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3-2:六大禁忌  
   
03-2:六大禁忌

桌上猛吃東西的「人」有兩個,不不,只有一個,就是凱司,另一個則是條白龍,而同樣餓得要命的銀假面還是秉持著一貫的細嚼慢嚥,白天吃東西則比較豪爽,兼顧騎士的豪邁與優雅,清清在隨便吃了兩口後,就把所有食物拿去喂寶利龍,至於梅南則是諂媚的笑得嘴角差點抽筋,拼命在兩名美女中間協調氣氛。

「藍瑟琪公主,你快吃點東西吧,你剛剛活動量那麼大,一定餓了吧?」梅南邊說邊端了盤沙拉到藍瑟琪面前,

梅南回過頭來又拿了個冷盤給亞希亞:「這位不知名的美女,你也趕快吃點東西吧,千萬不要餓壞了。」

亞希亞臉色一變,猛拍了一下桌子,怒叱:「你為什麼先拿東西給她吃,你是看不起我,覺得我比她的身分低嗎?」

「沒有,我F對不是那個意思。」梅南嚇得趕緊道歉。

「那你是說,我跟這個來歷不明的女人是同等身分囉?」藍瑟琪冷冰冰的說。

「不不不!我也沒有那個意思……」梅南又回頭朝藍瑟琪連聲說不。

「你看不起我?」亞希亞怒氣衝天的吼。

「不敢,我不敢啊!」梅南再度哀嚎著。

「亞希亞!」眼見梅南已經騎虎難下,終於想起自己還算是梅南的夥伴的利奧拉,語氣嚴峻的輕喊了聲。

一聽到老師的斥責,亞希亞悶著氣坐下,拉過冷盤就賭氣似的把叉子用力往肉塊刺下去,然後一邊猛盯著藍瑟琪,一邊把肉送到嘴裡咀嚼,她得意洋洋的模樣彷彿嘴裡的那塊肉就是藍瑟琪似的。

藍瑟琪的臉如同寒冰般,對於亞希亞挑釁的動作不屑一顧,反倒有別於亞希亞,藍瑟琪高貴而優雅地小口小口的吃著食物。

「銀假面,我們不先去療傷中心治療你的傷口,反而先來吃飯,真的不要緊嗎?」白天放下刀叉,還是不放心的看著銀假面身上的傷勢。

「不要緊,我的傷已經治好大半,只剩一些小傷。」利奧拉直接回答道。

白天略想了想,也明白了:「看來銀假面你果然不愧是光明騎士蘭斯洛特之徒,光明系騎士特有的治療魔法學得這麼好,連這麼嚴重的傷都能治好。」

一旁的凱司喃喃念著:「這個傢伙愧為蘭斯洛特之徒可愧大了,整天殺手手則念個沒完,連魔法元素都感受不到,幸好已經學會招換龍,不然真不知道他拿什麼東西去當偽‧龍騎士。」

「什麼?」白天皺眉,沒聽清楚凱司細如蚊蠅的聲音。

「沒事,我在做飯前祈禱。」凱司不動聲色的說,一點也不覺得吃飯吃到盤子空了十幾盤才來做「飯前」祈禱是件很奇怪的事。

白天雖略覺奇怪,但由於對於術士的不理解,他也就自動解讀成,術士都是飯中才做飯前祈禱的。

平靜的吃飯才吃了那麼一會兒,藍瑟琪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銀假面,d什麼這個女人一直叫你老師,她和你到底是什麼關係?」

師徒關係哞……都叫「老師」了。凱司三人在心底回應,但是避免陷入梅南方才兩面不是人的處境,三個人都把臉埋進碗裡,只是耳朵豎得可直了。

「她是我的徒弟。」利奧拉簡單的回答,同時皺眉看到寶利龍吃的滿地都是食物,有些不滿的用心靈感應斥責寶利龍的吃相,寶利龍露出委屈的神態,乖乖的小口撕咬盤子裡的肉塊。

「徒弟?」藍瑟琪有些放心卻又有些擔憂,她連緊又問:「那、那你今年幾歲呢?」該不會很老很老了吧?藍瑟琪忍不住一再看銀假面的面具,能夠當上銀紋騎士,那至少也該有個四五十歲了,但是藍瑟琪卻怎麼看都覺得利奧拉應該不超過三十歲才對。

「25歲。」利奧拉又是一句簡單的事實。

「25?怎麼可能!」藍瑟琪和白天都嚇了一大跳,25歲就踏入銀紋的行列,這簡直是不可思議,藍瑟琪在20歲初踏進藍紋,而白天在25歲鬥氣邊緣能夠發出淡淡銀光,這已經被眾人稱做天才中的天才了,若是利奧拉真的在25歲成為銀紋騎士,那就是騎士史上最年輕的銀紋騎士。

「有什麼好驚訝的,老師本來就是25歲了。」亞希亞嘲諷著,心裡同時d有利奧拉這樣的超級天才當自己的老師而驕傲,但另一方面卻有忍不住妒忌起利奧拉的過人天資。

「與我同年。」白天不免有些氣餒,原本他以為自己已經是個難見的天才了,想不到眼前的人更是驚人,不過那也表示自己要更加努力,白天想到這又振作起精神。

「等等,那你怎麼可能是她的老師?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藍瑟琪一手比著亞希亞,邊質問著利奧拉,她怎麼看都覺得亞希亞應該在25歲上下才對,同年齡的人怎麼可能是師徒?

利奧拉皺了皺眉,突然發現這件事情要是解釋起來,那銀假面的身分根本就隱瞞不住,利奧拉也只有說:「我不想說。」

孰不知這句話引起了滔天的醋意,亞希亞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但藍瑟琪的臉色卻急速冷凍,沉聲的說:「既然不想說就算了,你F對有權利不說!」

利奧拉聽了藍瑟琪的話,當真就點點頭後就閉口不說話了,藍瑟琪哪裡知道利奧拉是天生個性就是這樣,還以為利奧拉和亞希亞當真有不可告人的關係,又急又氣的藍瑟琪忍不住開口:「不行!你要說。」

利奧拉皺了皺眉,不明白d什麼藍瑟琪這麼反覆不定,他仍舊保持剛才的說辭:「我不想說。」

藍瑟琪心中一酸,忍不住忿喊一聲:「很好,那你就永遠都別說!」丟下這句話後,藍瑟琪連飯也不吃了,刀叉重重往桌面一放,藍瑟琪看都不看利奧拉和亞希亞,逕自高傲的抬著頭,走出門口,然後碰的一聲巨響把門關上。

利奧拉看著門口良久,靈光一閃然後回頭問:「她是在生氣?」

「不然你以為她是很高興的離開嗎?」梅南不敢置信的說,對於利奧拉居然可以不解風情到這種程度。

「她為什麼生氣?」利奧拉不太能理解。

「因為有個笨蛋腦袋裡少太多根筋。」凱司冷冷的回應。

「利…銀假面大哥的愛情學分是零分啊。」連清清都忍不住搖頭嘆氣。

亞希亞雙手插著腰問:「老師,d什麼他們叫你銀假面?你明明就叫利……」話沒說完,亞希亞的嘴就被眾人捂住,她眨著長睫毛,雙手亂揮拼命掙紮。

眾人都往白天投去一眼,凱司就走到白天的面前說:「很感謝你跟我們去救銀假面啦,不過我們現在呢,要談論一下術士院的秘密,我看你這個……」凱司故做出為難的神態看著白天。

白天愣了愣後,突然開竅:「原來如此,那我也不方便在這裡了。銀假面,很高興你沒事,希望下次能有機會再和你決鬥。」白天右手輕捶左胸,跟銀假面做了個騎士禮節後,隨著藍瑟琪的腳步離開。

「好個有騎士精神的傢伙,這麼的好騙,看來以後要跟他打好關係,才能三不五時拿來利用一下。」凱司忍不住發出嘿嘿嘿的奸計得逞聲,這惡魔的聲音讓梅南和清清都忍不在心底為白天祈禱。

這時,亞希亞終於掙脫,她不爽的喊:「放開!你們幹什麼啦。」

「誰叫你想說出利奧拉的名字,那是個大秘密耶,而且這個秘密要是被發現了,我和利奧拉的麻煩就大了。」凱司威脅性的說。

「你閉嘴,小‧朋‧友!」亞希亞邊說邊戳著凱司的額頭,很不幸,穿上高跟鞋的亞希亞足足有176公分高,而可憐的凱司只有168公分,而且還不能穿高跟鞋,身高的差距讓亞希亞叫小朋友叫得理所當然。

「喔?好呀,我閉嘴就是了,別生氣喔,看你魚尾紋都跑出來了,阿‧姨!」凱司故做不在乎的回嘴。

第一回合,凱司勝!亞希亞受到重擊倒地不起後,搶過梅南的雕花鏡拼命照著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魚尾紋,怎麼看都只看見一雙迷死人的電眼,哪來的魚尾紋!亞希亞鬆了口氣後又露出得意洋洋的模樣,嚇了她一大跳,她這麼天生麗質,怎麼可能27歲就出現魚尾紋!

「亞希亞,你跑出凱司家後,去哪裡了?」

利奧拉的語氣聽來仍舊冷漠,不過對從以前就不時被利奧拉的F對低溫凍死的亞希亞來說,這句話簡直是破天荒的關心了,剛聽到時,亞希亞還差點懷疑眼前的人真的是老師嗎?

但是亞希亞卻泛起了不太舒服的感覺,眼前的利奧拉似乎已經不是她熟悉的老師了,那個讓亞希亞打從心底崇拜的,F對冷酷無情的殺手,似乎也漸漸的解凍了?

「這與你無關吧,老師!」亞希亞故意冷漠的說,然後偷偷瞄著利奧拉,希望能看到利奧拉既冷又酷的表情或者是聽到那可以讓人結冰的語氣,但是利奧拉只是面無表情的點點頭,讓亞希亞不禁大失所望。

「我去這個世界的殺手組織了啦!」亞希亞轉過頭去回答,對於剛來到這個世界的亞希亞來說,她也只能去這種從小就熟悉的組織求生,誰知道卻意外得知了利奧拉的消息,亞希亞有點遲疑的看著利奧拉說:「老師你要小心點,有人雇用了六大禁忌來殺你。」

聽到六大禁忌,梅南的臉色猛變了變,手抖得連手中的鏡子都差點滑落到地面,但是這個詞對利奧拉卻沒多大影響,他只是微皺起眉頭,有人要殺他?會是誰呢?會是祕羅嗎?

利奧拉對亞希亞點點頭:「我知道了。」

亞希亞臉上一紅,猛站起來故意粗聲吼著:「你不要以為我關心你啊!我是怕你被別人幹掉了,那我的麻煩就大了,知道了沒有?要不然我才不想管你呢!」

才怪!眾人都非常明白亞希亞根本就在說反話,除了一個F對不解風情的利奧拉,他只是點點頭後說:「我知道。」

亞希亞的心情……簡直和剛才衝出去的藍瑟琪沒多大的差別,都對利奧拉的遲鈍氣得牙癢癢的,亞希亞跺跺腳後:「總之,你只能死在我手上啦!」

亞希亞跺完腳,見利奧拉還是沒有半點反應,氣得亞希亞連臉都漲紅了,滿腹怒火的踹開大門後,利奧拉再度氣走一個女人。

「你的徒弟也真怪,一邊說要殺你,卻又偏偏這麼聽你的命令。」凱司搖著頭說。

「這是殺手手則,殺了自己的老師就代表自己已經出師,如果老師先一步被人殺死,那就必須要殺死老師的仇人才能算出師。」利奧拉沒有感情的陳述,所以亞希亞從剛當上他的徒弟那天,就不斷的暗殺他。

「那誰要收徒弟啊,教徒弟還得被徒弟殺。」凱司不禁摸了摸脖子,慶幸自己沒有收徒弟。

想到亞希亞剛才的警告,利奧拉有點遲疑的問:「六大禁忌是什麼?」

「六大禁忌!」凱司好像被十萬伏特電到似的,整個人直起身子,這時才猛然發現亞希亞剛才說了什麼,凱司猛抓著頭髮:「天啊,米哲瑞和巴巴理斯,龍中之王加上龍皇,光明騎士加上黑暗騎士,現在又多個六大禁忌,媽的!利奧拉你根本就把全世界的強者都惹上了嘛,嗚嗚嗚,早知道當初跟米哲瑞拼了還比較有活路!」

「六大禁忌到底是什麼?」利奧拉不厭其煩的再問了一次。

凱司咳了咳,把清清的大眼鏡搶過來戴上,推推鼻樑上的鏡框後,凱司的講解教室開始授課:「這個世界有無數的殺手組織,其中最恐怖的殺手組織就是繁花似錦,而這個組織之所以為最頂級殺手組織,就是因為有六個號稱無人不殺的殺手,六個人的武功聽說各有千秋,但是見過的全都是死人了,因為我還活著,所以我不知道,只知道組織對外公佈的暱稱,黑玫瑰、幸運草、滿天星、向日葵、劍蘭、火鶴紅。」

「這六個人就是六大禁忌,惹上他們必死無疑。」凱司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殺手…」利奧拉反倒有種熟悉的感覺。

倒是梅南的臉色沉了下來:「這不是說好玩的,六大禁忌F對不是省油的燈,利奧拉你F對不能等閒視之。」

清清看了梅南一眼,眼底帶著惋惜,對於好友梅南的過去,清清也略知一二,總之那可不是個適合快樂時候聽的故事。

「不過到底是誰收買殺手來殺利奧拉?」凱司細細思量著:「難道是祕羅?或者…利奧拉還有什麼隱形的敵人?」


藍瑟琪一氣之下,衝出了包廂後,馬上就陷入懊悔的情緒,好不容易才見到銀假面,自己居然和他鬧得不歡而散,真是個笨蛋!藍瑟琪忍不住暗罵自己,這下好了,銀假面一定對自己有不好的印象了。

藍瑟琪越想越擔心,腳步非但停滯不前,還不時折返,想回去和銀假面合好,但是又想到是自己發了脾氣衝出來的,要是跑回去道歉,那…那個叫做亞希亞的女人一定又會露出嘲笑的表情,可是不回去的話,要等到哪時才能再見到銀假面呢?

藍瑟琪就這樣往前走走,露出掙紮不捨的神情,又掉頭走回去,但是一咬牙,又不想回去看到亞希亞的得意神情,接著又是一個掉頭,繼續往宿舍的方向走,蘭瑟琪就這麼來來回回的,連一旁欣賞公主美貌的路人都看得暈頭轉向的。

「藍瑟琪?你在這裡來回來回的,是做什麼呀?」冰絲莉捧著一大紙袋從街的另一端走過來,驚訝的看著和平常大不相同的藍瑟琪,原本端莊優雅的高傲公主居然微皺著眉頭,露出猶豫不知所措的小女兒神態。

看起來真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女生,正在猶豫要不要逃家去見心上人,冰絲莉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那這件「公主在街上徘徊」的新聞肯定和銀假面有關了。

藍瑟琪有點扭捏的不肯說明事情,但冰絲莉露出俏皮的笑容說:「我剛才好像在街上有看到銀假面喔!」

「真的嗎?他在哪裡?他身邊是不是有一個很美艷的女人?」藍瑟琪馬上著急的連連丟出問題,但是一看到冰絲莉竊笑的模樣,她馬上就明白自己又被冰絲莉騙了,忍不住嘟起嘴抗議。

冰絲莉露出大大的微笑,右手熱情的搭上藍瑟琪的肩,笑嘻嘻的問:「說吧,你瞞不過我。」

藍瑟琪微微露出尷尬的表情,不過既然是好友冰絲莉,藍瑟琪也沒多猶豫,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說清楚,說完後藍瑟琪著急的問:「冰絲莉,你覺得我到底要不要回去跟銀假面道歉?」

冰絲莉故做猶豫的皺眉沉思,一下搖頭一下點頭,看得藍瑟琪心急得不得了,但是冰絲莉裝到後來,看到藍瑟琪少見的神態後,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也讓藍瑟琪明白自己又被好友冰絲莉捉弄了,藍瑟琪漲紅了臉怒斥一聲:「冰絲莉!」

「好啦、好啦」冰絲莉捧著肚子強忍住笑聲,開始認真的給情竇初開的好友建議:「你道歉做什麼嘛,道歉又不能增進你們倆的感情,直接約他出來不就好了?」

「約他出來?那不就是…」藍瑟琪吞吞吐吐的說不出最後一句話。

「約會!」冰絲莉表情堅定的說,然後強拉走滿臉通紅的藍瑟琪,開始往藍瑟琪說的餐廳走去。

「等、等一下啦,冰絲莉。」藍瑟琪心裡又驚又羞,要跟銀假面約會?

「等什麼啊?再等,銀假面就要被火辣美女搶走了喔!」冰絲莉回頭大喊,她其實非常替好友藍瑟琪擔憂,藍瑟琪的性格這麼堅決,要是銀假面真的被人搶走了,那恐怕……

一聽到冰絲莉的話,藍瑟琪馬上停止了掙紮,有點怯怯的小聲問:「可是,要是銀假面不想和我約會怎麼辦?」

冰絲莉把雙手搭上了藍瑟琪的肩:「藍瑟琪,你真的是我認識的藍瑟琪嗎?我記得我的好友藍瑟琪是個勇往直前,不屈不饒,眼神永遠閃著堅定光芒的好女人哪!就算銀假面拒絕了又怎麼樣,用纏的也要纏到他投降!」

聽到冰絲莉的提醒,藍瑟琪原本初戀的羞怯和膽怯漸漸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以往的堅定和勇往直前的態度,這下不需要冰絲莉的強拉了,藍瑟琪反抓住冰絲莉的手腕,然後拖著冰絲莉往剛才的餐廳走。

「用纏的也要纏到他答應!」藍瑟琪的海洋藍雙眸中閃著熾人的火焰。

冰絲莉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她的好友藍瑟琪終於回來了!這時,冰絲莉的眼角一掃,掃到一個再熟悉不過的人影,也是她正在找的人,冰絲莉馬上舉手揮舞,同時大喊:「利奧拉!」

藍瑟琪聽到好友冰絲莉的喊聲,有點疑惑的停下腳步,看著冰絲莉跑向利奧拉,藍瑟琪睜眼看清了那人後,才想起來利奧拉到底是誰,不正是那個帶個孩子的術士院學生,藍瑟琪的眼神突然一亮,利奧拉周圍跟著的三人不正是剛才和銀假面在一起的人嗎?

這一行四個人正是剛才吃飽準備回宿舍的利奧拉四人,套上鐵灰色長袍的利奧拉,背上還掛著寶利龍,他聽到自己的名字後,轉頭看向喊他的冰絲莉。

冰絲莉幾個輕快的腳步大步走到利奧拉跟前,笑嘻嘻的舉起手中的大紙袋說:「我正買了一堆牛肉想去餵寶寶呢,想不到半路就遇到你們了。」

紙袋裡飄出的陣陣牛肉香早就吸引了寶利龍,寶利龍從利奧拉的背往前爬,兩隻小胖手也伸得長長的,想碰冰絲莉手中的紙袋,可惜手太短碰不到,寶利龍拼命蠕動身體想更靠近一點,一邊喊著:「肉肉!」

冰絲莉看到寶利龍可愛的模樣,忍不住靠近了點,讓寶利龍能夠爬到她懷中,死命抱住紙袋不放。

「不是剛吃飽嗎?」利奧拉微皺著眉說,同時疑惑,難道寶利龍真的沒有吃飽的一天嗎?

「龍?不如叫豬還貼切點。」凱司在一旁喃喃自語著。

冰絲莉從袋子拿出一大塊牛肉給寶利龍後,把寶利龍抱給同樣喜愛寶寶的藍瑟琪,然後直接的站到利奧拉前方,冰絲莉露出大大的微笑說:「寶寶的爸爸有沒有興趣這個週末跟我去遊樂園玩哪?寶寶一定很久沒出去玩了吧?」

利奧拉微皺著眉,遊樂園是什麼?

「這個週末你有空嗎?不行的話,那就下個週末也可以唷。」冰絲莉又朝利奧拉靠近了一步,絕對秉持著剛才對藍瑟琪說的,用纏的也要纏到對方答應。

藍瑟琪在一旁看著,一邊敬佩好友的勇氣,一邊祝福著好友,雖然她覺得利奧拉實在有點……配不上冰絲莉,但是只要冰絲莉喜歡,藍瑟琪是絕對給予祝福的。

「門票和午餐都我請客!」冰絲莉想到寶寶的爸爸好像經濟挺拮據的,又趕緊補上一句。

「午餐!」寶利龍一聽到「餐」字,管他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馬上高舉著手歡呼。

凱司趕緊推了利奧拉一把說道:「喂,人家請客耶,還不趕快答應下來,起碼可以省清清的一天飯錢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家寶利龍有多會吃。」

凱司你也不輸給寶利龍啊……清清想到自己的存摺上,數字越來越少的情況就頭大,看來要先跟哥哥撒嬌,要點零用錢用了。

利奧拉在凱司的一推之下,轉頭又看見寶利龍的大眼睛閃著對午餐的興奮,然後冰絲莉也是一臉期盼的模樣,雖然搞不懂遊樂園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利奧拉對冰絲莉的印象著實不錯,也就點點頭答應了。

一看到利奧拉答應了,冰絲莉高興的跳起來抱住利奧拉,看到利奧拉背後三人都露出了曖昧的神情,冰絲莉俏皮的吐了吐舌頭,乖乖的放開利奧拉,然後笑嘻嘻的說:「那,寶寶的爸爸,這週六早上十點來接我……不,我去接你喔。」

利奧拉點點頭,對於冰絲莉突如其來的擁抱有點感到……窘,又是一個在凱司的講解之後,才知道的情緒反應。

冰絲莉把紙袋放到利奧拉的手上後,開心的邁步回藍瑟琪的身邊:「好啦,我的事情辦完了,現在快去解決你的吧。」

藍瑟琪也把寶利龍放回利奧拉的手上,然後走到凱司三人面前,帶著點窘態的問:「請問,那個……銀假面到哪裡去了呢?」

凱司故做鎮定的說:「他啊,先走了,找他有事嗎?我們可以幫你轉達喔。」

藍瑟琪強忍住心中的失望和擔憂,對凱司說:「可不可以請他這週六和我見個面呢?」

「週六?」凱司臉上是思考的模樣,心裡則是幹聲連連,這兩個女人在搞笑嗎?一個約「利奧拉」週六去玩,另一個約「銀假面」週六見面,靠!不知道第一殺手會不會傳說中忍者的分身術?

「嗯,拜託,請他週六一定要跟我見個面!」藍瑟琪雙手握拳,幾乎是懇求似的對凱司說。

凱司已經完全不知道這情況該怎麼辦才好,連連退了三步後,凱司一個轉身,把梅南推了出去,還邊大喊:「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和銀假面不熟,梅南跟他比較熟,你問他啦。」

原本看熱鬧看得挺好的梅南突然被推了出來,心驚膽跳之際,也只能對藍瑟琪的熱切眼神左避右閃,最後實在避不過了,梅南只好硬著頭皮回答:「如果是晚餐的話應該可以…」…吧?梅南的眼角瞄向面無表情的殺手,看見利奧拉沒有明顯的拒絕神色,梅南才稍稍放下一點心。

「晚餐嗎?我知道了,那就晚上六點的時候,請他來騎士宿舍找我好嗎?」

藍瑟琪忍不住雀躍的心情,既興奮又有點羞怯的嬌美模樣殺死不少周圍的雄性圍觀群眾,一旁的冰絲莉也開心的對藍瑟琪舉起大拇指。

梅南再度偷瞄了一下利奧拉的臉色,確定他還是面無表情後,對藍瑟琪用力點了點頭。

藍瑟琪雀躍到幾乎控制不住臉上的表情,笑得春風滿面的回到冰絲莉身邊,兩人像小女孩般互相對看,喜悅的喊:「太好了!」

太好了?我看是太慘了……凱司三人都表情奇怪的看向利奧拉,當然,後者還是面無表情,而且心中也只是在想,藍瑟琪找他做什麼?

上篇:03-1:師徒相見     下篇:03-3:雙重身份約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