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3-5:光明騎士  
   
03-5:光明騎士

白天才剛從療傷麻遜爬出來,就發現銀假面、凱司、梅南,還有一臉故做不屑的傑特正站在療傷麻遜前,正眼巴巴的盯著他,白天莫名其妙的走到眾人面前:「你們在等我嗎?」

「是呀,就等你出發啦。」凱司隨口回答。

「出發?」白天更是不解了。

「今年突然要舉行學院排名賽,所以每個學院要派出五個人去參賽。」梅南好心的解釋給狀況外的白天。

「巴巴理斯那個死老頭,突然發現學院比賽就是紫羅蘭學院來挑釁的隔天,就是今天啦,時間緊迫,我們只好來這等你傷好就出發了。」凱司沒好氣的說。

「學院排名大賽?這麼多年來,阿卡蘭學院一直是第一學院,怎麼會突然要用比賽來排名呢?」白天頓時覺得責任重大,要是因為他們輸了導致阿卡蘭學院的排名下滑,那他們豈不是成了阿卡蘭學院史上的罪人?

「巴巴理斯說,是其他學院聯合起來陷害他。」凱司不屑的哼了聲:「那個死老頭這麼欠扁,要是我是其他學院的人,我第一個陷害他!」

白天看了看站在一旁沒說話的銀假面,忍不住走到他前方問:「銀假面你也是隊伍的一員嗎?」

帶著銀面具的利奧拉對白天點點頭,而後者也因此也鬆了好大一口氣,銀假面的實力有多高,他手下敗將的白天是再清楚不過的了。

放下一顆心的白天帶著對戰鬥的興奮說:「我去準備準備就出發。」

凱司撇了撇嘴,拿出一把長槍,正是白天的武器;梅南則打開包裹,裡面不但有銀假面的白色銀紋騎士服,有鐵灰色的術士袍,也有白天的白色藍紋騎士服;利奧拉則一言不發,他的兩條腿正各被一條龍的尾巴纏住,一條是白龍,另一條則是紅龍,萬事具備,連東風都不欠。

凱司口氣不好的說:「校長說,既然我們有兩條龍,就自己騎龍去比賽會場,省筆交通費。」

白天點點頭,一邊走出治療室,一邊指示火龍烈焰到廣場上變身,利奧拉也跟著白天走出去,用心靈感應要寶利龍變大,不一會兩條巨大的龍就佇立在廣場,白天才剛坐上烈焰,凱司和梅南也隨著爬上了烈焰的龍背,白天奇怪的回頭看了看他們,又看向孤單地站在白龍身上的銀假面。

「你們其中一人可以坐銀假面的龍。」白天提醒他們。

梅南的臉色一變,連連搖頭,而凱司則直接的說:「不了,謝謝,我對在天空做七百二十度的翻轉這種事沒什麼興趣。」

「等一下,那我呢?」一直沒開口的傑特終於著急的大喊。

「你?」凱司冷冷的說:「我記得你好像是裝甲院的啊?怎麼現在裝甲院的學生都沒裝甲用嗎?」

傑特咬牙切齒的說:「我的裝甲不是長途飛行用的,已經用飛行麻遜送去比賽會場啦!」

凱司反而換上笑嘻嘻的表情,認識凱司的人都應該知道,這就是凱司特有的幸災樂禍笑容,他不只笑得卑劣,聲音更是欠扁到聞者都想揮一拳過去:「那…你就去坐銀假面的白龍好啦,神聖白龍耶,那可不是想坐就坐得到的。」

傑特有些猶豫的看向銀假面,心中想著銀假面曾經和他有過節,要是在空中,銀假面想害他的話,豈不是輕輕一推就好了?

「放心吧,如果銀假面要殺你,不會比踩死路邊的螞蟻難,沒必要特地單獨帶你飛上天,昭告世人就是他幹掉了你。」彷彿猜透了傑特的心思,凱司輕彈著手指,一邊隨口說著。

雖然傑特對凱司的口氣是氣得心底冒火,但也不得不承認凱司是對的,況且能坐上神聖白龍可以說是難得的機會啊!傑特就這樣懷著既怨恨銀假面,又有點興奮自己坐上了神聖白龍的心情,往比賽的會場出發。

傑特已經完全沒注意到,為什麼凱司和梅南會寧願坐白天的紅龍,也不想坐上神聖白龍,但是接下來,他終於徹底了解了。

小孩心性的寶利龍對於「平穩飛行」這四個字,是一點興趣都沒有,他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在天空來個連續翻滾,而且寶利龍也不喜歡直行,S型蛇行前進才是他的最愛,三不五時還來個波浪跳動,總之,難得可以變成原型的寶利龍總是會玩得非常開心,完全忘記自己的背上還有個主人,幸好寶利龍的主人是平衡感恐怖到驚死鬼神的第一殺手,不然寶利龍早就不知道弒主多少次了。(這樣說起來,藍瑟琪還真該感謝利奧拉了?)

「放我下去!放我下去!」傑特拼命尖聲叫著,三不五時被利奧拉伸手「撈」回來,以免傑特因為寶利龍的過度「晃動」而脫離龍背,從幾百公尺的高空掉下去,摔得連骨頭都找不到。

「銀假面的平衡感真是令人難以置信,他真的和我同年嗎?」白天忍不住疑惑,但是話剛出口,他就突然想起還有個更大的問題沒解決。

白天轉頭看向凱司,滿懷疑問的說:「凱司,銀假面到底是不是光明騎士的徒弟?為什麼紫羅蘭學院那個水龍騎士那麼肯定的說不是?」

原本看傑特的醜態看得哈哈大笑的凱司聽到白天的問題,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噎死,咳了好一會……其實是藉著咳嗽的時間,凱司正在拼命的想藉口,最後在白天直率的視線之下,凱司終於硬著頭皮開始胡說八道:「你也知道,利奧拉就是銀假面了嘛。」

白天點點頭,在銀假面陷入危機的時候,他「看」到銀假面時,看見的卻是穿著鐵灰色術士袍的利奧拉,和他胸前的白髮粉紅眼睛的小孩。

「之所以偽裝是因為……」凱司露出有點勉強的微笑:「是因為他師父光明騎士蘭斯洛特的吩咐,至於為什麼呢!這個嘛,可能是…」

「因為光明騎士不希望利奧拉因此驕傲自大。」梅南不動聲色的接下話。

白天的視線改投到梅南身上。

「如果眾人知道利奧拉是光明騎士的徒弟,那對他的態度肯定會大大不同。」梅南面不改色的繼續說下去:「為了不讓利奧拉沉醉在虛偽的名聲中,所以光明騎士要求利奧拉不准以他徒弟的身分出現,他自己也從不說自己有個徒弟,所以那個水龍騎士才會說光明騎士沒有徒弟。」

白天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對梅南說的話沒有半點懷疑,甚至自己接下去解釋:「所以,當校長需要利奧拉的幫忙時,利奧拉就特地改裝成銀假面來幫校長。原來是這樣啊,光明騎士的用心真是令人佩服,而利奧拉也不愧為光明騎士之徒,居然還加入術士院,就算被比他低階的騎士汙辱也不違背師父的吩咐。」

白天滿意的點頭,不再對利奧拉的身分有任何懷疑,甚至暗暗警告自己,絕不能洩漏利奧拉的身分,以免浪費了光明騎士的用心。

雖然危機順利通過,凱司卻有點奇怪的看向正對他比「耶」的梅南,這傢伙什麼時候這麼會說謊了?要不是他非常肯定利奧拉絕不是蘭斯洛特的徒弟,不然連凱司自己都差點被梅南的說法說服了。

「賽場到了。」白天比著遠方歡聲雷動的地方,那是一個圓型競技場,原本只有在帝國有特殊活動的時候才會用到,現在被借用來當學院排名賽的場地。

白天對利奧拉比了比賽場的方向,利奧拉也回點頭,隨後兩人都駕馭著自己的龍飛向賽場,兩條龍一出現在賽場上空,原本歡聲雷動的賽場馬上沉靜下來,圓形競技場中的數萬學生都張大眼睛向上張望,連賽場中央的眾隊伍也仔細觀望著對手,擁有兩個龍騎士算是相當不錯的實力,但並不少見,這點從各隊伍都有數條龍在旁就可以知道。

重要的是龍騎士的位階。

白龍和火龍都緩緩降落在地面,一旁的管理人員馬上走到利奧拉一行人身邊,眼睛看了眼他們左胸上的校徽後,馬上舉起手中的廣播麻遜公佈:「阿卡蘭學院到!」

競技場馬上起了騷動,目前排名第一的阿卡蘭學院可以說是眾學院最大的對手,每個人的目光都在阿卡蘭的五名學生身上拼命瀏覽著。

「龍騎士兩名,天啊!居然有一個是銀紋騎士?怎麼可能?銀紋騎士都是導師級的才對啊!」一名學生尖聲叫著。

「機甲院學生一個,那個不是傑特嗎?噗哧!」其他學院的選手忍不住笑了出來,因為傑特在白龍一落地的時候,馬上噗咚一聲從龍背上掉到地面,然後口吐白沫昏迷不醒的被一旁的醫護人員抬走。

「有兩個術士院學生…」眾人瀏覽到這都沉默下來,心底是百般不解,一般來說,很少有校長會派術士院的學生,目前賽場上十來個隊伍裡,也只有兩校派出了術士,另外一個紫羅蘭學院也只派了一名術士,阿卡蘭卻派了兩名術士。

「快過來,就只剩你們還沒就位了。」管理人員催促著阿卡蘭的眾人。

白天看了看利奧拉,提醒道:「銀假面,你的位階最高,你應該走最前方。」

利奧拉示意寶利龍變成一公尺的小龍後,走在眾人的前方,跟著管理人員走到賽場中央,那裡已經排好了十來列的參賽學生,每一個人的眼神都投射在利奧拉身上,利奧拉雖然不在意學生們的目光,但是心中也不免懷疑自己有什麼地方做錯了嗎?d何眾人都緊盯著他。

利奧拉事實上沒做錯什麼,穿著白色騎士服的他身型挺拔,走路不急不徐,眼神既冷靜又銳利,加上利奧拉刻意模仿騎士略帶高傲的感覺,他完全符合一個銀紋騎士應有的風範,不過讓眾學生緊盯著利奧拉不放的原因,其實就是利奧拉的銀紋騎士身分。

學生中從沒有出現過銀紋騎士!雖然眾學院裡都有那麼幾個藍紋騎士,但是從沒有人在學時就升上過銀紋,銀紋和藍紋之間的鴻溝之大,很多騎士甚至一輩子都跨不過去,就算是眾學院裡的騎士導師們都不一定是銀紋騎士,藍紋騎士導師也不在少數。

「你們的位置就在這裡,請您稍後一下。」管理人員恭敬的指示利奧拉停住,銀紋騎士的身分連大賽管理人員都不敢冒犯。

「早知道我就跟巴巴理斯幹件銀紋騎士服來穿,看他們還敢不敢把我當透明人。」凱司咕噥著抱怨:「不,要幹就幹金紋的算了。」

「那麼眾騎士會把劍架上你的脖子,因為世界上的金紋騎士只有十個,而且全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白天好心的勸告。

「而且凱司,沒人把你當透明人的。」梅南拿著睫毛梳,照著雕花鏡,仔細的把自己的睫毛梳得更翹:「這賽場上有十幾個騎士,幾十個裝甲戰機學生,可是才三個術士呢!我們可以說是最搶眼的,你快把你亂翹的頭髮梳一梳,我的梳子借你吧。」

凱司看著梅南遞過來的粉紅色梳子,他毫不掩飾的露出厭惡的表情:「拿走、拿走!我寧願當光頭也不要用粉紅色還有蝴蝶結裝飾的梳子梳頭!」

梅南聳聳肩,把梳子拿回來,開始梳理他已經一絲不茍的波浪金髮。

看到眾學院都有不同的校徽,利奧拉第一次低下頭看了看自己胸前,從術士長袍上臨時拔下來貼到騎士服上的校徽,首次注意到原來阿卡蘭學院的校徽是一個五芒星,利奧拉抬頭看向旁邊,旁邊的學生胸前正是朵紫羅蘭,再往上看,那張臉真是熟悉無比,正是昨天來挑釁,還打敗了白天和清清的伊宙

伊宙這時也露出不屑的表情,而且也不用正眼看利奧拉,聲音如同昨天一樣冰冷:「我會打敗你這個假銀紋,揭穿你的謊言!」

管理人員看了看眾學院已經到齊,又舉起手中的廣播麻遜「十五個參賽學院都已經到齊,那麼現在介紹本次大賽的裁判,分別是銀紋騎士─斐爾。」

看台上一個穿著白色銀紋騎士服,黑髮黑眼的男人站起來,臉上帶著溫和的微笑,有著令人感覺如沐春風的清爽氣質,斐爾輕輕點頭,開口簡單說:「希望這次大賽大家都能以公平公正的心態去競爭,願騎士精神永在!」說完,斐爾右拳輕捶左胸,對眾人做了個騎士禮節,而眾騎士們也回了個禮節,連利奧拉都有樣學樣的回禮。

斐爾有點好奇的看了看利奧拉後才坐下。

「斐爾就是清清的哥哥,全名是清斐爾。」梅南靠著凱司的耳邊私語,嚇得凱司的下巴差點沒掉下來,而這句話當然也被耳朵尖的利奧拉聽見了,這麼說來,他從清清那拿過來的騎士服就是眼前這斐爾的了?

「喂!清清該不會真的姓清吧?」凱司比較好奇的是這個問題。

「是啊,她姓清,單名清。」梅南理所當然的說。

凱司露出怪怪的表情:「那你不會姓梅名南吧?白天你姓白名天?哈哈,利奧拉更怪,難道姓利名奧拉嗎?」

白天認真的回答:「是的,我姓白,單名天。」

梅南從鏡子中抬頭,給了凱司一個白眼:「我叫做梅南‧葛羅瑞,不是姓梅名南啦。」

「我沒有姓。」利奧拉簡單丟給凱司一句話,而聽到這話的凱司也有點尷尬的騷了騷臉。

在凱司等人討論名字的問題時,台上又分別介紹了幾個裝甲協會的榮譽顧問,和術士學會派出的一名代表,眾裁判一一打過招呼後,管理人員見情況差不多,就再度開口說:「就此宣布第一屆學院排名大賽開始,首先……」

「等一等!」一個聲音打斷了管理人員的宣布,眾人也把眼神投向發話者,紫羅蘭學院裡,穿著紫色術士袍的男子,也正是昨天一同來挑釁的水龍騎士的哥哥,伊宇。

「學生裡居然有個銀紋騎士,難道大家都沒起懷疑嗎?」伊宇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大家的眼神馬上又聚集到利奧拉身上,眼神中果然充滿懷疑。

紫羅蘭學院的伊宇從隊伍中走出來,對著看台上的眾裁判大聲說:「這個銀紋騎士不但戴著面具,自稱是銀假面,而且還說他是光明騎士蘭斯洛特的徒弟,我現在嚴重抗議,懷疑此人說謊,他根本不是蘭斯洛特的徒弟,甚至不是銀紋騎士!」

這幾句話像是炸彈般轟炸了全場,競技場中的人,應該說是全阿卡蘭大陸的人本來就對這突然冒出來的蘭斯洛特之徒感到懷疑,但是畏懼於銀紋騎士的地位,沒有人敢先出口質疑銀假面的身分,現在居然有人大剌剌的當著銀假面的面前懷疑他的身分,眾人當然也開始把心中的疑惑全都爆發出來。

身處爆炸中心點的利奧拉仍舊保持著冷靜,幸好凱司老早就猜到這種情況的發生,對於眾人一聲又一聲的質疑,利奧拉不發一言,只是開始往看台的方向邁步前進,隨著利奧拉的步伐一步步走向看台,眾人也慢慢安靜下來,最後利奧拉走到斐爾面前的時候,所有人都安靜無聲的看著情況發展。

斐爾的臉上仍舊是溫和的笑容,只是好奇的看著銀假面的舉動,然後利奧拉從騎士服中拿出一張銀色手掌大小的金屬卡片,擺到斐爾的面前後,開口說:「請不要說出我的真實姓名。」

斐爾拿起手中再熟悉不過的卡片,這是騎士協會發下的,用來證明騎士身分的證件,銀色的卡片正代表了銀紋騎士的身分,不大的卡片上寫著騎士的姓名和位階,還有一張騎士的照片,還有騎士協會的聖劍徽飾。

斐爾也拿出自己的卡片,兩張真正的騎士卡相碰的話,上頭的聖劍徽飾將會發出金色的光芒,這是騎士們用來確認彼此身分的最好辦法,斐爾將兩張卡片輕輕碰觸,兩張卡片的聖劍果然發出了光芒。

「你的騎士卡是真的,但是我還需要確認你的長相是否和騎士卡上的照片一致。」斐爾一邊說,一邊把騎士卡遞回給銀假面。

利奧拉點點頭,恰巧背對所有人的他迅速的摘掉面具後,又瞬間戴上,雖是一瞬間,但是斐爾已經看清楚了,他點點頭後說:「你的確是銀紋騎士,這點我可以保證,但是我不知道你是否是光明騎士的徒弟。」

「我是不是光明騎士的徒弟,和這場比賽無關。」利奧拉也不做任何的辯解。

「但是這和你的騎士榮耀有關,你真的不打算做任何說明?」斐爾略為奇怪的問。

利奧拉沉下臉,不知道該怎麼應付這個有關他的「騎士榮耀」的問題,這時,後方替利奧拉著急的白天終於看不下去了,他快步上前,嚴肅的臉上充滿堅決,先對斐爾做了個騎士禮節後:「斐爾騎士,銀假面之所以不說明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我敢以自己的騎士榮耀向您保證,銀假面F對沒有說謊。」

「糟糕!有人的騎士榮耀毀在利奧拉手上了。」凱司低語咕噥著,唯一聽見低語的梅南也只有露出無奈的表情。

「你和銀假面是一夥的,你當然說他是真的。」見情勢轉向銀假面,伊予連忙大喊。

白天沉下臉,轉過身嚴肅的對那術士說:「我已經以我的騎士榮耀發誓,如果你的意思是我說謊的話,那我就必須和你決鬥,來維護我的騎士榮耀。」

「我們已經決鬥過了,我記得沒錯的話,你昨天才剛敗在我們手下。」伊宇大大的微笑著。

白天卻沒有半點氣虛的感覺,反而正大光明的承認:「我昨天是輸了,但是為了我的騎士榮耀,我今天必定全力以赴。」

沒有讓白天受窘,伊宇顯然不太高興,危險的瞇起雙眼公佈:「我弟弟曾經遇過蘭斯洛特騎士,也得到他親口說出沒有收徒弟的打算,這才五年前的事情,現在怎麼卻突然冒出個銀紋騎士位階的徒弟,你說這有可能嗎?」

這話一出,現場再度沉默下來,所有人又把目光集中到利奧拉身上。

「喔,原來啊,你想當蘭斯洛特的徒弟,結果被他拒絕啦,難怪一臉別人都欠你幾百萬的樣子。」凱司上下打量著水龍騎士,嘴邊還露出訕笑。

現場的人都愣了會,想了想凱司的話,又回頭想剛才伊宇所說的,才發現箇中奧妙之處,紛紛笑了起來,而伊宙的臉也更冷了,一雙寒冰似的目光射向利奧拉,幾乎字字分明的說:「光明騎士F對不可能收你為徒!」

眼見現場質疑的聲音越來越多,事情似乎難以收尾了,但是利奧拉卻也沒有辦法,唯一能幫他圓謊的血狼(怪了,這傢伙怎麼都不用顧他的騎士榮耀?)又在昨夜交給他騎士証後消失無蹤。

就當連凱司也束手無策的時候,一道清亮的馬長嘶聲從天空上傳來,眾人抬頭望看天空的時候,全都難以置信的張大了嘴,連身為銀紋騎士的斐爾都馬上站了起來,做出騎士禮節。

一匹雪白的獨角獸正在蔚藍的天空上嘶啼,背上載著一名穿著白色騎士服的男人,褐色的長髮綁成馬尾,而他如同天空般蔚藍的眼睛此時正在人群中四處搜尋著,一看見利奧拉,蘭斯洛特皺了皺眉,命令自己的獨角獸降落到看台上,也就是利奧拉現在站的地方。

蘭斯洛特下了獨角獸,直直的走向利奧拉,連看都沒看其他人一眼,甚至連斐爾的行禮,他也只是一個揮手就了事,蘭斯洛特走到了利奧拉前方,面對有點莫名其妙的利奧拉,他沉下臉嚴厲的說:「不會行禮嗎?」

利奧拉雖然頭腦呈現愣住的情況,但還是反射性的把右拳輕捶上左胸,對蘭斯洛特做了個騎士禮節。

「到獨角獸背上等我。」蘭斯洛特彷彿在教訓自己孩子似的,語氣完全是嚴厲不容違抗的。

對於這命令般的語氣,利奧拉感到異常的熟悉,身體幾乎是反射性的就照蘭斯洛特的話去做,一直等到自己爬上獨角獸的時候,利奧拉才想起蘭斯洛特並不是「主上」,他並不需要聽從蘭斯洛特的命令,但是利奧拉雖然這麼想,身體卻還是照著命令動也不動的,而腳邊一公尺大的寶利龍不解的咬著利奧拉的褲腳。

利奧拉低頭看向寶利龍,仔細思量後用心靈感應對寶利龍說道:「我不會有事,你留在這裡幫凱司他們。」

寶利龍長長的龍臉上,雙頰高高鼓起,十分不滿的低啼,但也只能照著利奧拉的指示,走回凱司一夥人的身邊時,還頻頻回頭看著利奧拉,希望他會回心轉意,讓自己留在他身邊。

蘭斯洛特這時才正眼看向看台上的眾裁判,簡單的說一句:「很抱歉,我必須先將他帶走,我會盡量在比賽開始前讓他回來。」

眾人哪敢說句不行,就算銀假面從此人間蒸發,都沒人敢說句光明騎士的不是,蘭斯洛特很清楚這點,他也只是禮貌性的給裁判交代而已,他說完就往獨角獸走去,跨上獨角獸後,帶著「徒弟」揚長而去。

眾人都因驚嚇過度而呆滯時,凱司猛然爆出哀嚎聲:「天啊!他把我的保命符帶走啦!」

但是,光明騎士為什麼要帶走銀假面?梅南有點驚疑不定的想著。

上篇:03-4:紫羅蘭學院     下篇:03-6: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