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4-5:凱格勒司  
   
04-5:凱格勒司

「姐姐、姐姐,我可以參加擂台了。」

「凱格勒司,不要去參加擂台,太危險了。」

姐姐擔憂的摸著自己弟弟的頭,但是也知道凱格勒司有多固執,只要認定了一件事,就絕對會堅持到底……唉,這性子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

「不行!我要去,他們好不容易答應讓我上場了。」

小個子的凱格勒司的脾氣倒是硬,連姐姐在一旁溫言或嚴厲勸著,卻一點用也沒有,最後姐姐束手無策,只得抱著弟弟大哭:「不要這樣,姐姐就只有你了,爸爸媽媽都死了,不要連你都想離開我。」

聽到這話,凱格勒司總算心軟了,也含著眼淚回應姐姐:「姐姐,就是因為爸爸和媽媽都死在這裡,我們不能再留在黑暗一條街了,只要有一點點錢,我們馬上離開這裡,不然,我怕姐姐也會、也會……」

最後姐姐總算答應了凱格勒司,也說了會去看他的比賽……該死的,為什麼他會讓姐姐來看比賽?什麼小孩心性嘛,明明知道姐姐最怕那種流血的擂台賽,也知道那種龍蛇混雜的地方不適合漂亮的姐姐去,當初他為什麼這麼任性?

「姐姐要去哪裡看比賽呢?」

「凱司,還沒找到爸爸嗎?」

「白天他們去救他了。」整個人縮進沙發裡,凱司把頭緊緊埋在膝間,只悶悶的回了一句。

「去哪裡救爸爸了?寶利龍也要去!」寶利龍跳上了沙發,拼命抓住凱司,要把凱司的頭從膝間拔出來。

「黑暗擂塔,我要去黑暗擂塔比賽。」凱格勒司很驕傲的回答,那裡可是黑暗一條街最有名的擂台。

「黑暗擂塔,他們去黑暗擂塔救你爸爸了。」凱司仍舊不肯把頭拔出來,面對寶利龍。

寶利龍不解的問:「黑色的塔?爸爸為什麼不帶寶利龍去?爸爸去哪裡做什麼?」

「姐姐,他們說我的魔法很厲害,所以要讓我去打表演賽喔,是第一場擂台賽呢。」

「真的嗎?好厲害喔。」姐姐總是那麼溫和的對他笑著。

「他……蠢到被人騙去打表演賽啦!」

凱司總算抬起頭來大吼,把寶利龍嚇得愣在原地,傻傻的看凱司的紅眼框和佈滿血絲的眼球,凱司猛抓狂扯著自己的頭髮,好像和自己有不共載天之仇似的:「為什麼?為什麼會這麼蠢啊!」

寶利龍的臉頰一鼓,跳上凱司的背然後猛捶猛打:「爸爸才不蠢呢!凱司才是大笨蛋!」

差點給寶利龍捶到噴幾口血出來,凱司也彷彿要把氣全都發洩出來,居然和寶利龍對捶了起來,兩個人好像發瘋似的互相對咬著,最後凱司把寶利龍壓在地上,紅了眼的猛揮拳,但寶利龍的龍皮堅硬無比,反倒是揍人的凱司的拳頭變得鮮血淋漓。

雖然凱司的花拳繡腿傷不了小龍,但寶利龍卻被凱司發瘋的染血模樣嚇得嚎啕大哭,拼命哭喊著:「凱司、凱司!不要打寶利龍啦,凱司的手都是血,嗚哇…」

聽到寶利龍的哭聲,凱司才慢慢停下手,卻還有一拳沒一拳的打在寶利龍身上,幾滴水滴在寶利龍的小臉蛋上,寶利龍有一抽沒一搭的張開眼,慢慢爬起來抱住凱司,癟嘴帶著泣音說:「凱司不要哭啦,凱司和寶利龍一起去把爸爸救出來就好了。」

凱司猛然抱住寶利龍,把臉全埋進寶利龍小小的懷抱中,不斷不斷的念著:「為什麼我打不贏一頭龍?為什麼?如果打贏了,姐姐是不是就不用拿她自己來換我的命?」

「凱司?我們去救爸爸好不好?」寶利龍不解的低頭看著凱司,不明白凱司到底在說什麼。

凱司聽到寶利龍的話,終於把自己的處境說出來:「我不能回去那裡,我打輸了表演賽,本來應該死的,是姐姐拿她自己交換我,可是我被逐出黑暗一條街了,再也不能回去那裡,一但被黑暗擂塔的人看見,就只有死路一條……」

凱司突然停了下來,仔細思量著白天他們的處境,要把表演賽的擂台手強行帶走,對黑暗擂塔的人來說,那也是死路一條啊!

但是,少了自己這個黑暗擂台的拒絕往來戶,白天他們應該至少可以安然進去擂台,畢竟擂台是開放的,只要付點錢……凱司猛然抽動臉皮,那三個傢伙該不會大搖大擺的穿著阿卡蘭學院的制服和藍紋騎士服進入黑暗一條街吧?想到這,凱司不安的動了動身子,至少梅南那傢伙還挺精明的,應該……會變個裝吧?

凱司的頭猛地垂下來,明白自己是在自欺欺人,那三個傢伙肯定不會變裝,一個代表光明的龍騎士加上阿卡蘭大陸的最有名的學院徽章,這三個人怎麼看都超級可疑……肯定一踏入黑暗一條街就會被追殺,凱司猛的跳起來。

「寶利龍,我們要去救你爸、清清、梅南和白天啦!」

寶利龍馬上收起哭臉,喔喔的歡呼著,然後對凱司喊:「還有凱司的姐姐啊。」

聽到寶利龍的話,凱司猛的停下動作,是呀,救姐姐!原本他一直很害怕黑暗一條街的「那個人」,但是救四個人和救五個人也沒什麼差別了,反正都是死路一條,那就死得徹底一點算了。

終於想透徹的凱司猛地大吼:「姐姐,我來救你啦!寶利龍你快變身。」

「這裡太小了,寶利龍太大了…」寶利龍嘟著嘴抬頭看矮矮的天花板。

「管他的,都要死了,乾脆弄毀幾個休息室,給見死不救的死老頭巴巴理斯找幾個麻煩,這樣我才甘心啊!」

「好。」

雖然聽不太懂凱司的意思,但寶利龍還是高興的大喊,然後十公尺的巨龍撞破了競技場休息室的天花板,寶利龍粗魯的動作還撞毀和踩扁了周圍的休息室,很不巧,旁邊還正好就是紫羅蘭學院的休息室。

在眾人的咒罵聲中,凱司哈哈笑著,騎著寶利龍囂張的騰空而去。

此時,正在試圖連絡某人去救黑暗一條街……不,是去救利奧拉等人的巴巴理斯也聽到數聲巨響,然後就是一堆詛咒阿卡蘭學院和校長的聲音,聽到外邊其他學院的校長正猛力的敲門,巴巴理斯的臉馬上一垮。

巴巴理斯抓抓頭,咒罵著凱司要走前還給他找麻煩,但巴巴理斯的眼神忍不住飄向窗外那已飛遠小小的白點:「五個學生跑去闖黑暗一條街,應該是死路一條才對……不過,這群惹禍精好像個個都是不死身,應該會活著回來吧?希望他們會記得給我這個去不了黑暗一條街的人帶點土產回來。」


「梅南、白天…你們覺、覺不覺得大家都在看我們啊?」

清清緊緊抓住白天的衣角,又攬住梅南的手臂,渾身抖個不停,她只覺得周圍的人眼神都好凶惡,手上還拿著各種武器,而且都不懷好意的盯著他們看,清清乾脆把白天的手臂也攬住,她是死也不會放開兩個護身符的。

梅南自己也是心驚膽跳的,周圍人的確一再對他們投來惡意的眼神,但梅南卻不明白問題出在哪裡,周圍的人不但有術士也有騎士啊,為什麼眾人都只針對他們?

向來不會被外界干擾的白天倒是依舊昂首闊步的往黑暗擂塔走去,他的心頭卻是非常著急的,白天已經感受到黑暗擂塔中的確有頭龍,而且是在非常飢餓亢奮的狀態下,他可不想看到剩一堆白森森骨頭的利奧拉。

吼!遠處的黑暗擂塔卻突然傳出了一聲長長的龍嘯,隨後是震天的觀眾歡呼聲,隱隱還可聽到撕碎他、吃了他的吼聲。

「糟糕!得快點了。」

心急如火的白天索性指揮烈焰變成大龍,然後拉住清清和梅南的手臂跳上龍背,但清清卻發出尖叫聲,然後跌回地上,白天和梅南往回一看,幾個穿著不正規服飾的騎士正站在他們旁邊,其中一個還抓住了清清的頭髮。

「放開她。」白天拔出寶劍,怒氣沖沖的指向抓住清清的男騎士。

男騎士露出不可一世的笑容,比了比烈焰:「好啊,把這頭龍留下來,我就把你的公主還給你。」

擔心利奧拉的處境,又看到被拉住頭髮的清清痛得啜泣,白天怒不可遏的跳下烈焰,不讓男騎士有機會把清清當成人質,白天的寶劍已經逼近男騎士,逼得男騎士放開清清的頭髮,倉皇之中拔劍擋住白天的攻勢,但是男騎士一開始就居於下風,只得被白天打得節節敗退,有些惱羞成怒的他對身旁的同伴大吼:「還不快點上。」

聞言,周圍的數個騎士紛紛拔出寶劍,加入了白天和男騎士的戰局,白天險險架下了四、五把的寶劍,同時打量著情勢,雖然自己不至於會落敗,但要打贏卻還需要很多時間,可是利奧拉到底還剩下多少時間呢?白天想到這,心頭主意一變,渾身爆發出藍色的鬥氣,把幾個騎士逼退了好幾步,同時,白天拉起清清,瞬間回到烈焰的背上。

「梅南,用保護罩罩住烈焰。」白天急急的對梅南吩咐,他打算硬是脫離這裡,一切等衝到黑暗擂塔,救到利奧拉再說。

梅南馬上唸起保護罩咒文,烈焰也鼓動翅膀升空,透明的保護罩才剛剛架好,馬上就是幾顆火球炸上去,在保護罩表面引起好大的波紋,梅南的眉頭一皺,瞬間傳送魔力到保護罩上,把被炸而變薄的地方填補好。

火球只是第一波攻勢,飛在空中的數架裝甲戰機並不打算就此放過白天等人,它們前後左右的包夾烈焰,砲管發出光芒後,又是好幾發的砲彈往白天等人轟去,轟得保護罩強烈的震動著。

白天指揮著烈焰閃避砲彈,但是裝甲戰機的數量太多,再怎麼閃,還是有避不過的砲彈,白天的眼神銳利的盯著裝甲戰機的動靜,同時聲音也免不了透著擔憂:「梅南,撐得住嗎?」

梅南微微一笑:「騎士,你可不要小看術士的能力了。」

白天勾起嘴角:「我可不敢。」

清清拔下自己頭髮上的大大蝴蝶結,輕咳了咳引起兩個男人的注意後,清清高舉起蝴蝶結,然後在中間的心型寶石上按了一下,寶石發出耀眼的光芒,清清同時大喊:「我的召喚獸,天使娜娜,聽我的命令過來吧!」

白天忍不住閃著期待的光芒轉過頭來驚呼:「喔喔,這就是傳說中的召喚術嗎?」

梅南滿臉的黑線的說:「要是清清會召喚術,那我大概是攻擊型的術士,利奧拉肯定是個祭司,凱司還是個人畜無害的天真男孩。」

「你的比喻讓人聽了有種很不爽的感覺。」

白天、梅南,甚至是在耍美少女戰士的清清都驚訝的找尋聲音的來源,這個聲音怎麼好像……

「喂!不是我想打斷你們思考,不過你們再不叫烈焰閃的話,就會被十幾發砲彈打中。」

聽到這話,白天猛然抬頭,果然看見滿天砲彈正朝他們飛過來,白天總算在千鈞一髮之際閃過絕大部分的砲彈,把零星的交給梅南的保護罩去承受,這時,聲音又響起。

「喂,我凱司啦,我現在把寶利龍和烈焰當作通訊麻遜在和你們說話,這功能還真是有夠方便的,你們邊打邊聽我說。」

「凱司,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的。」清清忍不住啜泣起來。

「少、少囉唆。」凱司的聲音似乎有點窘,但隨即回復正常:「清清你剛剛用遙控麻遜叫天使裝甲來了,對吧?」

清清狂點著頭,隨後想到凱司並不在旁邊,才趕緊又回答:「對!可、可是這裡敵人好多,還越來越多了啦,凱司你快點出來幫我們啦。」

「不行,我有我的打算,聽我說,你們不需要打贏他們,只要引起混亂就好,越大的混亂越好,最好能把黑暗擂塔的警衛都引過來!」

「你打算趁亂混進黑暗擂塔?」梅南忍不住脫口而出。

「不行!」白天非常著急的說:「你一個人不可能救得出利奧拉的。」

「放心,我從小混黑暗一條街可不是混假的,打贏黑暗擂塔那群人,我可能不行,但是說到逃命,那可是我的……」

「凱司的大絕招!」梅南和清清異口同聲的說。

「喂…」

白天細細思量,眼前的敵人太多,恐怕一時半刻是無法擺脫的了,或許照凱司的話去做是最好的,雖然他實在擔心這兩個人的安危,白天皺著眉頭說:「如果有危險的話,馬上再用這種方法跟我們連絡,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會進去救你們的。」

「你們也是,一但聽到我說撤退,不管怎樣,都要馬上離開這裡,你們一定要搞清楚,你們現在只是和黑暗一條街上的人在街頭互毆而已,不要鬧得太嚴重的話,黑暗一條街的真正防衛機制是不會出來制止你們,但如果表演賽的擂台手逃跑,黑暗一條街絕對會想到你們也是搞鬼的一份子,一旦黑暗一條街的真正護衛出動,我們就連一個都跑不掉了。」

「還有,最好不時做出快落敗、快不行的樣子,沒事多弄點皮肉傷和噴點血出來,千萬不要露出實力高強的樣子,不然恐怕會引來更強的敵人。」

聽到凱司這麼嚴重的聲明,白天、梅南和清清都認真的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好!去吧,阿卡蘭學院無敵的惹禍小組,惹禍的時間到啦,天翻地覆正等著我們去實行!」

三人彷彿看到凱司的眼睛爆出精光的模樣,全都握拳大喊:「惹禍啦!」

隨著遠方白色的美麗裝甲到來,清清的眼神也變得越來越凶惡,當天使把胸口的駕駛艙打開,等待清清進入時,清清露出了女王般的微笑:「喔呵呵,弓箭來啦,大家頭上的蘋果快擺好,沒擺的通通射頭!」

你的弓箭那麼大枝,就算擺了蘋果也是會連頭一起射爆吧……來自周圍的騎士和裝甲戰士的心聲。

白天舉起寶劍,威風凜凜的騎在烈焰身上:「烈焰、梅南,好夥伴們,我們要動手了。」

烈焰發出長長的龍嘯聲,彷彿是在為阿卡蘭學院的惹禍小組揭開往後一連串的惹禍歷史。

凱司抬頭看著天空一片混亂,砲彈亂飛、弓箭到處射、火焰一條條亂噴,滿意的點點頭唸:「這才是惹禍小組的功力嘛,好吧,寶利龍,我們要去救惹禍界的教主,惹禍小組的組長了。」

寶利龍傻隆隆的點著頭,反正他知道凱司是要去救爸爸的就好。

凱司看著街道上的人群全都避得避閃得閃,應該沒人會注意到他後,凱司從藏身的小巷走出來,大剌剌的走向黑暗擂塔,面對著熟悉的黑暗擂塔,那是無數次出現在自己惡夢中的塔,也如當時一樣響起恐怖的餓龍吼聲。

「我要去救你了,利奧拉。」凱司的一雙綠眸閃著爍爍光芒:「還有,也要把我自己從惡夢裡救出來!」


「為什麼……白天他們會在這裡?」

站在擂台上,利奧拉看到巨大的螢幕上,黑暗一條街陷入混亂的模樣,幾個熟悉的人影,利奧拉只覺得胸口鬱悶到幾乎沒辦法呼吸。

上篇:04-4:利奧拉的救援行動     下篇:04-6:龍十字項鍊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