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2-4:銀假面是大壞蛋?  
   
02-4:銀假面是大壞蛋?

由於凱司的「挺身而出」,罵了龍中之王祕羅一頓,被圍觀的民眾記清了長相,深怕黑龍跑回來報復的民眾非常直接的把凱司給掃地出門,凱司四人只好悽悽慘慘的回到亞龍平原過活,過著與龍為伍的生活。但諷刺的是,在寶利龍的龍威之下,亞龍平原的龍紛紛避開四人……除了一天固定有一隻會進了他們的肚子。這段與龍為伍的日子竟然是凱司和利奧拉相遇以來,最為安逸的日子。

當米哲瑞帶著迫不及待的表情出現在他們面前時,利奧拉由衷的有感而發,說不定危險等級A的亞龍平原比阿卡蘭學院要來得平靜的多?

再度踏上飛行麻遜,巴巴理斯正數著學生人數,不多不少,正好是三十個,巴巴理斯滿意的點點頭:「大家不愧都是存活過一年以上的老學生,果然都學到不少生存之道,哈哈,我巴巴理斯果然教導有方,哈哈哈!」

眾學生的臉上都降下黑線,帶著欲哭無淚的表情跟著巴巴理斯回到那比等級A亞龍平原還恐怖的地方─阿卡蘭學院的術士院!

眾學生都以為在這番折騰以後,自己至少有一個月的時間可以好好的休息,校長應該不會這麼快又想出整人的招數了吧?但是大夥都料錯了,巴巴理斯之所以將所有學生調開,為了就是準備更大的遊戲,這一個月的野外求生是「休息」、「放鬆」和「調劑身心」而已。

巴巴理斯滿臉笑容的帶學生帶到嶄新的學生宿舍,學生們都不敢置信的看著術士院的宿舍竟然比裝甲戰機院更加新穎,有著漂亮的銀色金屬牆壁,和新潮的建築設計,這種種的跡象都顯示出─巴巴理斯校長的不良居心。

學生們都吞了吞口水,慢慢開始往後退,就怕這幢宿舍搞不好等等會站起來吃人。

「哇靠,鹹魚翻身啦!」凱司瞠目結舌的看著和之前的古跡完全不同的新宿舍,想都沒想,凱司馬上衝進大門前,邊刷黑色的學生卡,邊高興的大喊:「親愛的床,柔軟的棉被,白胖胖的枕頭,我凱司來睡你們啦!」

凱司的手拿著學生卡,一把刷了下去,然後大門以驚人的速度開啟,凱司連吭聲都來不及,就被「速」的一聲,吸進了漆黑的大門內,接著大門又以驚人的速度關起,總歷程不偏不倚地耗費一秒鐘!這時,看著漂亮的金屬大門,眾人才猛然驚醒,用驚恐的眼神看著面前漂亮的大門。

「凱司、凱司被宿舍吃掉了啦。」清清嗚的一聲哭出來,更躲到利奧拉身後,就怕大門搞不好會伸出舌頭來抓人。

「爸爸,凱司怎麼不見了?」化為人型的寶利龍疑惑的問著利奧拉。

利奧拉沉著張臉,轉頭看向露出得意笑容的巴巴理斯,他雖然不確定巴巴理斯的意圖,但是可以確定的是,他絕不會在沒搞清楚這宿舍的詭異處,就冒然踏進這間建築物。

巴巴理斯大概也察覺到殺手冷冷的眼神,為了避免有把細刃會抹上自己的頸子,他趕緊解釋道:「那是特殊設計,這間宿舍會根據你們的學生卡,將你們瞬間送到自己的房間。」

彷彿是為了證實巴巴理斯的話,凱司這時也推開窗戶,掛在窗邊大喊:「利奧拉,進來房間前先去幫我買食物啊,我睡醒要吃的。」

沒理會凱司,利奧拉微微皺眉,走上了大門,刷過自己的學生卡,大門又再度打開,一股強大的吸力將利奧拉吸進了走廊,利奧拉實在不是太喜歡這種不由自主在空中漂浮的感覺,雖然趴在爸爸肩上的寶利龍露出大大的微笑,雙手還高高舉起歡呼。

才沒幾秒的時間,利奧拉飄到了一個空曠的房間,中間只有一個非常大的圓球,閃爍著各色的光芒,圓球突然朝利奧拉投射一道光芒,差點讓利奧拉想移開腳步,但是光芒只停到利奧拉跟前,並且出現一個半透明的小螢幕,上面有許多格子,每個格子中寫著不同的目的地,例如:所屬房間、大廳、他人房間等等的。

利奧拉猶豫著,但是寶利龍可不知道猶豫是什麼,看到發著光的螢幕,寶利龍咯咯笑著,一雙小手馬上啪啪的在各個格子上猛拍,利奧拉馬上又飄起,以飛快的速度飛到一個大廳,裡面擺放著各種奇怪的東西,讓利奧拉看得一頭霧水,問題連連起,但若是凱司在這,馬上就可以辨認出,這裡的麻遜和專門給人娛樂用的遊戲場裡的,是一模一樣……或許唯一的差別是,比較致命而已。

利奧拉正打算走向前去,仔細看看這裡的「麻遜」時,寶利龍帶著可愛的表情,再度在小螢幕上啪啪啪,然後利奧拉又瞬間飛到了「就算再先進功能還是不變」的地方─廁所。

在利奧拉思考著要不要順便進去解決一下的時候,咱們家的寶利龍直接一頭栽到螢幕上,只是立體影像的螢幕當然無法阻止寶利龍的墜落,寶利龍穿透過螢幕,狠狠的用臉著地,痛得摀著臉嚎啕大哭。

「怎麼摔下去了。」利奧拉帶著斥責,正想把寶利龍提起來,但是不知道寶利龍到底用「臉」按到了哪些格子,利奧拉一下子就飛離了寶利龍,寶利龍才正想撲回爸爸懷裡,但剛抬起小臉蛋,就發現利奧拉正以飛快的速度在離開他。

「爸爸!」寶利龍猛地站起,小臉蛋上充滿驚慌,而他的背上伸出了小小的龍翅,龍翅拼命鼓動著,想要趕上前面的爸爸,終於利奧拉停了下來,來不及剎車的寶利龍又再度穿透了透明的螢幕,還來不及撲進利奧拉的懷裡,利奧拉又開始了新的飛行之旅。

有人說,人類是一種不會記取教訓的種族,很顯然,龍也不是一種會記取教訓的種族,或者只有我們家的寶利龍比較特別,不斷的重複追爸爸,撞上螢幕,然後爸爸又飛走的情況。

利奧拉也只有邊看寶利龍用哭泣的臉狂追,一邊把宿舍給逛了個透,直到隔天早上,利奧拉才終於抵達了「所屬房間」,這下子,利奧拉總算有件事情,了解得比凱司更透徹的,那就是術士院的宿舍。

「咦?利奧拉,你買食物怎麼買這麼久啊?」凱司迷迷糊糊的從床上爬起,有點不理解的看著現在的情況,寶利龍正以懺悔的跪坐姿態,嘟著嘴含著淚跪在桌子上,而他面前正是滿臉冷冰冰的利奧拉。

「怎麼了?」凱司疑惑的問,隨後又大驚失色:「該不會是寶利龍把我的食物都吃光了吧?」

「不是。」利奧拉淡淡的撇了凱司一眼:「我們該去上課了。」

凱司摸摸肚子,心想,原來他睡了這麼久了,難怪肚子都餓扁了,想到食物,凱司終於振奮了點精神,同時也發現到利奧拉還穿著昨晚的衣服,凱司問:「真是髒鬼,幹嘛不洗澡就睡覺啊,怎麼殺手流行不洗澡的嗎?」

利奧拉悶聲道:「我還沒睡。」

凱司難以置信的看著利奧拉:「整晚沒睡?你幹啥去了?去找那個龍皇帝國公主幽會嗎?」話雖這麼說,但是凱司太了解利奧拉了,利奧拉寧願把玩碎銀到整晚沒睡,也不會想跟一個絕世美女幽會,基本上,凱司挺懷疑利奧拉懂不懂幽會是什麼意思。

利奧拉對於凱司的胡說沒多大興趣,只是默默走進浴室,殺手身上是不允許任何味道存在的。


利奧拉又踏出房門時,看著那半透明的螢幕,他的心底忍不住鬆了口氣,幸好經過昨天一晚的折騰,寶利龍已經睏得在房裡睡著了,不然他不知道能不能踏出宿舍。

「喂,你昨晚一晚都沒睡,沒問題吧?別在半路睡倒在地上,我可揹不起你。」凱司上下打量著利奧拉,利奧拉是纖瘦沒錯,但是至少比同樣不壯的凱司高了半個頭。

「一晚沒睡對我沒有影響。」利奧拉淡淡的陳述事實,在他被組織派出的殺手追殺時,利奧拉曾經一個禮拜都不曾闔眼,而且那個禮拜中還和組織最強的殺手連連發生戰鬥。

凱司則是飭之以鼻:「不睡覺怎麼行,人就是每天都要睡覺的嘛, 而且睡醒了就該吃飯,吃飽了就該睡覺休息。」凱司一臉無力的撫著自己的肚皮,現在他既沒吃飯又不是在睡覺,真是違反了他做人的原則。

這是在說豬還是在說人?利奧拉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利奧拉大哥,凱司,我來了。」清清高呼著踏出宿舍,就急忙和兩人打招呼。

凱司慵懶地說:「大老闆你可終於來了,趕快發放早餐吧。」

「凱司最愛吃了。」清清無奈的搖搖頭,幸虧爸爸給的零用錢還很足夠,不然清清真不知道該怎麼養活凱司這個貪吃鬼。

最後,梅南也珊珊來遲,他一看見清清已經在等了,嚇得趕緊向清清連聲道歉,嘴裡念著紳士不該讓淑女等待之類的話,至於旁邊的兩男,梅南管都沒管,反正也沒人說紳士不該讓紳士等待這種話,凱司給了梅南一個大白眼後,四個人終於準備去解決民生問題,在踏入餐廳前。

凱司喃喃念著:「不知道今天傑特會不會又來找麻煩?」

「放心吧,他沒空管我們的,倒是……」梅南若有所思的用眼角瞄著利奧拉:「銀假面最近就要小心點了,據我昨天聽到的傳聞,銀假面可能有大麻煩了。」

三人的背脊都突然直了起來,他們差點都忘記了,他們並沒有跟梅南說過,利奧拉等於銀假面,可是利奧拉卻當著梅南的面穿上騎士服和面具。

「呃,梅南,你不要把利奧拉大哥的事情說出去好嗎?」清清小心翼翼地問。

梅南誇張的鞠了個躬,極有紳士風度的說:「梅南絕對尊從清清小姐的請求。」

利奧拉直接了當的問:「什麼傳聞?」

「好像和藍瑟琪公主有關。」梅南也不甚確定,但是肯定的是,絕不是件好事。

利奧拉默默不語,只暗想不要讓銀假面出現就是了,利奧拉從來到異世界後,受的傷居然比被組織追殺時還來得重,而且和藍瑟琪打鬥的內傷還沒全好,又加上和祕羅打鬥的內傷,外加一晚沒睡,利奧拉的情緒空前的差,幸虧殺手守則警告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讓情緒失控,是的,利奧拉F不會情緒失控,絕對不會。

四個人才剛剛踏進餐廳,馬上發現餐廳的氣氛十分不對勁,藍衣短軍裝的裝甲戰機院學生整齊劃一的把面孔朝向騎士院學生,眼神憤怒的瞪著騎士院學生,手中的叉子好像和食物有仇似的,拼命的戳戳戳。

但是騎士院卻一反常態,沒有怒眼瞪回去,眼神反倒是在自己騎士院的學生中四下搜索,尤其是金色眼睛的傢伙收到的怒目最多,幸好騎士院沒有金眼黑髮的傢伙,也沒有銀紋騎士,不然肯定會遭到慘不忍睹的下場。

「走吧走吧,咱們是術士院,和銀假面騎士可一點關係都沒有。」凱司露出大大的微笑,眼神閃著卑鄙無恥,還外加幸災樂禍。

聽到銀假面的名字,裝甲戰機院學生終於按耐不住,一個高壯學生猛然站起,怒聲道:「騎士院果然都是道貌岸然的無恥之徒,居然敢對最美麗高貴的藍瑟琪公主做出無恥的舉動!」

「簡直是混蛋!居然把那麼美麗的藍瑟琪公主打成重傷,她連一根寒毛都不該傷到!」另一個裝甲戰機院的學生也忿忿的站起。

倒是凱司和清清露出奇怪的表情,暗想,明明就是藍瑟琪差點把利奧拉給打掛了,藍瑟琪的確是沒傷到半根寒毛,只是自作自受,幾個月用不出龍鬥氣。

「要不是校長及時趕到,藍瑟琪公主恐怕就要被那個混蛋銀假面給玷汙了。」另一個學生悲痛的喊,好像差點被玷汙的是他老婆似的。

「真是太無恥了!我也好想啊。」聽到這話,裝甲戰機院學生全都露出了悲痛的表情,然後第一個出聲的學生又再度喊著:「把銀假面那個大混蛋交出來!」所有的裝甲戰機院學生全都跟著一起喊交出銀假面。

這時,凱司三人都難以置信的看向依舊面無表情的利奧拉,不約而同的想,這傢伙有九點九九成還是個處男吧?不如說,藍瑟琪會「玷汙」利奧拉的機率還比較有可能性呢!

騎士院的學生全都冷著張臉,冷冷撇視裝甲戰機院的學生,最後一個藍紋騎士站了起來,眼神和語氣同樣冰冷:「騎士院的事情不用裝甲戰機院來關心,至於銀假面違反騎士精神的事情,我們騎士院自己會處理。」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裝甲戰機院學生的情緒馬上更加激憤,不少人已經抄起各式大砲和光能刀劍,而騎士院也不甘示弱,紛紛拿起自己的寶劍和盾牌,一時之間,氣氛緊繃到極點,而在裝甲戰機院的一聲砲響下,一場大混戰就此展開…

「利奧拉,我拜託你!」凱司馬上轉向利奧拉哀求道:「拜託在混戰中搶點食物回來吧,我要求不多啦,搶十來個三明治就好。」

利奧拉卻轉身就離開,把凱司的話當作耳邊風,而凱司微愣了愣,也只好摸摸鼻子哀泣:「清清,早餐…」

「我、我們去外面吃好了。」清清看了看餐廳裡面桌椅和刀叉齊飛的情況,嚇得全身都發軟了,哪還敢進去搶食物出來。

「太好了!」凱司高聲歡呼,迫不及待拖著清清和梅南就往外跑,趕上前方走路不急不徐的利奧拉。

走著走著,利奧拉等人的前方出現一個大陣仗,約莫十來個紅紋騎士,還有一個藍紋騎士聚集在一起,而中間的那個穿著藍色騎士服,上面繡著紅紋的女騎士,美麗而光芒四射的臉龐,高貴優雅的舉止,加上英氣勃勃的模樣,這就是聞名世界的龍皇帝國公主,藍瑟琪。

她不是安瑟……利奧拉默默的避開這行騎士,不再去看藍瑟琪那和安瑟一模一樣的臉龐,就在這團騎士走過利奧拉身邊時,一個騎士突然喊住了他們:「術士院的。」

利奧拉四人停下腳步,轉頭看向這團騎士,除了利奧拉的面無表情外,其餘三人都掛上了自認最無辜的表情,由演技最好的凱司用顫顫的害怕聲音問道:「請問紅紋騎士大人,有什麼事情嗎?」

「你們術士院有沒有金眼黑髮的學生?」紅紋騎士邊說,一邊用懷疑的眼神看著利奧拉的黑髮,但是他看到利奧拉獨特的銀色瞳孔後,又皺起眉頭。

另一個紅紋騎士不耐的問:「問他們做什麼,銀假面穿的是騎士服。」

「穿騎士服不代表他一定是騎士,騎士院根本不可能有銀紋騎士,而且也沒有金眼黑髮的騎士,更不可能有任何騎士會傷害藍瑟琪公主!」原本的紅紋騎士喊了回去。

原本走遠的藍瑟琪突然停下腳步,回過頭用一雙美目冷冷的看,聲音也如眼神般冰冷高傲:「我說過,我和銀假面是光明正大的決鬥,任何人都不准跟銀假面尋仇。」

紅紋騎士趕忙澄清道:「我也是想跟銀假面正大光明的決鬥,請藍瑟琪公主不要誤會。」

藍瑟琪的臉緩和下來,點點頭後,眼神掃過了利奧拉一行人,在看到利奧拉時,藍瑟琪微微露出疑惑的眼神,但是在看到利奧拉的銀眼後,她卻露出些微失望的眼神,不再看利奧拉一行人,只是耳朵仍然豎起來,怕這群術士院學生真的知道銀假面的下落。

紅紋騎士不耐煩的又問:「術士院到底有沒有金眼黑髮的傢伙?」

「沒有,騎士大人。」凱司老老實實的回答,術士院的的確確沒有一個金眼黑髮的傢伙,不過有銀假面是真的。

另一個紅紋騎士又插嘴道:「術士院怎麼可能有會武功的學生,更不可能有人能打敗藍瑟琪公主這樣的藍紋騎士。」說完,他對於自己順道誇獎了公主升上藍紋的話沾沾自喜,心想公主應該會對他留下好印象。

利奧拉仍舊面無表情,但是凱司一行人心中就不是那麼愉快了,要知道,他們可是在危險等級A亞龍平原存活下來的傢伙,更別提他們遇到的危險根本遠遠超過等級A,龍中之王祕羅可是讓傳說中的光明騎士叫支援的傢伙。

利奧拉有多厲害,就不用提了,清清的空間魔法可不是省油的燈,連祕羅都被這招給擊敗,而梅南的保護罩更是硬生生擋下祕羅的兩顆黑球,至於凱司的白色砲彈也不是好惹的,要是被擊中,連堅硬無比的龍鱗都會被穿個洞,總得來說,其實利奧拉四人的實力相當驚人,只是其中有兩個人的力量穩定度太差,隨時有可能變成無差別攻擊,把敵我兩方全滅。

所以聽到紅紋騎士這樣藐視他們,凱司三人心中當然很不是滋味,但是他們也不打算和騎士院槓上,清清是害怕,凱司不想找麻煩,而梅南則是和因為另一個在場的藍紋騎士有交情。

「梅南。」隊伍中唯一的正藍紋騎士突然開口喊出梅南的名字,她如同向日葵般的燦爛笑臉讓人忍不住起好感。

梅南也露出微笑:「好久不見了,冰絲莉。」

「聽說你們到亞龍平原去野外求生了一個月啊?」冰絲莉突然問出這句話,然後很滿意的看到紅紋騎士們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她冰絲莉從來不會讓哥兒們受到汙辱,尤其她實在太清楚梅南的保護罩到底有多厲害。

「是呀!」梅南露出笑容,他太了解冰絲莉問這句話是為了什麼,因為他老早就跟冰絲莉說過要去亞龍平原的事情,她根本沒有必要問。

看到紅紋騎士的變臉,兩人交換了一個滿意的眼神,這時冰絲莉才興奮的問起自己真正想知道的:「聽說光明騎士出現在蒼蘭,還和一條黑龍展開戰鬥,連黑暗騎士都在旁觀戰,你們有看到嗎?」

「這個嘛…遠遠的看到戰鬥,但是沒有看得很清楚。」梅南有點猶豫了,但是還是不打算告訴冰絲莉真相,畢竟冰絲莉和藍瑟琪的交情匪淺,難保不會說出去,要是哪天藍瑟琪找上利奧拉,說不定那天就會變成他梅南的忌日。

冰絲莉露出失望的表情:「好可惜,要是能見到光明騎士和黑暗騎士,那真是太棒了。」

看到冰絲莉這麼失望,梅南差點想把遇到血狼和蘭斯洛特的事全都告訴冰絲莉,幸好凱司及時開口道:「唉,我肚子很餓耶,而且又快上課了,我們去吃早餐啦。」

這時冰絲莉也猛然驚醒,趕忙轉過身去催促藍瑟琪:「藍,我們快走,你再不去勸架,餐廳不知道會打成什麼樣子。」

藍瑟琪點點頭,帶著眾人往餐廳的方向走去,而利奧拉這時才正眼看向藍瑟琪的背影,心中一股淡淡的離愁感升起。

聽到銀假面也不在術士院,藍瑟琪就一陣失落,只要一想到那個戴銀面具的騎士,藍瑟琪的眼底就出現一種混雜的情緒,一方面,銀假面是搶走她的神聖白龍的傢伙,但另一方面,藍瑟琪又不得承認,「他」的確很有魅力,一身白色騎士服真是合適他,冷靜無情的氣質也很吸引人,打鬥的輕盈身軀好像在跳舞似的,不過她最喜歡的還是,當銀假面叫她安瑟時,眼底顯露出來的一點脆弱……

幸好,安瑟已經死了,藍瑟琪忍不住這樣想。

「藍瑟琪?藍瑟琪?」冰絲莉連喚數聲都沒有得到回應,又見到藍瑟琪先是出神,後來微微臉紅,最後又帶點懊惱,冰絲莉想也知道,藍瑟琪肯定又想到銀假面了,冰絲莉興起了惡作劇的念頭:「聽說銀假面啊……」

藍瑟琪愣了愣,急忙問道:「銀假面?你知道銀假面是誰了?」

冰絲莉板起臉孔:「不知道……」等到看到藍瑟琪失望的表情時,冰絲莉才噗哧一笑:「聽說有人在蒼蘭,光明騎士和黑龍決鬥時,看到銀假面騎著神聖白龍出現喔。」

藍瑟琪忍住不去幻想,一身白色騎士服的銀假面騎在神聖白龍上的英姿,反而顧做鎮定的說:「難道,銀假面和光明騎士有關係?」

「很有可能,白色騎士服代表銀假面應該是光明系的,說不定他是光明騎士的徒弟?」冰絲莉猜測著,越想越覺得自己的猜測是對的:「或者銀假面只是代替光明騎士來拜訪校長?所以只有校長找得到他,因為銀假面根本不是阿卡蘭學院的學生。」

「很有可能!」藍瑟琪也沉吟著,畢竟,學院裡從來沒有聽過有銀紋騎士,原本想銀假面可能是隱藏實力,所以平常上學沒有穿銀紋騎士服,但是找了這麼久,連金眼黑髮的學生都沒有找到過……雖然藍瑟琪並不想這麼猜測,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認,或許銀假面根本不是阿卡蘭學院的學生。

那她到底要去哪裡找銀假面呢?藍瑟琪不免有點心慌。

上篇:02-3:光明與黑暗     下篇:02-5:利奧拉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