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3-4:紫羅蘭學院  
   
03-4:紫羅蘭學院

利奧拉急急的衝到他和凱司的寢室那層樓時,寶利龍十公尺高的巨大龍身正卡在對人來說很寬大,對龍卻連轉身都不行的走廊上,寶利龍一邊發出吃痛的龍吼,一邊拼命掙紮,讓整棟宿舍都為之震動,幸虧巴巴理斯的巨型裝甲宿舍強韌度非常高,沒有在短時間被寶利龍拆毀,但是,要是寶利龍再繼續試圖翻身的話,事情就很難說了。

利奧拉用心靈感應呼喚數次未果後,憤怒利用真氣把吼聲擴大:「寶‧利‧龍!我叫你變小。」

寶利龍終於聽到爸爸的喊聲,停下掙紮後,巨大的龍身開始慢慢縮小,最後,一個五歲的娃娃就趴在走廊上,還一抽一搭的哭著。

利奧拉走到寶利龍旁邊,一把趴著不肯起來的寶利龍抓起來,皺眉問道:「怎麼了?為什麼突然鬧起來?」

寶利龍的大眼裡拼命掉出珍珠大的淚珠,寶利龍小手一伸,撲進利奧拉的懷裡,還緊緊抱著不放,哭了好一會,利奧拉的懷裡才傳來悶悶的聲音:「寶利龍做夢,媽媽不動了,爸爸也不見了,就只剩下寶利龍一個人。」

「好可憐喔,嗚嗚。」清清這時才敢打開房門,從隙縫中伸出頭來,一聽到寶利龍的悲慘遭遇,忍不住嘴一癟,跟著寶利龍哭出來。

「爸爸,你也會不見嗎?」寶利龍從利奧拉的懷中抬起頭,眼巴巴的看著利奧拉。

「不會,別亂想。」利奧拉直接的回答寶利龍。

寶利龍點點頭,同時抱緊利奧拉,小聲的說:「寶利龍不會再讓爸爸不見了。」

「利奧拉大哥,你和公主的約會怎麼樣了啊?」清清好奇的問著,因為寶利龍卡在走廊,導致他們無法跟蹤利奧拉,最後還得讓凱司從窗戶跳出去,找利奧拉求援,這讓一直嚮往看到王子公主童話故事的清清非常扼腕。

利奧拉只是搖搖頭,隨後拿起鐵灰色長袍打算換掉這身華麗的衣衫,雖然鐵灰色長袍不如這身衣物美麗,但是卻寬鬆柔軟,穿起來非常的舒適,這也讓利奧拉越來越習慣穿著這件長袍。

利奧拉才剛換好衣服出來,就看見凱司也回來了,凱司一看到利奧拉出來,馬上大呼小叫著:「餓死啦,我們快點去吃飯啦,我要吃大餐,絕對不准再讓我啃白麵包!」

「知道了啦。」清清沒好氣的說,拿起大大消瘦的錢包,心底在想,改天要去找哥哥要零用錢了。


「好飽好飽。」凱司滿足的捧著肚子,大步走回學院,後方還跟著一臉欲哭無淚的清清。

誰知道才剛走到學院門口,就看見學院正火光四起,廝殺聲不斷,更多的是武器相撞的聲音,空中裝甲亂飛,騎士們也各自騎著坐騎捉對廝殺,整個場面徹底失控,清清和梅南也發覺不對勁,衝到窗邊後,就看著外面的混亂發呆。

「呃,如果裝甲院和騎士院打起來的話,那還蠻正常的。」梅南百般不解的說:「不過現在騎士打騎士,裝甲打裝甲是怎麼回事?」

「笨蛋!」凱司大吼一聲後提醒:「你們注意看,有些學生的制服和我們不一樣!」

由於騎士服是全世界統一的,只有左胸上的校徽有所不同,但是利奧拉等人距離遙遠,實在看不清楚校徽,所以眾人都往裝甲院學生看去,阿卡蘭的裝甲院制服是藍色短軍服,但是半數坐在機甲上的學生卻穿著紫色的緊身皮套裝,明顯不是阿卡蘭學院的人。

「啊!我知道那是哪裡的學生了。」清清驚呼著:「是紫羅蘭學院,他們的制服很漂亮呢,之前清清差點想為了制服,去念紫羅蘭學院。」

「紫羅蘭學院…」凱司努力在腦中搜尋:「阿卡蘭帝國排名第二的學校,他們跑來這裡做什麼?難不成想幹掉阿卡蘭學院,然後登上第一寶座?」

「沒錯!」一個冷冷的聲音從眾人的身後傳來。

眾人一個回頭,幾個紅紋和綠紋的騎士就站在背後,服裝雖然和阿卡蘭學院一般,但是左胸上的校徽卻是一朵紫羅蘭,另外還有兩個穿著淡紫色長袍的女孩。

「鐵灰色長袍,你們是阿卡蘭術士院的學生吧?」其中一名紅紋騎士露出滿足的微笑。

「好醜的顏色喔,幸好我們沒念阿卡蘭學院。」兩個女孩嘻嘻笑著,對利奧拉等人的服飾露出不屑的眼神。

幾個紫羅蘭學院的學生慢慢靠近利奧拉等人,眼神裡都閃著不善的光芒,利奧拉連動都沒動,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們靠近,凱司則是苦思著那條路逃跑最不容易被追上,清清躲進了梅南架的保護罩裡,對方眼看就要拔劍撲上來了。

「住手!」白天急忙跑了過來,怒斥著紫羅蘭學院的學生。

紅紋和綠紋騎士一看到白天服裝上的藍紋,都變了臉色,只能聽從白天的話,不再靠近,雖然眼神裡閃著不滿,其中一個紅紋騎士更是開口狡辯著:「我們只是想和他們決鬥。」

「胡說!」白天更是憤怒的斥責:「你們要決鬥,去找裝甲院或者騎士院,不准對術士院動手,你們身為騎士,不應該恃強欺弱。」

這個意思是說我們是弱者嗎……術士院的眾人都嘴角抽續的想。

「那我們可以和他們決鬥吧?藍紋騎士。」兩個術士女孩帶著撒嬌的神情對白天說,還有越來越靠近白天的傾向。

白天微微皺眉,回頭問凱司等人:「你們沒問題吧?」

凱司揚了揚眉,開口說道:「安啦,如果是術士決鬥的話,那頂多我們就睡在梅南的保護罩裡不就得了。」

「什麼?那我怎麼辦?」梅南臉色發白,不會叫他通宵用保護罩吧?

「去宿舍。」利奧拉簡單扼要的說,完全不打算插手這次的事件。

凱司馬上點頭如倒蒜:「說得也是,那座宿舍別的好處沒有,就是打不破摔不爛炸不壞,我看我們就在宿舍好好睡個覺吧。」

「我送你們回去。」白天不放心的說,接著嚴厲的瞪了紫羅蘭的騎士們一眼,兩個術士女孩也訕訕然的躲回自家騎士的身後。

「白天騎士大人,您真是太善良太好心了。」凱司狗腿的漾起笑容。

白天窘了一下後問道:「我們走吧,我還要趕回來守護學院。」

凱司連忙狗腿的連連稱讚:「白天騎士大人果然是仁義過人、急公好義、愛心……」

「我們快走吧!」聽得渾身不對近的白天連忙打斷凱司的狗腿話,然後招換出自己的火龍烈焰,讓利奧拉一行人坐上後,朝術士宿舍飛去。

雖然有許多學生在進行天空戰,但是卻沒有半個紫羅蘭的人敢過來挑釁白天,藍紋騎士在學生裡已經算是頂級強者了,更何況是藍紋龍騎士,天空中的裝甲或騎士們幾乎是一看到白天就臉色大變,然後急急的讓道,哪敢和白天槓上。

不過,事情也有例外,白天飛到離術士學院不遠處時,一條淡藍色的水龍就大剌剌的擋在前方,上面更「站」著一名騎士,沒錯,和銀假面一樣,是站在龍背上的,一頭長到腰間的深紫色頭髮,還有一雙冷漠的黑眸,身上的藍紋黑色騎士服和左胸前的一朵紫羅蘭已經顯示出他的身分。

白天雖然還是一臉嚴肅,不過眼神已經爆出好戰的光芒,讓凱司擔憂的推了白天一把,白天看了看背後的一群嗷嗷待哺…不,是待送的術士,只得對水龍騎士說:「等我把這些人送回去,再來和你決鬥」

「同樣都是學生,他們d什麼要你送!」水龍騎士冷冷的道:「他們無法自己在戰場上存活,那就該被淘汰。」

「他們是術士。」白天皺起眉頭,不贊同水龍騎士的說法。

「你的意思是,術士是弱者囉?」另一個聲音響起,這時眾人才發現,在空中居然有另一個全身攏罩在斗篷之下的人正凌空漂浮著,正一臉不屑看著利奧拉等人。

「飄浮術,好久沒看到有術士辦得到了。」梅南輕呼。

飄在空中的那人不屑的哼了聲後諷刺著:「那是阿卡蘭學院太墮落了,連飄浮術都不會還能進學院,哼,阿卡蘭術士院果然是專門收垃圾的。」

清清不滿的抗議:「你說的也太過分了吧!我們都是測過能力才進入學院的,你說對吧?凱司!」清清轉頭認真的看著凱司,等待他的回答。

「嗯,對!」凱司也認真的回答,心底暗暗加了一句,有測驗我和利奧拉到底會不會寫自己的名字,和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公的還是母的。

清清轉頭看向飄浮在空中的術士,滿臉的不服氣,而凱司則是莫名其妙的和梅南交換悄悄話:「怪了,清清怎麼突然變這麼大膽?」

「因為清清的哥哥在紫羅蘭學院任教,清清最討厭讓哥哥聽到自己的壞話。」梅南小聲的說。

「原來如此…」凱司恍然大悟。

「小女孩,要不要來場術士決鬥啊?」飄浮在天空的那人惡意的笑著。

清清聞言,一頭黑髮竟然開始飄揚,更拿下了大眼鏡,一雙明眸裡光芒不斷流動,連白天都能明顯感受到清清的變化,和周圍騷動的魔力,連飄浮在空中的那名術士都忍不住變了變臉色,不過他卻是變得更興奮了,他一把扯掉身上的斗篷,露出真面目,居然和水龍騎士有一模一樣的容貌,唯一的不同,他是一頭利落的短髮。

「來個雙人決鬥吧,你和那個光明系騎士,我和我弟弟。」興奮無比的術士慢慢降落到水龍上,和水龍騎士並肩站著。

清清和白天V.S.水龍騎士和會飄浮術的術士,誰會贏?凱司撫著額頭思考:「我想想,要嘛就是紫羅蘭學院的打敗清清和白天,然後我們狠狠被修理一頓,不然就是清清終於使出大F招,讓在場數百人,包括我們幾個全都同歸於燼。」

「靠!怎麼想我們都會倒大楣,不行!我們要求換術士,梅南你去頂替清清的位置。」凱司堅決的說。

梅南趕緊拼命點頭,雖然決鬥很危險,但是親身體驗清清的空間魔法更致命。

「不換!」清清的黑色長髮像藤蔓一樣纏住凱司的頸子,眼神更閃著固執不通,大有你要換人,我就馬上用「大F招」的威脅姿態。

為了避免自己被空投到冥王星之類的,凱司只好馬上改口:「那我們要求換騎士!」

一旁的白天露出受傷的表情:「d什麼?」

「那還用說,只要讓銀假面上場,讓他在清清還來不及動手的時候,就刷刷刷的幹掉那兩個人,這樣阿卡蘭和紫羅蘭兩校才不會一起滅校啊!」凱司大喊著。

白天仍舊是滿臉疑惑,不相信清清有讓兩校滅亡的可能性。

「銀假面,蘭斯洛特的徒弟?」水龍騎士終於開口說話,語氣仍舊是冷冰冰的。

「沒錯!你們識相的話,最好給光明騎士一點面子,不然他哪天去找你們『聊聊』,你們就倒大楣了。」凱司仗著光明騎士之名,膽子也大了起來。

「冒牌貨。」水龍騎士冷冷的說。

凱司瞪大了眼,連一直置身事外的利奧拉都抬起頭來看向水龍騎士,不確定水龍騎士究竟是猜的,還是真的知道銀假面不是蘭斯洛特的徒弟,凱司面不改色的說:「冒牌貨?你說誰是冒牌貨?」

「蘭斯洛特沒有徒弟。」水龍騎士拔出劍,好像不耐煩在繼續討論下去,只是沉聲說道:「要派誰都可以,快點決鬥。」

白天略帶疑問的看向利奧拉,露出想詢問的眼神,這時,凱司終於驚覺白天或許已經發現了利奧拉的身分,在白天「看」到利奧拉渾身浴血又被關在鐵籠,那時的利奧拉應該還沒有「變身」,這下糟糕了,凱司連忙看向利奧拉有沒有什麼打算,可惜,利奧拉永遠都面無表情,連凱司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不過那傢伙大概什麼都沒在想吧!凱司深深的覺得。

「等等再說。」凱司只好故做冷靜的對白天說,而後者也點點頭同意,至於凱司等等要說什麼,那就等等再想吧。

「我們這邊派白天和梅…」凱司在清清的恐怖瞪視之下,為了避免自己會跑到利奧拉的世界去旅遊,只好臨時改口:「…清清。」

白天也點點頭,讓火龍烈焰緩緩降到地面上,放下了凱司、梅南和利奧拉,然後帶著清清升到空中,和水龍騎士對峙著,兩方都呈現出實力高強的模樣,水龍騎士和會飄浮術的術士不用看就知道實力高強,而白天的藍紋位階也不是省油的燈,但是清清身上充沛的魔力更讓對方如臨大敵……雖然凱司等人都知道真相如何。

「快快!我們能有多遠就閃多遠。」凱司話說完,人已經閃到十幾公尺外了。

「白天怎麼辦?」梅南著急的問。

「怎麼辦?我初一十五會記得幫他燒香啦。」凱司站在術士學院宿舍大門口大喊著,聲音大到連上空的白天都露出了怪怪的神情。

利奧拉緩緩的走到凱司身邊,一把抓住凱司的衣領,然後拖回白天等人決鬥的地方。

「喂喂,你幹嘛啦,你自己想死也不要拖著別人去死啊。」凱司拼命掙紮著,甚至雙手雙腳連嘴巴都咬住宿舍的門柱不放,可惜,凱司的全身力氣也抵不過第一殺手的一根手指,所以利奧拉輕輕鬆鬆的就拖著凱司一起去死…是一起回到決鬥現場。

「我需要你幫我解說戰況。」利奧拉眼中閃著些微好戰的光芒。

凱司趴在地上悶聲道:「那你要保證我連一根寒毛都不會掉,我才要跟你解說。」

利奧拉點點頭,得到利奧拉保證的凱司也馬上跳起來,開始實況報導:「雙人決鬥其實也蠻常見的,一般來說,騎士和騎士,裝甲和裝甲是比較常見的搭配啦,不過其實在術士沒落之前,雙人決鬥都是騎士搭配術士,因為騎士的近戰和防禦都很強,而術士主要負責遠攻和治療等。」

「我要負責遠攻嗎?」清清比著自己問白天。

白天皺著眉:「我沒有和術士搭配過…你會保護罩嗎?火球術?」

「都不會。」清清老實的回答。

「那你會什麼?」白天乾脆直接問。

「瞬間移動。」清清想了又想,自己好像就只會這個東西。

「呃…那你危急的時候再出手好了。」白天露出有點尷尬的表情,非常婉轉的說。

另一邊的水龍騎士卻再也不想忍耐,大喝一聲:「決鬥開始!」然後提著長劍就衝上來,而水龍身上的術士也沒閒著,出手就是幾根冰柱射出來。

對於對方的突然出手,白天有些來不及應對,只能讓座騎火龍驚險的躲過冰柱,白天才剛拔出長槍,水龍騎士的長劍已經近在眉捷,白天只能狼狽的擋住長劍後,連連後退想先穩住腳步,可是水龍騎士卻不給他這個機會,白天退一步,水龍騎士就進一步,造成白天只能節節後退,無法改守為攻。

更要命的是,對方的術士顯然不是省油的燈,狂對白天的火龍丟冰箭術,痛得火龍烈焰不停嘶吼著,還得抵擋水龍的爪子,情況一開始就不利於白天這方。

「看起來就輸定了,要是有梅南的保護罩,可能還可以挽回點劣勢。」凱司抬頭看著,一邊毫不意外的說。

「凱司太小看清清了。」清清不滿的往下喊,然後一頭黑髮又開始狂亂的飄揚,充沛的魔力讓對手都不敢小覷。

「不!大老闆,我沒有小看你啊,求求你乖乖待在白天後面就好,千萬不要亂來啊!」凱司連忙大吼大叫著,就怕清清來個「集體移動術」,然後不知道目的地會在哪個鬼地方。

「哼!」清清不滿的嘟著嘴,手上慢慢聚集了一團黑漆漆的魔法,清清大喊一聲:「白天蹲下!」

白天驚訝的聽從清清的話,還因此被水龍騎士的長劍劃破了手臂,清清一聲納命來,然後聲勢浩大的奮力一丟,一團比黑夜更漆黑的魔法就離了手,其中充沛的魔力讓對手的術士大驚失色的喊:「弟弟避開,不要碰到那個魔法!」

聽到哥哥的警告,水龍騎士如臨大敵的駕馭水龍退後,閃過那顆黑球,並且不敢輕忽的觀察黑球的動線,就怕它突然瞬間加速,一秒過去了、兩秒、三秒……黑球一共前進了三十公分,就如同氣球般飄啊飄,而且還不是直線前進,三不五時還會往白天的方向飄回來。

眾人都表情凝重的看著那顆黑球,而黑球飄到離水龍騎士還有五六公尺遠的地方,就此停住不動,眾人等了十來秒,黑球仍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嘿嘿…」清清尷尬的笑著:「好像失敗了耶。」

眾人的嘴角都忍不住抽續了起來,白天的臉色尤其僵硬,凱司和梅南卻大大的鬆了口氣,清清使出魔法能夠「沒事」就不錯了,哪還能期望她「成事」呢!

水龍騎士的臉色難看到極點,他冷冷的道:「這就是阿卡蘭學院的決鬥態度嗎?你們把決鬥當遊戲嗎?」

白天也勃然大怒:「你們突然就攻擊的方式難道是騎士該有的嗎?」

水龍騎士冷笑一聲,才要開口說話時,眼前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水龍騎士和術士連吭聲都來不及,就眼睜睜的看著形狀像個大嘴巴的黑洞朝他們吞過來,然後一片黑暗降臨……而在吞掉兩個人後,黑洞打了個飽嗝,乖乖的消失無蹤。

白天愣了許久,轉頭問清清:「他們到哪裡去了?」

「不知道!」清清睜著大眼,老實說。

「他們不會有生命危險吧?」白天露出擔憂的神情,就算是決鬥,也沒必要取人性命。

「生命危險是沒有,不過他們可能要稍微旅遊一下了。」凱司臉上幸災樂禍的微笑越來越大,事情發展好得凱司都不敢相信。

「白天,後面!」利奧拉突然出聲警告,他感覺到白天和清清的後方有股力量正在騷動。

白天微愣後,馬上回頭,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一條巨大的水龍突然出現,隨著水龍騎士念咒語的聲音,水龍口中吐出一條水柱加上術士的十來枝冰箭全都往白天和清清轟去,白天連閃躲的時間都沒有,只能迴身把清清整個人抱住,用自己的背脊去擋所有的魔法。

十來聲巨響過後,火龍烈焰終於支撐不住,從天空掉下,落到地面時發出了轟然巨響,漫天的塵埃把整條火龍都掩蓋住了,但是天空上的水龍騎士和術士卻仍然不肯放過對手,幾道魔法的閃光出現後,又是一陣魔法亂轟。

利奧拉抓起梅南衝到火龍身旁,而梅南也默契十足的念出了咒語:「保護罩!」

十來道魔法全撞到保護罩上,而保護罩仍舊安然無損,梅南更是堅定的繼續維持保護罩,不讓水龍騎士有機會再度攻擊白天和清清,利奧拉則轉過身去觀察白天和清清的狀況,塵埃漸漸散去,清清的啜泣聲也有一聲沒一聲的傳來。

利奧拉皺了皺眉,看見清清被壓在白天身下,仍舊保持著意識,看起來似乎只受了些輕傷,但是當人肉盾牌的白天就沒這麼好運了,一身白色騎士服已經破得七七八八,露出來的背更是一片血肉糢糊,當然白天也早就昏迷不醒了。

利奧拉馬上扶起白天,食指放到白天的鼻下,探測到呼吸後,利奧拉直接抱起白天,打算帶他去找療傷麻遜治療。

「站住!決鬥還沒結束。」術士連番魔法攻擊都攻不破梅南的保護罩,不禁有點氣急敗壞,眼看利奧拉就要把藍紋騎士帶走了,他馬上喊住對方。

利奧拉面無表情的回答:「他已經昏迷了,你們贏了。」

「這是雙人決鬥,只要有一個人站著,決鬥就必須繼續。」術士的眼裡閃著不懷好意的光芒。

利奧拉感覺到手中昏迷不醒的白天正不斷的失血,體溫有越來越低的跡象,實在無法再拖下去了,於是他轉身走向清清,清清疑惑抬頭看利奧拉,利奧拉直說:「閉上眼睛。」

清清雖然滿頭霧水,但是她從來沒有懷疑過利奧拉的話,馬上乖巧的閉上眼睛,然後一陣麻痺感從腦後傳來後,清清的身子一倒,也跟著白天昏迷,而造成清清昏迷的,當然是利奧拉的一個腳後踢。

「兩人昏迷,你們贏了。」利奧拉轉過身對水龍騎士和術士說,一雙冷情的銀色瞳孔直盯著對方,如果對方再不停手,肯定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術士閃過一絲玩味的眼神,上下打量著利奧拉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利奧拉。」利奧拉直接了當的回答。

「利奧拉。」術士將這三個字咀嚼一番,確認自己沒有聽過這個名字後,抬頭對利奧拉說道:「我是伊宇,我的弟弟是伊宙,跟你們校長說,學院排行大賽要開始了,我們紫羅蘭學院先來打聲招呼。」

「學院排行大賽後,紫羅蘭學院將不再是第二學院!」伊宙冷冷的說完後,身下的水龍一道長吟,在學院各處決鬥或破壞的紫羅蘭學院學生都停下手,看向水龍騎士的方向,伊宙在比了個手勢後,連看都不看利奧拉等人一眼,逕自騰空飛走。

「學院大賽?」利奧拉抬頭問梅南,但後者卻茫然的搖搖頭,表示他也不知道。

「啥學院大賽,我怎麼沒聽說過!。不過我說,這個啥勞子的學院大賽應該和術士院沒啥關係吧?」凱司不安的動了動:「應該沒人會派術士出場比賽吧?」

但是大家的腦中都浮現一個想法,巴巴理斯大概不能算是人吧?

雖然全校學生都怒火衝天的等校長出來解釋學院大賽,但是發生這麼大的騷動,校長卻連個影子都沒有,一直等到利奧拉把白天丟到療傷麻遜裡,然後利奧拉和凱司到校長室把門踹開後,才找到校長和血狼。

「利奧拉?你來得正好,你到底要不要去當龍皇之子啊?我也不是整天閒著沒事幹,一直在這等你回答的喔。」血狼坐在一台遊戲機前,眼神直盯著螢幕,兩手各操縱著一個握把,用眼角瞄了眼利奧拉後,嘴裡喃喃念了一句,然後又陷入遊戲中。

「利奧拉啊,今天學院怎麼這麼吵啊?是不是你們那夥人又惹了什麼事情出來?告訴你,我可不是每天都會幫你們收拾爛攤子的,我身為一校之長,可是很忙碌的。」巴巴理斯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臉埋在一本標題是「魔法史上最美麗的魔法師」的書裡,旁邊還擺了杯冒泡的不知名綠色液體。

利奧拉的心底又泛起一種連自己都不明白的情緒,有點像憤怒又不太像,後來經凱司說明後,才知道這叫哭笑不得。

「去你媽的。」凱司一出口就沒好話,左右手還各比著一個凸:「我們在外面打得要死不活的,你們倒好啊!一個打電動一個看色情書刊!」

你有動過一根手指嗎?利奧拉再度懷疑。

「我是利用現下最流行的麻遜研究新的招式!」血狼聽到這話,趕緊回過身來解釋。

「我是在研究偉大的魔法歷史。」巴巴理斯也放下書緊急說道。

「放屁!」凱司毫不留情又各給了個中指後,大剌剌的一屁股坐上校長椅,彷彿他才是校長似的,對「學生」怒吼著:「還玩!別校的傢伙都欺上門了,還在你家茅坑裡拉屎不沖水,拍拍屁股就走人啦。」

「什麼?」巴巴理斯勃然大怒:「哪個不衛生的傢伙在我家拉屎不沖水?居然還沒擦屁股!真是個噁心的傢伙。」

「那是個比喻啦!」凱司沒好氣的說:「喂,巴巴理斯,學院大賽是怎麼回事啊?」

聽到學院大賽,巴巴理斯臉色微變,有點尷尬的說:「呃,就學院間的切磋切磋啦,大家交流一下嘛。」

凱司把桌上的檯燈轉向巴巴理斯,燈光照得巴巴理斯頭昏眼花的,凱司的聲音如夢似幻的傳來:「巴巴理斯,快點說明真相,不然你家所有有關美女魔法師的書、照片,還有雕像全都會變成猛男喔。」

「不,別把我的美女魔法師變成猛男!我說,我什麼都說。」巴巴理斯哭喊著。

這次換血狼無言以對,對於在多年前認識巴巴理斯的意外後悔不已。

「就…大家對於阿卡蘭學院一直排名第一有點不滿,所以上次學院間的大會就決定來個學院排行賽,以後每三年舉辦一次,讓學院間可以互相競爭,然後進步。」巴巴理斯帶著無辜表情說。

凱司倒是面無表情的繼續問:「這件事是什麼時候決定的?」

「一年前。」巴巴理斯的表情看起來更無辜了。

凱司當場飛躍辦公桌,跳到沙發上,抓狂的把巴巴理斯的「魔法史上最美麗的魔法師」撕成一堆碎片,然後指著巴巴理斯的鼻子囂張的說:「快點說清楚大會規則,不然我就公佈這個消息給各學院,保證剛剛和紫羅蘭學院打完架的學生會很樂意來校長室發洩一下高漲的情緒!」

「啊!我的女魔法師…」巴巴理斯自知理虧,除了心頭滴血大聲哀嚎外,也一邊撿碎片哀悼,一邊解釋:「各學院派出五個學生一組,進行團體淘汰賽。」

「真的只有這樣?」凱司危險的瞇起眼睛質問。

巴巴理斯狂點著頭,沒辦法,上次開會不小心中途睡著,其他的都沒聽見。

凱司坐了下來,翹著二郎腿思考:「五個人,那要派誰呢,利奧拉是不能少的,白天也很不錯,梅南的保護罩也相當有用,喂,巴巴理斯,裝甲院有沒有有用點的學生?要是沒派裝甲院的出去,裝甲院肯定會大鬧特鬧。」

巴巴理斯露出為難的表情:「大概要派傑特‧基契。」

「你是說那個連C機都能操縱的比D機還差的傢伙?」凱司滿臉的不屑:「派他不如少派個人,還可以少扯點後腿呢。」

巴巴理斯露出為難的表情:「沒辦法,要是不派他,商濟聯盟肯定跟我沒完,反正利奧拉可以以一打五,沒差啦。」

「說的也是。」凱司點點頭,有利奧拉在,就是其他四個人都是傑特,那也不可能輸的。

巴巴理斯把手搭上凱司的肩,理所當然的說:「那最後一個就派你吧!」

凱司張大了嘴,有點結巴的說:「派、派我幹嘛?派我不如派冰絲莉或藍瑟琪吧?」

巴巴理斯搖搖頭:「這你就不懂啦,阿卡蘭帝國的學院戰,肯定有很多學院暗中耍詐,要比詐,有誰比你更奸詐更卑鄙的?沒有吧?所以你跟著去是一定要的啦,就這麼決定啦,我去跟大會提出名單啦。」

「等一下…」凱司還試圖抗議。

巴巴理斯轉身望著窗外:「唉,聽說米哲瑞快回來了!」

凱司的雙肩垮了下來:「好啦,不過我只負責出計策喔,別想叫我動手。」

「有利奧拉在,哪裡會留下敵人讓你收拾。」巴巴理斯邊拍著凱司的背邊哈哈大笑著,凱司也勉為其難的點頭同意。

一直默默不語的利奧拉又泛起了陌生的情緒,這時血狼也拍了拍利奧拉的肩感嘆道:「這就叫做無奈啊!小兄弟,再問你一下,你到底要不要去龍皇帝國啊?」

利奧拉這次總算給了血狼一個肯定的答案:「我不去。」

沒想過會得到答案的血狼愣了愣後,哈哈大笑著:「利奧拉你好樣的,這下我可以看到龍皇吃鱉的表情啦!不過這樣一來,蘭斯洛特那傢伙可能就不會收你當徒弟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你當蘭斯洛特的徒弟還真委屈你啦。」

「不行啦!」凱司猛然想起,從沙發上蹦起來大喊:「我們要用銀假面參賽的話,一定會有人懷疑銀假面的身分啦,利奧拉不是蘭斯洛特的徒弟就算了,他連騎士都不是啊!」

這時,血狼神秘的笑了笑:「誰說利奧拉不是騎士的?」

上篇:03-3:雙重身份約會法     下篇:03-5:光明騎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