直直盯著門口,就再等某位人會穿著金光閃閃的盔甲,拿著金光閃閃的寶劍,如同天神降臨的推開門口。

梅南沉白著一張臉,欲哭無淚的說:「凱司,你再多吃點吧!」

「噁…」凱司看著眼前的肉山,生平第一次看到食物想吐。

梅南和凱司兩個人都望肉興嘆,只剩下利奧拉還是遵循著一開始細嚼慢嚥的速度,緩慢的在吃肉,但是在清清的三秒烤肉速度之下,肉山卻有增無減。

這時,卻突然響起一道鈴聲,凱司、梅南和清清都同時看了看自己的通訊麻遜,最後坐在邊邊的狼卻抓起他的通訊麻遜,氣急敗壞的說:「死蘭特,你跑哪鬼混了,等你等到快抓狂啦,肉山都烤三座了。」狼邊說,邊瞄著清清那渴望到恐怖的眼神。

「狼,快過來支援!」一個沉穩的聲音,此時卻喘著氣喊。

「你說什麼?」狼的輕浮表情消失了,他猛然站起,不敢相信亞龍平原會有什麼東西,居然讓蘭斯洛特說出支援二字。

蘭斯洛特卻沒有回答,只聽到通訊麻遜傳來一陣打鬥的劇烈聲響,蘭斯洛特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喊:「二十年前…龍皇封印的…黑龍……」話還沒說完,就傳來碎裂的聲音,接著通訊麻遜就只剩下雜音。

「該死!」狼連跟利奧拉一行人道別都沒有,撞開了包廂門就衝了出去。

利奧拉四人的臉上都浮現了怪怪的表情,最後大家一齊看向了臉色發白的清清,凱司清了清喉嚨後說:「看來今天是看不到光明騎士了。」

「幸好我們離開那遺跡離開得快,不然就被『他』找到了。」梅南一副餘悸未定的模樣。

利奧拉則是沉下臉,轉頭不去看清清露出的哀求表情,但是清清卻越坐越近,臉上的淚水也越流越多,最後簡直是把一雙大眼鏡眼睛貼到利奧拉眼前哀求著。

「我不想惹事。」利奧拉面無表情的說。

「銀假面!」清清早有準備的說,無論如何她都要勸利奧拉去幫光明騎士,禍是他們惹出來,怎麼可以丟給光明騎士去收拾。

利奧拉卻仍然無動於衷,繼續他的細嚼慢嚥,清清只好轉頭看向凱司,哀求道:「凱司,你剛剛不是和狼很要好嗎?他跑去支援了耶,要是出事怎麼辦?」

凱司聳聳肩:「應該不可能出事吧,畢竟是光明騎士耶!」和利奧拉相同,凱司也已經發現狼或許就是……再加上光明騎士,這兩人聯手應該不可能會敗給祕羅,最不濟也能逃走吧。

清清這時才想起,對耶,那可是傳說中的光明騎士蘭斯洛特,怎麼可能會敗給祕羅,想到這,她也放心了,只是不甘的念著:「可是我想看光明騎士。」

這時,門突然又被撞開,出現的正是狼的身影,他急急的喊:「你們快搭麻遜離開蒼蘭。」說完這沒頭沒尾的話後,狼又衝出了包廂。

「離開蒼蘭做什麼?這裡是離亞龍平原最近的地方耶,我們還得趕在巴巴理斯老頭來接我們之前,回到亞龍平原去裝做在野外求生的模樣呢。」凱司對狼的話斥之以鼻。

但是凱司的話才剛落下,地面突然一陣劇烈的震動,這活像座山在移動的震動對利奧拉四人來說再熟悉不過了,四人的臉色都猛然變了,清清更顫顫的問:「我們去搭麻遜回阿卡蘭首都吧?」

梅南和凱司都猛點著頭,但是奇怪的是,利奧拉居然開口反對:「你們先走,我去看看。」

梅南和清清都難以置信的看著利奧拉,唯有凱司揚了揚眉:「你是想看看真正騎士的實力是怎麼樣吧?」

利奧拉默認了,他拿出銀假面的面具,然後像是未卜先似的,在清清的包裹翻動,果然找到了銀色的騎士服,清清連野外求生都不忘記帶件哥哥的騎士服,利奧拉將騎士服套上後,推開包廂的門,準備要去見識騎士真正的實力。

「想不到這傢伙還是個武癡。」凱司在背後喃喃念著。


利奧拉剛踏出包廂,就看見許多民眾正慌亂的四處逃生,利奧拉的心裡突然泛起了疑惑,祕羅幾乎等於是他用安色的十字項鍊放出來的,如果這些人被祕羅踩死了,那算不算是他殺了人?雖然利奧拉知道自己有些在鑽牛角尖,但是他仍舊不喜歡自己有任何可能會破壞安瑟的誓言。

想到這,白色身影就飛掠的更加快速了,利奧拉遠遠的看見祕羅那座黑山正想突破蒼蘭不怎麼夠高的城牆,只是有兩道身影正在阻止他,一道是燦爛的白,另一道卻是黑中帶紅。

利奧拉腳步輕點,竄上了城牆,看見龍形的祕羅正不斷噴射出黑色的光線攻擊蘭斯洛特,而恰巧的是,狼也站在城牆上,皺眉看了一下戰況,煩心的咕噥:「這下遭了,我的黑暗鬥氣對黑暗龍恐怕效果有限。」

狼一看帶著銀面具的傢伙不知何時居然出現在他旁邊,著實愣了一會,但隨即看到利奧拉身上的白色騎士服,他立刻把利奧拉當成一般的銀紋騎士,根據騎士嚴謹的上下階層,銀紋騎士是絕對要服從狼的,所以狼毫不留情厲聲道:「小鬼,不準插手!區區一個銀紋騎士別在這礙手礙腳的。」

利奧拉點點頭,內傷未癒的他一點也不想動手,他只是來觀摩這世界的強者打鬥狀況而已,他好奇的看,空中的蘭斯洛特拿著劍,騎著一匹雪白的馬,而馬頭上還長著角,利奧拉微微皺眉,不知道那到底是馬還是別的生物,而如果凱司在這,肯定能夠回答他,這是獨角獸,傳說中最神聖的動物,也是光明騎士蘭斯洛特才有的座騎。

狼這時又繼續觀看戰況,同時念了幾句咒語,一把巨大的黑色長槍出現在他手中,知道同為黑暗系,狼的攻擊對於黑龍的作用有限,他也不打算插手戰鬥,只是警戒著,不讓黑龍有機會突破蒼蘭的城牆,造成城內人民的死傷。

但是,狀況似乎不大對勁,黑龍在遲遲打不倒蘭斯洛特後,又發現城牆上巨大長槍的威脅,一怒之下,一聲龍吼直達天際,而遠方就揚起了大量的灰塵,以利奧拉的眼力,看得再清楚不過,他吐出一句話:「亞龍群。」

「你說什麼?」狼難以置信的看著越來越近的灰塵,也感受到萬馬奔騰,狼馬上喃喃念著:「我血狼說的,我的座騎小黑,三秒鐘不給我滾過來,我就剝你的狼皮做大衣。」

這次換利奧拉愣住了,這召喚座騎咒語怎麼和清清教他的不一樣?這樣不三不四的咒語真的召喚得出東西?雖然利奧拉非常懷疑,但很明顯的,血狼,的確是著名的黑暗騎士,和利奧拉這半路出家的不及格龍騎士大不相同,空中裂開一道裂縫,一頭巨大的黑狼從中跳了出來,乖乖的讓血狼跳上牠的背。

狼……現在應該叫血狼,皺眉看著利奧拉,厲聲道:「小鬼,把你騎的東西叫出來,跟我去幹光那群天殺的亞龍!」

利奧拉有些遲疑的說:「我…不會召喚。」

血狼差點從自己的座騎上摔下來:「混到銀紋騎士,居然不會召喚?」血狼幾乎是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我感受不到魔法元素…」利奧拉更是躊躇的說。

「管什麼魔法元素。」血狼不耐的揮揮手:「在心裡用力想著你的座騎,把他叫過來就是了。」

利奧拉聞言,只得閉上眼睛,努力想著寶利龍的模樣……漸漸地,利奧拉的心底真的浮起寶利龍的模樣,他似乎看見了寶利龍正氣鼓鼓地的坐在米哲瑞懷裡,而米哲瑞正懶洋洋地曬太陽,利奧拉嘗試叫了一聲:「寶利龍?」

寶利龍的粉紅色大眼睛真的眨了眨,還左右找尋著利奧拉的身影,卻沒有看到爸爸在哪邊,疑惑的寶利龍偏著小臉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寶利龍!到我身邊來。」發現真的有用,利奧拉更專心的呼喊著。

而寶利龍猛地跳起來,小腳還重踩了某人的重點部位一下,伴隨著慘叫聲,寶利龍喊了一聲:「爸爸在叫我。」然後寶利龍飄了起來,小小身影瞬間消失。

留下米哲瑞捂著重點部位,從齒縫中吐出幾句話:「好傢伙,你總算學會召喚了,喔嗚~痛死我了。」

而在利奧拉這邊,利奧拉「看」見寶利龍消失的情況,他明白他終於召喚成功了,收回心神,利奧拉看天空果然出現了一條裂縫,一條比血狼出現時更大的裂縫,然後一頭十公尺的白龍就從裂縫中飛出來,還發出悠長的龍嘯。

一時之間,血狼愣住,連稍遠處的蘭斯洛特和祕羅都愣住,血狼更喃喃念著:「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龍騎士不會召喚自己的龍,還要別人教的。」

「神聖白龍?」蘭斯洛特隱隱覺得不安,如果他記得沒錯,這代的神聖白龍正是眼前的黑龍所生,莫非是小龍來支援父親?

「小鬼…」祕羅的心裡五味雜陳。

「啊,那龍……」看見另一條龍,寶利龍發出大喊,利奧拉也皺起眉來,他差點忘了寶利龍和祕羅的關係:「……是黑色的!」

眾人倒!祕羅和利奧拉倒得尤其嚴重,祕羅還怒吼道:「臭小鬼,才二十年沒見,連你老子都忘了!」

「老子?」寶利龍眨了眨一雙粉紅色大眼睛,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你是舊的爸爸!」

爸爸還有分新舊的……眾人再度想,而利奧拉則是默想著,新的爸爸該不會就是指自己吧?

「小鬼,你不准認龍皇帝國皇室的人為主。」祕羅危險地瞇起了眼睛,他沒想到小鬼居然這麼喜歡他的主人,還稱他為爸爸,這樣一來,要殺小鬼的主人就不好辦了。

「龍皇皇室?」蘭斯洛特皺眉打量著利奧拉,龍皇的三個兒子他都見過,蘭斯洛特非常肯定的說:「他絕對不是龍皇皇室中人。」

「騙人的吧?就算是龍皇最小的兒子也早就是金紋騎士了。」縱使是沒見過三位皇子的血狼也不相信眼前的是龍之皇子。

「我不是龍皇皇室的人。」利奧拉再次否認。

祕羅終於察覺不對勁,對於利奧拉的否認,他可以當做他說謊,祕羅也不認識血狼,但是光明騎士蘭斯洛特他就熟得很了,以蘭斯洛特和龍皇的交情,他絕對知道龍皇幼子的模樣,而依蘭斯洛特那正直到過頭的個性,他是不可能說謊的……難道小鬼的主人真的不是龍皇皇室的人?

但是當年帶走小鬼的,明明就是龍皇,而且能放他出來的,只有龍皇皇室的人,祕羅的心是越來越混亂,不知什麼才該相信。

「真是頭笨龍!」就在氣氛凝結住時,一個不屑的聲音從城牆上傳來,而綠色頭髮的少年也懶洋洋地趴在城牆上。

「你說什麼?」祕羅氣得連噴好幾下鼻息。

「笨龍!就跟你說了,龍後二十年前生的是公主!利……銀假面只是在意外中,不小心讓寶利龍認他為主而已,這麼簡單的道理都想不通,虧你腦袋長這麼大顆,裡面都用豆腐乳來偽裝腦容量喔?」凱司插著腰盛氣凌人的喊,心想有光明騎士加黑暗騎士加利奧拉,祕羅怎麼也不可能突破防線,不趁現在把剛剛的鳥氣一口氣罵一罵,要他怎麼甘心?

蘭斯洛特不可否置的揚揚眉,而血狼是笑得在狼上打滾,利奧拉則是在想,什麼是豆腐乳?

幸好祕羅在聽見前面幾句話時,因為太過震驚而沒聽到豆腐乳,不然凱司恐怕沒好日子可過了,祕羅只是愣愣的說:「小鬼……真的沒認龍皇皇室的人為主?」

「我是不知道你跟龍皇皇室有什麼過節啦。」凱司賊賊的笑著:「但是,銀假面不但把龍從龍皇皇室的手中搶過來,而且還狠狠打敗了龍皇的寶貝女兒,可以說,他和龍皇皇室的梁子結得可大了。」

祕羅的龍臉上出現了猶豫,他心裡也開始懷疑利奧拉的身分,從開始見面到現在,利奧拉的舉動都不像是龍皇皇室中人,現在連蘭斯洛特都直接否認了他的身分,祕羅稍微遲疑了一下,就從山高的黑龍再度變成了黑髮黑眼的男人。

祕羅走到寶利龍跟前,問著:「小鬼,為什麼沒認龍皇皇室的人?」

寶利龍的粉紅色大眼睛閃著不滿:「他們,討厭!」

祕羅似乎很滿意這個答案,原本憤怒的神情消失無蹤,取而代之是嘲弄的哈哈大笑,祕羅邊笑邊狂吼著:「龍皇!這下你沒輒了吧,看你能拿小鬼怎麼辦!」

蘭斯洛特皺著眉,試圖幫龍皇解釋:「當年,龍皇是不得已的。」

祕羅停下狂笑,冷冷的對蘭斯洛特道:「不得已?『正直』的光明騎士,你不知道的骯髒事可多了,你根本不知道龍皇的真面目。」說完,祕羅淡淡撇了寶利龍和利奧拉一眼,隨後凌空飄起,在離開前丟下了一句:「小鬼,好好跟著你主人,我和龍皇還有點事要解決。」

「舊爸爸…」寶利龍傻傻的看著祕羅離開,粉嫩小嘴有些不高興的嘟起。

眼見祕羅灑脫的離開,大夥都鬆了口氣,只有蘭斯洛特焦急的喊:「糟糕了,我得去警告龍皇才行。」

蘭斯洛特說完,獨角獸發出一聲長啼,載著主人往龍之大陸飛去。血狼看到蘭斯洛特就這麼走了,心裡愣了愣後,忍不住喃喃抱怨著:「搞什麼鬼,把我從商濟聯盟叫來聚聚,現在又自個兒跑了……不過,龍皇和龍中之王祕羅的大戰肯定不難看。」

「好,追上去。」血狼露出興奮的表情,得到主人命令的巨狼以飛快的速度追著前方雪白的影子。

在場只留下利奧拉一行人面面相覷……還有許多圍觀的民眾正對著空中的利奧拉指指點點,隱隱還傳出幾句「銀假面」、「龍騎士」、「好大的一頭龍」……

上篇:02-2:十字項鍊之謎     下篇:02-4:銀假面是大壞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