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第七章 斗氣烤肉法  
   
第七章 斗氣烤肉法

「我靠!難道術士院的都在扮豬吃老虎嗚?」

這是當凱司從白天那聽到,他們究竟是如何打敗紫羅蘭學院時,凱司張大嘴難以置信的說,當然,大張嘴巴的理由還有另外一個,那就是,他們正在好好吃烤肉餐廳,而利奧拉剛剛放

一下的烤肉香味四溢,凱司索性利用驚訝得張大嘴的機會,順便多丟幾塊肉進去自己的食道。「太厲害了,我現在才知道術士是這麼厲害,我以前真是太孤陋寡聞了。」白天興奮的回答,說起當時的情況……

我們到了紫羅蘭學院的時候,才發現紫羅蘭早就做好了萬全的准備,整座學院上上下下架起了無數重型的裝甲巨炮,真是未雨綢繆的打算,而伊宙原來是待在紫羅蘭學院防守,他那條水龍發出的水龍波可真是厲害。

「夠啦!說重點,別一直誇獎別人!你這個滅自己威風的家伙。」凱司冒出頭來怒吼。呃……總之,因為那無數的巨炮,我們騎士院非但攻不進去,可以作戰的人數甚至一直減少,在我們束手無策,只能苦苦支撐之下,那些術士突然跟我們說,要所有載著術士的騎士們都排成圓形,同時讓梅南暫時架起保護罩,抵擋紫羅蘭學院的巨炮攻擊,唉!梅南的保護罩真是我看過最厲害的了,足足十五分鍾的炮轟都沒能讓保護罩崩潰。

旁邊的梅南不好意思的紅了紅臉,連忙揮著手說:「要不是白天你擋下了伊宙,沒讓他砍了我,不然我的保護罩再厲害也沒用。」

白天謙虛的笑了笑,在凱司催促的日光下繼續說,十五分鍾後,圍成圓形的術士們中間真的出現了一個圓形魔法陣,圓形魔法陣中突然沖出了幾十道巨大的電流,然後電流全都往紫羅蘭學院轟去……

「然後呢?然後呢?」凱司意猶未盡的高聲問。

「然後我們就開始了拯救紫羅蘭學院學生的任務。」白天老實說:「紫羅蘭學院垮了一半,裡面的學生哀嚎不止,不少人還是重傷,但是他們的療傷室的麻遜全被電流弄壞了,所以我們只好把他們載回阿卡蘭學院療傷。」

「這就是為什麼我和利奧拉最後會看到你們載著一堆紫羅蘭學院的學生,然後沿路滴血回到阿卡蘭來了。」凱司心滿意足的聽完故事。

「白天的心腸最好了,那時候好多騎士都不想管紫羅蘭的學生呢,還是白天用騎士精神來勸告他們,大家才肯幫忙帶傷者回來喔。」

清清那崇拜的目光毫不掩飾的投射到白天身上,看得後者有些不好意思,同時說道:「每個人看到當場的情況都會選擇這樣做的。」

「是嗎?我怎麼覺得我會選擇上前去多踩那些王八蛋幾腳?」凱司喃喃念著,同時臉上出現不屑的表情,對於帶麻煩來給他的人,何必客氣呢?

「喂,寶利龍,你是豬啊!一大盤肉又被你吃光了啦!」

凱司不滿的對正撕咬著最大塊的烤肉的寶利龍吼著,而吃得正高興的寶利龍才不管凱司,反正自從凱司從他嘴裡搶下一塊肉,卻被他電得全身上下的毛都站起來後,凱司己經深刻的了解,從龍的嘴裡搶肉絕對是件不智的舉動,同時也可能導致自己「不治」。「利奧拉!再烤盤肉來……吼,別再玩你自己的斗氣了啦。」

凱司才剛轉頭去吼殺手,卻看到利奧拉正愣愣的看著自己的血色斗氣,微微皺起的眉頭顯示出他心中正有著疑惑。聽到凱司的怒吼,利奧拉只是抬起頭來看凱司一眼,然後快速的挑起一塊最大的肉塊,肉塊落下時,利奧拉的雙手發出紅色斗氣,把整塊肉包裹在中央。

這下不只凱司的嘴張得很大,眾人都開始懷疑利奧拉是玩斗氣玩上癮了,不能攻擊人,只好拿肉發洩發洩……不過接下來的舉動讓眾人知道,殺手是不玩耍的,尤其是利奧拉,他只注重「實際用途」。

人頭大的肉塊終於落到利奧拉早放好的盤子中,不像眾人想的變成一塊黑炭,而是烤得油光汁濃,一陣陣能把人的鼻子勾走的香味不斷在挑戰眾人的忍耐力,利奧拉拿起旁邊的切肉刀,只見幾陣刀光閃爍後,那塊人頭大的肉己經被切成一片一片的了。

「斗氣……烤肉?」白天的表情十分的震驚,身為騎士對自己的斗氣當然是十分自豪的,誰會拿自己的斗氣烤肉呢?

利奧拉仔細端詳著那塊肉的切面,有些泛紅的肉顯示出這塊肉不是十足十的熟,看米還要再多用一點斗氣,利奧拉快速計算著肉塊大小和斗氣多寡的比率,同時把這塊稍嫌不熟但是正好是一條龍最愛的帶血肉,拋給了撲過來的寶利龍。

「太誇張了!哇靠,斗氣烤的肉耶!我這輩子都沒吃過。」凱司跳了起來,大吼大叫著:「

我要吃斗氣烤的肉,利奧拉快給我用斗氣烤肉。」

「清清也要!」清清也忍不住蹦起來。

梅南雖然有些顧及自己的形象,沒有跳起來大喊我要肉,但是那閃閃發光的眼神中卻正寫著肉、肉、肉!

利奧拉也沒讓伙伴們失望,他把幾塊小點的肉一一拋卜天空,然後左右手齊出,空中頓時紅光閃爍,最後肉塊穩穩的掉進利奧拉瞬間放到桌上的盤子,眾人看到這香噴噴的肉,全都不禁歡呼著斗氣萬歲!

利奧拉卻還不把肉端給眾人,而是抓上一把青萊拋上天空。

「喔喔,清清喜歡吃青萊!」清清歡呼著。

「吃萊好,吃萊健康!」梅南也忘記自己還有形象這種東西,跟著清清歡呼起來。同樣是幾個紅光閃爍、青萊也像肉一般……不,空中早己沒有青萊的存在,眾人只看到一堆黑漆漆的粉末很悲慘的落到他們垂涎的肉上,直接讓香噴噴的肉裹上一層碳粉,黑呼呼的肉仿佛在對他們說:吃我啊,不是想吃我嗚?敢吃就來啊……

眾人的歡呼僵住,利奧拉也默默的看著那幾塊炭粉肉,默默的陳述事實:「失敗了。」過了好一會,凱司終於從這個打擊中恢復過來,故作輕松的說道:「再烤一盤不就得了?先說好喔,我不要青萊!」

清清和梅南也猛力搖頭喊道:「不要青萊:不要青萊!」

利奧拉還來不及解釋自己只是還沒抓到訣竅,所以才把青萊搞砸,這次一定不會了,但是大媽那如雷般響亮,但卻好像故做溫柔的聲音卻己經震天響起:「小娃娃們……快,快,各國領袖都到你們學校去了,小巴己經用通訊麻訊催我把食物全都送到學院裡去,從現在開始的一個禮拜,你們學校全都提供給國家來招待外賓,小巴說學生全都要當免費的服務生。」

「這個死老頭,一定把服務生費全都暗槓起來了。」凱司口喃喃念著。

「我己經跟小巴交代,把你們全都派來當食堂服務生了。」大媽著急的剁著步:「咬呀,不知道人手夠不夠?」

「我們負責提供餐點?」白天有些奇快的問,雖然說利奧拉烤出來的肉的確是不錯,但是卻也算不上精美餐點,要在這種領袖聚集的重要場合提供餐點,似乎怎麼也輪不到好好吃烤肉餐廳。

「是呀!好了,大家快跟我去拿上最好的肉,我們准備要出發了。」

大媽銅鑼般的聲音一響,眾人也只好乖乖聽話,紛紛忙碌了起來,跟著大媽進冷凍庫搬肉,又辛苦的把肉搬上負責運輸的麻訊,來來回回搬運了許多趟,在大家都快累趴的情況下,白天卻有些疑惑,雖然說現場只有六七個人在搬,但是他、利奧拉和大媽的力氣都遠超過常人,白天自己一趟可搬兩百斤的肉,利奧拉更是驚人,若不是身上再也掛不下了,他一次可以搬的恐怕還遠不止這三百多斤,而大媽卻己經超乎常人所能想像的了,體積大、重量又多,大媽搬一趟的量大約等於其他所有人搬的總合了。

這像山一樣高的肉真的不會太多了點嗚?這是白天頭抬到最高才能看到肉山頂端時,所發出最深的疑惑。

「好了,我會把麻訊開到你們學院去的,你們就走路去和大媽會合吧!」大媽跳上兩人座的駕駛艙,把駕駛艙擠得連多坐個瘦小的清清都沒辦法時,眾人只好點頭答應了。當眾人走出好好吃烤肉餐廳的時候,才知道外面早就鬧翻了天,人潮如水流般拚命擠向阿卡蘭學院,而隨著天空中慢慢從遠遠的一行小點,到終於看出那是一整列的龍,人群也變得越來越瘋狂,許多人都大吼著:「龍皇啊,是龍皇到了!」

白天眼見前面實在是擠不過去了,只得歎口氣,在心中呼喚著烈焰,而乖乖待在宿捨的火龍烈焰一聽到主人的召喚,馬上從窗口飛躍出去,恰巧就這麼飛過了剛著陸的一行龍上方。

「很不惜的紅龍嘛,顏色漂亮,飛行的姿勢也很美麗,看來有個好主人喔。」底下一個穿著白色金紋騎士服的男人在跳下自己的龍時,正巧看見烈焰飛過去的景象,他豪爽的笑著欣賞烈焰飛過去的景象。

「吼……」哪知這男人身旁的龍卻不滿了,發出震天的龍吼,還拚命用碩大的龍頭頂著自己的主人,很恰巧的是,這頭龍也是一頭紅龍。

男人忍不住笑了起來,拍拍龍的頭說道:「知道啦,小火球是最棒的紅龍了,這樣可以了吧?」

「皇弟,請注意你的行為。」另一個穿著黑色金紋騎士服,看起來威嚴而沉穩的男人卻對前者輕挑的舉動很不以為然。

「喔,知道了,二皇兄。」被稱為皇弟的男人被這麼一指責,馬上收斂了一下笑容,只是看他還是上揚著的嘴角,可見這人只是裝裝樣子給兄長看而己,果不其然,兄長才剛回過頭去,這男人就開始用腳踢踢小火球或用手拉拉小火球的龍須,鬧得小火球倒是對自己主人的孩子氣行為哭笑不得。

地面上的十幾個龍騎士都屏息等待著最重要的人物,只見天空中出現一條雪白的白龍正在緩緩降落,白龍優雅的姿態讓眾龍都有些失色,而在其上的人更是讓底下的眾騎士都露出了敬畏的神情。

一個雖為騎士卻沒有穿著騎士服,而是穿著一襲高雅的紫色長袍的男子就靜靜的矗立在龍背上,銀色的長發簡早的綁在腦梭,而一雙比身上衣服更美麗的紫色雙眸正淡淡的遠眺,他異常清秀的臉龐雖讓人十分懷疑他的身分,但是頭上的龍型冠冕不容眾人懷疑其身分正是龍皇帝國的領袖——龍皇。

當雪白的白龍緩緩降落在地面時,所有龍騎士都屈膝半跪下,而剛才兩名穿著金紋騎士服的男人也快步上前,恭敬做了揖,同時齊聲喊道:「恭迎父皇。」

「嗯。」龍皇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只是隨口回答道:「起來吧!」

所有人在龍皇的一句話下,全都再度站起,兩旁的侍者趕緊上前,把手中的一卷白色地毯鋪到地上,那卷地毯一路滾到了建築物的大門口,而門口赫然己經站著許多人,裘斯和另外三個穿著各色軍服的女性並肩站著,而巴巴理斯則是站在較前方以迎接龍皇的到來。龍皇這時才終於把眼神收了回來,步下白龍,緩步走上了白色的地毯,在經過自己的兩個兒子時,他的眼尾瞄向了二兒子的胸口,當他看到一條形狀為十字型,同時在中央有龍翅的項煉時,龍皇一個眼神看向自己的二子,但二皇子卻稍微露出了倔強的表情,龍皇淡淡的收回眼神,沒說什麼話,只是繼續走向裘斯等人。

二皇子露出淡淡的微笑,彷佛在宣告自己的勝利,而三皇子卻是又好奇又擔憂的看著自己的二皇兄和他胸前那條龍十字項煉。

巴巴理斯和裘斯也看見了那條項煉和龍皇的反應,心裡同時在想,原來蘭斯洛特真的不是奉龍皇之命搶奪,而是二皇子的命令。

心裡在想別的事情,但是外表可不能怠慢了龍皇帝國的龍皇,現場可是有五個金紋騎士和十個銀紋騎士,這陣勢擺明就是想踏平了阿卡蘭首都都行,巴巴理斯趕緊迎上前去,臉上是笑吟吟的,嘴裡不住說道:「龍皇大人,今日您大架光臨,讓小……一不,是讓小校蓬蓽生輝。」

裘斯忍住想一拳打掉巴巴理斯臉上笑容的沖動,堅持住自己也是一國首相的氣勢,不卑不亢的高聲說:「許久不見了,龍皇陛下。」

龍皇的眼神移向了裘斯,露出今天的第一個表情,微微笑道:「的確是許久不見,阿卡蘭首相,還有商濟聯盟的三大統領。」

穿著黃色軍服的高大男人用豪爽的聲音回道:「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龍皇,果然有大人物的氣勢。」

綠色軍服的瘦小男人則靦腆的笑,還有些結巴的說:「你、你好,龍皇陛下。」最後一個穿著鮮艷紅軍服的女子有些俏皮的笑了起來:「向來就聽得龍皇的形容詞就是威嚴十足、有皇家風范的,今日一見,居然是個俏男孩,一點都不像是好幾個孩子的爸爸呢!」聽到這不莊重的話語,龍皇身後的眾騎士不禁露出氣憤的神情,手紛紛架在寶劍上,但龍皇卻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手隨意的一揮,阻止後方騎士的動作。

「素聞紅衣統領個性直接大方,今日一見,果然是個不做作的女俠人物。」聽到龍皇這話,紅衣統領更是像銀鈴般笑了起來。

「好啦,大家快進去吧,讓各位站在門口可不是我們阿卡蘭學院的待客之道。」巴巴理斯大聲的招呼著眾人,三方的領袖人物率先進了大門,接下來則是兩名皇子,而三方的護衛在之後才跟隨了進去。

巴巴理斯看了眼在學院門口盤旋的紅龍烈焰,不禁在心中念道:「瑪烈啊,瑪烈,你可得幫我好好看著銀眼小子,不過話雖這麼說,若是命運強要他去做什麼,你又如何擋得住呢?」另一方面,雖然白天召喚了烈焰,飛上天空的確是讓眾人有辦法前進到學院,不過在學院門口時,眾人卻看清了現場的情況是巴巴理斯在迎接眾領袖,這種場合要是他們冒冒失失沖過去,說不定當場就給那十來個騎士當蒼蠅隨手拍掉了,也有可能是讓旁邊停著的X級裝甲當蟑螂順腳踩扁,基於好死不如賴活的原則,眾人只好停在門口盤旋,等待那些大人物寒喧完畢。

「喂,梅南,別人家的都帶足了人馬來,怎麼你家老爸什麼都沒有啊?」凱司好奇的問。梅南隨口說道:「喔,我家最擅長的就是防禦了,我父親雖然說打不過任何人,不過世界上也沒有任何人可以打傷他,所以不需要保鑣。」

「誰說的,保護罩難道可以擋刀劍嗚?」凱司不屑的說。

梅南聽到這話反倒一臉嚴肅的回應:「保護罩是沒有辦法擋下物理攻擊沒錯,但是我家祖傳的全方位保護罩就可以,而且我父親二十四小時都在周身設下這種保護罩,就算是偷襲都沒有用。」

「全·方·位·保·護·罩!」凱司的臉突然進發出耀眼的光芒,同時梅南也發現自己好像不應該說出這句話,但是凱司己經秉著物盡其用、人盡其才的原則,笑嘻嘻的說:「那以後我的安全交給你了,要是我少了一根毛,我就找你算帳!」

梅南刷白了臉,連連揮手說:「我可不是我父親,沒辦法隨時布下全方位保護罩,就算要用也沒辦法撐多久……」

凱司卻拍了拍梅南的背:「放心放心,利奧拉強得很,你只要在利奧拉干掉敵人之前,把全方位保護罩用好就好啦。」

梅南苦著張臉,深深覺得自己好像入了狼口的小羊……

相對於梅南和凱司的輕松笑鬧,利奧拉的心裡卻翻天覆地的,原本以為無望取回安瑟的項煉,自己還可以以這根本是不可能為理由,而不去拿回安瑟的遺物,但是此刻自己竟然恢復了功力,而安瑟項煉很有可能就在龍皇身上……利奧拉原本平復的心情又開始激動起來,幾乎想戴上面具,前去把屬於自己的東西拿回來。

「利奧拉。」

凱司臉色沉重的喊了利奧拉一聲,心裡大概也猜得出利奧拉在想什麼,但是要想從龍皇那拿回那條項煉?凱司可沒漏看了那十幾個銀紋以上的騎士,和三架X級裝甲戰機。被凱司這麼一喊,利奧拉才回過神,看到凱司那警告意味濃厚的眼神,利奧拉也只有歎了口氣,微微點點頭表示自己不會亂來。

「小娃娃,快快,大媽帶你們去工作啦!」

烈焰都還沒飛到,大媽就用那銅鑼般的嗓音在前方催促著,白天只好命烈焰快速飛到大媽跟前,才剛要落地,奇快的情況就發生了,十幾條龍停在外邊的龍群居然全都轉過頭來,看了人型的寶利龍後,都露出了疑惑的眼神,直到龍皇的那條白龍優雅的走了過來,然後對著利奧拉等人屈膝下跪時,眾龍才彷佛當頭棒喝似的,跟著白龍一齊下跪。

「哇靠,龍居然會下跪,這輩子還真沒看過。」凱司大驚,不過想了想又轉頭看著利奧拉說:「肯定又是因為你,你這家伙難不成是奇景制造機嗎?」

利奧拉低頭看著寶利龍問道:「他們為什麼下跪?」

寶利龍睜著一雙無辜的粉紅色大眼睛說:「不知道,大家就是會跟寶利龍下跪。」聽到這等於沒回答的回答,凱司忍不住戳著寶利龍那鵝蛋般光潔的額頭說:「難道是因為龍會有跟智商最低的同伴下跪的喜好嗎?J大媽這時才一副緊張兮兮的模樣沖過來,對利奧拉說道:「小娃娃,你快讓你的龍命令其他龍起來,要是被人看到這景象,事情就糟糕了。」

聽到這話,利奧拉平靜無波的眼底閃過一絲警戒,這大媽……

「寶利龍,讓他們起來,還有,讓那頭白龍過來解釋一下。」利奧拉卻還是沒有對大媽提出任何疑問,只是淡淡的對寶利龍吩咐。

聽到爸爸的話,寶利龍對眾龍嘶吼了幾聲,眾龍就紛紛互相看了一下,然後故做姿態的轉過身,不再往寶利龍的方向看來,但是那頭白龍的反應卻很奇怪,他像是受到什麼大涼嚇似的,龍嘴張得大大的,完全沒有剛才的優雅姿態。

凱司忍不住用肩膀頂了頂寶利龍:「喂,愛吃鬼,你剛才到底說了什麼?怎麼這條龍看起來好像快抓狂了?」

寶利龍得意洋洋的說:「寶利龍說,看什麼看!沒看過龍啊?沒看過不會看自己喔!」

「咬呀,小鬼你會說的話越來越多了耶,不過這語氣怎麼好像很熟悉呀?」凱司偏著頭想著自己到底是在哪裡聽過這樣的語氣。

眾人的日光一齊集中到了凱司身上,只有罪魁禍首還在思量這語氣到底像誰。寶利龍再度嘶吼起來,對象是那條白龍,對於爸爸說的話,寶利龍可是一向奉行到底的,當然,奉行到底最後是什麼樣的結果,那就不在寶利龍的小小腦袋考慮的范圍內。白龍聽到寶利龍的嘶吼,這才回過神來,閉上了大張的嘴巴,白龍優雅的對寶利龍點個頭,一個溫柔的聲音響起:「王子的主人,請問您想要我解釋什麼呢?」

聽到這句話,殺手快速的思考,王子的主人百分之百是在叫自己,而自己從頭到尾只有做了一頭龍的主人,所以「這頭龍」等於「寶利龍」也就等於「王子」,那麼眾龍下跪的原因,就是因為寶利龍是龍族的王子!利奧拉的臉色不禁一沉,他之前拒絕去當王子,可是現在反倒成了王子的主人……

「龍族的王子有什麼責任和義務嗚?」利奧拉索性這麼問,與其在未來的某一天突然發現,因為身為龍族王子的主人,所以他必須去完成什麼事情,那還不如現在就知道,至少……利奧拉忍不住臉色陰沉了一下,至少他可以先把眾多要完成的事情排好順序。對於這個問題,白龍倒是大愣了一下,然後有些吞吞吐吐的解釋:「世界上通常只會有一個人擁有我們神聖白龍族,就是龍皇帝國的龍皇,除此以外,龍族倒是沒有什麼責任,就是王子也沒有特別要做的事情,除非是龍族遭到滅族危險。」

很好,利奧拉的心情更是低落了,他的處境竟然從考慮要不要當龍皇帝國的王子,變成考慮要不要當龍皇帝國的龍皇了,以他的運氣來看,龍族很有可能會遭到滅族之災。

「咬呀,不管怎麼樣,小娃娃快幫大媽把肉烤熟,我們得在騎士出來之前,把他們的龍喂飽啊!」

看著利奧拉越來越陰沉的表情,眾人原本開始有點擔憂利奧拉,但是大媽卻突然高分貝叫著,把利奧拉的注意力全吸引回來,他有點疑惑的問:「喂龍?」

「是呀,在這個禮拜,我們要負責喂騎士們的龍,有什麼問題嗚?」大媽眨著一雙連眼皮看起來都像二頭肌一樣堅硬的瞇瞇眼,方正的國字臉逼近利奧拉,好像是軍隊中的長官在問底下的士兵,對命令有問題嗚?

縱使是利奧拉也不動聲色的退後了一步,搖搖頭表示沒有問題。

「很好!」大媽叉起腰大吼,然後說道:「利奧拉和我負責烤肉,其他人把龍帶到操場去,隨龍想停在哪就停在哪,但是要記住龍的位置,等等要到廚房來,拿肉送到龍的面前。」除了白天很有精神的答好以外,其他人都有氣無力的回應,然後各自打量哪條龍看起來溫馴一點,火龍是大家都避免的,要是不小心噴點火出來,自己可要變成烤肉了,而凱司則是直接繞過白龍,被寶利龍電就足夠了,他一點也不想嘗嘗成年龍的電流,清清則是光看到比烈焰還要巨大的龍,就己經嚇得躲在梅南的身後,到現在都不敢出來,唯有梅南的情緒好點,他可是擋下黑龍王秘羅的攻擊的人,只是……他還是離龍有一段距離,雖然不怕龍的魔法,他還是怕龍會一腳把他踩扁呢!

唯一真正不泊的,就只有日夜與龍相處的白天,只見他帶著縮小了的烈焰在到處認識「新朋友」,而對於眾龍來說,烈焰還是小男孩呢,眾龍自然對烈焰的態度也頗友善,身為騎士的坐騎,眾龍也對渾身上下充滿騎士風范的白天贊譽有加,不用說什麼,眾龍便安靜的跟著白天移動到操場去了。

看白天應付得挺好的,凱司三人也沒什麼擔憂,就打算跟著龍屁股走,確認好位置,再回來拿烤好的肉,唯有凱司在臨走前,突然頓了一頓,回過頭來對利奧拉說:「絕對不要離開廚房,尤其不准到會議現場去!」

利奧拉才想回答自己不可能到會議現場去,但是想起以往發生的種種「意外」,利奧拉只是靜靜的回答了聲:「我……盡量。」

雖然不滿意利奧拉的回答,不過凱司卻也明白,這命運就像是在玩弄他們似的,總有種種的意外逼得一連串的事件發生,這次又會是什麼呢?

利奧拉隨即轉身跟著大媽走,並在心下不斷念著,安瑟是重要的黟伴,她的遺物也很重要,但是眼前活生生的黟伴更重要,絕不能為了安瑟的遺物而連累了眼前的黟伴。大媽從不起眼的小門走進了繁忙的廚房,只是要烤肉給龍吃的兩人被大廚們分配到了最角落的位置,那甚至只是個燒水間,空間小得連大媽都進不去,只好把烤肉的工作讓給利奧拉做,大媽則站在門口遞生肉給利奧拉烤成半生不熟(這是龍最愛的熟度)。原本利奧拉還規規矩矩的用火來烤肉,問題是,每塊肉都差不多有半個利奧拉大,要把這麼大的肉烤到半生不熟相當需要時間,但是凱司四人卻在沒多久後就來拿肉,這時第一塊肉才勉強達到半生不熟而己。

利奧拉想把肉切小塊點來烤,但是大媽卻說不行,龍喜歡盡情撕咬肉塊,這樣大的肉己經嫌太小了,既然不能切小,而火再調旺的話,肉的表面肯定會燒焦的,利奧拉皺起眉頭,看了看左右的環境,這是個非常密避的燒水間,僅有一個位置頗高的窗戶,如果不是專門趴在窗戶上,是沒有辦法看到裡頭的情況。

利奧拉索性直接把爐火關掉,把大塊的肉拋上天空,紅光一閃,那半個身軀大的肉己經被烤得半生不熟,隨後利奧拉直接把肉丟了出去,又烤起新的肉,而這樣快的速度一開始讓大媽驚歎的探頭進來看了會兒,但並沒有阻止利奧拉這麼做,所以他也放下心來,大刺刺的把斗氣拿來烤肉。

期間除了凱司探頭進來說:「利奧拉,烤塊熟點的,我要吃。」

而利奧拉也丟了塊熟肉出去,同時說道:「記得幫我喂寶利龍。」

凱司則給了超級大白眼:「喂你個頭!你剛開始烤的十來塊全都是被你家的龍吃掉,你家的王子龍沒吃飽,其他龍連動都不敢動呢!」

上篇:第六章 腥風血雨     下篇:第八章 宣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