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2-5:利奧拉的怒火  
   
02-5:利奧拉的怒火

「哇啊,銀假面─最卑鄙的搶龍賊,最狠心的辣手摧花者,最無恥的採花大盜。」凱司看著手中的學院週報頭條,嘖嘖稱奇,身為利奧拉的「同居人」,他怎麼不知道利奧拉有這麼壞啊?

「利奧拉大哥才不是這樣的人呢!」清清嚴重抗議。

凱司順手把學院週報拿來包油條,準備當宵夜吃,聳聳肩後說:「至少我們明白了學院週報的價值就在包油條。」

「學院週報平常不是這麼偏頗的。」梅南趕緊澄清:「這次是牽扯到藍瑟琪公主,所以大家都激動了點。」

凱司揚揚眉,提醒梅南剛剛路過餐廳,看見的狀況:「把餐廳炸成斷岩殘壁,這樣叫激動了點?」

想到原本美輪美奐的餐廳如今的模樣,梅南也忍不住嘆口氣:「紳士總是一怒為紅顏啊。」

「為紅顏也要有限度啊。」凱司不認同的搖頭:「餐廳沒了,要跑很遠去外面吃早餐耶。」

「放心吧,餐廳三天後就會建好了。」巴巴理斯突然在凱司的背後出聲,嚇得凱司往旁邊一跳。

「不過你們真是…」巴巴理斯真不知道該高興這四個人果然有趣,還是要開始煩惱這四個人果然是天生的麻煩製造機。

「喂喂,這次餐廳毀損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啊,是裝甲院和騎士院自己打起來的。」凱司馬上大聲抗議著。

巴巴理斯皺皺眉:「我不是在說餐廳,我是在說蒼蘭那件事。」

「蒼蘭?」凱司心底一震,做出無辜的表情:「什麼蒼蘭啊?我們一直都待在亞龍平原啊。」

「少給我裝死了。」巴巴理斯露出嚴肅的臉:「米哲瑞接到光明騎士的通知,趕過去龍之大陸,蘭斯洛特和血狼都提到了有一個戴銀面具,金眼黑髮的騎士,我問你們,祕羅是不是你們放出來的?」

凱司想都沒想,一口否認:「F對不是。」

但這話一出,利奧拉就淡淡瞄了凱司一眼,而巴巴理斯也露出微笑:「喔?那你怎麼知道祕羅是什麼東西?不管任何報紙都沒有寫出黑龍的名字。」

凱司張大嘴巴,連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巴巴理斯轉向利奧拉,用嚴肅的表情問:「你是不是有龍皇皇室的龍十字?」

利奧拉想了想,輕輕拉出安瑟的十字項鍊,而巴巴理斯死盯著這條項鍊,眉頭皺得深重。「這條項鍊怎麼來的?」

「故人給的。」利奧拉不喜歡巴巴理斯盯著項鍊的感覺,馬上又把項鍊塞回領子內。

巴巴理斯喃喃自語著:「但這怎麼可能?你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龍十字到底是怎麼到那世界的?」

利奧拉的心底卻早已經有個底了,看到藍瑟琪和安瑟如此相似的容顏,還有看到清清的空間魔法,和當初項鍊把他送來的模式幾乎一樣,他認為安瑟也許根本就是這個世界的人,或許還跟藍瑟琪有很相近的血緣,利奧拉暗自猜測著。

「唉,不管如何,這條項鍊屬於龍皇皇室,把它還給龍皇皇室吧?」巴巴理斯做出最明智的建議。

利奧拉的眼神卻突然變得很冰冷,周圍的氣溫也好像隨著利奧拉的眼神下降,凱司三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巴巴理斯也感覺到,那種連米哲瑞都有所忌憚的壓力。

「休想!」利奧拉冷著張臉,吐出的兩個字差點讓周圍四人結冰,而利奧拉說完後,竟然轉身就走,完全不把上課和老師看在眼裡。

「我就覺得這傢伙今天的心情不太好。」凱司喃喃念著。

「什麼!」差點被凍死的巴巴理斯大喊:「你知道他心情不好,還不阻止我說話,你要謀害尊長嗎?小心我退你學,讓你去和米哲瑞決鬥。」

「靠!誰知道你狗嘴吐不出象牙,連第一殺手都敢惹,你以為殺手懂什麼叫尊師重道嗎?」凱司不屑的撇撇嘴,還難得好心的建議:「下次要跟利奧拉說話,站遠點吧,連米哲瑞這樣的術士都不敢離利奧拉太近的。」

巴巴理斯拍著胸膛:「好好,下次我肯定要站得遠遠的說話,至少還來得及瞬間移動逃跑。」

凱斯三人開始懷疑,到底是哪個人這麼有勇氣,認命巴巴斯理當校長的?


利奧拉雖因一時的怒氣,轉身就離開了上課的地點,但是馬上就後悔了,他怎麼會這麼激動,這麼莽撞?不過都跑出來了,現在回去似乎也很奇怪?利奧拉嘆了口氣,認命的往宿舍走去,準備好好讓真氣運轉幾趟,否則內傷一直積著也不是辦法。

才走到一半,利奧拉就改變了決定,因為他想到了寶利龍還在宿舍,這隻堪稱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小白龍,要是看到他回去了,肯定又要窩進他懷裡,讓他無法專心運轉真氣。

利奧拉嘆了口氣,認命的決定找個隱密的樹叢就好,利奧拉特意往樹林深處走去,在走到一個無人的小山坡後,馬上坐下來,開始專心運真氣療傷。

內傷重得超乎利奧拉的想像,在真氣運轉之下,利奧拉已經不知道吐了幾次淤血出來,而時間也在利奧拉療傷的過程中慢慢流逝,突然間利奧拉察覺到有人往這邊走過來,原本打算停下來的利奧拉,卻在發覺那人手中抱著的,是和他心靈相通的寶利龍後做罷,他只是在心底警告寶利龍不准打擾他後,就繼續自己的療傷,打算一次把內傷處理好。

「寶寶,你爸爸在吐血呢,真的沒有關係嗎?」冰絲莉露出擔憂的表情看到,黑髮的男人周圍全是暗褐色的血跡。

「爸爸說不要吵他。」寶利龍撕咬著冰絲莉買給他的大塊牛肉,一邊傳述利奧拉的吩咐。

冰絲莉答了聲喔,想到她剛剛意外發現,一個五歲的小娃娃居然自個兒到處亂跑,喜歡小孩的冰絲莉馬上上前問清楚情況,隨後就帶著喊肚子餓的寶利龍去買食物……雖然冰絲莉一直在想,現在五歲的小孩都這麼喜歡吃肉嗎?而且食量還真大,兩塊人頭大的牛肉呀!

冰絲莉轉而打量利奧拉,她想著,那黑髮的男人看起來相當的年輕,年紀頂多和她自己差不多,實在不太像是個爸爸,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像他這樣俊美的男人,很早就……搞出了意外,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一想到,眼前這看起來冷冰冰的男人七手八腳換尿布、餵奶(當然是餵牛奶)、哄小孩睡覺的場景,冰絲莉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看得寶利龍的小臉充滿疑惑,不懂冰絲莉怎麼突然笑了。

「寶寶,你媽媽在哪裡啊?」雖然知道這問題可能會傷害小孩,但是冰絲莉還忍不住問了。

「媽媽?死掉了。」寶利龍理所當然的回答。

冰絲莉眨了眨眼,把同情的眼淚眨回去,原來寶利龍的媽媽已經死了,寶利龍的父親一定為此很傷心吧?冰絲莉忍不住同情的看著俊美的黑髮男人。

利奧拉這時吐出了最後一口淤血,淤血的量幾乎把他面前的草地全染成紅色,但是利奧拉只覺得渾身舒暢,不像今早那樣,連腳步都沉重脫滯。

「你沒事吧?」冰絲莉既驚又憂的跑到黑髮男人的身邊。

利奧拉緩緩張開眼睛,一雙獨特的銀色眼眸射進冰絲莉的眼裡,而冰絲莉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你眼睛的顏色……你是瞎子嗎?」等到瞎子二字一出,冰絲莉才想起這樣說是多麼不禮貌的話,懊惱自己怎麼老是莽莽撞撞的。

「我正看著你。」利奧拉淡淡的說了一句。

冰絲莉看著那雙盯著自己的眼眸,忍不住吐了吐舌頭,然後把寶利龍遞給了利奧拉:「你的兒子。」

利奧拉不置可否的接過寶利龍,沒有告訴冰絲莉,她犯了兩個錯誤,寶利龍不是他的小孩,而且寶利龍也沒有性別。

「耶,同學,你是術士院的吧?你剛剛是在冥想嗎?我從沒聽過冥想會吐血的呢。」冰絲莉好奇的問利奧拉。

「我在療傷。」利奧拉陳述事實。

「喔。」冰絲莉邊回答,兩隻眼睛卻緊盯著寶利龍的動作,寶利龍一到爸爸懷中,兩隻小手馬上抓得緊緊的,就怕利奧拉又突然跑掉了,原本冰絲莉還有點懷疑利奧拉真是寶利龍的爸爸嗎,但是看到寶利龍現在的舉動,冰絲莉也放下心來了。

「晚餐時間到了,寶寶的爸爸,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吃飯呢?」冰絲莉誠心的邀請。

利奧拉原本要拒絕,但寶利龍卻拉了拉利奧拉,一雙粉紅色大眼睛哀求著,還低聲喊:「肚子餓。」

你不是剛解決兩陀肉……冰絲莉瞪大了眼,這小小的寶寶到底把肉都吃去哪了?難不成他的胃袋連接著異次元空間嗎?

「好,我跟你去。」利奧拉點點頭,考慮到自己身無分文,而學校餐廳已毀,凱司大概已經拖著清清去外面吃飯了,也不知道上哪找他們。

冰絲莉笑了笑,帶著利奧拉往她和藍瑟琪約好一起吃飯的餐廳,途中還忍不住問了利奧拉許多問題,可惜除了姓名以外,利奧拉全都沉默已對,不過也不能怪利奧拉無情,只是冰絲莉問的問題實在太……

「利奧拉同學,你是什麼時候遇上寶寶的媽?」

從來沒遇到過,利奧拉默想。

「你和寶寶的媽相處過幾年?」

從來沒相處過,倒是和寶寶的父親相處過幾個小時,利奧拉默答。

「你們的婚禮是用騎士習俗,還是裝甲式結婚……啊,對不起,我忘記你是術士了。」

最後冰絲莉停下腳步,臉色嚴肅的對利奧拉說:「利奧拉同學,我覺得你讓自己沉浸在悲傷中是不好的,如果寶寶的媽在天之靈,看到你這麼消沉,她也會不高興的,所以節哀順變吧,尋找你的第二春,順便給才五歲的寶寶找個新媽媽。」

利奧拉點點頭,他會把這些話轉告給祕羅的,如果他還有機會見到祕羅的話。

冰絲莉滿意的點點頭,帶著利奧拉踏進了餐廳,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來到最高級的包廂,推門進去後,十來個騎士正輕聲交談歡笑著,一看到冰絲莉,大家都樂情的打招呼,但是當他們一看見利奧拉的時候,整個場面卻突然沉默下來,眾騎士們都懷疑的看著利奧拉。

冰絲莉毫不費力的找到中間的藍瑟琪,她走到藍瑟琪的跟前,高興的打招呼,順便介紹利奧拉:「我找了一個朋友來,沒問題吧?藍瑟琪。」

「當然沒有問題。」藍瑟琪只是好奇的看利奧拉,心底忍不住猜測起利奧拉和好友冰絲莉的關係,藍瑟琪也對利奧拉懷中的寶寶十分好奇,出於女性的天職,她對圓臉蛋的寶利龍毫不掩飾地露出喜好之情。

「他不是騎士。」一個紅紋騎士瞇起眼睛打量利奧拉,對他的俊美瓜子臉很是不滿,也不屑利奧拉太過瘦弱的身軀,但是這一切都比不上那件鐵灰色的術士袍來得讓人不滿。

另一個紅紋騎士哼的一聲道出事實:「術士。」

「這是騎士的聚會,軟弱的術士不該出現在這裡。」眾騎士都發出了不滿的聲音。

利奧拉對於騎士們的不滿沒有什麼興趣,但是卻對騎士們說話的語法感到好奇,騎士們說話的方法和凱司三人直來直往的說話法很不一樣,如果是凱司,大概會說,「這是我們騎士的地方,術士來這裡幹嘛」等等的。

「如果我記得沒錯,是我約冰絲莉前來的,所以冰絲莉帶來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們對我的朋友有什麼不滿嗎?」藍瑟琪冷冰冰的說。

「我們絕不敢汙辱你的朋友,藍瑟琪公主,但是這個人是個術士。」一個紅紋騎士抗議著。

眾騎士都努力壓抑著,不讓自己露出明顯的鄙夷表情,但是騎士的確非常鄙夷術士,這和討厭裝甲戰機是不一樣的,裝甲戰機和騎士是因為競爭而互相厭惡,但是這兩者最大的共同點就是,他們都非常鄙夷無能的術士。

藍瑟琪不耐的揮揮手,她早就在童年時期就明白術士並非全然無能,至少,她就知道跟父皇有交情的米哲瑞就是個恐怖而且絕不能冒犯的術士。

「冰絲莉,招待你和你的朋友都坐到我旁邊來。」藍瑟琪的眼神直盯著可愛的寶利龍,非常想捏捏寶利龍可愛的臉頰。

冰絲莉則是了然於心,她就知道藍瑟琪會喜歡寶利龍,基本上,她覺得根本沒有任何女性生物會不喜歡寶利龍的,冰絲莉笑嘻嘻的讓利奧拉坐到藍瑟琪和她的中間。

這是個很重要的位置,利奧拉深深這麼覺得,光是周圍騎士眼神的恐怖指數從百分之一百上升到百分之一千就可以了解到。如果是正常人的話,肯定連屁股都還沒沾到椅子就落荒而逃了,但是利奧拉是第一殺手,而第一殺手的鎮靜能力絕對是第一流的。

事實上,對於利奧拉來說,真正挑戰他鎮定能力的,不是周圍的致命眼神(這種東西看太多,早就麻木了),而是旁邊那張安瑟的臉和安瑟的奶白金髮。

「這個小孩子到底是?」藍瑟琪在夾起幾口菜後,終於忍不住開口問。

冰絲莉笑吟吟回答:「這是我的朋友利奧拉,而這個可愛的小寶寶是他的兒子,叫做寶利龍。」

「兒子?」藍瑟琪這時終於好奇的正眼看利奧拉,但利奧拉卻沒有看她,因為寶利龍正纏著他要桌上的一整隻蜜汁烤豬腿,而寶利龍嘟著嘴的耍賴模樣再度把藍瑟琪的注意力吸走,她忍不住自己動手將整盤蜜汁烤豬腿端到寶利龍面前。

寶利龍高興的大快朵頤,而藍瑟琪露著欣喜之情,越來越靠近利奧拉,不過目的是要把手摸上寶利龍的頭。

「術士!」某個藍紋騎士終於按耐不住,喊了利奧拉,也讓藍瑟琪發現自己的姿勢很不雅,馬上回到原位。

利奧拉抬眼往出聲的藍紋騎士望去,用眼神默問。

藍紋騎士露出完美的騎士微笑:「既然你是術士,又受到藍瑟琪公主的款待,那麼你也該顯露你的能力讓藍瑟琪公主開開眼界吧?」

藍瑟琪和冰絲莉都轉頭看向利奧拉,就她們看來,這並不是一個太過刁難的要求,而且她們也的確很好奇利奧拉的能力,尤其在冰絲莉看過利奧拉的吐血療傷法後。

利奧拉發覺自己好像陷入困境了,連魔法元素都感覺不到的他,哪來的術士能力顯露給這些騎士看?利奧拉這時才發現凱司的好用,有凱司在的話,他至少可以扯出一打的胡說八道來度過眼前的困境,但是利奧拉只會直說:「我還沒學會任何術士能力。」

這下子,眾騎士簡直是鄙視利奧拉鄙視到極點,只差沒把小指頭朝地面,歪嘴說我鄙視你!而且連藍瑟琪都變得有點冷淡,她或許可以交一個術士當朋友,但是卻不想交一個沒有任何能力的無能者。

見多視廣的冰絲莉則持保留的態度,她覺得光是利奧拉的異常冷靜,就足夠顯示出他不是個普通人。

「我該走了。」利奧拉淡淡的說,心裡也明白再待下去,這些騎士可能就要舉劍來對付他了。

「走?」某個紅紋騎士冷笑著:「既然你沒有盡到客人的義務,那就把你的餐費留下。」

利奧拉淡漠的說:「我沒有吃。」

但是,紅紋騎士卻比著還在和蜜汁烤豬腿奮戰的寶利龍,明顯是要子債父還,要是利奧拉身上有錢的話,一定二話不說,付錢了事,但是他現在終於明白一文錢會逼死英雄好漢的道理,只是被錢逼死的英雄好漢F對不是利奧拉,是這些膽敢跟他要錢的騎士。

或許他該去賺點錢?利奧拉開始認真考慮這個問題,尤其是有寶利龍這個大胃王在身邊。

「別刁難我的朋友。」冰絲莉開始不滿了,而且她隱隱有種不安的感覺,惹火利奧拉這種神秘人物,似乎不是什麼好念頭。

一般情況下,紅紋騎士是絕對不會去得罪藍紋的冰絲莉,但是美女在旁,各騎士都摩拳擦掌,想在藍瑟琪面前好好表現一下,當然顧不得利奧拉是冰絲莉的朋友,紅紋騎士緩緩的拔出劍來,閃著惡意的眼神:「如果你不履行你的義務,也不付錢的話,就別怪我為了維護藍瑟琪公主的榮耀,對你動手了。」

利奧拉努力把這段話翻成「凱司文」:你他媽的再不付錢,為了我的錢包,我就打到你爬著出去!

「我沒有錢。」利奧拉再度老實的說。

紅紋騎士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微笑:「拔出你的武器!」

冰絲莉見了有點惱火,想不到區區的紅紋騎士竟然不把她的話放在眼裡,但是藍瑟琪卻擋住了冰絲莉,冰絲莉懷疑的看向藍瑟琪,平常的藍瑟琪極有騎士精神,絕不會容許騎士對一個平常人動手,藍瑟琪輕輕在冰絲莉耳邊說:「你覺得他像普通人嗎?」

冰絲莉泛起了解的笑容,原來藍瑟琪也這麼覺得,看來藍瑟琪是想讓不知天高地厚的紅紋騎士吃點苦頭,順便幫忙測出利奧拉的真正實力。

利奧拉卻沒有拔出武器的打算,藍瑟琪曾經見過他的碎銀,如果他拔出碎銀,豈不是承認他就是銀假面,而且利奧拉也沒有意思要和騎士打起來,畢竟一個術士是不應該會武功的,打定主意要讓人揍一頓的利奧拉連動都沒動,只是淡淡的說:「我沒有武器。」

騎士都有點惱火,騎士是F對不准把武器揮向手無吋鐵的人,騎士怒氣之下,把寶劍一扔,就朝利奧拉揮拳,而利奧拉漠不關心的看著那拳,心底有上百種方法可以躲過這亂揮的拳頭,而且也有上千種方法可以一擊斃了這騎士,但是利奧拉沒有用出半種,騎士的拳頭狠狠打在利奧拉的臉上,隨後,如雨般的拳頭不斷落在利奧拉的身上。

藍瑟琪和冰絲莉都瞪大了眼,事情怎麼好像變樣了,難道利奧拉真是一個肉腳?

寶利龍咬著豬腿,粉紅色的眼睛泛起怒氣,要不是利奧拉用心靈感應警告他不准出手,寶利龍早就一口吞了膽敢打他爸爸的騎士,現在寶利龍是拼命咬嘴裡的豬腿,才忍住吞掉紅紋騎士的衝動。

眼見利奧拉被狠揍,藍瑟琪站了起來,出聲遏止了騎士:「別打了,讓他走,騎士不該對普通人動手。」

騎士終於停下拳頭,極有騎士精神的對藍瑟琪做了個騎士禮節,將右手握拳輕捶左胸。藍瑟琪居高臨下的看著利奧拉,眼中充滿著憐憫,她從包裹裡拿出幾塊金幣,放到利奧拉的前方,滿懷歉意的說:「很抱歉,沒有及時阻止他們,請你帶著這些錢去療傷中心治療吧。」

利奧拉緩緩的抬起頭來,比起這些拳頭,藍瑟琪眼底的憐憫似乎更致命。別用安瑟的眼露出這樣的眼神,利奧拉在心中喊著,發覺自己的心情好似安瑟死去的時候,一種利奧拉完全不熟悉的情緒湧起,他像個固執的孩子般打飛了藍瑟琪給的金幣,用他凜冽的銀眸掃過那個毆打他的騎士,然後頭也不回的走出包廂。

而寶利龍見狀,馬上把豬腿吐出來,跟上爸爸,此時寶利龍的粉紅色眼睛幾乎深沉的像血紅色。

冰絲莉望著那凜冽的銀眼,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和藍瑟琪不同的是,她還是覺得利奧拉不是個普通人。


利奧拉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幹什麼,他只是把真氣運轉一次,身上的皮肉傷就完全痊癒了,這種傷勢對他來說根本不叫傷勢,但是他的心底就是很煩躁,好像有一股火在燒他的心臟似的

在他走出包廂後,偶然遇見凱司三人,凱司三人直接往後退了十幾步。

凱司大吼著:「別靠近啊,你的眼睛發射出來的低溫有零下一萬度耶,我還不想變成第一個被眼神凍死的人。」

「你在說什麼?我只是有點…不高興。」利奧拉微微停了一下,還是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怪異情況。

「你是氣炸了吧?」凱司瞪大了眼,這樣還只是有點不高興的話,那利奧拉真生氣起來是什麼樣子?直接衝到商濟聯盟,把他們所有的砲彈全部發射,跟全世界同歸餘燼嗎?

「氣?」不太熟悉這個名詞的利奧拉不想多說什麼,只是反射性的說:「把騎士服給我。」雖然利奧拉自己都不明白,他要騎士服做什麼?

別說要件騎士服了,猛吞口水的凱司三人只覺得,就算利奧拉叫他們交出米哲瑞,他們恐怕也寧願去找米哲瑞拼命,也不想面對利奧拉的絕對低溫眼。清清顫顫的把騎士服交給利奧拉,一反常態的,不敢賴在利奧拉身邊。

利奧拉接過騎士服,又拍了拍長袍口袋裡的銀面具,然後閃進了黑暗裡,只丟下一句話:「帶寶利龍去吃飯。」

「我有點同情惹到這傢伙的人。」凱司難得的發揮同情心,不過想到吃飯兩個字,他馬上又把剛剛萌生的同情心給丟到腦後,快快樂樂的和清清、梅南、剛加入的寶利龍,準備去吃火鍋。

利奧拉換上了騎士服,把銀面具戴到臉上,他很清楚知道自己要幹什麼,但是也很清楚做這件事情,是有弊無利……但是,他就是想做,熊熊的怒火在利奧拉的心底燃燒著。

利奧拉走進剛才冰絲莉帶他來的餐廳,就這樣靜靜的靠在門旁,完全不管餐廳人員對他的招呼,和周圍好奇又恐懼的眼神,就算是在阿卡蘭學院的周圍,也難得見到銀紋騎士,更何況是個散發冰冷氣息,還戴著面具的光明系騎士。

沒過多久,十來個騎士終於來到餐廳門口,一看到銀假面,眾人都是一愣,他們找了這麼久的銀假面居然自己出現在他們眼前,而且很明顯的是在等他們,尤其是藍瑟琪,懷著既驚又喜的心情,她有點羞怯的問:「你是來找我的嗎?」

「是。」利奧拉吐出冰寒的話語。

藍瑟琪有些慌亂,不知所措:「那…你吃過飯了嗎?呃,要不要一起吃飯?」藍瑟琪已經完全忘記自己吃飽了。

利奧拉泛起奇怪的邪魅笑容:「氣飽了。」

藍瑟琪一愣,不知道銀假面到底指得是什麼,但是周圍的騎士看見銀假面,就已經很火大了,又見到藍瑟琪反常的舉動,心中的火氣更起,幾個紅紋騎士馬上跳了出來大吼道:「你這個無恥之徒,為了藍瑟琪公主的榮耀,我們要挑戰你。」

「你們要挑戰我?」利奧拉露出滿意的微笑,開始發揮殺手的一流偽裝能力,將騎士們說話的方式學個十足十:「正巧,我也想教訓教訓毀損我名譽的人。」

藍瑟琪幾乎是不敢置信的看著紅紋騎士們,越級挑戰是常聽見的事情沒錯,但是幾乎沒有騎士會挑戰超越自己兩階的騎士,那根本是找死的行為,尤其藍瑟琪非常明白利奧拉的實力之強,絕對沒有辱沒銀紋騎士。

「藍瑟琪公主,你放心,我們懷疑這傢伙根本就不是騎士,只是個招搖撞騙的騙子。」紅紋騎士信心滿滿的說:「我們早就查遍銀紋騎士的名單,根本沒有這個戴面具的傢伙。」

「任何騎士遇到穿著騎士服招搖撞騙的人,都有義務要加以嚴厲的懲罰。」一直沒有出聲的藍紋騎士一聽到紅紋騎士的說法,馬上也跟著跳出來。

藍瑟琪聽到這說法,心亂如麻,難道銀假面真是個騙子?

上篇:02-4:銀假面是大壞蛋?     下篇:02-6:蘭斯洛特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