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4-2:黑暗一條街  
   
04-2:黑暗一條街

「你這傢伙居然讓利奧拉自己亂亂跑?我不是叫你要看緊他?」

凱司揪著自家校長的領子,橫眉豎目的吼著,而讓凱司能如此囂張的三大靠山也陰沉著臉站在凱司背後,要是巴巴理斯交不出利奧拉,或者是交出了利奧拉的屍體,恐怕巴巴理斯應該很有希望成為,阿卡蘭學院史上第一個被學生幹掉的校長。

「他只是帶寶利龍去療傷室,而且我是為了要替你們加油才叫他自己去的,療傷室那麼近,沿路又很熱鬧,不會有事的啦!利奧拉一定是待在療傷室等寶利龍傷好。」巴巴理斯呼天搶地的喊冤枉。

「對啊,凱司,療傷室真的很近,利奧拉大哥應該不會有事的。」清清連忙打圓場,同時也覺得凱司有點反應過度了。

凱司憤憤的甩開巴巴理斯的領子,臉色陰沉著說:「要是利奧拉不在療傷室,你就準備把脖子放到白天的寶劍上吧。」

梅南也皺緊眉頭:「凱司,你是不是也覺得利奧拉怪怪的?我擔心他可能會、會不告而別…」

「別說了,直接去療傷室看就知道啦。」

凱司不耐的回答,緊繃的臉完全顯露出他心裡的不安感,連清清和白天也被凱司的臉感染,全都著急的就要往療傷室衝,旁邊的巴巴理斯則閃過一絲猶豫的神色。

誰知道,不用等到療傷室,冰絲莉和帶著愧疚神色的藍瑟琪已經抱著寶利龍走向凱司一行人,冰絲莉更是急得用小跑步衝過來,披頭就問:「你們有沒有看到利奧拉啊?」

凱司等四人,再加上臉色開始發白的巴巴理斯,全都把眼神移到冰絲莉手中的寶利龍,十隻眼睛全都盯著「應該是待在利奧拉身邊」的寶利龍,凱司深呼吸了好幾口才咬牙切齒的問:「寶利龍!你爸呢?」

寶利龍的大眼睛早就蓄滿淚水,一聽到凱司問的話,馬上嘴一癟,大顆大顆的眼淚就掉了出來:「哇啊,爸爸不見了啦,不見了啦,寶利龍找不到爸爸。」

凱司原本橫眉豎目的臉馬上陰沉下來,抬頭看向冰絲莉和藍瑟琪時,對兩人有些不自在的神情起了疑惑,看來利奧拉的失蹤和這兩人脫不了關係,凱司語氣冷冰冰的質問:「發生了什麼事?利奧拉不會無故失蹤。」

冰絲莉有點擔憂的看向藍瑟琪,而後者更是一臉愧疚的說:「對不起,是我的錯,我以為寶利龍身上的傷是利奧拉打的,所以狠狠的責備了他一頓。」

「爸爸才不會打寶利龍呢。」寶利龍大聲抗議著,讓藍瑟琪更是愧疚的低下頭。

凱司卻皺起眉頭,利奧拉應該不至於會因為被責備就鬧失蹤吧?殺手應該不是這麼幼稚的人,應該另有隱情……難道真是自己想的那樣?凱司有點猶豫,趕緊急急的轉身問其他人:「喂!你們覺得利奧拉會不會是因為不想連累我們,所以離家出走的啊?」

清清三人的臉色驟變,坐在裝甲上的清清更是脫口而出:「一定是這樣,我就覺得利奧拉大哥醒過來以後,一直都悶悶不樂的。」

凱司猛拍著自個兒腦袋瓜:「該死!他那個笑容的含意不就是在道別嘛。」

巴巴理斯吞了吞口水,抓起長袍躡著腳尖就想偷偷逃往其他大陸,可惜,背對著巴巴理斯的凱司連看都不看,一個食指往後一比,清清的天使裝甲就舉起巨弓,巨大的箭尖瞄準了巴巴理斯小小的頭,這一箭要是射出去了,巴巴理斯絕對不是中箭身亡,而是爆頭身亡。

凱司如同惡魔般的嗓音響起:「校‧長‧大‧人,麻煩你用全部的權力、錢力、精力、耐力,我不管你有什麼力,全部都給我拿去找出利奧拉,不然就小心你那兩粒!」

清清雖然臉紅了紅,但裝甲手上的巨弓可沒含糊,慢慢從巴巴理斯的頭往下移……

「別啊!我還沒生出小巴巴理斯啊,我馬上就去找,馬上就去!」巴巴理斯苦著張臉,開始思考該去哪找利奧拉。


如果不走遠點,恐怕凱司她們很容易就可以找到自己了,一旦被凱司等人找到,下次恐怕就沒這麼容易走了,如果他再繼續待在凱司等人身邊,他們的下場是不是會和安瑟一樣,被他剝奪了夢想,變成一具冷冰冰的屍體?

想到安瑟永遠閉上雙眼的那幕,利奧拉的心中一痛,腳步更不肯停下來了,逕自往更冷清更黑暗的街道走去,彷彿那才是他應該去的地方,沿路的街景漸漸從熱鬧繁華變成三三兩兩的行人快速通行,旁邊高聳入雲的建築物也少了,剩下一幢幢破舊的大廈,雜草叢生的空地上幾個穿著破舊衣衫的流浪漢隨意躺著,同時用不懷好意的眼神看著利奧拉身上完好的精緻長袍。

利奧拉不是沒發現周圍惡意的眼神,雖然喪失了武功,但長年身為殺手的直覺卻仍舊存在,同時敏捷的身手也並沒有隨著武功消失,利奧拉相信自己雖然應付不了專業的殺手,但是幾個街頭的流浪漢倒還不是問題。

或許十幾個會有些問題,利奧拉停下腳步,看著前方聚集起來的十來個流浪漢,每個眼中都閃著貪婪的光芒,他們的目的似乎顯而易見,利奧拉直接了當的對領頭的人說道:「我沒有錢。」

最前頭穿著骯髒背心的瘦高男子露出一嘴的黃板牙,大大裂嘴笑著:「誰說的?你很值錢啊,迷路的小子,把你拆一拆,器官也值不少了,夠我和我兄弟好好吃幾頓啦。」

眾人都賊賊的笑了起來,其中幾個想到那幾頓好吃的,連口水都忍不住流出來,同時也越來越逼近利奧拉,聽到男子說的話,利奧拉也知道事情不能善終了,一個低身拔出了靴子中的碎銀,但利奧拉仍舊沒有讓碎銀出鞘,以免誤殺了人。

「這下爽了,那把東西不知道可以讓我們多吃幾頓?」瘦高男子的眼裡閃著貪婪,迫不及待的對身後的人吼:「快上!明天的飯就在眼前啦。」

不用等到男子下令,眾人早就拿棍帶棒的衝了上去,利奧拉面對著十來個人,臉色雖然如同往常一樣冷靜,心底卻知道自己恐怕無法全身而退了,但是縱橫殺手界十幾年的利奧拉倒也不至於真的被十來個流浪漢拆了賣,利奧拉的眼神一緊,拿著碎銀迎上了十幾個流浪漢。

雖然速度大不如前,但對一般人來說,利奧拉的身手還是夠敏捷了,前幾個衝上來的人都被利奧拉幾棍打倒在地,雖然因為利奧拉的力道不足,那幾個人並沒有就此暈過去或裂皮斷骨,但這幾棒也夠讓他們在地上哀嚎好一陣子了。

但是接下來的陣仗就沒這麼好應付了,十來個人亂棍揮舞,失去武功的利奧拉好幾次雖然看見或發覺了攻勢,身體卻沒有足夠的能力閃過,就這樣硬生生的吃了好幾棍,但是殺手的忍耐力過人,挨了幾棍並不足以讓他吭聲,同時為了不再受傷,利奧拉反倒更快速的解決敵人,每一棍都非常有效率的擊在敵人的後腦杓,偶有失誤的,利奧拉也會馬上多補幾棍,雖然身上也常常因失誤也挨上好幾棍。

「臭小子,不要掙紮了!」

眼見自己的人一個接一個倒下,瘦高的男人怒吼著,手裡的木棒狠狠往利奧拉的臉砸,上頭還橫七豎八的釘著幾根鐵釘,利奧拉敏捷的躲過這擊,卻躲不過男人的膝蓋一撞,肚腹受了這一擊的利奧拉完全沒有鬆懈,碎銀由下往上擊碎了男人的下巴。

一場街頭混戰的最後,十來個流浪漢哀嚎連連的躺在地上,一開始的瘦高男人則倒地昏迷不醒,現場唯一站著的人,就剩下穿著鐵灰色術士袍的男人,右手拿著碎銀,左手捂著肚子,利奧拉冷靜而有些蒼白的臉上冒了不少汗水。

拍、拍,一個細微的掌聲從陰暗的牆邊傳來,利奧拉手中的碎銀握得更緊了,他老早就發現有人在旁窺探,只是無可奈何罷了,利奧拉往那個角落看去,眼中的警告意味濃厚。

「好厲害的身手。」

低沉的男聲誇獎著利奧拉,同時,陰暗的角落也走出一個人,一個穿著正式西服的中年男子,男子有一張端端正正的國字臉,梳得整整齊齊還上了油的黑短髮,還戴著一副黑墨鏡,看起來相當有威嚴。

利奧拉一點也不敢鬆懈的緊盯著男子,沒有真氣的支持之下,光打完一場架,利奧拉就已經略顯疲態了,但在不知道男子的意圖之下,利奧拉也只能強打起精神問:「你想做什麼?」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請榮我先介紹我自己,我是黑暗一條街的巴克王,也是黑暗擂台的主辦人之一。」

利奧拉面無表情的點點頭,殺手非常有耐心的又問:「你想做什麼?」

「啊!閣下真是直接了當的人。」巴克王雙手一攤,明白利奧拉不喜歡客套話,所以也直接的開始說明:「我是黑暗擂台的主辦人,常常得出來找新的參賽者,不知道閣下對打擂台有沒有興趣?」

「沒有。」利奧拉直接的回答,同時斷然轉身離開。

縱使是見過各式各樣的人,巴克王也沒料到眼前這個人竟然這麼冷漠,連問句黑暗擂台是什麼都沒有,拒絕得讓巴克王下不了台階,不過巴克王想想,自己手下的擂台手已經死得死傷得傷,再不找到一個擂台手,他巴克王恐怕快在黑暗擂塔混不下去了。

巴克王連忙快步上前,擋住了利奧拉的去路,一雙銀眸冷冷的看著巴克王,讓巴克王竟然背後一陣寒顫竄上來,不過想到幾天後的表演賽就快開天窗了,巴克王還是硬著頭皮死擋住利奧拉的去路,同時撐起笑臉:「考慮看看吧?只要獲勝,獎金就你和我五五分。」

利奧拉連回應都省了,馬上腳步一轉,就要從巴克王的身邊走過。

「等一下!」巴克王一咬牙:「三七分,我三你七,只要打贏第一場,就有十萬可拿,第二場二十萬,第三場四十萬,如果打到優勝場,那場的一千萬獎金都讓你獨拿。」

利奧拉停下腳步,要賺錢的念頭突然閃進心底,他需要很多錢才能養活寶利龍這個大胃王……不對!他已經不需要養寶利龍了,利奧拉搖搖頭,把寶利龍大口吃肉的畫面從腦中搖掉。

巴克王看著利奧拉停下腳步,心中高興了一下,但接著又看到利奧拉搖頭,巴克王的臉色又往下沉,好歹自己也在黑暗一條街縱橫十幾年,人前人後都有十來個保鑣跟著,若不是自己為了擂台手的事情搞得焦頭爛額,出來街頭看看能不能好運撞上個選手,眼前這有著奇怪眼睛的小子恐怕還見不到自己呢,現在這小子居然把他巴克王耍得團團轉?

這叫巴克王怎麼吞得下氣,他低聲喝道:「臭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怪的是,隨著巴克王的低吼,原本彷彿無人的街頭突然竄出了兩個戴墨鏡的大漢來,兩人的腿邊都掛著兩隻黑亮的槍械,警告意味十足。

看到槍械,利奧拉的眼神一個閃爍,心裡冷靜的計算,以他現在的速度恐怕沒有辦法鬥得贏槍,但如果是純粹逃跑的話,成功的機率約略是一半吧?想到這,利奧拉的腳步微微往後一移,一聲槍響卻跟著響起,利奧拉回頭一看,自己腳跟的後方地面正冒著煙。

巴克王冷冷的笑著:「我的保鑣可是全黑暗一條街槍法最準的,想逃跑?先問過他們兩個的槍。」

利奧拉不怎麼理會巴克王的威脅,一雙銀眸直接打量著兩名拿槍的保鑣,左方看來較年輕的男子手上正拿著槍,看來開槍的人正是他,但右方的中年男人的槍仍舊穩當的待在槍套裡,利奧拉心中一動,看來這兩個人的默契相當好,竟然無須言語,就決定由誰開槍阻止他逃走。

看來他成功逃走的機率下降到三成了,恐怕還得帶著幾個彈孔才走得了,利奧拉的臉雖然沒表情,但心中卻暗嘆好幾口氣,決定直接和巴克王談判,利奧拉看向巴克王,簡單明瞭的說明自己最大的禁忌:「我不能殺人。」

巴克王先是一愣,而後明白眼前的小子已經妥協了,想到迫在眉睫的擂台賽總算有人打了,巴克王忍不住露出微笑,剛才威脅的語氣蕩然無存,一副老熟的搭起利奧拉的肩:「別擔心,小子,我還怕你殺了別人家的擂台手,我可得賠錢了。」

利奧拉微微一個思考,想賺錢的念頭仍舊存在,況且……他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夠到哪裡去,繼續漫無目的的走下去,遲早會被凱司等人找到,接連想下來,利奧拉終於對巴克王點頭。

「太好啦,我就知道你上道,兄弟,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巴克王哈哈大笑著,而背後年輕的槍手保鑣也把槍收回槍套,然後兩人退回了角落,隱匿在陰影之中。

「利奧拉。」

巴克王點點頭後,對利奧拉招招手,然後一個勁走向黑暗無光的街道中,老舊的防火巷,利奧拉毫不遲疑的跟上了,黑暗對他來說就好像是走在家中一般自然,讓走在前方的巴克王心中暗暗稱奇,並且猜測起利奧拉的身分,尤其是利奧拉身上那套鐵灰色術士長袍更讓巴克王摸不著頭腦,打死他都不相信有著卓越身手的利奧拉會是個術士。

走在髒亂不堪的黑暗狹小防火巷中,利奧拉幾乎有種懷舊的感覺,彷彿自己又回到了遇到安瑟前,過的那種見不得人的殺手生活,利奧拉忍不住消遣起自己,看來他還是比較適合在這種暗無天日的地方生活,想想他當殺手的日子所惹的禍可比和凱司等人生活時要來得少上許多。

走了許久,狹小的防火巷終於透出一絲光線,出口就在前方,巴克王幾乎是有點自豪的轉過身來,和利奧拉這個「街外人」介紹黑暗一條街:「這就是黑暗一條街,是阿卡蘭政府也管不到的黑暗地帶,也是你們街外人口中墮落骯髒的垃圾街。」

利奧拉抬頭往巴克王口中的墮落街看去,黑暗的防火巷沒讓第一殺手動動眉頭,但眼前五光十色的炫目糜爛街道倒是讓利奧拉眉頭緊皺,此時,巴克王口中的墮落骯髒街道上,擠滿男男女女奇奇怪怪的人群,有穿著暴露的火辣女子,金銀滿身的肥肉暴牙富商,但也有穿著連帽斗篷,帽簷壓得低垂的人三三兩兩的摻在人群之中。

周圍的建築物倒是還挺符合骯髒一詞,雖然招牌燈光是一個比一個炫目,但奇怪的是,建築物和金燦的招牌一點都搭配不上,漂亮招牌的後面往往是破舊毀損甚至半傾倒的樓房,但從窗口還掛著幾件滴水的衣物來看,裡面卻還有人居住,甚至有幾個穿著破爛長袍的孩子掛在陽台上朝著底下的人群潑水,惹得咒罵聲不斷。

儘管房子好像快要傾倒似的,不過往來的人群一點都不在意,照樣在各家店裡出出入入,不知道在這廢墟般的房子裡買些什麼東西。

整個黑暗一條街就好像是個被改成血拼市場的古蹟,唯有遠處有幾幢高聳的現代建築物,那些建築物也不像周圍的樓房俗不可耐,反倒相當有高貴雅致的感覺,更顯得黑暗一條街的街景是完全格格不入。

至少比巴巴理斯的品味好些,利奧拉想起了一開始進校園的那個笑門,不!是校門。

看到利奧拉永遠不變的臉色,讓期待看到驚訝或驚嚇的巴克王有點失望,不過隨後又打起精神來,巴克王想到這街外人還沒看到黑暗一條街最精華的部分,黑暗擂台,等到他看到黑暗擂台,肯定就沒辦法保持現在鎮定的臉色,想到這,巴克王的雙腳再度前後擺動,同時催促著自己的新擂台手:「快點!我們要到你將來工作的地方去瞧瞧。」

利奧拉收回自己打量街景的眼神,不急不徐的跟在巴克王身後,同時殺手敏銳的感覺到巴克王的兩名保鑣也緊緊跟隨著他們,只是兩人一直都從陰影移動到另一片陰影,讓人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這是兩名實力高強的保鑣,利奧拉評斷著,現在的自己或許略勝年輕的那個一籌,至於中年人的實力似乎高上許多。

但兩人的實力好,是用正常人的眼光來看,如果利奧拉的武功還在,這兩個人的實力說實話……根本和利奧拉差上好幾層級。

想到那兩名保鑣,利奧拉心中一動後問:「為什麼不找你的保鑣?他們不比我弱。」

巴克王露出了沉重的表情:「小鬼,黑暗一條街可不是鬧著玩的地方,弄不好的話隨時隨地都會丟了小命,我絕對不會為了幾場擂台賽,就讓我的兩個保鑣離開。」

利奧拉點點頭後,原本不急不徐的腳步停了下來,銀眸帶著疑惑的看向眼前巨大的金字塔型建築物,從未見過這種建築風格的利奧拉帶著點好奇的打量這個三角形物體。

巴克王露出驕傲的表情,眼前的金字塔,是所有黑暗一條街人的驕傲,黑暗一條街的亡命之徒唯一會在乎的精神指標。

陰沉灰暗的黑暗擂塔裡,只有一種人,賭徒,拿錢賭錢的觀賽者和拿命賭錢的擂台手。

上篇:04-1:離家出走     下篇:04-3: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