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2-7:史上最強的學生宿舍  
   
02-7:史上最強的學生宿舍

「凱司…」利奧拉平靜的說。

「幹嘛啦?你先不要吵啦,這個很難耶,天啊,為什麼我和你會分配到最難的部分,大動作全都是由我們在操控的嘛,嗚嗚,清清只負責一隻砲管耶,我看看梅南的,什麼?負責調空調系統的溫度?」凱司氣得差點把手中的操縱手冊撕成兩半。

「凱司…」

「別吵我了,利奧拉,你趕快把操縱手冊看完,等等我們倆分配一下。」凱司的腎上腺素急速分泌,發揮一目十行的功力,要把機甲院學生十年學的東西壓縮到半小時學會。

「凱司…」

凱司終於抬起頭來,氣衝衝的大喊:「你在叫魂啊?不趕快看操縱手冊,一直叫我幹嘛?」

利奧拉比著操縱手冊第一頁第一行問道:「什麼是操縱桿?」

「呃……」

最後,凱司在自顧不暇的情況下,由只花三分鐘就看完砲管操縱法的清清,和只花三秒鐘就看完空調系統的梅南,開始幫利奧拉講解他的部分,但是裝甲戰機的主要部分的確非常難,連梅南和清清都只能勉強理解三分之一,再傳達到對科技完全不了解的利奧拉耳裡,就不知道剩下幾分之幾了。

半小時結束的前一分鐘,凱司顫顫的問:「利奧拉,你會哪個部分?」

「會用感應器。」利奧拉老實說,感應器看起來挺簡單的,只要裝備上去,感應器自己會感應使用者的動作。

凱司差點沒跪倒在地,只能悶悶的回答:「那你就用感應器吧。」

巴巴理斯在「教育」學生的時候,從來就不會遲到,他分秒不差的出現在學生的面前,臉上掛著奇怪的滿足笑容,還非常熱情的說:「來來,大家快到房間去各就各位吧,讓裝甲院和騎士院的學生好好欣賞一下,我們術士院是什麼都會的,哈哈哈。」巴巴理斯說完,忍不住洋洋得意的大笑起來。

「校長一定又和其他兩院的院長發生什麼事情了。」清清和梅南都欲哭無淚。

凱司帶著兩行清淚,拍了拍利奧拉的肩:「兄弟,我們準備去和米哲瑞拼命吧。」

利奧拉也無法說什麼,對於剛剛聽懂操縱桿是什麼的人來說,要沒有差錯的駕馭這架大型裝甲,未免太強人所難了,利奧拉和凱司簡直是帶著必退學的覺悟踏進了宿舍,回到他們熟悉的房間後,凱司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包行李,雖然所謂的行李也不過就兩三件衣服。

「快點啟動裝甲!不然111號室的通通退學!」巴巴理斯的聲音迴盪在整棟宿舍,嚇得凱司衣服也不管了,連滾帶爬的走到書桌,把手放在一個圓形的紙鎮上,紙鎮出現幾條光線後,一個柔和的中性聲音響起。

「裝甲啟動,請選擇變形類型。」

「人型。」凱司想都不想的就選擇了人型,在還不熟悉裝甲的狀況下,他可不想選擇鷹型飛上天,等等摔成一堆爛鐵,那也不用擔心巴巴理斯退他學,讓他去跟米哲瑞拼命了。

利奧拉默默坐到另一張桌上,同樣把手放上紙鎮。

巨大的金屬宿舍開始起變化,所有的牆壁和房間都重新組合,房間內的床鋪一個翻轉,變成金屬平台,而凱司的椅子移動到平台上,周圍的牆壁開始往兩人移近,不一會,整個房間變成一個小小的空間,凱司周圍的牆壁還伸出了許多儀表版,按鍵,而利奧拉則站在凱司前方的平台,手上和腳上各套著感應器。

最後,兩人的周圍都被螢幕包圍,螢幕上把三百六十度的畫面全都照出來,只見巴巴理斯正飛在裝甲戰機前方,眼睛精光四射,嘴裡還大喊著:「目的地,裝甲戰機院!」

凱司的背脊發麻,他欲哭無淚的想,連熟悉操縱的時間都沒有,就要殺到裝甲戰機院?要是裝甲戰機院看到這種大傢伙往他們走去,不馬上開火才奇怪,而一群剛看了半小時說明書的術士院學生能操縱裝甲打贏裝甲院的學生嗎?算了,他還不如去跟米哲瑞拼了。

「凱司,現在怎麼做?」利奧拉抬起手,看著手腕上的感應器,完全不能理解這是什麼東西。

「你手和腳上的是感應器,你做什麼動作,這架機器人就會做什麼動作。」凱司有些無力的說,當然事情不會這麼簡單,每個動作的協調全都要靠凱司面前錯綜複雜的控制版來負責,凱司深深吐了口氣:「不要動的太快,這是機器人,跟不上你的動作,你和我要配合好,不然我們不用等裝甲院開火,自己就會先摔死了。」

「現在先慢慢往前走幾步。」凱司說話的同時,眼睛和手都沒閒著,開始按許多的按鍵,啟動裝甲戰機的身體各部位。

利奧拉點點頭,腳緩緩的抬起,而在外邊,人型裝甲戰機也緩緩的舉起腳,這下可忙壞了聚集在裝甲身軀的其他學生,眾人都忙得七葷八素,忙著接受凱司傳來的各種協調命令。

利奧拉往前動了幾步後,回頭問道:「沒問題?」

「不用回頭啦,你回頭我就要多弄個動作,我們兩個只要說話,就會傳到所有人耳裡,現在往十點鍾方向前進,巴巴理斯又在催了。」凱司沒好氣的說。

一尊銀色的人型裝甲戰機正緩緩的往裝甲戰機院前進,時不時還出現動作不協調的狀況,這個報告馬上傳到裝甲戰機院的導師耳裡,由於術士學院宿舍的消失和巴巴理斯志得意滿的飛在裝甲戰機前方,裝甲院導師馬上跳了起來,口中大罵:「混蛋巴巴理斯,肯定是要砸了裝甲戰機院的招牌,不過輸了盤棋而已,有必要搞這麼大嘛!」

看到手中的報告指出,術士院的裝甲戰機高達三十多公尺,裝甲院導師差點沒把眼睛爆出來,這麼大的裝甲就是裝甲院學生都要花上許多時間學習操縱,難不成之前術士院的野外求生其實是偷偷跑出去學習裝甲操縱?

導師馬上緊張兮兮的按下緊急廣播:「敵人來襲!所有裝甲戰機院學生全部登上裝甲,在學院大門待命!」

這個從未有過的緊急廣播震驚了全裝甲院,居然有人敢攻擊阿卡蘭學院?眾學生全都開始奔走,登上自己的裝甲戰機,懷著緊張又興奮的心情迎接自己的第一次真實戰鬥。

所有的
術士院學生,全都看見了裝甲戰機院外面數百架的裝甲戰機,所有學生的心都往下沉往下沉,唯一慶幸的是,所有的術士院學生早就有所覺悟,投保了高額意外險……不過,自己駕駛裝甲戰機衝到裝甲戰機院挑戰,這怎麼說都算是自殺行為吧?學生們欲哭無淚的想,千萬不要死了還拿不到保險金啊!

「利奧拉,你覺得是你幹掉米哲瑞和巴巴理斯比較容易,還是操縱這架裝甲打敗幾百架裝甲戰機院學生操縱的裝甲簡單?」凱司真的開始猶豫了。

「我不能殺人。」利奧拉簡單明瞭的回答。

術士院的巨型裝甲戰機緩緩停在離裝甲院十幾公尺遠的地方,靜靜等待巴巴理斯的命令,雖然已經術士院的學生都已經開始替自己念祭文了,而對面的裝甲戰機院學生都各自吞了吞口水,這麼大的裝甲戰機並不是容易看到的東西,裝甲顫學生都開始想,自己會不會一腳就被這尊裝甲戰機踩扁?

巴巴理斯自鳴得意的喊:「都是一堆小東西,被我的裝甲戰機一踩,全部都會變成紙片啦。」

對面的裝甲戰機導師也用天使型的裝甲飛到巴巴理斯面前,氣急敗壞的吼:「你搞什麼鬼啊?有必要為了一盤棋,就挑起兩個學院的大戰嗎?」

「嘿嘿,當然有必要了。」巴巴理斯奸笑著,他當然不會承認自己只是借題發揮,真正的起因是因為騎士院的導師不屑的對他說,術士院什麼都不行。等到巴巴理斯對付過裝甲院,讓騎士院緊張一下,接下來當然是去騎士院逛逛了。

「利奧拉,我好想一腳踩扁巴巴理斯!」凱司咬牙切齒的說,此話一出,身軀內的術士院學生全都狂點頭。

但是,巴巴理斯沒給術士院踩扁他的機會,他對著巨型裝甲吼道:「發射主巨砲!」

主巨砲正是清清的管轄,怕巴巴理斯怕得要死的清清沒多想什麼,馬上把裝甲肩頭上填充好的主巨砲瞄準裝甲院,兩管巨砲就此發射,連旁邊的梅南都沒來得及阻止清清。兩道巨大的光線朝裝甲院轟擊過去,根本沒有人想到,身為阿卡蘭學院校長的傢伙居然來真的,裝甲院就連保護罩都來不及啟動,半個裝甲院就此毀於一旦。

裝甲院導師張大了嘴,不敢置信巴巴理斯居然真的把裝甲院給轟掉了。

巴巴理斯沾沾自喜著:「果然威力強大,現在可以到騎士院去找那個自命清高的騎士導師啦,哈哈哈,這次一定要他好看!」

「你、你跟騎士院有仇,幹嘛拿我裝甲院來出氣?」裝甲院導師手指發著抖,氣得連臉都變成豬肝色,天使裝甲也拿起了致命的弓箭。

巴巴理斯哈哈大笑:「老棋友,我哪敢拿你出氣啊,反正我都跟阿卡蘭帝國申請到重新整修阿卡蘭學院的錢了,把裝甲院拿來測試我的裝甲,還可以省拆除費,哈哈。」

在裝甲院導師愣愣的消化這段話時,巴巴理斯又指揮著術士院學生,往真正的目標,騎士院前進。

「騎士…不比裝甲院好欺負呀。」凱司嘆口氣,只希望騎士會遵守「一對一」的騎士精神,這樣術士院滅院的機率也小一點。

利奧拉的心裡也首次出現一點猶豫,騎士院有藍瑟琪和冰絲莉在,就自己對她們了解來看,為了保衛騎士院,她們兩個肯定是衝第一和第二。

在巨型裝甲的「大」步伐之下,凱司等人很快來到騎士院前方,而騎士院的訓練有術的騎士正騎著各自的坐騎,在騎士院前方排成兩列,最前方的是一個穿著黑色騎士服的銀紋騎士,也就是騎士院的導師,他騎在一匹黑馬上,眼神極度不屑的看向巨型裝甲。

「導師,請讓我去!」兩個女聲一起響起,正是藍瑟琪和冰絲莉,論實力來說,這兩人的確也是學院裡數一數二的。

看到自己的得意學生絲毫不畏懼的模樣,銀紋騎士的冷臉也出現了一絲笑容,但是經過考量,銀紋騎士還是不打算派兩人出去,他威嚴的說:「你們都沒有座騎,不好對付裝甲。」

藍瑟琪和冰絲莉一聽,都愣出了失望的表情,只是冰絲莉卻也有種暗暗鬆口氣的感覺,她想如果這真是術士院學生操縱的,那利奧拉應該也在裡面吧!

銀紋騎士看著逼近的巨型裝甲,他冷笑一聲,心道,巴巴理斯要來就來吧,他會證明騎士院的學生們實力是多麼高強,銀紋騎士幾乎沒有思考,就叫了騎士院最強的學生,一個強到實力深不可測的學生。

「白天,你去迎戰。」銀紋導師叫了一個騎士院人盡皆知的人名,騎士院極少數的三名龍騎士之一,也是騎士院的藍紋中最強最接近銀紋的騎士,而白天遵守騎士精神也是出了名的,院內常常都把他稱為完美騎士。

事實上,如果不是白天的完美騎士精神,騎士院學生幾乎要把藍髮金眼,又是光明系騎士的白天當成銀假面了,特別是,全學院的學生中,也只有白天才有辦法擋下藍瑟琪的龍舞鬥氣。(當然,這裡指得是九道龍鬥氣,而不是利奧拉承受的六十六道。)

「我會盡我所能,導師。」白天從學生群中踏出來,穿著白色騎士服和銀色輕甲,水藍色長髮俐落的綁在腦後,臉上充滿鎮靜的白天的確無愧於騎士之名,他念出了召喚咒,把自己的座騎,一條紅色的火龍召喚出來,跳上火龍後,白天的手中握著雪白的長矛,往巨型裝甲飛去。

「有個騎士飛過來啦!」凱司緊張的看著一頭龍朝他們飛過來。

清清的聲音也從軀幹傳來:「是白天!」

「廢話!不用你說,我也知道現在是白天!」凱司怒吼著,把兩隻手和兩隻眼當十六隻來用的凱司,現在的脾氣實在好不到哪裡去。

清清被凱司的吼聲嚇到躲去角落哭泣,而梅南只好接續解說:「清清說的白天是個人,就是現在騎火龍的騎士,他是騎士院最有實力的騎士,連冰絲莉都甘拜下風的。」

凱司這下頭真的大了,雖然說,術士院也有個最強的「騎士」─銀假面,但是這種情況之下,根本不可能派銀假面出去。而這具巨型裝甲表面上看起來是很威風啦,但是凱司非常了解,臨時抱佛腳的術士院根本連這具裝甲的十分之一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除了慢速走路,變形,發射砲彈外(不用瞄準的發射),更高難度一點的動作完全不行。

這怎麼可能打贏靈活度高的火龍騎士?

「凱司,可以提高速度嗎?」利奧拉的眼睛直盯著火龍騎士,心底判斷,如果不提高速度恐怕根本沒辦法擋住火龍騎士的攻擊。

「提高吧。」凱司沒力的說:「說不定我們自己因為動作不協調摔倒的話,會好過比火龍騎士把我們打爆。」

這話說的好,當利奧拉輕輕鬆鬆識破騎士的動作,右手迅速的擋住騎士的攻擊,但就是太迅速了,凱司和軀幹中的學生完全跟不上,巨大裝甲的右手並沒有如利奧拉所想的作出動作,而是在空中亂揮,連帶的裝甲的身體也不穩了起來,忙得凱司手忙腳亂好一會,才讓原地旋轉的機器人一屁股跌到地上,止住了無盡的旋轉。

「慢點!利奧拉,我拜託你用正常人的速度就好。」差點嚇出心臟病的凱司高喊著。

「正常人的速度打不贏。」利奧拉直接說出結論。

這個時候,白天乘著火龍停在巨大裝甲的前方,他對術士院的學生喊:「請停手吧,你們不是裝甲院的學生,沒有辦法操縱這具裝甲,停手,騎士不會攻擊普通人的。」

術士院的學生,甚至包括凱司都很想衝出去大喊,我是普通人!拜託你不要攻擊我,但是,在巴巴理斯瞪眼吹鬍子的表情之下,每個人都只能躲在裝甲內哀泣當年自己為什麼要來術士院?

巴巴理斯已經看到銀紋騎士導師臉上的那抹得意笑容,要不是自侍身分,巴巴理斯早就衝出去把白天從火龍身上打下來,巴巴理斯的心思飛快的轉著,既然自己不能打,自己的術士院也不可能操縱裝甲打贏,那……巴巴理斯想起自己術士院裡,還有一個和自己同等級,但是卻是學生身分的傢伙。

「騎士院的傢伙,你敢不敢接受術士院,一對一的挑戰?」巴巴理斯對白天喊著。

「不要臉的巴巴理斯,你想和一個學生打鬥?」銀紋騎士冷冷的回應,他以為巴巴理斯要親自和白天打鬥。

「當然不是我。」巴巴理斯賊賊的笑著:「是一個剛加入術士院的學生!」

所有人都一頭霧水,其中最迷惘的莫過於術士院本身,最近並沒有任何學生加入術士院,也沒有什麼術士可以和白天一較高低,當然,梅南可以從頭到尾都撐起保護罩,要是清清的魔法靈的話,說不定也可以在白天憐香惜玉,不搶先進攻的情況下,把白天送進空間魔法,但是他們兩人都加入術士院超過一年了,絕對不是剛加入的。

巴巴理斯看大家已經吊足胃口了,才清清喉嚨說:「最近,蘭斯洛特把他的徒弟交給我照顧。」

眾人的表情都變了,光明騎士蘭斯洛特的徒弟?連銀紋騎士導師都露出沉重的表情,他的確已經聽說昨天黑暗騎士血狼的出現,也知道蘭斯洛特之徒狠狠的教訓了騎士院的十來個紅紋。

「哇靠,校長也神通廣大了吧?連蘭斯洛特的徒弟都可以強迫他加入術士院?他應該是個騎士吧?」凱司喃喃念著。

「不,是個殺手。」利奧拉淡淡的說,一邊脫掉鐵灰色的術士長袍,露出一身白色銀紋的騎士服,最後戴上銀面具!

「什麼?」凱司愣了愣,他唯一認識的殺手也就只有……利奧拉!

「哪邊出去?」化身銀假面的利奧拉問著凱司。

「你從我背後的逃生門出去好了,大家才不會看到你是從頭頂指揮室出去的。」凱司也恢復了鎮定,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銀假面解決不了的事件。

利奧拉點點頭,從逃生門出去後,滑下裝甲,利奧拉躲進旁邊的樹林,開始專心的呼喚寶利龍,不一會小小的寶利龍就出現在利奧拉的面前,利奧拉摸了摸寶利龍的頭,用心靈感應說道:「變大。」

小寶利龍馬上乖乖的變成十公尺的龐然大物,載著利奧拉升上了天空,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之下,飛到巴巴理斯的旁邊。

「嘿嘿,就麻煩你解決那個龍騎士了。」巴巴理斯看到騎士院吃鱉的表情,高興到差點手舞足蹈。

利奧拉撇了巴巴理斯一眼,淡淡的說:「除非你答應我,不退任何人學。」

「沒問題!」巴巴理斯毫不猶豫的答應。

不同於白天這個貨真價實的「騎士」是「騎」在龍上,利奧拉其實是「站」在寶利龍的背上(站士?),要知道龍鱗不但滑而且龍在飛行的時候,身體肌肉難免會鼓動,再加上高空的風勢,要站在上面是多麼不容易,何況利奧拉還保持著完美的平衡,這點就足夠讓騎士們讚嘆不已了。

「銀假面?你是蘭斯洛特騎士的徒弟?」白天露出驚訝的表情,身為光明系騎士,蘭斯洛特可以說是最崇拜的對象。

利奧拉點點頭,不說謊是騎士的美德,但是說謊可是殺手的美德,利奧拉一點都不為自己的謊言而感到任何不適。

銀紋騎士導師早在藍瑟琪、冰絲莉和眾紅紋的口中得知銀假面的實力,他恐怕白天是打不過銀假面的,不甘心的銀紋騎士對巴巴理斯喊著:「巴巴理斯,你找一個騎士替術士院出頭,難道不覺得可恥嗎?術士院果然沒有半點人才了嗎?」

可惜,巴巴理斯的臉皮厚得像裝甲戰機,他完全不受這言語的挑播,甚至還發出反駁:「銀假面現在就是在術士院就讀,他就是我術士院的學生,當然可以替術士院出頭了。」

「你…」銀紋騎士導師氣得牙癢癢的,卻又沒辦法反駁。

「你接受挑戰嗎?」利奧拉淡淡的問,他想速戰速決,不想再在高空上被眾人觀賞。

「為了騎士院的榮譽,為了藍瑟琪公主的榮譽,我接受你的挑戰。」白天表情嚴肅的接受挑戰,雖然白天覺得有點奇怪,高階騎士主動挑戰低階的騎士,其實是一件不常見,而且對高階騎士也不榮譽的事情,他有點懷疑銀假面身為蘭斯洛特的徒弟,竟會主動挑戰他。

利奧拉也不多說廢話,從靴子中抽出碎銀,也沒將碎銀出鞘,而是直接拿著細棍型態的碎銀迎戰,這樣一來,利奧拉也不用擔心會失手打破他對安瑟的諾言。

雖然騎士院和術士院都非常明白這場戰鬥的結果,雖然白天是實力深不可測的藍紋騎士,但是藍紋和銀紋之間的鴻溝不是這麼容易跨越的,更何況,銀假面還是蘭斯洛特的嫡傳弟子,蘭斯洛特可是傳說中的光明騎士,其威名可不容小覷。

但是沒有人知道,這場對戰的懸殊比他們想像的更大!首先,利奧拉不只是銀紋騎士而已,真算起來,利奧拉可以說根本就是蘭斯洛特那層級的,二來,神聖白龍在龍族中,也是統領階級的,白天的座騎火龍難免有畏懼之心,在層層疊疊的不利因素之下,白天不但會輸,而且還會輸得非常快。

在雙方乘著座騎交鋒的一剎那,利奧拉居然大剌剌的跳到火龍身上,和白天正面對峙,白天的臉色一變,便跟著站了起來,但是卻不像利奧拉那樣輕鬆自在。

「下去,地面戰。」利奧拉平靜的說。

白天也點點頭,心底有些敬佩利奧拉的光明正大,竟主動放棄了一項優勢─他那恐怖的平衡感,這項舉動稍稍沖淡了白天對銀假面身分的懷疑。

白天指揮著火龍降落到地面,然後指示火龍到旁邊去,自己則握緊了手中的長矛,眼睛直盯著銀假面,雖然他已經大概猜到自己會輸,但是身為騎士,只要正大光明的挑戰,就算落敗也是光榮的。

白天發出了藍色的鬥氣,符合他藍紋騎士的階級,但是在藍色鬥氣的邊緣,竟然有些許已經變成了銀色,而騎士院都發出了讚嘆,可見白天已經漸漸在踏入銀紋的境界了,這種實力在白天二十五歲的年齡來說,實在是不得了了。

另一邊,同樣二十五歲的利奧拉卻因為主上的恐怖訓練,還有從五歲開始的殺手生涯,而得到了超越白天的實力,只是為了這實力,利奧拉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多太多了……

兩個天才在同時間動了,利奧拉在瞬間避了白天的長矛,將碎銀準確無比的敲在白天的手骨上,一聲骨裂的聲音讓白天差點握不住長矛,但是一咬牙,白天反倒將長矛一轉,往利奧拉的頸後敲下去。

利奧拉已經感覺到風的微妙變化,身子一低,閃過這擊後,碎銀又敲上白天的手骨,白天這次再也握不緊長矛,鏗鏘一聲,長矛掉落在地上,而白天的右手也異常的青紫,甚至朝奇怪的角度歪曲。

「結果,你連鬥氣都沒有使出來就打敗了我,這就是銀紋和藍紋之間的差距嗎?」白天露出苦澀的微笑。

利奧拉的臉色微微一變,看來他是不是該去學如何放出鬥氣?不然遲早有人會發現銀假面根本不是個騎士。

「我輸了。」白天坦然接受了失敗,一雙堅毅不拔的眼睛直射向利奧拉:「我會更努力的,只希望有天能追上你,蘭斯洛特之徒。」

白天卻不知道,利奧拉是很羨慕白天那雙堅毅的眼的,對於目前得過且過的利奧拉來說,那樣有目標而積極的眼,和無止盡的鬥志是利奧拉最缺乏的。

然而,騎士院學生見白天如此輕易就落敗都譁然,騎士院的學生更有的衝上來要扶白天,但是白天卻用眼神制止了,他深吸一口氣,自己撿起地上的長矛,回到騎士院的行列,銀紋騎士導師隨即上前檢查了一下,發現白天只是手骨裂開後,他走到利奧拉的面前,語氣帶著怒氣和指責:「身為銀紋龍騎士的你不該挑戰藍紋騎士。」

利奧拉越過了銀紋騎士導師,淡淡的看了藍瑟琪和冰絲莉,兩人的眼中也都帶著指責和失望,利奧拉的心中突然泛起一種酸楚的感覺。

巴巴理斯卻得意洋洋的降到地面,大聲嚷嚷:「怎麼樣啊?死銀紋,看你還敢不敢說我術士院沒人。」

「住口!」利奧拉突然發出了怒斥聲,這聲怒斥讓巴巴理斯的嘴成O字型,還有騎士院學生瞪大了眼,不敢相信銀假面居然叫自己的學院導師住口。

利奧拉剛吼完,自己也吃了一驚,但是煩躁的心情讓他根本不想解釋什麼,顧不得巴巴理斯會不會把他退學,利奧拉跳上寶利龍,瞬間飛上高空,遠離了騎士院和術士院的紛爭,也遠離了安瑟那失望的眼神。

坐在寶利龍的背上,利奧拉脫掉了銀假面的面具,心情也慢慢恢復成永遠的平靜無波,他開始思索起自己最近的情緒似乎都有點怪,尤其是,在戴上面具的時候,特別容易失控?還是…是那安瑟的容貌讓他接連失控的?

這不是個好現象啊,對於一個殺手來說……但是利奧拉又猛然想起,自己早就不是一個殺手了,對於自己越來越有正常人的情緒,利奧拉卻不知道該做什麼樣的反應。

上篇:02-6:蘭斯洛特之徒     下篇:02-8:利奧拉的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