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第四章 真正的高傲  
   
第四章 真正的高傲

同樣被追殺的清清和梅南兩人倒是做出了正確的決定——找靠山:身為騎士院實力高強的藍紋騎士冰絲莉的好友,梅南很明智的拉上清清,然後一路跑到騎士院,寸步不離的跟在冰絲莉身邊,但是如果只有冰絲莉,可能還鎮壓不住憤怒的眾學生,幸好,冰絲莉身邊還有個公主藍瑟琪。

「唉,你們也不是故意的,大家真不應該這樣追殺你們。」冰絲莉無奈的看著周圍雖不敢上前,卻仍圍繞在旁邊虎視耽耽的眾騎士。

清清和梅南都是含著眼淚拚命點頭,可惜周圍的人群當然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們,只要清清或者梅南離開冰絲莉和藍瑟琪超過三步遠,馬上就會有人的劍不小心滑手,壞直直的往他們兩個射來,或者是各種屬性的魔法會突然轉彎往他們兩個撞。

以上的種種的意外讓藍瑟琪和冰絲莉疲於應付,脾氣不大好的藍瑟琪憤怒的瞪著周圍的人群,更用高亢的聲音說:「真是太可惡了,原來騎士是用來欲負弱小的嗚?你們要是真的勇敢的話,就去找白天騎士討公道啊:」

周圍的騎士們的臉色都暗了一下,有些就此心不甘情不願的走開,但是鐵青著臉色留下的也不少,而裝甲院的學生更是完全不理藍瑟琪的話,反正他們也不是騎士,當然不用遵守騎士不能欺負弱小什麼的規定。

「哼!」藍瑟琪見到留下的人還這麼多,心情更不好了,乾脆挽住清清的手走路:「別理這些人,我們一起去吃飯。」

看到藍瑟琪這樣做,冰絲莉也笑嘻嘻的挽住梅南的手,梅南則是感激的對冰絲莉笑了笑,反正兩人是從小就在一起的青梅竹馬,挽挽手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

「雖然其他人應該是不敢找白天下手,但是……」梅南一邊走著,一邊替新認識的夥伴擔憂

「己經一整天都沒有看到他了,該不會被暗算了吧?」

冰絲莉發出一陣悅耳的笑聲:「才沒有人敢找白天麻是……啊,更正,是沒有騎士敢找白天的麻煩,幾天前倒還有幾個不知死活的裝甲院學生想暗算他,不過被白天打得淒淒慘慘後,白天還給他們上了兩個小時的『暗算有失騎士精神』課程,後來就再也沒人敢找他麻煩了,連不屑的眼神都不敢丟。」

藍瑟琪也點著頭:「白天騎士的確是騎士精神的典范。」

「不過還是比不上銀假面,對吧?」冰絲莉笑嘻嘻打個插,頓時讓藍瑟琪的臉蛋泛起紅雲。唉,藍瑟琪和冰絲莉將來要是知道利奧拉大哥就是銀假面的話,那是……清清忍不住?這兩個又是好友又是情敵的女孩心疼起來。

「賣烤肉喔,史上最好吃最美味最稀奇古怪的肉全都在『好好吃烤肉爺廳』,這位美麗的小姐別走啊,裡面還有號稱史上最俊美的冷做美男子幫你做燒烤,讓您不但享受到口福,還可以大飽眼福,如果夠大膽的話,還可以偷摸帥哥的小手唷。」

「真的口是……」

「嘿嘿嘿,當然是真的。」如果你速度夠快的話,摸得到那家伙的手的話。

「再偷偷告訴您,這帥哥以前還是個殺手呢,所以看起來既冷又傲,絕對是牛X屋都見不到的類型,您聽聽裡面多少女孩的尖叫聲啊,光是看到那美男子就會讓人臉紅尖叫啊,您不進去叫一叫實在太可惜了!」

冷傲、美男子、以前是殺手,梅南和清清開始想這形容詞還真熟悉,而且那宣傳的人的語氣和欠揍的說話法更熟悉,兩人反射性的往那聲音看去,一頭綠油油的頭發和一張讓人想一拳揍掉的笑容就這麼映入兩人眼簾。

「凱司?」梅南和清清都大叫道,清清更是連忙接著說:「凱司,你把利奧拉大哥怎麼啦?該不會為了賺錢,就、就叫利奧拉大哥賣身是……」

凱司聽到熟悉的聲音後,回頭看清清和梅南,還用懶懶的聲音說道:「咬呀,你們終於來啦?我還在想你們兩個是躲到都不用吃飯了喔,不過你們還真聰明,知道躲在公主殿下和冰絲莉身邊去。」

凱司念了一大堆,就是沒有說到利奧拉的情況,清清忍不住用高八度的聲音再喊:「凱司!利奧拉大哥呢?」

凱司露出了笑容,一口燦爛的白牙讓清清和梅南都不寒而栗,凱司用拇指比了比身後的好好吃烤肉餐廳:「在裡面啊,不過進去不吃飯是會遭到天誅的喔。」

「凱司,你?什麼要幫這家廳廳宣傳?」梅南大大震驚,凱司不毀滅餐廳就不錯了,居然會幫忙宣傳?

聽到這話,凱司的臉馬上陰沉再陰沉,說出了謎一般的兩個字:「大媽……」

「大媽?」梅南呆愣住,開始想有什麼人事物叫做大媽,而且還能讓懶惰成性的凱司乖乖的來站店門口?

「利奧拉在裡面?」冰絲莉一聽到利奧拉的名字,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拉上藍瑟琪,與清清一起沖進了餐廳裡面,然後就像其他進餐廳裡的女孩,呆呆的看著中間烤肉台中的利奧拉。利奧拉就這麼站在圓形烤肉台的中間空洞處,左右手各拿著一個鏟子,身上穿著的衣服正是以前和冰絲莉「約會」所穿的那件黑色衣服,上身是黑色無袖的高領緊身衣,中央巧妙的用金絲勾勒出一個玉芒星的標志而下半身則是完全無裝飾的緊身褲,再配上同樣黑色的長筒靴,一身的黑更襯托出利奧拉的如黑夜般的氣質。

利奧拉上一刻還仿佛黑夜中永恆不動的星辰,下一刻卻如流星般開始動作,簡簡早早的炒肉動作讓利奧拉做起來,卻好像是最美的劍舞,只見他左手的鏟子輕輕幾挑,牛肉就輕快的飛上天空回旋,右手也沒閒著,輕輕把青萊掃進烤肉台後,幾個敏捷的動作,整把青萊就被切得整整齊齊,這時,利奧拉略停了一會,而眾人的呼吸也好像隨之停頓,真正的好戲正要上場。

利奧拉的雙手飛快的翻動,時而交又時而劃圓,而烤肉台上的食物也快樂的飛舞著,最後連調味料都三上一腳,一齊在烤肉台上獻舞,這舞蹈可不是只能看,更致命的是那引人入勝的香味,最後,利奧拉手指一彈,一個潔白的盤子在飛舞的烤肉中交錯來回,把舞者一個不留的盛到盤中,利奧拉的手一個回旋,穩穩的把盤子遞到烤肉台旁的座位上。那座位上正一個穿著潔白騎士服的騎士,看騎士服上的紋路竟還是藍紋騎士,他拿起餐具夾起一口肉來吃,慢條斯理的咀嚼完後,他轉頭向利奧拉比了個大拇指:「這真是色香味俱全的一道萊餚,利奧拉。」

利奧拉微微對白天笑,隨梭又開始一次次的烤肉之舞,餐廳高朋滿座的情況實在不容許他稍做停歇,旁邊的幾個服務生都著急的等待著他把萊餚做好,要端給客人呢。

「白天,你怎麼會在這啊?利、利奧拉大哥又在做什麼?」

清清驚訝的連嘴都快合不上了,但看利奧拉這麼忙碌,連聽到他們的聲音都只能用眼神跟他們打招呼,清清也只有把自個的問題丟給旁邊悠閒吃肉的白天。

「你們也來吃晚飯嗚?來我這邊坐,大家一起吃吧。」白天聽到清清的聲音,詳防招呼眾人一起吃飯。

清清毫不客氣的坐到白天旁邊的位置,一張粉臉不斷逼近白天,幾乎就要和他臉貼臉了:「快說!利奧拉大哥和凱司到底在搞什麼鬼?」

看到清清幾乎貼上來的臉,白天正覺得有些發窘,想稍微後退點,誰知道冰絲莉的拳頭卻又貼上他的後背,冰絲莉則閃著「危險!生人勿近」的眼神:「白天騎士,可以解釋一下,利奧拉?什麼在這『賣肉』,好嗚?」

雖然冰絲莉自己也看利奧拉剛才的表現看得很滿足,甚至因為看到利奧拉的笑容也興奮不己,不過冰絲莉接著卻看到周圍的女孩子也個個看得臉紅心跳,甚至小聲尖叫著,這就讓冰絲莉心底有點不高興了,好像原本只屬於自己的寶物現在卻被公開展覽似的。白天在兩個女孩氣勢比人強之下,也只有望著清清近在眼前的大眼鏡說道:「利奧拉和凱司只是在打工而己,聽說是為了寶利龍的餐費。」

「利奧拉大哥或許會?寶利龍打工,但是凱司那懶鬼才不會呢:」清清雙手抓住白天的肩大搖特搖。

「我、我也不知道,他們是這麼說的,我也只是來吃飯的時候,剛好看到凱司在外面宣傳,所以才走進來的。」白天連快解釋道。」清清緊盯著白天,試圖猜出他有沒有說謊,不過想到白天那堪稱典范的騎士精神,想來他是不可能會說謊的,清清也只有把臉移開,把注意力移到桌上那盤烤肉,這時才發現梅南早就在大快朵頤了,清清眼見利奧拉炒的肉正快速被梅南消滅,也趕忙加入消滅的行列,她完全沒注意到,旁邊的白天正松了口氣,卻又有些臉紅的模樣。

「原來是為了賺寶寶的餐費嗚?那好吧。」冰絲莉聽到這理由,又想起上次和利奧拉出游時,寶利龍吃掉的那一堆牛排的費用……足足讓她一個月都靠著藍瑟琪請客才有飯吃,雖然不滿意利奧拉在外面招蜂引蝶,給自己招來無數情敵,不過為了寶寶那可怕的食量,冰絲莉也只好嘟著嘴妥協,順便加入烤肉消滅隊,吃不到心上人,只好吃吃心上人烤的肉,聊表安慰了。

「這動作怎麼……好熟悉?!」藍瑟琪看著利奧拉那行雲流水,一舉一動都像是美妙舞蹈的動作,只覺得這動作非常的熟悉,仿佛是……

眾人(當然不包括冰絲莉)聽到藍瑟琪這話,差點被嘴裡烤肉噎死,個個都瞪大了眼,擔心藍瑟琪是不是發現利奧拉和銀假面是同一個人了。

其實,就是告訴冰絲莉和藍瑟琪事情真相也無妨,她們兩人和利奧拉等人也算得上熟,而且這兩人的口風也都很緊,但是偏偏弄出了個三角戀情,這下連主張不說謊的白天都選擇暫時裝死,避開要命的感情問題,但是眼下,藍瑟琪似乎起了懷疑,事情就變得糟糕了。

「當然熟悉啦,這烤肉動作可是銀假面親自傳授的,利奧拉那笨蛋不知道練了多久才有現在的成果,要不是我長得太可愛了,跳起來沒氣勢,不然我還真想叫利奧拉那笨蛋給我閃邊去。」

凱司大刺刺的一屁股坐下來,連他日前的身分是餐廳侍者都忘了,居然還拿起餐具夾了客人的肉吃。

藍瑟琪一愣後,連險轉頭問:「銀假面回來了?」

「沒有,之前教的啦。」

凱司臉不紅氣不喘的繼續說謊,而對於說謊有很大反感的白天也只能皺皺眉,然後選擇低頭吃肉,就連不熟悉感情的他都知道,這件事很難善了了。

「是這樣嗚?」藍瑟琪掩不住失望的神色。

「銀假面啊,身負重大的使命,長年都在世界各地奔波,一刻也不得閒,連交女朋友的時間都沒有,我看他是想一輩子打光棍了吧。」凱司故做歎息的搖著頭,同時不動聲色的暗示藍瑟琪。

果然,藍瑟琪的身子強烈的動了動,原本明亮動人的臉上更是黯淡無光,想起自己認識銀假面以來,竟然沒有和他相處到幾次,藍瑟琪的心就更覺得淒苦,眼眶一陣溫熱,藍瑟琪也連忙起身告別:「對、對不起,我有事先離席…」

說到後來,藍瑟琪的話語都有些哽咽了,身為公主的她是絕不容許自己在眾人面前掉淚,連再見都來不及說,藍瑟琪就奪門而出,冰絲莉見好友傷心的模樣,也趕忙追了上去,出門口前,冰絲莉忍不住回頭看了利奧拉一眼,同時慶幸自己所愛的人是如此的平凡,不需要?了什麼重大使命而奔波;也?好友藍瑟琪愛上那不平凡的銀假面而心疼。

而把這一幕都看在眼裡的利奧拉則是皺眉想到,難道他做的肉難吃到讓藍瑟琪奪門而出?

「喂,凱司,你讓公主難過了啦。」清清馬上替公主殿下打飽不平。

「哼,現在小小的難過總好過將來好友反日成仇好吧?」凱司輕哼了哼,繼續說道:「況且現在利奧拉武功盡失,再也不會扮銀假面了,早點讓公主死心也好,時間拖越久,只會越傷心而己。」

凱司話說完,才發現眾人都用怪怪的眼神盯著他,凱司不禁背脊有些癢癢的,大喊:「干嘛這樣看我啊?你們都愛上我了喔?先說好,我對你們三個一點興趣都沒有:不過如果清清大老板肯養我的話,我會勉強對你提起一點興趣啦。」

「凱司,不可以對客人無禮喔。」

隨著這又粗又低沉的「溫柔嗓音」和巨大的陰影籠罩下,凱司整個人也像只小貓被人拎了起來,而白天、清清和梅南則是把頭仰到快和身體成一直線,才有辦法看到來人的臉,這一看,三個人馬上張大眼睛,嘴巴也變成O型,加上好像石化的僵硬身體,倒是和土偶有九點九分相似。

「大媽,我知道錯了……」凱司熟練的在空中轉了一百八十度,用水注注的大眼目青看著大媽

「大媽,我馬上就去幫忙,啊啊那邊端盤子的人手好像不夠,大媽你快放我下來,我要趕快過去幫忙了。」

好像為了表明自己幫忙的心意,凱司的四肢不斷在空中舞動,而大媽也滿意的點點頭,把凱司輕輕放回地面,凱司正打算一溜煙跑回店門口繼續做最輕松的工作:用嘴巴拉客。誰知道後領卻被大媽拉住,凱司脫逃未果,也只好苦哈哈的轉頭,眨著無辜的大眼睛問:「大媽還有什麼事情嗎?」

大媽裂開嘴笑著:「下周末記得把時間空出來,大媽帶你們去見見大場面。」?

「大場面?」凱司有些猶豫的問,自從認識利奧拉以來,他見過的大場面難道還不夠多嗚?就怕原本的大場面被利奧拉和他自己一搞,搞不好會直接列入後世史書。

「是呀,各國領袖都會到阿卡蘭學院來唷,我們餐廳被校長指定提供三十道餐點,你們兩個可以當隨行侍者唷。」大媽的聲音配上那個俏皮的唷字倒是更讓人手臂上源源不絕的冒起雞皮疙瘩。

「爸爸媽媽要來?」梅南和清清動作一致的起立,更異口同聲的問。

「嗯?」大媽銅鑼般的大眼直看向兩人,發出大大的疑惑句。

梅南和清清不安的互看了一眼,雖然兩人對於父母的地位和權勢是沒多大興趣,但是至少都知道,沒有到真正影響世界的重大事件發生,各國領袖間是絕不會會面的,畢竟三方的關系算不上好,這次居然要來個大會面?

「不行,我要去問爸爸。」

心底有強烈不安的梅南馬上連招呼都忘了打,丟下這句後,就沖出了餐廳,留下同樣忐忑不安,卻不能跑回商濟聯盟問清楚的清清。

相當了解世界情勢的凱司也皺起眉頭,卻是在思考去或不去呢?去,凱司倒真有點擔心利奧拉和他要是弄砸了這次會議,那真的就只能到異世界去避難了,但是不去,凱司又隱隱覺得這次的事情或許、可能和他們也脫不了關系……

「大媽,可不可以讓我這個同學也一起去?」凱司冷靜的比著白天,心裡只想到,要去,也要拖個武功高強的家伙下水。

「當然可以啊。」大媽笑瞇瞇的摸了摸白天的頭,差點讓白天的頸骨縮了一節。白天則是對於凱司的要求微微一愣後,又想到利奧拉武功盡失,讓他們兩個去的確也不妥,白天也就沒有對凱司的利用提出抗議。

凱司則突然露出白牙齒笑:「那為了不出丑,白天你現在就來享受一下當端盤子的感覺啦。」

「嗯?」白天突然想到剛才凱司在店門口那宣傳詞……該不會多個什麼少見的阿卡蘭學院藍紋騎士之類的宣傳詞吧?

冰絲莉好不容易追上藍瑟琪,但看藍瑟琪低下的頭正不斷貢獻水珠給地面,知道藍瑟琪的硬脾氣,冰絲莉也只有拉上藍瑟琪,走到她唯一想到的僻靜地點,冰絲莉第一次早獨遇到利奧拉的地方。

周圍一安靜下來,低著頭的藍瑟琪眼中所見的,只有模糊的青草地,她大概也知道了解她的冰絲莉一定是帶她到無人的地方了,藍瑟琪終於顧不得什麼公主的禮儀,拉著裙擺就坐在草地上了,只是仍把頭埋進雙膝之間,肩頭更是忍不住抽抽搭搭的。

冰絲莉見到藍瑟琪難得的哭泣,卻也不打算阻止她,就冰絲莉想來,藍瑟琪是應該好好哭一哭的。

「冰絲莉……我、我是不是很討人厭?」藍瑟琪一點也不敢抬起頭來,問的聲音也越來越小聲,就怕得到肯定的答案。

冰絲莉卻是噗哧笑了出來:「你哪裡討厭了?要是你很討人厭的話,我怎麼會一直當你最好的朋友?難道你覺得我是想攀權附貴嗚?」

說到尾,冰絲莉還故做生氣的怒容,急得藍瑟琪連忙抬起頭來杏認:「你當然不是,冰絲莉的高貴潔操絕對不輸給白天騎士的騎士精神。」

「噗!哈哈哈……高貴潔操,藍瑟琪你把我說得好像古人喔,我是不是應該拿把樂器住在偏遠的山裡面啊?」冰絲莉更是咯咯笑起來,同時心裡也?藍瑟琪終於肯抬頭而松了口氣。

藍瑟琪聽到冰絲莉這麼調侃她,整張俏臉都紅了起來,加上剛哭過的原因,藍瑟奇的長睫毛上還垂著幾顆晶瑩的淚珠,整個人和平時的冷漠公主形象是大不相同,活生生是個惹人冷愛的嬌柔女孩。

冰絲莉一邊心疼的抹去藍瑟琪的淚珠,一邊打趣道:「嘖嘖,要是你拿這副模樣倒在銀假面懷裡,他就是心如冰塊,都會被你溶化掉吧。」

「我想他不會的,他的心裡如果真的有我,又怎麼幾次來去學院卻都沒有來見過我一面。」藍瑟琪露出淡淡苦笑,想她每次見到凱司一行人就問銀假面,問到藍瑟琪每次開口都覺得有些羞愧了,一個女孩子家居然每次出口就是問男人的下落,「我一定……很惹人厭吧?我一定是個又高做又自大的公主。」

冰絲莉卻面露不贊同的說:「又是哪些忌妒你的女孩子這麼傳的嗚?藍瑟琪,我跟你相處快十年了,我最了解你不過的了,你可是我看過最最最可愛的女孩子了。」

「是嗎?」以往要是冰絲莉這麼保證,藍瑟琪絕對會微笑起來,但是如今,她卻開始懷疑自己真的很可愛嗎?

冰絲莉連連點著頭,更是舉起手指開始數藍瑟琪的優點:「你有完美的公主風范,雖然我不喜歡你冷冰冰的臉,可是如果你是個嬌弱柔嫩的碰不得公主,那更讓人討厭了,雖然你很高傲,可是高傲得恰到好處啊,你的高傲是真正的高傲,可不是外面那些富家子弟的恃寵而驕。」

一口氣說了這麼長的話,冰絲莉大口吸了口氣,笑著回想起兩人每次的武功較量,雖然藍瑟琪總是輸多勝少,但是她哪一次不是干脆認輸?然後回去更拚命努力的練功,而至於記仇這種事,她相信藍瑟琪從來沒有想過,對有著真正皇家高傲的藍瑟琪來說,輸了就是自己不夠認真,不夠努力,要真說恨的話,藍瑟琪大概只會恨自己吧。

「而且你又很善良,可別杏認喔,別忘記我能活到現在,可還是因為你呢。」冰絲莉真誠的看著好友藍瑟琪。

藍瑟琪連忙反駁:「不是的,那是因為你自己的努力。」

冰絲莉似笑非笑的,想起許久前飄著白雪的那一天,父母因債務被逼上絕路,而自己被債主逼到走頭無路,差點給抓去賣掉的時候,剛巧路過的藍瑟琪就像是天使……不,更像是女戰神似的,就拿著把細劍,精巧仿佛不經一折的細劍出乎意料的堅韌,就像藍瑟琪本人一樣,她用精巧的劍招逼退那幾個債主後,纖細嬌小的身影就這樣挺著高傲的背脊走了過來。出乎冰絲莉的意料的是,藍瑟琪竟然脫下她那高級的白絨手套,然後一邊把手套套上冰絲莉凍得僵紅的手,一邊說:「你的手可要好好保養,你要陪我一起上初級騎士學院,當我在學院裡的僕人,不過如果你能打敗我的話,我就幫你把所有債務、學費通通還清,而且視你為和我同等地位的朋友,不然的話,你就一輩子都是我的僕人,我也會永遠看不起你,知道嗎?」

後來兩人的感情越來越好,但是藍瑟琪卻從來沒在她的挑戰中放過水,冰絲莉曾經怨忽過藍瑟琪的無情,認為她水遠都不會讓自己贏,但當冰絲莉真的靠自己的實力贏了藍瑟琪時,滾熱的眼淚馬上不斷從冰絲莉眼中流下,但藍瑟琪笑著走過來說:「我輸了,以後你就是我真正的朋友了。」

冰絲莉那時才終於完完全全了解她面前的,是真正的公主,她此生最好的朋友。「冰絲莉?」藍瑟琪喊回正沉浸在過往回憶的冰絲莉。

冰絲莉回頭看著藍瑟琪,更大刺刺的趴上藍瑟琪的背,大喊著:「我最喜歡藍瑟琪了。」「嗯?」藍瑟琪雖有些莫名其妙,但仍覺得心頭暖烘烘的。

冰絲莉笑吟吟的說:「藍瑟琪,既然銀假面是蘭斯洛特的徒弟,那你根本就是近水樓台先得月嘛,蘭斯洛特可是你家的騎士,跟他打聽打聽他徒弟到底在哪裡不就好了?」「可是……如果銀假面一點都不喜歡我呢?」藍瑟琪小小聲的說道。

「那就死纏著他,不得到手絕不放棄,就像學武功那樣,不學會絕不放棄啊:我認識的藍瑟琪可是天底下意志力最堅強的人喔。」冰絲莉激動的跳了起來大喊。

藍瑟琪被冰絲莉逗笑了,抬頭看著星光璀璨的夜空,黑夜好似銀假面的黑發在天空飄揚著,藍瑟琪忍不住朝天空伸手,好像這樣做,就能把觸不到的黑夜掌握在手中……

上篇:第三章 大媽     下篇:第五章 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