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3-1:師徒相見  
   
03-1:師徒相見

「術士院的學生找我?」白天甚覺奇怪,他和術士院一向沒有交集,怎麼會有術士院的學生來找他呢?

「是啊,白天,不知道他們為了什麼找你,快點去把他們打發掉。」通知白天的學生臉上充滿著不屑,似乎對白天和術士院牽扯上關係非常的不滿。

白天點點頭,懷著問題前往騎士院的大廳,沿途看到不少臉上帶著不滿的騎士院學生,而且這些學生清一色都是從大廳的方向來的,之前巴巴理斯帶領術士院大鬧騎士院的事情恐怕讓騎士院對術士院的厭惡更上層樓,眾騎士光是和術士院待在同個大廳都覺得是莫大的恥辱。

懷著疑問的白天一踏入大廳,空盪盪的大廳裡,只有三個愁眉苦臉,臉上充滿哀悽的術士院學生,其中的女學生臉上甚至早就掛滿淚珠,還不斷的擦掉眼淚,白天微微瞪大了眼,完全不明白眼前到底是什麼情況。

這三名學生想當然,就是凱司、清清和梅南等人,其中凱司不斷的捏起清清手背的皮,痛得清清的眼淚掉個沒停,而梅南的腳板也被凱司踩得差點變形,可憐的梅南又不能大叫,只能不斷搖頭,臉上露出強忍痛苦的表情。

「白天騎士大人,我們終於等到你了。」凱司雙手大張喊著,還硬是要撲進白天的懷中,嚇得白天連退好幾步,堪堪躲過凱司的魔爪。

「你們找我有什麼事情嗎?」白天又退了好幾步,看凱司沒有繼續逼近,才敢停下來問。

凱司露出了悲痛難耐的表情,一邊啜泣一邊說:「白天騎士大人,其實我們是為了光明騎士大人唯一的愛徒,銀假面,而來找您的。」

原本對於凱司的「白天騎士大人」稱呼而有點尷尬的白天,一聽到銀假面三個字,便急急的問:「銀假面找我?有什麼事情嗎?要再決鬥一次嗎?」說到決鬥,白天的眼神越來越亮,簡直是迫不及待想拔劍似的。

凱司用手遮住臉,假啜泣兩聲實暗笑兩聲,然後哀嚎出聲:「銀假面大人恐怕再也沒辦法和您決鬥了呀!」

「為什麼?他不願意再和我決鬥了?」白天的臉色大變。

「不是的,銀假面大人也很想再和你切磋,但是卻被光明騎士大人派去懲奸除惡了。」凱司搖頭嘆氣著。

「喔。」放下一顆心的白天呆呆的說:「懲奸除惡很好啊,我可以等他回來再決鬥。」

大魚上勾了,凱司在心底狂笑,臉上卻是一臉「死了老爸而且遺產還被捐給博物館」的表情,哀嚎的聲音媲美五子哭墓:「就怕銀假面騎士大人再也回不來了。」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白天大大震驚。

「我們接到消息,銀假面大人不小心中了敵人的奸計,現在被抓住了,而且命在旦夕啊!可是我們卻束手無策,連銀假面大人被關在哪裡都不知道啊!」凱司歇斯底里的喊完,然後又掩面「哭泣」,還一邊從指縫偷看白天的反應。

白天一聽到這個訊息,既震驚又擔憂,隨後開始思索起來,最後對凱司三人說道:「你們跟我來。」

然後白天頭也不回的就往外走,著急的連走路的速度都變得飛快。

凱司得意洋洋的看了瞠目結舌的清清和一臉難以置信的梅南一眼,然後邊搖頭邊低聲說:「唉,怎麼這麼簡單就騙到了,害我覺得一點挑戰性都沒有。」

走開十來步的白天著急的喊:「你們快點過來,銀假面的情況很危急,不能再等了。」

凱司一邊暗笑著,一邊應和著跟上去。

「跟你們解釋一下,龍和龍之間有種能夠感應彼此的存在的能力,連帶的,龍騎士之間也可以互相感應,只是沒有龍與龍之間的反應來得強,所以我應該可以感應到銀假面的所在,如果銀假面有把他的龍帶在身邊,那就更好了。」白天一邊說著,一邊走到最近的操場上,雙手在空中畫了個魔法陣,發著閃光的魔法陣瞬間擴散出去,然後一頭閃著火焰光輝的火龍就從魔法陣長嘯著出現。

這點我們都知道,不然幹嘛來找你啊……凱司三人心中暗想。

白天輕摸著自己最信任的夥伴,一邊說著:「烈焰,上次和我們決鬥的騎士陷入危險之中,我需要你找出他的所在,可以嗎?」

火龍輕點著頭,然後閉上了眼睛專心的搜尋,白天和凱司三人都眼巴巴的看著火龍,而火龍一會兒抬頭,一會兒從鼻孔噴出許多熱息,彷彿十分憤怒似的,最後火龍睜開眼睛,然後把額頭貼到白天的額上。

火龍把腦中看到的景象傳到白天的腦海中,白天看到情況後馬上倒吸了一口氣,換他的臉上充滿憤怒和憂心,他馬上轉頭看向凱司三人:「銀假面的處境非常糟糕,我要馬上去救他,你們……」白天猶疑的看著凱司三人,覺得這三人的戰力似乎有待商榷。

「我們要去救銀假面!」清清絲毫不猶豫的回答,而凱司和梅南也露出堅決的表情。

「好吧,那我們走……」白天話說到一半,卻被一個聲音打斷。

「你們說銀假面怎麼了?」藍瑟琪臉色慘白的站在操場邊緣,在大廳中聽到銀假面的名字,藍瑟琪就急急跟了上來,誰知道居然聽到了銀假面的噩耗,現在藍瑟琪的腦海中一直回盪著白天的話,銀假面的處境非常糟糕……

「藍瑟琪騎士?」白天略為吃驚後,老實以告:「銀假面因為執行光明騎士的任務,失手被擒,現在正渾身浴血,被重重的鐵鍊捆住還被關在籠子裡。」

「什麼?」聽到這個消息,藍瑟琪感到一陣暈眩,而凱司三人也露出吃驚的表情,他們完全沒有想到利奧拉的情況會這麼糟糕。

「我看到的情況真的很糟糕,不能再拖了,我們要馬上出發去救援。」白天臉色嚴肅。

「我也要去!」藍瑟琪和凱司三人都異口同聲的說。

白天點點頭,俐落的跳上烈焰的背後,對四人說:「上來吧,我們直接去救銀假面。」

藍瑟琪腳步輕點,飛身上了龍背,而凱司三人則七手八腳的爬上龍背,三個人的表情都非常懷疑又驚恐,三人都有過非常不好的騎龍經驗,當然,給他們不好的經驗就是三人身邊唯一的龍,寶利龍。

沒等三人稍微適應一下,白天已經讓火龍振翅高飛,而且著急的白天不斷的催促著火龍飛得更快些,只有怕得要死的凱司三人拼命摟住前方的人,梅南死命抓住凱司,凱司緊摟住清清的細腰,而清清已經快把白天的脖子勒斷了,唯有藍瑟琪坐在白天的身旁,還不停的喊著快點快點。

白天只能邊催促著火龍飛快點,邊扯開清清的手臂,然後趁機換口氣,以免自己出師未捷身先死。


既然時間已經快到了,一向不怎麼思考的利奧拉也不得不開始想,自己到底是要就此完結一生,還是要加入祕羅的陣營,但是利奧拉卻發覺前者好像比後者來得吸引人,利奧拉不禁嘆口氣,又壞習慣的無法自己決定,卻問:「寶利龍,你希望我加入你爸爸那邊嗎?」

寶利龍只是啜泣著:「清清在哪裡?寶利龍好想吃肉肉。」

利奧拉沉默下來,一時大意讓寶利龍挨餓三天這事一直讓利奧拉自責不已,這個時候,門後傳來腳步聲,一把長長的白鬍子也從大門露出來,然後是白鬍子老頭那張讓人很想打掉他門牙的諂媚笑臉。

「小主人的主人,請問您做好決定了嗎?」白鬍子老頭謙卑恭敬的問。

利奧拉仍舊保持沉默再沉默,心中一股厭世感油然而生,最後利奧拉只是淡淡的說:「要殺就殺,記得叫祕羅給寶利龍找個好主人。」

白鬍子老頭大概也沒想到利奧拉居然給出這種答案,連忙急急的說:「等一下,您不再考慮一下嗎?再考慮一下吧?不急,我們不急的,再給您三天想想吧?」

「不考慮,你動手吧。」利奧拉冷冷的回應,再餓三天,說不定寶利龍會開始吃他唯一碰得到的食物─寶利龍的新爸爸,很不幸,就是利奧拉自己。

「爸爸!」寶利龍馬上掙紮起來,拼命喊著:「不要!寶利龍不要新爸爸!白毛不准殺爸爸,寶利龍要吃掉你喔!」

聽到這一人一龍截然相反的回應,白鬍子老頭的臉色猛然刷白,邊發著抖邊說:「小主人的主人,你再多考慮一下吧,我求求你啊,我還要跟著祕羅大人征服世界,不能在這裡被小主人吃掉啊。」

「不考慮!殺吧。」利奧拉三度冷冷的回答。

「不准殺,寶利龍會吃掉你喔!」寶利龍發出陣陣龍低吼,威脅性十足。

被雙方逼迫的白鬍子老頭,他埋在鬍子中的紅嘴唇一抖,然後發出嗚嗚的哭聲衝出門外:「嗚嗚嗚,你們都逼我,不來了啦,人家不玩了啦。」

利奧拉無語的看著白鬍子老頭哭著衝出門外,而懷中的寶利龍發出無辜的低泣:「爸爸,寶利龍餓了。」

「嗯,我們出去。」利奧拉眼神閃過一絲精光,經過三天的休養,利奧拉早已利用真氣把傷勢治療好,就剩一些皮肉傷,雖然外表看起來還是慘不忍睹。

原本想騙老頭打開鐵籠,可惜那老頭卻不肯殺自己,利奧拉有些可惜,看來他只能和這只有不明能力的鐵籠硬碰硬了,利奧拉真氣一緊,全身肌肉全部緊縮,頓時利奧拉整個人好像縮小了一號,原本捆得緊緊的鐵鍊也鬆鬆的掛在利奧拉身上。

利奧拉身型一溜,滑出了層層綑綁的鐵鍊,但是他仍輕巧地攀爬在鍊子上,同時仔細端詳著鐵籠上附著的能量,利奧拉直覺的想抽出靴子裡的碎銀,但是靴子中卻空無一物,利奧拉也不意外,只是改抓起鐵鍊,然後往鐵籠一拋,鐵鍊和鐵籠相撞的瞬間,一股奇怪的青煙冒起。

利奧拉將鐵鍊拉回,發覺鐵鍊被溶化了一角,利奧拉拉起更多鐵鍊,然後迴旋轉著鍊子,最後用力往鐵籠一擲,籠子凹陷了一角,利奧拉又一個重腳往鐵籠踹去,因為有鐵鍊隔著,利奧拉的腳並沒有冒起青煙,而鐵籠也被利奧拉踩斷一根鐵欄杆,利奧拉再一個側身滑下,完美的從鐵籠裡脫身。

「爸爸有飯可以吃了嗎?」雖然沒有鐵鍊了,但寶利龍還是緊趴在爸爸胸前,小腦袋可憐兮兮的抬頭問利奧拉。

「等等。」利奧拉打定主意要解決這件事,否則恐怕自己會永無寧日,更何況他的碎銀還在那些術士手中,利奧拉說什麼也不能一走了之。

利奧拉如同貓一般無聲無息的在走廊前進,尋找白鬍子老頭等人的去向,而幾個聽起來正在大聲辯論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利奧拉毫不費力的找到聲音的來源,走廊上的一個半掩著門的房間正透出光線,利奧拉的身影像似滑行的到門後,一隻眼睛從門後觀察。

「怎麼辦啊?小主人的主人不肯加入祕羅大人的陣營。」白鬍子老頭無奈的問其餘的術士,全都是三天前縛住利奧拉的術士們。

「殺了他。」其中一個比較年輕的術士冷冷的說。

「但是祕羅大人說盡量邀他入營,他的確是個實力高強的人,對祕羅大人很有用處。」另外一個年紀看起來和白鬍子差不多的老術士卻抱著不同的觀點。

「但是他又不肯加入!還是殺了他,然後把小主人帶回去。」年輕術士激烈的反應。

白鬍子愁眉苦臉的道:「小主人說要吃了殺利奧拉的人,你們哪個人要自告奮勇去殺利奧拉的?」

這話一出,連年輕術士都訕訕然的坐下,眾術士都愁眉苦臉,其中有人喃喃抱怨:「可是我們不可能帶著那麼大的鐵籠回到基地,尤其巴巴理斯和黑暗騎士已經發現利奧拉失蹤的事情,我看再過不久,他們一定會發現這個落腳處,畢竟這裡離阿卡蘭學院不遠。」

殺也不是,不殺也不是,眾術士的可憐處境連門外的利奧拉都為他們搖頭,不過利奧拉搖頭的原因是,祕羅怎麼會派這麼一群蠢蛋來對付他,更讓利奧拉自我厭惡的是,他居然會被這樣一群人抓住,幾乎稱得上是奇恥大辱。

「爸爸,寶利龍可以吃他們嗎?」寶利龍看著房間內的眾人,好像看到好多塊肉躺在眼前,讓寶利龍不停吞嚥著口水。

這威脅性的一句話像是炸彈般轟炸了房間裡的人,每個術士都火燒屁股的從椅子上跳起來,抓起自己的魔杖一致比向門口,可惜術士的動作再快,也快不過第一殺手,利奧拉早在寶利龍出聲的時候,就滑進了房間,鬼魅般的身影瞬間出現在眾人的背後,眾人只覺得頸子後一麻,然後一雙冷冷的銀色眼眸就出現在白鬍子的眼前,一隻體溫低於常人的手(因為三天沒進食啊!)也捏住了白鬍子的咽喉。

「小主人…的主人,您、您是怎麼逃出來的?」

在白鬍子老頭問出這句話時,利奧拉背後的眾術士們全都在同一時間倒下,白鬍子終於明白自己F對不可能在利奧拉讓他倒下前,用出半個咒語,白鬍子老頭只能全身發抖的把性命交到利奧拉手上。

「你太低估我了。」利奧拉平靜的敘述。

白鬍子老頭苦笑:「我想也是,現在你要殺光我們嗎?」

利奧拉冷冷的回應:「不打算,我要你回去告訴祕羅,只要他不要再來煩我,我就不會加入龍皇那方,如果他還是繼續打擾我的生活,我就直接和血狼回龍之大陸。」

「知道了。」白鬍子老頭還是苦笑著,沒完成任務的懲罰可是很重的,不過能夠撿回一條命已經讓白鬍子老頭對上天心存感激了。

「我的武器?」利奧拉冷冷的問。

白鬍子老頭慢慢從長袍裡抽出碎銀,然後遞給利奧拉,利奧拉接過碎銀後,也把手從白鬍子老頭的咽喉上移開,然後轉身喊了寶利龍:「寶利龍,那個不可以吃,我們去吃火鍋。」

寶利龍張開嘴,有點不甘願的放下已經啃得鮮血淋漓的年輕術士的手,應了聲好後,又爬回爸爸的背上,高興的喊著火鍋火鍋,利奧拉簡潔扼要的對老頭說:「現在,滾!」

白鬍子老頭被利奧拉的冰冷語氣嚇到,馬上拿起魔杖讓昏迷的眾人飄浮起來,然後一股腦兒丟進旁邊貼著垃圾回收四個大字的小門裡,利奧拉微微揚起眉毛,白鬍子才連忙說道:「這是偽裝的逃生小門啦,那小主人的主人,後會有期……」

利奧拉又丟了一個低溫眼,白鬍子老頭馬上改口:「不不,是後會無期,永別了。」說完,白鬍子也跟著跳進了垃圾回收,還傳來「哎呀我的頭」等話。

總算解決所有事情,利奧拉轉個身就打算離開這個莫名其妙的地方和這個莫名其妙的「皇子」事件。

一個細微的武器破空聲被利奧拉捕捉到,利奧拉只是身形一移,就躲過了一把致命的飛刀,但是隨之而來的竟是十來把飛刀,利奧拉的心頭一驚,這些飛刀的軌跡看起來是這麼的熟悉……

利奧拉一個踢腿,掃掉了十來隻的飛刀,擲飛刀的人似乎不懂得汲取教訓,飛刀還是像雪花般飛來,利奧拉也毫無意外地,把所有的飛刀一一打落或躲過,身體輕盈的彷彿在舞蹈。

「好久不見了,老師,您的身手還是這麼迷人吶,簡直讓人百看不厭。」亞希亞從陰影處走出來,同時間脫掉身上厚重的黑斗篷,露出底下迷人的身段,火紅的緊身衣和迷你熱褲,亞希亞甩了甩一頭火紅的捲髮,一雙綠眸媚眼直盯著利奧拉。

「果然是你,亞希亞。」利奧拉輕聲說道,心裡萬分疑惑失蹤了這麼久的亞希亞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此處,而且他剛才居然沒有發現亞希亞,短短的一個月能讓亞希亞的隱匿能力利害到連他都無法發現?

「唷,老師啊,一個多月不見,您似乎變得比較愛說話了呢。」亞希亞性感地抿嘴笑著,白皙的修長美腿踩著高跟鞋,一步步靠近利奧拉。

「你為什麼在這裡?」利奧拉不動聲色的後退數步,師徒相見或許應該是個感人場面,但是當你自己是個殺手的時候,最好還是不要太過接近自己的徒弟。

看見利奧拉警戒後退的模樣,亞希亞停下腳步,一張美目流露出不滿,語氣也衝得很:「那還用說,當然是來打敗你的。」

「我不是這個世界的第一殺手,你打敗我也無法當上第一殺手。」利奧拉直接的評估。

亞希亞的臉沉了下來,一張艷容上充滿陰霾,語氣也冷如寒冰:「誰稀罕第一殺手,現在只要搞定你,我可就是位公主了。」說完,亞希亞又變回慵懶性感的氣質:「老師您的身價真是節節高升呢,讓學生我也受惠不少唷。」

「亞希亞,你不想回去原來的世界?」利奧拉深感疑惑,他不回去倒是大可以理解,利奧拉一點都不想再嚐被主上追殺的日子,但是亞希亞是主上的女兒,在那個世界可以說是呼風喚雨,她難道不想回去?

「回去?」亞希亞的臉色一暗,眼神閃過一絲哀愁,但馬上又陰狠的說:「至少要把老師您殺了,我才會回去。」

利奧拉卻根本不當回事,要殺他這句話,亞希亞至少說過上萬遍,從她當上他的徒弟後,平均一天說十遍,而且每天暗殺他一遍,禮拜一到禮拜日,每天都換不同的暗殺法,利奧拉深深懷疑說不定自己的警戒心這麼高,還得感謝亞希亞勤勞的暗殺。

「你有地方去?」利奧拉問了一句。

亞希亞陰狠的臉色變得有些不安:「有啦。」

利奧拉點點頭後,然後毫不戀棧的轉身離開,絲毫不管亞希亞在背後喊站住等等的威脅話語。

每次都這樣!亞希亞咬住鮮紅的下唇,兩手緊緊的握拳,怨忿的表情一覽無遺,亞希亞把雙手伸進短裙裡,掏出兩把銀色槍械,兩個槍口正對著利奧拉。

「站住!」亞希亞冷冷的說。

利奧拉停下腳步,連回頭都沒有,只是問了一句:「有事?」

「我問您,您到底要加入哪一方?」亞希亞舉著槍口,威脅性十足的問。

利奧拉直接了當的說:「兩方都不加入。」

「既然如此,就麻煩您去死吧!」亞希亞雙手持著槍械,槍口已經發出閃亮的光芒,利奧拉對於這種光芒十分熟悉,每次凱司開槍前,槍口也都是這種光芒。

利奧拉才剛要開口警告自己的女徒弟不要亂來,一個熟悉無比的聲音就大吼大叫著:「銀假面,銀假面我們來救你啦,我們找來幫手白天和藍瑟琪來救你啦!」

「凱司怎麼找到我的?」利奧拉的嘴角微微抽續著,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感動凱司等人來救他,還是要怨嘆他們的雞婆,不過利奧拉沒什麼怨嘆的機會,他只能瞬間脫掉鐵灰色長袍,然後戴上銀面具。

亞希亞露出好奇的表情,她從未見過利奧拉穿上黑、灰色以外的衣服,更別提是這樣白色繡銀紋的服裝(雖然現在看起來像是紅色的),還有奇特的銀色面具:「老師,您在做什麼?」

「銀假面你在哪裡啊?」凱司裝模作樣的大呼小叫又傳來,利奧拉早就明白凱司為什麼要這麼努力喊銀假面三個字,凱司恐怕是怕利奧拉的真面目被騎士院的白天和藍瑟琪知道,所以努力地喊銀假面,希望利奧拉會提早聽到,來得及「變身」。

「你待在裡面別動。」利奧拉對徒弟下達指令,而亞希亞還真的放下槍,待在原地不動。

利奧拉原本要出去告訴他們自己已經逃脫,但是低頭一看,寶利龍還在自己懷裡,利奧拉的臉色一變,馬上對寶利龍說:「寶利龍快點變成龍。」

寶利龍睜著大大的粉紅色眼睛:「大隻的龍還是小隻的龍?」

「小的。」利奧拉可不想讓寶利龍一頭撞上天花板,然後哭著想撲進他懷裡,被一頭十公尺高的龍撲,可不會是件太愉快的事情。

寶利龍聽話的開始變身,一轉眼,原本可愛的小孩已經變成一頭白色高貴的小龍,利奧拉讓寶利龍跟在自己腳邊,然後打開門,做出騎士們特有的姿態,下巴微抬,背脊挺直,既優雅又略帶著高傲的動作。

利奧拉沿著走廊走向聲音的來源,才剛轉過一個轉角,利奧拉就和六個「來救援」的人撞上,對面的六個人一看到利奧拉,全露出愣愣的表情。

「你…」凱司瞇起眼睛:「不是渾身浴血……好吧,你身上的血是不少,不過你不是被重重鐵鍊捆住,然後還被關在鐵籠裡,而且快掛點了嗎?」

不知道凱司是怎麼知道他的處境的?懷著疑問的利奧拉卻仍舊冷靜的說:「我脫困了。」

「銀假面,你、你現在覺得怎麼樣?」藍瑟琪一聽到凱司的話,才頓時發現利奧拉身上的白色騎士服看起來幾乎是紅色的,藍瑟琪的心頭猛然揪痛,連忙問銀假面的傷勢如何。

「我覺得…」利奧拉露出沉重的表情。

眾人都露出擔憂的神情。

「非常餓。」利奧拉嚴肅的道出他此刻的感受。

眾人倒……凱司用白眼死命瞪著利奧拉,然後大吼:「誰管你餓不餓啊?我們是問你的傷勢啦!」

利奧拉彷彿這時才知道自己受了傷,還流了一缸血似的,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血衣後冷靜的說:「我沒事。」

凱司難以置信的搖著頭:「你一定是蚯蚓的親戚,切成八段都不會死,下次寶……你那頭龍要是餓了,乾脆切你自己身上的肉來喂好了,反正你會自己再長出肉來嘛,這樣多省錢啊。」

見識過利奧拉和祕羅打鬥後傷勢有多重的清清和梅南,都對凱司的話心有戚戚焉,心底暗想這個人是不是傷到剩一把骨頭,還是可以冷靜的說我沒事。但是白天和藍瑟琪可不這麼想,在他們眼裡,穿著血衣又一臉憔悴(其實是因為餓了三天)的銀假面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沒事。

「銀假面,你真的沒事嗎?」藍瑟琪擔憂的摸上銀假面衣服胸前那道足足有三十公分長的裂痕,雖然已不再流血,但傷口仍然是相當猙獰,然後藍瑟琪又摸上銀假面肩頭上的傷,瀏覽著眾多傷痕,藍瑟琪的心頭彷彿被重擊了好幾下,一向倔強的她居然覺得眼框濕濕的。

「利奧拉這傢伙還真艷福不淺。」凱司搖著頭,他是不怎麼想管利奧拉的艷遇,不過根據他和利奧拉相處的這幾個月看來,這「艷福」很可能會變成「厭福」,凱司只希望這次的麻煩事千千萬萬不要又扯到他身上了,利奧拉再加上自己,那肯定只有把麻煩事變成世界大事一條路。

「他們看起來好相配喔,騎士配上公主是最最合適的了,就好像童話故事那樣。」清清忍不住沉醉在騎士和公主的故事裡,通常這個時候都要有個壞女人出現,然後……

「把你的髒手拿開!」兩把銀色閃亮的槍架在利奧拉的肩頭上,槍口正對著藍瑟琪。

同時間,白天閃著致命銀光的劍也架上了亞希亞的纖長頸子,白天嚴重的警告:「放下槍。」

目前情況如下:藍瑟琪的手輕輕放在利奧拉的胸膛上,亞西亞站在利奧拉背後,兩把槍還架在利奧拉肩上,然後槍口指著藍瑟琪,白天則是站在藍瑟琪身後,一把長劍從藍瑟琪身旁一路越過利奧拉的手臂旁,然後架在亞希亞的脖子旁,至於旁邊的三名小人物目前離事發現場有五公尺之遠,梅南架起了N層保護罩,清清興奮的看著童話故事的發展,凱司則拿著爆米花在看熱鬧。

喔,對了,還有餓到想吃人的寶利龍正猛撞著保護罩,還流著口水看凱司手中的爆米花……或者是看凱司的手也不一定。

「把你的髒手從我老師身上拿開!」亞希亞彷彿不知道自己脖子上有把劍似的,只是死命瞪著藍瑟琪既美麗又熟悉的臉龐。

「把槍口從公主身上移開!」白天也怒吼著。

「她是誰?」藍瑟琪的口氣有些不滿,她直覺的不喜歡眼前這個美艷的美女,當然手也不肯從利奧拉的胸膛移開。

對於這種亂七八糟的情況,利奧拉無言的看向凱司,眼中帶著點求救的味道,可惜凱司只是露出幸災樂禍的欠扁表情,然後繼續吃著手裡的爆米花;清清露出了看童話故事的陶醉眼神;大概只有梅南對於夾在兩個女人中間的感受良多,可惜,他可幫不上半點忙。

得不到凱司的救援,利奧拉只好自力救助,一個閃身就從夾心餅乾中脫困,少了利奧拉「居中」隔開,兩個女人直接的面對面,兩道眼神相觸時,幾乎要砰發出高壓電來。

什麼嘛!穿這種騎士褲裝,簡直一點女人味都沒有,而且那張臉簡直和之前的安瑟一模一樣,難怪老師被她迷得神魂顛倒……亞希亞一臉忿憤的盯著藍瑟琪美麗的奶白色長髮,眼神裡忍不住流露出忌妒。

火紅的捲髮,還有塗得像玫瑰一樣艷麗的嘴唇,還穿著緊身衣和那麼短的裙子……銀假面不會喜歡那種女孩吧!藍瑟琪忍住不去評論亞希亞美麗的長腿。

「亞希亞,放下槍。」利奧拉斥責。

聽到利奧拉的命令,亞希亞心不甘情不願的放下雙槍,還老大不高興的說:「老師,您就這樣讓這個女人亂摸您啊!」

「我是在關心銀假面的傷勢。」藍瑟琪脹紅了臉,突然發現自己剛才的舉動有多不淑女,但是藍瑟期就是不想在對面那個女人面前示弱,只好硬是這樣說道。

「關心傷勢,哼!」亞希亞不屑的哼了一聲,又若無其事的捕上一句:「明明就是在吃老師的豆腐,不要臉的色女。」

「你說什麼!」藍瑟琪氣得拔出劍來,怒斥道:「不許你汙辱我。」

「唷唷,說中了就惱羞成怒呀?」亞希亞故做姿態的諷刺。

「你…」藍瑟琪氣得咬牙切齒,連決鬥的規則都忘得一乾二淨,憤怒的拔出手中的長劍,就朝亞希亞刺去,以氣死人為嗜好的亞希亞當然也早有準備,雙槍交叉擋住了長劍,一條長腿也趁機偷襲,藍瑟琪堪堪閃過這擊踢腿,怒氣更盛,兩個女人馬上揮劍舞槍的鬥在一起。

雖然美女相鬥的場景美不勝收,不過這景象可讓旁邊的兩個男人傷透腦筋,白天收起劍,皺著眉說:「既然是藍瑟琪公主先出手了,那就算決鬥了,我不該插手。」

「喂,銀假面,你說是你徒弟會贏呢?還是公主略勝一籌?」凱司興奮得不得了,還順便問了旁邊的梅南要不要下注賭一把,不過梅南可是為兩名美女拼命捏冷汗,就怕兩名美女的臉蛋兒會劃破那麼一點,破壞了美感,他著急的連保護罩都忘記維持了,哪有興趣跟凱司賭誰會贏。

「凱司,你要用什麼東西賭?」清清頗覺得奇怪,她記得凱司可是兩袖清風,貧窮的程度謹次於什麼都沒有的異世界人口利奧拉。

凱司認真的想了想:「那我拿利奧拉當賭注好了,他現在可值錢了。」

「利奧拉大哥是賭注?清清跟你賭了!」清清的大眼鏡閃過一絲光芒,開始認真觀察起兩個美女相鬥的場景,思考誰的勝算比較大。

梅南忍不住分了一絲心來勸告賭性堅強的兩個人:「不是我要說,不過你們當著『銀假面』的面前說要拿『利奧拉』來賭,這…不太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啊?就算我把他輸給了清清,搞不好他還會很高興脫離了我的魔掌呢!」凱司沒好氣的回答梅南。

你還真有自知之明!利奧拉邊觀察兩個女人的戰爭,邊在心底回答凱司。

「這場決鬥相當精采,藍瑟琪公主果然不負盛名,武功已經達到藍紋的境界,而對面那女子也不容小覷,身手俐落迅速,真是場值得喝采的騎士決鬥。」白天邊看邊研究著雙方的武功,還發出讚嘆之聲。

凱司三人愣愣聽白天的評論,再轉頭看向兩女,凱司直接命中核心的說:「如果兩個女人爭風吃醋到鬥毆的情況也叫騎士決鬥的話,那我和寶利龍打枕頭戰大概可以叫做勇者鬥惡龍了。」

「而且我們可不可以不要管那兩個女的,直接去吃飯啊?」凱司食指比著寶利龍:「你看看,這條龍連我裝爆米花的塑膠袋都吃掉了,再不去吃飯,我怕我們真的就要鬥『餓龍』了。」

上篇:第三集 學院排名賽     下篇:03-2:六大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