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4-1:離家出走  
   
04-1:離家出走

「沒有呼吸了?」

聽到凱司的話,眾人的腦筋都卻轉不過來,只有呆愣愣的看著躺在地上,彷彿睡著的利奧拉,只有巴巴理斯大力推開了凱司,抓起利奧拉的手腕,測起脈搏來,隨著巴巴理斯越來越下沉的臉色,眾人的心也跟著下沉下沉。

「他還活著。」

一句話鬆開眾人的情緒,巴巴理斯雖這麼說,但是臉色卻沒有好轉,放下利奧拉的手後,巴巴理斯絞著腦筋,拼命的想:「怪啦、怪啦,利奧拉的傷勢並不重,為什麼脈搏會越來越微弱,再這樣下去,利奧拉大概十分鐘內就可以歸天啦。」

「怎麼可能!」清清嚇得尖聲叫著,然後低下身拼命搖晃著利奧拉的身子,但利奧拉卻沒有半點反應,這時清清終於嚇得哭了出來,一邊嚎啕大哭,一邊喊著利奧拉大哥快醒來。

寶利龍也撲在利奧拉身上,和利奧拉有心靈感應的寶利龍根本不需要把脈、測呼吸,就能夠知道利奧拉已經是生命垂危了,寶利龍也只能和清清一樣,拼命搖著利奧拉哭喊:「爸爸、爸爸快醒來,爸爸說不會離開寶利龍的,爸爸不能騙人!」

「早知道我就應該修治癒術,至少對利奧拉也會有點幫助。」白天沮喪的低下頭,非常懊惱自己沒學治癒術。

凱司卻呆呆的看著利奧拉,幾乎是不敢相信的念著:「我總以為這傢伙是不會死的,第一殺手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被擺平?」

室內是呆愣的呆愣,哭喊的哭喊,眾人竟然都想不出半個辦法,唯有銀紋騎士斐爾保持著冷靜,拉開了清清和寶利龍,而不肯離開爸爸的寶利龍對斐爾威脅的露出白森森的一口牙,斐爾低聲喝:「都讓開!不要妨礙我救人!」

清清一愣後,趕緊用力抱住寶利龍,然後從利奧拉身邊退開,喊著:「清清都忘記了,哥哥是光明系騎士,而且治癒術很厲害呢!」

斐爾舉起手掌,手掌的中心發出耀目的白光,斐爾一臉嚴肅的把手掌放到利奧拉胸膛的心臟位置,白光盡數灌進了利奧拉的身體裡,斐爾閉上眼睛,專心的找尋讓利奧拉生命垂危的原因。

隨著時間的過去,眾人著急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斐爾的臉上,根據巴巴理斯的推論,利奧拉只剩下十分鐘,但是距離巴巴理斯說話的時候,已經過了七八分鐘有了,斐爾卻仍然閉著眼睛,更糟糕的是,斐爾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變得蒼白而且冷汗涔涔。

最後,斐爾的身上爆出一陣強光,眾人都被迫轉頭或捂起眼睛,當強光過去時,眾人把眼睛緩慢的睜開,就怕看到利奧拉的「死相」,回頭看到眾人又捂臉又閉眼的,斐爾有點好笑又好氣的說:「大家睜開眼睛吧,這個大男孩還活著呢。」

眾人這才連忙睜開眼睛看利奧拉的情況,雖然利奧拉仍舊一動也不動,卻看得出來胸膛有微微的起伏,不若剛才好像個大理石像,原本在清清懷中哭鬧的寶利龍也漸漸安靜下來,可是仍是滿臉的眼淚,低聲的喊:「爸爸不會死掉了,可是、可是爸爸還是很不好。」

「我也沒有辦法。」斐爾的臉上充滿剛施完治癒術的虛弱,只有無奈的說:「這個男孩中了很厲害的毒,以我的能力只能把毒性壓抑下來,卻沒有辦法驅逐毒,恐怕你們得找更強大的人來趨毒了,另外,療傷麻遜對這毒的功效恐怕不是很大,應該沒辦法解開這毒,我建議你們可以找術士或更強大的光明系騎士。」

蘭斯洛特!眾人的心底都想起了這個人,比銀紋騎士更強大的光明系騎士,還有比光明騎士蘭斯洛特更合適的嗎?但是他卻是封印了利奧拉的武功,造成利奧拉現在的慘狀的人,這…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去找蘭斯洛特吧,傳聞中,那傢伙挺光明正大的,要是知道利奧拉昏迷不醒是他一手造成的,他應該不會袖手旁觀。」凱司有點猶疑不定,卻仍不得不這麼建議,更好的治療師是不可能找的到了,更好的光明系騎士也不是滿街亂跑的,就算找到了,誰知道能不能解毒啊,最好的辦法就是去找應該還在阿卡蘭大陸的蘭斯洛特。

「蘭斯洛特啊,他不是很喜歡和術士打交道,真糟糕,血狼又回龍之大陸了,唔,沒辦法了,先通知血狼好啦,再叫他跟蘭斯洛特連絡。」巴巴理斯的眉頭糾結成一團,似乎覺得很麻煩。

凱司揪起自家校長的領子,咬牙切齒的說:「你快點去通知血狼!」

巴巴理斯嚇了一大跳,然後喃喃念著好麻煩,然後拿起通訊麻遜,走到一邊去和血狼說話,眾人高高掛著的心總算放下了一點,現場原本好像送葬的氣氛也總算輕鬆了點,雖然凱司仍然皺眉盯著臉色蒼白的殺手。

「清清,這個年輕人到底和你有什麼關係呢?能讓清清你這麼關心他?該不會是…」斐爾一邊回氣,一邊懷疑的問著寶貝妹妹,眼中還帶著點保護的意味。

「哥哥你在想什麼啦,利奧拉大哥已經有兩個…不,是三個很漂亮的女生喜歡了。」清清趕緊澄清,以免哥哥胡思亂想。

「三個?」斐爾揚眉說,然後回頭仔細觀察著仍舊昏迷的利奧拉,然後隨口說道:「容貌還不錯,位階也不錯,人品就不知道怎麼樣了,為什麼他會穿著術士袍?」

「術士袍不好嗎?」

清清嘟起嘴來不滿的說,斐爾馬上發現自己又說錯話了,趕緊連連搖頭,身為騎士的斐爾免不了是有些看不起術士,但是既然自己的寶貝妹妹在當術士,那斐爾也只得把輕視術士的想法收到內心深處,只是看到利奧拉的術士袍後,不小心脫口而出。

「你說什麼?這下好玩啦!」

巴巴理斯突然從角落爆出大吼,眾人一致轉頭看去,只見到一個穿著術士袍的糟老頭正在手舞足蹈,還露出「凱司式」的幸災樂禍笑容。

「什麼東西這麼好玩啦?」凱司冷冷的一張大臉出現在巴巴理斯的眼前,巴巴理斯整個人僵住,然後故做姿態的咳了幾聲。

「沒什麼啦…」巴巴理斯原本想胡亂含混過去,但是除了凱司以外,清清也拔下大眼鏡,頭髮開始狂亂飛揚,而擔心著利奧拉的白天也沉下了臉,在形勢比人強的情況之下,巴巴理斯也不得不硬著頭皮解釋:「是件小事啦,血狼說米哲瑞不知道怎麼搞的,居然知道蘭斯洛特封印了利奧拉的武功,他氣得要死,已經衝來阿卡蘭大陸,聽說是要找蘭斯洛特算帳。」

這下換凱司手舞足蹈起來,然後露出「凱司式」的幸災樂禍笑容,最後哈哈大笑著:「太好啦,這兩個人最好去拼個你死我活,最後一起殉情,然後我就可以解脫啦!」

「凱司,殉情不是這樣用的,殉情是要紳士和美麗的女士,一起經歷過艱辛的愛情,最後終於一起在天堂永遠廝守。」梅南露出了無比嚮往的表情,然後表情急轉直下,很嫌惡的說:「沒有美麗的女士就絕對算不上殉情。」

「而且凱司,要是蘭斯洛特真的和米哲瑞同歸於盡了,那利奧拉大哥不就死定了嗎?不要啦!清清不要利奧拉大哥死啦!」清清說著說著,眼淚一掉嘴一癟又開始哭泣起來。

斐爾趕緊安慰起清清,巴巴里斯開始和凱司一起手舞足蹈,幸好,總算還有個白天是很認真的思考起利奧拉的生死大事,他嚴肅的對巴巴理斯說:「校長,我們必須趕在米哲瑞之前,先找到蘭斯洛特騎士,才有辦法救利奧拉一命,同時也可以阻止一件不理性的決鬥發生。」

原本加入凱司一起手舞足蹈的巴巴理斯聽到這麼認真的發言,跳到一半的身體猛然僵住,馬上轉身露出滿臉「我真的很認真」的表情,裝模作樣的說:「也對,我們趕快找到蘭斯洛特,我聽血狼說,蘭斯洛特雖然封印了利奧拉的武功,但是並沒有就此回到龍之大陸,而是打算待在阿卡蘭大陸的騎士協會一段時間,好觀察利奧拉的表現如何。」

「我看你是怕錯過熱鬧吧。」凱司一針見血的戳破。

巴巴理斯輕咳兩聲,既然又厚著臉皮對斐爾說:「接下來就麻煩你到騎士協會去查查蘭斯洛特的所在了。」

斐爾稍一思考,而妹妹清清又在一旁淚眼汪汪的懇求,斐爾也只有點頭答應了,只是奇怪的問:「蘭斯洛特騎士為什麼要封印他自己的徒弟呢?剛剛那個敵人又是誰呢?」

眾人全都是一僵,然後想起來斐爾還不知道前因後果,斐爾看到眾人僵硬又尷尬的表情,他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大家,最後又把視線轉回自己妹妹身上,一雙溫和的疑惑眼神看得清清的頭不斷垂下再垂下,但她既不敢說出真相,又很愧疚自己欺騙了最崇拜的哥哥。

「這是我和師父之間的事情,請你不要過問。」

利奧拉的聲音就如同往常般平靜而漠然,大家的注意力都轉回到利奧拉的身上,殺手已經不再躺在地上了,正有些吃力的撐起身子,看到利奧拉已經醒過來,眾人都鬆了一口氣,尤其是寶利龍,幾乎是死命抱住爸爸,好像這樣做,利奧拉就不會再昏過去似的。

斐爾先是一愣,有些自討沒趣的搔搔臉,這才接著說:「既然如此,那麼銀假面騎士,我有義務要告知你,你身上的毒只是暫時被我壓抑下來而已,每隔一段時間都必須重新壓抑,否則毒性一發,你還是會有生命危險。」

利奧拉的銀眸看向斐爾,斐爾有些被這樣冷漠的眼神看得背脊發涼,但利奧拉卻微微點頭說道:「謝謝。」

凱司沮喪的猛抓頭:「利奧拉武功被封,身中劇毒,還有六個殺手外加一條黑龍在背後虎視眈眈,這次如果能逃得過,那才叫真正的奇蹟了。」

「不管啦!」凱司一臉不顧一切的跳起來,插著腰對利奧拉頤指氣使:「你現在先跟在巴巴理斯身邊,讓他罩著你,至於你體內的毒……反正也有斐爾壓陣,暫時出不了大問題,等學院賽比完我們再來煩惱你的問題。」

巴巴理斯臉色一變,但是在凱司的威脅臉色之下,他馬上把抗議的話吞回肚子裡,怪的是,雖然巴巴理斯也不懂自己幹麻怕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鬼,但是心底響個不停的警鐘卻一直在警告他,惹天惹地惹龍皇惹祕羅,就是不要去惹一個滿肚子壞水的卑鄙小人,尤其當那個卑鄙小人還是凱司的時候,更是惹不得。

斐爾當然不知道凱司是個惹不得的卑鄙小人,只是一旁的寶貝妹妹不斷拉著他的衣角,還拼命用閃光淚眼攻勢攻擊他,斐爾無奈之虞,也只有點頭答應當個解毒機了。

利奧拉卻在一旁始終沉默不語,對於原本對任何事情都毫不在意的他,靜靜聽著凱司的話時,猛然驚覺自己或許當了一個從沒想過的角色,一個累贅,而且還是個會引來滔天殺機的累贅,想到這,利奧拉忍不住抱緊了懷中的寶利龍,想到剛才寶利龍渾身浴血,甚至差點給他陪葬的情形。

利奧拉的眼神一黯,淡淡的說:「或許我離開會比較好。」

「不要胡說了!」

梅南突然怒吼,眾人沒被利奧拉的話給嚇到,倒是被反常的梅南嚇住了,梅南大力的抓住利奧拉的肩膀,嚴厲的吼著:「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處境是什麼?你已經親身體驗過六大殺手的厲害,你還以為武功盡失的你可以應付?你這一走,八成就沒命了,你有想過要是你死了,寶利龍該怎麼辦?還有每個關心你的人會多傷心嗎?」

利奧拉心頭一愣,偏過頭去,不想面對梅南的質問,只是淡淡的說:「我和你們認識不深,你們會忘記我的。」

聽到這話,眾人的臉色都沉了下來,而梅南鐵青著臉毫不猶豫的朝殺手揮去一拳,利奧拉有些茫然的看著梅南朝他揮拳,雖然不是躲不過,但利奧拉卻沒有半點閃躲的動作,直接被這拳揮個正著,殺手的嘴角流下了血絲,卻仍沒有轉過頭面對憤怒的梅南。

凱司的臉色沉重,卻不得不開口提醒:「梅南……你的手在噴血。」

梅南的臉抽續了一下,終於忍不住抱著右手哀嚎起來,凱司沒同情心的大力推開梅南,雙手插著腰,危險的瞇起眼睛,居高臨下的看著坐在地上的殺手:「我不管你在想什麼,反正你給我乖乖的待在巴巴理斯身邊,一步都不准離開!」

利奧拉的眼神一黯,微微對凱司點點頭,凱司卻一點也沒有得到承諾的安心感,他緊盯著殺手黯淡的眼神,試圖從銀眸裡面看到殺手心裡到底在想什麼,希望這傢伙不會做出什麼找死的事情來……凱司緊緊皺著眉頭,只能依賴巴巴理斯看緊利奧拉的這個打算,讓凱司非常非常的不放心。


我……會連累到別人嗎?

雖然利奧拉的眼睛是在看著凱司等人在賽場上比賽,但卻一點都沒把比賽的情況看進心底,會連累別人的念頭一直在利奧拉的心中盤旋。

利奧拉忍不住抱緊了懷中的寶利龍,恰巧碰到了寶利龍身上被黑玫瑰所傷的傷口,寶利龍疼得發出低聲的吼聲,發愣中的利奧拉被這吼聲驚醒,這才皺眉朝寶利龍看去,寶利龍的袖子中流出了藍色的血液,利奧拉心中一驚,拉起了寶利龍鵝黃色的童裝上衣一看,這才發現寶利龍身上到處都是傷痕,連治療都沒有,有些甚至還在滲血,五歲小孩的小小身體上充滿鞭痕、藍色血液,看起來好不悽慘。

「沒有人幫你治療嗎?」利奧拉心中又是一驚。

寶利龍舉起小胖手,粉紅色小舌頭伸出來,舔了舔流血的傷口後說:「寶利龍要救爸爸,才不要治療呢,寶利龍舔舔就不痛痛。」

利奧拉皺緊眉頭,伸出手放到寶利龍手臂上的一道傷痕上,專心一致的施展治瘉術,微弱的白光從利奧拉的手中發出,卻遠遠不如蘭斯洛特或者是斐爾的治癒之光,當利奧拉認真的用了許久的治癒術後,把手從寶利龍的手臂上拿開,白胖的手臂上仍舊是一道滲血的猙獰傷口,幾乎沒有什麼變化。

利奧拉愣愣的看著那道傷口,連一道傷口他都沒有辦法治療好,利奧拉的心底充滿了挫折感,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治癒術更進一步。

「爸爸你看,凱司又偷懶了。」

寶利龍看比賽看到激動,竟爬到桌上對著賽場中間大喊,聲音大到連場中央正在比賽的凱司都丟了個衛生眼過來,而周圍的觀眾則一致把眼神丟過來,不少人連聲喊著好可愛,而旁邊坐在旁邊觀賞比賽,兼做保鑣的巴巴理斯則大驚失色,趕忙對利奧拉低聲說:「快趁大家沒注意到時,把寶利龍帶去療傷,千萬別被人發現他的血是藍色的。」

利奧拉點點頭,他也不想再看著寶利龍渾身是傷的模樣,他抱起寶利龍就要往療傷室去,至於比賽,利奧拉只覺得自己留在這也不會對凱司等人派上任何用場,自己在或不在也沒有分別。

「等一下!」巴巴理斯突然有點緊張的拉住利奧拉:「等一下再去好啦,我先把比賽看完。」

「我自己去。」利奧拉面無表情的說。

巴巴理斯是很想讓利奧拉自己去,不過想到某人的警告,巴巴理斯有點掙紮著說:「可是…凱司和清清叫我好好保護你,不然要送我一個『黑洞』。」

雖然很懷疑巴巴理斯當真會怕凱司等人嗎?不過利奧拉還是替巴巴理斯找了個理由:「沿路很熱鬧,我不會有事。」

「說的也是,這裡到治療室又不遠,治療室裡多的是受傷的學生,殺手應該不至於這麼大膽吧?」巴巴理斯喃喃念著,隨後看到清清駕駛著天使裝甲,把敵隊的裝甲射了下來,巴巴理斯馬上大叫跳起,還狂搖著術士學院的院旗。

「我去了。」

利奧拉說完,也不管巴巴理斯有沒有聽到,自個兒抱著寶利龍就往治療室走去,臨走前,利奧拉停了下腳步,回頭看到場上眾人正奮戰著,白天永遠都是那麼認真又充滿鬥志,清清出神入化的戰機駕駛法讓利奧拉終於了解裝甲的厲害,梅南永遠在最適當的時機發出保護罩來保護同伴,凱司……雖然從比賽一開始,他就蹲在梅南的旁邊納涼,不過利奧拉知道,凱司的槍早就開了能源,手指也一直都扣在板機上,如果前方的白天或清清的狀況有危險,那肯定會有許多發火球衝出去解圍。

這四個人的默契真好!利奧拉突然發現自己竟有些羨慕,同時也領悟到,或許他們根本不需要自己……場上納涼的凱司突然轉頭朝利奧拉看來,對他露齒笑著還比了個Y,看著凱司這模樣,利奧拉竟破天荒的微笑了,笑著朝凱司點點頭後,抱著寶利龍轉身離開。

「這傢伙搞什麼鬼?」場上的凱司被這微笑嚇到毛骨悚然,第一次看到殺手有這麼溫暖的微笑,但是凱司的心裡卻是一波又一波的懷疑,他總覺得利奧拉的微笑好像有些什麼含意在裡面……

「哎呀!」

梅南驚恐萬分的看著頭上噴出兩道開岔血花的凱司,結結巴巴的道歉:「凱司…對、對不起,我以為那個裝甲碎片你應該會躲得開的…」

凱司整個人成大字型趴在地上,只悶悶的傳出一句:「原來利奧拉的微笑是詛咒的微笑。」

早已走遠的利奧拉渾然不知自己剛才送了個詛咒微笑給凱司,只是抱緊寶利龍,急急的往療傷室走去,寶利龍卻奇怪的喊:「爸爸,凱司還沒有打完耶,寶利龍想看打架。」

「先把傷治好。」利奧拉簡單的說完,猶豫了一下後問:「寶利龍,有辦法截斷我們兩個之間的心靈感應嗎?」

寶利龍露出迷惑的表情看著利奧拉,不高興的嘟著嘴說:「爸爸不想跟寶利龍說話嗎?」

利奧拉有點語塞:「只是問問。」

「喔。」寶利龍天真的回答:「爸爸只要把手臂上的鱗片包起來,寶利龍就沒有辦法和爸爸說話了。」

利奧拉點點頭後,抬頭看著一個敞開的大門,木質門的旁邊掛著療傷室三個大字,整個房間吵雜的不得了,不斷有傷者進進出出,還流了滿地的鮮血,房間裡面更是躺滿了各院的受傷學生,呻吟聲不絕於耳,而裡面十來架的療傷麻遜則泡滿了傷勢不一的學生,傷勢不重的學生幾乎是一泡進去,就又被拉出來,好給後面的學生繼續用麻遜。

不太擅長與人交際的利奧拉呆立在門口,時不時被人擠來擠去的,利奧拉嘗試著要進去療傷室,卻老踩到地上的傷者,在傷者痛得滿嘴的詛咒之下,利奧拉只好又退回了門口,整個人手足無措的站在門口,卻又擔心著寶利龍的傷勢。

「寶寶的爸爸?」

冰絲莉原本在幫忙照顧滿地的傷者,讓傷勢較重的人優先使用麻遜,並且替傷勢輕的學生包紮傷口,冰絲莉忙得昏天暗地的同時,卻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抱著同樣熟悉的小娃娃,笨拙的站在門口,那熟悉的人原本無表情的臉上充滿手足無措。

利奧拉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轉頭看向冰絲莉,她正用幾個輕快的步伐跳到利奧拉跟前,還順手接過寶利龍,用力親了好幾口寶利龍的蛋臉後,冰絲莉眨眨眼開心的問:「利奧拉,你是來找我的嗎?」

看到利奧拉老實的搖搖頭,而冰絲利則誇張的大大嘆氣:「就知道不是!好啦,你受傷了嗎?看你還能自己走來,應該不是重傷吧?」

「不是我受傷,是寶利龍受傷。」利奧拉直接的說。

冰絲莉驚訝的看向寶利龍,才看到寶利龍露在袖子外的兩條小胖手上果然有幾道擦傷,冰絲莉馬上著急的抱著寶利龍衝向療傷麻遜,途中響起了許多聲「哎呀,我的頭」、「手!我的手」、「啊!我的…我的……」

冰絲莉一腳踹開某個手臂骨折,正要進麻遜療傷的可憐傢伙,然後小心翼翼的把寶利龍放進療傷麻遜中,按下了治療按鈕後,冰絲莉才終於鬆了口氣,沿著原路踩回到利奧拉身旁,有點質問的口吻:「為什麼寶寶會受那麼多傷?你身為寶寶的爸爸,應該好好照顧他才對,怎麼可以讓他受這麼多傷?」

利奧拉無法對冰絲莉說明事情真相,只能沉默以對,利奧拉關心的抬頭看寶利龍,而寶利龍正好玩的在療傷麻遜中游來游去,還貼著玻璃和利奧拉揮手,看到這幕,利奧拉總算安下一顆心。

「那可愛的小孩怎麼會受傷的?你最好老實說!」

從一開始就看到冰絲莉衝向利奧拉,藍瑟琪好不容易包紮完手邊的病人後,才匆匆趕過來,因為擔心小娃娃的情況,藍瑟琪一開口就是嚴厲的語氣,眼神直盯著利奧拉,心中非常懷疑會否是家庭暴力?

「藍瑟琪?」冰絲莉嚇了一跳,沒想到藍瑟琪會用這樣的口氣說話。

利奧拉微別過臉,不想面對那張指責的臉孔,這會讓他想起故人,但回的話中卻不自禁的帶著自責:「因為我。」

「我還以為你至少是個好父親,可是你居然狠心讓你自己的小孩受傷?你根本就不配做他的父親!」藍瑟琪難以置信的大喊,同時用力推了把利奧拉,險些把武功盡失的利奧拉推倒在地。

冰絲莉趕緊扶住利奧拉,著急的對藍瑟琪說:「藍瑟琪,我想這其中一定有誤會,利奧拉很愛寶利龍的,這點我可以保證。」

藍瑟琪鐵青著臉看利奧拉,她心裡是一點都不相信這個無能的術士,為什麼冰絲莉卻固執的相信這個術士,藍瑟琪不贊同朋友的偏袒,同時也擔憂著寶利龍,不滿的冷眼看了利奧拉一眼後,藍瑟琪走到寶利龍泡的療傷麻遜前,纖長的手指在螢幕上按了按,想知道寶利龍的傷勢如何。

這一看,藍瑟琪先是一愣,然後難以置信看著螢幕上顯示的字,不斷重複念著:「重傷?重傷?一個五歲小孩怎麼可能會弄到重傷?」

聽到藍瑟琪的話,冰絲莉也猛然一驚,衝到療傷麻遜前,螢幕上兩個大大的重傷字樣重重打在冰絲莉心頭,冰絲莉慌亂的抬頭看寶利龍的情況……「喝啊!寶寶你幹嘛把臉貼在玻璃上,嚇死我了。」

寶利龍整張臉貼在玻璃上,五官擠得歪七扭八,一看到冰絲莉嚇得直拍胸部的模樣,就開心得咯咯的笑,然後繼續在療傷麻遜裡游得不亦樂乎。

冰絲莉露出奇怪的表情,抬頭看了看活動力驚人的寶利龍,再低頭看了看螢幕上的重傷兩個字,完全沒有辦法把這兩個情況連接在一起,冰絲莉疑惑的搔著臉,開始想到底是麻遜壞掉了,還是寶利龍壞掉……不,還是寶利龍的忍痛力太高強。

但是,藍瑟琪可沒冰絲莉那麼樂觀,看到寶利龍居然受重傷,藍瑟琪只覺得一股火上心頭,手重重拍上螢幕,藍瑟琪冷冷的對利奧拉道:「我不知道你怎麼這麼狠心,讓寶寶傷得這麼嚴重,在你沒有悔過前,我和冰絲莉不會把寶寶還給你的。」

利奧拉剛想回答藍瑟琪,表示自己不會再讓寶利龍受傷,但想起自己現在武功盡失,根本沒有能力遵守這個承諾,利奧拉才剛開啟的嘴又閉上了,他帶著愧疚又無能為力的模樣反而更激怒了藍瑟琪,她幾近冷冰的說:「我和冰絲莉會把寶寶照顧好,你就好好反省反省自己,等到你有足夠的責任感,再來接回寶寶。」

「噗哈哈,真不愧是阿卡蘭學院的學生,居然是個不負責任的小爸爸。」

伊宇倚在門邊,嘴邊還掛著訕笑,旁邊當然少不了冷著張臉的伊宙,伊予一看到藍瑟琪,眼睛猛地發亮,不斷上下打量著藍瑟琪玲瓏有緻的身材和美麗的臉龐,讓已經很憤怒的藍瑟琪被看得更加怒氣衝天。

旁邊的水龍騎士伊宙卻懷疑的看著利奧拉,覺得利奧拉和上次所見的差異似乎很大,但仔細打量之下,卻又好像沒有什麼變化,伊宙皺了皺眉頭:「你的威脅感消失了。」

利奧拉有些驚訝,沒想到這個騎士居然能看得出來他有所不同,但利奧拉當然不會把真相告訴這個算是陌生人的伊宙,他把頭冷漠的一偏,就算是回答了伊宙的問題。

「廢物!」伊宇輕蔑的一哼。

冰絲莉終於按耐不住,無法忍受別人對利奧拉的輕視,她怒火一起,細劍就出了鞘,冰絲莉整個人擋在利奧拉身前,以保護姿態的說:「不許這樣說他,利奧拉有他自己的優點。」

還沒等伊宇有反應,藍瑟琪已經先難以置信的對好友喊:「冰絲莉!事到如今,你還在袒護這個術士,你難道沒看到他把寶寶傷到重傷嗎?」

冰絲莉聽到藍瑟琪這麼說,心中也是著急萬分,雖然冰絲莉絕不相信寶利龍的傷是利奧拉打的,但是不知道事情真相到底是如何的她也沒辦法跟藍瑟琪解釋,她只得求救似的看向身後的利奧拉,同時著急的說:「利奧拉,你快點跟大家解釋寶寶的傷是怎麼來的。」

藍瑟琪緊繃著臉,不信任的眼神直射向利奧拉,但看在好友冰絲莉的份上,藍瑟琪也靜靜的等待利奧拉的解釋。

解釋?他怎麼可以解釋,一但解釋了,銀假面的真實身分還藏得住嗎?有苦說不出,利奧拉的心好像被整桶的檸檬汁淋了,酸胸腔的酸楚無處發洩。

眼見利奧拉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而好友冰絲莉又在一旁狂拉著藍瑟琪的衣角,藍瑟琪心一軟,總算是用溫和點的口氣勸導:「利奧拉,你別再錯下去了,想想什麼對寶寶是最好的,你看看麻遜裡的寶寶這麼可愛又這麼喜歡你,你捨得再讓他受傷嗎?」

利奧拉抬頭看著寶利龍在麻遜裡快活游泳的模樣,心裡不禁又回想起剛才寶利龍被殺手像塊破布一樣扔在牆角的情況,利奧拉習慣性的看向安瑟的臉問:「你覺得我錯了嗎?我不該留在這裡,連累了寶利龍,或許還會連累許多人。」

藍瑟琪對於利奧拉的問話是莫名其妙,但是剛才那些話也不像是悔過的聲明,藍瑟琪只回應了她聽得懂的第一句話:「你當然錯了,知錯的話就快點改過,好好彌補自己的過錯,千萬不要一錯再錯了。」

利奧拉彷彿看見了安瑟在跟他細細叮嚀,告訴他什麼是對的而什麼是錯的,如同以往,利奧拉點點頭,沒有懷疑過安瑟的話,利奧拉逕自走到療傷麻遜前,手撫上透明玻璃,而寶利龍也好玩的把自己的小手貼上玻璃,和利奧拉的大手只隔著一塊玻璃。

寶利龍,你要乖乖的待在冰絲莉身邊,利奧拉用心靈感應說著。

為什麼?爸爸又要去哪裡了?寶利龍非常不滿的嘟起嘴,小小的身體全貼在玻上,好像想從玻璃中擠出去,撲進利奧拉懷裡似的。

你待在冰絲莉身邊。利奧拉丟下這句話,連背後的寶利龍生氣地猛拍猛踢療傷麻遜的玻璃都不管,利奧拉寂寥的背影逕自朝療傷室的出口走去。

「等一下,利奧拉!」冰絲莉趕緊出聲阻饒利奧拉離開,她絕對不相信寶利龍身上的傷是利奧拉打的,利奧拉d什麼不肯解釋呢?而且今天的利奧拉很奇怪,總有種悲傷的感覺?冰絲莉暗自猜測著,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她不能讓利奧拉就這麼離開。

聽到冰絲莉的呼喚,利奧拉的腳步一滯,微微偏過頭說:「寶利龍就麻煩你了。」

冰絲莉想問的話全塞在喉嚨裡,只能看著利奧拉看來很是寂寞的背影,走出了療傷室,而背後嘩啦嘩啦的水聲讓冰絲莉和藍瑟琪都不得不回頭照料寶利龍,療傷麻遜裡的寶利龍拼命亂游,猛拍著玻璃,想衝出去找利奧拉,冰絲莉趕忙溫言勸著寶利龍,但是她自己卻也忍不住回頭看了一下,療傷室的門口卻已經沒有了銀眼男人的蹤跡。

寶寶的爸爸,你為什麼如此悲傷的感覺呢?冰絲莉擔憂的在心底默問。

不能再拖累任何人。利奧拉一個人走出了學院賽的競技場,恰巧聽到斐爾大聲的說出阿卡蘭學院獲勝的宣言,利奧拉彷彿又聽見了凱司那囂張的笑聲,梅南一定是苦著張臉笑,而清清頂多是靦腆的接受誇獎,雖然利奧拉認識白天不深,但也知道白天永遠是充滿鬥志的模樣。

利奧拉早已決定,絕不能讓這四個人和寶利龍因為他,而陷入被殺手殺死的危機之中,所以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他的離開,利奧拉想到寶利龍,伸手撕下一條長袍的布,掀起左手的袖子,露出上頭的一塊白色龍麟,利奧拉把布條緊緊的纏在龍麟上,不讓寶利龍有一絲機會感應到他的所在。

面對著外邊冷冷清清的街道,利奧拉最後一次回頭看熱鬧的競技場:「再見,所有人。」


一隻有著修長手指的右手輕輕撿起了地上閃著銀色光輝的破片,然後放到左手掌上,手掌上已經有了好幾塊破片,排列好的破片依稀可以看出原先的形狀,那是一副銀色面具。

穿著黑白兩色術士袍的男人總算把面具的破片都撿起來了,他推了推鼻樑上的金絲邊眼鏡,鏡片的反光讓人看不見他的眼神,但他的嘴邊卻泛著淡淡的微笑,幾句神秘的咒語從男人的唇邊溢出,咒語竟化為一絲一絲的銀光流到銀面具上,把裂縫填補滿後,一個完整無損的銀面具就靜靜的躺在男人的手掌上。

「蘭斯洛特,敢動我的東西,還有我的玩具,可是很危險的喔。」金絲邊眼鏡的男人的嘴邊微笑越裂越大,露出了森森的尖犬齒,像是一頭蓄勢待發的金毛狐狸。

上篇:第四集 黑暗一條街     下篇:04-2:黑暗一條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