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第二章 真正的平凡  
   
第二章 真正的平凡

「沒了……」利奧拉有些失魂落魄,右手不斷伸到胸前,卻只有一片空蕩蕩,原本一直乖乖待在那的龍十字項煉己經消失無蹤了,安瑟……

「沒了!」巴巴理斯欲哭無淚的龜縮在沙發上,想到當天返回比賽會場時,那群狠狽為奸的校長居然說,因為阿卡蘭學院臨陣脫逃,所以由紫羅蘭學院不戰而勝,就這樣,他的第一校長位子沒了!

有別於沙發上失魂落魄的兩人,凱司倒是滿臉慶幸,翹著兩郎腿,一派悠閒又粗魯的模樣:

「幸好,我的小命還在,哈哈哈!就知道利奧拉這家伙很遵守對安什麼的諾言,嘖嘖,不然還不一刀宰了我?」

「凱司!」清清帶點責怪的念,同時轉頭看向利奧拉,一股陰沉頹喪的氣氛正圍繞在殺手的周圍,利奧拉的臉色更是萬念俱灰的模樣,讓清清擔心得要命,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辦,偏偏凱司又在旁邊幸災樂禍。

凱司聽到清清的呼喊,非旦沒有乖乖擺出哀傷的神情,反倒揚了揚眉,蹲到殺手的面前端詳,甚至還用食指戳了戳死氣沉沉的殺手,利奧拉原本己經對凱司趁他昏迷的時候,把項煉交出去這事非常憤怒了,現在凱司居然還火上加油,讓利奧拉的冷眸閃過一絲殺氣,伸手死抓住凱司那該死的食指。

「干嘛!想干掉我啊?」凱司好似不知道自己己經激怒了殺手,還火上加油的加了這句。利奧拉幾乎是咬緊牙根,拚命想著安瑟的承諾才有辦法克制住自己不撥出碎銀,把自己的伙伴一刀兩斷……

「我問你,安瑟比較重要還是那條該死的項煉重要?」凱司邊撥回自己的食指邊用懶懶的神色問道。

利奧拉卻是一愣,不明白凱司問這個問題有什麼意思,但凱司卻用一副認真的表情等待他的回答,利奧拉微一皺眉後說:「安瑟重要。」

「那我再問你,你這家伙的命是用誰的命換回來的?」

凱司的話如同閃電打中了利奧拉,利奧拉被凱司激起的殺氣消失無蹤,又回復到頹喪的模樣,但凱司還是不肯放過殺手,又再度開口:「你可是代替安瑟活著的,你以為你可以輕易的喪命嗎?」

聽到這話,利奧拉的頭低得不能再低了。

看到利奧拉這模樣,凱司總算有一點點的良心不安,他有些別扭的說:「總之,我是這樣想啦,那個安瑟一定也不會希望你因為她的項煉而丟掉你的命,她救你可不是要你死,是要你好好活著吧?」

利奧拉的身子又是一震,如果是安瑟的話,她會怎麼說呢?一定……是要自己好好活下去吧?她從以前就是這麼說的。

「想不到凱司居然會這麼認真的說話?」清清瞪大了眼,連梅南都難以置信。

「什麼話啊?我也是有認真的時候耶。」凱司馬上強烈抗議起來。

「哈哈,不過真的很少看到凱司這麼認真。」

白天也哈哈大笑起來,這舉動倒是讓嘻笑的三人突然看向白天,六雙瞪大的眼讓白天渾身不對勁,連忙問道:「怎麼回事?為什麼突然這樣看我?」

凱司皺起眉頭:「呃,那個關於我們說利奧拉是蘭斯洛特的徒弟這點,耶……我們也不是故意騙你,只是那個情勢所逼,你知道的嘛,為、為了……啊對了!是為了救利奧拉,差點忘了。」

不是故意?你根本就是蓄意……清清和梅南都留著冷汗聽凱司再次撒謊。白天也露出了嚴肅的表情:「騙人是不對的,不過以前的事情就算了吧,我也知道你們是為了救利奧拉才不得己說謊,但是希望以後你們不要再用欺騙的手段了。」白天正義凜然的表情讓清清和梅南連連點頭,就連凱司也露出訕訕然的表情答應,不過這裡頭的誠意有多少,連白天都用懷疑的眼神看向凱司。

凱司吞了吞口水後,連連搖手說:「不會了啦,我也是不得己才會騙人,現在利奧拉都交出項煉了,武功也被封了,蘭斯洛特還說要派人來保護我們,我就不相信還會有什麼情況逼我騙人……」

清清趕忙用手捂凱司的大嘴巴,還用擔憂的表情看著利奧拉,就怕利奧拉又被凱司的話刺激到,四人擔憂的看向利奧拉的神態時,後者反而抬起頭來,露出沉思的表情念道:「是嗚?這樣反而不會再有事端了?」

利奧拉聽到凱司的話,也才驚覺到,以後不會有一堆麻煩事逼他違反安瑟的諾言,也不會讓身邊的伙伴陷入危險之中,平凡的校園生活嗚?這不是自己一開始最希望的生活方式嗚?凱司懶洋洋的回答:「是呀,沒有麻煩的事情啦。」

利奧拉原本灰暗的眼神又恢復到銀光閃閃,他轉頭看著凱司等人,四個伙伴正對利奧拉露出真切的擔憂表情,利奧拉頭一次覺得就算失去了安瑟的項煉也不錯,至少他不必再擔心自己會拖累身邊的四人,不必擔心他們會因為自己喪命,利奧拉想起了自己在黑暗擂培中,發覺自己四個伙伴居然不要命的跑進黑暗一條街時,刃階中肝膽俱裂的感覺是自己水遠都不想再經歷一次的。

「唔,爸爸?」

原本一直趴在利奧拉大腿上睡得不亦樂乎的寶利龍突然醒了過來,還揉著惺松睡眼和打著哈欠呢,寶利龍習慣性要去摸摸龍十字項煉時,卻只有摸到利奧拉的胸膛,摸個空的寶利龍愣了一下後,只是偏著頭囈語:「媽媽不見了……啊,對了,媽媽說過她會回來。」利奧拉等人對寶利龍的話是摸不著頭緒,不過寶利龍平常就脫線脫線的,幾句莫名其妙的話還引不起眾人的注意……除了一旁還在哀淖自己第一校長寶座不保的巴巴理斯的眼神突然一亮外。

利奧拉揉著寶利龍柔軟的白發,寶利龍卻有點驚訝,利奧拉一向很少做出這麼寵溺的動作,而且之前特別溫柔的那次,正是利奧拉決心離家出走的時候,所以這麼溫柔的動作反倒讓寶利龍不安起來,小手小腳都死命攀住利奧拉,眼神還露著「絕對不放開」的堅毅。看著寶利龍可愛的神態和圍繞在身邊的四個伙伴,利奧拉的心中只想著,如果是為了不讓這四人一龍陷入危險而捨棄項煉,安瑟一定會原諒自己吧,是吧?安瑟。

「請問,那個……」門口突然傳來有點怯弱的聲音,眾人的注意力馬上被吸了過去,只見藍瑟琪正皺著眉有點躊躇的站在「門口」。

眾人現在所在的地方正是學院賽的競技場休息室,只是抬頭看看,藍天白雲正悠閒的飄著,天氣好不晴朗,只是從休息室抬頭居然能看到藍天白雲,這只能表示一件事一天花板己經消失無蹤了;再左右轉頭看看,連家徒四壁都無法形容這間休息室的模樣,因為只剩兩面牆壁的地方是絕對稱不上「四壁」的。

整間休息室要說有哪裡很完整的,大概就剩下利奧拉和巴巴理斯坐的那張沙發吧,在斷巖殘壁、石塊四散的地方突然有一張完整的沙發擺在中間,看起來真是說不出的隆異。原本休息室只是被伊宙的龍給踩出了個大洞,但是在凱司等人抱著昏迷不醒的利奧拉回來時,紫羅蘭學院的伊宇等人卻大搖大擺的走過來,通知說因為他們的「落荒而逃」,各院校長決議由紫羅蘭學院不戰而勝。如果只是這樣,除了巴巴理斯哀嚎著不公平以外,凱司等人倒是一點都不在意,但是伊宇偏偏又冷嘲熱諷了一般……嘲諷也無所謂,但他誰不罵偏偏就罵昏迷中的利奧拉,當下就有一龍一人抓狂,神聖白龍和天使娜娜就此發威……這一龍一人既然槓上了紫羅蘭學院,剩下的三個人當然也不會置身事外。

如果只是這樣倒也不打緊,頂多是兩隊人馬繼續完成賽程而己,反正幾步遠的地方就是比賽場地,但是事情卻沒這麼簡單,阿卡蘭學院的學生是百般不滿失去第一學院學生之名,而紫羅蘭學院當然也積怨己深,事情不小心就變成了兩院斗毆……

如果只是兩院學生斗毆,倒也不是沒有過前例,也不至於把競技場毀壞到……只是不知道巴巴理斯到底發了什麼瘋,在聽到自己失去第一校長之名後,便當場石化了,一直到兩院斗毆,某名學生(至今仍不確定到底是哪院的)不小心對校長石像丟了顆火球梭,爆走的巴巴理斯就成了人型火球發射器。

如今,整座競技場只剩下兩道牆壁和當初放置昏迷中的利奧拉的沙發,原本還有躺得滿地都是的哀嚎學生,不過這時早己被清除……不,是被送到療傷所好好醫治了。

「很抱歉,我本來該先敲門,不過……這裡好像沒有門,所以……」

藍瑟琪有點尷尬的站在原本應該是道門,但是現在什麼都沒有的「門口」,從藍瑟琪的背後突然又冒出了一張氣鼓鼓的臉,冰絲莉可不像藍瑟琪那麼客氣,一看到坐在沙發上的利奧拉,馬上就沖了過去,雙手一叉腰,一派母老虎模樣的大喊:「利奧拉你真是太亂來了,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很擔心你?居然就這樣一聲不吭的走了,你把寶寶當作什麼了?居然這麼輕易的拋棄他,你、你真是……」

冰絲莉「你」了好幾聲,終淤還是沒說出後面那個詞,她歎了口氣後把怒容拋開,露出自己真正的擔憂神情詢問:「你到底是怎麼啦?為什麼要一聲不吭就走呢?」

「是我誤解了你,真的很抱歉。」藍瑟琪低著頭,很明白自己做錯了事,雖然不知道後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畢竟是自己造成事情的開端,藍瑟琪雖高做卻從不推托責任,該道歉就是道歉。

利奧拉卻變了臉色,一看到藍瑟琪那頭奶白金色的長發和那張熟悉的臉孔,利奧拉又不自覺的去摸空蕩蕩的胸口,一股愧疚感不斷湧上來,保不住安瑟的命,連她唯一的遺物都保不住……原本有些些釋懷的利奧拉又陷入自責之中。

冰絲莉看到利奧拉又沉下去的臉色,還以為他不肯接受藍瑟琪的道歉,連忙險幫好友說話:「利奧拉,你別責怪藍瑟琪,你也知道她就是正義感過剩嘛,她沒有惡意的,原諒她啦,好不好?」

藍瑟琪似乎也覺得自己這次太過分,竟然不顧身分的直接九十度對利奧拉彎腰,拉開嗓門大聲說:「對不起,請你原諒我。」

原本還沉浸在自責之中的利奧拉也被藍瑟琪的大嗓門給拉回現實世界,他有些茫然的看向還對他彎著腰的公主殿下,不太明白藍瑟琪究竟在做什麼。

「利奧拉大哥,你就原諒公主殿下嘛!」

清清也終於看不下去,邊搖著利奧拉的手臂邊替藍瑟琪求情,但這舉動卻讓利奧拉更不解了,心想要他原諒藍瑟琪?但是藍瑟琪到底做了什麼要他原諒?想到這,利奧拉臉卜的表情更茫然。

唉,這家伙肯定連現在是啥狀況都沒搞清楚,凱司抓了抓腦袋,心想讓一個公主彎腰彎太久絕對不是件好事,偏偏利奧拉又遲鈍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凱司一個不耐,拉過利奧拉的手臂就低聲在他耳邊說道:「喂,美女道歉,你是不會哄哄她,說句『寶貝,你做什麼都沒關系,我原諒你』,這樣不就好啦!」?利奧拉瞄了凱司一眼後,重新把注意力放回藍瑟琪身上,有些猶豫的照著凱司說的做:「沒關系,我原諒你。」至於寶貝什麼的還是省略吧……

聽到這話,藍瑟琪猛然抬起頭來,她仔細端詳著利奧拉的表情,果然沒在他臉上找到任何責怪她的意思,利奧拉甚至是不太在意的模樣,藍瑟琪倒是非常驚訝的想,原來這男人的度量比自己想的要大得多,反倒是自己太過小家子氣了,藍瑟琪不禁暗罵自己。藍瑟琪這次是真真切切的誠心說道:「利奧拉,我真的很抱歉之前那樣對你,我們可杏忘記之前的恩怨,我真誠的請你和我交個朋友好嗚?」說完,藍瑟琪伸出右手要和利奧拉握手。凱司趕緊用肩頭撞了利奧拉一下,拚命使眼色要利奧拉馬上給他交這個朋友,跟公主交朋友這種事肯定是有利無弊的,凱司怎麼肯放過?雖然做朋友的不是他,不過利奧拉的朋友就是他凱司的朋友啦:但是凱司和藍瑟琪都不知道,藍瑟琪這時對利奧拉露出笑臉,甚至願意和他握手這件事到底對利奧拉有多大的影響,利奧拉眼前所見的是安瑟的笑容和友善的伸出手,這種種景象仿佛是安瑟本人跳了出來,在對利奧拉說不要緊,項煉丟了也無妨似的,利奧拉一點也不需要凱司的提醒,早就伸出雙手緊緊握住藍瑟琪的右手。

藍瑟琪反倒被利奧拉緊抓住她的手給嚇到了,應該說是在場的每個人都被利奧拉異常的舉動嚇到,但是利奧拉本人倒是沒發現自己的舉動不妥,只是自個兒沉浸在安瑟原諒自己的喜悅之中。

藍瑟琪有點不安的瞄了好友冰絲莉一眼,冰絲莉此時也是瞪大了眼看著藍瑟琪和利奧拉緊握住的手,藍瑟琪心中擔憂好友誤會,連忙用力抽回自己的手,甚至強調的說:「那利奧拉,以梭我們就是『好朋友』了喔,希望我們水遠都是好朋友呢。」

利奧拉抬頭深深看著藍瑟琪,嘴邊掛著淡淡的微笑,原本冷冷的臉卜竟然流露出少見的溫暖和柔情,看得凱司等人下巴直接掉下來,凱司更是發著抖口喃喃念著:一個微笑就夠恐怖了,現在這個表情……難不成世界明天就要毀滅了嗚?嗚嗚嗚,我還有好多錢沒賺,好多美食還沒嘗到啊!

藍瑟琪也有些訝異,但原本就和利奧拉不熟悉的她倒是不像凱司等人那麼誇張,只是訝異那雙好似冰一樣的銀眸竟然可以像月光般的溫柔,淡淡笑著的利奧拉更是把那漂亮乾淨的氣質發揮得淋漓盡致,雖然這磨形容一個男人很奇怪,但是藍瑟琪還是忍不住想,難道眼前的是月光下的精靈嗎?

藍瑟琪的心中雖然很擔心冰絲莉會誤會,但是此刻的她居然連用眼尾去瞄冰絲莉都做不到,眼睛怎麼……就是無法從銀眸男子的臉上移開呢?

冰絲莉此刻的狀況和藍瑟琪是一模一樣,眼目青貪心的盯著利奧拉,除了把這月光精靈的模樣深深印在腦中以外,冰絲莉此刻倒還沒有想到利奧拉這模樣是對另一個女孩展露的。

兩個女孩就這麼盯著一個男人看,現場的氣氛是非常的浪漫……

屁啦!一男一女才是浪漫,兩女一男就叫做災難啦,凱司飽頭狂搖,天啊!好不容易和公主當上朋友,現在照他看來,這事情恐怕演變成災難的機率大點!不行,不能再讓事情繼續下去……

「不行!」

眾人都呆住,然後看向喊出不行的人一巴巴理斯,只見巴巴理斯頭發凌亂,眼睛充滿血絲,身上的術士袍更是皺巴巴的,哪有一點校長的模樣?(他有過校長的模樣嗚?)就在眾人莫名其妙的看著巴巴理斯時,巴巴理斯一臉的瘋狂,手指比向自己的學生們,下了道命令:「我一定要奪回我第一校長的職位:你們要是沒幫我拿回來,通通退學!」

「靠!講不講道理啊,我們怎麼可能辦得到啊?」

凱司毫不猶疑的反嘴,哪知巴巴理斯竟然不像平常那樣退縮,反而用恐怖的表情貼到凱司面前,一字一句的說:「我叫你們去討回來就給我去討回來,討不回來你們就通通給我陪葬!」

雖然被巴巴理斯的氣勢嚇到,但凱司就是死都要回嘴才甘心:「陪什麼葬啊,陪葬也要有屍體啊。」

幸虧氣瘋的巴巴理斯沒有理會凱司,卻徑自又是口喃喃語,又是高興得手舞足蹈:「啊哈哈哈,對了,就這樣辦吧,我要派學生去暗殺光紫羅蘭學院的學生,沒有學生就沒有紫羅蘭學院啦,哈哈哈!」

看著巴巴理斯的瘋樣,凱司冷冷的拉過梅南:「喂,去通知一下你老爸吧,不然等等你就得去當殺手了。」

梅南也無力的點點頭,雖然他並不想回去找冷戰中的父親,但是更不想當殺手或是在煎熬這麼多年後卻慘遭退學的命運。

「你喜歡藍瑟琪嗚?」一句突兀的話突然出現。

原本注意力被巴巴理斯拉過去的眾人這下子全嚇到了,到底是誰哪壺不開提哪壺?大家轉頭看向正在鬧三角關系的三人時,才發現說這句話的不是別人,正是三角關系中的一角,冰絲莉毫不猶疑的張大眼睛看著利奧拉,正等著利奧拉的回答。

藍瑟琪更是連忙揮手說道:「冰絲莉,你怎麼會這麼說呢?你應該知道我不可能喜歡利奧拉的,你不是知道嗚?」藍瑟琪的臉上泛起了紅雲,語氣有點支支吾吾,但一看見冰絲莉仍舊固執的盯著利奧拉,一副非得到答案的模樣,為了不讓好友誤會,藍瑟琪也豁出去了,大聲的說出:「我、我喜歡的人是銀假面啊,冰絲莉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嗚?」這不是等於當面對利奧拉告白了嗚?眾人的臉都有些呆滯的轉向殺手,等著利奧拉會對藍瑟琪的「真情告白」做出什麼反應。

「我知道你喜歡銀假面啊,我只是想確定利奧拉是不是喜歡你而己,要是他喜歡的人是你,那我也好有個心理准備。」說完,冰絲莉大刺刺的盯著利奧拉,又再問了一次:「你喜歡藍瑟琪還是喜歡我呢?」

有好戲看了……

眾人的眼睛又回到三角關系的男主角身上,等著看這男主角到底會選擇有絕世美麗的公主,還是親和力高的鄰家女孩。

「當然是選公主!」凱司和清清在內心吶喊,不過理由是大不相同。

公主等於有錢,加上利奧拉的錢就等於他凱司的錢,所以當然要選公主啊:凱司的雙眼放光,眼前的藍瑟琪好像是一塊會呼吸的金塊。

帥帥的英雄銀假面就是要配上美麗的公主,這才是童話故事的完美結局,清清露出惋惜的神情看著冰絲莉,可惜你不是公主,唉……

「冰絲莉絕對比公主好上一百倍!」梅南嚴正替自己的好友抗議。

如果利奧拉在武功方面的才能是一百分的話,那在愛情方面就是負一百分,不懂愛情的殺手非常直接的回答:「比較喜歡冰絲莉你。」在利奧拉心中,冰絲莉比起藍瑟琪要來得好相處,所以他回答了冰絲莉,但也僅僅是如此而己,殺手對淤愛情仍舊是處於腦袋僵化的狀態。但這回答不但讓藍瑟琪大大松了口氣,也讓一向率直的冰絲莉難得紅起了臉,有些支支吾吾的回答「這樣啊」。

現場的氣氛總算恢復正常,除了拚命扯著自己胡子,不知道在口喃喃著什麼鬼主意的巴巴理斯外,眾人都懶洋洋的享受午後陽光照在身上的舒適,幾乎想要誇獎一下剛才把天花板打碎的伊宇了,也難怪,幾個十幾到二十幾出頭歲的年輕人前幾天才抱著必死的決心沖進黑暗一條街,接著又撞上了來找碴的光明騎士,剛才又和紫羅蘭學院打成一團,連番的惡斗即使是麻煩不斷的阿卡蘭學院惹禍小組都大喊吃不消了。

眾人都是一副懶洋洋的模樣,藍瑟琪卻支支吾吾起來,在好友冰絲莉的眼神鼓勵之下,藍瑟琪才微微臉紅的說:「請問你們知道銀假面在哪嗚?」

眾人的身體都僵硬了些,然後齊齊轉頭看向凱司,連身為銀假面本人的利奧拉都不例外,藍瑟琪理所當然的認為凱司知道銀後面的下落,一雙充滿盼望的美日直盯著凱司。王八蛋!這到底關我屁事啊?凱司在心底大罵特罵旁邊好像沒事人的利奧拉,但是臉上卻硬扯出了張笑臉,打哈哈道:「銀假面啊?他和他師父走啦,短時間內不會回來了啦。」藍瑟琪仿佛被雷擊中似的,在震驚過去後,她整個人都黯淡了下來,臉上又是哀淒又是絕望,看得眾人差點想把利奧拉推到藍瑟琪的懷中,安慰安慰可憐的公主,可惜凱司的凌厲眼神打消了眾人的憐惜之心,凱司是打定主意要讓銀假面從此消失,別再到處給他惹麻煩,凱司己經壓根忘記造成銀假面出現的根本原因,似乎是因為某人貪圖清清的胸針,所以陷害利奧拉去做屠龍勇士。

「那、那他大概什麼時候回來呢?」藍瑟琪強忍住心中的慌亂,卻無法掩飾話語中的顫抖。眾人都拚命向凱司打眼色,別再讓公主受刺激,可惜凱司雖然偶爾也會憐香惜玉,但是要是這香和玉會給他惹麻煩,那凱司絕對是第一個把她推入火坑的,凱司毫不猶豫的說:「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都……」

「他會回來的,很快。」

利奧拉卻打斷了凱司的話,甚至對藍瑟琪說出這話,凱司張大了嘴看向利奧拉,這、這家伙剛剛還說比較喜歡冰絲莉,現在又說這話安慰藍瑟琪……這家伙麼時候變成花心大少,還不黯感情的利奧拉絕對和花心大少扯不上任何關系,會這樣說只是利奧拉不想看到藍瑟琪……或者是安瑟的悲傷臉孔。藍瑟琪明顯松了一口氣,但仍擔心的說:「銀假面如果回來了,麻煩你馬上來通知我。」不顧凱司在旁邊死命的瞪,利奧拉冷靜的點點頭,很滿意的看到藍瑟琪重新露出的笑容,仿佛看到安瑟在對他笑,利奧拉的心情也不禁溫暖起來,或許這次……真的能過上安靜的平凡生活吧?

上篇:第一章 安瑟的遺物     下篇:第三章 大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