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3-3:雙重身份約會法  
   
03-3:雙重身份約會法

清清一臉的嚴肅,而梅南也是皺緊眉頭,兩個人彷彿在決定攸關世界的大事般,梅南認真的看向清清:「清清,我必須要說實話,我真的對你……」

清清也抬起頭,倔強的回應:「梅南,其實我也對你…」

「…的審美觀不敢茍同啊!」兩人異口同聲的大喊。

梅南撥撥頭髮,比著床上的一襲黑色的衣服:「明明就這件黑色繡金邊的最好看了,你幹嘛選那件白的啦,又不是醫院的病人,穿白色看起來一點都不華麗。」

「白色有什麼不好!清清的哥哥穿白色最好看了,梅南喜歡把自己穿得像金塊就算了,不要叫利奧拉大哥穿成那樣啦,氣質都破壞光光啦。」清清握緊粉拳嚴重的抗議。

「不是我要說,也不是我龜毛,但是…」凱司滿臉青筋的從床上跳了起來怒吼:「你們一大早到別人房裡吵個屁啊!要吵不會去你們自己的房間吵啊?混蛋!不知道今天是週末嗎?讓我好好睡個覺都不行啊?」

清清露出怯怯的神態,而梅南也稍微尷尬的動了動,兩人委屈的說:「我們只是替利奧拉的約會擔心嘛。」

凱司大剌剌的頹坐在床上,懷裡還不忘抱著軟綿綿的枕頭,然後凱司頂著滿頭亂髮加上一臉無力的問:「利奧拉呢?」

「在屋頂練功。」兩人異口同聲的說。

凱司朝床上的兩套衣服拋去一眼,黑色繡金邊的衣服也不像清清說的很俗氣,純黑的高領無袖緊身衣上,非常巧妙的用金絲在胸前勾勒出一個五芒星魔法陣,而褲子也同樣是緊身式的,但是完全沒有裝飾,再配上長統黑靴,這套衣服反倒和利奧拉神秘的氣質十分契合。

白色的那套則是一件白色襯衫,外面套著一件樣式高雅的銀白色無袖背心,胸前是一排銀製鈕扣,下半身則是深褐色長褲,大腿側邊有淺色水紋紋路 褲管由淺至深渲染上來 襯托出白色的短靴。

凱司心中暗自想著等利奧拉回來,就脫他衣服去賣,但表面上還是認真的給建議:「這還不簡單,黑色金邊那件給利奧拉穿,白色那件就給銀假面,配得剛剛好啊。」

兩人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而這時利奧拉也從窗口跳了進來,他看了看牆上的時間麻遜,正好是九點五十分,利奧拉點點頭後準備去浴室洗掉身上的汗水,拉開衣櫃準備拿出另一件鐵灰色長袍替換。

「利奧拉,穿學校制服去約會未免對女士太失禮了,穿這件黑色的吧!」梅南趕緊遞上黑色金邊的服裝。

利奧拉看也沒看就接過衣服,然後走進浴室,才三分鐘,一身黑衣的利奧拉就走了出來,衣服非常的合身,恰恰好襯托出利奧拉修長的身軀,而金紋魔法陣圖案更讓利奧拉顯得神秘而俊美。

「好、好好看!」清清心頭猛跳,差點受不了利奧拉的俊美。

「果然還是華麗點好。」梅南忍不住崇拜起自己的眼光獨到。

糟糕!大老闆看起來很喜歡這套衣服,恐怕不會讓他把衣服偷去賣了!凱司大大的嘆氣,賺錢真難啊!

利奧拉對自己身上的穿著一點興趣都沒有,只是抱起床上捲成壽司捲睡覺的寶利龍,然後平靜的對房內三個人道別:「我出門了。」

凱司三人都點點頭,然後利奧拉開了房門走出去時,三個人馬上開始動作,開什麼玩笑!殺手的初次約會,這種事情可不是每天都見得到的,不去跟蹤怎麼對得起自己的好奇心?

約會當事人的利奧拉倒是以平常心來看待這次約會,事實上,經過凱司的解說後,利奧拉終於明白遊樂園是給小孩子玩耍的地方,所以利奧拉自動解讀成,冰絲莉想帶寶利龍出去玩,至於凱司講解了老半天的「男女約會」,利奧拉點頭歸點頭,事實上是半點也沒聽進去。

宿舍大門一打開,冰絲莉正笑吟吟的站在外面,不同於平常的騎士服,冰絲莉今天穿著一件水藍色的細肩帶上衣,配上白色短褲和羅馬式涼鞋,看起來俏麗又可人,雖然不及藍瑟琪的天生麗質或亞希亞的美艷,但是冰絲莉率直又俏皮的模樣卻讓人感覺非常的舒服。

「哇,利奧拉,你真的好帥喔。」冰絲莉誇張的捂住胸口,露出一副我快受不了了的模樣。

寶利龍一聽到冰絲莉的聲音,馬上揉著惺忪的睡眼,帶著鼻音的呢喃:「肉肉!」

冰絲莉不置可否的搖搖頭:「哎呀,寶寶都把我當成來送肉的了。」

利奧拉一聽,皺眉斥責寶利龍:「不要這麼好吃。」

寶利龍委屈的低下頭,嘴嘟得老高,看得冰絲莉連聲可愛死了,然後笑嘻嘻的從背包裡掏出一個大漢堡來,寶利龍聞到香味,馬上連爸爸也不要了,直接蹦到冰絲莉懷裡大口啃漢堡,冰絲莉咯咯笑說:「這次我買了魚肉的喔,聽說小孩子要多吃魚才會變聰明。」

「以前的肉肉比較好吃。」寶利龍大聲宣布著,話雖這麼說,但是寶利龍一點也沒打算放棄嘴裡的漢堡。

「知道啦,那午餐再買牛肉給你吃。」

冰絲莉疼愛的揉著寶利龍一頭柔軟的白髮,一邊招呼著利奧拉走到一台流線造型的水藍色飛行麻遜旁。

「你想要駕駛嗎?」冰絲莉跨上飛行麻遜時,猛然想到男生一般並不喜歡讓女生載,她有些猶豫的問。

利奧拉搖了搖頭,他根本就不會駕駛這種麻遜。

哪裡知道誤打誤撞,冰絲莉對於利奧拉的回答滿意的不得了,視車如命的冰絲莉也不大願意讓人駕駛她的愛車,不大男人主義,加二十分,冰絲莉開心的在心底替利奧拉計分,是個好父親,加十分;有個超級可愛的小孩,加十分;個性成熟穩重,再加十分;嘿嘿,外型帥又有型,又加十分。

不錯啊!至少及格嘛,冰絲莉有點頭痛的想起藍瑟琪的提醒。

「冰絲莉,你到底喜歡那個術士的哪一點?」藍瑟琪睜著疑惑的眼神問,雖然人各有所好,但是藍瑟琪一點都不能理解,一個沒實力、沒家世、沒學問,可以說什麼都沒有的術士到底是哪裡吸引冰絲莉……唔,或許外貌還有一點,但是藍瑟琪打死都不相信,冰絲莉會因為長相而喜歡利奧拉,比利奧拉更好看的男人也不是沒有啊!

冰絲莉發出唔的思考聲:「因為他長得帥?」

藍瑟琪腦袋一呆後,才明白冰絲莉又在說笑了,薄怒的用粉拳拼命捶著冰絲莉,逼得冰絲莉再三投降後,提出解釋:「唉唷,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說嘛,就覺得他的氣質很特別,而且又是個好爸爸…」

「這才是大問題,他還結過婚呢!」藍瑟琪更是替好友抱不平了。

結過婚也沒什麼不好的呀,寶寶多可愛啊!要是她自己來生都不見得能生出這麼可愛的娃娃,冰絲莉一邊騎著飛行麻遜,一邊想著寶寶如果叫她媽媽,她一定會興奮的昏倒!

冰絲莉騎著飛行麻遜來到阿卡蘭最著名的遊樂園,停好車後,就開心的抱起寶利龍:「寶寶你看,遊樂園到了喔。」

剛把漢堡吞完的寶利龍疑惑看著遊樂園,然後轉頭問:「裡面有肉肉吃嗎?」

冰絲莉哈哈笑著:「小愛吃鬼!等午餐再買牛肉給你吃,現在我們去玩吧。」

冰絲莉興衝衝的買了票,抱著寶利龍就往各個遊樂設施衝,衝了一個兩個三個……最後卻連一個遊樂設施都進不去。

「小姐,要超過120公分才可以玩這個喔!」

冰絲莉把寶利龍往身高表上一擺,九十公分,冰絲莉眼睛眨了眨,頭痛的問服務人員:「那有什麼是九十公分可以玩的?」

最後,冰絲莉帶著九十公分高的寶利龍,和利奧拉三個人一起坐著旋轉咖啡杯……冰絲莉有點尷尬的笑著:「哈哈,我忘記寶利龍還很小,沒辦法玩那些遊樂設施呢,呃…利奧拉你會不會覺得無聊啊?」

看著利奧拉面無表情的樣子,冰絲莉越說越小聲,心底狂喊著為什麼?為什麼要一百二十公分啊?簡直是歧視矮子嘛!

利奧拉一點都不能理解坐在一隻杯子裡到底有什麼意義,他非常老實的點點頭,冰絲莉好像被雷擊了似的,然後垂頭喪氣的說:「那我們早點回去好了。」

冰絲莉垂頭喪氣的走在利奧拉前方,而利奧拉的眼角一瞄,就發現周圍有人在跟蹤他們,根據人數和那奇怪的裝束判斷,應該是凱司他們吧,利奧拉停住腳步,轉頭看著三個人。

「喂,利奧拉好像發現了。」帶著毛線帽加墨鏡加口罩的凱司出聲。

另外一個帶著蝴蝶面具,高頂禮帽和黑色披風的男子小聲的問:「那怎麼辦?要出面說我們也是來遊樂園玩的嗎?」

「不要啦,等等我們變成大電燈泡怎麼辦?」帶著金色假髮,穿著一套綁滿紅色蝴蝶結的怪異女孩急急的說。

「有差嗎?我看他們約會的情況挺糟糕的。」凱司一眼就看到冰絲莉垂頭又喪氣的模樣,心底暗暗為她嘆息,找誰約會都好,何必找塊冰塊約會呢?真是凍死也活該。

清清忍不住開口說話:「凱司,你替他們想想辦法啦。」

「是呀,凱司,你看利奧拉居然讓一個女士這麼失望,真是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梅南忍不住替冰絲莉抱不平。

凱司翻了翻白眼,有沒有搞錯,他居然還得當利奧拉的愛情顧問!但是清清眼神一硬,凱司就知道不做不行,不然恐怕以後的三餐會沒著落,凱司硬著頭皮漫步到利奧拉身邊,低聲的說:「王八蛋,你到底會不會約會啊?上去牽住她的手,然後去一家羅曼蒂克一點的餐廳,說幾句好聽的話,接著就可以上賓館……」

梅南和清清合力捂住了凱司不乾淨的嘴,然後一邊拖走唔唔叫的凱司,一邊對利奧拉說:「除了最後一句以外,照凱司的話去做。」

利奧拉帶著莫名其妙的心情呆立著,直到冰絲莉發覺走回來問:「怎麼了?」

「沒什麼。」利奧拉解釋完,有點遲疑的說:「我們去羅曼蒂克的餐廳吃飯好嗎?」

聽到這話,冰絲莉原本死氣沉沉的眼睛再度發出熾人的光芒,拉著利奧拉就走:「好啊,我們就去氣氛好的餐廳吃飯,我剛好知道一家很不錯的。」

羅曼蒂克等於氣氛好?利奧拉又多學了一件事情,寶利龍則在一旁拉著爸爸問:「氣氛好是什麼東西?有肉肉好吃嗎?」

出了遊樂園,冰絲莉幾乎是一路狂飆到餐廳,然後飛快的拉著利奧拉衝到餐廳,緊張的問門口的服務生:「還有位子嗎?」

服務生嚇了一跳後,對冰絲莉點點頭,而冰絲莉高興幾乎的要歡呼了,滿臉笑容的讓服務生帶位,腳步雀躍得像要飛起來了,而利奧拉則是左右張望著,試圖了解氣氛好的定義到底是什麼?鵝黃色的水晶燈,裝飾著雪白蕾絲窗簾的窗戶,桌子上也舖著淡淡粉色的美麗桌布。

梅南應該會挺喜歡這個餐廳的,利奧拉看向門口,果然有三個奇裝異服的人被服務生擋在門外不讓進來,利奧拉看的同時,冰絲莉牽住利奧拉的手問道:「你在看什麼?不坐下嗎?」

想起凱司的叮嚀,利奧拉低頭看著冰絲莉牽住他的手,看得冰絲莉有點心虛的想抽回來,但是反被利奧拉握住不放,面對冰絲莉猛然一紅的神態,利奧拉若無其事的回應:「沒有什麼,我們坐下吧。」

「利奧拉你喜歡什麼東西啊?」冰絲莉隨口說著,想轉移利奧拉的注意力,以免讓他看出自己的害羞。

利奧拉想了想後說:「武器。」

「真的嗎?你是術士卻喜歡武器?」冰絲莉有點訝異。

「嗯。」

「那下次一起去看武器展吧……」

凱司三人坐在餐廳外面斑駁的圍欄上,然後從窗戶偷窺著,利奧拉正細嚼慢嚥著食物,一邊回應冰絲莉的話,而寶利龍已經吃掉第六塊服務生目瞪口呆送上來的巨無霸牛排,三個人看起來和樂融融,幸福得不得了。

「d什麼?d什麼我得在這裡吃麵包配白開水,然後看著那傢伙吃牛排,沒天理啊~」凱司大喊完,肚子也咕嚕了好大一聲,凱司只有用眼睛看牛排,憤恨的用嘴撕下一口麵包,大口大口嚼著,然後又灌了口白開水,再繼續喊著:「沒天理啊~」


利奧拉站在術士院宿舍門口和冰絲莉道別,利奧拉手中抱著吃到小肚子撐成半圓形的寶利龍,帶著歉意的說:「很抱歉,寶利龍實在太會吃了。」

來到這世界有段時間的利奧拉也漸漸了解這世界的幣值和大概的生活費,他想不到那家羅曼蒂克的餐廳價格如此高昂,偏偏寶利龍又非常喜歡那裡的食物,拼命叫個沒完,而冰絲莉一直在和利奧拉說話,也沒注意到,結果最後結帳的時候,利奧拉是對金額愣了許久,那價格大概可以讓利奧拉等四個人吃上一個月有餘了。

冰絲莉也瞪大了眼盯著帳單許久,才顫顫的拿出一張卡結帳,後來她一直笑得有點勉強,利奧拉對這點感到很是抱歉,同時也想著自己或許應該賺點錢才是。

「沒關係啦,只是寶寶實在很會吃呢,吃這麼多真的正常嗎?」冰絲莉有點憂心的看著寶利龍半圓型的小肚子,為自己一直顧著和利奧拉說話,忘記寶利龍而自責。

利奧拉實際上也不明白,一條龍到底要吃多少東西才會飽?利奧拉只有露出無奈的表情表示他也不知道。

冰絲莉噗哧一笑:「真難得看到你有表情,這頓飯值得啦,寶寶的爸爸,晚安啦。」

冰絲莉停了一會,臉微微變紅,墊起腳尖後突然輕吻了利奧拉一下,在利奧拉還莫名其妙的時候,冰絲莉笑著跑回飛行麻遜後,對利奧拉俏皮的吐了吐舌頭,然後發動飛行麻遜騎向騎士院宿舍,空氣中還傳來冰絲莉開心的輕笑。

利奧拉手指輕摸著嘴唇,上頭彷彿還有冰絲莉的唇柔軟的感覺,雖然利奧拉還是不懂冰絲莉親他的意圖,但是如果下次冰絲莉還想親他的話,利奧拉大概不會拒絕。

利奧拉一個轉身,踏進宿舍,都還來不及在半透明螢幕上選擇所屬房間,凱司三人已經直接到了門口,清清的手上還捧著一套白色的衣物,露出大大的微笑:「利奧拉大哥要去見公主了吧?」

「不用進去了啦,你只剩三分鐘可以換衣服,還有跑到騎士院去接藍瑟琪。」凱司沒好氣的說。

利奧拉點點頭,把吃得昏昏欲睡的寶利龍遞給凱司後,接過清清手上的衣服走到角落換過後,利奧拉也沒忘戴上銀面具,然後走出來,打算去接藍瑟琪。

「靠…這根本不是同一個人吧?」凱司愣愣的說。

外套著銀白色無袖背心的白襯衫,配上側邊有水紋紋路的褐色長褲,再套上白色短靴,化身銀假面的利奧拉看起來就像是個該在華美的宮殿中出現的王子。

「我不帶寶利龍去了。」利奧拉平靜的敘述,然後頭也不回的走出宿舍,腳步一輕飛快的往騎士院掠去。

「這傢伙的神態是不是也變了?」凱司有點異樣的感覺,覺得戴上面具的利奧拉和平常的利奧拉似乎真的有點不同。

利奧拉總是給人一種漠然凡事都無所謂的感覺,但是「銀假面」卻是冷傲又不可侵犯的,有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難怪冰絲莉和藍瑟琪始終發現不了這兩個人是同一個。

問題該不會出在面具上吧?凱司閃過一絲疑慮,米哲瑞給的…當真是普通的面具嗎?


銀假面往騎士宿舍走去的沿路上都引起許多驚呼,男騎士是既憤怒卻又不敢上前挑釁銀紋騎士,女騎士則是為銀假面挺拔修長的身軀和冷傲的氣質驚呼連連,不知不覺,銀假面的背後拖了一長串的人龍,等銀假面走到騎士宿舍的門口時,周圍早就圍滿一圈的騎士。

藍瑟琪緊張的撫了撫長到膝蓋的裙子,希望這套樣式簡單的高雅白色洋裝當真能像冰絲莉說的,讓銀假面癡迷不已,藍瑟琪伸手按下開啟大門的按鈕,當大門慢慢的開啟……

藍瑟琪的眼裡只看見黑夜之中,銀色的月光灑落在一個挺拔而冷傲的身軀上,縱使周圍圍著滿滿的一圈人,卻一點都沒有影響到銀假面,他甚至閉上雙眼,在冷傲之中又增添了一派悠閒,這副姿態讓周圍的人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以免打擾了眼前這副美景。

貴為一國公主的藍瑟琪生平第一次有了這樣的感動,眼前這男人居然是在等自己!眼前的學生宿舍彷彿變成龍之大陸的皇宮,藍瑟琪高雅的慢步走下了階梯,這時銀假面也睜開雙眼,一頭奶白色的長髮率先映入他眼簾,藍瑟琪熟悉而美麗的臉龐在月光下更加的柔美。

藍瑟期待著羞怯的心情走到銀假面的身前,紅著臉問道:「要去哪吃飯呢?」

利奧拉沉默了一下說:「羅曼蒂克的餐廳。」

「喔,那我們出發吧。」藍瑟期的臉更紅了,她想不到銀假面居然這麼直接的說要帶她去羅曼蒂克的餐廳。

說要出發了,但是兩個人仍舊待在原地,等了一會,藍瑟琪試著提醒銀假面:「你可以開麻遜過來了。」

「我沒有麻遜。」銀假面老實的回答。

藍瑟琪愣了一下,隨後微笑著反應過來:「要坐神聖白龍去嗎?」

利奧拉想了想寶利龍現在的情況,平常寶利龍的飛行就已經夠嚇人了,現在吃得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會不會飛到一半,從天空上掉下來?銀假面想到這,搖了搖頭,不打算為了吃一頓飯,從不知道幾百公尺的高空掉下來。

「那…我們要怎麼去餐廳呢?」藍瑟琪有點慌張的問。

這個問題也讓利奧拉很頭大,他原本以為藍瑟琪會像冰絲莉一樣,自己駕駛麻遜載他……利奧拉突然想起另一個更糟糕的問題,藍瑟琪會付餐費嗎?他自己可是連一毛錢都沒有。

利奧拉仔細觀察著藍瑟琪的衣服,發現她今天這套衣服線條簡單,樣式高雅……但是最重要的是,沒有半個口袋可以裝錢或卡片。

面對著藍瑟琪的疑惑眼神,沒錢又沒麻遜的利奧拉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眼前的困境,只得和藍瑟琪大眼瞪小眼。

「銀假面!」

凱司呼天搶地的喊叫卻突然傳來,而利奧拉也終於放下一顆心,凱司應該是要來幫他解決困境的……吧?

「喂!銀假面,你那頭混蛋龍突然開始發瘋啦。」凱司氣喘噓噓又氣急敗壞的吼:「他醒來後沒看見你,就拼命大吵大鬧,連宿舍都被他穿了個洞。」

本來五歲的小娃娃大吵大鬧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心狠的凱司把寶利龍往房間外一丟,來個眼不見為淨,偏偏這個娃兒不是普通的娃娃,卻是一條龍的化身,被丟出房間的寶利龍氣得小孩脾氣起了,居然在宿舍裡變回十公尺高的巨龍,當然,結果就是狠狠撞上了天花板,金屬的天花板讓寶利龍撞成頭昏眼花,拼命在狹小的宿舍空間中翻滾,結果越撞越痛……

利奧拉愣了好一會,用心靈感應呼喚起寶利龍,而寶利龍一感應到爸爸,馬上哭喊著:「頭好痛啊,爸爸你在哪裡?」

「寶利龍,變回原形。」利奧拉在心底命令著。

「痛痛!嗚,爸爸~」寶利龍一邊哭,一邊像小孩似的(本來就是小孩)在地上拼命翻滾,這下子連遠在騎士宿舍的利奧拉和凱司都聽見術士宿舍傳來的騷動,有寶利龍如地牛翻身的震動,也有眾術士熟練的吆喝同學逃命的聲音。

利奧拉皺了皺眉頭,轉身對藍瑟琪說了句:「對不起,今天是沒有辦法出去了,我改天再來找你。」

說完,利奧拉獨自飛快往術士宿舍掠去,凱司一邊喊著等等我啊,同時像是想起什麼,往後看了看藍瑟琪,藍瑟琪站立在原地,臉上充滿著若有所失的表情,藍瑟琪那寂寥的身影讓凱司不禁在心底祈禱,希望這件「當眾放公主鴿子」的事件不會引來更大的麻煩。

上篇:03-2:六大禁忌     下篇:03-4:紫羅蘭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