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第六章 腥風血雨  
   
第六章 腥風血雨

一頭潔白的巨龍突然出現在夜空,在黑夜中更顯得突出,尤其是巨龍好像脫韁野馬的在空中翻來覆去,並不時來個連續轉十二圈半,光是看都讓人有種頭暈想吐的感覺,更何況是上頭的騎士?但神奇的是,上頭的騎士不但穩穩的待在上頭,甚至還是用站的,這種功力只有一個人能夠做到——銀假面!

「『凱格勒司』,原來你會飛行術。」銀假面似笑非笑的看著正飛在寶利龍旁的凱司。凱司慘白著臉,沒好氣的說:「你隨便抓幾個術士去坐寶利龍,保證十個有八個會超水准發揮,學會飛行術的真諦。」

「是嗎?」銀假面仍舊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樣,只是也沒再繼續對凱司逼供,反正總有一天凱司一定會被迫施展出實力,尤其是銀假面己經打算把一切做個了結。

(寶利龍,飛到戰場中央!)銀假面在心中對寶利龍下指令,而寶利龍也在心裡大聲回答:

(好嗚!爸爸……)

雖然紫羅蘭學院的人都知道銀假面是阿卡蘭學院的人,但是卻沒有人敢上來桃戰,上次紫羅蘭學院的學生都懷疑銀假面是冒牌貨,並非真的是光明騎士的徒弟,但經過光明騎士親自出現在學院競賽賽場上,並且帶走了銀假面後,這下,幾乎是世界上的人都知道了光明騎士有一個戴著銀色面具,騎著神聖白龍的徒弟。

銀紋騎士、神聖白龍、光明騎士的徒弟……這些身分加總起來,哪還有學生敢向銀假面桃戰?

銀假面就這樣騎著神聖白龍,如入無人之境,一路飛到了空中戰場的中央,找到了正在和伊宙等紫羅蘭學院學生激戰的白天、冰絲莉和藍瑟琪等人,而梅南則獨自一人正死命撐起保護罩,擋住了由伊宇領軍的術士團的攻擊。

「銀、銀假面?」白天看到利奧拉前來,心中又是驚訝又是擔憂,不知道利奧拉己經恢復武功的他只是著急的喊:「你、你的身體沒事吧?銀假面!」

利奧拉微微一笑:「沒事,我己經完全好了。」

聽到這話,白天先是露出驚訝的表情,而後閃著興奮的表情,對利奧拉比個大拇指。銀假面……藍瑟琪幾乎忘了自己還在戰斗,周圍戰場的爆炸聲和對面騎士的劍根本引不起藍瑟琪的注意,藍瑟琪的藍眸中唯有銀假面那修長挺撥的身影,突然間,銀假而也看向藍瑟琪,甚至一個飛身到了烈焰身上,抱住了藍瑟琪的腰,在一柄劍即將砍掉藍瑟琪的肩頭前,即時用一個回旋讓她閃過這一擊,接著銀假面的長腿一踢,把那名襲擊藍瑟琪的騎士踢下了他的坐騎。

「你沒事吧?」利奧拉微微皺眉,心想藍瑟琪怎麼突然在戰場上發起呆來了?藍瑟琪哪時候和心上人這麼近距離接觸過了,銀假面的手還攬在她的腰上呢!而她的半個身子也在銀假面的懷中,感覺到銀假面微溫的胸膛……

「我們這麼辛苦的擋住敵人的攻擊,這家伙居然在抱美女?」

凱司極盡挖苦之能事,手上的魔法槍更是不斷擊射伊宇等術士,幫苦苦支撐保護罩的梅南稍解壓力,而白天和冰絲莉的臉上頓時都浮現了暖昧的笑容,但顯而易見的是,兩人的眼神都是祝福。

突然間,銀假面的腳離開了烈焰的背,他回頭一看,卻是寶利龍咬住了他的後領,利奧拉的心中更傳來寶利龍不滿的心聲:(爸爸不可以坐別的東西,只能坐寶利龍!)利奧拉微微一笑,回身跳上了寶利龍的背,讓藍瑟琪在寶利龍身上站好後,利奧拉利用真氣將聲音放大,在吵鬧的戰場上,利奧拉的聲音像是被風送進了眾人的耳中:「阿卡蘭學院學生聽著,我們不能就這樣挨打!請聽我說,讓裝甲院保護學院安全,騎士院跟我一起殺去紫羅蘭學院!」?騎士院的眾騎士們全都高舉著武器大聲回應著好,但是裝甲院卻明顯露出不服氣的表情。這時,一架造型如同真正女孩般的奇怪裝甲,腳踩著一個圓盤,圓盤底部的噴射氣流正快速的帶著女孩裝甲飛進戰場中央,也就是利奧拉等人的所在地,途中偶爾遭到攻擊時,裝甲卻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靈活速度或閃或反擊,若不是那裝甲實在不可能是人類,不然的話,真會令人以為自己是看到一個武功高強的女孩子。

當女孩裝甲一個飛踢踢爆了紫羅蘭學院的一架裝甲,而腳下圓盤的邊緣竟然伸出銳利的刀刃同時把另一架裝甲切成兩半,然後女孩裝甲再度敏捷的降落在圓盤上時,兩個裝甲院都大受震驚。女孩裝甲的敏捷度己經打破裝甲院的眼鏡了,如果每架裝甲都有那樣的敏捷,早就把騎士院打得落花流水了,更何況,那架控制裝甲的人居然同時控制兩個截然不同的裝甲,各自做出攻擊的動作,這該有怎麼樣的操縱能力才辦的到?難不成操縱者長了兩個腦袋和四只手口馬?

兩個裝甲院都對這操縱者豎然起敬,但是這架裝甲的控制台並沒有露在外面,令眾人完全看不到操縱的人,不過接下來的一聲大喊完全解開了眾人的疑惑。

「知道啦,銀假面你盡管去吧,清清和其他的裝甲戰士一定會誓死保護阿卡蘭學院的!」女孩裝甲還做出了大力揮手道別的動作,活脫脫就是清清的模樣嘛。

「學院的安全交給你們了,裝甲院!」

銀假面一聲大吼,而清清也大聲的回答好,阿卡蘭裝甲院的學生你看我我看你後,臉上露出堅決的表情。

「喂!這次就讓給騎士院,下次就輪到我們裝甲院去攻打了啊!」

某個裝甲戰士大喊後,快速往學院的方向回防,其余的裝甲院學生見狀也隨著那名學生開始回防,而騎士院的騎士們則是快速往銀假面的方向開始聚集,准備反攻紫羅蘭學院。「騎士院,要是輸了就不要回來啦!」裝甲院居然有志一同的齊聲大吼。騎士院也不甘示弱回吼:「裝甲院,學院要是毀壞了,你們就操縱裝甲當建築工人吧!」銀假面的心情似乎好得出奇,聽見兩院對彼此的威脅,銀假面甚至忍不住輕笑出聲,這讓坐在銀假面身後的藍瑟琪幾乎是傻傻的看著銀假面的一舉一動。

「凱司。」利奧拉突然招呼了凱司。

飛在旁邊的凱司沒好氣的瞄了利奧拉一眼,語氣惡劣的說:「干嘛?」

利奧拉的手指比向地面上正努力揮舞手腳讓凱司等人看見的術士院同學,看見這副情景,凱司也皺起眉頭,隨口說道:「知道啦,我下去問問他們想干嘛就是了。」

凱司慢慢飛了下去,才剛下去,話都來不說,術士院的同學己經嘰哩咕嚕的開口說話。「哇,凱司你居然會飛行術,我們都不知道……」

「凱司啊,讓我們一起去吧,我們一定可以派上用場的,不過我們不會飛……」「其實是我們上次很不甘心,就研究了攻擊魔法,我保證我們一定很有用的。」面對術士院聒噪的功力,聽得霧剎剎的凱司一聲大吼:「行了,我知道了,總之就是你們要一起去就對啦!好啦,我找銀假面商量一下。」

凱司再度飛回利奧拉身邊,對他解釋清楚術士院想跟去,利奧拉倒是覺得奇快,術士院學生平常都被校長整怕了,所以常常見到麻煩就躲,沒見到麻煩也不敢出來,這次居然主動說要去,看來他們真的下定決心了。

利奧拉沉吟了一會,讓寶利龍飛到白天身邊,隨後開口對白天說道:「術士院想一起去,你可以找幾個願意帶他們一起過去的騎士嗎?」

白天點點頭:「沒問題。」

「還有藍瑟琪公主,你跟白天走吧。」利奧拉回頭對背後的藍瑟琪說道。「什、什麼?」藍瑟琪著急的問,同時想到,難不成銀假面是嫌她會礙手礙腳嗎?眼見藍瑟琪又急又失望的表情,不懂得安慰人的利奧拉也只有含糊的說:「等等我還有事要做。」

藍瑟琪一雙清澈的大眼緊盯著銀假面,好似下定決心似的,一反常態的任性說:「除非你答應我,陪我去三加領袖會議完的舞會。」

舞會?利奧拉雖然對這個名詞一知半解,但面對這張熟悉的臉孔,利奧拉始終無法拒絕,他也只有點點頭,應諾了藍瑟琪。

見到銀假面答應了,藍瑟琪也松了口氣,一個輕巧的跳躍,跳到了烈焰的背上,然後有點遲疑的回身對銀假面說:「不管你想做什麼,小、小心一點,還有我要去哪找你?」「告訴凱司就好。」利奧拉比了比凱司,沒管後者拚命碎碎念:「我又變成傳聲筒了」。事情解決完,只見白天對圍繞在他身邊的幾個騎士吆喝著,雖然那幾個騎士都有些不情願的

監模樣,但是卻在白天的幾句勸言下,紛紛點頭答應,一個個飛到地面載上術士,再飛回隊伍內。

「嘖嘖,騎士居然肯去載那些術士?我看一定是被白天的騎士精神論給念到不得不妥協。」凱司搖頭擺手的,連他都拿白天的騎士精神沒辦法呢。

「凱司,你想紫羅蘭學院是不是全員出動了?還是有留學生在他們學院防守?」利奧拉微微皺眉,他實在不是很清楚眾學院的實力。

「喂,兩百多架裝甲,一百多個有座騎的騎士耶,就算我們阿卡蘭是第一學府,頂多也不過就三百來架裝甲,兩百出頭個騎士而己,你以為學院真的那麼好考啊……呃,術士院是挺好考的。總之,眼前這些就算不是紫羅蘭全部的戰力,也差不多有八九成了,啊,對了,今天一直沒看到伊宙,說不定他就是防守方。」凱司口沫橫飛的說完,猛然懷疑的問旁邊異常的殺手:「你問這干嘛?」

「我想留下來阻止紫羅蘭學院的學生回去救援,我想白天他們應該足夠打下紫羅蘭了吧。」利奧拉淡淡笑著。

「喔,呵呵,那我跟白天他們去攻打紫羅蘭學院了。」凱司傻笑著,馬上就要開溜,誰知道寶利龍的大嘴一咬,凱司就這麼掛在寶利龍的嘴下,還拚命大叫掙紮:「你要千嘛,放開我啊,你要耍一夫當關萬夫莫敵,也別拖我下水啊!我只是個小小的術士而己,幫不了你什麼忙的啦。」

「我不擅長遠距離攻擊,交給你了!」

利奧拉也沒理會凱司的苦苦哀求,己經吊在騎士院隊伍後頭的他索性回過頭來面對後方追上來的紫羅蘭學院學生,面對後頭的幾十個敵手,利奧拉真有一夫當關的感覺。「嗚嗚嗚,我怎麼有種我是炮灰的感覺。」凱司苦著張臉,他可是比待在寶利龍背上的利奧拉更接近敵人……有沒有搞惜啊,術士應該是要躲在騎士後面支援的啊!為什麼他會待在前面啊?混蛋利奧拉肯定沒學過軍事!

抱怨歸抱怨,為了不讓自己提前去見先祖魔王格勒大人,凱司也只有撥出巨槍來嚴陣以待。「凱司……」利奧拉緩緩的開口。

「干嘛?現在要討論戰術也太慢了喔。」凱司看著對面的紫羅蘭學院學生雖然因為銀假面的嚇人名銜而遲遲不敢沖上來,但在人多勢眾又擔心自家學院的安危之下,己經有許多學生蠢蠢欲動,就差一個契機。

「怎麼放出斗氣?」利奧拉想了想,要是自己再不放出斗氣,恐怕又會被懷疑,只得臨陣問凱司如何才能放出斗氣了。

「我去你的,你把我當百科全書就算了,還把我當武功秘籍啊?」凱司忍住翻白眼的沖動,他是術士耶,誰知道騎士怎麼放斗氣的。

竟然有凱司不知道的事情,利奧拉驚訝之下,也只好自己想辦法了,他不相信憑著自己的武功造詣,會無法從眼前幾十個騎士裡,看出施放斗氣的方法。

戰斗開始的契機竟然是由寶利龍發出的,身為神聖白龍的寶利龍一看到眼前有幾只龍族竟敢和他作對,神聖白龍的高傲全被逼出來了,寶利龍張開龍嘴,一陣巨吼後,嘴的前方……很

不幸,就是凱司的前方,出現了一顆劈啪作響的電球,零星的電流讓後方的凱司倒了大媚,一頭綠發被電得像是蓬勃發展的青草般,豎得筆直筆直的。

「銀、銀……假面,你再、再不讓我……上去,我、我、我跟你沒完!」聽到凱司被電得說話一陣一陣抖,利奧拉連忙把凱司救回龍背上,再回頭時,寶利龍己經把電球射了出去,強大的電流當場讓某只無辜的龍連同他的主人被電得烏七抹黑的。這像是開戰宣言的電球讓紫羅蘭學院的學生怒吼一聲,十來架裝甲一齊發射了巨炮,當二十來顆炮彈往銀假面飛來的時候,只剩下凱司哀嚎著:「天啊天啊!銀假面你干嘛不把梅南也留下來,嗚嗚嗚,梅南,我錯了,當你不在的時候,我才明白你有多可貴!我只會用最初級的保護罩啊!」

面對二十來顆炮彈從四面八方射來,寶利龍雖然左閃右避,再加上凱司不斷開槍擊破,卻還是有好幾顆炮彈擊中了寶利龍,寶利龍不停在心底喊痛的聲音也讓利奧拉皺起眉頭。平時若是只有利奧拉一人,那他是不會去在意這炮彈的,這炮彈還不足以攻破他的護身真氣,但是寶利龍和凱司可沒有這樣的真氣,這下該怎麼辦?

利奧拉不停以身擋住炮彈,但爆炸的威力仍讓寶利龍和凱司受傷,眼看紅色和藍色的血液沾濕了兩人,利奧拉心底怒火欲升欲旺,索性沖進紫羅蘭學院的騎士堆裡,讓裝甲不敢亂發射炮彈,但誰知道,是有許多裝甲不敢再發射巨大的炮彈,卻改發射威力較弱的炮彈。怎麼會這樣?難道他們不怕誤傷自己人?利奧拉才這麼想,一枚炮彈就失了准頭,往一個騎著巨(缺一字)的騎士撞去,但只見那個紅紋騎士身上的紅色斗氣一漲,炮彈在撞上斗氣時就爆炸了,爆炸的威力卻全被紅色斗氣擋在外頭,騎士和巨(缺一字)連皮都沒擦破一塊。

「利奧拉,下次打架前,我一定先幫你找出放斗氣的方法。」凱司略有些慘白的臉上還有血絲從額上流下來,看起來尤其淒慘。

放出斗氣,放出……放出?利奧拉的心中一動,自己體內的力量叫做真氣,而騎士們的力量則來自斗氣,如果說真氣其實就等於斗氣,那放出斗氣,不就是放出真氣的意思?好,就試試!利奧拉大喊一聲:「凱司,趴在寶利龍的背上抓好。」

凱司馬上對寶利龍五體投地,還緊緊抓住寶利龍背上的刺,同時嘴裡還口喃喃念著:「雖然說米哲瑞給的面具上施了一點興奮的魔法,不過這家伙也太興奮了吧?希望我的小命不會被他玩掉。」

利奧拉快速的運轉起體內的真氣,然後先稍微試了一試,讓幾絲真氣竄出掌心,當看到紅色的斗氣竄出掌心的時候,利奧拉知道自己己經成功了,心下不禁有點成功的喜脫。但利奧拉卻沒看到周圍紫羅蘭學院的學生那又驚訝又鄙視的神情,紅色斗氣?那不是紅紋騎士的斗氣嗎?根據騎士位階由低到高,綠、紅、藍、銀、金,紅紋騎士算是學院裡最普遍最多的位階,根本完全不稀奇。

身穿銀紋騎士服的銀假面居然放出了紅色斗氣,這血淋淋的事實讓周圍的紫羅蘭學院都大為震驚,銀假面是紅紋騎士?

凱司這時也抬頭看到了利奧拉掌心的斗氣,不過他可不會和周圍無知的學生同樣以為利奧拉是紅紋,事實上,距離利奧拉最近的凱司很明顯可以區分出利奧拉掌心的紅色斗氣和一般紅紋騎士是大不相同,一般紅紋騎士的斗氣顏色是火紅色的,顏色非常的鮮艷,但是利奧拉手中的斗氣卻是暗紅色,很像是血液即將干涸的那種顏色。

那血般的顏色讓凱司感受到強烈的壓迫感,不過到死都要說完話再死的凱司硬是對利奧拉說:「喂,你這斗氣的顏色好怪,你確定你是放出斗氣,還是噴血啊?」

利奧拉思量著:「大概是因為我的真氣叫做血飄真氣。」

「銀假面!你身為紅紋騎士,卻身穿銀紋騎士服,越階是絕對不被准許的,脫下你的銀紋騎士服。」某名騎士怒氣沖沖的大吼。

「有人叫你當場表演脫衣舞耶,你干脆脫了吧!造福一下現場的女性同胞也不錯啦?」凱司痞痞的露出白牙齒笑。

利奧拉桃了桃眉,沒回應凱司的話語,同時也強力運轉起真氣,打算讓那些騎士見識見識他的紅色斗氣的厲害,慢慢的,利奧拉周邊開始散發出真氣,濃烈的血色真氣真如其名般,仿佛血飄在空中似的。

而周圍的騎士也開始發現情況不對,這種血紅色真氣別說和紅紋騎士的大不相同,甚至從沒聽說過有這種顏色的斗氣,一個奇怪的念頭頓時浮現在眾騎士的心中,難道眼前這人和光明騎士與黑暗騎士一樣,都有自己獨特的真氣嗚?

利奧拉眼神一緊,血色真氣迅速的暴開,強大的力量往紫羅蘭學院的學生們沖去,周圍上百騎士們的斗氣紛紛不堪一擊的被擊碎,連裝甲戰機們的外殼者區開始爆裂,在這恐怖力量之下,所有人既然連反擊的力量都沒有……

趴在龍背上的凱司也感受到這種毀滅性的力量,他眼見情況不對勁,馬上伸手抓住利奧拉的腳踝,同時使力大吼:「利奧拉,停!」

聽到凱司的一聲斥喝,原本專心放出真氣的利奧拉這才注意到周圍的情況,許多騎士己經抵擋不了血飄真氣的力量,紛紛墜落在地面,口鼻中更溢出許多鮮血,而因裝甲爆裂而緊急逃生的裝甲戰士情況更是惡劣,少了裝甲的抵擋,又沒有斗氣的裝甲戰士們幾乎個個是重傷的情況。

我不能殺人!利奧拉心頭一驚,強大的血色真氣頓時消散,而這樣猛烈的收放真氣也使得利奧拉承受強大的反震,口中竟然吐出一口鮮血,頭一昏眩,腳一軟,利奧拉竟然跌坐在寶利龍背上,暫時使不上力。

「怎麼啦?」凱司有點驚疑的問。

利奧拉緩緩的開口:「看來我還是不太能控制收放真氣的方法,真氣回到體內時還傷了我自己,我恐怕暫時動不了了,抱歉,凱司,接下來只能靠你了。」

「唔,靠我?好啊,靠我就靠我啊。」平常要是聽到這兩個字,凱司肯定暴跳如雷,但是現在嘛……「不過前提是,周圍那些看起好像快尿失禁的家伙敢沖上來的話。」利奧拉左右張望著,周圍的狀況不是普通的慘,只見地面上密密麻麻躺了一堆騎士,還有滿地的裝甲破片,還有坐在逃生椅上,如凱司說的,嚇到快尿失禁的裝甲戰士們,但更多的是,流淌滿地的鮮血是如此的觸目驚心……利奧拉不顧自己的內傷,強運起自己的另一項絕學

宇心意識,在掃描過全場後,利奧拉緊繃的心才再度松懈下來,幸好……幸好沒有人死亡。

「利奧拉,給你的新斗氣取個名字好唄?」一向惡趣味的凱司笑嘻嘻的建議。「名字?」利奧拉無奈的想,他好像己經說過這叫血飄真氣了……

「對阿,你看看,你的斗氣顏色像血似的,用過以後也真的滿地是血,就叫做『腥風血雨』,怎麼樣?很合適吧?」

腥風血雨嗚?利奧拉不禁苦笑著,凱司取名一向都……切中核心啊!

「好可怕的腥風血雨。」

一台巨大的視訊麻訊的畫面上正好播到凱司正為利奧拉的斗氣取名,而坐在麻遜前面觀察兩學院斗爭的勝負的校長巴巴理斯也不禁呼了長長的一口氣。

但廣大的辦公室並不是只有巴巴理斯而己,另外擁有璀璨金發的眼鏡男人——米哲瑞的臉上正一反常態的緊皺眉頭,而最後一位臉上帶著溫和微笑的阿卡蘭首相則正給三人的茶杯添茶。

「這還不算什麼呢,要是你們在黑暗擂培的現場的話,利奧拉那聲跪下才叫精采呢。」裘斯微笑著,眼神卻比旁邊的米哲瑞更深沉。

米哲瑞的眉頭緊皺:「啊,雖然我還是很討厭那自以為是的騎士,不過我卻開始有點贊同他的想法了。」

「喔?什麼?」巴巴理斯反倒緊張起來,開什麼玩笑啊,他可是冒著浪費自己的功力才解開利奧拉的封印的。

「利奧拉原本強悍的實為倒還沒什麼,偏偏卻和神聖白龍的王子定了契約,他己經掌握了治愈術,等於感受到魔法無素了,學會龍語魔法也是遲早的事,現在又讓他掌握了斗氣,我或許都不是他的對手了。」米哲瑞難得會示弱,但是他相信現場的兩個人也絕不敢小看利奧拉。

「啊,那還是小事,我倒是比較擔心將來的龍皇繼位的問題,龍皇的三子一女全都沒有成為

『神聖白龍族的主人,卻讓一個外人成為神聖白龍王子的主人,你們說,這龍皇之位是要傳給誰好呢?」裘斯不愧為一國首相,比起利奧拉的實力問題,他更擔憂的是國家大事。巴巴理斯卻緩緩站起身來,望著窗外說道:「比起將來,我更擔心現在啊!好友。我有預感,領袖會議恐怕無法善了了,甚至有可能成為動蕩的開端。」

「你找我們來,應該不是只想說這句話吧?」裘斯漫條斯理的淺嘗了一口茶。巴巴理斯沒有回頭,那削瘦的背影卻是如此的堅毅:「我只是想知道,當動蕩開始時,你們將選擇支持命運之子的前進,或者選擇將他徹底毀滅?」

上篇:第五章 解封     下篇:第七章 斗氣烤肉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