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第三章 大媽  
   
第三章 大媽

輸掉了學院賽的日子並不好過,尤其輸掉的理由還是缺席導致不戰而敗,縱使是凱司耗費心思,掰了什麼光明騎士有難不得不去救的借口。

「放屁!光明騎士會有難?就算光明騎士有難,要找也會找黑暗騎士還是龍皇什麼的,會找你們?除非全世界都死光啦。」某名不爽的騎士連騎士風度都忘光的破口大罵。那……是因為我們集體吃壞肚子,不得不臨時跑去蹲茅坑,凱司想想,說得也對,光明騎士的「難」可不是幾個學生能解決的,所以他馬上換了個藉口。

「校長還這麼好心,用集體瞬間移動帶你們去蹲茅坑?」當時在場的術士院學生都臉色陰沉的說。

這……了解巴巴理斯的人都知道,他是寧願讓學生拉在競技場上,也不會准許他們放棄比賽,更不要說還會這麼好心的帶學生去蹲茅坑,凱司也明白這個藉口要瞞過被巴巴理斯荼毒數年的術士院學生,根本不可能!

藉口全部失敗的後果就是,眾人整整被三個學院的人追殺了一個禮拜,凡是能躲的地方全都被凱司等人躲上一遍,現在的利奧拉和凱司就躲在一個非常隱密的地方。

「利奧拉你靠過來一點啦。」凱司的聲音從漆黑不見玉指的地方傳來,還傳來些微的聲響。利奧拉不動聲色的挪移了幾梭,凱司卻又接著說:「不行不行,受不了了,利奧拉,我要抱你啦。」

利奧拉遲疑了一下,不過他自己也確實有些忍不住了,想了一想,利奧拉反倒主動伸手抱住了凱司,而凱司也緊緊的回抱住利奧拉,隨著這個舉動,兩人心中也升起了一股暖流……

「嚇?!」隨著一個驚訝的聲音,黑暗的地方也突然大放光明,在被強光侵襲之下,利奧拉和凱司卻看不見來人到底是誰。

「你、你們躲在冰箱裡千嘛?哈哈,頭發都結霜了,你們要殉情也不用在冰箱裡凍死這麼好笑的自殺法吧?啊哈哈……」來人似乎被這兩個頭發和鼻水都結冰的人搞得笑到上氣不接下氣。

「米、米……哲瑞。」凱司打著顫說完來人的名字,再看了看周圍沒有其他學生,冷到血液都快結冰,不,是己經結冰的凱司迫不及待的想跳出冰箱……但是卻驚訝的發現……

「他媽的,我的手黏在利奧拉的衣服上了啦:」

凱司拚命掙紮著,但是手卻好像很喜歡利奧拉的衣服似的,還是牢牢的黏在上頭,利奧拉也皺著眉頭動動自己的手,很不幸,他的情況和凱司一模一樣,於是,在冰箱裡,有兩個黏在一起的人,在冰箱外,則有一個笑到快斷氣的人。

折騰了好一會,凱司和利奧拉總算脫離了在冰箱裡當連體嬰的情況,此刻,凱司正陰沉著臉看笑個沒完的米哲瑞,要不是米哲瑞是他惹不起的,不然凱司肯定把他剁成絞肉,冰到冰箱裡去,讓廚娘們把他做成水餃。

「你啥時回來的?」凱司哼了一聲,決定不和這個恐怖的通緝犯計較,反倒好奇起,失蹤了這麼久的米哲瑞啥時偷偷跑回來了?

聽到這個正經的問題,米哲瑞總算直起笑彎的腰,認真的回答凱司的問題,雖然他的嘴角不時會翹起來,尤其是在眼尾瞄向冰箱的時候。「回來好一陣子了,只是一直忙著一堆事情,好不容易有空來找你們,可是我翻遍整個校園也找不到你們這幾個家伙……」

「廢話喔,我們這個禮拜啥都沒干,就拚命的躲而己,你不知道喔,三大學院總動員在找我們耶,要是被找到,我看我們真的會被切成八塊冰在冰箱裡。」說到這,凱司不滿的咕噥:

「為什麼我們被追殺的這麼慘,白天那家伙卻一點事都沒有,還在騎士院逍遙自在的,搞失蹤這事,他也有份啊!」

「白天很強。」利奧拉簡早明了的說,比起只會用保護罩的梅南、日前沒有裝甲的清清、看起來也不是多厲害的凱司,還有銀假面……想到這,利奧拉突然沉吟,奇怪,他根本沒有出過賽,大家也不知道他就是銀假面,他……為什麼要和凱司一起躲呢?該不會自己根本就不需要躲?利奧拉突然發現這個驚人的事實。

「利奧拉,失去武功又被奪走龍十字項煉,你以後打算怎麼辦呢?」米哲瑞秉持著笑嘻嘻的臉孔問。

利奧拉沉默了會梭說:「平靜的過生活。」

米哲瑞的眼神閃過一絲興味,嘴角的微笑似乎帶著嘲諷的感覺,但是米哲瑞卻也沒有對利奧拉消極的做法說什麼,只是從背後拿出了一副銀色的面具,遞到利奧拉的面前:「那看來這個是沒什麼用處了?」

看到這副銀色面具,利奧拉的心底有些微微的顫動,看著米哲瑞遞到他面前完好的銀假面面具,發著微微銀光的面具似乎在呼喚著他,希望能再次被戴到他的臉上,而利奧拉的心裡也很矛盾,他打算過平凡的生活,那是絕對不需要這副面具了,但是不知怎麼了,利奧拉的心中卻又很想接過這副面具,擺蕩在兩個主意之間,利奧拉的手就伸在半空中,要接不接的。米哲瑞倒也有耐心,就這樣動也不動的拿著銀色面具,把殺手的猶豫不決都看在眼底,米哲瑞幾乎是冷笑的想著,不平凡的人要過平凡的生活豈有這麼簡早?

凱司一把抓過面具,留著口水看面具:「閃亮亮的,嘿嘿,這副面具肯定能賣不少錢!我就不客氣的收下啦。」說完,凱司迅雷不及掩耳的把面具收進懷裡,完全不給米哲瑞和利奧拉拿回面具的時間。

「你……」

這下米哲瑞倒是大吃一驚,這副面具可不能拿去賣,米哲瑞連忙想跟凱司拿回面具,但是凱司卻狡猾的躲到利奧拉背後,還從高挑的利奧拉身旁露出一張無恥表情,米哲瑞冷哼一聲,武功盡失的利奧拉怎麼可能阻擋他拿回面具?

但是躲在利奧拉背梭的凱司卻突然露出睿智的眼神,原本老是不正經的藍眸卻突然變得好似藍色幽深的大海,這突然的轉變讓米哲瑞猛然停下腳步,臉色閃過一絲懷疑,這小子是裝的,還是……千百個猜測閃過米哲瑞的心頭,但是最後停住的竟是巴巴理斯那消極的一句話:該來的就是會來,不該來的就是米老兄你做的太多也不會來。

米哲瑞看了利奧拉一眼,後者原本那冷冰冰的殺手感覺幾乎消失無蹤,只剩下一個只想消極過日的大男孩,米哲瑞歎了口氣,他原先做的一切好像如巴巴理斯說的石沉大海了……說不定還造成了反效果?

「罷了、罷了,隨便你吧。」米哲瑞邊感歎,一邊身影也漸漸淡去,只是最後米哲瑞仍忍不住說了句:「利奧拉,當世界不平靜的時候,你要怎麼過平靜的生活?」?利奧拉的心頭一動,還想問米哲瑞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米哲瑞的身影己經完全淡去了,只留下淡淡的陰影在利奧拉的心頭,該不會……他的平淡生活才剛開始就又到了盡頭?難道自己水無平靜的一天?利奧拉想著,心情不禁跌蕩到最低點。

「啊啊啊,利奧拉救命啊!」

凱司猛然發出哀嚎,利奧拉心頭一驚,平靜的生活這麼快就過去了?雖然哀傷,但利奧拉仍舊盡一個同伴的責,馬上轉身要去救凱司,這一轉身,利奧拉的銀眸只映上一副景象,凱司正被人像小貓似的拎在手中,而拎著凱司的「人」的身高約一百八十公分,渾身充滿著肌肉,如阿諾史瓦辛格的堅毅稜角臉上還頂著一頭爆炸卷發,身上是一件過小的蕾絲白色圍裙和有粉紅色小菊花圖樣的長裙。

這是什麼生物?就連見過大風大浪的殺手利奧拉也不禁倒退了一步。

「個這麼漂亮的小娃娃怎麼會跑到廚房來玩呢?是肚子?」

雖然眼前的不明生物的臉看起來是十足凶狠,但一出口的話卻也沒有責怪的意思,反倒還是帶著一臉的笑意溫柔的說……如果四方肌肉臉上裂開一道快到耳朵的裂縫也能稱之為笑臉的話,雖然聲音粗得好像在用指甲刮黑板,但是以這種低沉粗獷的聲音能夠發出「呢」和「嗎」這樣的字己經算是溫柔的了。

「利奧拉,救我……」凱司的手腳在空中掙紮良久都無果,只得無力的吊在半空中,還用淚眼哀求正在漫漫後退的利奧拉。

利奧拉殺手的感知正快速運轉著,就他的感覺,眼前這不明生物對他們並沒有敵意,但是不明生物就是不明生物,誰知道正常的感知法對它是不是有用呢?

就在利奧拉臉色沉重的打量對手,而凱司以為自己會被異型吃掉的時候,不明生物卻把凱司像抱娃娃似的抱到椅子上放好,接著大手一抓,玉根粗大的手指就把纖細的殺手整個扣住,接著不明生物用早手就輕松的把殺手放在另一張椅子上,不明生物一手一個拍了拍利奧拉和凱司的頭。

「不要亂動啊,大媽這就做東西吃。」說完,自稱大媽的不明生物轉身就拿起一個足足夠把凱司和利奧拉一起放進去炒的鐵鍋,和一把應該是要拿去鏟地的,如今卻被拿來炒萊的鏟子大媽嘴裡喃喃念了幾句,原本什麼都沒有的鍋底居然就冒出熊熊大火來,很缺魔法實力卻不缺魔法知識的凱司卻渾身發著顫抖說:「居然是火牆術啊,難道這叫做大媽的要用火牆術把我們燒成焦屍?」

利奧拉看了看鍋子後冷靜解析:「不會焦的,焦掉就不能吃了。」

「靠!」凱司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我寧願焦掉也不想被吃掉,而且還是跟你這家伙被一起炒成一盤萊?不知道要叫做凱司炒利奧拉還是利奧拉炒凱司?嗯……前面那個順口點。」這不是重點吧,利奧拉默想道。

能讓利奧拉這樣輕松的坐在椅子上,而不運用自己的速度飛快逃亡的原因就在淤……他己經看到那個大媽把整只雞、整條魚、整盆青萊、整碗鹽……總之就是把大把大把的食材全都往那個超級大鍋裡丟,原本足夠拿來炒兩個人的大鍋居然己經到了八分滿,應該是放不下一個完整的人進去了,所以利奧拉猜想,自己和凱司應該不是食材之一才對。碰:碰:兩聲後,兩個臉盆被重重放下……利奧拉這時才發現臉盆裡居然裝滿了食物,原來這是……碗嗎?

「小娃娃多吃一點看你們長得這麼小,一定沒有好好吃飯。」大媽咯咯的笑著,還用那雙可以用早手「握」住利奧拉的腰的手用力拍著利奧拉和凱司,差點讓這兩人一頭栽講臉盆裡去。

這能吃嗚?利奧拉猶豫的看著臉盆裡整只的雞和整只的魚,雖然聞起來是很香……

「好吃、好吃:」凱司早就忍不住拿起整只雞就開始狂啃,同時也驗證了這盆食物看起來雖然恐怖,但味道倒是出乎意料的好。

利奧拉猶豫了會,但在大媽再次拍上利奧拉的背,催促著他吃時,利奧拉也拿起一只魚一口一口吃了起來,以免大媽再拍下去,他可能會直接摔進臉盆裡。

奮戰了好一會,凱司的臉盆居然空了一半,不過下場就是凱司此時只能捧著肚子癱在椅子上動彈不得,而利奧拉的那盆倒是好像沒動過似的,原本就不餓的他在吃掉一條魚和幾把青萊後就停下手來了。

大媽很顯然不滿意,拿著萊刀和鍋鏟,像座山似的站在兩人背後,大有不吃完不准走的意思,但是就連好吃的凱司這時也看到食物就想吐,哪有可能把這堆東西吃光。

「你們不餓,那是來廚房做什麼?」大媽瞇起雙眼懷疑的問。

「喂喂喂,利奧拉也許是不餓,我可是吃了半盆這麼多的呀,這樣也算不餓嗚?難道你平常都做飯給龍吃的呀?糟糕說太多話,好想吐……。」凱司大聲嚷嚷幾句,滿到喉嚨的食物差點隨著話一起出來了。

龍?利奧拉看了眾多的食物,心下有了決定,馬上用心靈感應呼喚著寶利龍,相對於利奧拉等人閃閃躲躲的慘狀,人見人愛的寶利龍倒是舒舒服服在宿捨大睡特睡,直到利奧拉呼喚他,寶利龍才睡眼惺松的回應爸爸的呼喚。

一個小小魔法陣在桌子下形成,小小的寶利龍依照爸爸的吩咐,神不知鬼不覺的來到廚房,然後從桌子下爬出來,沒等利奧拉說召喚他來的日的是什麼,寶利龍就己經開始做了,開始消滅兩大盆外加大鐵鍋中還有半鍋的食物。

原本看到利奧拉和凱司剩下大半食物而不滿的大媽,在看到寶利龍的一口一只雞消滅食物法後,慢慢也露出滿意的笑容,尤其在寶利龍輕易解決了凱司吃剩的半盆,又馬上開始消滅另一盆時,大媽臉上的笑容簡直讓凱司和利奧拉都擔心大媽的頭因此會不會裂成兩半。

「吃的好多、吃的好快啊,真是個乖寶寶。」大媽滿意的歎息著,只是這歎出來的「氣息」居然吹亂了利奧拉長及肩的黑發。

「哇靠,以前我只知道有異次無空間袋,現在才知道原來還有異次無胃袋這種東西,喂,利奧拉,看來你要養大這小鬼可能要好幾座競技場的食物才夠啦。」凱司邊看著寶利龍如疾風般掃蕩食物,一邊還不斷用興災樂禍的眼神瞄旁邊一貧如洗的龍父親,利奧拉。賺錢,利奧拉又想起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事情,原本他要賺錢是很簡早的事情,雖然世界不相同,但是繁花似錦這個殺手組織明明白白的告訴利奧拉,每個世界都需要殺手這種職業,身為頂級殺手的自己怎麼可能賺不了錢?偏偏他承諾了不殺,更糟糕的是還武功盡失……

「該怎麼賺錢?」利奧拉忍不住口喃喃著。

利奧拉念得雖小聲,但是大媽卻聽得清清楚楚,巨大的身影頓時從寶利龍身邊移到利奧拉的背後,而原本穩穩坐著的利奧拉也發現自己被一個巨大的陰影罩住,這陰影除了那叫做大媽的不明生物以外,似乎不會有其他人了,只是大媽站在他背後做什麼?利奧拉開始想自己現在的戰斗力是否足以打倒大媽。

一雙沉重的大手放到利奧拉的肩上,外加一張足足比利奧拉的臉大上三倍的臉也靠近到利奧拉的耳邊「輕聲細語」道:「小娃娃,你是這小小娃娃的父親?」

利奧拉耳鳴好一會才有辦法回答:「是。」

大媽巨大的頭顱左右搖了搖:「看這寶寶的食量,一餐起碼要吃上三頭牛左右的肉才會飽吶,小娃娃你不多賺點錢,恐怕是很難養大這寶寶的了。」

利奧拉和凱司都呆滯住,三、三頭牛?不會吧,寶利龍雖然很會吃,但也不到爺爺三頭牛的境界吧?

「咯∼∼」門寶利龍終於把鐵鍋裡的食物全都舔得乾乾淨淨,還發出長長的打咯聲,滿足的拍著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肚子,大叫著:「寶利龍吃飽飽了。」

聽到寶利龍這吃飽的聲明,利奧拉心底卻覺得不妙,寶利龍以前從來沒有說過自己吃飽了,反倒是吃了又吃,從沒間斷的吃,難不成是因為……寶利龍以前從沒有吃飽過嗎?想到這,利奧拉不禁有點恍神,轉頭問旁邊的凱司:「凱司,一頭牛是多少錢?」

「一頭牛啊?就算最低等的牛好了,少說也要兩三枚金幣吧。」凱司此時大概也猜出寶利龍的真正食量,想到利奧拉的錢就是自己的錢,凱司不禁?自己的錢心痛起來。一餐三頭牛,三餐九頭牛,一頭牛三枚金幣,一天就是二十七枚金幣……利奧拉想起自己給清清做保鏢,一天也才一枚「銀」幣,而十枚銀幣才等於一枚金幣,自己要如何去湊剩下的二十六枚金幣和九枚銀幣?

「唉。」凱司歎了口氣拍拍利奧拉的肩:「我看你還是做鴨養子好了。」

「做鴨?」利奧拉皺起眉頭,做鴨如何養寶利龍?難道這個世界的鴨子很值錢?「哈哈哈,來大媽這吧,大媽什麼東西都沒有,就是有很多肉。」大媽又是幾個大巴掌往利奧拉和凱司的背拍下去,利奧拉被拍得臉色發白,而凱司更是直接撲倒在桌上,嘴角隱隱有血沫……

「肉肉!」一聽到肉,寶利龍連誰是自己的爸爸都忘了,直接跳上大媽的背,雙眼放光的拚命喊肉肉。

「有很多肉?免費的嗚?」凱司的眼目青放出精光,那不就都不用擔心肚子的問題,而且……嘿嘿,有多於的肉還可以拿去賣,這不就叫做吃穿不愁嗚?

「當然不是啦,這小寶寶的肉錢就讓你們兩個來打工抵用。」大媽又是一副大嘴笑,隨著抖動的肌肉反倒有種聞者哭泣,見者逃亡的效果。

又聞又見的凱司原本還無力到腳軟導致無法逃亡,但一聽到打工抵用兩個字,膝蓋就又活跳跳的蹦起來,邊喊著我不要,一邊往廚房門口逃之夭夭,只是大媽的大手輕松一抓,把凱司給拎回來以外,坐在椅子上八風不動的利奧拉也像只貓似剛被提起來。

「我自己可以走。」掉在半空中的利奧拉平靜的說,同時不大習慣自己的腳在非自願情況下懸空。

大媽仰起頭來大笑著:「別害羞了,小娃娃,就跟著大媽走吧。」說完,大腳一邁,竟然就前進了三公尺,步伐跨得不快,但是讓被拎的人卻覺得周圍景色好像坐火車般快速掠過。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跟你在一起絕對沒好事,可惡,早知道就應該跟梅南走的。」凱司沒好氣的雜念。

利奧拉也只有默默的想,不知道剛才是誰說躲在冰箱裡,一定不會有人發現,所以一路拖著他來的……

上篇:第二章 真正的平凡     下篇:第四章 真正的高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