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六話  隱藏山中之物 
  
第六話  隱藏山中之物

第六話 隱藏山中之物
色馬花了很長一段時間,當我的手表即將指向了三點的時候,他身上的光才慢慢的微暗了下來。
「這個有趣。」五色雞頭蹲下來拍拍地面,他一講我才發現,本來這堛漱W地在我們剛來時候是微微發黑的,但是現在已經逐漸變回泥土的顏色,像是毒素緩緩的退去。
看到這種景象,連平常都充滿不屑的摔倒王子臉色多少也有點變化。
就在色馬身上的光恢複成原本的樣子同時,他擡起頭來,緩緩地坐倒在地上。
「沒問題嗎?」第一個回過神來的阿斯利安連忙接近色馬,然後也在旁邊蹲下,當然不可能放過這種機會的色馬順勢就把頭塞到阿斯利安懷中了。
『休息一下,一次淨化整座山太累了。』
「我想式青大哥可能是很累吧,應該休息一下就好了。」我連忙靠過去,想把馬頭扳開,不過色馬死都不肯給我扳,還故意整個蹭到阿斯利安身上。
當然也知道色馬是什麼德性的阿斯利安微笑地對我搖搖頭,然後坐在地上讓色馬直接更好趴,「要淨化這麼大片的土地,我想式青應該也很辛苦,就在這邊休息一會兒我們再回遠望者的營地吧。」說著,他稍微避開了色馬的獨角,輕輕地撫著他的頸子。
『喔喔喔——』色馬發出感動的聲音。
我猜他大概是第一次沒有被人毆打到旁邊去,還讓人家默許光明正大的吃豆腐,只不過我看站在旁邊的摔倒王子臉色異常不好就是了,說明白點他現在的表情就是想把色馬給剝皮然後馬肉拿去旁邊的營火烤成早餐。
「啥!還要在這媯市雂[嗎?」完全對淨化完的土地沒有特別的興趣,五色雞頭發出抱怨聲。
這時候山妖精們已經開始發出歡愉的歌聲,大概是在贊頌之類的,把阿斯利安跟色馬圍成一圈在拜,不過在摔倒王子狠狠的瞪視之下,他們只好又縮著身體去找一棵突然迸出綠芽的枯樹圍著拜了。
「我去附近調查看看能不能找到鬼族出現在這堛漸堛滿C」似乎完全不想跟我們同在一起的摔倒王子甩了下手,好幾個紅色的光點落入了我們營火周圍的土地當中,接著出現了暗紅色的光圖騰、然後消失,大約是某種保護結界。
但是我看起來更覺得像是埋地雷,搞不好自己人誤觸也會炸掉。
布完結界之後,摔倒王子頭也不回地消失在稍微恢複了點生命力的幹枯樹林當中。
「本大爺去另外一邊找。」閑著發慌的五色雞頭一把抓住我的後領,「漾∼走吧。」
我沒有說我要去吧!
「我想留在這邊……」
直接打斷我的話,五色雞頭揚高了聲音:「啥!你當然要跟本大爺一起去啊!不然你還想去找誰,漾∼你該不會想賣主求榮吧!」
求你個大頭。
「請等一等。」那一堆正在拜樹的山妖精堶捷]出一個穿著跟其他的山妖精有點不太一樣、意外的中文很標准的山妖精,「幾位勇敢的公會成員,謝謝你們的幫忙。」
「本大爺來去一陣風!人稱江湖一把刀,才不是啥鬼會的成員!」五色雞頭劈頭就這樣回那個山妖精。
顯然一愣的山妖精表情空白了有幾秒,然後才再度開口:「一、一陣風大爺,我是山妖精的祭司……」
「噗!」我笑了。
「渾蛋!本大爺是西瑞大爺!」五色雞頭差點把山妖精踹下去,我連忙把他往後拉。
受到驚嚇的山妖精退後好幾步,然後結結巴巴地對我開口,「那、那些黑色的生物……都往西方……西方去……」
「西邊有什麼東西呢?」阿斯利安開口詢問。
一聽到阿斯利安的態度比較好,那個山妖精祭司松了好大一口氣,連忙對著我們比手畫腳:「黑色的光,和星星一起掉下來的,有奇怪的力量,之後黑色的通道就出現了,那些黑色的生物往西邊去,但是找很久。」
微微地眯起眼,阿斯利安思考了半晌才繼續對那個山妖精祭司說:「既然您是山妖精的祭司,那有辦法指引我們去找到那股力量來源嗎?」
臉上突然露出很高興的表情,山妖精祭司漲紅了臉:「祭司不是很熟……會失敗……但是可以試看看……」
「沒關系,請您試看看吧。」一邊這樣說著,阿斯利安悄悄地對我招手。
山妖精祭司喜孜孜的跑去准備東西了。
我和五色雞頭在阿斯利安旁邊坐下。
「那家夥一看就是力量很弱啊,靠他不如靠自己。」五色雞頭瞥了一眼和同伴正在歡呼的山妖精,這樣說著。
「山妖精是山中的生物,他們是快樂的生活種族,在術法上並沒有相當的厲害,但是他們也相當的努力啊。」阿斯利安微笑地說著,「不過我相信山會幫他們的,同樣也請漾漾幫個忙吧。」
「我?」突然被點到名,原本正想把色馬的頭推到地上的我錯愕地看著阿斯利安。
「漾?」轉過來看我,五色雞頭的表情欠揍地出現了不可置信。
「你在妖師一族的那邊應該也接受了不少教導了吧?」稍微壓低了聲音,阿斯利安看了一眼山妖精那邊,那埵乎也沒有注意到我們的討論聲,「所以我想或許可以配合山妖精祭司一起找到些什麼東西。」
「可是我懂得不太多耶……」尤其是預知方面的,要知道妖師力量歸妖師力量,不知道為什麼在這種占蔔之類的術法上我很難學得會,之前雖然夏碎學長和安因或是然他們有教一些,但是我怎樣都沒辦法使用,這樣比起來,搞不好那個半生不熟的山妖精祭司還比我厲害很多。
而且如果我早會,我就先拿來買樂透了。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你還記得你跟學弟出的任務當中曾經運用過什麼嗎?」阿斯利安輕輕撫著馬的鬃毛,然後試著提點我,「並不是任何事情都需要直接來的,我想山妖精的祭司也想要對自己有些信心。」他挪了一下身體,拿出了一顆小小的水晶。
一看到水晶,我大概知道阿斯利安的意思了。
我曾經做過類似的事情。
「這是個很好的經驗,你會很快就熟悉各類事的。」阿斯利安湊近我的耳朵,聲音小到讓五色雞頭都皺起眉了,「同時,在這場旅程當中我也受托要成為你在校外的指導員。」
我差點沒有跳起來,「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情!」
「當然,雖然這算是公會受理任務,但是出來太久學校也會把你停課的,所以我幫你申請了校外指導課程,在你出來這段期間由我和休狄兩個人指導你,黑袍和紫袍都有指導資格,這樣你回去之後就不用再重念了。」阿斯利安說著我完全不知道的事情,末了還補上一句:「這是你們班導拜托我的。」
看來班導還算滿照顧我——可是問題不在這堸琚I
阿斯利安就算了,為什麼還有一個摔倒王子啊!?
「那五色雞頭呢?」我指著旁邊那個家夥。
「嘿,本大爺上學期把暗殺課程修滿了,這學期蹺掉還有得找。」五色雞頭用一種高高在上的表情鄙視我。
……你好個卑鄙小人。
『啡啡啡——』色馬發出了讓我想轉頭過去巴他的笑聲,『你們學校真有趣,我沒有上過課,堶捱}亮的妹妹好多,真想入學……』
「想都別想。」這超齡的色馬!
阿斯利安咳了一聲:「總之,你試試看運用妖師的能力輔助山妖精祭司看看吧。」他將水晶放在我手掌上,有那麼一秒我像是把他的影子跟學長有所重疊,「你說可以,就可以。」
我看著剔透的水晶,那上面映著火光照出我的影子。
嗯,一定可以。


「請問我可以開始了嗎?」
怯生生的靠過來,山妖精祭司用很尊敬的表情先拜了一下色馬,然後才看著我們。
「麻煩你了。」阿斯利安點點頭。
山妖精祭司馬上露出大大的笑容,然後抓起一根不知道怎樣雕花雕上去的細樹枝跟一小包的東西走到篝火邊,在他把那包東西倒進去之後,火焰顫動了一下,接著變成奇異的草綠色火焰,中間有著紅色的光芒。
在他把那包東西丟下去之後,我握緊了手上的水晶,試圖捕捉風中的那一點傳來的力量。這是很久之前黎沚教我的,仔細地去感受身邊的波動。
山妖精祭司圍著變色的火焰開始揮舞著手上的樹枝大聲唱起歌,然後矮矮的身體開始繞著火焰跳動。
閉上眼睛之後,我聽著山妖精祭司的歌聲,感受到他身上傳來芬芳土氣般的生命力,一種像是線圈一樣的東西從山妖精祭司那邊傳來,相當的微弱,隨著他跳動著那些力量也跟著不斷的晃動。
因為太細小了,所以我好幾次好像都可以捕捉卻又失敗。
「漾∼」
「幹嘛!」
旁邊的五色雞頭一喊我也被他嚇一跳,剛剛好不容易才靜下來的感覺又全沒了,「啥事啊!」你是天生跟我有仇嗎!
五色雞頭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沒事。」
差點把水晶往他臉上丟,我忍——
不過在五色雞頭鬧完之後我才注意到,山妖精祭司的身上有一圈東西緩緩地消失,而這圈東西我剛剛沒有看到。
試圖把視線放在山妖精祭司身上,我再度集中自己的感覺,果然又看見那圈東西若隱若現。
其實我可以就這樣看得到?
在我這樣想的同時,山妖精祭司身上那圈東西又突然明顯起來了,同時我也在自己周圍看到淡淡的藍色光芒,像是保鮮膜一樣非常的薄,而且也不太固定,一下子有一下子沒有。
就像當初黎沚教導我的一樣,我伸出手,讓那些薄薄的東西慢慢在我掌心上繞成一圈,在我想握住時候那些東西立刻又散回原來的地方。
我真的可以看得到!
在我自己如此確定之後,那些東西鮮明了起來,像是空氣中多出了色彩一樣,但是只要我突然分心又看不見了。
起風之後,我看見了手上的水晶周圍有著晶瑩的純淨光芒,像是小小的觸手一樣四處地搖晃著。
我拿出風符輕輕地搖晃了一下,「引風。」
細微的涼風圍繞在水晶的旁邊,接著水晶碎成了粉末,順著風回旋在山妖精祭司周圍,正在跳舞的祭司幾乎沒有發現異狀。
如果可以,那他會成功。
我看著逐漸和山妖精祭司力量融在一起的水晶粉末,堅定地想著。
就在想法一落定同時,綠色的火焰猛地竄高起來,像是被人潑了汽油還怎樣,就貼在旁邊跳舞的山妖精祭司差點來不及往後逃,零星的綠火在他的毛上面熄滅,他身上的毛被燒掉了一小部分,看起來有點好笑。
根本沒有注意到毛被燒掉的山妖精祭司在震驚過後突然張大了嘴巴,發出一連串我們都聽不懂的大吼聲,然後他沖過來,想把阿斯利安拉過去、不過被色馬重重的咬了一口,所以他只好來把我拉過去,「成功了!成功了!」
莫名的被山妖精祭司拖過去,本來遠遠在看的那幾個也沖過來圍著火焰團團轉,「巫嘎成功了!」
「成功了成功了∼」其他山妖精在旁邊跳來跳去,好像成功是件非常偉大的事情。
等等!
這麼說的話原來你這個祭司是從來沒有成功過嗎?
我轉頭看向阿斯利安,他朝我聳聳肩,剛咬完山妖精的色馬在朝地上吐口水,旁邊的五色雞頭用一臉無聊的表情在挖鼻孔。
「怎樣成功?」我看著一堆歡愉的山妖精,又看看綠色的火焰,不知道到底是哪埵言\了。
山妖精祭司都是毛的臉露出大咧咧的笑,然後伸手到綠色的火焰堶情A意外的並沒有我想像中的燙傷,綠火像是有自己生命似的突然分裂了一小塊下來,然後變成綠色的火焰松鼠,發出輕巧的聲音就站在山妖精祭司的手掌上,深綠色的眼睛眨動了幾下看著我們。
「山妖精的山咒術。」山妖精祭司獻寶似地一直往我臉前擠。
為了避免被綠色的火松鼠燒到,我稍微後退了一步,「這個可以帶我們去找那個奇怪的力量嗎?」
興奮的山妖精祭司連忙點了頭。
「終于可以去了。」五色雞頭從地上跳起來,「還等什麼!」
大概是有點害怕五色雞頭,山妖精祭司哼哼唧唧的把火松鼠放在地上,松鼠一碰到地面之後腳便浮空離地面差不多有幾公分,然後四周繞滿了同樣色的火。
……我好像看到腳踩風火輪的松鼠。
那只風火輪松鼠發出了幾聲像是玩具一樣的聲響之後就突然轉過頭,一溜煙地往樹林堶捷]了,連個招呼都沒有。
「混、再混!還不快跟上!你摸魚啊!」五色雞頭直接往我後面一拍,就追著松鼠沖過去了。
你該不會最近看了報告班長吧!
在背後劇痛之後,我一邊覺得五色雞頭一定把我打出黑青,一邊在身體周圍用了風法術,快速地追了上去。
那只風火輪松鼠跑得有點快,不過每隔一小段時間就會停下來等我們,因為全身都是綠色的火焰,遠遠看起來還真像一團鬼火在給我們帶路。
……
該不會原世界不定時飄鬼火是這樣來的吧?
這種可能性很大,在這個世界我經常看見無厘頭的人,搞不好還有一種就是很喜歡到處亂飄火的。
那些山妖精沒有跟上來,只有我跟五色雞頭兩個人一前一後奔跑著。因為有風法術的輔助,所以我稍微可以跟得上,要是我不會風法術,我想我大概又會變成隨身攜帶……雖然現在還常常這樣就是。
喜歡把我隨身帶著跑的人到底知不知道我有長腳啊!
就在我想著鬼火可能性時候,跑在前面的五色雞頭突然煞住腳步,來不及反應過來也來不及解除風法術,我就這樣一頭從他後面撞上去,直接把五色雞頭撞到變成大字形貼在地上,然後我就摔趴在他身上。
風火輪松鼠就停在我們前面偏著頭發出「噗嘰」兩聲。
「嗚啊!」要死了,我居然把五色雞頭當做賣粽子的壓!
連忙彈跳起來,我感覺那個已經變成大字形貼在地上的雞四周迅速地聚集了黑暗的扭曲空氣。
「呼哈哈哈哈哈……沒想到本大爺有被從後面攻擊的一天……」趴在地上的五色雞頭發出了讓人頭皮發麻的笑聲,「真是自古英雄誰無死……」
我沒有聽過英雄的頭是彩色的。
在五色雞頭失去控制之前我連忙把他從地上拉起來,不知道要不要跟他下跪賠罪……是說我好像常常做這種事情,我記得好像之前也弄過五色雞頭一次。
活到現在真讓我意外!
還好五色雞頭站起來拍掉灰塵之後注意力就被風火輪松鼠給吸引了,一下子忘記要追究我剛剛把他撞到貼地的事情。
不知不覺我們已經走出了樹林的範圍,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大片黃土土地,看起來應該是在山谷中的部分,有可能本來是長滿青草的,只是草後來死光了,直到現在土地才又被淨化。
黃土地整個坑坑巴巴的像是有人在這媔i行過挖掘,到處都是深洞,附近還丟了一些像是鏟子樣式的工具。
我想在我們來之前大概有不少鬼族在這邊挖地。
風火輪松鼠漲了漲身體,綠色的火焰一下子熊熊燃燒起來,火焰也增強了不少,將這個谷地照得較亮、也讓我們可以看到比較大的範圍。
放慢了小小的腳步,風火輪松鼠俐落地避開了那些亂七八糟的坑洞,直直地往土地的另外一邊走。
雖然牠走得很輕松,但是我就累了,一大堆的坑洞一不小心還會摔下去,有深有淺、連要走的路面都凹凸不平。
完全沒有這種困擾的五色雞頭哼著〈轉吧七彩霓虹燈〉就跟著松鼠走到另一端了。
氣喘籲籲地走到另外一端時我已經差不多累個半死了。
又帶著我們沿著谷地旁圍繞的山壁走了一小段路之後,風火輪松鼠突然一屁股就坐在山壁旁邊,不動了。
「這埵勛ㄟ迭H」五色雞頭疑惑地左右看了一下,跟我一樣都只有看到山壁而已。
風火輪松鼠發出幾個咕嚕聲,然後趴在山壁上用爪子刨了幾下壁面,接著又轉回來坐好。
「堶捷隉H」敲了敲山壁,五色雞頭一手轉成獸爪,然後握緊拳頭——
「等一下!」我連忙制止他,「這個我來吧!」開玩笑,要是堶惘釩颩垠n的東西的話,他一拳下去不就全爛了!
「啥!你想要奪走本大爺的地位嗎?」五色雞頭用一種「敢來就殺死你」的氣勢瞪著我。
「不……就是那個……如此小事不勞駕大人您,由小的來動手就可以了。」該死,我幹嘛還要矮化自己!自己都感覺悲哀了。
「喔,那就交給你了,小弟。」很慎重的在我肩膀上一拍,五色雞頭愉快地閃開,「快點幹活吧!小子!」
……我都想哭了。


松鼠咕嚕了兩聲,然後讓開了身體。
「米納斯。」重新讓兵器握在手上,我想著如果要直接弄開山壁又不傷到堶悸漯F西可能要比較能夠銳利切割的子彈吧?
評估著山壁,于是我朝眼前的方向開了一槍。
液態的子彈瞬間就沒入山壁當中,大約幾秒之後山壁就開始搖晃了,我還未想到堶捧|出現什麼東西之前,整塊的山壁像是被刀刨過一樣突然整塊被挖出來往我這方向掉。
快了一步往後退,那整塊的切割壁砰地一聲落在地上,切面完全平整無瑕疵,連紋理都幹幹淨淨的。
搞不好以後如果我失業還可以帶著米納斯去賣生魚片,這種刀法不正是生魚片的最高境界嗎?
『對不起,無法遵從。』立刻就讀到我在想什麼的米納斯傳來淡淡的反駁。
真是可惜。
在山壁被挖開之後,風火輪松鼠一下子就跳上去那個挖出的大洞。
說實在的,在開槍之前我有短暫的兩秒想過有可能會看到啥啥遺跡或是神像還是什麼邪惡的水晶球之類的,但是我發誓我絕對沒有想到我會看到這種東西——
一個保險箱。
為什麼會有個我那個世界的保險箱被埋在山壁堶情B而且還一堆鬼族搶著找它?
不、這也太過顯眼了吧!重要的東西放在保險箱堶情A到底是誰這麼有常識啊!
五色雞頭的表情空白了三秒,「鬼族是缺錢用嗎連個保險箱都買不起!」
我想他們要的應該是保險箱堶悸漯F西而不是缺錢需要保險箱。
「保險箱堶推雩茼釭F西。」我趴在洞前面,試圖去把保險箱拉出來。意外的保險箱很輕,輕到不可思議,跟我所認知的保險箱重量完全不一樣。
沒有多想,我抓著保險箱的邊緣就將它往外拉,但是在保險箱一移動就發出了某種輕微聲音之後我馬上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我忘記挖寶不變的定律就是有陷阱這回事!
都還沒反應過來,突然有人一把抓住我的領子把我往後摔,當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時那只風火輪松鼠也被扔過來,直接掉在我的身上。
幸好牠沒有溫度,不然我現在就著火了。
黑色的布料從我面前飄過,不是五色雞頭,而是另外一個應該跟我們走不同邊的人。
站在我剛才的位置,及時到來的摔倒王子做了幾個手勢,眨眼間被米納斯挖出的洞口前張開了一個銀色的法陣圖騰,就在那瞬間洞媥蒤茧o出了巨大聲響,不過因為被陣法擋下了,所以完全沒有波及到外面。
在巨響之後,有某種東西狠狠地撞上摔倒王子的法陣。
他連眉頭都不皺,一個彈指那堶惜S傳來二度的巨響,不過這次是巨大的聲響,直接把撞到法陣上的東西給炸得稀巴爛,連本來的樣子都看不出來了。
短短幾秒就完成了一連串的動作,確定危險已經解除的摔倒王子才撤掉法陣,轉過來用鼻孔看著跌坐在地上的我和旁邊的五色雞頭,「你們這些低賤的種族連個陷阱都不會處理嗎?」說完他還搭上了冷哼,完全把我們瞧到最扁。
「本大爺正要處理,你搶個啥?跑那麼快是要投胎嗎!」立刻就反嗆回去,五色雞頭只差沒去捅他鼻孔了。
「哼,真不知道阿斯利安帶兩個扯後腿的來幹什麼?」徹底的鄙視完我們之後,摔倒王子轉回去,一把將已經被剛剛爆炸弄得髒兮兮的保險箱給拉出來、放在地上。
雖然我很確定它是保險箱,但是在守世界的山壁堬鬖W奇妙出現保險箱?這完全不正常吧!該不會其實它是哪種東西的僞裝,只是要讓搶奪者忽略它的存在?
為了確認這應該不是保險箱,我吞了吞口水,客客氣氣地跟這堸艉@的黑袍提問:「請問這是什麼東西?」
摔倒王子轉過來看我,現在他的表情已經不是徹底鄙視了,而是徹底鄙視完再鄙視一次。
「果然是低下又沒見識的賤民,連保險箱這種東西都不知道,愚民。」他用看白癡的神情看我,然後再度對我展現他百分之百的不屑。
我真不應該問他的。

上篇:第五話  鬼門    下篇:第七話意外之物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