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一話  重新開始的冒險 
  
第一話  重新開始的冒險

第一話 重新開始的冒險

轟的一個聲響,有個黑影飛了出來。
我聽見非常巨大的聲響從大概一百公尺左右的洞窟裡面傳來。
這讓我嚇了一大跳,因為剛剛跟我同行的人進去之前好像才說過不會有問題的,結果五分鐘之後我看到神奇的畫面。
據說是遠古時代的水之洞窟……好吧,從外面看起來根本不像那種超級古蹟的髒洞穴發出爆炸聲之後整個地面開始搖晃,接著有落石掉下來掀起了好幾陣的灰土,接著是洞穴裡面開始有活的生命用很快的速度往外面逃命。
不用想我也知道裡面大概又快要塌了。
這是開始尋找水精之石以來不知道第幾次發生的事情,看到我都快要麻木了。
「風符,保護事物之屏障。」抽出了預備好的符咒,在第二次爆炸聲所造成的漫天煙霧捲到我這邊之前我已經先做出了保護網,雖然很小,但是已經足夠了。
但是讓我往往措手不及的都是接下來的事情。一看到有可以保護的法術出現,原本正打算逃命的動物居然全都往我這邊衝過來了。
我…靠!
雖然說最近在安因和夏碎學長的指導下我會了比較多術法了,可是面對一堆幾乎是飛撲過來的動物我還是來不及反應。
砰砰的好幾聲加上了眼前一片全黑,我感覺到毛毛的東西把我撞飛出去,四周開始出現金色的星星和傳說中的天堂路。
不過只有幾秒鐘,連我阿嬤的身影都還來不及顯像,天堂路就消失了。
我直接在地上摔個狗吃屎,最後爆炸的灰土厚厚一層覆蓋上來……希望我被活埋斷氣之前他們來得及把我挖出來。
趴在地上、被埋在土裡。
我的名字是褚冥漾,今年高中二年級,目前正在度過愉快的假日……恩,其實說真的也沒有愉快到哪邊去。
如果有人說他被別人搞出的爆炸波及埋在土裡會很愉快的話,我絕對不說二話當場把他插到地心裡面去,讓他體驗看看什麼才叫是至高無上的享受!
而且我相信現在的我絕對有這種能力,因為不久之前五色雞頭才跟我說過把人插到土裡面是基本能力,連殺手都可以做了,沒道理妖師幹不出來。
「水鳴。」打斷了我的冥想,沉靜的聲音在土外面響起來,接著是轟的另外一種聲響。
千萬不要用水啊──
根本來不及告訴雅多這句話,像是洪水一樣的奔流直接把我從地下衝出來,因為力道太大了還把我捲去撞樹,接著我整個人就大字型的貼在樹幹上,加上一大堆泥漿。
……我會變成泥巴人,算了……
「漾漾,你在土裡面幹什麼?」永遠端著那張神經病一樣的笑臉,雷多的聲音從我後面傳出來:「快下來吧,如果被曬乾的話你會整個被固定在樹幹上,不過我個人覺得看起來也蠻像藝術品的,你介不介意回去再擺一次這個姿勢讓我雕下來?」
我去你的你要把我撞樹的樣子雕刻下來!
從一大堆濕淋淋的泥漿抽出身體,我直接摔到地上,這才發現附近的泥土都被沖的乾乾淨淨,顯然雅多的水鳴範圍使用很大,剛剛爆炸噴出來的那些髒物都沒有了,空氣中經過陽光折射還出現了小彩虹呢!
「我非常介意,拜託你忘記吧!」就算你不忘記,身為妖師的我也會詛咒你走路跌倒磕到腦袋直接失憶。
雕完之後一定會被五色雞頭那堆人笑一年。不、我甚至覺得一年還太短,很有可能是一輩子,然後哪天我死了五色雞頭還未死的話他一定會幹出帶著小孩去參觀然後告訴他們「這就是水妖精幫妖師雕刻的作品」,接著整個守世界都知道現任妖師去撞過樹還被在場的妖精做成雕像,直接就被流傳到幾百年。
光想就覺得很可怕。
「雷多!不准雕!」我再度警告了那個笑得像抽筋的水妖精一次。
「唉,真可惜。」雷多將他的劍給收起來。

……
等等!難不成剛剛你是打算用雷王把我挖出來嗎!
我突然覺得先用水鳴的雅多真是大好人,比起被埋在土裡劈死焢成土窯雞,被沖成泥巴人才是最佳選擇。
畢竟沒有人希望自己的死法跟土窯雞一樣。對了,我想起來之前好像在布袋戲裡面才看過,那個叫啥…焢肉燒還啥來著?
阿靠,我幫自己決定死法幹麻!還是那種食物式的死法!
決定轉移話題,我看向剛剛他們進去的洞穴——
洞穴呢!?
「你們把水之洞窟怎麼了?」看過去,我只看到一片平地,乾乾淨淨的甚至可以在上面鋪個水泥就變汽車道路了。
「垮了,剛剛被裡面的水魔獸攻擊時候他居然自爆了,結果整個被炸垮。」雷多用著一種『太可惜了他先爆不是被我們解決掉』的惋惜語氣告訴我,「應該是古代保護使用的魔獸,看起來已經有很久的時間了,不過力量沒有我們想像的大。」
「咦?喔。」
雅多收回了長劍,然後伸手把我從地上拉起來:「這裡也沒有水精之石。」
「又落空了。」看著雅多在他手上的地圖打了叉,我這樣小聲的說著。
從在黑山君那邊得到地圖之後,雅多和雷多開始了漫長的搜尋之路,而我在放假時候也會跟過去,像是現在的假日。
「南邊一帶的全都找過了,看來應該都被人拿走了。嘖,果然沒有想像中的容易。」雷多靠過去,看著十幾個已經畫上叉的地點,「對了,漾漾你這樣常常跟我們到處跑沒關係嗎?我記得你還在上課喔。」
「啊,沒關係,我週五沒有排課,所以加六日可以放三天。」有時候雷多他們出來都要好幾天,三天以內的他們會依照約定聯絡我,以外的他們就自己跑去了,畢竟他們是白袍還是大學生,可以出去的時間比我還長。
有時候到這些地方不是立刻就可以離開,如果遇到類似迷宮一樣的地形,還要花很多時間。
唯一一次就是前不久我們在另外一個水之地區遇到大型幻影,結果超過了五天出不去,回到學校時候已經翹了三天課了。
差點沒被班導給震撼教育。
「不過這樣經常跟我們到水之地,漾漾應該多少也對這邊的環境比較熟悉了吧?」雷多看著我,還是咧著笑問著。
「……沒有。」因為每次都是跟著他們直接被傳送到目的地,中間那些風景啥的從來沒看過,接著到了目的地之後十個裡面有四個被轟垮,所以除了定點觀光之外,我還是對這個世界的全貌不太清楚。
打個比方來說,就等於你從台中去台東觀光,但是一路上遊覽車都被封窗,這樣你還會知道外面長啥樣子嗎?頂多就下車之後看看台東的觀光點買個釋迦餅吧。
對了,上次買到的釋迦好好吃,下次帶點過來給他們。
雅多咳了一聲,顯然也想到這件事情,「既然沒有,就先回去吧。」
「啊!我要直接回去學校。」知道他指的回去是回水妖精聖地,因為他們每次找完都會先回家,順便弄東西大家一起吃。
在醫療班的幫忙下,伊多的氣色在這段時間也變得比較好,甚至可以接簡單的任務,只是雷多雅多不肯讓他動手。
相同的,夏碎學長在月見的照顧下也有轉比較好,但是聽說他的傷勢其實是比伊多嚴重很多,所以到現在還是住在月見的治療室,偶爾才會回到紫館住幾天,但是狀況一不好又被送回去了。
目前千冬歲持續在照顧他,根據萊恩的敘述,我們都覺得他已經變成戀兄狂了,而且千冬歲還推掉很多工作,都巴在床邊,有時候還乾脆翹課不見人影,從老家搬來很多神奇的藥材在保養他哥。
上次我去紫館拜訪阿利時候,還聽到小亭的抱怨。
千冬歲罵她煮茶不消毒。
是說,我想夏碎學長以前自己煮茶應該也不會特別消毒才對,而且重點是病毒根本不會侵襲他們吧!
這裡沒有人類,只有超人類!
「這是伊多要給你的東西,既然你要先回去就一起帶走吧。」根本不知道我已經神遊到別的地方去的雅多揉碎了一個指甲般大的水晶,接著是籃球般大小、裝飾很漂亮的白色盒子落在他手上:「水妖精的點心,他說上次你去時候似乎很喜歡。」
我感動的接過點心盒。
自從大家知道我很喜歡點心之後,常常有人送我。
阿利跟我說這很正常,因為這個世界跟我們那邊不太一樣,每個種族在每種不同的時間或季節都會有不同的祭典或是祈禱……等等的事宜,而這邊所有祭祀的物品都是必須手工製作。比起原世界,守世界中與不同的神靈等更加接近,所以會用最大的誠心去做各種東西,接著就會盛產,然後發送到不同的朋友手上,也代表一種對朋友的祝福。
將神享用的東西、或是神祝福過的東西與我們最好的朋友分享。
是這樣的意思。
而再延伸之後就變成只要是認為很喜歡的朋友,就會經常有食物類的東西往來。
這件事情讓我很緊張,因為我根本不會手工點心,只好經常盧我老媽幫我做綠豆湯紅豆湯那種甜點或是別的小吃來送還,幸好大家對台灣味的小吃風評都還不錯。
「幫我跟伊多說謝謝∼」看著白色的高雅點心盒,我連忙道謝。
「伊多說,上次你給我們的綠豆湯也很好吃,有時間他想請教你母親作法。」雅多轉述著他家大哥的話語。
……
水妖精跑去跟我阿母學做綠豆湯……
那種畫面怎樣想怎樣怪異啊!
「呃、我會問我媽媽看看的。」其實我覺得我老媽應該巴不得伊多去學,上個月回家時候阿利說有任務所以跟我一起回去被我老媽撞見,我老媽後來偷偷跟我講,以後有那麼帥的同學要多帶幾個回來。
我想,伊多應該會讓我媽更愛。
因為他不但帥,還是好人;上次喵喵偷偷跟我講,伊多如果出道一定會是師奶級殺手。
她是從哪邊學來這種句子啊!
「謝謝。」雅多點了點頭。
「不、不會。」反正不是我教的……
「那麼我們要先回去了喔。」雷多很好心的給了我一張移送陣法的符咒,上次我要來找他們時候不小心卡到岩石縫裡面,後來雷多或雅多都會直接幫我準備了,「下次你要來時候可以帶西瑞一起來啊——」
私心!這絕對是私心!
「不要帶那個礙事的傢伙!」雅多的臉更臭了。
「哪裡有礙事!」
「全部!」
「你們慢慢聊吧,我要先走了……」

***

於是,我回來了。
這是學長不在之後的第十一個月。
我站在黑館前,四周的景色一往如昔……或許有點不太一樣,因為我之後才曉得原來那些花園跟造景也是會換位置的,就在我某次回來時迷路迷了兩小時後才知道,它們每到固定的時間就會換位,一個週期後才又回來。
「漾漾∼下棋∼∼!」大概是從裡面感覺到我回來,黑館那扇充滿人臉的門突然被用力的踹開,我看到人臉用孟克吶喊的表情飛出去,然後被太陽給昇華掉,隨後黎沚抓著木棋盤衝出來,「可惡!蘭德爾居然說他對西洋棋以外沒興趣!所以你快點陪我玩吧。」
我看著他手上那組古老的木頭棋組,腦袋堶惘酗T秒的空白,「不好意思,我不會玩……」自從上次我知道古老的下棋方式跟現在不一樣之後,我就不敢玩了。
黎沚的娃娃臉皺起來。
「你問問尼羅,說不定他會。」我總覺得尼羅可能全天下事情都知道,就是不知道他主人很想跟他交朋友的心情。
「好∼」
娃娃臉跑掉了。
看著黑館,我慢慢的走了進去。
那時候,學長離開,我曾經請賽塔如果可以將我編回一般學生住宿,不過賽塔告訴我學生宿舍還是滿的,而且因為我身分比較特殊,就他身為宿舍管理的判斷,他認為我應該要繼續住在黑館理面。畢竟雖然學院跟公會方面把妖師的消息壓下,但是還是有不少人知道了,避免出任何意外,我待在有眾多黑袍居住的地方才是比較好的選擇。
既然賽塔都這樣開口,我也不好意思反駁。
不過住了一段時間下來外加學到的也變多之後,我也開始覺得黑館其實沒有以前那麼恐怖就是了……好吧,從超級恐怖變成高級恐怖。
不過更可怕的是住在裡面的黑袍們。
「漾漾∼要不要跟大姊姊出去玩啊?」搖著尾巴,在我踏進大廳之後奴勒麗剛好走下來。
「不用了謝謝!」跟她出去絕對不會有好事情!
上次看到莉莉亞半死不活像條屍體被拖著回來就知道了。
在莉莉亞確定可以出任務之後,她的搭檔就被惡魔強迫包了,接著……根據喵喵的形容,那就是一切死亡噩夢的開始。
不,說是死亡還太好了一點,如果可以死搞不好還比較舒服。
只能說願神保佑她。
快速的衝上樓梯直奔我自己的房間,途中先經過學長的房門前時候我就放慢腳步了。
學長的房間還留著,一樣還是在我隔壁,今年沒有新的黑袍進來,所以黑館裡的房間完全沒有調動。
這個房間已經很久沒有被打開。
我站在這扇門前,就像我過去那些時間做了無數一樣的事情,在這裡禱告希望這裡面的主人能夠如同以往。
踹門、回來。
妖師無法改變已發生的事情。
主神、媽祖、創世神還是土地公都好,我不知道妖師拜的會是啥東西,所以只能默默的自我禱告。
不知道跟現任妖師祈禱會不會比較有用?
然啊……拜託你保佑一下我們祖先朋友的小孩……
啊靠,他又沒死怎樣保佑。
默默的在心中自己吐槽自己之後,我嘆了一口氣走回房間。
剛打開門的那一瞬間我確實有聽見電視聲音,還是某種卡通的聲音,不過下一秒馬上就消失了,等我打開房間,裡面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我左右看了一下,看見出門之前被我收在抽屜裡的遙控被丟在地下,這讓我知道剛剛的確有人在我房間看電視,而我大概也知道是誰。
因為某一次我用陣法跳動回來之後猛然看見隻藍眼蜘蛛在偷看卡通之後,一切謎底就都揭曉了。
大概是監視的人不無聊、他的寵物已經先無聊了。
還是繼續假裝我不知道有這件事情,拾起搖控丟在沙發椅上,我去沐浴了一下順便把泥水髒衣服都洗了。
不久之前為了黑袍住戶們的方便,賽塔特地去弄來一台洗衣機、就是類似我在湖之鎮看過的那種放在另一個交誼廳外面,讓大家不用等到送洗時間才可以送洗或自己處理。
但是自從有一次打開之後我看見裡面有個拿著圈刀的妖婆在滾筒裡轉動之後,我就深深決定我還是自己洗比較好。
整理好踏出浴室沒多久,我就聽見黑館外面有人在叫我。
「漾漾∼∼出來玩喔!」
很熟悉的聲音又開始在黑館外面召喚我了,之前還會乖乖的打手機,但是近期都開始用喊的,我很懷疑會不會哪一天又有哪個住戶一下子心情不好就來個落雷落硫酸的,不過顯然黑館的住戶對於女孩子是相當包容的。
「等我一下!」對著下面的喵喵大喊,我用很快的速度整理好衝下一樓,大廳裡面空蕩蕩的沒人。
自從大戰過後,學校穩定下來,原本回來的黑袍在確定沒問題之後又開始四散工作了,最近期數量最低的時候還只有兩個在黑館裡面。
那種時候我就特別不敢自己半夜去大廳,總覺得會被不明物體拖走。
快速的又衝出黑館之後,喵喵正在對我揮手,旁邊還站著莉莉亞。
在那之後,莉莉亞的臉好很多了,只剩下一些淡淡的疤痕,後來喵喵教她化妝後就蓋掉幾乎八成,目前還會定期回醫療班治療,聽說再過一陣子應該就會完全治好了。
「嘖,慢死了,你這個鄉民!」一看到我出來,莉莉亞馬上發出了不爽的冷哼。
……我還真想問鄉民這兩個字是妳從哪邊學來的。
跟五色雞頭嗎!
「怎麼沒有看到萊恩?」左右張望,我這次很確定真的沒看見萊恩、他也沒有浮出來之後才開口。
「他弟弟抓著他去買東西喔,所以今天只有我們。」喵喵歡樂的勾住莉莉亞的手這樣告訴我們。
唉,自從丹恩小朋友進到學校之後,萊恩大概就很少時間可以跟我們出來玩了吧,真是愛黏哥哥的小孩。
一回想起當代導人的那一個月……我寧願不要去回想對心臟會比較好。
不問千冬歲是因為既然他沒出現,就一定是在夏碎學長那邊,所以不用問太多。
「哼,要不是喵喵找我,本小姐才不屑跟你這個惡名昭彰的妖師出去!」莉莉亞用鼻子哼了我一口氣。
「好啦好啦,等等要是被找麻煩請妳閃遠一點。」已經很習慣的我搧搧手,反正快一年來她每次都這樣,結果每次都還是跟我們一起出去。
因為頂著妖師頭銜,最近來找麻煩的人其實還不算少,不過大部分都被擺平掉,大多時候都是被我附近的朋友,有時候好運遇到肉腳我自己也稍微可以處理。
反觀有袍級的反而沒有人來堵我,大概是因為公會有下達命令還啥,來堵的幾乎都是一般學生不然就是校外的。
目前充當符咒老師的安因告訴我,那你就不用客氣的拿他們來練身手,反正學校不會死人,就物盡其用吧。
然後充當符咒顧問的夏碎學長告訴我,既然對方都要你死了,那你就先下手為強讓他們死吧,反正學校不會出人命,剛好有機會努力鍛鍊自己。(夏碎學長告訴我這些話時候是用很溫和無害的微笑表情。)
於是我就天天都在練他們教我的法術,而且居然開始進步了。
連我自己都有種很難相信的感覺。
「今天右商店街的點心屋有新的點心喔∼喵喵有拿到招待券。」如同平常一般,約了人出來的喵喵告訴我們行程,「庚庚已經先過去了,阿利等一下也會來,大家一起去吧!」
「嗯。」
「囉唆,快走吧。」
這是學長離開的第十一個月,一如往常不變的生活。
現在,我已經高中二年級。


上篇:第一章  從過去開始的傳說    下篇:第二話  指定的任務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