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八話  夢的聯繫 
  
第八話  夢的聯繫

第八話 夢的聯繫
那是一個黑色的夢。
我沈睡之後,原本以為會有羽堜峈抩ヰ齱A但是迎接我的是一片完全的黑暗。
『吾等將在人類當中挑選一個人。』
冰冷的聲音在那片黑暗中傳來,沈重的壓力讓人光聽就生畏,像是要讓人仔細聽清楚,那低沈如鐵的聲音變得更大了一些:『繼承位置的人不能中斷。』
『我、一個人就夠了。』與低沈聲音相對話的是稍微年輕點的聲,帶著些許反抗的意味,『這個地方不需要兩個人掌管。』
『必須,光與影、黑與白,時間有所相對而生命同樣有所正反,只要這個空間存在,就必須有兩人。』沈沈的聲音對上了他,『世界在改變,劇動的洪流中必須要有兩個人才能夠壓抑變化。』
『不需要。』
于是,空間安靜下來。
仔細想要再聽清楚那個聲音,但是我發現他們已經不說話了。
不曉得為什麼,我隱隱約約覺得年輕一點的聲音我好像在哪邊聽過,雖然不是在最近這段時間,但是那個聲音我確定我應該接觸過,不過只聽短短的那幾句沒辦法想起是誰。
第一個孩子踏在血泊中,靈魂滲入泥土最深底,永琱ㄦ|永久的持之以琚A所以故事才被流傳在時間堙C
『誰?』
我轉過身,聽見了歌謠消失在身後的黑暗中。
那一瞬間我只看見白影閃過,小小的,跟聲音一樣相當的稚氣,感覺上應該是小孩子,但不是前面說話的那兩個人。
接著,有人拉了我的手。
我低下頭,看見有張小孩的臉仰望看著我,『哪,你是誰?』他露出疑惑的表情。
這張臉我似乎在哪邊看過……
該不會我睡著睡著又遇到好兄弟了吧!
小孩看了我一會兒,然後偏開頭,『算了,我都不知道我是誰了。』
『你不知道?』我蹲下來,疑惑地看著這個小孩。
他是東方臉孔,黑色的發金色的眼睛,有點細長的眼睛也好奇地打量我,『不知道,很久以前就不知道了,在這堨u有我,那你是誰?』
『我叫褚冥漾,這堨u有你?』明明是在我的夢堶惕a?
該不會其實我潛意識有人格分裂?
糟糕,我就知道學院讀久了會這樣,我看很多人都有人格分裂,一下子友善一下子抓狂的,原來我也出現這個現象了嗎!
唉,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能正常讀完學校的根本也不是正常人了。
『這是我的地方。』小孩這樣告訴我,『好吧,我允許你來、如果你能再度進來。』
『什麼意思?』
我聽不懂他的話。
就在思考時候,黑色的空間突然狠狠地震蕩了一下,接著是連串的細小震動。
回過頭想問是怎麼回事,我突然發現剛剛那個小孩已經不見了,空氣中一下子充滿了怪異的血腥味道,像是有人在哪堿y了一缸的血。
黑色的上方有片狀的東西掉落下來。
『還發呆!』
不知道是誰突然一把拽住我的後領,巨大的力量直接把我拽出來,我狠狠地向後摔倒、整個人撞得頭昏眼花。
等我甩甩頭回過神來時,我看見的是四周已經變成一大片深綠色的草地,剛剛的黑暗已經距離我很遠,不用幾秒就完全崩碎了。
接著是鞋底突然出現在我臉上——
等我捂著痛得亂七八糟的臉過後,我才看到學長跟羽奡N站在我旁邊。
『真是,你是白癡嗎!』一巴直接甩在我頭上,不知道什麼時候蹲下的學長重新站起身,『看到狀況不對就應該馬上抽身啊!』
『什、什麼東西?』我愣愣地看著他們兩個。
『你剛剛似乎誤闖了別人的夢連系。』羽堨峇@種怪異的表情看我,『不是對方邀請、也不是你會操控夢能力,而是你們兩個聯系突然重疊了。偶爾會發生這種事情,但是你剛剛差點被夢連系給拖下去,這樣很不好。』
『是這樣喔?』
『如果剛剛你被夢連系卷進去的話,會作無限噩夢。』學長用很認真的表情告訴我很恐怖的事情,『運氣好一點的話可能會驚醒,運氣不好的話可能會醒不過來,那是夢世界很危險的第三層次。』
聽他們這樣說,我稍微有點驚恐了。
『放心,最嚴重的狀況只會變成植物人。』扇扇手,學長這樣說著:『不會發生更危險的事情了。』
變成植物人已經夠危險了吧!
『但是一旦聯系了,很有可能以後會再遇到。』羽媮q聳肩:『夢和夢有時候會無形的形成一種通道,接觸之後就會有所關聯,就像我現在能很快的連結你的一樣,所以你有可能以後會再遇到同一個夢的主人。』
也就是說我可能會再遇到那個小孩?
想到剛剛那個唱著怪歌的小孩,我似乎對他不怎樣反感。
他讓人有點熟悉,不過我不確定我有看過他,只是覺得他的臉很眼熟。
『先不提這個,我知道你們碰到鬼族和鬼門。』看來是把今天來意說出來,學長跟羽埵b深色的草地上坐下,我才發現我一直都還坐在草地上沒有爬起來,『山妖精是山所形成的生物,雖然很單純,但是你必須小心,一旦他們懷有憎惡之心,就會主動對人發起攻擊。』
『可是山妖精看起來不是很強。』看他們連鬼族都不敢打就跑了,我猜想搶劫大概是他們做出最勇敢的事情。
『不,這跟外表沒有關系。』學長否定我的話,『山妖精這種東西不是壞的、但也不是非常善良,他們以自己的種族為第一優先,如果以後沒有必要,你盡量不要跟山妖精打交道。雖然在許久之前山妖精相當熱情,但是因為變化而流離的山妖精們已經不會再保有當初的單純。』
『咦,可是阿利學長還幫他們請遠望者找住所?』如果不是好東西,幹嘛要這樣幫他們?
『那僅僅只是賣他們面子,讓山妖精沒有藉口來妨礙你們。如果當時你們打完鬼族就這樣丟著不管,你會發現一出樹林之後那些山妖精還是會纏著你,直到你還是必須幫忙他們讓他們離開為止。』
一想到那些全身都是毛的東西,我整個就是不敢恭維。
『你必須特別注意,妖精這種東西大多都自私自利,你在學院中遇到的少數不能代表多數。』學長很慎重地說著:『要記得雅多和雷多為什麼會住在被驅離的神殿當中,許多妖精只會以自己為主的思考、然後再顧及別人,這就是他們的習性,就算對你釋出善意、也不太容易被變動。』
『可是我……』不太想這樣懷疑別人。
『褚,這段旅程不是你自己的。』學長靜靜地打斷我的話,『這段時間以來你跟我當初認識時候已經改變了不少,不管是在想法上或者是在你所學之上。但是你必須知道,這段旅程不是只有關系到你和我,雖然你不喜歡這個團隊,但是你們終將在一起,這次的旅行會關系到許多人。』
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還有。』突然眯起眼睛,學長用一種看起來好像想捏死我的表情說著:『如果下次遇到解決不了的事情,你還想叫別人敲暈你跑來問我的話,當心我會讓你永遠睡死。』他還順便抹了一下脖子。
『嗚呀!對不起我下次不敢了!』學長居然知道那個時候我想幹什麼!他該不會用別種方式在偷窺我們吧!
糟糕,以後不可以幹壞事了。


被嚇醒之後,我還沒意識我在哪邊就先重重地撞上一個軟毛的東西。
遭人突然直擊腹部的鹿整只往後跳,然後驚嚇的看了我一眼就逃進森林了……
嗯?鹿?
左右看了一下,我發現在我睡死的這段時間堶惜ˇ撅o為什麼四周擠滿了大大小小的動物一起陪睡,貼在我身邊的被我的動作給驚醒,然後又埋回去繼續閉上眼睛。
天色已經有點灰了,我移動了下窩了只松鼠的手,松鼠一下子掉在草地上,對我發出抗議的聲音。
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居然完全沒有人來把我叫醒。
肚子上趴著一只有角的兔子,我現在到底是要不要移動啊……
到底是誰教牠們可以看到人在地上睡覺就隨隨便便靠過來睡的,如果在我們那個世界,搞不好這些動物就直接被抓去當晚餐了。
「醒了嗎?」
旁邊傳來的聲音讓我愣了一下,我小心翼翼地轉過頭,看見摔倒王子不知道為什麼在不遠處。
這次我真的嚇到了,整個人連忙爬起來,一些比較小的動物還有小蟲子紛紛從我身上滾下來,沒有多久原本在睡覺的動物圈一哄而散,部分還在四周走來走去或是玩水池。
除了五色雞頭跟色馬還有阿斯利安,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人會來叫我起床……有可能他也不是來叫我的,純粹路過。
完全無視于我的摔倒王子拿出了個銀色的小瓶子,然後蹲下身將瓶子放進水堶惆了一點水,剛剛掉在地上的那只松鼠不怕死地一跳就竄到摔倒王子的肩膀上開始洗臉。
那只松鼠還真有勇氣。
呆呆地看著摔倒王子抓住松鼠放回地面又站起來,我下意識就往後退了好幾步,「呃、你是來叫我要去山妖精那邊的嗎?」沒想到他還有這麼好心的時候,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不是。」他只花了一秒就戳破我的奢望,「他們已經全都過去那個低下的種族區了。」還補上這樣一句。
「咦!全過去了?」我愣了一下,沒想到五色雞頭居然這麼不講義氣,也不過來叫我起床,真虧他還每次都想當我的老大。
「阿斯利安要我順便把你帶過去。」摔倒王子很冷靜的告訴我。
「欸?」原來還是有幫我留後路的啊?不過我看摔倒王子就站在那邊,也沒有行動,跟他對看了幾分鍾之後我決定自力救濟,「那現在要過去了嗎?」
「我有說我要去那個低下種族的地方嗎?」鄙視的看了我一眼,摔倒王子這樣說著。
「阿利學長不是叫你帶我過去嗎?」我錯愕了。
「本王子有必要聽他的嗎?」
好……好個答案,意思就是他老大不屑過去所以當然阿斯利安的請托也不成立了。我站在原地看著摔倒王子,會想說他難得好心是我的錯,我怎麼可以奢望他會帶我過去呢?真是太天真了我……
看著漸晚的天空,我想現在過去大概也來不及了,不過這反倒讓我松了一口氣,因為說實在話的,我並不是很想參加山妖精的宴會。
對于學長的話,還有那個詭異的山妖精都讓我感覺到介意。
既然這樣,還不如不要參加的好,我不太喜歡參加一些讓人不舒服的宴會。在學校中大多人也都還對我有敵意,所以除了喵喵他們,我也就很少另外再去參加什麼活動……應該說跟雅多他們一起出去也很夠我忙的,忙碌占了大部分時間,讓我也得以不用再去跟那些各懷心事的人多加交往。
但是我想,總有一天我還是必須面對這些事情的,只是現在我還不到那個年紀。
決定放棄去山妖精的宴會之後我在原地坐了下來,我看摔倒王子也沒有打算把我滅口還怎樣,現在回去遠望者營地也蠻尷尬的,所以還是暫時在這邊休息好了。
坐回去之後沒多久,附近又來了些小動物靠在我旁邊。
我從隨身的小背包堶戛野X自己的筆記本,堶掠O載了許多安因和夏碎學長、雅多他們教導我的一些術法,當我無聊又沒有電腦可以玩的時候,我都會自己再把這些東西背過,越是印象深刻越不會在緊張時候出錯。
旁邊一下子亮了起來,我轉過去,看見摔倒王子在地上放了顆珠子,讓水池這邊原本已經偏夜的昏暗被照亮。
「……謝謝。」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在看本子他才放的,不過我還是先老實的道了謝。
果不其然,摔倒王子冷哼了一聲轉開頭,然後在離我有點距離的大石頭上坐下來,自己不知道拿出什麼東西在用。
我偷偷瞄了一下,他拿著小刀在刻水晶。
……小刀?
嗯……可能妖精用的工具都比較隨性,我上次去雅多他們神殿時候也看到雷多拿著雕刻刀在削蘋果,還是削成鋸齒形的,當場就被五色雞頭砸爛在地上。
不是我要說,都已經過那麼久了雷多還是對五色雞頭的頭那麼執著,看來他兄弟的感化都沒有什麼用。
五色雞頭的頭也越來越燦爛了啊……看來那個發型設計師的技術也越來越好了,我在想該不會有一天他會往每根顏色都不同的最高境界挑戰吧?
不知不覺時候,擠在我旁邊的動物又變多了,轉過去看,摔倒王子那邊也沒有好到哪堨h,剛剛那只不怕死的松鼠甚至整只抓在他拿刀的那個手腕上,嚴重地影響他的雕刻,不過摔倒王子並沒有特別的反應、也沒有把松鼠抓起來摔,就是默默地繼續在水晶上面做著細小的動作。
「呃,妖精好像都很喜歡做藝術品喔?」看他這樣雕,我也不由自主地打破了沈默。
停止了動作,摔倒王子微微瞄了我一眼。
「雷多他們平常好像休閑時候也都是做藝術品,他們所在的那個神殿真的很漂亮,每塊石頭都很美,而且雕刻得很細致。雅多有說過每塊神殿石頭上的雕刻都是一段神話故事,雖然我不太清楚……」
「世界創始的十五種故事。」
我愣了一下,看著打斷我的摔倒王子,沒想到他真的對這個話題會有興趣。
沒有注意到我驚嚇的表情,讓松鼠繼續掛在手上的摔倒王子低頭繼續刻他的水晶,「守世界大約在統合之後有十五種世界創始故事,其中奇歐妖精族與愛蘭斯基等地的相同,世界在休眠之際,神們降臨于這堻篹穭F生命,在黎明時世界即醒、然後開始孕育生命之地,大概就是這類的東西。世界變化得太快,現在也只有這十五種保留下來,以往更多,但是在傳承于下一個人就會少去一點。」
「跟、跟我們那邊還真有點不同,你有聽過盤古開天嗎?」我興致勃勃地說著,摔倒王子也沒有叫我住嘴或是表示啥意見,我就自己接下去了,「就是東方很古老的故事,也是說世界剛開始……」
「那個我知道。」摔倒王子打斷我的話。
「呃、創世紀?」
「有聽過。」
「諾亞方舟?」不對,這個不是世界創始的故事。
摔倒王子沈默了。
「你沒有聽過諾亞方舟?」我再度確認。
「聽過一點。」摔倒王子瞪了我一眼,像是我再不識相問下去就會跳起來把小刀插在我頭上。
于是我花了五分鍾跟他稍微講了一下諾亞方舟的故事。
奇怪,既然他連創世紀都知道,怎麼諾亞方舟這麼有名的竟然會沒聽過?他該不會對沒有興趣的東西都只有瞥一下吧?
聽我講完諾亞方舟之後,摔倒王子沈思了半晌,然後終于正眼看向我,「原來妖師還懂得其他東西。」
我說你該不會以為妖師這個種族成天都只在詛咒人摔倒吧!
「我當然知道別的東西!」例如不是讓你摔倒而是讓你撞到樹或電線杆!
「喔?那說說其他的吧?」
輕輕淡淡的丟下這一句,摔倒王子又低下頭去刻他的水晶。
這次我真的愣住了。
所以他的意思是叫我繼續講別的故事嗎?
難不成他是個外表機車內心害羞又喜歡聽床邊故事的死小孩?
「那夏娃跟亞當……」
「聽過了。」
「呃、女媧補天……」
「聽過了。」
「大禹治水!」
「怎麼盡說聽過的!」
你還挑!


當天晚上,當阿斯利安他們從山妖精的宴會回到遠望者營地時候,已經是差不多晚上十點多的時間了。
那時候我正在狂喝水,至少講了十幾個神話故事,我講到都快脫水了摔倒王子才監視著我回到營地。
「漾∼你怎麼沒有去?」手上拎著一大袋東西的五色雞頭一屁股就在我旁邊坐下來,我們前面是遠望者升起來的篝火,旁邊還插著些餅在烤熱。
因為今晚人不多,大半的遠望者跟雷拉特都去了山妖精的宴會,所以在我們也無所謂之下就隨便烤了餅來吃,也沒有特別再煮什麼東西了。
「你還敢說,居然沒有來叫我去。」雖然我不是特別想去,但是逮到機會一定要反咬一次五色雞頭。
「啥,本大爺哪知道你這家夥跑去哪堙A還有因為你沒有去,本大爺還特地幫你打包菜尾回來。」他把手上那包東西塞給我,一打開堶悼都是奇形怪狀的食物。
「……誰說我要包菜尾?」我應該沒有求他要幫我打包吧?
五色雞頭挑起眉,用一臉我了解你就不必再說的表情拍拍我的肩膀,「放心,本大爺啥大風大浪都經曆過了,吃流水席一定要打包這點習俗本大爺也知道,當然就叫那些山妖精給本大爺包回來了。」
吃流水席要打包並不是習俗!
我看著手上這袋不叫菜尾應該叫全餐外帶的東西,深深感受到文化的誤導與差異,「下次拜托你去吃東西就不用幫我打包了,我會自己找別的東西填飽肚子。」我好害怕有一天他會拿個亂七八糟的東西回來叫我吞掉。不過到底是誰跟他說出去吃請客就要打包的啊?
五色雞頭應該沒有什麼機會吃流水席才對啊?
該不會又是看電視吧!
「嘖,這可是本大爺的心意,既然你不要下次就不包了。」五色雞頭伸手就從袋子堶惟漭X根放大版的雞腿塞到嘴堶惚r。
剛剛不是才聽說這一袋是要給我的嗎?
阿斯利安在我們對面坐下來,看起來似乎有點疲累,然後有點抱歉地對著我微笑,「真是不好意思,我應該得想到休狄不會帶你過去……」
「喔,沒關系啦,反正今天晚上也挺有趣的。」我難得把我記得的神話故事都複習一次了,而且我發現原來摔倒王子真的喜歡聽故事,因為他在覺得疑惑的地方還會主動提出問題,這讓我覺得他似乎也沒有那麼難親近。
「嗯?」阿斯利安發出不解的聲音。
「喔,沒什麼事,我發現附近動物很友善就是了,所以自己也不會太無聊。」隨便扯了個藉口,我看見站在不遠處的摔倒王子移開視線,也沒有再對我發出凶惡的視線了,「是說,式青大哥怎麼了?」
他們回來之後,色馬就直奔帳篷,也沒有發出什麼聲音,照理說他現在應該要對我滿腦子炫耀看到很多漂亮姊姊才對啊,怎麼悶聲不響的就自己滾回帳篷了?
一提到這個,阿斯利安突然笑出來。
「誰知道!」除了食物之外根本無視他人的五色雞頭繼續咬著手上的東西。
看他們兩個都沒打算講,我實在是很好奇色馬到底受到什麼打擊才會默默的回帳篷,于是我就先放下袋子跟著進去了。
整個帳篷是黑色的,只有獨角獸的身軀微微發著淡光。
他窩在學長旁邊,整個頭都貼到地上了,看起來很像是受到了不小的重創,整匹馬都軟癱了沒有半點生命力。
「式青大哥,你沒事吧?」在他旁邊坐下來,我順便預防他會突然跳起來襲擊學長。
色馬轉過頭來,眼睛還含著一泡淚。
「……山妖精不是幫你准備很多美女嗎?」又是感動到流淚?
『都是毛啦!』色馬哭了。
「啥?」
『山妖精的女性全部都是毛啦,根本什麼都看不到!欺騙我!欺騙我!』前腳不停拍著地面,色馬又把腦袋拿去頂地,『像毛球、毛茸茸的,我是要漂亮的姐姐啊,誰告訴他們我要山妖精的少女了——欺騙我!欺騙我!』
呃,我記得他們是說要少女,不過沒有指定要什麼少女倒是真的。
『騙人的啦——』
我還能說什麼呢?

上篇:第七話意外之物    下篇:第九話  新的路途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