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二話  夢見 
  
第二話  夢見

第二話 夢見

「守世界,是一個聚集了許多生命的空間。」

在五色雞頭不知道摔到哪裡去,飛狼又奔馳了好一段路,直到阿斯利安認為離醫療班夠遠、也快進入傍晚後,我們才在一處像是森林的地方停了下來。

把正在睡覺的學長靠在樹邊讓他休息,阿斯利安讓飛狼暫時先回到牠自己原本的地方後,一邊紮營一邊開始對我做簡單的講解。

完全不想動手的摔倒王子鄙視了要動手的工作活之後,就去森林附近巡邏了。


「你應該知道,我們學院聚集了非常多不同的人,也有著別的學院比不上的最多種族,幾乎在守世界中的種族都可以在學院中看見。」頓了一下,阿斯利安有點半開玩笑的說著:「當然,連鬼族都出現過了。」

我點點頭,之前安地爾混進來好幾次,雖然都是未遂,但是也夠可怕的了。

「守世界與原世界本來是同樣的地方,後來分裂開成為兩個不同世界之後,原世界的人們和種族的力量就幾乎消失了,偶然才會在其中出現擁有力量的人,但是守世界完全相反,我們保留著世界各式各樣的種族與傳承之力,遵守著一定的規則運行。」儘量說的比較簡單,阿斯利安在架起休息用的遮棚後這樣繼續告訴我:「不過其實我們還是有跟原世界繼續往來,在守世界的人幾乎都知道原世界的事情,但是原世界的人卻不一定都知道。」
「因為力量差異嗎?」我有點不能理解,之前安因他們也對我解釋過類似的話,古代的事情好像在我原本的世界中只存在書本裡面,那些無法被考就的神話在近代學者口中都變成一種感情的依歸、演化之類的事情,因為沒有直接性的證據,有許多的人都相信神話並不存在。

其實以前我也不太相信神話跟那些傳說,但是後來進到學院之後……不信都不行了。

「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如此沒錯,根據我們歷史記載,曾經有幾次對原世界重大接觸,但是都被當代的君王、帝王以異教論處,因為原世界是力量逐漸失去的世界,所以一旦有力量的人出現之後,反而是異類,所以人們比較難以接受。」看著我,阿斯利安思索了一下,「不過這個狀況在公會出現之後就逐漸好轉,公會在原世界也建立了強大的系統網,雖然不是公開的,但是至少我們已經稍為可以彼此通聯、出任務了。」
「而且現代的人類接受力比較高。」我笑了起來,不知道該不該歸功於現在的動漫話跟小說,很多人還巴不得有特異功能咧。
「是的。話說回來,因為守世界還保持著許多種族、也留下了各種不同的特性和禁忌,所以我們在離開學院之後,必須特別小心這種問題,尤其是學弟你第一次走出校園、正式的在校外活動,一定要非常小心。」

「我會很注意的。」誰知道這裡還住了啥亂七八糟的東西,一邊點頭答應阿斯利安的話,我一邊舉起了米納斯朝向學長的方向:「式青大哥,如果你再往前我就開槍射擊了。」以為不發出聲音我就不會注意到嗎!

正在草叢裡面打算襲擊睡著學長的色馬在我腦袋裡面嘖了一聲站起來,然後轉化之後變成我們之前看過的那個青年一屁股坐在旁邊:「哼哼,我還是要靠他那麼近才可以用鎮魂碎片啊,不然那個力量誰來穩固啊!」

看著色馬,如果他說這話是在我還沒認識他之前我一定會被騙,但是現在我認識他,「你少唬人了,你八成退個兩百公尺還是可以用鎮魂碎片!」

『你怎麼知道!』這次式青在我腦袋裡面驚呼。

只要是知道你為馬不尊的人都會馬上猜到的吧!

阿斯利安疑惑的看著我們:「如果方便,式青能否說說鎮魂碎片這樣東西?我們並非十分了解,但是旅途上卻必須依靠這樣物品。」

我想阿斯利安應該是想收集情報來調整我們的旅途安全。

「這個喔。」式青拉起了脖子上一條銀色的細鍊,下面就是之前我們都看過的鈴鐺,他把鈴鐺安穩的藏在衣服裡面:「你問我是怎樣的東西我還真解釋不出來,總之就是之前去哪一個姐姐家時候人家給我的禮物,後來我才知道是鎮魂碎片,關於用途就更不用講了,除了它有鎮魂這功效以外,其他有待開發……畢竟我很少會用這玩意嘛。」

「……」阿斯利安沉默了。

「那為什麼你會說只有你可以用?」我看著式青,忍住自己的衝動不要對他開槍。

「因為那個姐姐說她幫我把鎮魂碎片和我的靈魂綁在一起,以後這樣東西除了我之外沒有人會用,除非我死掉,如果鎮魂碎片換人了她也會知道,她會先過來鞭屍然後再掀了這個世界。」青年用一種天真無邪到讓人想掐死他的表情這樣告訴我們很有嚴重性的事情。

看著式青,我猜應該是在精神上做了幾個深呼吸的阿斯利安決定繼續他的問題:「送給你的人是誰?」

這點我也很好奇了,如果可以有這麼大口氣要掀了守世界,那來頭一定不小。

青年歪著頭想了半天,「不曉得是哪個姐姐……」

你居然連是誰給你的都忘記了嗎!

『是米娜嗎……不對……恩比亞……也不是……艾洛、桑卡提亞、依娜蘇、芭洛絲蒂亞、莉西勒克……?』

拜託不要在我腦袋裡面唸你那串可怕的女性名單!

我哀號了一下,這次是我想去撞樹了。>

「抱歉,時間太久我想不太起來。」在唸了至少有二三十個人名之後,式青笑哈哈的這樣告訴我們,「如果阿利還是亞殿下兩位美人給我抱一下我大概可以很快記起來∼」

我猜那時候阿斯利安沒有一拳揮上去是因為摔倒王子回來了。

「你去抱他吧,奇歐王子也是帥哥。」我指著遠遠的摔倒王子,這樣告訴青年。另外我覺得他抱下去應該會有好戲可看。

摔倒王子其實真的不難看,要臉有臉要身材有身材,就是沒腦袋……怎麼聽起來好像我阿母在批評花瓶的感覺?

『小朋友,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那個哪叫做美人,那個頂多勉強只能算是長的好看的男人。』沒有講出來,直接在腦袋裡面回答我的式青指指阿斯利安再指指學長,『這兩種的外出內用皆宜、性格好、台風佳、打從靈魂深處散發出氣質、走到哪邊男生女生都不會拒絕還尖叫追隨的才叫美人啊。當然,這只是浩瀚的美人種類其二,等有時間我再慢慢分析各種不同的美人給你聽。』

我完全不想聽!

還有你的審美觀真是太離奇了!

看著阿斯利安應該是帥不是美的樣子,我深深的如此覺得……等等!所以尼羅在他眼睛裡也是美人的一種?他那時候不是在開玩笑?

我猛然想起來色馬在黑館中對管家流口水的樣子。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覺得自己在這傢伙眼中只是小朋友而不是其他東西這樣實在是太好了。

「附近很安全。」完全不知道我們剛剛在討論什麼的摔倒王子回到宿營之後只開口說了這五個字,然後就繼續自閉的坐到旁邊去了。

「沒有看到西瑞嗎?」雖然說五色雞頭根本就是活該,不過他到現在都還沒有出現讓我也有點擔心了。

摔倒王子用鼻孔噴了氣,這讓我知道他是沒看到,否則我們現在應該就會聽到森林傳來打鬥聲才對。

「在出發之前我們已經在西瑞學弟身上做了一些術法,當然他本人不曉得。」阿斯利安咳了一聲,「如果真的發生危險我們也會知道的。」

所以五色雞頭現在是很堅韌的自己活下去就是了?

果然怪人的命都很強硬,嘖。


***


那天晚上我做了個夢。

因為摔倒王子嫌我礙手礙腳、阿斯利安又說他們有萬全術法守夜,所以就讓我一覺到天亮完全不用起床。

一躺下之後沒多久,我四周的森林變成了一大片的深綠色草原。

不知道為什麼,這片草原讓我覺得很眼熟……

『渾蛋!』

還沒回過神來,突然有人從我後面一腳踹下去,差點沒把我踹到草地上面去大字型趴好。
『學、學長?』我不是在做夢嗎?

站在我後面的是在我睡前還看見的學長,我明明記得他整個就是睡死了的樣子,現在是跑來我夢裡幹什麼!

『你以為白天的事情就這樣算了嗎?』

根本就是對我那句變矮還在記恨的學長露出了可怕的表情,我覺得我該不會今天就是在被毒打的睡夢中度過了吧?

在夢裡不知道會不會被打死?

我該不會變成史上第一個在夢裡被打死的妖師吧!

『你們要在這裡打架嗎?如果是我就不想浪費力氣了,滾出去打。』第三者個聲音傳來,我這才發現羽裡就站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難怪我會覺得這裡很眼熟,這裡不就是之前羽裡帶來的夢境嗎?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學長會跟羽裡湊在一起?

『就是這樣。』嘖了一聲沒有把拳頭往我臉上揍的學長只給我四個字。

學長,你是在講廢話嗎?

『我接受了黑山君的請託,用夢幫你們做連結。對於這次的旅程,黑山君感覺到憂心。』代替那個講跟沒講一樣的四個字,羽裡這樣說著:『身為持有傘之者的夏侯董事付出了代價讓黑山君增強我夢的力量,以及將你們兩個聯繫起來,這種聯繫方式對於靈魂的負擔比較輕,差不多是這麼一回事。』

他講的很清楚,我聽的很模糊。

『羽裡是個有著夢能力的人。』學長很乾脆的這樣告訴我,順便外加那種會殺人的可怕視線。

我以後一定不敢再說他矮了……原來那是地雷……

『那阿利學長他們也是?』

羽裡看了我一眼,『一次連三個我會直接力竭人亡,因為之前和你做過聯繫,連你的比較方便。』

還真是謝謝你的方便啊。

『不過時間也不久,夢裡面跟外面的時間流逝方式不一樣,目前羽裡維持的時間並不多。』看著已經有點在碎散的草原,學長偏著頭像是在想什麼,『順著指標走,在進入燄之谷之前你們必須先找到沉默森林,夜妖精的動作太多了,沉默森林是中立的夜妖精一族,先去找到他們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咦?這樣不是會耽誤路線?』沉默森林不就是那個打我巴掌黑嚕嚕的哈維恩住的地方嗎?我的確聽到另外一個叫他沉默森林的兄弟……去找他們幹麻啊?

『如果我沒有弄錯,阿斯利安的路線也是要往沉默森林。』

學長的態度蠻肯定的,感覺好像是如果他選路線也會這樣走,但是夜妖精不就是喜歡半夜突襲外加算計別人的陰險不要臉的神經纖細的小人種族,為什麼要找他們啊?

『夜妖精是聆聽夜晚的種族,他們在巫術和觀星術上有著卓越的表現,如果會驚動一個霜丘的夜妖精襲擊各地,那應該是真的發生了事情。』學長環著手,瞇起紅色的眼睛淡淡的說:『在私人事務之前,我也贊成先往沉默森林,沉默森林只有益處沒有壞處;而且我們並沒有繞道,在通往燄之谷的其中一條路上、沉默森林就在那邊。』

那是在哪邊啊?

深綠色的草原一下子裂開來,標準的時間快結束了。

我想起來,我還未跟學長說過那句話。

『學長、歡迎回--』

學長抬起手,突然勾起微笑。

『等所有事情都做完之後,再說吧。』

下一秒,我就被驚醒了。


***


醒來時候,阿斯利安正在用土把營火給壓熄。

「再多睡一點。」注意到我醒了爬出宿棚,他用很小的聲音說:「才剛天亮而已。」

我看了一下手錶,早上五點多的時間,整個天空都是灰黑色的,隱約有點發亮感覺,四周的空氣有點冰冷、不過氣息很新鮮,感覺很像是以前跟我家的人在山上露營……那次露到突然土石流就是了。

轉過頭,學長還在另一邊躺著,色馬就趴在學長旁邊也在睡覺的樣子,因為我腦袋裡面沒有出現什麼奇怪的話,所以我想他應該是真的在睡覺;另外就是摔倒王子不見了,不曉得又跑去哪裡。

有那麼一瞬間,我整個清醒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點感覺到不安。

昨天出發時候沒有感覺,但是現在睡了一晚之後我突然有點害怕了,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出學校,而且在實際上我好像也沒有什麼幫得上忙的地方,這讓我覺得我該不會是跟出來礙事的吧?搞不好摔倒王子他們本來自己走的話,可以更快。

沒想到我有這麼衝動的時候!這太不符合我畏縮的慣性了,按照我之前的個性不是應該縮在後面等他們回來才對嗎?

「王子殿下去找一些東西可以充當早餐。」

我愣了幾秒才想到阿斯利安說的是摔倒王子而不是學長,是說這個世界的王子公主貴族還真不少,走到哪裡都會看到,一整個給人很有繁衍過剩的感覺,搞不好麥當勞招牌下掉來就打死三個了。

不過他之前是這樣叫摔倒王子的嗎?

「哼!」阿斯利安補上這個噴氣聲。

我說……該不會在我們睡覺時候他們發生過第二次無言的爭執吧?

『半夜時候差點打起來喔。』完全沒預警的聲音猛然灌進我腦袋裡面,接著是一種難以形容、我想正常人應該都不會聽見的馬打哈欠的聲音。

別問我馬打哈欠是什麼聲音,我不想形容。

從學長旁邊依依不捨的爬起來,色馬走了兩步之後又張了馬嘴在打哈欠,最後才在旁邊的樹邊停下來蹭身體,『黑袍的那一個說不要去夜妖精住的地方,阿利說要去,所以半夜時候差點打起來--如果我們沒有睡旁邊的話,我覺得炸彈客應該會把森林夷為平地。』

原來覺得摔倒王子像炸彈狂的不只我一個啊!

就在我還在思考這炸彈狂事情時候,旁邊有一串東西整個飛出來,速度之快差點往我身上砸下去,不過幸好沒有。

因為當我轉頭去看時候,我看到一串有著像榴蓮外殼的香蕉就躺在我旁邊的草地上,後面是一張露骨「怎麼沒打到」表情的摔倒王子。

所以說你個傢伙本來是瞄準我後腦丟的嗎!

『完全可以感受到他對你的仇恨。』色馬還在落井下石的加評語。

阿斯利安看著那一串榴蓮香蕉,沉默了大概有五秒之久,「你把樹給怎麼了?」

我看著臉色不太對的阿斯利安,很疑惑他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這是什麼香蕉?」居然有榴蓮外殼?

「這不是香蕉,這是一種叫做玻璃殼的樹人種。」按著額頭,阿斯利安看著滿臉不屑的摔倒王子,「一顆樹只會長這麼一串,樹本身會隨機移動保護殼心……這是心臟你沒有想錯,如果拔出來樹等於也……」

「炸掉了。」摔倒王子挑釁的看著狩人。

猛地站起身,阿斯利安看也不看那串香蕉一眼,轉身就往樹林堶惆咱h,「我去找些能吃的來。」

意思就是這串蕉是不能吃的嗎!

那摔倒王子帶回來是怎樣!純粹去做個晨起運動嗎?

瞪著離去的阿斯利安,直到他整個消失在樹林當中之後才把視線收回來,接下來換成凶惡的在瞪我。

我說……不干我的事情吧!

瞪了我快要有一分多鐘瞪到我都覺得我有可能會被他給幹掉之後,摔倒王子才轉過去看香蕉,接著完全不留情的一腳踩爛了部份幾根,然後冷哼著甩頭走掉。

可憐的香蕉。

不過我說摔倒王子的鞋子也太堅固了吧,正常人應該都不會用腳去踩榴蓮的,他居然可以毫無知覺的踩完離開。

色馬靠了過來,用蹄子撥了撥還完好的那一小部份,『把剩下的這些打開吧。』

「裡面是什麼?」我警覺的看著色馬,有點怕這東西有鬼。

『玻璃殼是種很珍貴的植物,隸屬樹人種,殼心裡面有著很好的東西,類似補品還是藥品吧,反正是玻璃殼的精華就對了。』

半信半疑的看著色馬,我還是動手開始剝香蕉。其實也沒有很難剝,出乎我意料之外,這個像榴槤的蕉並沒有硬皮,而是輕輕的一扯就可以把整個看來堅固的外皮都撕下來。

幾根蕉都是空心的,裡面只有少少的綠色液體,在我差不多快剝完之後才從倒數第二跟裡面拿出了一團綠色、有點像飛天法寶那種微透明的不明黏稠物體。

「放到這裡。」摔倒王子扔出一個空的瓶子,叩咚一聲掉在我旁邊還外加理所當然的命令。

……信不信我當場吞掉!

在摔倒王子陰森的瞪視下,我還是把那坨東西放進去瓶子,然後丟回去。

那坨東西一被拿走之後,剩下香蕉裡面的綠色液體馬上整個變黑發臭了,不用幾秒鐘就傳出很像是屍體的嚴重臭氣,我馬上把東西拿去遠一點的地方丟,避免還沒吃早餐就先被燻死。

丟完蕉回來時候,阿斯利安已經到營地了,還拿著幾種看起來很正常的水果。

「我們要往沉默森林走。」

把水果遞給我之後,他這樣說:「從這裡開始算是起點,往北走經過沉默森林後會到燄之谷的隱蔽地,但是燄之谷與冰牙族是已經退出歷史的兩大種族,所以我們無法確定在他們是否還在那個位置,目前我們手上有的指引和資料都顯示燄之谷還在。」

我點點頭,既然昨晚學長說經過沉默森林就會到燄之谷,那麼狼族應該都還在,不然他也應該會先警告我們。

是說我到底還有沒有個人時間啊——

白天被視覺殺就算了,晚上還要被人踹,這樣真的可以休息嗎!

「不去沉默森林!」摔倒王子突然惡聲的打斷我們談話。

「我們必須去拜訪沉默森林的夜妖精。」阿斯利安忍著怒氣再度說著,「夜妖精騷動並非小事。」

「公會自然會派人過去了解狀況,我們要走北部的綠海灣,從那裡經過奇歐妖精族的領地通往燄之谷。」摔倒王子立刻頂回去,「綠海灣比沉默森林安全。」

是說,看著他們兩個還在爭執,不曉得怎樣的我總覺得摔倒王子好像有點焦燥,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錯覺。

難道他這次出來除了抬槓鄙視人跟湊熱鬧之外還有別的目的?

上篇:第一話  糟糕的隊伍    下篇:第二章 傳承的變遷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