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第一章 洗不清的嫌疑  
   
第一章 洗不清的嫌疑

「所以說,你們和龍皇剛葛屁的兒子起了沖突,半途秘羅就沖出來斃了他們,還順便跟全世界宣戰?最後寶利龍還好死不好對天空喊了聲老爸,結果我們就被判在洗清嫌疑前不得離開阿卡蘭學院!」

凱司簡直有種想抓狂的感覺,有沒有搞錯啊?怎麼他才偷懶一下下,回來的時候就被告知說他變成了恐怖份子,還被監禁在阿卡蘭學院?

凱司猛站了起來,沖到梅南的面前狂搖著他:「搞什麼鬼!你老爸不是阿卡蘭首相嗎?叫他罩我們一下不就好了嗎?」

梅南卻一反常態,一把掙脫凱司後,坐到了遠處,臉上帶著冷漠的神情道:「我父親就是這樣,什麼事情都比不上國家重要,就算嫌疑犯是他兒子,他也不會放水的。」

對於梅南異常的反應,凱司愣了會,但是馬上又火燒屁股的跳到清清的面前,清清全身抖了起來:「我、我媽媽在三大統領裡面是屬於開發裝甲的,她、她從來不管其他事情,現在也沒辦法管。」

眼見這兩人都當起了縮頭烏龜,莫名其妙被卷進去的凱司氣到口不擇言的罵:「反正你們兩個就是不管就對了!你們倒好啊,就憑你們兩個一個是首相之子,另一個統領之女,根本沒有人會想動你們,最後倒楣犧牲的肯定我們這些沒後台的平民百姓!」

聽到這話,梅南猛然轉過身來面對凱司,而清清也握緊拳頭站了起來大聲喊:「凱司,你怎麼這麼說,我、我和梅南一直都和大家在一起的呀!不管多危險的地方我們也沒有退縮過,凱司這樣說太過分啦。」

梅南也臉色難看的走到清清旁邊,雖然沒說半句話,但是看他那氣憤的神色就知道,梅南也因為凱司的話而生氣了,被兩人盯著的凱司雖然有點點感到抱歉,但是卻也不肯退縮,畢竟他說的可是實話,在這樣下去,被犧牲的肯定是他和利奧拉再加上白天,除非後者有不知名的隱藏身份。

「你們別吵架啊。」白天猛然從床上爬起來,腦袋雖然仍然昏沉沉的,但是卻也知道三人現在正在鬧脾氣,他撐著有些虛弱的身體,硬是擠進雙方中間,想勸勸雙方。

「白天!」凱司氣急敗壞的說:「難道你有後台嗎?」

白天愣了愣:「後台?沒有。」

凱司大吼道:「那你干嘛阻止我?要是不解決這事,誰知道我們哪時會被推上死刑台啊,這次可是來真的了,不是有正義有熱血,還是用什麼騎士榮耀發誓,大家就會相信我們。」

白天皺了皺眉,有點虛弱的回答:「那我們好好坐下來談就是了,不要對自己同伴生氣。」

「我哪能不生氣!這兩個家伙根本不懂我們三個人的處境有多糟糕!」

清清聽到凱司一再的說,心底是又急又氣,連自己都搞不懂自己到底是氣自己還是氣凱司,而梅南也煩得很,心下明白凱司說的對,但是卻又氣惱他認為自己和清清是置身事外,而面對清清和梅南的一再欲言又止,凱司最後索性「哼」的一聲,爬到自己的床上卷起壽司卷,只露出一頂綠油油的頭發,不再理會他們兩個。

眼見房裡氣氛越來越糟糕了,白天又也只得強撐著病體,找最後一個援助,雖然說白天自己對這個援助也根本沒多少信心。

「利奧拉,你也出來說句話吧,別讓他們吵下去了。」白天的聲音聽起來已經有暈倒的跡象了。

利奧拉原本一直靜靜坐在自己床上,寶利龍正呼嚕的趴在他大腿上睡覺,利奧拉一邊輕撫著寶利龍的頭,一邊望著窗外,他看起來像在發呆,但是銀色的眸中卻時不時閃動著光芒,直到白天的話響起,利奧拉才平靜的轉過頭來,牛頭不對馬嘴的丟了一句威力十足的話語。

「我要拿回龍十字項煉。」

聽到這話,白天一時氣上不來,直接暈倒,幸好後面就是凱司的床,倒也剛好躺回去休息。

梅南和清清的表情一致,兩人的下巴都有掉下來的危機。

凱司一個翻滾解開了壽司卷,一個跳躍跳到了對面利奧拉的床上,一個伸手抓起了利奧拉的領子,然後一聲怒吼:「你瘋啦!」

「一定要拿回項煉。」利奧拉直視著凱司的眼睛,輕聲的問:「你幫我嗎?不幫的話,我們還是分道揚鑣吧,以免我會拖累你們。」

凱司死命盯著利奧拉那雙銀眸,卻找不出絲毫的猶豫,他心知眼前的殺手是來真的了,事情到如此糟糕的境界,凱司反倒冷靜下來,放開了利奧拉的領子,一鼓腦兒坐到殺手旁邊,從一只被踩了尾巴的憤怒貓兒又變回了曬太陽的懶洋洋肥貓。

清清和梅南互相對看了一眼,也慢步走到利奧拉的床邊坐了下來,不算大的單人床上硬是擠進了四人一小龍,四個人的手腳都免不了相碰在一起。

「那個……看看情況如何吧,真的不行的話,頂多我們去纏校長,讓他帶我們跑路吧?」梅南的臉色也緩和下來,有點試探的問凱司。

清清也連忙插嘴:「對、對啊,最多跳進清清的黑洞,那就再也沒有人找得到我們了。」

其余三人都臉黑了一半的轉頭看清清,凱司更是挖苦的說:「是呀,說不定我們會直接到地獄報到,龍皇他們還可以省下不少死刑費用呢。」

清清有些委屈的念:「上次秘羅就沒事啊。」

凱司給了個大白眼,手指在清清眼前比了個一:「第一,那是秘羅身為龍族,皮厚肉粗,所以沒被空間亂流撕成一片片的回來,第二,你想想,我們這群惹禍小組有過好運氣嗎?憑我們沒斷過的噩運,我看到時候是被直接傳送到牢裡關起來。」

「我贊同凱司的話。」梅南露出一副心有余悸的臉,自從認識了利奧拉和凱司,恐怖的倒楣運從來沒斷過。

「什麼嘛。」

清清氣得捶起凱司和梅南,而後兩者根本不怕清清那粉拳,只是哈哈大笑的任她捶,直到凱司笑著喊停,清清才嘟著嘴停下手來。

「好啦,既然反正最後都要跑路,那不多搶條項煉回來怎麼夠本啊。」凱司揚揚眉,一副要獲得最大利益後才死的死要錢模樣。

「沒錯,一定要幫利奧拉大哥把項煉搶回來!」清清握著粉拳堅決的喊。

「謝謝。」

利奧拉點點頭道,熟知這句謝謝足足讓其他三人撿了好一會的雞皮疙瘩,才開始想該怎麼幫利奧拉把項煉搶回來。

「照情況,項煉大概是在卡布奇諾手上吧,如果是那家伙的話,應該蠻好應付的才對,只要他不是在扮豬吃老虎。」凱司仔細評估著,不過那家伙的死德行,怎麼看也不像是在扮豬,倒真的像頭豬哥。

「卡布奇諾三皇子嗎?聽說在藍瑟琪公主出生前,他是繼任下屆龍皇呼聲最高的皇子呢,可惜神聖白龍沒有選擇他。」清清一邊描述一邊充滿對王子的幻想。

「拿鐵那家伙是擺明了沒希望,可是一般來說,不是應該大皇子的呼聲最高嗎?」凱司有點無法理解,連那頭豬哥都可以呼聲最高,那大皇子到底是什麼?豬的便便嗎?

對眾家王子們熟悉異常的清清馬上解釋:「那是因為大皇子不是騎士,是個預言師,所以一直都待在觀星塔,幾乎沒有出現過啊!」

「預言師?」凱司的臉色非常震驚,然後大叫:「難怪龍皇家這麼有錢,一定是把每期樂透頭獎都拿下來了啦!」

這一點關系也沒有……兩人冒汗心想。

「對了!」清清突然大喊:「叫藍瑟琪公主去幫你把項煉拿回來不就好了嗎?」

凱司直接給了清清一個大白眼,就連利奧拉都搖搖頭說:「我不想連累藍瑟琪。」

凱司則補充說明:「拜托,藍瑟琪的騎士精神也只比咱們的白天來得差一點點好唄,你想她有可能會因為銀假面的色誘,就背叛自己老爸和老哥嗎?」

清清思考了一會,也只有沮喪的搖搖頭。

凱司喃喃念道:「要色誘藍瑟琪,還不如色誘她那個豬頭哥哥卡布奇諾……說到卡布奇諾,差點忘記舞會的事情,舞會!」

凱司突然跳起來大喊,他差點都忘記了,那個豬哥卡布奇諾有邀請利奧拉到舞會去,這不是一個絕佳的好機會嗎?凱司連忙拉過其他三人,說了碰到卡布奇諾的經過。

聽完凱司的描述後,心細的梅南已經知道凱司的打算,他脫口而出:「你打算讓清清去裝那個廚師美女,然後把項煉偷回來?」

「我、我嗎?」清清瞪大了眼,難以置信的用手指比著自己。

「當然不是,你以為清清有那個美色去引誘人家嘛?還是有那個身手去偷東西不被發現?」凱司卻一句話否決,順便打擊了清清的自信心。

「都沒有。」梅南老實的回答。

「怎麼這樣…」清清委屈的玩弄著衣角。

「那你打算找誰?」梅南疑惑的問,但隨即又想起什麼的連連搖手:「別說叫我去找冰絲莉啊!冰絲莉也不是什麼大美女,而且她也不會肯去偷東西的,凱司你、你別看她平常很隨性,其實她也是很遵守騎士精神的。」

「也不是冰絲莉啦。」

凱司露出了大大的微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但其他三人卻是滿頭霧水,只見凱司慢慢的舉起食指,伸到一臉淡漠的殺手面前,在其余二人瞪大眼的同時,凱司也說出自己的打算:「既然是利奧拉要拿回項煉,那當然是要讓他自己去拿啦!」

清清有點茫然:「可是利奧拉大哥是男生啊,雖然長得很漂亮,可是……」

「就是這句話!長得很漂亮。」凱司打斷了清清的話,一臉興奮的抓過利奧拉的瓜子臉:「你們看看,瓜子臉、細長的劍眉、挺立的鼻梁、皮膚又白又嫩的,身材高挑細長,除了胸部少兩團肉以外,利奧拉根本就是個大美人嘛!要色誘一只豬哥根本是小菜一碟。」

梅南和清清也順著凱司的「介紹」,盯著殺手的臉瞧,凱司每說一項,兩人也跟著拼命點頭。

「我是男的。」利奧拉似乎覺得自己有必要說明一下自己的性別。

凱司露出微笑,手還安慰的拍著利奧拉的肩:「放心,裝兩粒水球上去就是女的啦。」

不管利奧拉有啥反應,凱司已經指揮起同伴:「梅南,你負責去弄禮服,清清你好歹也是女的,總有化妝品什麼的吧?」

「我弄禮服?我哪來的禮服,男生的燕尾服有很多,可是女生的就……」梅南露出一張苦瓜臉,他可沒有收集女裝的癖好。

「去找冰絲莉商量。」

給完建議,凱司馬上推著梅南出房門口,一把把梅南推出去後,丟了句沒弄到就別回來,隨後把房門用力甩上,只留下苦著一張臉的梅南邊想著要用什麼借口騙好友,邊腳步沉重的走向騎士院宿捨。

見到梅南的處境艱難,清清吞了吞口水後說:「那個……凱司,我也沒有化妝品耶。」

「什麼?當女人當到連化妝品都沒有?你是不是女人啊!」凱司扯著頭皮,隨後把清清也順便踢出房間:「跟梅南一起去找冰絲莉。」

把兩人都踢出房間後,凱司俐落的拍了拍手,隨即轉身面對殺手:「利奧拉,拿到龍十字項煉後,你打算怎麼辦?別跟我說沒打算,我們現在的處境已經夠艱難了,等到龍十字項煉不見了,我們鐵定變成頭號嫌疑犯,更別提我們還真的是犯人,光是這條項煉要藏在哪都是個問題了,別忘記龍皇那家伙可是可以掌握住項煉的人。」

利奧拉先是沉默了一會,隨後開口說:「我不知道,只是覺得項煉一直在呼喚我,我一定要把它拿回來。」

「後面完全沒打算?」凱司揚了揚眉問,雖然早有心理准備眼前這家伙可能根本沒打算,不過真正聽到的時候,凱司還是一陣無力。

利奧拉沉默著,他也知道完全沒有打算是不對的,但是他卻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有一件事是確定的,那就是龍十字項煉一定拿回來。

凱司揮了揮手:「算啦算啦,早就知道你這家伙顧前不顧後的,剩下的跑路路徑就交給我好啦,重點是,一但拿了項煉,就得跑路,一但跑路,白天是一定得帶的,他跟我們一樣都沒權沒後台,留他在這裡是死路一條,但是梅南和清清可能就得留下來了吧,他們兩個的後台很硬,應該不會出什麼事情才對。」

凱司更喃喃念著:「要是帶上梅南……搞不好還多出個阿卡蘭首相來追捕我們,再帶上清清就更恐怖了,世界上的三大勢力全都惹了,我們會死得更快!」

聽到凱司的話,利奧拉的眼神往對面床上的白天看去,還是連累了一個人啊……

「我會保護你們兩個。」這是利奧拉唯一能給的承諾。

凱司搔了搔臉後說:「你也不用太擔心啦,我們躲在那個地方,應該沒有人會發現啦,反正看這情況,世界也差不多要大亂,搞不好躲起來還比較安全。」

「還有一件事。」凱司皺了皺眉喃喃念著:「這麼大場面,米哲瑞說什麼也在這看熱鬧吧,不管了,喊了再說。」

說完,凱司果然跳了起來,雙手高舉過頭,仿佛在呼喚UFO的大喊:「米哲瑞老兄,有事情拜托你啊,你快出現吧!再不出來,讀者要忘記你了啦!」

「來了,來了,讓我梳個頭嘛……」

房間的中央突然閃過一道金光,金光閃完後,一個神秘的側影出現,金發的斯文男子雙手反在背後,從窗戶望著遙遠的星空,時不時還推了推鼻梁上的金絲邊眼鏡,眼中帶著憂國憂民的悲傷感。

「眼神不錯,姿勢不錯,打個八十分吧。」凱司在旁邊評量著。

金發男子馬上轉過身來,難以置信的說:「我這麼完美的出場居然只有八十分,你有沒有搞錯啊?」

「哎呀,看看你身上怪到極點的黑白衣,失敗!帶什麼金絲邊眼鏡,現在流行戴墨鏡啦,沒看過駭X任務嗎?失敗中的失敗!而且你還裝酷,你再酷有利奧拉酷嗎?在本書最酷的主角面前裝酷,不扣分我就對不起利奧拉……還剩下八十分,不錯了啦。」評分裁判凱司欠扁十足的解說分數。

「去!」米哲瑞不滿的一個揮手:「我走了。」

裁判凱司馬上變成狗腿凱司,一臉老鴇樣的拉住米哲瑞的衣角:「拍謝啦,老兄,你一百分!你一百分!這樣可以了吧。」

「這還差不多。」下半身已經消失的米哲瑞聽到這話,才又把下半身召喚回來,推了推眼睛邊後問:「找我干嘛?別說你是因為我出場畫面太少,好心讓我有點戲份,沒好處的事絕對和你凱司無緣。」

凱司嘖嘖兩聲後說:「不愧是米老大,果然對小弟了解甚深。」

「連米老大都出來了,你想做什麼就直說吧,先說好喔,我可沒辦法幫你們洗清嫌疑,誰叫你們這麼剛好在拿鐵死的地方,還剛好跟拿鐵起沖突,身邊還剛好帶著秘羅的兒子。」米哲瑞沒好氣的說:「要是你們能洗清嫌疑,我都可以篡龍皇的位子了。」

「知道了啦。」凱司撇撇嘴,他早就知道這點,所以連校長都沒去找了,又怎麼會找一個通緝犯榜上排前十名的家伙。

「那你到底找我做什麼?」米哲瑞的好奇心倒是被勾了起來。

「事情是這樣的……」

早就知道米哲瑞好奇心重的這點,凱司賤賤的笑了笑後,把要利奧拉變裝去色誘卡布奇諾的事情全說了出來,聽得米哲瑞津津有味的,還大聲叫好,還沒等凱司說要他做什麼,米哲瑞早就興沖沖的拿出幾副裝隱形眼鏡的盒子和一條相當素雅的珍珠項煉出來。

「綠色、藍色、黑色……」米哲瑞在眾多隱形眼鏡盒子中翻來找去的,嘴裡還念著各種顏色。

凱司的眼睛也直瞪著那堆盒子,然後一把抓起了其中一個:「紫色好啦,紫色應該挺配利奧拉的黑發。」

米哲瑞也點了點頭,順便把珍珠項煉丟給了利奧拉說:「這條項煉上施了魔法,可以讓你發出世界上最好聽的女聲。」

利奧拉拿起那條顆顆圓潤飽滿的珍珠項煉,對於自己真的得扮女裝去色誘他人,心中還是有些微的無奈。

凱司倒是用了奇怪的眼神上下掃描著米哲瑞:「你這家伙該不會是有扮女裝僻吧?要不然怎麼隨身帶著這種東西?」

米哲瑞順手給了凱司一記響頭,在凱司抱頭哀嚎中解釋:「我好歹也是個通緝犯,隱形眼鏡是我用來變裝的,至於項煉是我從前聽某個女明星唱歌的時候,意外發現她居然是用這條項煉作弊的,就順手把它偷走,誰知道那女人原來是個危險的殺手,我就又順手把她宰了。」

「還真順手……這該不會是你變成十大通緝犯的原因吧?」凱司冒著冷汗。

「喔,原因之一啦,畢竟那女人在那時也是號稱全世界第一的歌手,又沒人知道她是個殺手。」米哲瑞漫不經心的說。

「殺手?」凱司搔了搔臉:「該不會和劍蘭他們有關系吧?」

「就是六大禁忌的火鶴紅,害我少掉了去黑暗擂塔賭博的消遣,還欠下劍蘭一個人情。」米哲瑞訕訕然的說。

「原來六大禁忌早就被你干掉一個了……」

米哲瑞猛然轉頭看向門口,笑笑說:「看來你們朋友回來了,我就先走啦,你們可要導出出驚天的好戲給我看。」說完,米哲瑞的身影如往常的慢慢淡去。

米哲瑞才剛剛消失,下一秒梅南和清清就吵吵鬧鬧的沖進來,梅南手上拿著一件禮服,清清則提著一個小箱子,才剛走進房間,清清就忍不住抱怨起來:「梅南你干嘛說我要和白天參加舞會啦,現在藍瑟琪和冰絲莉都說要去舞會看我們兩個人了,怎麼辦啦。」

「我也沒辦法,總得找個借口才能和他們兩個借東西啊。」梅南倒是非常委屈的回答。

凱司直接搶過兩人手上的東西,邊嚷嚷著:「別管那些了啦,快來幫我打扮這家伙。」

說完,三人馬上拿著各自的工具,一步步的逼進殺手,面對拿著禮服的梅南、左一把梳子又一把吹風機的清清,和氣勢十足的抽出睫毛膏的凱司,身經百戰的利奧拉當真有種想逃跑的感覺,他有種預感,這次的行動應該會失敗……但三人沒讓利奧拉有逃跑的機會,馬上如餓狼撲羊的撲了上來。

「哎唷,這睫毛膏怎麼這麼難用。」凱司抱怨著。

他不知道睫毛膏正確要怎麼用,但是應該不是用戳的,利奧拉用真氣抵擋住凱司「戳」來的睫毛膏,要是女人用睫毛膏都是這樣用的,那世界上的女人早就瞎光了。

「綁頭發……」清清一把抓起利奧拉的黑發,吹風機就往上面猛吹。

燙!利奧拉急忙連頭皮都護上真氣,以免自己的頭皮等等會發出熏人肉的香味……怪不得清清都是用個發箍把滿頭黑發箍起來而已。

「咦?怎麼裙子裡又有裙子?哪邊是裡面啊?正面又在哪?怎麼還有盔甲的?」梅南把整件衣服翻來又覆去。

「那叫馬甲啦,是用來修飾身材的。」清清撇了一眼過來後,又回去弄頭發了。

「喔……」梅南偏著頭看著那件馬甲,這是要穿在裡面還是外面?盔甲……通常穿在外面,對吧?

「喂,梅南,別忘記塞點東西在胸部。」凱司探頭過來提醒。

……就這麼折騰了老半天,利奧拉深深覺得當女人比當殺手還危險,不但有瞎掉、燒焦,還有被馬甲勒死的危險。

「呼∼∼」三人同時松了口氣,就這麼宣告大功完成,同時退後了好幾步觀察三人的精心傑作。

只見一個綁著雙邊馬尾,馬尾上還系著粉紅色大蝴蝶結,臉上塗著一層「面粉」,雙頰上有兩個紅通通的圓圈,有兩片厚厚的大紅嘴唇,穿著件藍色又到處系著難看蝴蝶結的大澎澎裙禮服,怪的是上半身還外穿著一件馬甲的「不明生物」就這樣站在三人的面前。

三人盯著不明生物良久,清清才有點勉為其難的說:「那個豬哥王子的眼光應該不會太高吧?」

這時,房間中又回蕩一陣一陣快笑死的笑聲,卻沒有看見發出笑聲的人,而聽其聲音頗像是剛剛姿勢一百分的老兄。

可憐的白天又被這笑聲吵醒,躺在不明生物正對面床上的他,一起來就直接看見這不堪入目的景象,臉色一白大氣一哽,驚呼一聲:「鬼!」白天再度躺回床上繼續休養。

這時,三人終於不得不承認,眼前的生物的確像鬼多過於像美女。

眼見辛苦的勞動結果?造就出了一只怪物出來,三人也無力的面面相覷、束手無策……

「清清啊,你干嘛拿了媽咪的化妝箱?叫媽咪怎麼參加晚上的舞會……喝!何方妖孽竟然敢在此撒野!」

眾人聽到這話全都轉頭看向門口,只見紅衣統領伸直了手指比著口中的妖孽,左腕上的裝甲炮隱隱有發射的光芒。

「媽咪!」清清趕忙沖上前阻止:「不是啦,那是我同學,我們正想幫他打扮打扮好去舞會,只是好像打扮失敗了……」

「打扮失敗會變成這樣?」

紅衣統領忍住想發射一發炮彈把眼前妖孽轟上天的沖動,謹慎的走到妖孽的面前,細細的打量著「它」,而「它」也帶著無奈的眼神回望著紅衣統領,這時紅衣統領才發現,眼前的妖孽居然有一雙美麗的眼睛,再忽略掉面粉妝、僵屍腮紅和香腸口紅,紅衣統領猛然發現這妖孽的臉型居然有古典的瓜子臉,相當挺的鼻梁和薄薄的唇。

「這該不會是個美人吧?」紅衣統領喃喃念著,同時回頭看著自家女兒,歎息!其他兩個是男人也就算了,自己的女兒竟然能把美人打扮成妖孽,唉……

紅衣統領認命的開始收拾起女兒制造出來的妖孽,一一指揮眾人:「你去把臉上的妝給我洗乾淨;清清你和梅南還有娃娃臉去把我的第八號、十號和十三號箱子扛過來。」娃、娃娃臉?凱司難以置信的比著自己,有沒有搞錯,他這叫清秀好不好!凱司還來不及抗議,清清和梅南已經聯手推著凱司出房間了,清清還回頭對媽咪說道:

「就交給你了喔,媽咪。」

「沒問題、沒問題。」紅衣統領揮著手要他們快去,隨後又催促著妖孽去洗臉。咱們的妖孽,利奧拉,卻有些猶豫,但還是被紅衣統領推進了盥洗室,利奧拉也只能邊洗臉邊皺眉,心想其他三人是不是忘記「他」其實是個男人呢?一旦他洗掉臉上的妝然後穿著一身蝴蝶結的禮服走到紅衣統領的面前,她會不會直接開炮轟了他?利奧拉洗好了臉,正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紅衣統領卻已經不耐煩的推開門,沖了進來。利奧拉還在想自己是不是該逃跑的時候,她卻已經沖了上來,在利奧拉的臉上東摸西抹的,還一邊贊歎道:「好一個古典的大美人啊!」

「呃?」

縱使是冷靜的殺手也不自禁露出奇怪的表情,但是紅衣統領卻沒給利奧拉猶豫的機會,一把拉過他就往外沖,然後硬把利奧拉壓在椅子上坐好,紅衣統領用比凱司熟練一百倍的手法拿起各式各樣的化妝品,開始在利奧拉臉上塗塗抹抹,還一邊解說著……或許用聒噪的自言自語來形容會更合適。

「哎呀,你的皮膚可真好,粉底上薄薄的一層就好啦。」

「就是蒼白了點,不過這更顯得古典啊!我看我也別上腮紅了。」

「嘖嘖,睫毛這麼長要嚇死人啊!連睫毛膏都省了,我看夾翹點就好了。」

「你的眼睛是紫色的呢,真是漂亮,那就上紫色的眼影吧。」

利奧拉無奈的聽著以上的話,下了個結論:凱司的聒噪也是有女性版的!這時,門又再度打開,三個各自扛著半人高箱子的人走進來,清清還一邊喊道:「媽咪,我們拿來了。」

紅衣統領也停止在利奧拉的臉上塗抹,轉頭沖向三人,示意三人把箱子放下後,她馬上在箱子中翻來覆去,挖出了一套淡紫羅蘭色的禮服、黑色的長假發、還有些配件什麼的翻了好一會,紅衣統領才擦著汗,找完所有的東西,同時抬頭皺眉看著眼前的三人,然後喊著:「去去,女士在換衣服,男人在這裡干什麼?梅南和娃妹臉還不趕快去換衣服,舞會也快開始了,還有,把床上這個也帶走。」

凱司和梅南也只好搖醒被三度吵醒的白天,三人面面相覷的走出房間,同時一再好奇的回頭想看清殺手到底變成美女了沒,可惜利奧拉自己也很好奇,這時正背對凱司等人在照鏡子,讓凱司三人都帶著莫大的疑問離開。

幸好,反正等等就可以看到了嘛。

上篇:第六集 暫時的別離     下篇:第二章 月美人莉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