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第二章 月美人莉拉  
   
第二章 月美人莉拉

「喂,你聽說了嗎?龍皇決定要討伐黑龍王秘羅,而且要咱們阿卡蘭和商濟聯盟結為同盟,一齊對抗黑龍王秘羅。」

「也難怪龍皇這麼氣,連兒子都被宰了……」

因為站在宴會門口等待「女士」的到來,凱司、梅南和白天三人已經不知道聽進多少「聽說了嗎」,凱司倒還不怎麼在乎,反正都得跑路了,誰還管該麼多?梅南倒是為了這點緊皺眉頭,白天也露出了氣憤的表情,頻頻念著秘羅實在太過分,竟然無緣無故奪走一條人命等等的正義之言。

「哈啊∼∼」凱司打了第十八個哈欠,同時不自在的扯著身上紅色蝴蝶領結抱怨:「以後再也不穿這種西裝了,穿得我渾身發癢,還有這個領結怎麼這麼緊啦,搞什麼鬼!利奧拉再不來,我就要回去睡我的大頭覺啦,月黑風高的,一堆瘋子放著覺不睡在這邊開什麼舞會……」

凱司一邊抱怨著,卻沒注意到來來去去的人群居然慢慢靜了下來,每個人的眼光都注視著同一個方向,梅南率先跟著人群看了過去,這一看,梅南也和周圍的人做出了相同的動作,倒吸一口氣後,眼神發直的注視前方,目瞪口呆了好一會兒,梅南才用十足感動的哽咽聲念道:「天啊,真是太美麗,這簡直是我見過最美的藝術品,仿佛以美麗著稱的維納斯女神,又像傳說中的天使……」

「什麼鬼!你是看到你的蒙娜麗莎刺繡從衣服走下來了喔。」

凱司一邊說,一邊也看了過去,只見眾人的眼神都集中在正慢步走來的女人身上,他的五官細致如畫,略顯細長的眼睛更襯托出他古典的氣質,紫色的神秘眼眸讓每個人都會沉醉在那紫色的星光之中,但有些英氣的劍眉卻又讓他帶了點不可被碰觸的威嚴,烏黑的直長發上扣著銀色的紫羅蘭型發飾,月光灑落在一身淡紫色薄紗禮服的他身上,更顯得他仿佛是從月光中誕生的仙子股出塵脫俗。

紫眸美人的身邊還跟著另一個清新的小美人,穿著綁滿藍色蝴蝶結的大蓬蓬裙禮服,大大的眼睛有點不安的東瞧西看,臉上帶著害羞的粉紅,雖然給人的震憾感不如前者,卻也讓人有種說不出的愛憐感。

兩個截然不同的美人在眾人的注目之下,慢慢的走到了舞會門口,清新的小美人在一陣張望後,露出了開心的表情,拉著月光仙子就走。

在場的每個男人都警戒的瞇起了眼睛,想看看究竟是誰敢做他們的月光美人的男伴。直到兩人直直的、毫不猶豫的往凱司等人走來的時候,凱司三人突然發現自己已經被殺人目光所包圍,三人同時都盯著兩個美人往他們走來,然後三人有了同一個動作,轉頭看看旁邊兩個人,用眼神問:你們認識?

直到兩個美人在他們面前站定,清新的小美人才開口說:「你們等很久了吧?對不起啦,我媽咪硬是也要幫我打扮,所以花了點時間。」

「清清?」凱司三人都張大了嘴,雖然說女大十八變,不過他們才分開一個多小時,這也變得太快了點吧?

三人傻傻的盯著不像清清的清清看了良久,終於想起旁邊還有個更震憾的美女,三人無比呆滯的轉頭看向月光美人,心中是五味雜陳,雖然照理說眼前的人絕對是「他」沒錯,不過三人卻一點都不想承認這個美人是個「他」。

「利……」凱司勉強開口想確認眼前人的身分,但是看到旁邊的眾多男士一一拉長了耳朵,凱司也只好途中改口:「利……拉?」

月光美人……也就是我們的「男」主角利奧拉雖然對凱司的省略叫法有點疑問,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雖然早就知道眼前的人是誰,但看見他承認,凱司三人還是倒吸了一口氣,這世界少了一個大美女了,哀哉!

被無數雙眼睛猛盯著,即使是利奧拉也頗覺得不好受,但是伙伴們卻還在欣賞他的臉利奧拉只得有些無奈的開口說:「快進去找卡布奇諾,把事情做完,我把寶利龍放在宿捨睡,等等他醒了找不到我,會鬧的。」

誰知道這話一出,又讓凱司、梅南和白天愣了好一會兒,利奧拉的聲音和之前完全不一樣,而是變成清撤如風鈴股美妙的聲音,讓幾句字面上很無趣的話語,竟然變得有些像歌聲。

見到眼前的伙伴還迷蒙的表情,利奧拉皺了皺眉頭,誰知道這一皺眉的模樣反倒又讓周圍的男人們倒吸好幾口氣,眼見有好幾個男人都表情著迷的走了過來,利奧拉馬上朝那幾個男人冷冷的各望一眼,隱隱發出殺手的氣勢,只見那幾個男人都如墜冰窖似的打了顫抖,馬上被利奧拉給「凍醒」,訕訕然的後退幾步。

「凱司,走了。」

利奧拉有些不耐的拉過凱司就走,沿路走來都接收到同性赤裸裸的愛慕眼神,縱然是對這方面腦袋僵化的利奧拉也有點不堪其擾了,只想快些拿回龍十字項煉,然後把這身裝扮卸下。

「咦?喔、喔。」

凱司被這麼一拉,總算大夢初醒,想起眼前的人可不是美麗柔弱的美人,而是個變態強的殺手。

凱司想起眼前這人可是利奧拉之後,再往利奧拉的臉上看去時,再也沒看到什麼絕美的月光女神,倒是看到一個不耐煩的殺手正在用眼神把周圍的人全都結冰。

「喂!你是要色誘卡布奇諾耶,不是要把他結成冰塊好嗎,笑一笑啦……錯了!不准笑,你一笑就沒好事,雖然我們現在干的也不是什麼好事就是了。」凱司前後矛盾的要求利奧拉,而後者也有點不情願的把臉放柔了點。

「美麗的藝術品!我的維納斯女神!」梅南一臉陶醉的跟在利奧拉的裙子後面走,嘴中還不斷念念有詞,讓殺手不禁有種想來個馬後踢的沖動。

不過,不只梅南跟著利奧拉的裙子跑,事實上利奧拉的裙子就像磁鐵似的,後面吸了一堆回紋針,一長串的雄性生物都帶著和梅南相同的著迷表情,然後跟著他們的月光女神走,若不是月光女神的「冰凍射線」威力過高,在場的每個雄性早就沖上去取代凱司的位子了。

隨著利奧拉走進了會場,再也不見人影後,原本一堆男人在等待女伴的舞會門口居然就此淨空,只剩下清清和白天兩人還在原地面面相覷。

清清有些怯怯的開口問:「那個……白天,你怎麼還不進去啊?」

白天露出有些苦笑的表情:「我沒有邀請函,本來梅南要帶我進去的,只是他好像完全忘記了。」

這句才說完,白天好像想起什麼似的補充說:「對了,清清你今天很漂亮呢。」聽到這話,清清搖著頭說:「才不呢,利奧拉大哥才真的好漂亮喔。」

「哈哈,利奧拉要是聽到這句話,大概不會高興吧。」白天哈哈笑著。連清清都忍不住笑了出來,還補充說:「利奧拉大哥本來就很不高興了,因為我媽咪有夠遲鈍的,居然從頭到尾都沒發現他是男生,剛剛還一直纏著利奧拉大哥,要他嫁給我斐爾哥哥呢。」

「呃?不會吧?」

白天愣了會,想到斐爾和美人裝扮的利奧拉站在一起的畫面……好像還蠻郎才「女」貌的感覺?和清清對看一眼後,兩個人都在對方的眼中發現同一個念頭,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清清一邊笑一邊說道:「白天就當我的男伴好了,我們趕快去看利奧拉大哥色誘王子啦,就外表來看的話,也算是美麗的公主和王子耶!」

「好啊!」白天微微笑著,而後有點尷尬的說:「不過……你等等要陪我跳支舞喔。」

「好呀。」

清清呵呵的笑著,自然不做作的笑容讓白天都幾乎看傻了眼。

利奧拉才剛走進舞會,情況就如同在外邊一樣,現場原本還有眾人的談話聲,但是卻從舞會門口,也就是利奧拉和凱司所在站的地方開始變成一片沉默,然後沉默的范圍開始向外擴散,直到最後,整個會場呈現一片靜默的狀況。

「在哪?」利奧拉仍舊平靜的問。

凱司早就在東張西望這次的目標所在地了,卻遲遲沒有看見卡布奇諾的蹤跡,凱司也不禁皺起眉頭,心想難道那家伙爽約了?

「到處找找。」

凱司輕輕丟下這句,就帶領著利奧拉路入舞會場地繞,畢竟舞會場地是用騎士院的練習場搭起來的,范圍非常寬廣,又有不少香檳金字塔、巨大鮮花裝飾等等在阻礙視線,來的賓客人數也不少,或許卡布奇諾只是被人群擋住,所以凱司才沒有看見而已。一開始凱司還能順利帶著利奧拉穿梭在一堆發呆的雄性石雕像中,但是隨著越來越多人清醒之後,尋人的路途就變得越來越困難了,若不是利奧拉一見情況不對勁,馬上就開始散發寒氣和發射冷凍射線的話,恐怕他早就被團團包圍了。

眼見路途快變得有點寸步難行了,凱司也越來越焦急的張望,要不是這是個非常高級的舞會,凱司還真想直接大叫卡布奇諾的名字……不過這麼叫的話,侍者會不會以為他在點咖啡?

在凱司和利奧拉還在團團轉的時候,音樂不知不覺的響起,幾個男人有點不情願的牽起舞伴的手進到舞池中跳舞,但眼角卻不時往利奧拉的方向貓來,而更多男人無視於身邊舞伴的捶打,就這樣呆呆的看著利奧拉,有幾個男人甚至都已經走上前了,連利奧拉的極度低溫射線都沒辦法冰凍那些男人眼中的熱情。

「美麗的小姐,請問我有這個榮幸請您和我跳支舞嗎?」

幾個男人的聲音同時響起。人果然是需要有人沖第一後其他人才敢采取行動,這幾個男人的聲音才剛落下,其他人馬上跟進,剎時間,舞會現場邀舞聲不斷,好像怕利奧拉耳背似的,一聲比一聲還大。

利奧拉的臉隨著這些邀舞的請求而越來越低溫,凱司則是快被一大堆雜夾不屑和忌妒的矛盾眼神射穿,凱司也……邪邪的笑了起來,周圍這些貴公子以為用眼神就可以嚇倒他凱司了嗎?

哼!我就偏偏讓你們忌妒到死!

凱司毫不「憐香惜玉」的拉過眾人眼中的女神,直直的往舞池中走,雖然凱司是不會跳舞,利奧拉更是連舞是什麼都沒怎麼搞懂,不過看著旁邊一對對的男女,凱司也有樣學樣的把手搭到利奧拉的腰上,還好玩的說:「喂,搭我的肩膀啊。」

「做什麼?」

看了旁邊男女跳舞的姿勢,利奧拉雖然聽話的把手搭上凱司的肩,不過卻不大明白為什麼要這麼做,而且旁邊都是高的人搭矮的人的腰,照理說來,應該是他要搭凱司的腰吧?

「擺脫人群,討論下一步要怎麼做,還有順便和你跳舞氣死那堆敢瞪我的人。」凱司隨口說完,又洋洋得意的看著舞池外那堆忌妒、失望外加挫折的男人。

看看凱司一邊和他跳舞,一邊得意洋洋的用目光掃過人群的樣子,他怎麼覺得凱司做的先後順序好像和他自己說的不大一樣?利奧拉雖然無奈,不過眼下也找不到卡布奇諾,而且要是離開舞池,恐怕又有一堆男人要跟他邀舞了。

「請問,可以和你交換舞伴嗎?」

這句話一傳來,凱司馬上轉頭,同時用(缺一字)得二五八萬的聲音說:「不好意思!不行……呃!龍皇?」

一轉頭,凱司的眼珠嚇得差點掉下來,眼前這長相清秀,不說還沒人相信他是龍皇的俊秀男子不正是龍皇嗎!況且他要用來和凱司交換舞伴的小姐正好是穿著一身黑色禮服的藍瑟琪。

藍瑟琪正努力用眼神暗示凱司,見凱司還是一臉迷惘的樣子,藍瑟琪索性拉過凱司就走,離走前還給了利奧拉一個笑容:「您的男伴請先借我吧,就請您和我父皇跳跳舞了。」

不行,全部都要拿去做雞精……啊!不是,是不能留利奧拉和龍皇一起啊,凱司雖然努力掙紮,但是小小的術士怎麼有辦法掙脫一個騎士的手臂?凱司也只好流著兩行清淚被藍瑟琪拖走。

凱司被拖走時的表情是叫他不要惹禍還是叫他不要和龍皇跳舞?利奧拉有點疑惑,不過要從一張流著清淚、翻著白眼、嘴下垂到成「」字型的臉上看出訊息,也實在太為難人了

「你好。」

似乎是怕嚇到眼前的女孩,龍皇不同以往帶著不威而怒的威嚴,而是帶著淡淡的笑容,使得龍皇看起來更像一個俊秀青年,利奧拉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只得皺著眉頭看龍皇。

「請不要誤會,我的年紀已經很大了。」龍皇淡淡的笑了起來:「也沒有吃嫩草的習慣,只是你長得實在很像我已經去世的妻子,所以冒昧請你和我跳支舞。」只是長得像他的妻子,所以想和自己跳舞……利奧拉有點放心的想,這樣應該不會惹禍吧?利奧拉對龍皇輕輕點了點頭,而龍皇也用著非常優雅的姿勢,對利奧拉做出邀舞的動作。

利奧拉有點迷惑的看著龍皇對他鞠躬,右手還伸到他面前,而利奧拉卻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剛剛凱司也沒有做這個動作啊?

正當利奧拉有點不知所措的時候,凱司早就又拉著藍瑟琪跑回來,藍瑟琪也沒再把他架走,而是好奇的看著自己父皇和酷似自己母親肖像的女人,看來兩個人已經達成了某種協議……事實上,也不過就是凱司明白原委後,答應藍瑟琪不打擾她父皇,藍瑟琪自己也很想看父皇跳舞的模樣,所以就跟著凱司回來。

眼見龍皇保持鞠躬伸出右手的樣子都快十秒了,凱司趕忙猛使眼神給利奧拉,可惜殺手哪裡懂跳舞的規則,眼裡還是滿滿的疑問,凱司抓狂似的猛抓一陣頭發,然後對藍瑟琪伸出右手邀舞,熟知禮儀的藍瑟琪很自然的把手放到凱司的手中,這時利奧拉才終於明白自己得做什麼了。

利奧拉有樣學樣的把手放上龍皇的手,等了這麼久的龍皇倒也沒有露出不耐的表情,很自然的把手搭到利奧拉的腰上。

「抱歉,我不太懂跳舞。」利奧拉冷靜的說,與其讓龍皇發現自己根本不會跳舞,還不如自己先承認的好。

「原來如此,那麼你跟著我的腳步試試,我後退你前進。」

龍皇首先後退了右腳一步,利奧拉也跟著前進左腳一步,龍皇笑著說:「很好啊,再來你的右腳往右邊走一步,再把左腳後退一步,你就照著這樣的腳步踏,其他的我會引導你。」

利奧拉也照著龍皇所說的去做,兩人一開始只是在原地跳,但緊接著龍皇就加快了速度,同時引導著利奧拉跳出一個又一個的圓圈,利奧拉的紫紗禮服和龍皇的紫色長袍也舞成了兩個美麗的紫色圓圈。

「凱司,那個美麗的女人到底是誰呢?」藍瑟琪忍不住問起。

打從這女人一進來的時候,藍瑟琪就發現一向心如止水的父皇居然目不轉睛的看著這女人,原本藍瑟琪還以為自己的父親也被她的美麗所迷惑,可是父皇的眼神卻又不太像著迷的樣子,反倒露出既驚訝又懷念的表情,藍瑟琪細細的觀察美麗的紫衣女郎後,才發現這美人和父皇房中母親的肖像畫是一模一樣嘛!

「她喔……是利奧拉的姊姊。」凱司有點心驚膽跳的回答,就怕藍瑟琪會覺得「她」長得很像利奧拉,所以干脆說她是利奧拉的姊姊,姊弟倆長得像,這總不會有人懷疑吧?聽到是熟人的姐姐,藍瑟琪真的吃了一驚,這時才發現這女人的五官長得的確很像利奧拉。

「原來是利奧拉的姐姐,那我也放心點了,不是什麼來歷不明的人就好。」藍瑟琪松了一口氣,放下對那女子的警戒心,反倒露出樂見其成的表情看著舞池中美麗的兩個紫色圈圈。

「放心?你放什麼心啊?」凱司看著藍瑟琪那種奇妙的表情再加上奇妙的話,心中有種很不妙的感覺。

「你不覺得他和我父皇看起來很相配嗎?」

藍瑟琪笑著指向場中人人稱羨的一對,心中倒是很贊同父親再找個伴,畢竟母親死了都二十年了,而且二哥昨天才死得那麼慘,想到這,藍瑟琪的心情又忍不住往下沉了些,雖然她和二哥的感情並不好,兩個人甚至不是同一個母親生的,但是知道二哥居然活活被電成焦屍,藍瑟琪的心中還是很不好受的,更何況是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父親?藍瑟琪想起從昨天開始,父皇就沒露出過半點笑容,若不是還得和阿卡蘭帝國、商濟聯盟商談結盟對抗秘羅的事情,恐怕父親早就離開這個傷心地的吧……

「相配?」凱司終於明白很不妙的事情是什麼了!搞什麼鬼!他們是來色誘卡布奇諾的,怎麼色誘到卡布奇諾他老子去了?真有種到廚房愉宵夜,卻被大媽抓到,被迫吞一整盆食物的感覺。

眼見凱司的嘴張得可以吞下一整只雞了,藍瑟琪連忙替自己父親說話:「你可不要以為我父皇很老了就嫌棄他,我父皇的功力早就練到可以維持長生不老的境界了,而且雖然我父皇有好幾百歲了,可是他搞不好會再活好幾百歲呢。」

不但搞同性戀,還是超級老牛吃嫩草?凱司的表情更加奇怪。

「跳了這麼久的舞,還沒問你的名字呢?」

龍皇倒是不知道自家女兒居然想幫他續弦,只是對眼前這女孩很有好感,長得這麼像自己過世的妻子,應該或多或少也和妻子有關系吧?

名字?利奧拉回想起凱司在門口時的省略叫法,他回答道:「利拉。」

「莉拉?」龍皇輕輕的重復了這個名字,眼神中猛然一閃而過奇異的精光。

「你知道卡布奇諾在哪嗎?」

利奧拉猛然的問,讓龍皇有些愣了愣才說:「你認識我三子嗎?」

利奧拉點了點頭簡單說明:「跟他有約。」

「跟我三子有約嗎?很可惜,他正因為我二子的死而悲傷過度,所以沒有出席這次的舞會。」

龍皇說話的聲音挺輕柔,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利奧拉卻覺得有股寒氣一閃而逝,奇怪的往龍皇看去時,龍皇仍舊是那副掛著淡淡微笑的模樣,讓人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些什麼。

「你學習的速度好快啊,我跳這麼快你都跟著該麼好。」龍皇淡淡的稱贊,利奧拉這時才發現,在不知不覺中,他和龍皇跳舞的速度竟然已經超越了一股人的極限,利奧拉不禁一陣心驚膽跳,身為第一殺手,他竟然如此容易被人引導,露出了馬腳。利奧拉再抬頭一看,龍皇的笑容仍舊是淡淡的,好似有張永恆的面具掛在上面似的,利奧拉忍不住停下腳步,也推開了龍皇,雖然知道這樣更容易引起他的懷疑,不過從未曾害泊過對手的殺手這時第一次害怕起眼前這深沉得不可思議的人。

「累了嗎?」被推開的龍皇也不生氣,反倒一臉關心的問。

「嗯。」離開了龍皇點,利奧拉總算維持住第一殺手的冷靜,就算龍皇認出了他的真面目,以他的實力也不至於逃不掉,利奧拉是這麼想的。

龍皇點了點頭後說:「那麼莉拉你就休息一下吧,我也該離開了,明早還有會議要開很高興能認識你,莉拉,如果你想見卡布奇諾的話,直接到我們下榻的地方來,我們會很榮幸能接待你。」

利奧拉也不懂龍皇到底是有什麼打算,明明就故意引導出他的武功,現在又裝作什麼都不知道,還邀請他去做客,搞不懂……自己果然不適合思考,還是等等再和凱司商量。

「知道了,謝謝你的邀請。」利奧拉現下也只能這樣回應。

龍皇優雅的對利奧拉鞠了個躬後,慢步走出了舞池,經過藍瑟琪身邊的時候,還叮嚀了她幾句,不外乎是別待太晚,早點休息等等的話。

等到龍皇離開後,藍瑟琪幾乎是迫不及待的拉上凱司,沖到利奧拉的身邊去,連周圍的一堆色狼都沒她沖的快,藍瑟琪一張臉上充滿雀躍,非常開心的對利奧拉說道:「你好,莉拉姐姐,我是藍瑟琪,是龍皇的四女,而且我也認識你的弟弟喔!」

「我的弟弟。」利奧拉雖然滿頭霧水,但還是保持冷靜的用直述句暗示凱司,以免藍瑟琪起懷疑。

「對啊,莉拉姐姐,藍瑟琪她也是你弟弟『利奧拉』的好朋友喔。」凱司眨著眼睛,不動聲色的告知了利奧拉,他當了自己分身的弟弟了。

「喔,很高興認識你,藍瑟琪。」接收到凱司的暗示,利奧拉冷靜的回答。

「莉拉姐姐,我父皇人很不錯吧?」藍瑟琪笑嘻嘻的問,甚至搖著利奧拉的手問。我覺得他很可泊……利奧拉卻沒把這話說出來,雖然他不是很懂人情世故,但至少知道不該當著女兒的面罵他父親。

雖然利奧拉沒罵龍皇,但藍瑟琪見她心目中的父皇續弦最佳候選人,似乎不大喜歡父皇的樣子,心下不禁著急起來,連忙抓起莉拉的雙手,想跟她推銷自家父皇的種種好處。而利奧拉卻沒時間聽藍瑟琪說,在舞池的正中間有整個舞會最美麗的兩名女子,這造成了周圍的地板有被唾液腐蝕的跡象,一旁的凱司早就沒義氣的逃亡了,這時正在舞池人群包圍圈的外面對利奧拉揮手,還露出深切同情的表情,雖然誇張式的表情明顯洩露出凱司真正的心情應該是幸災樂禍。

眼見情況很有可能失控,藍瑟琪卻還在滔滔不絕的訴說自己父親的種種好處,利奧拉也只好打斷藍瑟琪的興致,有點為難的說:「藍瑟琪,這裡似乎不是說話的好地方。」藍瑟琪這才停下來,同時也發現了周圍的色狼群正在縮小包圍圈,幾乎已經離她們沒幾步了。很顯然的,藍瑟琪對這種事情的處理經驗比當美女經歷僅僅數小時的利奧拉好上很多,只見藍瑟琪隱隱發出一股皇家的氣勢,右手往前一揮:「讓開!」周圍的人群也如大夢初醒,猛然想起眼前這可是龍皇帝國唯一的公主,而且龍皇本人此刻也在阿卡蘭學院,要是真的對她出手,那真的是有幾條命都不夠龍皇殺的,美女要泡,性命嘛要顧!眾人馬上退開了一條路。

「走吧,莉拉姐姐。」藍瑟琪笑著拉過利奧拉就走。

被拉住的利奧拉也只好跟著藍瑟琪走,藍瑟琪也沒忘記叫凱司跟上來,她還有事情想跟凱司說呢。

藍瑟琪就這麼一路拉著利奧拉走,走進了學院的森林裡,最後到了一個小湖邊,利奧拉對這裡是再熟悉不過的了,這裡正是之前他和冰絲莉真正認識的地方,沒想到藍瑟琪也知道這裡,應該是冰絲莉帶她來的吧,利奧拉暗自猜測。

「凱司,有件事情麻煩你幫我轉告銀假面。」藍瑟琪突然轉身對凱司說。

「啊?什麼事啊?」凱司倒是嚇了一跳。

藍瑟琪細細的交代:「麻煩你跟銀假面說,因為突然發生了我二哥身亡的事情,我昨晚和今天都在我父皇身邊,所以才沒有在騎士院等他的,請你一定要跟他說清楚,不然我硬是要求他跟我一起出席舞會,卻又爽約……我怕他會討厭我。」說著說著,藍瑟琪忍不住露出了沮喪的神色。

「喔,你放心啦,銀假面不會因為這種小事生氣的啦。」凱司毫無顧忌的這麼說,反正銀假面自己都爽約了,哪還敢生氣呢?凱司一邊對利奧拉擠眉弄眼的。

說完,藍瑟琪有點不好意思的對凱司說:「凱司,我有點事情想跟莉拉姐姐說,呃……你可不可以先離開呢?」

凱司搔了搔臉,丟了個詢問的眼神給「莉拉姐姐」,而後者則是在一個思考後,輕輕點了頭,凱司也就對藍瑟琪聳聳肩,表示無所謂,然後拍拍屁股准備回宿捨和枕頭棉被來個長時間親密接觸。

藍瑟琪等到凱司的身影離開後,對莉拉露出抱歉的神情:「莉拉姐姐,真是抱歉,硬是要你留下來。」

「沒關系。」利奧拉是真的覺得不要緊,雖然明知道眼前的人不是自己一直思念的人,但是利奧拉還是喜歡看著藍瑟琪的臉回想故人。

藍瑟琪坐了下來,利奧拉也隨著坐下來,藍瑟琪開始說她想和莉拉說的話:「莉拉姐姐,你別看我父親一直在笑,就以為他很開心,其實父親從母親過世以後就很少真正開心過了。」藍瑟琪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當然,這是我三皇兄說的啦,畢竟我也沒看過我母親,只是三皇兄總是說,當母親還在世的時候,父親常常開懷大笑呢,而不是像現在這樣。」

利奧拉實在有點難想像龍皇開懷大笑的模樣,龍皇那深不可測的感覺已經深入利奧拉的心中了。

「很難想像對吧?」藍瑟琪自己都想像不出來了,「所以我真的很想看父皇開懷大笑的模樣,可是父皇實在太愛母親了吧,二十年來從來都沒想過再找新的妻子。你知道嗎?你是二十年來父皇第一個正眼看的女性呢。」藍瑟琪有些興奮的說,而後有點不好意思的補充:「我不算在內的話。」

很遺憾我是男的,你父親還是沒不眼看過一個「女性」……利奧拉在心底默默的回答藍瑟琪。

「那個,莉拉姐姐,如果可以的話,請你一定要好好考慮我父皇,我父皇真的是一個很專情的男人。」藍瑟琪又握緊了利奧拉的雙手。

考慮……什麼?利奧拉雖然不明就裡,不過還是懂「考慮」這個詞是有轉圜徐地的字答應下來應該……不會出什麼大事情吧?利奧拉也就點了點頭。

「真是太好了。」

藍瑟琪笑得非常燦爛,幾乎不像是利奧拉印象中的藍瑟琪,反倒像是安瑟的笑容,讓利奧拉不自覺的露出了微笑。

這一點都不好!欺騙龍皇的感情會有什麼下場?躲在樹叢後面愉聽的四人,凱司、梅南、白天和清清都有種不如現在就馬上跑路更好的感覺。



TOP



☆野蠻王妃☆ 發短消息
加為好友
☆野蠻王妃☆ 當前離線

UID86556 帖子24778 精華0 積分29731 閱讀權限200 在線時間2698 小時 註冊時間2008-8-21 最後登錄2010-4-10
版主




44樓 發表於 2009-5-25 20:19 | 只看該作者


第六集 暫時的別離 第三章 血狼的壞消息

「我認為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很古怪,黑龍王秘羅根本就是莫名其妙的出現,又莫名其妙的消失,這樣就要讓三大勢力結盟來對抗他?太勞師動眾了嘛,秘羅再強也不過是一條龍而已。」

「混蛋!你沒聽到秘羅說他有同盟嗎?」

「同盟?哪來的同盟可以抵得過世界上的三大國家?」

「誰知道這世界有沒有第四勢力,對了,秘羅說有背叛者,說不定你們阿卡蘭就是,你們先說清楚那幾個在場卻又沒事的學生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說什麼!那條黑龍可是你們龍皇帝國的,還想汙在我們身上!」

「你是說我們是背叛者?我聽你在唬濫,我們二皇子難道是犧牲假的嗎!如果不是為了聯盟,我們早就回去為王子殿下舉辦國喪了。而且你還沒同答我學生的問題!」

「別吵了,我們商濟聯盟還是覺得先找出真相,再來談聯盟的事情也不遲。」

整個會議廳是三角形的,各邊上各坐著阿卡蘭帝國、龍皇帝國和商濟聯盟三大勢力,而三個頂點上坐的則是首相裘斯、龍皇和三大統領。

打從會議一開始,各方勢力就不停的吵,吵的內容莫過於究竟要不要結盟起來對抗秘羅,雖然三大勢力的統領都還沒開口說過一句話,但從下屬們的談話聲中可以發現,阿卡蘭帝國對於結盟是興趣缺缺,商濟聯盟則還在觀望,惟獨失去了一位皇子和幾個金銀紋騎士的龍皇帝國是獨排眾議,堅決要結盟。

而坐在領導席上的第三方,裘斯從頭到尾都露出仔細聆聽的嚴肅表情,商濟聯盟的三大統領中,唯有綠衣統領是皺著眉邊聽邊思考的模樣,黃衣統領則是一副聽得霧煞煞的表情,紅衣統領更是連連打著哈欠。

不過誰都知道,商濟聯盟中,綠衣負責管理和政事,黃衣負責訓練軍隊,紅衣負責開發新裝甲,所以也沒人管黃衣和紅衣統領的失態。

龍皇則從頭到尾都沉著張臉,甚至有越聽臉色越是難看的傾向,到最後,龍皇索性把手往桌上重重的一拍,巨響回蕩在諾大的會議廳中,原本爭辯的面紅耳赤的三方全都安靜了下來,龍皇雖然臉色實在不大好看,但是仍舊以淡淡的語氣開口說:「裘斯首相、綠衣統領,我們別讓下屬再說些廢話了,直接開口說你們要不要聯盟吧。」裘斯的眼神卻有點閃爍不定,當首相這麼多年,推托的官方話當然練得非常純熟:「這個……龍皇陛下,我裘斯只是個首相,權力和您可大不相同,若是我屬下不願意同盟那不管我是贊同還是反對,都是沒有用的。」

龍皇一個冷冷的眼神對裘斯掃過去,似乎在跟他說「我一點都不相信這種鬼話」,裘斯卻也只是露出有點無辜的抱歉笑容。

等龍皇的眼神看向綠衣統領的時候,綠衣統領也露出有些猶豫的表情:「這個嘛,我傾向於先調查好真相再說。」

兩方首領各自推托的話似乎真正激怒了龍皇,只見他的臉色和語氣都變得冰冷,冷冷的道:「不同盟也好,誰也不知道哪方是背叛者,與其讓人從背後愉襲,不如我龍皇帝國孤軍奮戰」

說完,龍皇也不再說話,眼神甚至直接看向窗外,不再理會會議廳中的情況,而這番背叛者的話語也如黑雲股籠罩在其他兩國勢力身上,眾人都不安的看了看其他勢力,誰會是背叛者?又或者其實背叛者就是自己的國家,只是上面的人故意不說,而讓下面的人去極力否認?

只見裘斯的臉上仍舊是帶著不柔不剛的首相威嚴,淡淡的笑容也沒變過,只是望著龍皇,不知道在心中打算些什麼。

綠衣統領則是無奈的揉著太陽穴,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一定要結盟對抗秘羅!」

一個宏亮的吼聲猛然傳來,而隨著這聲吼聲,會議廳的窗口竟然沖進一個黑影來,玻璃破碎一地,面對這個不速之客,剎時間,在場的三方勢力各自拿起寶劍或者裝甲炮,擋在自家領袖的身前,就怕這個不速之客心懷不軌。

只有阿卡蘭帝國方是靜靜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他們都是裘斯提撥起來,在管理國家方面各有長才的人,唯一的缺點是他們既不是騎士也不是裝甲戰士,雖然說在這種突發狀況之下,沒有戰斗力的人臉上能保持著如此平靜是有些奇怪,不過或許是因為知道自己首相在防禦方面無人能及的實力吧。

這個不速之客卻是大家都熟悉的人,就算不認識,也至少聽過此人的名聲,這人騎著一匹黑色巨狼;黑色巨狼就是他的標志,一見此狼,無人不知眼前的人正是和光明騎士齊名的黑暗騎士血狼!

「血狼?」

血狼的出現倒是出乎裘斯的意料,原本以為就算龍皇要找人來勸大家結盟,也應該是頗有號召力的光明騎士蘭斯洛特,怎麼血狼會突然沖出來?

眾人皆知,血狼雖然是騎士,但是一向不怎麼遵守騎士精神,同時也不怎麼聽龍皇的話……或許正是這點,會讓他在結盟之事上發揮出乎意料的功能,裘斯的眼神不斷閃爍著精光,不過現在也只能聽血狼究竟想說什麼。

血狼的神態緊急,他也不多說廢話,直接就切入重點:「我在亞龍平原發現了巨大魔法陣,我這輩子除了在和格勒那家伙對抗的時候之外,還沒看過這麼復雜的魔法陣。」一聽到血狼這麼說,現場安靜的嚇人,不知道是誰輕輕的喊了聲:「格勒?」龍皇冷冷的道:「聽說秘羅一開始是出現在蒼蘭?」

這話一出,現場馬上就像炸開了鍋,知道的和不知道的人都互相在詢問或確認消息。

「蒼蘭不正是離亞龍平原最近的地方嗎?」

「天啊!秘羅……和格、格勒有關系,該不會他說的同盟就是……」說這話的人馬上被旁邊的人捂住了嘴,事關重大,誰也不敢這樣斷定……更不想這樣斷定!

「裘斯首相,你如何看待這事?」龍皇淡淡的一句問話,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拉到裘斯身上,現場對於魔法陣最熟悉的,莫過於身為術士的裘斯了。

裘斯也不動聲色的問著血狼:「那個魔法陣長什麼樣子?」

血狼跨下的巨狼輕盈的一跳,跳到了裘斯身邊,血狼大手一揮,把手上的白紙拿給了裘斯,同時解釋:「我大致上把魔法陣的形狀和主要咒文照畫下來了,不過細節就沒辦法,我也不是術士。」

裘斯隨口回答:「就算你是術士,現在能認得出這種大型魔法陣的術士恐怕快絕種了,對了,這個魔法陣的實際大小有多大?」

血狼照實回答道:「這個魔法陣是圓的,直徑大概五百公尺吧,真的有夠大的。」

「五百公尺?」

裘斯的臉上頓時出現奇怪的表情,其他人或許只覺得五百公尺的魔法陣很「大」,不過身為術士的裘斯可是明明白白的知道五百公尺的魔法陣代表的是——非常非常巨大的魔力消耗。

這魔法陣不可能是一個人獨立啟動的,甚至裘斯懷疑在現在這個術士衰落的時代,這個魔法陣真的能夠啟動嗎?要啟動它,不但需要大量術士,當然,這些術士可不包括特殊能力者,而是古時所稱的魔法師,同時還要每個魔法師都得了解魔法陣,還要默契十足,裘斯皺緊眉頭,抬頭對正惶恐的眾人解釋:「這是個召喚魔法陣,可是它實在太大了,我很環疑這個魔法陣有辦法啟動。」

「如果是他呢?」某個人發著抖的問。

眾人似乎心中也早有這個問題,沒有人懷疑「他」無法啟動魔法陣,畢竟「他」在眾人的心目中,根本是無所不能的魔法師。

「如果是格勒,他根本不需要畫魔法陣。」裘斯有些冷冷的說,同時也不像其他人用「他」來代表格勒,裘斯甚至有點鄙視這些人,平常對術士這麼鄙夷,但是對於有最強術士之名的格勒,卻連名字都不敢直呼。

血狼倒是抓了抓頭問:「那麼,這個陣不是格勒畫的了?」

「格勒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裘斯平靜的陳述事實。

血狼抓了抓頭發,有點釋懷的說:「是嗎?那是我太大驚小怪了?」

「大驚小怪?這麼大的魔法陣還是大驚小怪?或許、或許是格勒的後代也不一定啊,說不定和格勒有相同的實力……對、對了,當初好像聽說過阿卡蘭帝國在庇護格勒的子孫。」某個商濟聯盟的人尖銳的叫了起來。

眾人的目光全部又回到了裘斯身上,眼神中都帶著懷疑和驚恐,當年格勒的恐怖實力實在把所有人都嚇得夠嗆的了,誰也不敢忽視這件事情。

「阿卡蘭帝國沒有庇護格勒的子孫。」頂著眾人懷疑的目光,裘斯仍舊冷靜的回應。

「是嗎?」龍皇淡淡的開口:「雖然傳聞說秘羅當初出現在蒼蘭,不過我倒是知道,當年我把他封印在亞龍平原之下,他最初出現的地方應該是亞龍平原,現在又在亞龍平原發現了巨大的魔法陣,我不得不把這兩者做聯想,裘斯首相,事至如此,你還是堅決不結盟嗎?」

裘斯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模稜兩可的回答:「我對您說明過,龍皇陛下,我並不是皇帝,只是首相,若是屬下的人不肯……」

裘斯話沒說完,卻被自己的屬下打斷,幾個人有些怯濡的說:「首相大人,我們想……我們還是結盟吧?如果、如果秘羅真的和格勒聯手的話……」

裘斯冷冷的眼神掃了過去:「我說過,格勒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龍皇的紫眸中閃過一絲了然的神色,他輕輕的開口說:「不在這個世界上?為什麼不說他死了呢?」

眾人馬上倒吸一口氣,裘斯的確從剛剛就是用「不在這個世界上」的奇怪說法,雖然這也有死的意思,不過卻也有可能是其他的意思。

裘斯仍舊是一副平靜的樣子,只是淡淡開口說:「龍皇陛下,請不要挑我的語病。」兩方首領至今都有些冷下了臉,現場的氣氛發僵,但是看著眾人對格勒的反應之大,現場情勢已經有傾向結盟的跡象。

這時,血狼抓了抓頭說:「搞不懂,先結盟又不會怎麼樣,結了就算沒事也沒關系嘛。」

血狼這話一出,被格勒之名嚇到的眾人都大點著頭,而後看向最沒有意願結盟的裘斯,裘斯幾乎忍不住想惡狠狠的瞪血狼一眼了。

「我想我們可以再從長計議……」裘斯也不想犯眾怒,只得婉轉的回答。

「不必!我龍皇帝國寧願孤軍奮戰。」

龍皇冷冷的一斥,隨後竟然直接走出會場,龍皇方的人也跟著自家首領離開,臨走前還不忘給其他兩方勢力幾個不屑的眼神,結盟破裂,這下子不只是商濟聯盟對裘斯不滿,連阿卡蘭方都有人埋怨起自己的上司。

裘斯只得在心底苦笑一聲,看來這一回合,他好像是輸得徹徹底底了。

不只裘斯在煩惱事情,他的獨生子梅南也正和伙伴們一起思考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到底要不要再去找卡布奇諾?

雖然凱司非常的想放棄,不過殺手卻出乎意料的固執,寧願再扮一次折磨人的女裝,也堅決要拿回龍十字項煉。

「要是又碰上龍皇的話,那要怎辦啊?連他女兒都叫你好好考慮他老爸了!」凱司直直的看著殺手。

雖然經過凱司之前的解釋之後,利奧拉已經知道了「考慮」真正代表的意思,不過利奧拉還是不覺得那是個大問題,他冷靜的說:「拿到龍十字項煉就要離開了。」

「唔,說得也是啦。」凱司在床上又翻了個身,想到之後可以跑路,好像不把禍惹大點,有點對不起咱們阿卡蘭惹禍小組的招牌?

「不,你們一直都忘記一件重要的事情了。」梅南突然嚴肅的豎起指頭說。

「啥?」凱司倒是馬上跳起來擔憂的問。

「只要有龍十字項煉在,龍皇就可以對你們了若指掌,校長不是這樣說過嗎?」梅南激動的說。

「哼!」凱司又懶洋洋的躺回床上去:「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安啦安啦,這件事情我早就想到了。」

「有辦法?什麼辦法?」梅南這下倒真的好奇起來了。

「秘密!」凱司故意笑得一臉神神秘秘的,吊足了梅南的好奇心,而後凱司又搔了搔臉說:「不過龍皇可以掌握龍十字項煉這點倒還是有點麻煩,我們一拿到項煉,馬上就得用寶利龍直接跑路啦,不然還沒跑到那裡,就被龍皇抓回去的話,那就嗚呼哀哉啦!」凱司吸了口氣,轉向眾人說:「趁現在把話說清楚吧,白天你是一定得跟我們走的,至於清清和梅南,我們可能就得說再見了吧。」

這話一出,眾人都安靜了下來,清清更是不捨的問:「你們真的要走嗎?」凱司沒好氣的說:「不走,難道要等到被抓去關,才來逃獄啊?」

「我不想走,我的學業還沒完成。」白天更堅決反對凱司說自己一定得離開。凱司沉默了會,而後開口說:「不是我想強迫你,只是我們一旦逃跑了,清清和梅南就算了,他們後台硬得很,但是你又沒有後台,處境一定最糟糕。」

白天皺緊眉頭:「我沒有做什麼,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

「這不是你有沒有做什麼的問題!」凱司有點噴怒的吼:「而是這整件事必須有人扛!如果我們跑了,扛的人絕對就是你。」

利奧拉從頭到尾都沉默著,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龍十字項煉一定得拿回來,心底的呼喚聲一次比一次強烈,利奧拉根本沒辦法忽視那個聲音。不過對於連累了伙伴利奧拉的心裡其實是非常自責的,只是他知道就算他說要自己扛下一切也是沒有用的全阿卡蘭學院都知道他們幾個幾乎都在一起,凱司幾人絕對會被當成共犯。

「但是我的學業……」白天露出了掙紮的神情。

「你聽我說就對啦。」凱司毫不留情的打斷白天說話:「我有種感覺,秘羅絕對不是來假的,事情肯定會繼續擴大,一旦開戰,你以為你就能完成學業啊?」

白天卻比剛才更堅決,幾乎吼著說:「一旦開戰,我就有義務要三戰,不能讓秘羅為所欲為!」

「唷唷!你以為一個藍紋騎士對戰況會有多∼∼大的影響啊?還是你以為你可以用嘴煩死秘羅?這倒還挺有可能的,誰都受不了你念上幾小時的騎士精神吶!」凱司極盡尖酸刻薄之能事的諷刺。

聽到凱司這樣刻薄的話,白天漲紅了臉,連身子都氣得發抖,嘴幾度張合卻沒有發出聲音,手也幾度握緊又放松,最後起身頭也不回的沖出房門,門轟然巨響的關上。

「把門碰的一聲關上就完了?我還以為他會扁我哩,至少也會罵我幾句,結果啥都沒有……這家伙的騎士精神到底是被誰練出來的?」凱司嘖嘖稱奇。

「我知道你是為了白天好,不過也別說的這麼過分。」梅南苦著張臉。

「就是說嘛,凱司說的太過分了啦。」清清掄起小拳頭幫白天狠捶了凱司一頓,只是後者還挺舒服的,不時自己挪動身子,好讓清清捶捶別的地方。

「好了好了,清清你也別捶了,出去看看白天吧。」

梅南忙著拉開清清,清清看到凱司非但不喊痛,還頗享受的樣子,這下真的惱火了,狠狠踹了凱司一腳,跟著白天沖了出去。

不管凱司都還在哀嚎,梅南提出了建議:「或許我父親可以保住白天,畢竟白天還是個藍紋騎士,跟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也是最短的,如果他願意加入對抗秘羅的軍隊,那他也許不會被這件事牽連。」

凱司對於梅南的提議倒是興趣缺缺,連頭都沒從枕頭中抬起來,只是悶悶的道:「這種騎士精神多到溢出來的家伙在戰場上活不下去。」

「喔!」梅南這才恍然大悟,終於明白凱司非得帶白天一起逃亡的真正原因,同時站了起來說:「我去找冰絲莉,讓她約卡布奇諾出來跟你們見面,然後順便去勸白天跟你們走。」

「喂」凱司總算懶洋洋的從枕頭中抬起臉來,好似不經意的叫住梅南問:「你爸和清清她媽應該不會蠢到讓你們兩個乳臭未干的家伙上戰場吧?」

凱司這家伙好像就是改不了嘴賤啊!果然是別扭的家伙。梅南忍不住笑了出來:「放心吧,紅衣統領絕對不敢派清清上戰場的,我嘛,你又不是沒看過我父親怎麼對我的,你覺得他會讓我上戰場嗎?」

「喔。」凱司也沒多說,好像想遮住臉上不自在的表情,馬上又把臉埋進枕頭裡。梅南見狀,忍不住哈哈笑兩聲,連利奧拉都輕輕的笑著,讓埋在枕頭裡的凱司連耳朵都紅了起來,最後更是跳起來,紅著臉大吼特吼:「笑屁啊?吵得我不能睡覺了啦,梅南你還不趕快去找冰絲莉和白天!利奧拉你還不去烤肉喂兒子,在這發什麼神經啊!」

「知道了,我馬上去,哈哈哈!」梅南邊笑邊踏出了房間,氣得凱司牙癢癢的,還把自己心愛的枕頭都丟過去了。

「爸爸,凱司的臉好像生牛肉那樣紅紅的喔。」

寶利龍邊流著口水邊看凱司的「生牛肉」臉,凱司也惡狠狠的瞪著寶利龍,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事情的寶利龍馬上被凱司瞪得眼淚汪汪,委屈的爬到爸爸身上,把頭埋進利奧拉的胸膛。

「我帶寶利龍去吃飯了,要給你帶肉回來嗎?」利奧拉微笑著問。

「廢話!不然你要我餓死喔。」凱司偏過頭去,故做生氣的說。

「知道了。」利奧拉抱起了寶利龍,邊走出來,嘴角還忍不住不斷上揚。


上篇:第一章 洗不清的嫌疑     下篇:第三章 血狼的壞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