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2-6:蘭斯洛特之徒  
   
02-6:蘭斯洛特之徒

「我和藍瑟琪騎士的光明正大決鬥,卻被說成我單方面的欺侮她。」利奧拉冷冷的開口:「這對我和藍瑟琪騎士都是一種侮辱,我不會輕易放過散佈這種流言的人。」


「住口,明明是你使用奸計,意圖欺負藍瑟琪公主,還敢為自己狡辯。」紅紋騎士怒得對利奧拉大吼。


藍瑟琪則是有點頭暈目眩的感覺,什麼時候她和銀假面的決鬥,被傳到如此不堪?難怪銀假面會氣衝衝的,任何騎士都不能忍受這種汙辱的。藍瑟琪突然有種想哭的感覺,她覺得銀假面一定會認為,是她散佈這種不實流言來汙辱他。


「他叫你藍瑟琪騎士耶,不是藍瑟琪公主。」冰絲莉開始欣賞銀假面了,難得有人把藍瑟琪稱為騎士,而不是公主。


藍瑟琪露出虛弱的微笑:「是呀,騎士之間本來就該稱呼對方為騎士。」藍瑟琪也暗暗罵了自己一聲,能夠得到神聖白龍的認可,舉手投足之間又充滿騎士的高傲,武功也如此驚人的高,這樣的人除了是騎士,還能是什麼呢?藍瑟琪不禁又暗罵自己剛才對銀假面的懷疑。


「一個銀紋騎士到底能不能對付十來個紅紋騎士,再加上兩個藍紋騎士呢?」冰絲莉露出微笑。


「兩個?」藍瑟琪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冰絲莉已經拔劍跳進騎士的包圍圈,對於中間的利奧拉,她露出了興奮的戰鬥慾望,銀紋騎士可不是每天見得到的,要是不挑戰他,冰絲莉恐怕會後悔得睡不著覺。


利奧拉從靴底抽出碎銀,然後一反常態,讓碎銀直接出了鞘,利奧拉左手握鞘右手握刀刃,像是一陣微風,利奧拉白色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一個紅紋騎士的身前,騎士驚恐的舉劍擋住,但是利奧拉的碎銀毫不遲疑地削斷騎士的寬劍,左手的鞘馬上將紅紋騎士擊倒在地。


冰絲莉倒吸一口氣:「在那一瞬間,他重擊了紅紋騎士八,不,或許有十下。」快得連藍紋的她都看不清楚,這就是銀紋的實力嗎?冰絲莉握緊了心愛的寶劍,眼裡閃著對戰鬥的興奮。


利奧拉繼續往下一個目標前進,只是丟給了冰絲莉一個震撼:「是十三下。」


眾騎士也知道自己根本沒有機會能打贏銀紋騎士,所以全部一擁而上,要圍毆銀假面,但是他們卻不知道眼前的人實際上是個殺手,而混亂一向是殺手的最愛,眾騎士別說要擊中銀假面了,多的是根本沒看到銀假面,就已經陷入一片黑暗了,戰況根本處於一面倒的情況,最後,利奧拉出現在一個面色發白的紅紋騎士面前,這個騎士也就是「痛毆」了利奧拉的傢伙,銀假面的金色眼眸危險的一瞇,在閃過紅紋騎士身邊後,騎士口吐白沫,全身是傷的轟然倒下。


冰絲莉皺眉問:「三十二下?」


「三十九。」在稍微出氣後,利奧拉的情緒也緩和一點了,尤其他對冰絲莉的印象相當好。


但是,還有一個人沒有解決,利奧拉緩緩轉頭看向一直都出一張嘴在挑撥的藍紋騎士,當然,是指冰絲莉以外的那一個。



雖然藍紋騎士知道,他遠不是銀假面的對手,但是他也不可能開口求饒,否則他的騎士榮耀將毀於一旦,可是面對著嘴邊含著冷笑,一步步朝他走來的利奧拉,藍紋騎士的膝蓋也開始發軟,他再也不懷疑銀假面是銀紋騎士,也明白自己侮辱了銀紋騎士的榮耀,其後果有多麼嚴重……


冰絲莉終於按耐不住,跳到那個膝蓋發軟的藍紋騎士前方,她右手舉著一把細劍,左前臂上扣著一個小盾牌,穿著外出輕便用的輕甲,身體發著抖的冰絲莉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自己是因為利奧拉的強大怕得發抖,還是因為能夠和強大的對手對戰而興奮得發抖。


利奧拉停下腳步,有些不確定的問:「你要保護他?」


冰絲莉挑了挑眉:「如果一定要找個理由才能和你對戰的話,那好吧,我是要保護他。」


利奧拉緩緩地把碎銀的刀刃和刀鞘合在一起,冰絲莉卻露出不滿的表情,口氣也差了起來:「你要讓我?因為我是女人?」


「不,刀不出鞘才能讓我全心出手。」利奧拉已經看出冰絲莉的實力,比她身後發抖的藍紋男騎士不知道強了多少,為了偽裝到底,利奧拉準備學騎士戰法,正面迎敵。


冰絲莉大概也知道她和利奧拉實力的差距,更明白碎銀有多鋒利,利奧拉將碎銀恢復成細棍,更能讓他全心出手,不怕重傷冰絲莉,了解到這點,冰絲莉也就沒阻止利奧拉收劍,反而賊賊的討價還價:「你要讓我十招。」


「讓你。」利奧拉直接了當的說。


冰絲莉再也無法忍耐,腳步幾個起落後,寶劍已經來到利奧拉身邊,冰絲莉的快捷在藍紋中也是有名的,揮劍的速度更讓劍看起來像是三把劍一齊朝利奧拉攻去,但利奧拉連藍瑟琪的九道龍鬥氣都能輕鬆閃過,更何況區區的三把劍影,利奧拉的腳步輕盈的移動,輕而易舉躲掉冰絲莉的第一次攻擊。


冰絲莉則打定主意要一次把十招全都使出來,絕不讓利奧拉有喘息的時間,第二招,仗著利奧拉不能攻擊,冰絲莉渾身充滿藍色的鬥氣,往空中一躍,手中的細劍使得飛快,宛如落櫻般朝利奧拉落下,利奧拉輕舉手中的碎銀,看來平凡無奇的一揮,卻響起十來聲金屬相撞的清脆聲響。


冰絲莉連遭二次挫折,嘴角卻忍不住上揚,更加快速度使出了第三、第四……在普通人眼裡看來,只見一道身影像風一樣上下左右移動著,而利奧拉的動作看起來都不大,甚至有點像靜止,但是,冰絲莉和藍瑟琪都知道,利奧拉並不是靜止的,而是快到讓人發覺不到他的移動。


冰絲莉最後終於停下來了,雙手還撐在膝蓋上喘著氣,可是眼裡卻沒有遭遇挫折的感覺,而是遇到強勁對手的興奮,她抬起頭來,裂開大大的微笑。


「你攻擊了十三次。」利奧拉露出淡淡的微笑。


冰絲莉吐了吐舌頭,然後收起寶劍,笑吟吟的說:「原來我多攻擊了三次呀,那好吧,算我輸好了。」


啪、啪!一個鼓掌聲突然響起,眾人都往掌聲的來源看去,只見一個穿著黑衣的男人,臉上還掛著看好戲的笑容,藍瑟琪和冰絲莉都莫名其妙的,但是利奧拉可不,他非常清楚知道眼前的人是誰,他還以為這人應該和光明騎士蘭斯洛特一起待在龍之大陸。


「不愧是蘭斯洛特的徒弟,十來個紅紋對你來說,簡直是個屁,連藍紋都沒能讓你移動超過 一公尺 。」血狼笑吟吟的說。


蘭斯洛特的徒弟?眾人都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連同周圍看戲的普通人都把嘴裡的酒噴到地上去,而驚嚇最大的,莫過於侮辱了銀假面的藍紋騎士,他臉上已經是近乎昏倒的表情了。


「請問這位騎士您是誰?或者有什麼身分可以說出光明騎士之徒的身份?」冰絲莉謹慎但不失禮的問。


血狼裂嘴一笑,念出自己亂七八糟的召喚詞:「以我血狼的名字,死黑狼馬上給我滾過來。」


如同往常,眾家騎士都對這亂七八糟的召喚詞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但是血狼的座騎還真的來了,就如同上次利奧拉看見的一模一樣,一頭墨色的狼跳了出來,英偉的模樣讓眾騎士都豎然起敬,每個人都知道,黑暗騎士血狼的座騎,正是一隻黑狼,同時也知道,光明騎士和黑暗騎士之間的友誼。



「您好,黑暗騎士血狼。」冰絲莉和藍瑟琪都同聲問好,並用右手握拳輕捶左胸,做了個標準的騎士禮。


「你們好啊,美麗的小姐們。」血狼不三不四的打招呼,不過也沒有人會說他的不是,畢竟騎士的上下階層是分得很清楚的,就算血狼完全不理這兩名藍紋騎士,也是可以的。


利奧拉是滿頭霧水,血狼為什麼要說他是蘭斯洛特的徒弟?利奧拉有些危險的瞇起眼睛,他不喜歡陰謀的感覺。


血狼卻還是秉持著嘻嘻哈哈的模樣,攬住銀假面的肩熱絡地說:「小銀啊,你師父蘭斯洛特要我跟你說很多事情啊,我們到別處去喝酒敘舊吧。」

利奧拉冷著張臉,碎銀也握在手中,心裡盤算著,至少騎士都是用武功,對利奧拉來說,騎士比術士要來得好掌握得多,利奧拉也回應道:「是有很多事要談談。」


兩個人各懷鬼胎,正打算另尋地點,來個「好好談談」,藍瑟琪卻有點焦急的問:「銀假面,我可以再見到你嗎?」

利奧拉回頭看了藍瑟琪,卻不知道她為何要再見他,而利奧拉也不確定自己會不會再以銀假面的模樣出現,沉默了會,利奧拉還是點了點頭,然後看見藍瑟琪臉上綻放出笑容。


在利奧拉和血狼踏出門口後,冰絲莉臉上戴著捉狹的笑容,用肩膀撞了撞傻笑的藍瑟琪,嘴裡還說道:「哇,光明騎士的徒弟耶,這不是門當戶對了嗎?」


藍瑟琪的臉猛然一紅:「你在說什麼啊,什麼門當戶對!」


「那還用說。」冰絲莉盡情的捉弄好友,欣賞她難得的臉紅表情:「誒誒,以後記得把你男朋友借給我練招喔。」


「你在胡說什麼!」藍瑟琪抗議著,連耳跟子都羞紅了。


兩個女孩互相笑鬧的時候,旁邊一直被忽略的藍紋騎士,任由手中的寶劍滑落,臉上是難看的怨恨。


利奧拉和血狼走著走著,周圍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一個銀紋騎士已經很少見了,再加上另外一個帶著黑色巨狼的騎士……已經有不少猜測到血狼的身分,正驚訝到連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小銀啊,你一定要答應我,有時間要跟我比畫幾招。」血狼也是摩拳擦掌的,對於剛才的那幕打鬥,他是看得心癢癢,差點沒跳下場去。


「不。」利奧拉直接拒絕。


血狼差點滑倒,嘴裡還不甘的念著:「搞什麼鬼啊,就算是蘭斯洛特也會應付我兩句,說什麼改天的,你這小鬼居然這麼直接拒絕我。」


血狼一路不滿的纏著利奧拉,要他答應日後的決鬥,可惜身為殺手的利奧拉耐心是十足十,居然就這麼一路回答不不不,一直回到了阿卡蘭學院,走到巴巴理斯的校長室,而巴巴理斯老早就坐在裡頭等他們了,一看見他們進來,巴巴理斯馬上問:「血狼,你有照我要求的做吧?」


有點口乾舌燥的血狼沒好氣的說:「有,不過老頭,你就不怕蘭斯洛特知道,他無緣無故多了個自己從沒見過真面目的徒弟,會氣得發狂嗎?」


巴巴理斯呵呵笑著:「蘭斯洛特的怒氣沒什麼好怕的,他太光明正大了,更何況這還是龍皇授權的。」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利奧拉的臉色已經不大好看了,血狼加上能力不明的術士巴巴理斯,實在有些棘手了。


「告訴你真相。」巴巴理斯收起了嘻笑:「同時也告訴你,我們也知道你得到龍十字的真相了。」


「你大概不知道吧,只要你戴著龍十字,龍皇就可以知道你的一舉一動。」血狼勾起了利奧拉脖子上的銀鏈,將龍十字給拉了出來,血狼又補上一句:「甚至是過去。」


利奧拉的臉色一沉,拍掉血狼的手,沒有人會喜歡被別人監視的感覺,但是利奧拉也知道,他不會對這條項鍊放手,就算他的所有生活會被公佈出來,也不會放手。


巴巴理斯直接了當的說:「安瑟,是藍瑟琪的雙胞胎姐姐,也就是龍皇帝國的公主。」


利奧拉的臉色猛然一變,雖然他隱隱發覺到這件事,但是卻從沒有認真去想過,現在終於證實了,安瑟果然是這個世界的人。


「二十年前,發生了一件意外,導致剛出生的安瑟公主掉落異世界。」血狼直接的說出:「那件意外也導致了祕羅的妻子,也就是你的神聖白龍的母親之死,讓祕羅和龍皇因此反目成仇。」


「當龍十字回到這個世界的時候,龍皇已經感覺到了。」巴巴理斯嘆口氣:「他原本想遵循女兒的遺志,讓你平平靜靜的過自己的日子,所以並沒有來打攪你,不過沒想到,你不但讓神聖白龍認你為主,還自己跑去放出了祕羅。」


「命運就像喝醉酒的人,你永遠都不知道她下個舉動是什麼,而且照我看來,你從來就不是個普通人的料。」血狼哈哈笑著。


利奧拉可笑不出來,他已經再度陷入深深的自責,如果他沒有害死安瑟,那麼她說不定早就安安穩穩的回到龍皇帝國,成為一國的公主,過著幸福的日子。


「你有兩個選擇,利奧拉。」巴巴理斯開口說:「說明銀假面就是利奧拉,蘭斯洛特會真的收你為徒,然後龍皇會公告世人,你是二十年前,被蘭斯洛特帶去訓練的藍瑟琪公主的『雙胞胎兄弟』,接著,你就變成龍皇帝國的皇子了。」


血狼則是神秘的笑笑:「或者是,繼續你現在的生活,看看命運會把你帶往何方。」


利奧拉的腦中一片混亂,一下子知道太多真相,讓他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只好沉默以對。


「你好好想想吧,我會在這停留一個禮拜,如果你打算去當個皇子,我一個禮拜後會把你帶回龍之大陸。」血狼悠哉悠哉的躺到沙發上。


利奧拉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宿舍的,回到宿舍後,只看見凱司又把自己捲成壽司捲在睡覺,而寶利龍居然也學凱司,在利奧拉的床上,把自己捲成壽司捲。

見狀,利奧拉皺眉,心想以後恐怕不可以隨便把寶利龍交給凱司了,不然真不知道寶利龍還會學些什麼習慣回來。



利奧拉躺上床,而寶利龍馬上迷迷糊糊的解開壽司捲,窩進利奧拉的懷裡,而利奧拉閉上眼睛前,只祈求安瑟今晚會出現在他夢中,他有太多太多問題想問她了。




「安瑟,你家在哪裡?」利奧拉疑惑的問,這女子看起來似乎一點都不擔心家人?




「我家?」安瑟眨著一雙美目:「我家就在這裡啊。」




利奧拉直起身子不解:「這裡?這裡是抓你來的組織總部。」




安瑟發出一陣悅耳的笑聲,比著蒼穹和綠地:「我家就在這裡,我發誓要環遊全世界,行醫天下!」




行醫天下!利奧拉再度張開眼睛,眼前出現的是一雙藍色的大眼睛,而利奧拉發現自己的臉皮正被四根手指往兩邊拉開,利奧拉面無表情的問:「凱司,你在做什麼?」




凱司用嚴肅的神情說:「叫賴床的殺手起床。」說完,凱司又補充說明:「本來我是不想理你啦,但是想到沒有你的話,大老闆搞不好會不肯去早餐店付錢,所以我只好努力的叫你起床啦。」




「你難得會睡這麼熟呢。」凱司揚揚眉,以前他可從沒接近利奧拉 十公尺 以內,還沒被他發現的,但是今天居然拉到他的臉皮,這可比中彩卷首獎更不可思議。




利奧拉沒回答,只是問凱司:「我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學會治療魔法?」




「冥想,感覺魔法元素,練習魔法,繼續冥想。學魔法很困難的,半點捷徑也沒有。」凱司隨口回答。




利奧拉在心中暗嘆口氣,明白是他太心急了,就算是他的武功,也是經年累月的致命訓練才得來的,他又怎麼能奢望在一時半刻間就能成為安瑟那樣的名醫。




利奧拉、凱司和又賴在爸爸小腿上的寶利龍一走出了宿舍,就看見清清和梅南已經在外面等待了,一看見利奧拉出來了,清清馬上高興得迎上去,還好奇的問:「你們今天好慢喔?」




「因為某人在賴床,都叫不起來啊!」凱司理直氣壯的回答,但是一回答完就看見清清和梅南斜著眼睛看他,絲毫不覺得賴床的人有可能是旁邊的殺手,凱司馬上不滿的抗議:「喂!賴床的不是我啦,是這個銀眼睛的傢伙啦。」




清清露出完全不相信的眼神,而梅南則是露出「你不要狡辯了」的表情,連寶利龍都從利奧拉的長袍底下露出臉來,粉紅色大眼睛充滿懷疑。

上篇:02-5:利奧拉的怒火     下篇:02-7:史上最強的學生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