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第四章 當年之謎  
   
第四章 當年之謎

利奧拉抱著寶利龍,由於不能出阿卡蘭學院,所以利奧拉只打算到大媽開來的運輸麻遜上去拿幾塊冷凍肉,然後到廚房去烤熟,考慮到寶利龍的食量驚人,途中利奧拉還拐彎去找了台推車,然後到運輸麻遜去拿肉。

還沒走到運輸麻遜,就遠遠的看見大媽像山一樣的身影,利奧拉推著推車和在推車上翻滾玩耍的寶利龍,一路到了大媽身邊,利奧拉有種直覺,大媽是在這等他的。

「情況還好吧,小娃娃。」大媽關心的問。

利奧拉想了想後,點點頭。

「有什麼打算嗎?」

利奧拉也沒有想什麼,他直覺的就覺得大媽是可以信任的,就一五一十的打算說了出來,包括要拿回項煉,准備跑路,要帶走白天等等的。

大媽聽了也連連點頭,最後難看的笑了笑,從蕾絲圍裙的口袋中掏出一塊鵝蛋模樣的綠寶石來,一把放到利奧拉的手上,叮嚀道:「這個給凱司娃娃,不過你也別怪大媽偏心,大媽實在沒想出有什麼可以給你,又對你有用的。」

利奧拉搖了搖頭:「我不用了。」

大媽也笑了笑,補充說道:「巴巴理斯那老頭子要我跟你們說,現在的情況你們先逃跑也好,反正你們幾個總有一天會回來,而且這天不會太遠的。」

利奧拉也沒對這番話作出反駁,反倒是點頭同意:「我一定會回來。」至少會回來看清清和梅南。

「對了。」大媽突然想起來:「若有女生的朋友,記得去跟人家道別,好好說幾句話安慰人家,不說一句話就跑,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唷!」

女生的朋友?利奧拉想了想,的確該去和冰絲莉還有藍瑟琪說一聲,利奧拉才剛這麼想,就決定這麼做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就要逃亡了,要道別還是早點去的好。利奧拉隨手抓了幾塊肉,順便就烤熟了,也不怕周圍是不是有人看到,反正都要逃亡了,連凱司都因為要逃亡而不怕惹麻煩了,自己又何必擔心呢?

然後利奧拉把肉遞給了一臉饞相的寶利龍,跟大媽告了個別後,順手就推著寶利龍和一堆肉,出發到騎士院去找冰絲莉和藍瑟琪,也不管自己這樣推著個堆車,上面坐個吃得昏天暗地亂七八糟的小孩子是多麼怪異的景象。

事實上,這副怪異的景象讓利奧拉沿途沒少被人注意,不過利奧拉還是照樣走自己的路,而寶利龍也是照樣在推車上對幾塊巨大肉塊又撕又咬,頂著眾人的注目,利奧拉終於來到了騎士院,抱上了寶利龍後,利奧檢直接進了騎士院,一如往常,騎士院還是用高傲的眼神來觀看著一個術士。

在沒人幫忙的情況下,利奧拉也只能在騎士院亂晃,看看能不能遇上冰絲莉,誰知道冰絲莉沒遇上,倒是遇上了另一個熟人。

「利奧拉?你在這裡做什麼?」藍瑟琪一臉奇怪的迎上前來,同時愛憐的摸了摸寶利龍的頭。

利奧拉實話實說:「來找冰絲莉。」

藍瑟琪喔了一聲,又呵呵的笑著:「剛剛梅南找她出去了,兩個人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做什麼……啊,不過利奧拉你可千萬別誤會,他們兩個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他當然不會誤會什麼,也不知道要誤會什麼,利奧拉很清楚梅南和冰絲莉是去找卡布奇諾了,既然找不到冰絲莉,利奧拉本想就此道別,不過想了想,他開口對藍瑟琪說道:

「銀假面要我跟你說,請你到小湖邊去找他。」

「咦?」藍瑟琪驚訝的一喊,但慢慢的,喜悅充滿了藍瑟琪的美麗面孔,藍瑟琪那打從心裡發出來的笑容讓她整個人好似都發起光來,連周圍的騎士都紛紛停下腳步著迷於這美麗。

連利奧拉都覺得這笑容非常好看,不過藍瑟琪並沒有給他多少時間去欣賞,一得知銀假面要見她,藍瑟琪幾乎恨不得自己會術士的瞬間移動,馬上移動到小湖邊去見心上人。

「那我先過去找銀假面,我想冰絲莉馬上就會回來的,你可以到大廳去等她。」藍瑟琪急匆匆的說完,幾乎是有點無禮的轉身就想離開,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藍瑟琪躊躇了一會兒,又轉過身來,滿面愁容的對利奧拉說道:「對了,有件事情得先告訴你們,聽說今天的會議上,你們因為在我二哥被秘羅攻擊前,和他起了嚴重沖突,而且又在秘羅的攻擊下毫發無損,大家似乎認為你們是秘羅口中的背叛者。」

眼見利奧拉皺起眉頭,藍瑟琪趕忙說道:「當然,我是絕對相信你們的,其實很多人都不認為你們是,畢竟秘羅找幾個還在學院念書的學生來當同盟,這根本就沒有什麼意義嘛,不過……」藍瑟琪有些吞吞吐吐的猶豫。

「不過總要有人背黑鍋啊!」

一個響亮的聲音直接道出事實,利奧拉隨聲音看去,卻看見了一個已經失蹤很久的人——穿著渾身黑色衣裳的不良騎士血狼。只見血狼臉上的不良神態被憂心忡忡取代,他直接拉上了利奧拉,對藍瑟琪笑笑:「漂亮的小姑娘,這家伙先借我用一下,等等就還你啊。」

眼前的可是黑暗騎士血狼,藍瑟琪哪有拒絕的徐地,只是驚訝的做著騎士禮節,謙卑的說:「黑暗騎士大人,事實上,我正要離開去見銀假面。」

「喔。」血狼皺了皺眉,匆匆的說:「總之,等等就還你。」

說完,血狼沒有絲毫騎士風范的一把拉過利奧拉的胳臂就往外走,沿途的騎士都露出驚訝的表情,紛紛對血狼做出騎士禮節,不過血狼有權利,同時也懶得回禮。走出了騎士院,血狼直直的拉利奧拉往人煙稀少的地方走,直到走到樹林深處的時候,血狼才放開了利奧拉的手,直接轉身面對利奧拉,語氣像是質問犯人:「利奧拉,你老實跟我說,你是不是龍皇的兒子?」

這個問題真的讓利奧拉愣了會,不明白知道真相的血狼怎麼會問這種問題,但是見血狼這麼認真的模樣,卻又不像是在開玩笑,利奧拉也只能先搖搖頭否認:「不是。」

「你怎麼確定你不是?你知道你父母是誰嗎?」血狼毫不客氣的反問。利奧拉皺緊眉頭,他的確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甚至不記得遇到主上之前的記憶,他的記憶就好像是從遇到主上之後才開始的,根據亞希亞對他說過,主上好像是在他五歲左右的時候撿到他的,那時候,利奧拉就一個人孤伶伶的躺在一塊大石頭上。

「說不定其實當初是三胞胎而不是雙胞胎,其實龍皇根本還沒看到孩子,意外就發生了,說不定……」血狼一再用懷疑的眼神看利奧拉。

不過利奧拉完全知道這是胡說,他皺眉解釋:「我和安瑟、藍瑟琪的年齡不一樣,我比她們大好幾歲。」

「是這樣嗎?」血狼露出了懷疑的神情,但是又無法解釋年齡不同的問題,煩惱的在原地兜圈踱步。

「為什麼懷疑我是龍皇的孩子?」利奧拉提出了自己的疑問,自己長得也不像龍皇,利奧拉一點都不明白血狼的懷疑從何而來。

血狼怪異的瞄了利奧拉一眼,開口解釋:「誰看到你的女裝扮像都會懷疑的,我們都是認識龍後伊珊娜的人,你扮起女裝和伊珊娜根本就一模一樣,你沒看見連龍皇都因此向你邀舞?」

利奧拉也皺起眉頭來,他早就從藍瑟琪的口中得知自己長得很像她母後,不過他卻也沒因此猜想自己會不會是龍皇的兒子。

「怪了,真是怪了!你和藍瑟琪的年齡不一樣,不會是同胎生的,如果你長著像龍皇也就算了,男人在外面亂來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偏偏你長得像伊珊娜!伊珊娜從來沒有離開過龍皇身邊,哪可能懷孕生下你,卻沒有半個人知道的。」血狼的腦子原本就不大好使,遇上這等奇怪的事情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利奧拉認為這根本是個巧合,倒是血狼是怎麼知道那女孩是他扮的?如果血狼知道的話,那是不是代表龍皇也知道?如果龍皇也知道,那他的兒子卡布奇諾恐泊也不會不知道吧?

「你怎麼知道那女人是我扮的?你當時在現場嗎?」利奧檢直接把疑問問出口,畢竟在周遭的人中,利奧拉還是頗信任這個不良騎士。

血狼沒好氣的說:「笨蛋!是巴巴理斯後來告訴我的,你該不會以為舞會現場沒有監視麻遜吧?」

「對啦,說到巴巴理斯,他要我轉告你們幾個,要干什麼就快干,干完趕快跑路,因為你的女裝扮像已經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了,尤其是龍皇,再加上某名笨蛋被人設計,以為格勒重出江湖,這對凱司可非常不利。」

「某名笨蛋?」利奧拉問道。

血狼狠狠的給了利奧拉一個大白眼,訕訕然的說:「就是我這個笨蛋啦,不過這也不能怪我,誰叫蘭斯洛特這家伙比我還笨,他被人騙,我又傻傻的相信他,跟著他去調查啥亞龍平原上的異常能量,就發現那個超大魔法陣啊,我還以為格勒真的重出江湖了,蘭斯洛特又說他要在那坐鎮,要我趕快跑來跟大家說……」

「說不定是真的?」

「假的啦!」血狼倒是一點都不堅持自己是對的,毫不猶豫的否決:「如果只有巴巴理斯這麼說,那還有可能是他唬爛我,但是裘斯可不會胡說八道,裘斯說,以格勒的實力,要隱藏一個魔法陣是小事,哪可能擺在那裡讓全世界發現。另外,魔法陣又不是越大越好,沒有魔法師會用那麼大的魔法陣。如果說要用毀滅全世界的魔法或許有可能,不過那只是召喚陣,就算要召喚的東西真的有五百公尺長,也不需要畫那麼大的魔法陣。」

解釋到這,血狼懊惱的猛抓頭發:「早知道就先找米哲瑞商量了,可是這家伙又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你和米哲瑞很熟?」利奧拉對於上面的魔法陣解說是有聽沒有懂,不過對於米哲瑞、血狼和蘭斯洛特之間的關系倒是頗好奇,米哲瑞顯然討厭蘭斯洛特,後者更討厭前者偏偏血狼好像和兩者都不錯。

「喔,我們都在龍皇帝國做事嘛。」血狼解釋道:「只是支持的主子不太一樣而已,蘭斯洛特只管龍皇和二皇子,我比較喜歡三皇子,米哲瑞則是大皇子的人,不過總的來說,我們都得聽龍皇的,當然啦,聽歸聽,做不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根據凱司的描述……三皇子的確應該和血狼是一伙的,利奧拉心想。

「啊啊啊!我真的搞不懂啊!」血狼突然猛抓起頭發:「事情怎麼亂七八糟的!蘭斯洛特這家伙越來越怪,米哲瑞和巴巴理斯又一副神神秘秘的樣子,偏偏我上頭的三皇子又不像大皇子是個預言師,除了整天只會到處鬼混泡妞以外,什麼也不會。」就是因為三皇子愛玩,你才會跟著三皇子吧?利奧拉默默的想。

「不管了,反正利奧拉你要跑路就快,不然我怕你可能會跑不掉。」血狼有點擔憂的看著眼前這還頗讓他有好感的殺手。

「只是逃跑,沒有人可以阻止我。」利奧拉直接道出,這可不是在誇耀,完全是事實。

「說的也是,你倒真挺強的。」血狼咕噥了一下,又不放心的說:「但是你的同伴可沒你這麼強,要是龍皇或是秘羅打定主意要干掉你,轟幾個超強絕招過去,你大概不會死,但你旁邊的同伴鐵定死的連骨灰都沒有。」

聽到這,利奧拉也沉默下來,縱使他已經學會把真氣外放用以阻擋攻擊,不過自己從那次實驗後,卻也沒有再練習過,能不能用在和秘羅、龍皇這種超強對手的打斗中,還很難說。

「如果你真是龍皇的兒子就慘了,龍皇鐵定不會放過你。」血狼喃喃念著。利奧拉卻百股不解,龍皇難道討厭自己的兒子嗎?

血狼也看見了利奧拉疑惑的眼神,主動開口解釋:「你不知道,大皇子是個預言師,在伊珊娜懷孕的時候,他曾經為伊珊娜肚裡的孩子預言,他說龍皇將會被自己即將出世的兒子干掉,這件事引起軒然大波,後來又發生了意外,一對雙胞胎不見了一個,幸好留下的是女孩,不然不知道龍皇會怎麼處置自己的孩子。」

利奧拉卻對這件事不置可否:「安瑟也是女孩,根本沒有兒子。」

「所以這才奇怪啊!」血狼聳聳肩:「大皇子的預言從來都沒有落空過。」不懂也不相信預言的利奧拉對這件事倒是一點都不在乎,單單從年齡上來看,他也不可能是龍皇的兒子,這根本沒有什麼好煩惱的。

血狼卻顯然很在意:「以前我們一直認為另外一個鐵定是男孩,所以伊珊娜才會拜托神聖白龍把他帶走。」

「神聖白龍?」利奧拉疑惑的看著手中睡得連口水都流出來的小家伙。

「當然不是你手中的這只,當時他還是顆蛋呢,是他的母親,也是龍皇當時的坐騎。」血狼聳聳肩:「也就是秘羅他老婆。」

利奧拉的心中突然一動:「難道是龍皇想殺掉小孩,可是神聖白龍不讓他殺,所以龍皇就除掉了神聖白龍,那秘羅說龍皇殺了他的妻子是真的了?」

「有這種說法,基本上在你出現,並且帶來安瑟公主還活著的消息之前,每個人都是這麼認為的。」血狼悠悠的道:「不過龍皇自己是說,他並沒有想殺了自己的孩子,白龍和伊珊娜都誤會他了,他也只是想把小孩接回來而已,而白龍在誤會的情況之下,用自己的生命力送走了孩子,白龍是因此喪命的。」

「所以你知道了吧,這件事情有多奇怪,如果另外一個也是女孩的話,伊珊娜根本沒有必要送走自己的小孩啊,畢竟預言很明確的指出是兒子。」血狼反過來問利奧拉。思考的等級搞不好還在血狼之下的利奧拉哪回答得出來,反倒是看了看天色,答非所問的說:「我得去赴藍瑟琪的約了。」

聽到這話,血狼差點腳下一滑,突然發現自己剛剛講了一堆機密全都是白講的,眼前這小子根本就沒有發現自己的處境有多糟糕,血狼也只有搔搔臉,心想算了,反正他們都想跑路了,而且利奧拉背後還有巴巴理斯和米哲瑞在罩著呢,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好吧好吧,你去吧,記得早點跑路。」血狼無奈的揮揮手。

利奧拉點點頭,對血狼說道:「你的話我會跟凱司說的,凱司比較聰明,或許會想出來。」

血狼不置可否的聳聳肩,而利奧拉也簡短的道了個別後就急匆匆的帶著寶利龍往小湖邊去,留下血狼在原地喃喃自語:「好了,提醒也提醒完了,我看我還是去待在卡布奇諾身邊好了,免得他像拿鐵一樣被人干掉了,那我可就少了一個酒友了!」眼見小湖已經近在眼前,而湖邊正靜靜站著一個娉婷的身影,利奧拉也知道自己讓藍瑟琪等了很久,急忙搖醒懷中的寶利龍,讓寶利龍變成小龍型態,再脫掉寬大的術士袍露出底下的騎士服,當然,少不了戴上面具,「銀假面」就帶著神聖白龍慢步走向小湖邊的女孩。

呆呆站著的藍瑟琪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也不敢去想站了多久,她怕自己想了以後就會不自禁的想到銀假面或許爽約了這個事實,只好呆呆的看著幽黑的湖水和映在上面的點點星光,而心裡想的自然是那個還沒來赴約的人。

「抱歉,讓你久等了,突然有事……」利奧拉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藍瑟琪身後,同時解釋著自己的晚到。

一聽到聲音,藍瑟琪的肩頭強烈的一震,當她轉身過來面對利奧拉的時候,只見藍瑟琪如白玉股無瑕的臉上竟然流著兩行清淚,眼神更是好像既哀怨又控訴,著實讓所有男人看了心裡都會發疼,恨不得把眼前的少女抱進懷裡。

不過利奧拉只是在想,就算自己讓藍瑟琪等了快一個小時,不過這、這有嚴重到讓藍瑟琪這樣的女中豪傑哭泣嗎?

不過自己約人還遲到,利奧拉也沒有話好說,只能再次道歉:「實在很抱歉。」藍瑟琪也發覺自己哭成這樣實在太失莊重了,不過她卻止不住淚水,想到好友冰絲莉一再鼓勵她努力追求的話,藍瑟琪一咬牙,直接撲進了銀假面的懷裡,原本根據冰絲莉的勸說,是應該直接吻上人家,可是藍瑟琪終究還是做不出強吻這種行為,強「抱」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利奧拉反倒嚇了一大跳,從以前到現在,除了寶利龍這塊牛皮糖以外,幾乎沒有人抱過他,利奧拉不知道藍瑟琪為什麼要抱他,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反應,只得傻傻的站在原地。

藍瑟琪大膽的抱緊了銀假面,一開始是一股暖暖的幸福感油然而生,從未做過這麼大膽行為的公主把羞紅的臉埋在心愛人的胸膛,但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藍瑟琪卻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接下來倒底要怎麼收場,如果銀假面有回應的話,倒還不至於這麼尷尬,但是銀假面卻連聲都不吭,讓藍瑟琪整個人手足無措,不知道自己是應該繼續趴在銀假面胸前,還是馬上跑掉算了。

呆呆站著的利奧拉發覺褲腳被扯了扯,低頭一看,身旁小龍型態的寶利龍正咬著他的褲腳不放,還不時用兩只前肢攀爬著利奧拉的小腿,藍瑟琪大概也發現了小龍的舉動,一時好奇,脫口而問:「他在做什麼?」

「撒嬌,他要我抱他。」利奧拉毫不遲疑的解釋,跟寶利龍生活久了,他自然而然的就能了解這小家伙想做什麼,一直以來都只有他抱著寶利龍,大概是看藍瑟琪占據了自己的位子,所以寶利龍有點不高興了。

藍瑟琪喔的一聲,有點尷尬的離開了利奧拉的懷抱,寶利龍一看利奧拉的懷中沒人了,就拚命用小爪子抓著利奧拉的褲腳,還拚命的發出嗚嗚的嗚叫聲,利奧拉也索性把他抱起來,省得寶利龍鬧個沒完。

把懷中的寶利龍調整好位子,利奧拉這才想起自己來這的目的,開口對藍瑟琪直自的說:「我來道別。」

藍瑟琪愣了愣,還沒從這句話反應過來。

「我要離開很長一段時間,暫時都不會回來學院了。」

「為什麼?」藍瑟琪只覺得自己好像突然被潑了一盆冷水,幾乎是顫抖著想,難道是自己嚇到了銀假面,所以他決定不再來見自己了?

利奧拉沉默了會後避重就輕的說:「避難。」

聽到這個答案,藍瑟琪的心一下子跌到了冰窖,她發著顫說:「我、我對你來說就是一個難嗎?」

利奧拉卻有些吃驚的看著她:「不是指你,我有一些麻煩。」

看到利奧拉吃驚的眼神,藍瑟琪馬上就知道自己誤會了他的意思,原本差點結冰的心髒總算又開始跳動起來。不過藍瑟琪的心頭仍舊是沉甸甸的,才剛看到心上人,心上人卻是來道別的,藍瑟琪真的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是為銀假面即將遠行而傷心,還是慶幸他至少有來和自己道別?

「你的麻煩……我可以幫你解決嗎?」藍瑟琪東想西想,最後有些小心的問,她知道很多騎士遇到困難是不願意假手他人的,尤其是像藍瑟琪這樣有特殊地位,同時又是女孩子的人。

利奧拉想想,連首相之子和統領之女加起來都沒辦法解決的事情,恐怕藍瑟琪也無能為力吧!利奧拉也只能搖搖頭道:「恐怕沒有辦法。」

藍瑟琪失望的喔了一聲,終究還是不行……藍瑟琪在心中苦笑了笑:「那你什麼時候回來呢?」

「我不知道。」

「那你可以偶爾寄封訊息回來嗎?」藍瑟琪幾乎是哀求著說。

雖然利奧拉不常逃亡,但是至少知道他要逃亡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龍十字項煉,到時候追殺自己最勤的差不多就是龍皇帝國,而眼前的人還正好是龍皇帝國的公主,寄信給她似乎是一種……就算不是極度愚蠢,也是一種會讓凱司抓狂的行為。

雖然利奧拉通常不會拒絕藍瑟琪的請求,尤其當她用安瑟的面孔擺出哀求的表情時,不過這次的要求的確太過困難了點,很有可能讓自己、凱司和白天被抓回來的機率升高許多,如果只有自己倒還無所謂,但是有可能連累到伙伴的行為,利奧拉不會輕易去犯。

「不行。」

利奧拉最終還是吐出了拒絕的話語,同時看到藍瑟琪馬上黯淡下去的臉和淚花打轉的眼眶,面對那張哀傷的臉蛋,利奧拉反射性的想安撫藍瑟琪,他不喜歡看到她悲傷的模樣利奧拉伸出手,直接用修長的手指抹去藍瑟琪的淚水,同時對她承諾:「我會回來的,回來一定來見你。」

一種既苦又喜的奇怪心情在藍瑟琪的心底發酵,苦的是心上人即將遠離,也不知道何時才能見面,但是這番必來見她的承諾卻又讓藍瑟琪覺得自己在銀假面心中……終究是不同的吧!

「我會等你的。」

藍瑟琪雖流著淚,但是臉上卻帶著淺淺的笑容,而她的心情也如同這矛盾的表情。

上篇:第三章 血狼的壞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