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4-7:葛羅瑞  
   
04-7:葛羅瑞

凱司心頭一驚,這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還有這個他早已不再用的名字。

「媚姬?」利奧拉隨眼看去,媚姬正氣喘噓噓的站在入口處。

「姐姐?」

凱司轉過頭去,一看到入口處的媚姬,就不禁脫口而出,而媚姬正想往凱司跑來的時候,一個人影卻突然出現在媚姬前方,擋住了媚姬的去路。

看到這人,凱司的臉色也變了,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這人的名字:「劍蘭!」

利奧拉細細打量這人,男子的身型和利奧拉非常相似,都是修長型的,但是他的臉看起來比利奧拉要嚴厲多了,棕色的長髮俐落地綁成一束馬尾,穿著火紅的金紋騎士服,手上拿著兩把劍,一把是正常長度的劍,另一把卻短如利奧拉的碎銀。

這時,劍蘭也正打量著利奧拉,心中其實受到很大的震撼,之前在組織裡,他已經暗暗觀察過利奧拉了,原本判斷利奧拉的實力應該在黑玫瑰之下,但今日,他卻輕易打敗了黑玫瑰,而且隱隱散發出深不可測的實力,這實力竟讓劍蘭想起一個強大的敵人,光明騎士蘭斯洛特。

不!不可能的。劍蘭完全否決眼前的利奧拉有和蘭斯洛特相同的實力,如果利奧拉真和蘭斯洛特有相等的實力,那六大禁忌就是惹上了不該惹的人物!

「蘭。」媚姬幾乎要哭出來了,她沒想到身為六大禁忌之首的劍蘭居然回到組織了,這下,被組織驅逐出黑暗一條街,並且永遠不得回來的弟弟不就……

劍蘭這時也回過神來,瞄了媚姬一眼後,轉向對面被驅逐的人,冷冷的道:「你不該回來。」

凱司的臉色一暗,隨後又賤賤的笑了起來:「嘿,我就回來了,而且還要把我老姐帶出這個鬼地方。」

「凱格勒司,你別胡說!」媚姬簡直嚇得連心臟都快跳出來了,她沒想到弟弟竟敢這樣和劍蘭說話。

孰不知,凱司早就暗暗推了利奧拉一把,還低聲問:「喂,殺手,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啥事,不過你的武功真的恢復了吧?」

利奧拉點點頭:「只能恢復三個小時。」

只有三個小時?凱司暗暗罵了聲,然後再偷偷問:「三個小時應該夠你幹掉對面那傢伙了吧?」

利奧拉面無表情的解說:「他的實力很高,不過還不到蘭斯洛特或米哲瑞的層級,打敗他頂多需要二十分鐘吧。」

凱司聽了馬上就哈哈大笑,食指指著對面的劍蘭,狐仗虎威的囂張道:「你有種就和我……家的利奧拉打一場,要是我們輸了,那就任你擺佈,要是我們贏了,你就要把姐姐還給我,並且不准再追殺利奧拉。」

他什麼時候答應和劍蘭打了?利奧拉撇了凱司一眼,不過看在媚姬的份上,加上凱司最後總算是加了一句,要劍蘭不准追殺他,利奧拉對於凱司的囂張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不過他倒是非常驚訝,媚姬竟然是凱司的姐姐。

還沒等到劍蘭說話,媚姬已經搶著開口:「別做這種賭博,凱格勒司!蘭,我求你放他們走吧,別傷害我弟弟。」

劍蘭看向扯著他衣角不放,一臉欲泣的媚姬,他的臉色竟然放柔了點,但隨後又馬上轉回對面的敵人,仍舊是一張冰冷的臉蛋,劍蘭說道:「我不會殺凱格勒司,但是利奧拉一定得死,這是任務。」

媚姬的心頭又是放心又是惋惜,但是能夠保護弟弟的性命,媚姬就已經很感激了,畢竟當年劍蘭是親口說出,要把凱格勒司永遠逐出黑暗一條街,現在劍蘭為了她,毀了自己親口說出的話,媚姬已經非常感動了,只是想到那個乾淨的大男孩,媚姬卻別過臉去,不敢看利奧拉的臉色,覺得自己好像對他見死不救。

「你姐姐……」利奧拉看著不敢看他的媚姬,緩緩的開口:「長得和凱司你一點都不像。」

「要你管!快點把劍蘭解決掉啦,白天他們不知道可以撐多久耶。」凱司撇了撇嘴。

個性也不像,利奧拉沒把這句話說出口,那樣溫柔又善良的女孩怎麼會有個性這麼欠人打的弟弟?

「來吧。」

利奧拉乾脆的對劍蘭說,他也十分擔心白天他們的情況,打算趕快解決掉劍蘭後,去把白天他們帶離黑暗一條街。劍蘭冷哼了一聲,一長一短的劍也出了鞘。

劍蘭如同射出去的箭矢般快速,只見到一個幾不可見的紅影往利奧拉衝去,而利奧拉也握緊碎銀,拼速度的話,利奧拉還沒遇過敵手,身影幾個閃落,就避開了劍蘭的攻勢,劍蘭在微微吃驚之下,卻仍緊追不捨,長短劍緊追著利奧拉的身影,而利奧拉也相當驚訝劍蘭的眼力居然看得見他的身影,雖然利奧拉還不到極限速度……

「喔!」包廂裡的裘斯非常……無趣的「看」著這場決鬥,手上的羽扇不停輕敲著額頭:「唉,這種決鬥還真是難看!根本什麼都看不見嘛!真是的,也不慢點,只有兩個影子閃來閃去的,不過,紅色的影子似乎比白色的清楚多了,對吧?」

「呵呵,利奧拉可是我最高級的玩具呢,目前的劍蘭可還不是他的對手。」角落默默的站著一個金髮的男子,隱隱可以看出他的衣著很特別,居然是黑白兩色的怪異長袍。

裘斯含著笑:「啊,如果說他是你的玩具的話,那我也有一份吧?當時,我們可是一起發現他的,不過,我們兩個把和我們同等級的人當做玩具,是不是過分了點?」

米哲瑞踏出了包廂,對裘斯揚了揚眉:「你有資格說這句話嗎?故意裝做不任意利奧拉,又戳穿了利奧拉發現表演賽真相的事實,讓他從黑暗擂塔逃跑的意圖失敗,你明明知道他被蘭斯洛特封了武功,要打贏紅龍的成功率是微乎其微的。」

裘斯輕搖著羽扇:「你也知道,我是有仇必報的人,誰叫他當初要把我當作威脅你的人質呢。」

「不過,沒想到他會用這種方法贏了紅龍,神聖白龍的主人當真這麼了不起?」裘斯有點好奇的問對龍了解很深的米哲瑞。

「不是神聖白龍的主人了不起。」米哲瑞深深的看著包廂外的白色影子:「是神聖白龍族的王子的主人了不起,事實上,能得到神聖白龍族王子或公主的承認,在以往,全都沒意外的成為龍皇帝國的龍皇。」

裘斯「啊」的一聲,像在指控米哲瑞的比著他說:「你把未來的龍皇當玩具玩?」

米哲瑞的頭上爆出青筋:「你沒份嗎?」

裘斯輕笑著,沒回答這個要命的問題,反倒把問題扯開:「你回來是要找蘭斯洛特算帳嗎?」

聽到蘭斯洛特,米哲瑞的臉就往下沉,冷冷的說:「不展現一點實力,那傢伙似乎不把我看在眼裡了!」

裘斯用扇尖頂著下巴思考著:「封印利奧拉的武功,是蘭斯洛特自己的意思,還是龍皇下的命令?」

米哲瑞有點遲疑的回答:「龍皇似乎不反對蘭斯洛特這麼做。」

「那你如果去找蘭斯洛特算帳,那不是擺明了和龍皇過不去嗎?這樣好嗎?」

裘斯微笑著說,而這話也的確影響了米哲瑞,他少見的繃著一張臉,沒有回答裘斯的問題,看到米哲瑞少見的緊繃臉色,裘斯笑了笑說道:「去找他玩玩就算了吧,你可別因此和龍皇鬧翻了。」

米哲瑞嚴肅的點點頭,隨後又回復到原本總是瞇著眼睛笑的模樣,看著窗外的玩具說道:「玩具怎麼會突然恢復了武功?可別告訴我是蘭斯洛特躲在附近。」

「似乎和龍十字項鍊有關聯,那條項鍊對利奧拉實在是有利有弊,一方面讓他身處龍皇掌控之下,另一方面,利奧拉似乎可以從項鍊得到許多幫助。」

裘斯仔細思考著,隨後好似想起什麼,裘斯轉身對米哲瑞問:「祕羅的事情你調查的怎麼樣了?」

米哲瑞卻沒聽進裘斯的問題,他的水藍色眼睛燃起了一簇火焰,因為他感覺到一股熟悉的力量,米哲瑞張開雙眼朝東南方看去:「蘭斯洛特!」

說完的同時,米哲瑞的身影馬上也消失,讓留在原地的裘斯只得搔了搔臉,喃喃自語:「看來米哲瑞這次真是氣瘋了,也難怪,他本來就和蘭斯洛特處得相當不好,封印利奧拉武功這件事也只是個導火線吧。」

裘斯的注意力再度回到擂台上,正在決鬥的兩個人似乎已經打到一個段落,劍蘭臉上的表情顯得非常驚訝,在看向利奧拉的同時,眼神幾乎帶著點恐怖,原本就知道自己實力高於劍蘭的利奧拉倒是非常平靜,勝利早在他預料之中。

看到這情況,裘斯卻泛起微笑:「小心吶,利奧拉,六大禁忌之首可不是只有這點能耐,畢竟他也是……X級人物之一唷。」

打得氣喘噓噓的劍蘭卻突然平靜下來,冷靜的對利奧拉說:「我知道了,看來我真的低估了你,從現在開始,該認真點了。」

利奧拉突然感覺到有一股奇特的能量從劍蘭的身上散發出來,而劍蘭的衣物也不平靜的飄動,紅色的氣隱隱從劍蘭身上散發出來,慢慢聚集到劍蘭的長短劍上,最後長短劍爆出一陣精光,長短劍上居然都燃燒著熊熊烈火,但握住兩把劍的劍蘭卻沒有被燒傷的跡象。

「魔劍士!利奧拉你要小心點,魔劍士就是會使用魔法的劍士,看劍蘭的模樣,他似乎會使用火焰魔法,你小心點,我不知道他到底會使用什麼招式。」

凱司猛然站起驚呼,對微皺眉的利奧拉批哩啪啦的說完一堆解釋,然後再度在觀眾席坐下來,拿起茶杯對旁邊的姐姐說道:「姐,再來一杯茶。」

媚姬趕緊拿起茶壺再給弟弟倒了杯茶,同時擔憂的問:「利奧拉會不會有危險啊?他不是龍騎士嗎?凱司你要不要把龍還給他?」

「安啦安啦,那傢伙簡直像九命怪貓,怎麼也死不了,而且姐你不知道啊,寶利龍這傢伙一向就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要是我把寶利龍丟過去,利奧拉會恨我一輩子的。」凱司不在意的揮了揮手,逕自喝茶吃羊羹,還順便塞了塊肉給懷中正嚴重抗議的寶利龍。

利奧拉和劍蘭終於要開始認真對決,劍蘭手上的火焰越演越烈,熾熱到連遠方的利奧拉也感覺得到,利奧拉也不敢輕忽,真氣急速的運行,打算把風飄刃的速度提到最高,和劍蘭一決勝負,然後就可以去救白天……

碰!擂塔的牆壁突然劇烈震動,許多大小的石塊飛散四處,連觀眾席的凱司都不得不舉槍打碎朝他和媚姬飛來的石塊,在漫佈現場的灰塵慢慢散去之後,一頭巨大的紅龍和一具天使裝甲就出現在破了個大洞的擂塔。

「利奧拉,太好了,你沒事。」渾身傷痕遍佈的白天一眼就看見了利奧拉,見到要救援的人沒事,白天總算鬆了口氣。

利奧拉看到白天和梅南都在龍背上,清清也在裝甲的胸口處拼命和他揮手,利奧拉才真正放下心上的石頭,如果他們中的哪個出了事,利奧拉恐怕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就如同他永遠都不原諒自己讓安瑟喪命的事,雖然他們三人都沒喪命,但是利奧拉卻不得不看見他們鮮血淋漓的模樣,連一樣膽小的清清都免不了撞破額頭,嘴邊也帶著血絲,美麗的天使裝甲也又破又爛的,可見剛才的惡鬥是多麼的激烈。

再等一下,我馬上就帶你們離開這裡,回阿卡蘭學院療傷!利奧拉的銀眸燃起了火焰,看向同樣燃燒著火焰的劍蘭……

「梅南!我的親親寶貝,你怎麼會傷成這個模樣?快告訴我是誰傷了你,讓我幫你報仇!」裘斯一頭撞破了包廂的強化玻璃窗,一臉心疼的衝向梅南。

眾人都黑著半張臉聽一個中年男子說出這般噁心的話來,同時轉頭看向龍背上,恨不得躲進烈焰胃裡的梅南,裘斯衝到烈焰身邊之時,梅南終於忍不住怒吼:「給我停住!」

裘斯還當真緊急煞車,一臉委屈的玩弄著手指,梅南看到裘斯的模樣,氣得破口大罵:「身為一國首相,你看看你這是什麼模樣呀?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要有威嚴要有氣質!」

「我有啊,只是好久沒看到親親寶貝你了,激動了點而已嘛。」裘斯沮喪的蹲到角落去畫圈圈,還不時丟個「你都誤解我」的眼神給梅南。

梅南的臉色猛然一變:「少叫我親親寶貝,你別忘了我還在和你冷戰呢!」

吼完,梅南氣得把頭一偏,拒絕看裘斯,但是這麼一偏,就看見白天正用奇怪的表情看著他,梅南疑惑的看向其他人,只見眾人都抽動著嘴角,一臉的尷尬,滿頭霧水的梅南開口問:「大家為什麼這麼奇怪的表情看我?」

凱司掩著嘴曖昧的說:「哎呀,我們只是驚訝了點,想不到你和首相居然是……那種關係啊!」

梅南露出不自在的表情:「對不起,瞞著大家,我和他的確有關係,但我不是故意隱瞞的,只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眾人聽了全都倒吸了口氣,連凱司都瞪大眼:「你真的和他是那種關係?這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是的。」梅南有點奇怪的看向凱司:「當然是從小孩子的時候就開始了啊,只是之前因為愛莉的問題,所以我們的感情變差了,我才會和他冷戰。」

「愛莉是我的老婆。」裘斯笑嘻嘻的作補充。

原來如此,因為被老婆發現了,所以鬧翻了嗎?好複雜的關係啊……眾人的心聲。

「啊!」凱司突然爆出吼聲,一臉痛苦的說:「在亞龍平原的時候,我居然還和梅南這傢伙睡在同一個石洞裡,天啊!我的貞操!」

「別擔心啦,凱司!」清清趕緊對凱司說:「利奧拉大哥比你帥身材比你好連氣質都比你高雅,梅南一定是先對利奧拉大哥動手的。」

凱司留著兩行清淚:「為什麼你的安慰讓人聽了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呢?」

「動手?我動什麼手?」梅南莫名其妙的問。

白天輕拍了拍梅南的肩,他的臉上閃耀著無限的包容力,堅定的對梅南說:「別擔心,我不會因此就歧視你的,人人都有自由選擇的權利。」

清清也狂點著頭:「對啊,梅南你別擔心,我們不會歧視同性戀的啦!」

「啊?」梅南呆愣住。

「什麼是同性戀?」利奧拉疑惑的問凱司。

「男人愛男人,女人愛女人都叫做同性戀。」凱司露出曖昧的笑容:「像梅南和首相這樣就叫做同性戀啊!」

梅南當場全身僵住,而利奧拉抬頭想了想後問:「是不是也叫做亂倫?」

「亂倫?」

「嗯。」利奧拉點點頭:「我現在想起來了,首相叫做裘斯‧葛羅瑞,梅南之前也說他叫做梅南‧葛羅瑞,有親屬關係的話,也叫做亂倫吧?」

梅南總算清醒過來,對著眾人大吼:「不是啦!這傢伙是我父親,我們是『父子關係』!清清你不是知道阿卡蘭首相是我父親嗎?怎麼還誤會?」

「啊…」清清縮進駕駛艙:「我以為你是亂倫嘛。」

梅南爆著青筋對眾人一字一句的解釋:「阿卡蘭首相,裘斯‧葛羅瑞,是我的親生父親,之前因為我母親愛莉被六大禁忌所殺,可是他卻沒替我母親報仇,反而常常跑到黑暗擂塔來,所以我才會和他冷戰的。」

「孩子……」裘斯的眼神閃過一絲無奈,卻沒說一句辯解的話。

梅南走到父親裘斯面前,沉聲說道:「既然你在,那正好,叫六大禁忌取消對利奧拉的追殺,要是利奧拉也死在六大禁忌手下,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裘斯的臉上閃過複雜的神色,卻沒有拒絕兒子的要求,他走向劍蘭,似乎是隨口笑說:「既然我寶貝兒子都這麼說了,劍蘭你就幫幫我的忙吧?」

劍蘭細細思量著,眼神飄向媚姬,媚姬也正以懇求的神色拜託他放過利奧拉,劍蘭皺緊眉頭想了想後說:「任務的對象實力太強,和委託人所說的不同,這項任務取消。」

「太好了!」

眾人都歡呼起來,利奧拉也不敢置信的聽著這句話,直到梅南拍了拍利奧拉的肩,清清喜極而泣,白天也露出真誠的祝福微笑,利奧拉才有了點真實的感受。

「爸爸!」

寶利龍撲上了利奧拉的背部,鼓著臉頰的他似乎還在生氣爸爸拋棄他,而凱司也不自在的說:「這次還真多謝。」

利奧拉不解的聽凱司的謝,而凱司尷尬的偏過頭去:「就是那個嘛,我總算看到姐姐沒事了,也、也解開了對黑暗一條街的心結,唉唷,反正你這傢伙總是誤打誤撞,這次也是這樣……反、反正就是謝謝你啦!」

雖然聽不懂凱司顛三倒四的話,但利奧拉總算搞得清楚凱司是在道謝,難得看到凱司一副彆扭樣,利奧拉忍不住笑了出來,而眾人也傻愣愣的看著這難見的殺手微笑。

「啊!慘了,是詛咒微笑……」

啪滋!黑暗擂塔突然接連發出奇怪的聲響,接著黑暗擂塔從烈焰撞破的洞開始龜裂,劍蘭只抬頭說了一句:「你們撞斷了塔的主要樑柱。」

轟隆!!!

上篇:04-6:龍十字項鍊之聲     下篇:04-8:X級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