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2-8:利奧拉的抉擇  
   
02-8:利奧拉的抉擇

「爸爸?」寶利龍睜著大眼,不明白利奧拉為什麼看著銀面具發呆。

利奧拉被這一叫,猛然回神,同時間也發現周圍有人,瞬間戴上銀面具後,利奧拉忍不住責備自己的毫無警覺。

「別遮了,是我啦。」血狼笑嘻嘻的從樹叢後跳出來。

對於這老是嘻嘻哈哈,沒有半點騎士模樣的黑暗騎士,利奧拉實在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應,只好秉持著他一貫的做法,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等對方自己開口說話。

「怎麼樣?做好決定了嗎?」血狼好奇的詢問。

利奧拉微微愣了一下,直接開口問:「什麼決定?」

血狼張大了嘴,不敢置信的說:「要不要去當龍皇帝國的皇子啊,喂喂,這麼大的一件事,你都能忘掉啊?」

真的忘了……利奧拉思考了一陣子,才想起巴巴理斯在告訴他安瑟的真實身分的時候,好像有提過這麼一件事情,又是一件讓利奧拉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問題,利奧拉只得說:「我再想想。」

「有什麼好想的?」血狼隨口說到:「對一個不殺人的殺手而言,當個皇子,天天待在皇宮裡學習宮廷禮節,也沒人會逼你殺人,日子過得悠哉悠哉的。」

利奧拉輕皺眉頭回答:「那違反我的願望。」

「你的願望是什麼?」血狼好奇的問。

「當個神醫。」

血狼沉默了會,只丟下一句話:「這是你的願望?還是安瑟公主的?」

「是安瑟的,但是我會完成她的願望。」利奧拉沒有半點遲疑的回答。

「喔?你真的覺得你完成安瑟的願望,她就會高興嗎?你以為安瑟想救的是利奧拉,還是一個冒牌的安瑟?」血狼毫不留情的說。

利奧拉卻沉默不語,他並不十分明白血狼的話。

見利奧拉沒有反應,血狼嘆了口氣:「知道嗎?利奧拉,你當二十幾年服從命令的殺手,你最大的問題就在於,沒有自己的思想。」血狼走過利奧拉的身旁,還拍了拍他的肩:「好好想想吧,重要的是你想怎麼做,而不是安瑟會怎麼做。」

利奧拉首度露出了猶豫的神情,開始懷疑他的想法會比安瑟的好嗎?邊想,利奧拉邊走回了宿舍,卻看見凱司三人已經站在門口,而凱司的臉上還出現極度不耐煩的表情。

「利奧拉大哥總算回來了,我們去吃飯吧。」清清露出放心的微笑,拉著早就喊餓的凱司去他最愛的火鍋店。

好不容易見到食物,肚子吃飽飽的凱司終於把緊繃的臉色緩和下來,邊喀著甜點,邊看向餵著寶利龍的利奧拉。

「你最近很愛搞失蹤嘛!」凱司不屑的彈著手指,見利奧拉沒回答,凱司還是按耐不住,雙手按上殺手的肩,重重的說:「快把所有事情都解釋清楚,你這傢伙什麼時候變成蘭斯洛特的徒弟了?」

利奧拉心想,終於來了,就開始把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說給凱司三人聽,說到他目前正在考慮要不要成為皇子的事情時,三人的下巴都差點掉進火鍋裡,煮成人下巴。

「哇靠,你跟我真的不是同個世界的人呀!」凱司哀嚎著:「我還在想下頓飯要吃什麼,你居然在考慮要不要當個王子。」

你跟我來就不是同個世界的人……利奧拉暗暗想著。

「那利奧拉大哥要不要去當王子呢?」清清猶豫著問。

又是這個問題,利奧拉繼續保持沉默,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對,利奧拉習慣性的抬起頭來問凱司:「凱司,要怎麼辦?」

凱司沒好氣的回答:「我怎麼知道,要當王子的人又不是我。」

聽見凱司這麼直接的拒絕回答,利奧拉的臉難免黯淡了些,還是清清看了有點不忍心,又主動跟凱司說:「凱司,我再叫盤上等雪花牛肉,你就幫大哥解答一下嘛!」

上等雪花牛…凱司的眼睛爆出精光,馬上發揮專業顧問的態度,開始替利奧拉解析:「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個去當王子,然後從此過著舒舒服服,在皇宮不愁吃穿的日子,再來就是留在學院裡,過著朝不保夕,不知道哪天巴巴理斯會把你退學的日子。」

「我知道。」利奧拉也是為此而煩惱,怎麼想,似乎都是去當龍之皇子會比留在這來得好,但是利奧拉還是猶豫著,而最大的問題是,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猶豫,可是他又不能無視自己的猶豫,直接去當皇子。

「而且啊,這幾次冒險裡面,我們的運氣真的該死的好了,能活著回來真該列入年度十大奇蹟。」凱司說完,突然抬起頭來沒頭沒腦地問利奧拉:「如果你不用守不殺的誓言,那天你能夠打敗祕羅嗎?」

利奧拉沉默了會,才回答:「可以殺死他。」殺手從不打敗人,只會殺人。

「可是你沒有,如果不是我和清清臨時爆出亂七八糟的魔法保命,恐怕我們全都死在祕羅的手下了。」凱司冷冷的說。

聽到這些指控,利奧拉低吼著:「我不能殺人。」

凱司猛然站起,怒吼:「這個世界不殺人就等著被人殺!你自己要去死,我懶得管你,但是如果有一天,你要殺人才能救我們三個,你要怎麼辦?如果你還是像上次那樣,面對祕羅這種強到變態的敵人,你還敢手下留情!你他媽的還是滾去做你的皇子,躲在不見天日的皇宮,那裡多的是穿盔甲的騎士會保護你!」

清清和梅南的眼睛都爆凸出來,他們完全不敢相信,凱司居然敢這樣對第一殺手說話。而寶利龍則是咬著一塊肉,迷惘的看著凱司和利奧拉對峙的景象。

利奧拉直看著暴怒的凱司,心底終於確定了自己該去的地方,不見天日的皇宮……只有那個地方,利奧拉才能守住自己對安瑟的諾言,也才不會為了守諾言,反倒讓同伴賠上性命。利奧拉輕嘆口氣,平靜的決定:「我知道了,我會離開這個地方。」

「利奧拉大哥!」清清睜著眼睛,不敢相信利奧拉居然就這樣決定要走了,才想挽留利奧拉,卻被梅南拉住,梅南對清清搖了搖頭,表示不要干涉。

凱司再度拋下重話:「如果你沒有辦法自己決定對錯,那你就躲進皇宮算了。」

利奧拉站起,再也沒有說半句話,走出了凱司三人的包廂,心想,去找血狼吧,讓他把自己帶回龍之大陸,從此在皇宮終老一生。

而被梅南拉住,不能去挽留利奧拉的清清終於爆發,兩手握拳的逼問:「凱司,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這樣子,利奧拉大哥真的會跑去龍之大陸了耶,以後都看不到他了。」

凱司低著頭啃牛肉,模糊的說:「那也不錯啊,去當王子耶!」

清清氣得把凱司咬到一半的上等雪花牛肉給徒手拉出來,接著,和凱司展開了牛肉爭奪戰,倒是梅南搖著頭嘆氣:「凱司啊,你的關心法還真是讓人受不了。」

利奧拉走出了餐廳,心底忍不住一陣失落和沮喪,凱司的控訴像是一根針般刺進利奧拉的心底,如果他因為不殺人而害死了凱司三人,難道這就不算殺人嗎?利奧拉的心越來越混亂,腳步也越走越快,但是卻不是走向校長室,而是胡亂走著,連利奧拉都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

「爸爸!」後面的寶利龍的小短腿賣力的前後擺動,但是還是趕不上利奧拉的迅速腳步,寶利龍擔心爸爸會跑不見,馬上大喊大叫著,但是心亂如麻的利奧拉居然沒有聽見,任由寶利龍掛著兩行淚水,看著爸爸越來越遠。

突然,一個人影順手撈起了寶利龍,大步邁向利奧拉,在靠近利奧拉的時候輕拍了他的肩,利奧拉猛然轉頭。

「血狼?」


「呀啊!」清清在凱司的床邊發出猛爆性的尖叫聲,連充滿飽飽棉花的凱司特製厚枕頭都抵擋不了清清的尖叫,恐怖兩百分貝的噪音直逼凱司耳裡,清清的生化噪音武器V.S.凱司無敵睡功,前者的威力還是略勝一籌……

「吼,你到底要幹嘛啦?」凱司終於受不了,從枕頭底下鑽出來抱怨。

清清含著眼淚,委屈的說:「利、利奧拉大哥已經不見三天了耶,他會不會真的不回來了?」

凱司翻了個身,故做不在乎的說:「他去龍皇帝國享福了,當王子耶,為什麼要回來看只相處了幾個月的我們這些平民百姓?連打聲招呼都不用啦,要走就自己悶聲不響走啊!哼!」

看來凱司也對利奧拉的不辭而別很不爽……清清和梅南得出結論。

「不過,利奧拉會這麼乾脆的當天就走,看來凱司你說的話傷了他啊。」梅南嘆口氣。

凱司不安的在床上蠕動了一下:「我只是說出事實而已。」

「不管怎麼樣,先去問問校長吧,說不定利奧拉還在校園裡,只是沒有出來見我們而已。」梅南為了安撫暴躁的清清,忙陪著笑臉建議。

誰知道,說曹操曹操到,說到校長,校長居然也踹開了門,巴巴理斯一衝進來,馬上問清清:「利奧拉呢?」

房內三人都露出奇怪的表情:「利奧拉不是被血狼帶回龍之大陸了嗎?」

巴巴理斯也愣住了,他還在煩惱已經三天都找不到利奧拉了,但因龍皇帝國出事,血狼趕著回龍之大陸,巴巴理斯才來找和利奧拉最親近的三人組,卻沒想到三人組居然說血狼已經帶走了利奧拉?巴巴理斯茫然的抓著頭:「血狼沒有帶走他,我和他都有三天沒看到利奧拉了。」

這下,凱司三人也瞪大了眼,那利奧拉到底是跑去哪了?清清更是臉色發白:「利、利奧拉大哥會不會被凱司氣到想不開,所以就……」

凱司沒好氣的反駁:「你想太多了吧!要是一個殺手被我罵幾句就去自殺,那我都可以靠這個特異功能過活了,更何況,利奧拉還要遵守不殺人的諾言耶,自殺也算是殺人的一種吧!」

「難道利奧拉離家出走了?」梅南有點猶疑不定的提出,但馬上就接到八隻白目,梅南也只有低下頭懺悔。

巴巴理斯皺起眉頭,嘴裡喃喃念著:「難不成祕羅這麼快就行動了?」

「你說祕羅怎麼了?」凱司衝上前,抓住巴巴理斯的雙肩不放,而凱司眼底抓狂的眼神連巴巴理斯都差點想避開。

巴巴理斯嘆了一口氣:「告訴你們也好,祕羅從龍皇帝國手中逃走了,根據龍皇傳來的消息,祕羅似乎和一個組織狼狽為奸,打算顛覆龍皇帝國。」

凱司和梅南都倒吸一口氣,但是清清卻不解的問:「這和利奧拉大哥沒有什麼關係吧?」

「當然有關係!」凱司大喊一聲:「利奧拉手中握有兩個對雙方都很重要的東西!」

「龍十字!」巴巴理斯皺眉說。

「神聖白龍!」梅南也跟著說。

清清這時才明白過來,雙手害怕的捂住嘴,而凱司緊張的在房裡踱步,一邊整理混亂的思緒:「利奧拉的實力這麼強,又和龍皇的女兒有很大的關係,偏偏還是祕羅的兒子的主人,現在雙方一定都很想拉攏利奧拉,難怪啊,難怪龍皇會這麼乾脆的要求利奧拉去做他現成的兒子,利奧拉根本是天上掉下來的高手啊。」

凱司說到這,猛然停下來,看向巴巴理斯,厲聲問:「老頭,你剛剛說祕羅有行動了,是什麼意思?你們已經知道祕羅對利奧拉有企圖?」

巴巴理斯難得認真的說道:「就像你說的,利奧拉對雙方都有很大的好處,我們也只是猜測而已,祕羅最近可能會對利奧拉出手,拉攏或者…死!」

「利奧拉已經失蹤三天了。」梅南試圖提醒大家這件嚴重的事情。

清清忍不住爆出哽咽聲,而凱司也走來走去,狂抓著頭髮,把自己的大腦做最高速的運轉,試圖理出一個頭緒,最後他大吼一聲:「不可能!F對不是祕羅抓走他的,至少不是祕羅本人!」

「為什麼?」三人問道。

「利奧拉沒這麼輕易被抓走,至少也得轟轟烈烈打一場,祕羅才有可能帶走利奧拉,但是最近阿卡蘭學院根本沒有發生什麼大打鬥。」凱司狂咬著手指:「到底是誰能夠無聲無息的抓走利奧拉?」

「術士!」梅南自信的撥了撥頭髮,把自己深信不疑的推論說出:「只有用利奧拉最不熟悉的術士能力,才有可能把那麼強的殺手抓走。」

「不管啦,趕快找到利奧拉大哥,把他救回來啦!」清清一想到祕羅的恐怖,就忍不住號啕大哭起來,誰知道祕羅會怎麼折磨利奧拉啊?

巴巴理斯卻躊躇了起來,有點吞吞吐吐的說:「我倒是有個辦法…」

「那就快說!」三人齊聲大喊。

「利用龍對彼此的感應。」巴巴理斯身子縮縮縮,有點畏懼的說:「可是龍騎士只有三個…階級和利奧拉越接近的越好,那就是……」

「白天!」凱司三人堅定的喊。

凱司喊完又狂抓頭:「媽的,我們之前才惹了騎士院,而且利奧拉還打敗了那個白天,現在怎麼找他幫忙啊?」

「清清一定要救出利奧拉大哥!就算要我威脅白天把全阿卡蘭學院都送進黑洞,也在所不惜!」清清露出了陰寒的表情,讓在場的三人都覺得背脊發涼,腦中出現了「人間凶器」四個字……


利奧拉目前正陷入深深的自責和懊悔,因為他的疏失,使得自己陷入困境,也讓寶利龍餓得全身發軟,只能無力的窩在利奧拉懷裡,有一哭沒一泣的。

當天,利奧拉遇見了血狼,想都沒想的他直接回答血狼,希望到龍皇帝國去當皇子,血狼只是露出微笑,要利奧拉跟著他走,利奧拉跟著走到阿卡蘭的某個小型操場,周圍突然出現五、六個人,但這也不足以讓利奧拉擔心,利奧拉只是靜靜的等血狼的解釋。

血狼把不知何時睡著的寶利龍遞給了一個人。

「這些是術士,他們可以直接把我們傳送到龍之大陸。」血狼露出了微笑,熱情的招呼:「走吧,我們現在就到龍之大陸去,你就可以舒舒服服的當個皇子,再也不用擔心了。」

利奧拉有點猶豫,他沒想到居然馬上就要離開了,利奧拉躊躇的說:「我需要先和凱司他們告別。」

「告什麼別,你就快貴為龍皇帝國皇子了,龍皇不會高興你和這些低下的平民來往。」血狼有點著急的說。

聽到這話,利奧拉的眼神一冷,語氣更冷:「你是誰?」利奧拉的眼睛瞄向寶利龍,拼命用心靈感應呼喊著他,卻沒有得到半點回應,利奧拉的眉頭深深皺起。

血狼微微一愣:「我?我是血狼,黑暗騎士血狼。」

「不管你是誰,你都不是我認識的血狼。」利奧拉危險的瞇起眼睛,那個隨隨便便的血狼是不可能說出「低下的平民」這種話。

血狼的臉色一變,跺了跺腳,大喊:「束縛之陣啟動!」

地上居然出現了一個圓形的魔法陣,上面還有著無數密密麻麻的咒文。

利奧拉的身影快速的朝冒牌血狼飛掠過去,但是在到達血狼前方的時候,一個透明薄膜卻阻隔了利奧拉和冒牌血狼,原本,利奧拉若是用碎銀強行突圍,就不會被困住,但是薄膜外的冒牌血狼肯定會被利奧拉貫穿身體,就是這點讓利奧拉猶豫了,而利奧拉的一個猶豫,冒牌血狼已經喊出:「快,快用迷夢天堂。」

另外五個人馬上念起了咒文,夢幻縹緲的咒文讓魔法陣中間的利奧拉的眼皮越來越重,身體也漸漸不聽使喚,但是利奧拉用強悍的殺手意志,硬衝向魔法陣中沒人駐守的方向,一個衝撞,薄膜居然強烈震盪,更出現一道裂縫,雖然馬上被魔力補回去,維持魔法陣的六個人都大驚失色,冒牌血狼更是驚喊:「用雷電打他!」

「會打死他的!」其中一人躊躇著。

利奧拉在原地,瞬間揮出無數刀,在魔力來不及補充之下,薄膜上的裂縫也越來越大,這下六人再也不猶豫,三道雷電往利奧拉轟去,但是出乎這六人意料之外,利奧拉只是輕移身體,碎銀仍舊不斷在破壞薄膜。

冒牌血狼發著抖,再也沒猶豫,也沒時間叫別人出手,他口中喊著長串咒語:「火之魔法元素,聽我所令……火焰爆彈!」

利奧拉感受到背後一股熱浪襲來,回頭一看,一顆火球正急速縮小,最後爆開,整個薄膜都是爆炸範圍,讓利奧拉根本無處可躲,只能以背脊擋住這次攻擊。

六人緊張的看著薄膜內的爆炸,要是這人死去的話,他們的麻煩就大了,等到爆炸的濃煙漸漸散去,冒牌血狼驚喊:「他、他還清醒著。」

沒錯,利奧拉的銀色眼睛正冷冷的看著他們,他一個猛力衝撞,竟把薄膜打穿了一個人頭大的破洞,而最靠近那個破洞的冒牌血狼也被碎銀刺中了肩頭,他哀嚎一聲,馬上喊道:「快打,不然我們都要死在這裡了。」

眾人想都沒想,把所有自己最得意的攻擊魔法全都打進薄膜內,一時之間,利奧拉的身影被五光十色的魔法淹沒,恐怖的雷電肆虐,巨大的石塊狠狠砸下,許多看不見的風刃……

「完了,他死定了。」冒牌血狼按住自己血流不止的肩頭,同時哀嚎著,他沒想到其他人居然全部出手,而且全都是最強的魔法。

在這些魔法肆虐之下,連薄膜都撐不住,碎裂成一塊塊,而原地也變成一塊慘不忍睹的大洞,而煙霧漸漸散去,冒牌血狼的心底突然警鐘響個沒完,但是他又暗想著不可能,就算那傢伙還活著,也不可能有行動力……

冒牌血狼的瞳孔突然映出一雙冷酷無情的銀眸,一道銀光閃過,冒牌血狼的胸口噴出一條血線,而銀眸無情的殺手還不滿足,瞬間出現在下一個目標面前,讓這人嚇得肝膽俱裂,還沒感覺到痛時,自己的肚子上已經開了個洞。

殺人又找上了另一個目標,手中的碎銀正要削斷此人的雙手時,卻突然停住了,因為無數的藤蔓正緊緊地纏住殺手,讓他動彈不得,而嚇得差點尿出來的法師,爆出最大的勇氣:「緊!」

強韌的藤蔓瞬間勒緊了殺手,幾聲骨爆聲後,全身沒有一處完好的殺手終於口中噴出血泉,失去意識倒下來。

使用藤蔓的法師連接近都不敢,趕緊又纏上十幾條最強韌的藤蔓,才敢鬆一口氣,但是,他還是不敢上前確認殺手的生死。

全身噴血的冒牌血狼在其中一個同伴的治療之下,才虛弱的開口說:「三個A級和兩個B級魔法師來抓一個人,還是用欺騙的手法,居然還重傷了兩個……怪不得啊,祕羅大人會這麼重視他。」

當利奧拉再度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被懸空吊著,厚厚的一層鐵鍊把利奧拉的全身都纏住,但關住他的除了鐵鍊,還有鐵籠,雖然利奧拉極為虛弱,但是還是感覺的出來,鐵籠上有不尋常的能量,絕對不能碰觸。

利奧拉連檢查都不用,就知道身體的狀況很慘,強烈椎心的痛楚一陣陣從身上傳來。

上篇:02-7:史上最強的學生宿舍     下篇:第三集 學院排名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