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4-4:利奧拉的救援行動  
   
04-4:利奧拉的救援行動

利奧拉……在黑暗一條街?」

巴巴理斯有些艱難的點點頭,根據他的情報網,有人看見這個顯眼的男孩走進了黑暗一條街的入口,就再也沒有出來了。

凱司的表情十分奇怪,整個身體幾乎僵住,然後整個人跌到沙發上,抱著頭縮進沙發裡,看得一旁的清清著急得不得了,硬是把凱司從沙發拖下來,拼命搖著毫無生氣的凱司:「既然知道利奧拉大哥在哪裡,那我們就快點去把利奧拉大哥帶回來啊,要是讓殺手先找到他就遭了啦。」

聽到清清的話,凱司卻偏過頭去,似乎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梅南皺起眉頭,加入催促的行列:「清清說得對,我們還是快到黑暗一條街把利奧拉帶回來吧,晚了恐怕利奧拉會有危險。」

同樣擔心的白天也正準備開口勸凱司,但凱司卻搶先開了口,一開口就是破口大罵:「你們這些嬌生慣養的人到底知不知道黑暗一條街是什麼地方啊?全阿卡蘭最黑暗最危險最汙穢的事物全都聚集在那裡,包括第一殺手組織繁花似錦的總部也在那個鬼地方啦。」

打聽到利奧拉居然在黑暗一條街的巴巴理斯的臉色也頗不好看,根據他得來的訊息,利奧拉的情況絕對比凱司想得還糟,利奧拉不但在黑暗一條街,而且還是在黑暗擂塔,準備三天後和一條龍拼命。

這下巴巴理斯真的束手無策了,原本打算不管利奧拉在哪,他自己去把他帶回來,畢竟凱司等人還得參加比賽,但是利奧拉哪裡不去,偏偏踏進了另一個X級人物的領域,他和那個X級人物早有互不相犯的默契,那名X級人物不會碰阿卡蘭學院,巴巴理斯也不會進入黑暗一條街。

巴巴理司只好苦著張臉對四個學生說:「我、我已經調查好了利奧拉的情況,他正在黑暗擂塔裡,最慢也三天後和一條龍拼命了。」

清清、梅南和白天聽了都滿面愁容,恨不得趕快衝去把殺手救出來,唯有凱司真正明白巴巴理斯話裡的意思,他冷冷的道:「最慢三天是嗎?你真的認為繁花似錦在三天內都不會發現自己要殺的人居然就在自己的總部?」

「總部?」清清三人都露出不解的表情。

「黑暗擂台就是繁花似錦的總部。」

凱司冷冷的回答,在清清三人倒吸一口氣後,他反而露出無所謂的表情,彷彿已經完全不在乎殺手到底在哪裡,是不是還有命在。

「那、那該怎麼辦啊,凱司。」清清的大眼一眨,滿滿的淚水就快溢出來了。

白天細細思量著:「凱司,黑暗一條街的危險我也聽過,我想我們還是做好萬全的準備再去救利奧拉……」

碰!凱司的雙掌猛的拍到桌上,臉色既陰沉又冰冷,無情的吐出:「我不會去救他。」

在白天三人變了臉色後,凱司雙手一攤,懶洋洋的縮回沙發中,彷彿完全沒自己的事:「這可不關我的事,他自己跑去繁花似緊的總部送死,還要我冒生命危險去救他?他又不是我的什麼人,我才不管他列。」

「凱司!你怎麼可以這麼說!」

清清強烈抗議著,但凱司偏過頭去看著窗外,冷漠的說:「我為什麼不能這麼說?不然你說,利奧拉是你們的什麼人?你們有什麼理由要冒生命危險去救他?」

清清的話語哽在喉嚨,連梅南都皺起眉頭來,他們似乎都很自然而然的就和利奧拉走在一起了,從來也沒想過自己和利奧拉其實沒什麼關係,一直到凱司提醒,兩人才發現這個事實,兩人當場陷入不知所措的情況,但是他們卻也不可能不管利奧拉。

「是朋友吧?」

白天抓了抓頭,奇怪的看著陷入混亂的三人,理所當然的替他們解答,清清和梅南彷彿恍然大悟,而凱司仍舊望著窗外,不認真的表情上閃過一絲陰沉。

「快去準備準備吧,既然黑暗擂塔是要刺殺利奧拉的殺手總部,那麼每一秒鐘都是很重要的,說不定遲一秒鐘,利奧拉就喪命了。」白天露出嚴肅的表情。

「你是白癡嗎?你認識利奧拉才幾天啊,沒必要為了他去送死吧。」

凱司終於按耐不住,跳起來抓住白天的肩膀猛搖,試圖搖醒這個正義感過剩的傻瓜,但白天反倒理所當然的回答:「他救過我,現在換我去救他,有什麼不對嗎?」

「利奧拉救過你?」凱司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啥時發生這種事情的?他怎麼沒聽說過?

「我被伊宇和伊宙打敗的時候,不就是他出來保護我和清清的?雖然我意識不太清楚,但是隱約還是聽見一些對話。」白天笑著提醒凱司,紫羅蘭學院來挑釁的那天所發生的事情。

凱司聽了,卻更憤怒的大吼大叫:「那件事對他來說,就像動動小手頭一樣簡單,但是你要去黑暗擂塔救利奧拉,是要拿命去拼的,你知不知道啊?」

白天搔搔臉,理所當然的說:「我知道,但是還是得去救利奧拉。」

這下換梅南忍不住開口質疑:「白天,你為什麼可以這麼堅定?甚至比我們三個認識利奧拉最久的人還要堅定?你真的不怕死嗎?」

「我只是比你們要誠實點而已,我覺得你們三個人絕對不會放著利奧拉不管,就算再怎麼危險,我相信你們最後還是會去救他,但是在猶豫的時候,會浪費很多時間,利奧拉已經沒有等的時間了。」

白天邊說邊對窗外露出擔憂的神情,隨後轉過身來,用他一貫的堅定不移神情看著凱司三人:「先出發救人,你們可以在半路繼續猶豫。」

在半路…繼續猶豫?清清和梅南有點哭笑不得,但白天那對自己誠實的做法似乎也感染了兩人,清清雖然很害怕,但其實自己也知道,她絕不會放下利奧拉大哥不管的,而梅南搔搔臉後偷瞄著旁邊臉色難看的凱司,自言自語道:「利奧拉可也救過我們,而且也是拿命在拼的,就像上次的祕羅事件啊。」

聽到祕羅,凱司的臉色也不禁變了,他也的確想起那件事情,那時在遺跡中,利奧拉在面對強敵祕羅,曾經有過一絲猶豫,凱司在看見利奧拉帶著猶豫的眼神朝他們看過來時,他幾乎以為殺手決定要棄他們而去了,憑著殺手傲人的速度和匿蹤能力,絕對可以躲過祕羅。

而利奧拉那時的眼神也的確有這種打算,凱司相信自己絕不會看錯,但是那傢伙卻該死的留下來幹什麼?最後還被打得焉焉一息,他是嫌自己受過的傷還不夠多嗎?凱司的右拳握了又放、放了又握。

「凱司。」清清有點猶豫的拉著凱司的衣角,怯怯的哀求:「跟我們一起去救利奧拉大哥好嗎?」

凱司臉色變得十分難看,眼神直視前方,完全不想回頭看清清,同時無情到不像他的聲音響起:「我不去。」

聽到這話,清清原本怯懦的神情完全消失,氣得渾身發抖的她幾乎是用吼的:「想不到凱司你這麼無情!枉費利奧拉大哥對你這麼好。」

清清氣得拉住白天和梅南的手臂往外拖:「走!我們去救利奧拉大哥,別管凱司這個無情的人。」

被清清強拖出去之前,梅南有些猶豫的回頭看臉色難看的凱司,心底總覺得凱司這次的反應似乎有點奇怪?祕羅、祕羅派來的魔法師、六大禁忌,哪有一個是他們能應付的?但是凱司卻也沒有棄利奧拉不顧過,為什麼這次的反應這麼激烈?

等到清清三人都離開房間後,凱司冷冷的開口:「校長你可真閒,有空在這邊看學生吵架,不如去整頓一下阿卡蘭學院吧。」

總算有個人想起角落還站著一個校長了,巴巴理斯走了出來,勾起一抹引人深思的微笑,他輕輕的開口說:「問題不在救不救利奧拉,而是在進不進黑暗一條街吧?」

凱司的臉色頓時陰沉如暴風來臨前,他把手指往門口一指:「滾!」

早就習慣凱司沒大沒小的德性,巴巴理斯一點也沒為凱司的無禮生氣,反倒露出狐狸般的微笑,還真的照凱司的話離開房間,巴巴理斯心想著,原來凱司是黑暗一條街出身的,難怪就連自己的情報網也查不出凱司來自何處,現在……黑暗一條街出身的傢伙要回到黑暗一條街去救人?有趣、太有趣了。

等到巴巴理斯關上房門的那瞬間,凱司終於露出了疲憊的神情,他把臉埋進雙手間,掌縫間隱隱傳出了一句話。

「我不想……回到那個地方。」


「凱司是大混蛋!」

清清第七十八次高分貝喊出這句話,讓身旁的兩個男人第七十八次摀住耳朵,幸好清清這次沒把最後一個「蛋」字拖長長的尾音,不然恐怕會有兩個受不了的男人把一個女人推下飛在高空的龍背,喊完這次,清清大概也累了,逕自把臉埋進龍背。

總算鬆了口氣,白天也有時間問梅南:「你真的知道要怎麼進去黑暗一條街嗎?我聽說那裡的入口非常隱閉。」

梅南點點頭,毫不遲疑的回答道:「我小時候常去那裡。」

反射性回答完,梅南的嘴就張在那,猛然想起自己剛剛好像說出了件秘密,正常人的小時候……不會常常到那裡去吧?梅南突然很想給自己幾巴掌。

幸好清清埋進龍背裡,不知道在想什麼,完全沒聽進梅南的話,而白天也只是點點頭表示知道了,就繼續指引烈焰飛行,梅南不禁擦了擦冷汗,不知道該慶幸自己的兩個同伴的神經都缺蠻大的,還是該悲哀他或許要和兩個沒神經的同伴死在一起了?

白天突然拍了拍梅南的背,比著下方:「梅南你是說那裡嗎?」

梅南往下一看,幾條陰暗骯髒的街道亂七八糟的交接到一起,周圍建築物破爛毀損的模樣幾乎讓人不敢相信自己身在阿卡蘭首都,梅南發揮出過人的記憶力,仔細回想小時候的記憶,再和下方的街道比對之下,梅南非常肯定的對白天點點頭,確定了地點無誤後,白天指揮著烈焰降落到街道上。

梅南跳下了龍背,在白天扶著清清下來,和命令烈焰變回小龍時,他就確定了入口的位置,那是一條狹小的防火巷,梅南正想招呼白天和清清進去時,一個熟悉的東西印入他眼簾,幾個身上傷痕累累的流浪漢正對著一個稻草人拳打腳踢,而貼在稻草人左胸前的,居然是阿卡蘭術士院的寶石權杖院徽。

「你們是從哪裡找到這個東西的?」

白天比梅南更快注意到院徽,已經大步上前,對著幾個流浪漢喊,而流浪漢們原本就是怒氣沖沖了,聽到這聲大喊,更是個個都氣紅了眼,轉頭看向白天,但是一看到白天的藍紋騎士服和走在一旁的小龍後,他們全都嚇得刷白了臉,別提藍紋,就算是最低階的綠紋,他們都不敢冒犯,更何況眼前的還是個龍騎士。

「我問你們這個徽章是哪來的?」白天更進一步,取下了稻草人上的徽章,對流浪漢們質問。

眼見是逃不掉了,帶頭穿著背心的骯髒男子只好硬著頭皮說:「撿到的。」

「喔?」梅南冷著張臉,自然而然生出一股威嚴:「有必要對撿到的東西這麼仇深似海?甚至還貼在稻草人上拳打腳踢?白天,我看他們不受點教訓是不會乖乖說實話的,先用你的龍燒死幾個再繼續問吧。」

白天有點驚訝的回頭看梅南,梅南雖然僵著臉,卻偷偷對白天眨了眨眼,而清清也在旁邊偷偷忍笑,明白過來的白天忍住嘴角的上揚,也故作凶狠的點點頭,指揮烈焰噴出幾條小火焰嚇人。

火焰小歸小,對於嚇唬幾個流浪漢卻措措有餘了,領頭的男子連忙揮著雙手:「等、等一下,我們說實話,千萬別燒死我啊!」

白天陰沉的點點頭,而領頭的流浪漢也馬上說:「是一個經過這裡的男人掉落的東西,因、因為他把我們打了一頓,所以我們才會把他的徽章貼到稻草人身上。」

「那個男人去哪裡了?」清清忍不住插嘴。

流浪漢原本想罵小女孩別插嘴,但這小女孩怎麼看都像是龍騎士的同夥,他趕緊把話吞回肚子裡,老老實實的回答:「他被巴克王帶回黑暗一條街了。」

「巴克王?」梅南疑惑的問。

「是黑暗擂塔的主辦人之一,他常常會出來找新的擂台手。」

梅南又細細思量著,不能殺人的利奧拉會答應去打擂台嗎?他有些不解的問:「他是被人脅迫的,還是自願走的?」

流浪漢仔細考慮:「有被巴克王的保鑣脅迫,可是那個男孩好像也沒怎麼反抗。」

旁邊一個比較瘦小的流浪漢忍不住插嘴:「那個男孩說他不能殺人,巴克王就騙他說不會要他殺人,騙誰啊!誰都知道黑暗擂塔的擂台手常常都打不到幾場就沒命了,要不然他們幹嘛常常出來找擂台手?」

原來是被騙了,梅南嘆口氣,忍不住想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天真的第一殺手?梅南對流浪漢做了最後確認:「你確定他被帶進黑暗一條街後,就沒有再出來過了?」

為首的流浪漢點點頭:「進去兩天多,我們一直都睡在這,他絕對沒有出來。」

梅南點點頭,隨手丟給流浪漢們幾個金幣後,招呼了兩個同伴,就往狹小的防火巷走去,走到防火巷口的時候,梅南把利奧拉掉落的術士院徽順手貼到牆上,最後走進防火巷前,梅南看了徽章一眼,憑凱司的觀察力……應該會看到的。

「走吧,到黑暗擂塔去,把我們的殺手帶回來。」

上篇:04-3:犧牲品     下篇:04-5:凱格勒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