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3-7:前途堪慮的神醫之路  
   
03-7:前途堪慮的神醫之路

「想不到凱司是深藏不露啊。」白天一路讚嘆著,不斷回想著剛才從比賽回顧影片中看到的情況,對於凱司的策略和魔法,白天從看到影片後就不斷的讚嘆著。

這點當然讓不知道什麼叫謙虛的凱司驕傲得連屁股都要翹起來啦,沿路下巴抬得高高的,連走路都有風,還裂開嘴猛笑:「哈哈哈,那還用說,我當然是最強的啦,只是平常不想表現出來而已啦,哈哈。」

梅南則是驚疑不定,懷疑自己是不是剛才從被炸死的危機中脫逃了,更擔心利奧拉要是不回來,逼得凱司接二連三的使用白色砲彈,那他和白天的命到底還可以賭幾次呢?梅南可沒忘記凱司說過,這招不是每次都會成功的,而且不成功便成仁的下場。

「不過,利奧拉這傢伙到底要不要回來?」凱司不滿的抱怨,同時有點不安的承認:「我這招…頂多三天用一次。」

「我等等去看比賽賽程。」白天也皺緊眉頭,原本以為多了個強大的生力軍,白天這才知道,這生力軍只能三天派上一次用場。

凱司一看阿卡蘭學院的休息室到了,馬上大腳一踹,把門踢開後,就看見一個穿著鐵灰色長袍的人盤腿坐在裡頭,凱司感動得大叫著撲上去:「利奧拉,我好想你啊!」

利奧拉被凱司抱個正著,同時嚇了一跳,這才發現凱司等人,而凱司也嚇了一大跳,他以為利奧拉應該早就發現他們,而且會像平常那樣,不著痕跡的移位,避過他的擁抱,但是利奧拉卻嚇得連身體都顫了顫。

白天倒是沒發覺什麼,只是大大的鬆了口氣:「銀假面,你總算回來了,我們剛才有驚無險的打贏了一場,卻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下場比賽呢。」

凱司卻感覺大大的不對,連忙上下打量著利奧拉,看起來挺完整的呀,沒缺手少腿的,連塊傷痕都沒有,凱司瞄到利奧拉唯一露在外面的身體─手掌時,卻猛變了臉色,利奧拉手的皮膚上居然有個像是刺青的東西,那是一條金色鎖鏈圖形的刺青。

凱司粗魯的抓起利奧拉的手,研究著鎖鏈上細細的咒文,越看凱司的心就越往下沉,根據他對魔法咒文的了解,這絕對是某種封印,而當今施得了封印的術士寥寥無幾,米哲瑞和巴巴理斯應該不會做這種事(因為還沒玩夠),而且利奧拉也不會讓那兩人對他做出施咒必定要做的動作,施咒者必須把手放到要封印的人頭上,並且用魔法掃過全身,只要中間被打斷了,封印就無法完成。

凱司快速思考著,有點不確定的問「是…蘭斯洛特弄的?」

利奧拉點點頭,蘭斯洛特把他隨手丟到休息室,然後警告他封印非常完整,試圖解開會對他的生命造成危險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凱司沉下了臉,而梅南也好奇的走向前,再看清利奧拉手上的咒文後,梅南的臉色大變,這下換白天好奇了,他也走向前觀察利奧拉手上的「刺青」,卻看不出一個所以然。

封印這種魔法對於光明系騎士是種非常難的魔法,一般來說,即使是在光明系騎士,學的人也不多,拼命學習戰鬥技巧的白天對於魔法並不擅長,連治癒術都沒學多少,封印更是連碰都沒碰過,他自然看不出個所以然。

「蘭斯洛特騎士做了什麼?」白天好奇的問,對於凱司和梅南的沉重臉色非常不解,在他想來,光明騎士是利奧拉的師父,絕不可能對利奧拉做出什麼傷害的事情來。

「他封印了利奧拉的武功。」梅南艱難的說出這句話。

白天也愣住了,暫且不管蘭斯洛特騎士的意圖是什麼,但是利奧拉的武功被封印了,這簡直是個晴天霹靂,接下來的比賽該怎麼辦?凱司三天內用不出同樣的招式,就算他們的比賽是在三天後好了,凱司這次的大成功其實有一大半是建立在對手不知道凱司的能力,同時又低估術士的情況。

下次絕對不可能再取得這樣的成效,頂多能打倒一個對手就相當不錯了,剩下的四個對手難道都讓白天來對付?白天不得不承認,正常的對手讓他一對四,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是這次的對手全都是各學院的精英啊!白天有自信能一對二,但是一對四還能贏就是件天方夜譚了。

「蘭斯洛特騎士到底為什麼要封印自己徒弟的武功?」白天不解的問。

凱司滿臉死氣,根本沒力氣扯謊騙白天,梅南只好強扯出一抹微笑:「或許是光明騎士覺得自己的徒弟不應該參加這次的比賽吧。」

「原來如此。」白天恍然大悟:「蘭斯洛特覺得利奧拉參加學院排名賽,對其他學院不公平是嗎?原來如此,蘭斯洛特騎士也沒錯,我們的確不該仰賴利奧拉的能力。」

你可以再好騙一點……凱司和梅南的臉黑了一半。

不同於凱司等人正煩惱比賽,利奧拉的心中其實非常混亂,他一方面高興自己學會了治癒術,另一方面又為失去的武功煩惱,對於蘭斯洛特,他也該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感謝他教會自己治癒術,還是要憤怒他不相信自己,硬是要封了他的武功。

學會了治癒術,卻失去了武功,難道這是個契機嗎?是安瑟在安排自己走上神醫之路?利奧拉不得不這麼想,失去了武功,利奧拉就真的變成了一個專修治癒術的術士,巴巴理斯和米哲瑞應該不會再對他有興趣,利奧拉再也不需要當銀假面,更何況銀面具也被蘭斯洛特捏碎了。

不再有絕世武功,不再是個殺手,利奧拉看著自己的掌心,在掌心聚集起魔法元素,隨著掌心中一點白色的光芒,治癒術特有的溫暖傳到利奧拉的心頭,殺手的心中充滿前所未有的平靜。

凱司低下身子,把臉貼在利奧拉的手邊,一雙藍眼緊盯著像燭光般的白光,凱司臉色沉重的說:「我真還沒看過威力這麼『小』的治癒術。」

利奧拉也沒被凱司的話重擊,只是平靜而肯定的說:「我會進步的。」

大門猛然被撞開,清清興奮的聲音在不大的休息室回蕩:「凱司,你好利害喔,竟然打垮了四個對手耶,連我哥哥都說你很強喔。」

「清清,開門要溫柔點。」斐爾既溫柔又無奈的說,同時從清清的背後走了出來。

白天馬上把右拳捶上左胸,做了個恭敬的騎士禮,斐爾也笑著回了騎士禮節,眼神看向一旁的凱司和梅南,讚賞的點點頭。

「現在很不容易看到有實力的術士了,阿卡蘭學院還是無愧於第一學院之名啊,兩名實力高強的騎士主攻手,凱司的遠距離攻擊,梅南的強力防護罩,這組合太合適了。」斐爾不急不徐的誇獎,不過他似乎知曉內情,稍微露出了苦笑道:「如果連裝甲戰士也很有實力的話,那就太完美了。」

不好意思,目前隊伍的狀況是,等於沒有裝甲戰士,一名主力騎士武功被廢掉,另外,遠距離攻擊手三天後才能再射一發砲彈,凱司撫著額頭大傷腦筋,怎麼樣也要想辦法增強隊伍的實力。

凱司嘗試著問:「斐爾啊,我們可不可以換掉一個人?你也知道的嘛,銀假面被光明騎士帶走了,不知道哪時才能回來。」

斐爾轉過頭來,好心的提醒:「你們校長沒有告訴你們嗎?可以派候補選手。」

校長?我們有校長嗎?凱司咬著牙齒想。

也為戰力嚴重不足而傷腦筋的白天趕緊問:「那我們要派候補選手。」

斐爾拿出了口袋裡的一個小麻遜,在螢幕上按了按後,微愣了愣後說:「你們的候補選手是……清清。」

「什麼?」

清清驚呼,而深受清清之害的白天的臉色瞬間刷白,凱司則是喃喃念著,完了!完了!阿卡蘭大陸的所有學院要一起滅院了!

「嗯,你們現在就得決定要不要換選手。」斐爾搔著耳後,提醒著眾人:「你們的下場比賽只剩一個小時。」

什麼!眾人瞪大了眼在心底吶喊著,只有利奧拉不受所動坐在沙發上,專心的看著自己手中的小小治癒術。


賽場上站著五名選手,在多個人至少架式會好一點的想法之下,眾人硬是把傑特從療傷室拖了出來,凱司一邊把哭天搶地的傑特拖出來,還一邊卑劣的笑:「嘿嘿嘿,怎麼能讓你舒服的躺在療傷室呢?有你,至少致命的時候還有個人可以推出去擋一下嘛。」

傑特的臉色更難看了,但是一旁的藍紋騎士白天也沉著一張臉喝道:「你身為阿卡蘭學院的一員,有義務要維護阿卡蘭學院的榮耀,況且要出賽也是你自己爭取的,怎麼可以臨陣脫逃。」

傑特只好苦著張臉看向遠在商濟聯盟的父親幫他準備的新C機,裝甲戰機的主要來源地的商濟聯盟精心準備的C機,果然是架品質非常好的裝甲戰機。

清清一看到這架裝甲戰機,忍不住喜好的眼神,雙手像是在摸最心愛的寶貝似的,久久都不肯放下。

「天使型看起來這麼纖細,好像一撞就壞了。」凱司皺著眉頭抱怨。

清清卻回頭河東獅吼:「才不是這樣的呢!這架裝甲戰機非常非常的棒!雖然天使型的裝甲戰機並不少見,但是你看這架裝甲戰機卻通體雪白,這可不是做好看的,這白色的塗料是最能抗魔法的新型塗漆,天使背後的翅膀是由最堅硬的金屬做成羽毛狀而組成的,每片羽毛的邊緣都開過鋒,銳利無比,如果敵人把主意打到翅膀上,那肯定是大錯特錯。」

清清又陶醉的摸著天使手中的巨弓,然後用夢幻的語氣說:「你看這天使手中拿的是遠距離攻擊的巨弓,用的當然是取之不竭的光能箭,同時,巨弓的兩端都是兩根尖角,以防必須應付近距離的攻擊,這架裝甲戰機可說是C機中的佼佼者耶。」

白天邊聽邊讚嘆,原來如此;梅南則是搔了搔臉;凱司卻露出了奇怪的神情,瞇起眼睛上下打量著清清。

「這是商濟聯盟還未上市的新型裝甲,白羽天使,是媽媽最新的發明呢。」斐爾笑著和清清說。

媽媽最新的發明?凱司和白天都愣住,斐爾的意思到底是……?

清清啊的一聲來不及阻止哥哥說話,只能低下頭避開凱司和白天的眼神,梅南笑了一聲,幫清清解答:「商濟聯盟有三大龍頭,負責戰鬥訓練的黃衣統領;負責管理的綠衣統領,那就是傑特的父親;最後一個是負責發明的紅衣統領,那就是斐爾騎士和清清的母親。」

凱司張大了嘴:「清、清清是商濟聯盟三大龍頭之一的女兒?」

「是啊,不然你以為傑特為什麼老愛欺負清清,就是因為三大統領間總是喜歡比東比西。」梅南不屑的撇了眼嚇得手軟腳軟的傑特。

「清清,你真的不要……」斐爾有點猶豫的問。

清清越連話都沒聽完就嚴辭拒絕:「不要!」

凱司才想問不要什麼的時候,對手已經站在賽場上,並且不耐的催促著,斐爾對他們抱歉的笑了笑後,走到賽場邊緣,宣布比賽即將開始,請雙方各就各位。

凱司這時才抬頭看了看對方的陣容,越看越覺得無言淚兩行,對手有三個騎士,其中有兩個藍紋騎士,一個紅紋龍騎士,兩個裝甲戰士,一架是地面大砲型,另一架是人型。

「梅南,你要是讓那架大砲打中我,我真的做鬼也不放過你。」凱司雙手重重的放在梅南肩上,嚴重的警告。

以我們兩個的距離,要是你真的被大炮打中去做鬼了,那我大概也是沒有雙腳飄在空中的狀態了,梅南無聲的敘述。

「你還不快點坐到裝甲上?」清清催促著手腳發軟的傑特。

「我、我不要,你們沒看到嗎?他們有兩個藍紋騎士,一個龍騎士,還有兩架裝甲耶。」

傑特大呼小叫著,隨後竟然趁著白天在觀察對手的時候,連滾帶爬的衝出賽場,連天使C機都不要了,清清在後拼命呼喊也沒用。

清清著急的回頭問其他人:「怎麼辦?傑特跑了。」

敵隊發出陣陣的訕笑聲,而白天是怒容滿面,凱司卻揚揚眉說:「你以為我會沒猜到他會跑嗎?叫他來的目的,可不是傑特,而是他帶來的附加價值。」

凱司手拍了拍天使型裝甲,笑著說:「至少我應該會發射弓箭啦,還得多謝巴巴理斯上次的逼狗跳牆。」

說完,凱司就要爬上駕駛艙,但是卻突然被拉住了衣角,凱司莫名其妙的轉頭,居然是帶著遲疑表情的清清,凱司脫口而出:「幹嘛啦?你哥在看我們可不可開始了啦,你還不讓我進駕駛艙,你該不會以為我還用得出白色砲彈吧?」

清清深呼吸一口氣,堅定的說:「我來駕駛。」

凱司和白天都露出呆愣的表情,梅南卻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說:「你總算肯駕駛了,放心吧,凱司、白天,清清可是從小就在裝甲戰機中打滾的。」

凱司有點猶豫,但還是爬下駕駛艙,讓清清駕駛裝甲總比讓她用魔法來得安全,但是真正讓凱司毅然而然決定讓清鷹清駕駛的,除了梅南的話以外,還有斐爾聽到清清的話時,露出的驕傲表情。

清清熟練的爬上裝甲,天使型裝甲的駕駛艙就在天使的胸口,清清抬頭巡迴過一次裝甲的操縱裝置後,就已經完全了解這架裝甲的使用方法,可惜清清沒辦法看過說明書再駕駛,比較困難的使用技巧必須要看過完整說明書才有辦法正確使出。

不過這就夠了,清清把手放上兩邊的直立把手,將把手頂端往內一折,再往前推進一格,天使裝甲終於啟動了,原本半蹲的天使直立了起來,更顯得高大威風。

白天也坐上火龍升空,梅南把魔力聚集到雙手,準備隨時使出保護罩,凱司則一邊喃喃念著,想不到膽小鬼清清還有這麼大來頭,還會駕駛裝甲呢,一邊把巨槍從槍袋中拿了出來,開了能源後,懶洋洋的說:「白色砲彈是使不出來啦,普通的火球倒還行。」

激戰,就此開始!

雖然自己武功盡失,但是利奧拉卻仍忍不住想觀看凱司的戰鬥,同時也擔憂著凱司等人要是輸了,巴巴理斯不知道又要鬧什麼事出來了,自己可沒有高強的武功來鎮住巴巴理斯各種荒唐的計畫。

利奧拉手裡抱著寶利龍,從休息室走到賽場邊,正巧看見比賽開始,令利奧拉驚訝的是,清清居然駕駛著一架裝甲,而且還實力驚人。

天使型的裝甲不停發射弓箭,往往一次就是三發光能箭呼嘯著往敵人轟去,而且準確度驚人,近距離和敵人纏鬥的白天在被箭矢嚇到幾次後,終於發現清清根本是箭無虛發,而且常常解除白天被圍攻的窘境,白天終於放心的阻擋敵人,幾乎把背後的偷襲交給清清解決。

凱司的巨槍對於敵人的兩具裝甲作用不大,卑鄙無恥的凱司一直安全的待在梅南的保護罩裡,但這還不是凱司卑鄙的地方,他不停來來回回的觀察著,一抓到時機,凱司令梅南消掉保護罩,巨槍發出一顆火球,準確無比的擊中敵隊裡唯一的龍,目標竟然是龍最脆弱的地方,眼睛,被擊中的龍吃痛的回頭衝向凱司時,凱司又準準的射出第二顆火球,把龍剩下的眼睛也打瞎,再讓梅南架起保護罩。

紅紋龍騎士雖然急急的叫龍停,但吃痛的龍哪裡聽得進主人的命令,一心只想把擊瞎牠眼睛的傢伙撞成肉餅,幸好梅南的保護罩可是黑龍王祕羅掛保證耶,龍一頭撞上了保護罩,當場原地暈眩旋轉了一下,然後不支倒地。

開賽第一個KO,凱司對著貴賓席附近自家學院的人比著「耶」,二十來個術士院興奮的跳了起來,連巴巴理斯都沒這些學生興奮,術士們的心中都滿懷感動,一個術士竟然用正統的火球術擊垮了龍騎士的龍!

清清總算搞懂第一個高難度動作,天使十三連發!只見天使裝甲奮力的拉著巨弓,弓弦上出現了十三支光能箭,然後一口氣全部射出,擊中了地面笨重的巨大砲管裝甲,連續十三個爆炸聲,就是防禦高的砲管裝甲也撐不住,其中的學生緊急彈跳出來,砲管裝甲終於一個大爆炸,宣告第二個KO。

凱司和清清都各自擊落一個敵人,白天也趕緊振作精神,對兩名圍攻他的騎士展開激烈的反攻,一時之間,兩個藍紋騎士竟然反被白天連連逼退。

在另一個裝甲在清清和凱司的努力破壞,裝甲戰士狼狽的逃出掉落地面,變成一堆鐵塊的裝甲後,兩名氣喘噓噓又瀕臨力竭的藍紋騎士終於見大勢已去,只得對看一眼後。

「我們認輸了。」

滿身大汗的白天露出了戰勝的笑容,在火龍上大聲歡呼著。

阿卡蘭學院的眾學生觀眾都開心大聲歡呼著,騎士院、裝甲院和術士院的學生全都互相擁抱歡呼著,對於自家學院展現出來的實力驕傲不已。(雖然在看清周圍的學生是其他學院的後,全都立刻放開,還往旁邊呸了一聲。)

偷偷來看的阿卡蘭騎士院導師驕傲的不得了的說:「看吧,還是我們學院的騎士最了不起,一個藍紋騎士竟然在兩個藍紋和兩具裝甲的圍攻之下,還獲勝了。」

「胡說!沒有那具天使裝甲,你家的騎士遲早要被打敗。」同樣是偷偷帶學生來觀戰的裝甲院導師也得意洋洋的說。

「哈哈哈哈哈,打贏第一場比賽的是我們家的凱司和梅南,天使裝甲的操縱者也是我們家的清清,最厲害的當然是術士院啦,我果然教導有方啊,哈哈哈。」巴巴理斯跳上貴賓席的桌子,不可一世的大喊,手裡的五芒星校旗不知什麼時候,居然變成了術士院院徽的寶石權杖。

「我家的白天強…」

「胡說,就算是術士院的,她也是操縱裝甲…」

「術士萬歲!」

雖然阿卡蘭三院導師大打出手的醜聞比凱司等人的勝利還大,但是凱司四人的勝利卻不會變,阿卡蘭三大學院首次聯手合作,擊敗敵人!

上篇:03-6:封印     下篇:03-8:禁忌黑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