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第三章 血狼的壞消息  
   
第三章 血狼的壞消息

「我認為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很古怪,黑龍王秘羅根本就是莫名其妙的出現,又莫名其妙的消失,這樣就要讓三大勢力結盟來對抗他?太勞師動眾了嘛,秘羅再強也不過是一條龍而已。」

「混蛋!你沒聽到秘羅說他有同盟嗎?」

「同盟?哪來的同盟可以抵得過世界上的三大國家?」

「誰知道這世界有沒有第四勢力,對了,秘羅說有背叛者,說不定你們阿卡蘭就是,你們先說清楚那幾個在場卻又沒事的學生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說什麼!那條黑龍可是你們龍皇帝國的,還想汙在我們身上!」

「你是說我們是背叛者?我聽你在唬濫,我們二皇子難道是犧牲假的嗎!如果不是為了聯盟,我們早就回去為王子殿下舉辦國喪了。而且你還沒同答我學生的問題!」

「別吵了,我們商濟聯盟還是覺得先找出真相,再來談聯盟的事情也不遲。」

整個會議廳是三角形的,各邊上各坐著阿卡蘭帝國、龍皇帝國和商濟聯盟三大勢力,而三個頂點上坐的則是首相裘斯、龍皇和三大統領。

打從會議一開始,各方勢力就不停的吵,吵的內容莫過於究竟要不要結盟起來對抗秘羅,雖然三大勢力的統領都還沒開口說過一句話,但從下屬們的談話聲中可以發現,阿卡蘭帝國對於結盟是興趣缺缺,商濟聯盟則還在觀望,惟獨失去了一位皇子和幾個金銀紋騎士的龍皇帝國是獨排眾議,堅決要結盟。

而坐在領導席上的第三方,裘斯從頭到尾都露出仔細聆聽的嚴肅表情,商濟聯盟的三大統領中,唯有綠衣統領是皺著眉邊聽邊思考的模樣,黃衣統領則是一副聽得霧煞煞的表情,紅衣統領更是連連打著哈欠。

不過誰都知道,商濟聯盟中,綠衣負責管理和政事,黃衣負責訓練軍隊,紅衣負責開發新裝甲,所以也沒人管黃衣和紅衣統領的失態。

龍皇則從頭到尾都沉著張臉,甚至有越聽臉色越是難看的傾向,到最後,龍皇索性把手往桌上重重的一拍,巨響回蕩在諾大的會議廳中,原本爭辯的面紅耳赤的三方全都安靜了下來,龍皇雖然臉色實在不大好看,但是仍舊以淡淡的語氣開口說:「裘斯首相、綠衣統領,我們別讓下屬再說些廢話了,直接開口說你們要不要聯盟吧。」裘斯的眼神卻有點閃爍不定,當首相這麼多年,推托的官方話當然練得非常純熟:「這個……龍皇陛下,我裘斯只是個首相,權力和您可大不相同,若是我屬下不願意同盟那不管我是贊同還是反對,都是沒有用的。」

龍皇一個冷冷的眼神對裘斯掃過去,似乎在跟他說「我一點都不相信這種鬼話」,裘斯卻也只是露出有點無辜的抱歉笑容。

等龍皇的眼神看向綠衣統領的時候,綠衣統領也露出有些猶豫的表情:「這個嘛,我傾向於先調查好真相再說。」

兩方首領各自推托的話似乎真正激怒了龍皇,只見他的臉色和語氣都變得冰冷,冷冷的道:「不同盟也好,誰也不知道哪方是背叛者,與其讓人從背後愉襲,不如我龍皇帝國孤軍奮戰」

說完,龍皇也不再說話,眼神甚至直接看向窗外,不再理會會議廳中的情況,而這番背叛者的話語也如黑雲股籠罩在其他兩國勢力身上,眾人都不安的看了看其他勢力,誰會是背叛者?又或者其實背叛者就是自己的國家,只是上面的人故意不說,而讓下面的人去極力否認?

只見裘斯的臉上仍舊是帶著不柔不剛的首相威嚴,淡淡的笑容也沒變過,只是望著龍皇,不知道在心中打算些什麼。

綠衣統領則是無奈的揉著太陽穴,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一定要結盟對抗秘羅!」

一個宏亮的吼聲猛然傳來,而隨著這聲吼聲,會議廳的窗口竟然沖進一個黑影來,玻璃破碎一地,面對這個不速之客,剎時間,在場的三方勢力各自拿起寶劍或者裝甲炮,擋在自家領袖的身前,就怕這個不速之客心懷不軌。

只有阿卡蘭帝國方是靜靜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他們都是裘斯提撥起來,在管理國家方面各有長才的人,唯一的缺點是他們既不是騎士也不是裝甲戰士,雖然說在這種突發狀況之下,沒有戰斗力的人臉上能保持著如此平靜是有些奇怪,不過或許是因為知道自己首相在防禦方面無人能及的實力吧。

這個不速之客卻是大家都熟悉的人,就算不認識,也至少聽過此人的名聲,這人騎著一匹黑色巨狼;黑色巨狼就是他的標志,一見此狼,無人不知眼前的人正是和光明騎士齊名的黑暗騎士血狼!

「血狼?」

血狼的出現倒是出乎裘斯的意料,原本以為就算龍皇要找人來勸大家結盟,也應該是頗有號召力的光明騎士蘭斯洛特,怎麼血狼會突然沖出來?

眾人皆知,血狼雖然是騎士,但是一向不怎麼遵守騎士精神,同時也不怎麼聽龍皇的話……或許正是這點,會讓他在結盟之事上發揮出乎意料的功能,裘斯的眼神不斷閃爍著精光,不過現在也只能聽血狼究竟想說什麼。

血狼的神態緊急,他也不多說廢話,直接就切入重點:「我在亞龍平原發現了巨大魔法陣,我這輩子除了在和格勒那家伙對抗的時候之外,還沒看過這麼復雜的魔法陣。」一聽到血狼這麼說,現場安靜的嚇人,不知道是誰輕輕的喊了聲:「格勒?」龍皇冷冷的道:「聽說秘羅一開始是出現在蒼蘭?」

這話一出,現場馬上就像炸開了鍋,知道的和不知道的人都互相在詢問或確認消息。

「蒼蘭不正是離亞龍平原最近的地方嗎?」

「天啊!秘羅……和格、格勒有關系,該不會他說的同盟就是……」說這話的人馬上被旁邊的人捂住了嘴,事關重大,誰也不敢這樣斷定……更不想這樣斷定!

「裘斯首相,你如何看待這事?」龍皇淡淡的一句問話,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拉到裘斯身上,現場對於魔法陣最熟悉的,莫過於身為術士的裘斯了。

裘斯也不動聲色的問著血狼:「那個魔法陣長什麼樣子?」

血狼跨下的巨狼輕盈的一跳,跳到了裘斯身邊,血狼大手一揮,把手上的白紙拿給了裘斯,同時解釋:「我大致上把魔法陣的形狀和主要咒文照畫下來了,不過細節就沒辦法,我也不是術士。」

裘斯隨口回答:「就算你是術士,現在能認得出這種大型魔法陣的術士恐怕快絕種了,對了,這個魔法陣的實際大小有多大?」

血狼照實回答道:「這個魔法陣是圓的,直徑大概五百公尺吧,真的有夠大的。」

「五百公尺?」

裘斯的臉上頓時出現奇怪的表情,其他人或許只覺得五百公尺的魔法陣很「大」,不過身為術士的裘斯可是明明白白的知道五百公尺的魔法陣代表的是——非常非常巨大的魔力消耗。

這魔法陣不可能是一個人獨立啟動的,甚至裘斯懷疑在現在這個術士衰落的時代,這個魔法陣真的能夠啟動嗎?要啟動它,不但需要大量術士,當然,這些術士可不包括特殊能力者,而是古時所稱的魔法師,同時還要每個魔法師都得了解魔法陣,還要默契十足,裘斯皺緊眉頭,抬頭對正惶恐的眾人解釋:「這是個召喚魔法陣,可是它實在太大了,我很環疑這個魔法陣有辦法啟動。」

「如果是他呢?」某個人發著抖的問。

眾人似乎心中也早有這個問題,沒有人懷疑「他」無法啟動魔法陣,畢竟「他」在眾人的心目中,根本是無所不能的魔法師。

「如果是格勒,他根本不需要畫魔法陣。」裘斯有些冷冷的說,同時也不像其他人用「他」來代表格勒,裘斯甚至有點鄙視這些人,平常對術士這麼鄙夷,但是對於有最強術士之名的格勒,卻連名字都不敢直呼。

血狼倒是抓了抓頭問:「那麼,這個陣不是格勒畫的了?」

「格勒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裘斯平靜的陳述事實。

血狼抓了抓頭發,有點釋懷的說:「是嗎?那是我太大驚小怪了?」

「大驚小怪?這麼大的魔法陣還是大驚小怪?或許、或許是格勒的後代也不一定啊,說不定和格勒有相同的實力……對、對了,當初好像聽說過阿卡蘭帝國在庇護格勒的子孫。」某個商濟聯盟的人尖銳的叫了起來。

眾人的目光全部又回到了裘斯身上,眼神中都帶著懷疑和驚恐,當年格勒的恐怖實力實在把所有人都嚇得夠嗆的了,誰也不敢忽視這件事情。

「阿卡蘭帝國沒有庇護格勒的子孫。」頂著眾人懷疑的目光,裘斯仍舊冷靜的回應。

「是嗎?」龍皇淡淡的開口:「雖然傳聞說秘羅當初出現在蒼蘭,不過我倒是知道,當年我把他封印在亞龍平原之下,他最初出現的地方應該是亞龍平原,現在又在亞龍平原發現了巨大的魔法陣,我不得不把這兩者做聯想,裘斯首相,事至如此,你還是堅決不結盟嗎?」

裘斯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模稜兩可的回答:「我對您說明過,龍皇陛下,我並不是皇帝,只是首相,若是屬下的人不肯……」

裘斯話沒說完,卻被自己的屬下打斷,幾個人有些怯濡的說:「首相大人,我們想……我們還是結盟吧?如果、如果秘羅真的和格勒聯手的話……」

裘斯冷冷的眼神掃了過去:「我說過,格勒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龍皇的紫眸中閃過一絲了然的神色,他輕輕的開口說:「不在這個世界上?為什麼不說他死了呢?」

眾人馬上倒吸一口氣,裘斯的確從剛剛就是用「不在這個世界上」的奇怪說法,雖然這也有死的意思,不過卻也有可能是其他的意思。

裘斯仍舊是一副平靜的樣子,只是淡淡開口說:「龍皇陛下,請不要挑我的語病。」兩方首領至今都有些冷下了臉,現場的氣氛發僵,但是看著眾人對格勒的反應之大,現場情勢已經有傾向結盟的跡象。

這時,血狼抓了抓頭說:「搞不懂,先結盟又不會怎麼樣,結了就算沒事也沒關系嘛。」

血狼這話一出,被格勒之名嚇到的眾人都大點著頭,而後看向最沒有意願結盟的裘斯,裘斯幾乎忍不住想惡狠狠的瞪血狼一眼了。

「我想我們可以再從長計議……」裘斯也不想犯眾怒,只得婉轉的回答。

「不必!我龍皇帝國寧願孤軍奮戰。」

龍皇冷冷的一斥,隨後竟然直接走出會場,龍皇方的人也跟著自家首領離開,臨走前還不忘給其他兩方勢力幾個不屑的眼神,結盟破裂,這下子不只是商濟聯盟對裘斯不滿,連阿卡蘭方都有人埋怨起自己的上司。

裘斯只得在心底苦笑一聲,看來這一回合,他好像是輸得徹徹底底了。

不只裘斯在煩惱事情,他的獨生子梅南也正和伙伴們一起思考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到底要不要再去找卡布奇諾?

雖然凱司非常的想放棄,不過殺手卻出乎意料的固執,寧願再扮一次折磨人的女裝,也堅決要拿回龍十字項煉。

「要是又碰上龍皇的話,那要怎辦啊?連他女兒都叫你好好考慮他老爸了!」凱司直直的看著殺手。

雖然經過凱司之前的解釋之後,利奧拉已經知道了「考慮」真正代表的意思,不過利奧拉還是不覺得那是個大問題,他冷靜的說:「拿到龍十字項煉就要離開了。」

「唔,說得也是啦。」凱司在床上又翻了個身,想到之後可以跑路,好像不把禍惹大點,有點對不起咱們阿卡蘭惹禍小組的招牌?

「不,你們一直都忘記一件重要的事情了。」梅南突然嚴肅的豎起指頭說。

「啥?」凱司倒是馬上跳起來擔憂的問。

「只要有龍十字項煉在,龍皇就可以對你們了若指掌,校長不是這樣說過嗎?」梅南激動的說。

「哼!」凱司又懶洋洋的躺回床上去:「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安啦安啦,這件事情我早就想到了。」

「有辦法?什麼辦法?」梅南這下倒真的好奇起來了。

「秘密!」凱司故意笑得一臉神神秘秘的,吊足了梅南的好奇心,而後凱司又搔了搔臉說:「不過龍皇可以掌握龍十字項煉這點倒還是有點麻煩,我們一拿到項煉,馬上就得用寶利龍直接跑路啦,不然還沒跑到那裡,就被龍皇抓回去的話,那就嗚呼哀哉啦!」凱司吸了口氣,轉向眾人說:「趁現在把話說清楚吧,白天你是一定得跟我們走的,至於清清和梅南,我們可能就得說再見了吧。」

這話一出,眾人都安靜了下來,清清更是不捨的問:「你們真的要走嗎?」凱司沒好氣的說:「不走,難道要等到被抓去關,才來逃獄啊?」

「我不想走,我的學業還沒完成。」白天更堅決反對凱司說自己一定得離開。凱司沉默了會,而後開口說:「不是我想強迫你,只是我們一旦逃跑了,清清和梅南就算了,他們後台硬得很,但是你又沒有後台,處境一定最糟糕。」

白天皺緊眉頭:「我沒有做什麼,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

「這不是你有沒有做什麼的問題!」凱司有點噴怒的吼:「而是這整件事必須有人扛!如果我們跑了,扛的人絕對就是你。」

利奧拉從頭到尾都沉默著,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龍十字項煉一定得拿回來,心底的呼喚聲一次比一次強烈,利奧拉根本沒辦法忽視那個聲音。不過對於連累了伙伴利奧拉的心裡其實是非常自責的,只是他知道就算他說要自己扛下一切也是沒有用的全阿卡蘭學院都知道他們幾個幾乎都在一起,凱司幾人絕對會被當成共犯。

「但是我的學業……」白天露出了掙紮的神情。

「你聽我說就對啦。」凱司毫不留情的打斷白天說話:「我有種感覺,秘羅絕對不是來假的,事情肯定會繼續擴大,一旦開戰,你以為你就能完成學業啊?」

白天卻比剛才更堅決,幾乎吼著說:「一旦開戰,我就有義務要三戰,不能讓秘羅為所欲為!」

「唷唷!你以為一個藍紋騎士對戰況會有多∼∼大的影響啊?還是你以為你可以用嘴煩死秘羅?這倒還挺有可能的,誰都受不了你念上幾小時的騎士精神吶!」凱司極盡尖酸刻薄之能事的諷刺。

聽到凱司這樣刻薄的話,白天漲紅了臉,連身子都氣得發抖,嘴幾度張合卻沒有發出聲音,手也幾度握緊又放松,最後起身頭也不回的沖出房門,門轟然巨響的關上。

「把門碰的一聲關上就完了?我還以為他會扁我哩,至少也會罵我幾句,結果啥都沒有……這家伙的騎士精神到底是被誰練出來的?」凱司嘖嘖稱奇。

「我知道你是為了白天好,不過也別說的這麼過分。」梅南苦著張臉。

「就是說嘛,凱司說的太過分了啦。」清清掄起小拳頭幫白天狠捶了凱司一頓,只是後者還挺舒服的,不時自己挪動身子,好讓清清捶捶別的地方。

「好了好了,清清你也別捶了,出去看看白天吧。」

梅南忙著拉開清清,清清看到凱司非但不喊痛,還頗享受的樣子,這下真的惱火了,狠狠踹了凱司一腳,跟著白天沖了出去。

不管凱司都還在哀嚎,梅南提出了建議:「或許我父親可以保住白天,畢竟白天還是個藍紋騎士,跟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也是最短的,如果他願意加入對抗秘羅的軍隊,那他也許不會被這件事牽連。」

凱司對於梅南的提議倒是興趣缺缺,連頭都沒從枕頭中抬起來,只是悶悶的道:「這種騎士精神多到溢出來的家伙在戰場上活不下去。」

「喔!」梅南這才恍然大悟,終於明白凱司非得帶白天一起逃亡的真正原因,同時站了起來說:「我去找冰絲莉,讓她約卡布奇諾出來跟你們見面,然後順便去勸白天跟你們走。」

「喂」凱司總算懶洋洋的從枕頭中抬起臉來,好似不經意的叫住梅南問:「你爸和清清她媽應該不會蠢到讓你們兩個乳臭未干的家伙上戰場吧?」

凱司這家伙好像就是改不了嘴賤啊!果然是別扭的家伙。梅南忍不住笑了出來:「放心吧,紅衣統領絕對不敢派清清上戰場的,我嘛,你又不是沒看過我父親怎麼對我的,你覺得他會讓我上戰場嗎?」

「喔。」凱司也沒多說,好像想遮住臉上不自在的表情,馬上又把臉埋進枕頭裡。梅南見狀,忍不住哈哈笑兩聲,連利奧拉都輕輕的笑著,讓埋在枕頭裡的凱司連耳朵都紅了起來,最後更是跳起來,紅著臉大吼特吼:「笑屁啊?吵得我不能睡覺了啦,梅南你還不趕快去找冰絲莉和白天!利奧拉你還不去烤肉喂兒子,在這發什麼神經啊!」

「知道了,我馬上去,哈哈哈!」梅南邊笑邊踏出了房間,氣得凱司牙癢癢的,還把自己心愛的枕頭都丟過去了。

「爸爸,凱司的臉好像生牛肉那樣紅紅的喔。」

寶利龍邊流著口水邊看凱司的「生牛肉」臉,凱司也惡狠狠的瞪著寶利龍,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事情的寶利龍馬上被凱司瞪得眼淚汪汪,委屈的爬到爸爸身上,把頭埋進利奧拉的胸膛。

「我帶寶利龍去吃飯了,要給你帶肉回來嗎?」利奧拉微笑著問。

「廢話!不然你要我餓死喔。」凱司偏過頭去,故做生氣的說。

「知道了。」利奧拉抱起了寶利龍,邊走出來,嘴角還忍不住不斷上揚。

上篇:第二章 月美人莉拉     下篇:第四章 當年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