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五話 新加入的客人 
  
第五話 新加入的客人

第五話 新加入的客人

「所以,你們就把獨角獸也帶回來了?」

站在醫療班總部的大門口,輔長露出不知道是想罵人還是想誇獎的表情。

「呃......他說的因為鎮魂碎片是他的,如果我們不給他跟過來也別想拿到。」

看著後面跟過來的獨角獸人,我偷偷的捏了一把冷汗。

站在後面的人直接一把壓住我的腦袋,然後露出欠揍的笑:「我的東西只有我能用,那你們說的大美人在哪邊呢?」

「就算有也不給你看。」輔長一臉就是「本地色馬禁止入侵」的表情。

「哼,如果想要使用我的東西,就乖乖的讓我去看。」色馬囂張的環著手,吃定了我們很需要這東西,「先告訴你,鎮魂碎片是會認主人的,如果要讓它換新主人一定要舊主人放棄,另個方法就是原主人願意出界,否則你們拿到的就只是普通沒啥路用的小碎片而已啦。」

我突然有點知道為什麼他會跟來的原因了,不果如果他可以用正常方式解釋,相信我們會比較感謝他。

有點不甘心的瞪著他,過了幾秒之後輔長才開口:「目前因為正在準備清醒工作,所以醫療班聚集了頂尖人員正在做最後更換藥物的程序,最快後天可以讓你先進去,同時我們要借用碎片的能力。」

「原來如此。」式青撫著下巴:「所以我後天才可以看到美人嗎......這也沒關係,希望他是值得等待的對象。」

「所以你可以先滾了,後天再過來。」輔長語氣相當不善的趕人。

對了,我想起來輔長也是喜歡漂亮東西的那種人,之前還常常被學長修哩,所以這就是所謂的同性相斥原理嗎?

原來變態是會排擠變態的,世界還真是公平。

「不過我也不想回去耶∼」轉過來看著我們,色馬眼中的閃光徒然讓我整個人打了一個冷顫,接下來他說的話也讓我知道大事不好了,「借我地方住吧∼」

他說的太過理所當然了,就好像是在說「喔,天氣晴朗」這樣子的話。

「醫療班裡面沒馬廄。」輔長很不客氣的拒絕了。

阿斯利安輕輕的咳了一聲,「那個......很不好意思,我這邊也不太方便......」

其實我覺得他想說的是,如果戴洛還是摔倒王子打開門之後發現他房間裡面有匹馬,會做出什麼事情可能沒人能預料的到。

搞不好下次去我就會看見張獨角獸的獸皮晾在陽臺上消毒。

三個人都看像我這邊。

等等!這是我的責任嘛!

我的房間也不是馬廄啊!你們應該要把雷多雅多叫回來,叫他們養在水妖精聖地才對吧!至少還有空地可以去蹓馬,而且關在聖地裡面才可以昇華他渾濁的心靈吧!

「那就這樣決定吧。放心,我只要有床就可以住了。」表現的很大方,好像去住我房間是我榮幸的式青用力拍拍我的肩膀。

......希望你知道一個房間裡面只有一張床!

讓給你我是要睡廁所嘛!

「這也是可以,在學院裡面我們也比較好找人。」輔長居然投同意票了。

有沒有人要先問過我的意見啊!

「黑館應該要先問過賽塔吧?」這樣亂帶馬進去不知道會不會出問題。

「沒關係,如果是居住者帶進去的話不會有問題,因為算是你的客人。」完全沒看出來我在做最後掙紮的阿斯利安,非常好心的告訴我這件我早就知道的事情。

讓我多掙紮幾下會死嗎──

「那就這樣決定了!」很快樂的獨角獸一把搭住我的肩膀,活像我們兩個是認識多久的好兄弟一樣,接著他壓低聲音問了我一句話:「宿舍有多少美女?」

......我後悔了。

我這次真的後悔了。

自作自受這句話我完全知道怎麼寫了,因為它現在正具體的出現在我身上。



***



「漾漾,你回來了啊?」

所以,當我領著一匹馬回到黑館門口時候,第一個看見我們這種怪異的配對的就是蹲在門口不知道在幹什麼的黎沚。

為什麼會是一匹馬?

因為這匹色馬告訴我他比較喜歡獨角獸的型態,因為可以吃到比較多少女的豆腐(還是自動送上門的),所以他就恢復原本的樣子,把「下流」這兩個字發揮到淋漓盡致。

「你在幹什麼?」我看他也不像蹲在門口抓螞蟻,摸來摸去不知道在幹什麼。

「等等,我在找東西,剛剛有個東西闖進校園就停在黑館這邊,算是白袍級的任務。」阻止我們踏上大門臺階,黎沚繼續蹲在門口前面摸索著。

「東西?」

「嗯,找到了!」

「找──」

還沒搞清楚他在找什麼,正要開口的同時我看見黎沚往石鋪的地面用力一插,徒手就貫穿了地板,接著臉色完全不改的再將手抽出來。

那一瞬間,我看到的是某種黑色的東西跟著被抽出來,一開始我還以為是海參,但是在長度超過三十公分之後我就馬上修正念頭了。

「有蟲。」拖著那條東西,黎沚往我們這邊一翻,接著往外面用跑百米的速度跑開。接著我只看見那條怪異的黑色東西一直被拉拉拉拉拉的往外拉,無止盡的延伸了很長很長一段距離還是沒看到頭被拔出來。

不、也有可能黎沚拿的那邊才是頭。

大概過了十幾秒之後,我遠遠的又看到黎沚好像繞過了幾樣東西,抓著那個黑的又往我們這邊跑回來。

就在同時,地面下發出了異樣的聲音,轟隆隆的像是地鳴,整個地面也跟著搖晃了起來,原本鋪平的地面突然開始往上裂開來。

「出來了!」從腰後抽出短刀將手上那黑色的東西插在地上,黎沚從我們身邊擦過,接著一拳往飛出來的另一端湊下去。

剎那間,我聽到像是恐龍咆嘯一般的哀號。

嗯......我大概能了解那個黑色東西的痛苦,因為我記得黎沚的力量滿大的,雖然他外表看起來不是那回事。

被打飛的黑色物體哀號之後彈出去,但是因為牠的身體一部份被固定住了,加上牠彈飛的方向是黑館,所以半秒後我聽到結實的巨大聲響以及看見了黑色玻璃門被撞之後飛出一堆靈魂昇華在太陽之下的怪異情景。

撞上玻璃門後,我才看清楚那個黑東西的樣子。

那是一個很像燈籠魚魚頭的怪腦袋,大大的有個黃色的眼睛,撞擊玻璃門之後牠整隻翻了過來下巴朝上,嘴巴整個大開了露出黑色的尖牙。

「這是原蟲的一種,現在要將牠傳送出去。」確認黑色怪東西暫時暈眩沒有反抗跡象後,黎沚露出大大的笑容,然後將手上和衣服上的灰塵拍乾淨。

說到原蟲......我的確有印象這種東西,第一次看見時候剛好認識了帝,真是一種讓人懷念的生物啊。

「傳送完畢。」

在我恍神的一秒之後,黎沚已經用不是人的速度將黑色的原蟲弄走了,接著才轉過來我們這邊,同時也注意到從剛剛開始就站在我後面的獨角獸:「咦?幻獸?這是樣漾你的招喚獸嗎?」

我轉過去,看見那種聽說要去襲擊美人的獨角獸倒退了兩步,看著黎沚可愛的娃娃臉卻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很好,我相信他剛剛應該已經體認到黑館裡面就算是看起來像無害小孩的人,也有暴力到無法招惹的力量這件事情了。

「可以摸嗎?」黎沚走到色馬的旁邊,露出了一種很渴望的表情。

「不可以。」

從黑色玻璃門之後傳來第三者的聲音,接著我看見前幾天才去出任務的洛安壓著黎沚的肩膀:「有點事情,請先進來裡面吧。」

一聽對方認真的聲音,黎沚點點頭,跟我們揮了手後跑進去黑館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跟在後面進去的洛安看了一眼色馬,像是有點在瞪他的感覺,但是也沒說什麼就跟著走進去了。

黑色的玻璃門自動關上。

『啊啊......美人......』色馬的聲音突然在我腦袋堶掬T起來,讓我嚇了一大跳,因為這種說話方式只有米納斯在使用。

「你、你不要在我腦袋裡面講話!」我整個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唉,獨角獸型態一般人聽不到我說話,頂多聽到馬在吠的聲音,不這樣連結我怎麼跟你溝通。』完全不認為哪裡有錯的色馬還說得很理所當然。

你要連結起碼先問過我吧!

這裡不管是人還是馬都主動漠視人權就是了?

『唉唉,剛剛應該先湊過去的,真是可惜了小美人......』

「你剛剛不是害怕黎沚嗎!」瞪著剛剛明明倒退兩步的色馬,我揚高了聲音。

『不,我只是太震驚了沒想到一來就有好康的事情,一下子不敢相信往後退了兩步。』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做害怕的變態色馬死盯著黑色玻璃門不放,好像很想一頭撞進去尋找剛剛在這邊毆打原蟲的那個黑袍,『小朋友,你真是不解風情,如果害怕被打的話你要怎麼欣賞美麗的人呢?當然是流血流汗得來的果實才會甘美啊。』

......我非常不想要這種噴血得來的果實。

看來繼續跟他講話我腦袋也會跟著壞去。

決定不管那匹變態色馬,我推開了黑色玻璃門自己走進去,隱約的好像還有「聽到」誰在哀嚎他的靈魂都被太陽光蒸發了,但是沒有看到「任何」人。

大廳裡面一個人也沒有,看來洛安應該把黎沚給拖走了。

是說,他認識色馬嗎?

不然為什麼會有那種很像是警戒的表情?

「那是哪裡來的獨角獸啊?」趴在樓梯扶手上,搖晃著尾巴的奴勒麗勾起慵慵懶懶的微笑,很妖嬌的看著跟在我後面的色馬。

而我後面的色馬也很配合的直接流出口水,但是並沒有上前去。

「呃,雅多他們任務的,因為他們有點是所以我先帶回來了,不好意思。」禮貌性的打了一下招呼,我連忙快速走上樓梯,越過奴勒麗往自己的房間跑。

在她把興趣轉向我之前我要快點回到房間避難。

「喔∼那借我玩吧。」目前注意力都在色馬身上的奴勒麗很歡樂的哼著歌跑下去了。

「別玩死喔。」

轉過一個樓梯口之後,我果然聽見樓下傳來淒厲的馬嚎聲。

嗯,請安息吧。



***



把色馬丟在大廳讓牠跟惡魔好好連絡感情後,我很快跑回自己房間。

才剛踏上房間的樓層,我遠遠的就先看見尼羅站在門口的地方。

「您好。」微微行了禮,一如往常的尼羅露出微笑。

「咦?有事情嗎?」我記得今天應該沒有跟伯爵還是誰另外有約才對。

「安因先生臨時接受一件任務,所以請我將明天的作業交給您,還附帶了一些書籍,如果您有問題也可以問我。」遞出了手上的一疊看起來就夠讓我頭痛幾天的厚重書本,尼羅這樣說著:「這些是中文譯本,通用語本可以在圖書館中找到。」

「中文就可以了,謝謝!」開玩笑,我的通用語差點被當掉。

話說在升二年級之後有堂通用語的必修課程,聽說一開始好像是選修的,就在大戰發生時似乎在學院之外有一些地方,除了紛爭外還因為少數語言不通造成了誤會,所以學校便將它排入了必修課裡面。

扇董事說,從這邊出還的學生要是給她丟臉就只有死路一條。

當然,這是某天她閒來無事又來亂晃時私下說的,要是她直接在全校面前公開這條,我想以後陷入慌亂的應該不只外面,校園裡面大概也會跟著爆發恐慌了。

至少我就會很恐慌。

通用語其實沒有我想像中的難,但是人嘛,就是有分可以讀英文跟背出單字的人,雖然通用語很快就可以抓出個規則,但是到現在我還是只聽得懂簡單的部份,例如:早安跟你好。

「您的通用語有待加強......」尼羅無奈的看著我,說著:「據說高中部不會將通用語列入畢業最終考試之一、但是大學部會,若您需要補強也可以來找我,其他語言如果您有興趣,我多少也懂得一些。」

我還懷疑搞不好尼羅其實深藏不漏,他應該全世界的語言都會了,說不定還有黑袍資格!

這種人才公會不來挖真是太可惜了!

但是另一方面我也覺得當伯爵的管家真可憐,居然被迫什麼都要會,前幾天我去醫療班時居然還聽到情報班的人向尼羅請益,說是找不到一款清潔劑能夠把人完全滅屍不留痕跡還順便消除親友記憶的;最可怕的是,尼羅居然當場幫他找到了,而且還附帶配方。

說真的......我還蠻想知道那款清潔劑到底是用在哪哩,那其實是進階版王水吧?還附帶清除記憶咧!

那是什麼可怕的東西啊!

沒有注意到我正在亂想什麼,尼羅稍微偏過頭瞇起了眸子,「好像有什麼聲音......」

被他這樣一說我也立刻聽到。

有到馬蹄聲直接從下面衝上來,來勢洶洶、非常快速,接著不用兩秒我就看見白色還帶著跟角的四腳色馬一邊噴淚一邊往我們這邊衝過來。

這種狀況我看過,之前五色雞頭也表演過,不過他沒有含淚、而且還踩扁一個鬼王。

反應比我快的尼羅立刻拽住我的手臂,兩個人往後閃開,也剛好閃過那匹獨角獸的猛力一撲,接著我看見有隻獨角獸勇猛的直接撞上我房間的門板,那根角完全戳過去了。

然後牠卡在門上面,因為那根角拔不出來。

這真是天下奇觀啊──

有隻獨角獸卡在我的房間門板上,現在正用四肢馬蹄去踩門板要拔出自己的角,但是我很確定黑館的防禦系統沒有失效,因為牠怎樣都拔不出來。

從我這角度看,我看見色馬那白得會發亮的漂亮毛皮上有好幾個血紅血紅的唇印,看來牠還沒對人性騷擾就先被性騷擾了,而且還不是處女。

如果是,我打賭牠就不會噴淚衝上來,而是含笑在原地噴鼻血。

想到這邊,我趕緊翻我身上的小背包,不知道現在那支手機能不能照相。學長給我的那支手機一直都有照相錄影功能,但是我不敢用──

自從第一次拍出噴血人頭的靈異照片之後我就不敢用了。

但是現在我也沒帶相機,先湊合湊合。

「怎麼了?」尼羅疑惑的看著我的翻找動作。

「先幫他拍一張照片再把他弄下來。」接著我就把相片發送到好友手機,我打賭不用半小時,最新的校園報就會出現獨角獸卡在黑館房間門口的頭條新聞了!

『不准拍!』色馬的聲音在我腦袋裡面尖叫起來,還騰出了後腳要踢我。

我突然有點理解為什麼我以前在腦袋裡面尖叫,學長都會露出想殺死我的表情了,因為我現在也很想朝馬屁股上面踢下去。

有人在腦袋裡面講話還真不是普通痛苦。

米納斯聲音因為輕輕柔柔很好聽、而且也很少說話就算了,但是這匹色馬鬼吼鬼叫一大堆還附帶色情妄想,實在是讓我很想對他尖叫回去。

「為什麼會有獨角獸?」看著卡在上面掙紮的獨角獸,尼羅挑起眉。

「呃,因為出任務的關係,不好意思。」搔搔頭,我想著等等要跟尼羅解釋一下這錯綜複雜的關係。

「不會,至少你不是帶著地獄犬回來。」尼羅用非常鎮定的語氣這樣告訴我。

所以獨角獸不算什麼嗎?

『渾蛋!先把我弄下來!』拼命拍著門板的四腳色馬在我腦袋裡面發出咆嘯。

接著發痛的太陽穴,我看著尼羅:「這個要怎麼弄下來?」我沒有被房門卡過,還真沒有處理的經驗和方法。

「這是自動恢復的防禦機制,你只要打開門讓房間知道主人回來、然後想著釋放外在物質就可以了。」顯然處理過的尼羅這樣告訴我解決方法。

『還不快開!』馬腳往我這邊又踢了兩踢。

我說,如果你還要繼續踢的話我今天就去住伯爵房間好了,不知道獨角獸卡再門板上一天會變成怎樣喔?

雖然是這樣想的,不過我還是按照尼羅的話把房門打開了。

幾秒之後,我聽見門板發出「呸」的一聲,那支角被吐出去,然後獨角獸整隻摔在地上。

真是有趣的防禦機制。

看著門板,我決定如果色馬敢在我房間裡面幹什麼的話,我一定會掄著他再撞門板一次讓他直接成為活體裝飾。

就這樣決定!



***



「好像沒受傷。」

好心蹲下去幫獨角獸檢視著那根長角,尼羅對我露出微笑:「獨角獸這種幻獸不好照顧呢,如果受傷的話可以帶公會醫療班的幻獸部門,那邊有專門在幫幻獸治療。」

原來醫療班還有分這麼多,我還以為只治人咧。

看著尼羅拿出手帕細心的幫色馬擦乾淨身上的唇印,我也覺得越來越不對勁了。

色馬居然不抵抗!而且臉上還出現了雖然我只看過一、兩次但是讓我馬上就知道非常不妙的猥褻表情。

獨角獸根本就是「在室的」辨認氣嘛!

『真是美麗的獸王族......幫我介紹一下,我要全名跟種族還有三圍和興趣喜好,這樣方便登入美人記錄。』猥褻的色馬居然有臉跟我提出要求。

還有,那個記錄是怎樣!

「尼囉,這樣就可以了,謝謝你喔。」連忙把正在垂涎別人管家的馬臉推開,我趕緊向尼羅道謝:「那我先回房間了,這隻獨角獸可能要住幾天,可能對黑館不太清楚,如果他幹了什麼是你就直接把他做掉......不是,我說通知輔長過來抓走他就行了。」叫我帶回來的是那傢伙,所以不將他拖下水負保管責任實在是讓我很不平。

奇怪的看了我一下,尼羅倒是沒有提出疑問:「好的,如果需要幫助也請告訴我們。您曉得的,主人的房子外有著廣大的庭院足夠讓獨角獸奔跑。」

放心,我會詛咒他跑到一半被教堂的人當作吸血鬼的邪惡僕役做掉。

「謝謝喔。」推著色馬進了房間,我連忙把門給關上。

『喂!你沒有幫我問!』色馬發出了抗議聲。

「拜託千萬不要去招惹尼囉,他後面有個吸血鬼你惹不起。」居然敢垂涎別人管家,該不會我明天一早就看見馬乾了吧?

『放心,我只是純粹欣賞,不會對他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根本就是對別人精神性騷擾和視姦的馬這樣告訴我。

懶得再跟他爭論這個話題,我開了睡房的門:「我房間不大,你如果要住在這邊可能要用人形的住,不然馬形會很佔空間,另外浴室不要用太久。」上次我在裡面蹲馬桶蹲了兩個小時之後,掛在牆上的那支蓮蓬頭不知道怎麼的突然發飆噴出大量滾燙的熱水把我給轟出去,之後我就不敢進去太久了。

『唔......』考慮了一下,色馬轉了個身,再轉回來之後已經變成那個有著獨角的青年了,「沒辦法,那麼我住你房間就這樣吧,出去外面我會維持獨角獸的樣子,你別告訴別人我有人形的形態。」

為了別人的安全,我一定會說的!

「因為能出現人形的獨角獸很少,別害我。」這次講得滿認真的式青看著我,不太像是在開玩笑。

「嗯,我不會亂說的。」不太想問他被發現會怎樣,我想了想,畢竟我們還是要拜託他,多少大家和平相處會比較好,「你──」

「床是我的!」

直接衝進去房間裡面,青年往我的軟床上用力一撲,然後打滾了兩三圈,把棉被跟枕頭全部都捲成一團。

那一秒,我還真想把他從床上踹下去。

「你──」

「好棒喔,很久沒有睡到床了。」捲在棉被裡面,式青露出滿足的笑容蹭著軟綿綿的被舖:「總算可以好好睡一覺了。」

看著他,我嘆了一口氣,然後退出睡房把門甩上,注定了要睡客廳的悲慘命運。

但是我實在是很不想睡啊!

誰知道客廳還是陽臺外面會衝什麼進來!

雖然我還可以進去另外一個房間......

「唉。」

我看我還是去跟尼羅借住的地方好了。



上篇:第四話  幻獸    下篇:第六話 鎮魂碎片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