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第八章 宣戰  
   
第八章 宣戰

「小火球?小火球?主人來找你了喔!」

一個男子正用小跑步跑向操場,還一邊輕挑的喊著小火球,男子身上穿著一件白色金紋騎士服,繼承父親的一頭銀發,不同的是男子的是短發,至於眼睛則是和妹妹藍瑟琪相同的藍色眼睛,再掛上一抹輕松的笑容,他看起來讓人感覺十分舒服。

雖然遲遲找不到自個兒的龍到底在哪,不過男子看起來一點也不在意,他只是找個理由溜出來罷了,在男子看來,外頭陽光暖洋洋的,再搭上帶著一絲清涼的微風,不出來散散步,卻窩在建築物裡的行為簡直是愚蠢!

當然,這話可不能說出來,不然豈不是罵到自己的父皇和皇兄!罵到皇兄還沒什麼關系,父皇可不能隨便罵。男子輕笑起來,又開始輕聲喊著:「小火球啊,小火球,你到底在哪裡呢?要跟主人玩捉迷藏嗎?」

「你找小火球啊?」

推著滿推車肉的凱司剛巧路過,不停斜眼往這名男子瞄過去,心裡想著這真是那陀「很大陀」偏偏還叫做「小」火球的火龍的主人,還是只是個腦神經受損,剛從精神病院跑出來的瘋子?

不過一個瘋子應該是不太容易弄到金紋騎士服,凱司只好不情願的承認這個笑得像個白癡的人真的是小火球的主人,基本上,剛才光聽到那頭龍自報自己叫做小火球時,凱司就覺得它的主人的腦神經應該哪裡有問題,至少,取名字的那部份腦似乎受損的很嚴重。

「嗯?你知道我家小火球在哪?」男子總算收起了輕松(也被凱司稱為白癡)的笑容,他好奇的看著旁邊一點都不畏懼他的男孩,正常人看到金紋騎士不是該尊敬些嗎?

「知道啊,我還正要送肉過去,勉強幫你帶路啦!」

凱司推著滿車肉,非常怠工的慢慢走著,反正剛才梅南和清清己經先沖過去了,而且大媽也說了,別送的太快,以免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不是嗚?所以凱司就正大光明的怠工了。男子這下更好奇的,這男孩當真一點都不尊敬他耶!身為龍皇帝國的三皇子,年紀輕輕又當上了金紋騎士,這輩子還真沒不被尊敬的日子,但是生性隨和的他卻也不生氣,只是感到好奇罷了。

而基本上,凱司並不是故意這樣,他的心底或許從沒尊敬過誰,不過為了避免麻煩,他表面上的功夫是絕對不會少的,只是最近見過的大人物實在太多,第一個見到的大人物就是X級通緝犯米哲瑞,接下來是實力不明但保證強大的校長巴巴理斯,唔……公士藍瑟琪勉強算上一個,後來是黑龍王秘羅,接下來是黑暗騎士血狼,而光明騎士蘭斯洛特更是三番兩次的來找麻煩,後來又惹上了繁花似錦,見到了其身為金紋的頭頭——劍蘭……比起上面那串東西,一個金紋騎士算什麼?凱司連蘭斯洛特都不給好臉色了,還威脅過校長,和血狼稱兄道弟,去救劍蘭要殺的人……


「術士?術士?你叫什麼名字,我總不能一直叫你術士吧?」男子喚了凱司好幾聲。

「凱司。」凱司懶洋洋的回答。

「喔,凱司啊。」男子笑了一會,見凱司沒有反應才又問:「你怎麼不問我叫什麼名字?」凱司白了男子一眼:「多知道一個名字就多一個麻煩。」最近在他面前報名字的全都是些大麻煩!

男子好似有點點尷尬,但又哀求的說:「你問我嘛,問我叫什麼嘛!」

靠!要考金紋騎士都不用測智商的嗎?凱司臭著一張臉,但看在衣服上那幾條金紋,他勉勉強強的開口問:「那你到底叫啥?」

聽到凱司終於問了,男子很是興奮,直起背脊,挺起胸膛,頗有威嚴風范的宣布:「我就是卡布奇諾。卓根。」

男子說完,就保持著威風八面的模樣,不時瞄著凱司,看到凱司果然是一臉的呆滯,男子以為他被自己的姓氏嚇到了,畢竟以卓根為姓的,就只有龍皇帝國的龍皇和其子嗣而己,就算眼前這男孩是個術士,對自己的金紋騎士身分不以為然,那總會對自己的皇子身分震驚不己吧!

「你的哥哥該不會叫……拿鐵之類的吧?」凱司一臉「應該不會吧,我只是隨便說說」的不在乎模樣。

「你知道啊,我二哥就是拿鐵!」卡布奇諾一臉興奮的說,滿臉的「原來你知道我們三個皇子的名字」。

「二哥?那就是還有大哥了?」凱司大大的震驚,而後思考了一下,非常懷疑的問:「你大哥是……摩卡?」

「沒錯沒惜。」卡布奇諾用力的點著頭。

原來取濫名字是一種會遺傳的病,凱司開始同情起某個把自己的招式叫做「失敗的演講」,副名「滿天雞蛋亂砸」的家伙。

(米哲瑞突然渾身發顫:誰?是誰偷偷對我用窺心術?)

「唉,節哀順變。」凱司同情的拍了拍卡布奇諾的肩膀。

原本期望看到尊敬或崇拜眼神的卡布奇諾,怎麼也沒想到凱司是這種反應,當場嘴角有些抽搐,而後反應過來的時候,凱司竟然己經走遠了,卡布奇諾連忙跟了上去。凱司一邊走著,一邊撕下吃著利奧拉烤的熟肉,把怠工兩字發揮到淋漓盡致,而卡布奇諾也跟了上來,有點驚訝的問:「你怎麼在吃這種東西?這不是給龍吃的肉嗚?你不知道給龍吃的通常是不熟的肉嗚?」

凱司的反應非常直接,他直接撕下一塊肉,塞進了卡布奇諾的嘴裡,而後者從一臉尷尬的要吐不吐的表情,然後舌頭發生效用,告訴他嘴裡的肉又嫩又香,卡布奇諾終於嘗試性的嚼了幾下,然後他的臉上出現了「天啊!怎麼會這麼好吃?我怕我以後吃不到怎麼辦!」的表情。卡布奇諾吃完嘴裡的肉後,主動的撕了好幾塊肉,滿臉感動的吃完它們,還舔舔手指後問道:「這肉怎麼會這麼好吃?看起來明明就像烤過而己。」

「這是用一種特別的手法烤成的。」凱司的眼睛閃過一絲精光,開始對著眼前看起來笨笨的家伙:「你以為這是普通的烤肉嗎?這可是最上等的肉,提供肉的動物從小就生活在充滿音樂、整天有人幫他們馬殺雞的良好環境,吃的都是在純淨的平原上種植的玉米。而動物在宰殺後馬上就把肉送過來,接下來才是真正的重點!我們的烹調法是絕對機密,但是可以告訴你一點點,就是『瞬間的高溫』,在零點零零一秒內把整塊肉烤熟,所有的肉汁全都不會流失,肉也沒有被長期烹調破壞,所以才能弄出這麼好的烤肉啊!」

卡布奇諾張大了嘴,聽得津津有味,心底還想著,想不到小火龍吃得比我還好啊!凱司得意洋洋的說:「要不是我和廚師熟得很,他才弄了這塊熟肉給我,要不然你還吃不到呢!喂,這麼絕頂好吃的肉,我就便宜賣給你吧,就算……五十個金幣好啦,劃算吧?喂,就算不買,你也得付你剛剛吃的那幾口!至少要十個金幣!」

卡布奇諾愣愣的聽著,抓了抓後腦杓後,撥下自己的袖扣說道:「我沒帶錢出來,這樣吧,這個抵錢好嗎?」

凱司懷疑的打量這個袖扣,袖扣看起來挺古樸的,材質有點像木料,但是秉持著不拿白不拿的原則,凱司還是一把搶過那個袖扣,嘴裡還得了便宜還賣乖:「好啦,好啦!算我虧點,就拿這個好了。」

卡布奇諾笑吟吟的說道:「那個給你,你可要幫我介紹廚師喔!」

「免談!」

凱司用力的擦了擦袖扣,袖扣的確是木料做的,圓形的袖扣上還刻著圖案,背景是一條龍,而前方還插著一把寶劍,根據凱司的記憶,這圖騰好像是某帝國的皇室徽章,啊!卡布奇諾·卓根……卓根!

凱司整個身體僵住,同時臉黑了一半,聲音有點發抖的問:「藍瑟琪小姐是您的什麼人啊?」

「藍瑟琪是我唯一的妹妹啊,你認識她嗚?」卡布奇諾這下更好奇了,眼前的少年居然還認識自家的妹子。

我去他媽的什麼濫運氣……?什麼龍皇帝國的三皇子不好好開會,會拌著白癡似的笑容到處亂跑?凱司再三又四加玉的詛咒上天,但最後還是不得不掛上自己最虛偽的笑容,然後轉身看向那枚皇子:(奇*書*網^.^整*理*提*供)「三皇子殿下打算去看看自己的龍嗎?讓小的為您帶路吧?」

「呃?」卡布奇諾沒想過居然有人前後的臉孔可以差這麼多,剛才還像是剛剛開學的學生一樣懶洋洋的,現在居然變成了認真工作的老鴇,把諂媚和無恥兩字發揮到極限。卡布奇諾在驚嚇期過後,也順勢說道:「好呀,你帶路,不過我比較想去找廚師耶!」凱司的臉暗了一下,又堆起滿臉笑容:「廚師有什麼好看的,不就都肥肥短短,挺個大肚,還沒什麼頭發嘛!皇子殿下還是不要傷害你自己的眼睛吧!」

卡布奇諾看著凱司大笑起來:「聽你這麼說,那名廚師肯定是又高又瘦,四肢修長,還有一頭柔順美麗的頭發吧!」

被、被發現了!凱司整個人僵住。

凱司日瞪口呆的表情更讓卡布奇諾十足肯定那名廚師絕對是個大·美·女!一個會做出一桌好萊的高挑纖細美女不正是自己的理想嗎?卡布奇諾決定自己肯定不放過這個機會,美女呵,美女,我來了。

凱司原本還有點擔心這皇子是不是在辦豬吃老虎,事實上早就從蘭斯洛特那裡知道了一切,不過這表情實在……讓人完全不用猜測就知道卡布奇諾在想什麼,看看他,瞇彎了眼睛,還笑得一臉淫蕩,沒事還轉個圈做出跳舞的樣子,嘟起嘴想親人的德行讓人不由得想狠狠的打一巴掌下去。

白癡都知道這家伙在發春!凱司嫌惡的看了卡布奇諾一眼,正巧卡布奇諾隊復正常,凱司的嫌惡馬上變成滿臉堆笑,卡布奇諾則是直接說道:「你不帶我去看廚師,我就自己到廚房去找!」

凱司這下真的變了臉,要是被人看到利奧拉拿斗氣烤肉,這可就不妙了……當然,不妙的不是斗氣烤肉這回事(基本上凱司認為,眼前這家伙要是知道斗氣可以烤好吃的肉,他肯定第一個用!)而是利奧拉的實力會被人窺見。

「不行!」凱司面容嚴肅的說,不等卡布奇諾回答,凱司又接著說:「你想想,一個美女穿著丑丑的圍裙還冒著滿臉汗水煮萊的場面,她怎麼肯讓一位王子看到的?」卡布奇諾大點著頭,女人愛美的天性他還是了解的。

「所以……」凱司的眼珠骨祿祿的轉:「舞會上見吧!你給我一張邀請函,我幫你帶給那位廚師。」

卡布奇諾大點著頭,同時說道:「不用邀請函了,拿我的袖扣就是了,我會吩咐門口的人放行,你和那位美女一起來吧,不然我也不知道是哪位。」

凱司認真的點點頭,心想最多把清清拉去就是了,反正誰也不知道清清到底會不會煮飯,而且清清還是商濟龍頭的女兒,和這王子不正剛好門當戶對嗎?

「太好啦!」卡布奇諾歡呼了起來,同時也臉色大變想到:「糟糕,我沒想到會遇到夢中佳人,居然沒帶我的禮服,不行,得趕緊去買一件!」

說完,卡布奇諾當真炫風般的往學院大門沖去,還回頭對凱司喊道:「記住喔!晚上的舞會我會等你的,不見不散喔!」

凱司認真的點點頭,而卡布奇諾則高興得又跳又蹦的歡呼,當卡布奇諾消失在學院大門時,凱司真正露出了他無比嫌惡的表情,同時發現到周圍的學生都用一種異樣暖昧的眼神看看他,又看看卡布奇諾離去的方向。

「看什麼看!沒看過男人啊?沒看過不會看你們自己喔!」

相對於凱司遇上了三皇子,利奧拉似乎同樣也沒好事,他正機械似的用斗氣烤著肉,但是心中卻突然傳來寶利龍著急的呼喊,一聲聲的爸爸讓利奧拉皺緊眉頭,利奧拉在心中問著:(寶利龍,怎麼了?)

(爸爸,嗚嗚……有壞人在欺負寶利龍啦!他要把寶利龍帶走啦,爸爸快點來!)說完,寶利龍就只是一昧的哭,也沒回答利奧拉問的壞人是誰等等的問題,利奧拉心中一急,顧不得對凱司說的話,一個轉身,就要走出小小的燒水間。

然而大媽卻擋在門口,而且絲毫沒有讓開的意思,利奧拉抬頭看著大媽,大媽這才歎了口氣說道:「平常好好在學院待著,你都能惹上一堆麻煩,現在學院到處都是真正的麻煩,你確定你想走出去?」

利奧拉緩緩的抬頭,一雙銀眸似乎不再逃避,磊落的看著大媽的眼:「不出去,難道要水遠待在這嗎?」

「只要你有覺悟去面對一切困難,大媽是巴不得你出去。」大媽露出牙齒笑道,但隨即又沉下臉:「但如果你遇到困難便想退縮,那還是乖乖待在這裡吧。」

利奧拉想起了自己到目前的所作所為,自己口口聲聲答應安瑟,不逃避自己和她相遇的意義,但是自己卻冀求過得平凡的日子,說不逃避,但其實自己在離開安瑟後,不正是一直在逃避嗎?他逃到異世界,逃到學院,甚至逃到黑暗一條街……只是諷刺的是,他越是逃就越牽扯進去,如果逃不掉的話……

就正面迎擊,打倒對手!利奧拉的銀眸進發耀人的光彩,冷靜而沉穩的聲音對大媽說道:「我要走出去,而且不會再回來了」

大媽欣慰的點點頭,同時讓開身子:「是呀,是呀,你可不是個烤肉廚師的料,出去吧,小娃娃,去找屬於你的天空。」

不知怎麼著,面對大媽那慈祥的眼神,利奧拉的心頓時流過一道暖流,認真的對大媽點點頭後,利奧拉真正走出了狹小的空間,走出廚房後,見四下無人,利奧快速的脫去術士袍,露出底下的銀紋騎士服,再戴上銀面具後,利奧拉把術士袍塞到旁邊的樹上,毫不猶豫的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往寶利龍的方向飛掠而去。

一個速度取勝的殺手在全力沖刺之下,速度是非常驚人的,甚至在經過人的時候,那人也只是感覺到一陣微風經過,完全不知道剛才有個人幾乎和他擦身而過,利奧拉瞬間就到達了寶利龍的所在地,也發現了現場的情況。

幾個銀紋和金紋的騎士正圍繞小龍型的寶利龍,而其中一個金紋甚至正在怒斥寶利龍,寶利龍正委屈的大哭呢,同時拚命喊著:「不要!不要!寶利龍不要跟你們走,寶利龍也不要換主人!不要啦,嗚……」

「胡鬧!你身為神聖白龍,應當選我們龍皇皇室中人為主人,豈可隨便認外面的人為主!」一個穿著黑色金紋騎士服的男人怒氣沖天的說。

「唉,雖然早有所聞,這屆的神聖白龍性格幼稚,絲毫沒有神聖白龍的沉穩,但是沒想到會做出這麼嚴重的惜誤……」另一個騎士搖著頭感歎著。

「真是糟糕啊,這屆的神聖白龍似乎不足以擔當重任。」

聽到這話,雖然一知半解的,但是寶利龍總算也知道這些人正在罵自己,粉紅色大眼裡滴出更多的眼淚。

除了圍繞著寶利龍的眾騎士,利奧拉赫然發現旁邊還有自己的同伴,但真正令他驚訝的是,白天竟然是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模樣,清清則是趴在白天的胸前,肩膀一抽一抽的,很明顯是在哭泣,而梅南卻用利奧拉從未見過的可怕憤恨眼神瞪著那些圍繞著寶利龍的騎士們。事情至此,利奧拉幾乎很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大概是那群騎士發現了寶利龍的真實身分,就上前要帶走寶利龍或者是逼寶利龍另選主人,白天不但重騎士精神,也很重朋友義氣,自然不會任由他們欺負寶利龍,但是白天是一個藍紋騎士,怎麼可能是眼前的金紋和銀紋騎士的對手,自然只有落敗的下場。

看到自己的同伴因為要保護自己的龍而受傷,利奧拉的心情比自己受傷更糟糕,他快速運起血飄真氣,輕盈的身體瞬間到達寶利龍的身邊,提起寶利龍後又瞬間離開,期間雖然有幾個金紋騎士看見他,但卻完全來不及阻止,只能任憑利奧拉帶走寶利龍,然後退到了白天等人的身邊。

「利……銀假面!」梅南吃驚的看到利奧拉突然出現在他們眼前,手上還提著寶利龍。一開始的震驚過去,梅南毫不遲疑的對利奧拉喊:「銀假面!給他們一點教訓!這些家伙、這些家伙不但打昏了白天,還因為清清要遙控裝甲來,就打折她的手腕。」聽到這話,利奧拉的眼神一緊,眼角瞄向了清清的手,果然,清清的右手腕是青紫一片、腫得像饅頭,眼看是折了,同時清清也抬起頭來,哭紅著眼對利奧拉說:「我沒有關系,可是白天的劍被他們打斷了,烈焰也被他們重擊暈倒了,白天好傷心,利、利……大哥你要幫白天報仇!」

聽到清清的話,利奧拉這會真的怒了,眼眸中燃著恐怖的焰火,但他沒有多說,只是把寶利龍放到梅南懷中,對他說道:「梅南,用保護罩,我不會讓任何物體攻擊傷到你們。」雖然對面有兩個金紋騎士和五個銀紋騎士,梅南也毫不懷疑利奧拉的話,更相信利奧拉絕對會替他們討回公道,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支撐好保護罩保護同伴,讓利奧拉無後顧之憂,梅南念起了咒語,那時間水藍色的保護罩牢牢的把同伴們罩住。

「你?一個銀紋騎士?」最前方的銀紋騎士露出了恥笑的表情,眼前的男人雖然戴著面具,但仍可以看得出他的年齡不超過三十歲,頂多是剛進入銀紋,銀紋騎士露出了微笑,他可是己經進入銀紋十年的資深騎士。

「二皇子殿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銀紋騎士就讓我一個人來對付吧?」銀紋騎士轉身對被圍在中間的拿鐵二皇子恭敬的提出對付眼前騎士的懇求,拿鐵的眼神卻直盯著利奧拉臉上的銀面具,神情顯得頗有些古怪,但是他想了一想,仍揮手允許了那個銀紋騎士的請求。

那銀紋騎士意氣風發的朝利奧拉走去,心裡想著要如何才能打敗這對手,同時顯得輕松自在,贏得漂漂亮亮!但他絲毫不知道,拿鐵早己知他必敗,只是派他上去探探銀假面的實力,畢竟,那個光明騎士蘭斯洛特是這麼說的啊,銀假面是他看過最厲害的武學天才,就天資來說,絕對遠遠超過拿鐵,甚至凌駕於蘭斯洛特本身。

看到那銀紋騎士上前,利奧拉倒是一點都不在乎,早打獨斗,他敢保證現場沒有人是他的對手,群架,非常剛好是殺手的強項,除非這些騎士能夠默契十足的合作,否則沒有打敗他的可能,但利奧拉知道,或許默契好的騎士可以排出非常好的聯合陣勢沒錯,但絕對不會是眼前這些金銀紋,強者總是自以為天下無敵,哪會和其他人聯手排什麼陣勢呢?利奧拉抽出碎銀,卻有些沖動想讓碎銀出鞘,因為眼前的這些人傷了他的同伴——他唯一有歸屬的地方。

那個銀紋騎士也撥出了自己的寶劍,放出自己引以為傲的銀紋斗氣,邊緣都有些變色了呢,想來自己離金紋或許也不過就十年的功夫吧?

利奧拉終究克制住了自己的沖動,碎銀不出鞘才能讓自己打得更痛陝,不用怕誤殺了眼前這該死的騎士,他稱得上騎士嗚?利奧拉想到白天,他,才是真正的騎士!

「我,銀紋騎士克拉卡在此對你提出騎士決斗。」銀紋騎士不情願的對眼前的人說出騎士決斗的禮貌詞。

「我接受。」

這句話彷佛宣判詞似的從利奧拉口中慢慢說出,對面的銀紋騎士甚至不禁因這三個字而顫抖了一下,這人的話語怎麼會帶股寒氣?

一說完我接受,利奧拉眼中光芒一閃,銀紋騎士甚至還看到銀假面站在原地,但是怪的是自己的跟前怎麼也有個銀假面?還在疑惑的時候,碎銀早就擊上了銀紋騎士的全身,沒錯,就是全身,銀紋騎士只覺得自己全身上下都被猛烈打擊,甚至分不出哪邊先被打到,哪邊是最後被打到,喔,錯了,最後倒是知道的,因為利奧拉的手掌最後重重落在銀紋騎士的腹部,將他整個人擊飛出去。

飛的方向就是那群騎士站立的地方,甚至就是直直拋向拿鐵,而幾個騎士連忙上前幫皇子擋下銀紋騎士的身體,當第一個人擋住時,馬上發現情況不對,自己竟擋不下,只好馬上用整個身體去擋,卻又把雙手架在左右兩個騎士上,而這兩名騎士也馬上發現同伴的窘況,聯合撐住了銀紋騎士的身體,但三人合擋之下,竟然還是退後了一步!

拿鐵的眼神只能用恐怖來形容,眼前的銀假面甚至還沒有發出斗氣,居然就把三個銀紋騎士逼成這副模樣,難怪蘭斯洛特說這人的實力深不可測,若是他全然放手戰斗的話,就是蘭斯洛特自己都沒有把握打得贏,這話竟然是真的?

利奧拉的眼神一冷,手指直直的指向對面所有的騎士:「我,銀假面在此對你們所有人提出騎士決斗!」

這話震涼了現場所有的騎士,拿鐵以外的另一名金紋騎士怒不可遏的對銀假面吼道:「小小銀紋竟敢對金紋桃戰,甚至還同時桃戰這麼多位騎士,簡直不把騎士位階看在眼裡!」利奧拉筆直的站著,臉上泛起奇異的笑容:「怎麼?擔心這麼多人打我一個還會輸,臉上掛不住嗎?J現場的金紋和銀紋騎士哪裡受得了這種汙辱,紛紛撥出了自己的寶劍,唯有一個人不為所動,就是一皇子拿鐵,知道眼前的人實力或許不在蘭斯洛特之下,他豈會和這種人開打,龍皇帝國皇子是不允許失敗的!

「不行!」拿鐵出聲對眾騎士們喊道:「騎士精神不容許我們圍攻一個人,這次就算了吧!父皇還在這個學院中,我不想引起事端,就此住手吧!」

另一個金紋騎士臉色鐵青,但仍聽從拿鐵的命令,憤憤的把寶劍收起來,同時對利奧拉喊道:「這次算你幸運,皇子寬宏大量放過你。」

利奧拉卻甚覺好笑,或許眾家騎士背對著拿鐵,沒能看到他的表情,但利奧拉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拿鐵剛才那帶著畏懼的表情可是騙不了利奧拉的,看來這二皇子的確知道他的實力。要這樣放過他們嗚?利奧拉還在思考著,但是怪異的情況卻發生得非常突然,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布滿了烏雲,其中還不時傳出悶雷,接著,閃電猛然打下,正巧打在利奧拉和拿鐵等人的中間無人地帶,眾騎士們也發現情況不對勁,紛紛撥出寶劍,發出金銀兩色的斗氣。拿鐵則在發出斗氣保護自己後,對利奧拉大吼:「你在搞什麼鬼?想對身為龍皇帝國二皇子的我動手口馬?」

對魔法所知大概只有自己連瘀傷都治不好的治愈術,利奧拉哪裡知道現場是什麼狀況,只有回頭看看同伴的情況,只見梅南雖然滿臉疑惑,但保護罩仍是完好無暇,對於梅南的保護罩,利奧拉的信心不下於自己的武功,也就不擔心同伴會被閃電所傷,而專心觀察這奇異的現象。

周圍的人群也開始騷動起來,阿卡蘭學院,甚至是全阿卡蘭首都都看到這驚人的景象,一大團漆黑如墨的雲聚集在阿卡蘭學院上方。

「我,黑龍王秘羅今天駕臨此地,要對全世界宣告,我將率領裝甲與偉大的魔法師們向全世界宣戰!」

全阿卡蘭首都的人都見到了這一幕,黑龍王秘羅那巨大得足以媲美山岳的身體攏罩在天空中,頓時白天變成了黑夜,黑龍王那閃爍的鱗片如星辰般美麗,巨大的龍爪似乎可以輕松的撕裂天空,巨大、美麗和恐怖的威嚴,正對世界宣告黑龍王的強悍,也宣告和平的結束。一道彷佛將天空分為兩半的巨雷打下,早己探知巨雷位置的利奧拉快速的後退,退進了梅南的保護罩之內,同時梅南也把保護罩的強度瞬間增高到極點,硬是扛下了這擊雷擊。對面的騎士可沒有利奧拉那樣的速度可供他們逃難,也沒有像梅南那樣的好黟伴能夠硬扛下那道雷擊,在刺目的雷柱之中,不斷的傳來騎士們痛苦的哀嚎,甚至有幾聲聽起來淒厲無比,彷佛要道盡死亡的恐怖和悲慘。

利奧拉是個殺手,他可以很清楚的分辨出,人在死亡前的哀嚎,在巨大電柱籠罩十幾秒後,利奧拉很肯定對面……肯定沒有人生還了!

秘羅……變得更強了,這一擊己經強得有些不可思議了!利奧拉完全感受到這一擊的可怕,這巨大的能量甚至讓殺手微微戰栗起來,就算自己沒有對安瑟許下不殺承諾,自己恐泊也無法打贏秘羅,甚至是還差得有點距離了。

利奧拉十分擔憂的看向梅南,這能殺死金紋騎士的能量,梅南當真扛得下來?但是怪的是,梅南非但沒有露出吃力或痛苦的表情,而顯得非常的疑惑,他似乎想對利奧拉說什麼,但因為專心用魔法卻又沒有辦法說話。

利奧拉雖然不知道梅南在疑惑什麼,但看到梅南並沒有吃力的模樣,也就暫時放下一顆心來。過了一會兒,一道沉痛的聲音響起:「我兒,拿鐵啊!」

利奧拉感覺到另一股強大的力量擊向上方,而隨著這股力量的擊去,巨大的電流也消失無蹤,這時利奧拉等人才能看到外面的情況,只見龍皇、巴巴理斯和商濟統領等人都站立在不遠處,眾人的臉色都難看得無與倫比。

龍皇清秀的臉上事是充滿著哀傷和痛苦,一個男人走到拿鐵焦黑的屍體面前,難以置信的拿起屍體上的一條項煉……一條龍十字項煉。

「二皇兄……」拿著項煉的男人正是剛才凱司遇到的卡布奇諾,他滿臉的難以置信,但是手中的項煉卻又鐵證如山,眼前這具了無生機的屍體的確是龍皇帝國的二皇子拿鐵。利奧拉則是大大的震驚,為了那條龍十字項煉,那條安瑟的遺物,這時利奧拉終於明白自己有多麼難以忍受項煉離開身邊的感覺,之前見不著它也就罷了,挺多感覺到有些空虛,但是現在項煉就在眼前,利奧拉對那條項煉的情感終於整個爆發出來,多麼、多麼想把它戴回自己的胸前……但利奧拉知道眼前的情況絕對不容許他這麼做,利奧拉也只得低下眼瞼,讓拳頭緊握到指甲都掐進了肉裡。

這時,龍皇抬起頭來,對高空的秘羅沙啞的說:「秘羅,你對我諸多為難,我都毫無怨言,畢竟是我的錯誤決斷讓白蕊——你的妻子失去了生命,但是你為什麼遷怒別人?為什麼要殺死我無辜的孩子和十幾個騎士?你已經失去了龍族的驕傲嗎?」

高空中的秘羅卻發出震天的笑聲許久,才停下來說道:「白蕊算什麼?當我征服世界的時候,一切都是我的!」

「好不講道理的一條龍!」紅衣領統怒極斥罵著。

而秘羅卻毫不留情的擊了一發閃電過去,這時,高雅的紫光擋住了這發閃電,眾人這才發現原來龍皇的斗氣竟也是特別的顏色——紫色。

龍皇的臉色沉了下來:「黑龍王秘羅,若你再不覺悟,龍皇帝國將對你下達狙殺令!」秘羅卻俯視著眾人說道:「來吧!所有人,你們將發現我的同伴比你們想像的更多,你們之間充滿了背叛者,誰才是你們的同盟,誰才是背叛者,你們只有到地獄問冥王才能知道了。」

此話一說完,底下的人都來不及反應時,黑龍王就一如他突然的出現,現在又突然的消失,只剩下滿天晴朗的天空,和少許來不及散去的黑雲點綴在藍色白雲之間。

「爸爸!」

寶利龍的一聲呼喚喚回了利奧拉的注意,但是當利奧拉看向寶利龍時,卻發現寶利龍並沒有看著他,而是看著天空中的幾朵不祥的黑雲……

下集預告:為了拿回龍十字項煉,利奧拉毅然決然采用了凱司大膽得嚇人的計畫……戴上長假發,畫上妝,穿上美麗的長裙禮服,這、這是什麼鬼計畫?居然讓殺手變成了……一個美女?(清清掩面哭泣:嗚∼我不要活了,利奧拉大哥居然比我還要漂亮!)

利奧拉一行人在足以殺死金紋騎士的電流中毫發無損,而秘羅之子寶利龍又是銀假面的龍,再加上秘羅的背叛者之言,利奧拉一行人好像有種……跳到漂白水裡都漂不乾淨的感覺。拿回龍十字項煉,孰知龍十字裡的快異聲音居然告訴他們要知道真相,就回到利奧拉的世界去找……安瑟!?

上篇:第七章 斗氣烤肉法     下篇:第六集 暫時的別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