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3-6:封印  
   
03-6:封印

利奧拉靜靜坐在獨角獸上,連一句話都沒吭,倒是坐在前頭的蘭斯洛特有些好奇的先開口:「不問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利奧拉這時才開口說道:「是血狼找你來的?」

「是,也不是,血狼的確有開口讓我來,但是就算他不開口,我也打算過來找你,為什麼不到龍皇帝國?聽說祕羅已經找過你麻煩了,d什麼不到龍皇帝國尋求保護?」蘭斯洛特一連數個問題丟給後座的人。

利奧拉沉默良久:「我不想去。」

聽到這不算回答的回答,蘭斯洛特輕笑起來:「你和血狼形容的一模一樣,一個迷惘的冷漠男孩,而且還很固執。」

利奧拉對於這評論仍舊沒什麼感覺,只是腦中空白的看著底下飛快後退的景色,過了不一會,蘭斯洛特讓獨角獸降落在一個渺無人跡的荒原,逕自翻下獨角獸後,蘭斯洛特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滿意的點點頭,回過身對站在獨角獸旁的利奧拉說:「你拔下面具吧,我這個『師父』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徒弟的長相。」

利奧拉依言摘下了銀面具,露出一張清秀的臉孔,蘭斯洛特看了眼面具後有點遲疑的說:「這張面具從哪裡來的,居然改變了你的眼色。」

「米哲瑞給的。」

「米哲瑞,他的東西都有些怪異。」蘭斯洛特露出些微懷疑的神色,不過並不打算批評和龍皇有交情的米哲瑞,一向不拖泥帶水的蘭斯洛特馬上提出自己來的主要原因:「血狼說,你想學治癒術?」

聽到治癒術,利奧拉的興趣終於被提起來了,他點點頭問:「你可以教我?」

「光明系騎士最有名的就是會使用治癒術。」蘭斯洛特理所當然的說,隨後嚴肅的說:「如果是治癒術,我可以教你,因為血狼特地拜託我,但是如果是其他的能力,我絕不會教給一個殺手,雖然你答應過安瑟公主不再殺人,但是我並不信任你。」

對於蘭斯洛特質疑自己對安瑟的承諾,利奧拉的心頭泛起淡淡的不滿,對蘭斯洛特的態度也變得更冷漠,雖然所謂變得更冷漠,可能沒有半個人看得出來,至少蘭斯洛特就沒有任何感覺,只是開始履行自己對血狼的承諾。

「血狼告訴我,你的主要問題在於,感覺不到元素是嗎?」蘭斯洛特直接的切入核心。

利奧拉點點頭,而蘭斯洛特說了句看著後,拔出他通體雪白的寶劍,輕輕劃破自己的掌心,鮮紅的血液頓時冒了出來,然後蘭斯洛特閉上雙眼專心的輕唸幾句咒語後,受傷的掌心開始發出純白色的光芒,原本冒個不停的血液也越冒越少,最後不再有血液冒出來,而蘭斯洛特拿出手巾擦去血跡後,掌心連一絲傷痕都找不著。

利奧拉微皺著,在蘭斯洛特療傷時,他的確感覺到有股能量集中在蘭斯洛特的掌心,難道那股能量就是所謂的魔法元素?利奧拉的心底對元素開始有種模糊的感受,但是又不夠真切,讓他仍舊無法掌握這種特殊的能量。

利奧拉從靴中抽出碎銀,把碎銀從棍子型態變成短刃後,利奧拉拿著碎銀在自己的手臂上劃下長長的傷痕,然後把手舉到蘭斯洛特跟前。

蘭斯洛特先是好奇的觀察利奧拉獨特的武器碎銀,直到利奧拉把手舉到他眼前時,蘭斯洛特也直接的把手放到利奧拉的傷口上,溫暖的白光就從蘭斯洛特的手掌心發出來,利奧拉仔細的感受著傷口上的能量,能量慢慢的滲進他的皮膚,然後把破碎的組織一一重建起來,最後傷口消失無蹤。

利奧拉皺眉仔細回想剛才的感受,試圖掌握住那種感覺,蘭斯洛特也試著幫忙,提醒道:「把手掌伸出來,看著你自己的手掌,回想剛才的那種感覺。」

利奧拉照著做,一雙銀眸正專心一致的盯著自己手心,連殺手對週遭警戒的習慣都忘記了,利奧拉的眼裡和心裡都只有自己修長的手掌,慢慢的,他漸漸感應到熟悉的能量,手掌心開始有一股溫暖的感覺直透到心頭,利奧拉難得湧起了興奮和成就感,連臉上都不禁泛起了一絲微笑。

蘭斯洛特突然把手放上利奧拉的前額,利奧拉有些疑惑的抬頭看蘭斯洛特,但蘭斯洛特只喝了聲:「專心!」

利奧拉不疑有他,又再度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掌心,手心溫暖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最後終於發出細微的白色光芒,利奧拉馬上把手指伸到嘴裡咬破,然後把受傷的手指慢慢往白色光芒碰,利奧拉立刻感受到傷口正漸漸復原,他真的學會治癒術了!

「恭喜你學會治癒術,現在來體驗一下光明系騎士的另外一個F活。」蘭斯洛特的手仍舊扣在利奧拉的前額上,一雙水藍色的眼眸看起來是絕對的無私,近乎殘酷的無私。

利奧拉雖然對於蘭斯洛特的眼神起了警戒,但是光明騎士蘭斯洛特應當不至於會害他吧?懷著這樣的想法,利奧拉並沒有採取任何的行動,只是靜靜感受前額突來的強大壓力,縱使利奧拉忍耐力過人,也不得不被這強壓壓得露出痛苦的神色,最後利奧拉終於無法再忍受下去,雙手握住蘭斯洛特的手腕,想把這痛苦的來源拉開。

但是利奧拉卻愕然發現,蘭斯洛特非但沒有放手,手指反而緊緊扣住利奧拉的腦袋,而且釋放出更強烈的壓力,讓利奧拉痛得幾乎大喊出聲,但他強忍住,只是痛苦的從齒縫中擠出疑問:「蘭斯洛特?」

「封印也是光明系騎士的獨有力量,光明系騎士一向不愛殺生,封印可以讓危險的敵人無法再使用力量去傷害他人。」蘭斯洛特平靜而公正的陳述:「你太危險了,利奧拉,既然你不想加入龍皇這方,龍皇也同意我用這種方法來避免你對這個世界造成危害。」

「我沒有造成危害!」可惜蘭斯洛特並沒有因為這句話而停止,利奧拉只能絕望的看著蘭斯洛特的手竄出許多白色半透明的鏈條,然後鏈條從利奧拉的前額開始往下綑綁,鏈條所到之處,利奧拉就會發覺自己的力氣漸漸喪失掉,連意識都開始模糊不清。

在利奧拉喪失意識之前,隱隱約約聽到蘭斯洛特說:「我並沒有封印你的魔力,你還是可以照你的願望當個神醫,你的願望很好,對你或對這個世界都好。」

半透明的鏈條慢慢陷進利奧拉的身體,劇烈的疼痛終於讓利奧拉的意識一空,頹然的倒地昏迷,而鏈條最後也消失在利奧拉的身體裡,但是幾條奇特詭異的金色花紋卻漸漸浮現在利奧拉的皮膚上,幾乎像是綑綁的繩子似的纏繞著利奧拉。

蘭斯洛特靜靜的看著倒地昏迷的利奧拉,只是平靜的說:「很抱歉,我不能放任一個能力如此強大的殺手在世界上遊蕩。」

蘭斯洛特將利奧拉拖上獨角獸,他順手拿起了利奧拉掛在腰間的銀面具,皺著眉頭感受其中含有的魔法能量,卻無法確定米哲瑞究竟在上面下了什麼魔法,蘭斯洛特右手用力一握,手中的面具碎裂成好幾塊,他順手拋棄了面具的碎片,然後騎上獨角獸,騰空往賽場的方向飛去。


「啊啊啊!」凱司在休息室來回踱步良久,最後狂抓著頭仰天大喊:「我不要上場!沒有利奧拉,我死都不上場!開玩笑,別人五個人,我們是三個人,這種一開始就居於弱勢的比賽,休想叫我去送死!」

梅南好心的提醒:「雖然傑特還在醫護室,不過應該可以上場比賽吧,我們是四個人啊。」

「不!」凱司舉著食指嚴肅的解釋:「你以為傑特算是一個人嗎?他不要扯後腿,讓我們的實力從三個人變成兩個半就不錯了,你還期望他可以變成第四個人?」

現在的情況讓白天都忍不住皺起眉頭,一名騎士加上兩個術士要對付可能有數名騎士和裝甲戰機的其他隊伍,實在太過勉強。

「還有寶利龍啦!」恢復成人型的寶利龍,一身光溜溜的坐在一旁啃著牛肉乾,還不滿的出聲抗議。

三人終於看向吃得滿嘴都是肉屑的寶利龍,凱司沒好氣的說:「我現在在討論『人』數,等你哪天重新投胎當人的時候,再來跟我說啦!還有,你快點變回龍啦,變成五歲娃娃一點用都沒有。」

寶利龍氣鼓鼓的對凱司低吼一聲,然後慢慢變成一條雪白的龍,然後用爪子撕著牛肉乾吃,一邊嘟著嘴抱怨:「爪爪很難吃牛肉乾。」

「希望銀假面可以及時趕回來。」白天忍不住感嘆,心中壓力頗重,若是阿卡蘭第一學院之名竟然毀在他手中,那他真的會羞愧到無地自容。

房內眾人正皺緊眉頭,苦思不到對策時,通知的廣播卻已經饗起:「學院排名大賽即將開始,請學院各就各位。」

白天的臉色雖然沉重,還是毅然而然的站起來,就算得勝機會渺茫,他仍會全力以赴,但求無愧於心;梅南趕緊拿起梳子和鏡子仔細整理儀容,就怕等會上場時,突然發現自己哪根頭髮亂掉了;凱司努力的往沙發縮縮縮,死都不肯起來;寶利龍一口吞掉整包牛肉乾,然後用嘴拼命扯著凱司的褲管,要把他從沙發拉出來。

「巴巴理斯校長會來看比賽,如果他看見你沒上場,那米哲瑞…」梅南再度「好心」的勸告凱司最好上場比賽。

聽到米哲瑞,凱司一張臉全垮了下來,心底努力評估著,學院學生V.S.米哲瑞…這根本不用選嘛,就算十幾個學院學生全加起來,實力都不可能比X級通緝犯來得強,想到這,凱司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從沙發爬起來,然後要死不活的跟著白天和梅南往賽場走去,而且還越走越慢,走兩步摔倒一次,最後還是梅南看不下去,硬拖著凱司走,三個人終於到達會場,圓形競技場周圍全是觀眾席,而中央也就是比賽的場地,中間僅有圓柱型的透明保護罩隔開。

另外一個學院老早就在中央等候了,隊伍裡有兩個騎士,三個裝甲戰機,兩名騎士中一個是藍紋光明騎士,另一個是紅紋龍騎士,三個裝甲戰機裡有兩架D機和一架C機。

「啊~我的肚子好痛,不行了,我要去醫療室。」凱司突然蹲下來抱著肚子痛苦的喊,然後邊抱著肚子邊要往醫療室前進,力道之大,連咬住凱司褲管不放的寶利龍都被拖著走,只可惜……

「米哲瑞!」梅南,甚至連白天都有樣學樣的說。

凱司愁眉苦臉的抱著肚子繞回來,然後左右張望著巴巴理斯是不是真的在現場,可惜,他還真的在現場,凱司流著兩行悲情的淚水看到貴賓席上,巴巴理斯正拿著阿卡蘭學院的五芒星校徽旗子在大力揮舞,旁邊還坐著沒看到銀假面而顯得失望的藍瑟琪,和四處張望尋找利奧拉的冰絲莉,當然少不了術士院二十來個學生,唯一的導師都跑來看比賽了,他們除了跟著來還能如何呢?

清清則奔到哥哥斐爾身邊,滿臉撒嬌的神態,斐爾雖然有點窘,但是卻掩飾不了滿臉的寵溺神色,非常高興的摸著清清的頭。

自己的命關天,凱司終於不得不開始動腦筋避免自己慘死在擂台上:「白天你當然就是主力攻擊手了,我負責掩護你好了,梅南你的責任最重大,你要負責保護好我的安全啊!要是我有啥三長兩短,我做鬼都不放過你!」凱司惡狠狠的瞪著梅南。

梅南拼命點著頭,白天也點頭同意後開始走向比賽場地的正中央,雖然對白天來說,目前的情況簡直是讓他以一打五,但是背後背負著阿卡蘭第一學院的招牌,白天是說什麼也不會放棄!

「寶利龍呢?」寶利龍睜著粉紅色大眼問。

「你啊,肚子餓嗎?」凱司眼睛笑得瞇了起來,活像個天生的奸商,而寶利龍也拼命點頭,牛肉乾實在不足以填飽一頭龍的肚子,凱司看向對手說:「看到那邊的人了沒有?他們都是『可以吃的』喔!」

「真的嗎?可是爸爸說過不可以吃人。」寶利龍露出又饞又怕被利奧拉罵的掙紮神情。

「不!你聽錯了,你爸爸的意思是說不可以殺人。」凱司一臉嚴肅的騙小孩:「所以你可以撕下他們身上的幾塊肉來吃,這樣就不會違背你爸爸說的,又可以打贏比賽,而且還可以省下伙食費,一舉三得!你爸爸一定會很開心的啦。」

寶利龍果然開心的點著頭,然後嘴角流著口水看對面的肉肉們!而凱司也非常滿意,又多增加一個生力軍,寶利龍在肚子餓的時候,破壞力是非常驚人的!

這時大會廣播傳來:「阿卡蘭學院由於銀假面選手被帶走,另外傑特選手目前身體狀況不佳,無法出賽,所以大會特准阿卡蘭學院以不足額選手上場比賽。」

「傑‧特!」凱司的額上爆出青筋:「這個沒種的王八蛋居然臨陣脫逃!」

要不是有米哲瑞的名號鎮壓,恐怕現在賽場就剩兩個人了,白天和梅南都臉上三條黑線的聽著凱司大罵傑特沒有義氣。

凱司嘴上不斷詛咒著傑特,手上卻也不敢閒著,他拔出足足有前臂長的能源槍,開了能源後,手指警戒的扣在板機上,白天也拔出自己的長槍,坐上了火龍烈焰後懸空浮起,但又不放心的回頭看凱司和梅南問道:「你們真的沒有問題嗎?要是情況真的危及性命,你們就棄權吧!」不過他自己是F對不會放棄的。

對手大概也聽見了白天的叮嚀,對方的藍紋騎士冷冷的插話道:「放心,我們對欺負弱小沒有興趣,只要打倒你,這場比賽就算結束了。」

白天的臉色沉重,縱使他是阿卡蘭騎士院中實力最高強的人,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打倒兩個騎士和三個裝甲戰士,白天深呼吸一口氣,就算沒有勝算,他也必須全力奮戰,身下的火龍慢慢升起,而對方的光明騎士叫出了一隻巨鵰,然後坐上巨鵰緩緩的升空,紅紋騎士也叫出了一頭綠龍升空。

糟糕的是,三架裝甲戰機竟都是飛行型的,在空中,白天根本就已經被完全包圍了,周圍的對手看起來都迫不及待,等待比賽開始的哨聲響起,就打算衝上把勢單力薄的白天撕成碎片。

斐爾走進保護罩之內,準備近距離觀察比賽,在他的一聲令下,比賽終於開始,兩個騎士和三架戰機勢如猛虎的往白天飛去,白天在這種情勢之下,也只有令烈焰暫時在賽場中飛給敵人追,同時還要拼命躲開後方追擊的戰機的大砲攻擊。

對手也不是蠢蛋,三架戰機在後追擊白天,而兩名騎士則一個升到更高的空中,另一個卻低空飛行,讓白天只能困在兩名騎士的中間地帶,和三架戰機周旋,有限的空間讓白天終於無法再避開戰機,一架反方向飛行的戰機出現在白天的前方,擋住了白天的去路。

戰況緊急,小龍型的寶利龍正打算變成巨龍去吃人……不,是去幫夥伴的忙,但是凱司卻一反初衷,伸手壓住寶利龍的頭,寶利龍疑惑的睜著粉紅色大眼看凱司,但凱司只是露出奸奸的微笑:「別動,我有辦法了。」

「烈焰,火球。」

白天緊急下令要烈焰用火球轟掉前方障礙物,兩顆熾熱的火球從烈焰的口中呼嘯著往前方的裝甲戰機衝去,但是人型而背著飛行火箭的裝甲戰機肩上的兩跟大砲也不是裝飾品,轟轟兩聲,兩發雷射砲準確無誤的將烈焰的兩顆火球射爆。

白天這時已經飛到人型裝甲戰機的前方,無法可施之下,白天手中的長槍和裝甲手裡的光能劍相撞,爆出許多火花,在裝甲的巨力之下,白天的身上也燃起藍色,邊緣帶銀光的鬥氣,白天一個使力,揮開了裝甲的光能劍,正想繼續追擊的時候,背後的戰機也追了上來,感知到背後危機的白天也只能停下追擊的動作,讓烈焰側身避過兩架鷹型和天使型的戰機。

但是,人型的裝甲卻又舉著光能劍朝白天砍來,白天緊急的用長槍擋住光能劍,而火龍烈焰也嘶吼著,用爪子揮開鷹型裝甲的巨餯,天使型的裝甲則繞到烈焰的背後,雙手抓住烈焰的龍翅,痛得烈焰狂吼著,無奈爪子卻抓不住背後的敵人。

白天聽見夥伴的痛吼,鬥氣一漲,長槍削斷了人型裝甲的光能劍,同時也在裝甲的肩膀上刺穿一個洞,然後白天馬上轉身要對付背後的天使裝甲,但是這時,兩把寶劍一左一右的朝白天刺來,白天的身子一側,兩把寶劍一把劃破了白天前胸的衣服,另一把則在白天的背後留下一條血痕。

白天手中的長槍一迴旋,彈開了兩把寶劍,但這時,白天已經被五個對手給貼身包圍,只能在五把武器中苦苦支撐,雖然勉強能擋住大攻擊,但是卻也避免不了滿身的傷口。

「白天!過來防禦罩裡喘口氣。」凱司在底下大喊大叫。

白天往底下一看,梅南的雙手發出施魔法的光芒,對於梅南防護照的利害,白天也略有所聞,略為思考,在這樣下去,自己不是力竭,就是重傷倒地,白天也只能朝防禦最弱的鷹型裝甲一撞,衝出了包圍圈,直直得朝凱司和梅南飛去,背後的騎士和裝甲一邊發射著魔法和砲彈,一邊追了上來。

「凱司,如果要架起足以包住烈焰的防護罩,那強度就會大大減低。」梅南的臉色有點難看。

「現在別架防護罩,等我說了再架,強度足夠擋住天空掉下來的鐵塊就好。」

一向單手拿槍的凱司少見的用雙手舉起手中的巨槍,瞄準了飛過來的白天,凱司的口中喃喃念著魔法咒文,但這咒文連梅南都無法了解,凱司的巨槍槍口開始發出熾眼的白光。

白天朝凱司等人飛快的飛去,背後不知道挨了多少寄攻擊,在離凱司只剩十來公尺時,凱司手裡的槍卻突然爆出白光,白天和烈焰都被這道刺目白光刺激得暫時失去視覺,白天只覺得有一道灼熱從自己的臉旁劃過,而背後竟然傳來了連連的爆炸聲。

烈焰在失去視覺之下,也來不及剎車,就直接撞上了地面,梅南還是緊急往旁邊跳了好幾步,才沒被火龍壓成肉餅,這時凱司大吼:「梅南,馬上張開保護罩!」

梅南手中的魔法早就預備好了,一舉起手來,保護罩牢牢的罩在三人的上方,這時梅南才發現頭頂上的危機,三架裝甲和一頭綠龍竟然直直往他們掉下來,同時還伴隨著接連的爆炸聲,梅南魔力狂往保護罩上送,瞬間增強保護罩的強度,以免凱司口中的「鐵塊」會撞穿保護罩。

幾聲劇烈的撞擊聲,連地面都為之動搖,梅南奮力得連額上都爆出數條青筋,才總算扛住了巨大的保護罩。

白天這時恢復了視覺,疑惑的看著賽場上的狀況,三架裝甲戰機在撞上保護罩後,碎裂成一堆鐵塊,三名裝甲院學生緊急用逃生座椅離開了裝甲,才保住了性命,現在正臉色蒼白的倒在一邊,而紅紋龍騎士的狀況就沒這麼好了,綠龍的翅膀撞得歪七扭八,注意看的話,會發現上頭還有個燒灼出的大洞正涔涔的流出鮮血。

賽場上的裁判,看見整個過程的斐爾低念著:「叫自己隊的騎士往他衝來,讓五個對手幾乎呈現直線型,再發出穿透性驚人的魔法,一舉貫穿了四名對手,天啊,真叫人難以置信。」

凱司等人的對手只剩一個藍紋光明系騎士臉色蒼白的飛在空中,要不是他剛好離凱司的彈道太遠,否則他恐怕也逃不過紅紋龍騎士的下場。

斐爾緊急喊比賽暫停,讓醫護人員上去把重傷的綠龍和上頭的騎士送到醫療室,斐爾走到三名仍被困在逃生座椅上的裝甲戰士旁邊,開口問:「你們三個也傷得不輕,要去醫療室,還是要繼續作戰?」

三名裝甲戰士面面相覷,身上沒有半點裝甲的他們戰鬥力實在低微,留在場上只有被秒殺的份,三人也只有低下頭說道:「我們退場。」

情勢頓時大逆轉,場上的人員從五比三,變成了一比三,藍紋光明騎士也只能面色發白的看著對手三人,看向凱司的眼神中更是充滿著恐懼。

凱司故做帥氣的吹了吹槍口後轉向白天,不屑的說:「我已經幫你解決了四個啦,接下來那個你要負責,哼哼,要是連這個都解決不了,我看你乾脆降格去穿綠紋騎士服,當隻綠蠵龜好啦。」

白天的身上傷痕累累,而火龍烈焰雖然流出不少鮮血,卻發出一聲威武的龍吼,白天笑笑後,再度坐上烈焰,起飛前丟下一句話。

「沒問題!要是我真的輸了,我就自願降為綠紋。」

上篇:03-5:光明騎士     下篇:03-7:前途堪慮的神醫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