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二話 重回湖之鎮 
  
第二話 重回湖之鎮

第二話 重回湖之鎮

結果那天晚上實在是太過於熱鬧了,我根本沒有去泡到傳說中那愚蠢閃亮飯店裡唯一可取的高級溫泉。

算了,反正這兩天都住在這邊,遲早會泡到溫泉的,目前我在房間裡面還可以游泳就算蠻滿足的了。

不知道然他們本家的浴池有沒有這麼大啊……

五色雞頭和千冬歲吵吵吵了大半夜之後,前者撂下了遲早砍掉間諜這句話後就自己跑掉了,說要去把整個飯店繞過一次,把該修該改的一次讓下面的人去做好。

第二天起來到餐廳吃早餐時候,我看到那個西裝男的臉色更慘白了。

不知道這裡的醫療險夠不夠完善?

阿斯利安和摔倒王子在我們清醒之前就離開了,看起來他們今天也是很忙,連同雷拉特一起都去了城主那邊。

「漾漾,今天我們也會一起去湖之鎮喔!」從走廊另外一邊跑過來的喵喵在進入餐廳之前就先跟我們會合了,畢竟總不可能真的叫女孩子跟我們一起住大通舖,所以她是被安排到別的房間去。

至於那個房間正不正常就沒人知道了。

「妳跟千冬歲的任務也是那邊嗎?」雖然我知道他們是要來執行任務的、但是不知道是去哪邊執行,不過根據最近千冬歲的表現,我覺得他應該不會浪費太多時間再跟我們跑去那邊觀光,所以應該是他們的目的本來就是那個地方了。

喵喵用力的點了點頭,「對啊,我們要去那邊做情報回收,其實這是情報班的任務工作喔,喵喵只是來幫忙的。」她轉了一圈,讓我看見了她身上的小洋裝,顯示這個任務簡單到讓身為助手的她不需要穿袍級服裝。

「漾∼你們兩個堵在這裡幹啥啊?」在我還未問喵喵的任務內容其他事情時,五色雞頭就很歡了的打斷我們兩個談話,從不明處冒出來了。

「沒事,要去吃飯了。」

看了一下金光閃閃的餐廳,我還是鼓起勇氣踏進去了。相較而下,喵喵似乎對這種詭異的地方比較沒有感覺,甚至還可以充滿微笑一邊跟我嘻嘻哈哈的說著擺設有哪些很有價值之類的話。

被她這樣一說之後,我才發現原來這個餐廳造價其實是很貴的,除了閃光的東西大多是金以外,還有不少古董,只是因為太閃了反而看不出原本的價值。

所以其實來住這邊的還有古董行家?

「漾∼你對餐廳很有興趣嗎?有興趣就要早說,不要憋在心裡會爆死,本大爺可以幫你導覽嘛∼」用一付大家都認識多久了何必這麼客氣的態度拍拍我的背,沒意識到自己手勁差點大到把我血管拍爆的五色雞頭這樣說著。

「免了……」連忙從他手下魔掌掙脫開來,我推著喵喵隨便找個位置坐:「對了,怎麼沒有看到千冬歲啊?」起床之後我也沒看到千冬歲,不過他行李還在就是。

「他說要回他們家的旅館一趟喔,等等來跟我們碰面。」咧著和金光一樣燦爛的笑容,喵喵很怡然自得的讓旁邊的服務生開始上菜。

一看到服務生又開始端菜了,我才想起來昨天那該死的滿漢全席。

「西瑞……早上吃太油會死的。」吃太多也會,真的。

「安啦,本大爺的旅館裡面有專業廚師會控管那些啥啥啥鬼問題,儘管吃就對了!」五色雞頭一屁股坐下來,然後很豪邁的表示一切都沒問題。

其實不是你的廚師有問題,是你有問題。

我上輩子八成是造了什麼孽才會認識你這個傢伙來縮短自己的性命……

「喵喵幫你點超小份量的∼」坐在我旁邊的喵喵用天使的微笑這樣告訴我,然後繼續翻著手上那本鑲金的菜單,「它上面有寫適合一般人類食用。」

……

那昨天那個分量是適合什麼東西食用?

恐龍嗎!

雖然我很想搶過喵喵手上的菜單看看我昨天到底吃到的是什麼鬼,但是上面全都是我看不太懂的通用文字,搶了也沒用。

「有分人類跟一些大致上常見的種族喔。」喵喵看出我的難處,繼續帶著微笑幫我解答,「漾漾只要記得去餐館都點人類食用的就可以了,有時候點錯東西,吃下去會死的。」
她的天使微笑有那麼一秒在我眼中看起來好像死神在招手的黑笑。

我以後一定會記得不要在外面亂吃東西。

尤其是這個世界的人很多都是神經病,搞不好我食物中毒在地上打滾還會被他們追加一擊直接把我送到我出生之前那個世界去。

「嘖,有東西就可以吃了,你們這些囉嗦的傢伙在那邊分來分去,真不乾脆!」那個最乾脆的五色雞頭當著我的面把一隻大的螃蟹帶殼的咬下去肚子裡面……我都不知道他的牙齒有健康到居然可以連殼都咬!

「女生要控制食物啊,不然會胖。」一秒就反駁前面那個傢伙,喵喵順便扮了個鬼臉附贈過去。

發出了不屑的聲音,五色雞頭繼續回去咬他的螃蟹。

先不管那些會不會中毒的問題,在夏威夷服務生端上來是正常人分量的早點之後,我開始感謝喵喵的出現了。

至少這趟旅程我知道什麼叫做食物的陷阱了!


***


上午末約九點左右,所有人重新在小木屋裡面集合了。

「那就是本大爺、跟本大爺的僕人要過去湖之鎮∼」身為交通工具提供者的五色雞頭開始點名。

還有你給我客氣一點,我已經說過很多次我不是你的僕人了!

「喵喵跟千冬歲也要過去喔。」歡樂的舉起手,在報名完之後喵喵就偷偷摸摸的一直瞥向學長那邊,接著又很快的把頭轉回來,以上動作重複多次。

「我留在這裡好了。」式青抬了一下手。

「不行!你要一起去!」他留在這裡我怕學長的貞操會有危機。

『你想破壞我的好事嗎!』半秒之後,我腦袋堶悼X現了可惡的聲音。

所以我回他一個中指。

「城主熱情的邀請我們留在那邊和他多做一些學術性上的袍級研究,所以我今天一整日都會待在那裡的。」只是回來拿個東西的阿斯利安這樣告訴我們。其實並不意外,因為他原本今天一整天就要把時間都放在城主跟公會上面,如果他臨時改行程才有問題。

「我也是。」和阿斯利安同行的雷拉特隨後也表明自己的去向,然後他從包包裡面拿出那個西瓜,「寄放。」

「咦∼好可愛喔。」喵喵一秒就把西瓜拿過來了,讓我連阻止的時間都沒有,「好可愛喔,還有牙齒耶,可以餵東西嗎?」

意外的,西瓜居然沒有咬喵喵,而且還開始變紅了……真是顆色西瓜!

「可以。」雷拉特點點頭,「吃肉。」

西瓜吃肉也太驚悚了!

「那王子殿下呢?」推了推眼鏡,千冬歲看向完全沒有吭聲、大概是不屑吭聲跟在場所有賤民講話的摔倒王子。

「如果式青跟你們一起過去湖之鎮的話,那麼王子殿下就會留在這邊陪學弟了,畢竟他好像也和城主合不太來。」搔搔臉,阿斯利安露出有點尷尬的表情。

我猜他大概沒辦法跟正常人合得來吧?

發出了個冷哼,摔倒王子轉開頭。

「那麼就這樣決定吧,因為去湖之鎮的都還是學生,式青先生這方面就麻煩您看顧一下了。」露出了讓人無法反駁的微笑,阿斯利安拍拍式青的肩膀,「辛苦你了。」

『我沒說我要留下啊!我要跟大美人在家裡休息啦---』式青直接在我腦袋裡面發出最大聲的抗議,但是就是沒膽直接對阿斯利安喊出來。

有時候我真的覺得阿斯利安不簡單,連式青都不敢對他幹什麼,頂多摸點豆腐而已。

不過話說回來,的確、摔倒王子留在這裡比式青留在這裡更讓人安心,至少他不會對學長發出妄想腦波,也不會偷偷做出疑似性騷擾的動作;摔倒王子只是嘴壞腦袋欠扁而已,其實他人還是蠻誠實的就是。

「那麼我們就先離開了。」和雷拉特相偕使用陣法離開之後,就剩下我們幾個要搭乘交通工具的小組。

「我們也差不多該出發了。」看了一下時間,似乎急著早點解決早點回去的千冬歲催促著眾人離開房間。

等到其他人都離開之後,我想了想又折回房間裡面。

摔倒王子拿著一本書在看,完全沒有理會睡在另外一張床的學長。

他抬起眼,冷瞪了我一眼之後就繼續埋首回去書本裡面,連理都不想理我。

「欸……那個……」站在他面前我有點尷尬了,「就是那天那個神話故事啊……」糟糕,他都不講話我好難接。

幸好摔倒王子對神話故事有點反應,「說。」

「網路上Google可以找到很多!」把我想說的話說完之後我就逃出去了。

天知道他會不會去找,不過如果他真的有興趣的話搞不好他自己也都會去翻書來看吧,這世界的書多到嗆,神話啥的應該都不缺才對。

「漾∼你在幹啥啊!」

聽到五色雞頭喊話之後我反射性抬起頭,接著整個人差點往後逃。

千冬歲和喵喵站在旁邊捂著臉,那顆西瓜好像看到什麼邪惡威脅性的東西,露出了超級兇猛的姿態。

『這、這是人在用的嗎?』式青震驚了。

不過我也跟他差不多震驚就是。

我覺得我好像看到那種派對上還是舞廳裡面會折射出彩光的那種球……不,其實他造型好像是飛碟才對,但是整個已經不止七色光了……

「我回去買個墨鏡……」

這不要說搭乘過去了!光站在這裡都覺得眼睛快瞎了吧!

「這根本不能用吧!」千冬歲終於爆發了,「我忍很久了,現在我要叫我家的交通工具過來,這什麼鬼東西啊!」

看來他對於閃光飛碟不滿的程度遠遠超過我。

「啥!你對本大爺的交通工具有意見嗎!」五色雞頭跳下來,直接和千冬歲槓上了,「這可是本大爺的收藏之一,要不是要給本大爺僕人搭,誰想給你這個四眼仔踏上去!」

感謝你的抬愛,但是我實在是非常不想要搭這種東西啊……這實在是太超過了,比靈光飯店還要超過,絕對會被一路目送到湖之鎮的。

「太好了,我也不想踏上去。」露出了正中他心的表情,看起來叫他上去還不如殺了他的千冬歲馬上拉著喵喵,「我立刻讓雪野家準備新的。」

『我寧願自己跑過去也不想搭這個丟臉的東西。』式青打算自己用獨角獸型態去湖之鎮了,『還可以順便載那個鳳凰族小美女喔∼』

「我們可以用蘇亞過去啊。」喵喵邊迴避著刺眼的光芒,然後讓她家的貓王跳在地面上,「而且蘇亞也不佔位置,不用再想地方停飛碟。」

「對、對了,阿利不是也說可以借我們飛狼嗎,這樣就不用用到交通工具了對吧、西瑞,如果那裡還有鬼族啥的話我們也不會打草驚蛇啊。」連忙附和喵喵的話,我這樣告訴五色雞頭,不知道為什麼他今天閃亮程度一整個增高很多,有點不太正常。

「這樣說也是……」五色雞頭動搖了。

「那麼就這樣決定吧,我告訴阿利一聲。」趁著五色雞頭還沒再發神經之前,我急忙打了通電話給阿斯利安。

不用五分鐘,飛狼已經出現在我們面前了。

同時間,喵喵也讓自家的貓王巨大化,「那麼我們出發吧!」

於是,我們朝著湖之鎮,出發了。


***


我一直覺得我的人生當中,湖之鎮這個地方扮演了相當大的轉折地位。

不管是在我最初的時候,或者是在未來的時候。

就如同過去的那些友誼一樣,最後到這裡都終將相遇,而這裡也改變了任何一件事情。

「快到了。」

我回過神來,旁邊的式青指著下面的城鎮這樣告訴我們。

飛狼的高度並沒有很高,旁邊併行的是用同樣速度奔馳的貓王。因為打死都不想跟五色雞頭同行,所以千冬歲和喵喵是搭著貓王前進的,我與五色雞頭、式青則是使用飛狼。

往式青指的方向看,在整片荒岩之後出現了城鎮。

當初來這裡是直接從大競技主辦提供的術法過來,所以對湖之鎮週遭其實並沒有很大的概念。依稀就是記得這個城鎮當初在蓋時候破壞了地形,從傍晚開始一直到隔天早上都會泡在水裡,所以建築物整個是挑高的,後來聽其他人解釋才知道材質上也都是採用防水、和一些術法等等。

夏碎學長曾經說過,不管是再怎樣厲害的法術終將被自然所吞噬,只要是破壞了自然,就無法用任何力量來抵禦遲早該來的報應結果。

即使想復原,但是已經無法彌補了。

這讓我想起了瑜縭他們,還有很多在我們世界所遇到的其他事物。

『不知道湖之鎮裡面有多少漂亮姊姊∼』

式青的妄想直接打斷我難得一見的思考,接著後面還接上一大串我連回想都不想去想的怪異賞芳名稱和啥啥啥的條件。

真是夠了!

「嘖嘖,本大爺的交通工具還比較快說。」另一邊是沒有搭到飛碟在覺得很可惜的五色雞頭,「不過既然要深入敵窟殲滅匪方,這種犧牲也算是理所當然的!」

我有點不太想去揣測他最近又看了什麼片了。其實我一直覺得有個問題很奇怪,為啥五色雞頭看來看去都是台灣片,而且還是那種很古早不然就是很芭樂的鄉土戲劇,我真的很想知道他選片的依據到底是……?

在一堆問號當中,飛狼緩緩的下降高度,在兩分鐘之後停到了湖之鎮的入口處。

一年前我曾經站在這裡過。

一年之後,湖之鎮的入口已經改變很多了,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契里亞城接手重整的關係,整個入口處看起來光亮很多,兩邊也有守衛站著。

大致上看起來和當初我們進來時候沒有什麼太多的改變,還是那種國外的小鎮感覺,只有部分地方被翻修過,街道上也都重新打理過了,站在外面就可以看見有人在街道中來去行走,也出現一兩樣交通工具,看起來不再是那時候死城的感覺。

「變了不少。」晚一點踏上這邊的千冬歲看著四周,這樣說著。

「嗯啊。」

「欸∼已經改建的差不多了嘛。」喵喵蹦了過來,然後左右張望著:「好棒喔,看來很快就會住滿人了喔。」

『怎麼不是漂亮的姊姊顧門啊--』對於兩邊的守衛,式青散發出強烈的不滿光波。

注意到千冬歲的紅袍,湖之鎮的新守衛很快的就上前來詢問我們的目的和身份,在千冬歲解釋過後,他們很有禮貌的立刻引導我們進鎮裡。

其中一位在同伴進去通報之後,帶著我們往公會點走,「這裡改很多對吧,聽說你們幾位中有些是當初大競技賽的學生,幸好有你們和公會的協助,不然這地方到現在還會是個死城,而且亡靈們也都還不能安息。」

我聽帶路者表示,後來鎮裡重整之後便把當初精靈大戰的舊址保留下來了,畢竟那場戰爭對這個世界來說極具意義,當初沒有人知道湖之鎮就蓋在這裡,在妖師的屍體起出之後,整個地下世界就用公會的技術完整留存下來。

「我和喵喵先去執行任務,漾漾你們去那個遺址逛逛吧。」在聽完對方講解之後,千冬歲立刻就這樣告訴我們:「反正任務很快就會辦完,到時候我們再去找你們會何。」

「咦?可以嗎?」我看見守衛錯愕的表情。

「目前那個地方只限於袍級資格能進去。」守衛很為難的看了我們一眼。

「哈,本大爺最喜歡挑戰不可能!」直覺就是要幹架衝進去的五色雞頭歡樂的開始要做攻擊準備,我連忙把他拖走。

「這位身上有紫袍阿斯利安的證明,另外我也認為他有必要進入遺址看看,這部分我們會另外向公會提出報告,請您帶他們過去吧,公會點我們兩個自己會走。」邊這樣說著,千冬歲從自己身上拿出了個和阿斯利安交給我類似的東西,然後遞給我,「這是我的紅袍證明,如果他們還有問題的話就叫他們直接聯絡我就行了,暫時就放在你身上吧。」

戰戰兢兢的接過紅袍的証明,我小心翼翼的將它跟阿斯利安的放在一起。為啥都要拿給我……我也很怕丟掉啊,拿給式青不是很好嗎……

「喔,有了這兩張我們就可以出入十八禁場所不會有人攔了!」獨角獸的發言讓我一秒任知道拿給我是對的。

「既然有兩位袍級的保證,那麼就沒問題了,請隨我走這邊吧。」認同了千冬歲的保證之後,守衛大致上告訴了他們公會的新地點後,就領著我們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城鎮裡面其實做建設和公會的人比較多,另外來看房子的就少了些。

守衛解釋了一下這裡會以遺族優先居住,之後的在對外招收,估計明年我們再回到這裡時候就會很熱鬧了。

畢竟契里亞城在建設上不算弱,在重整之後湖之鎮納入契里亞城保護範圍之後,等於也可以免除大多危險,所以居住品質上也算是提高了一倍。

加上城主的面子很大,所以未來公會撤離之後,這裡還是會有紫袍和白袍等級的保護隊入住的。

邊聽著他講解,很快的我們就被帶到一個地下入口了。

整個已經被挖開的地下入口已經給整理的很大,最要命的是我還看到旁邊有個入口招牌、上面還裝著彩色電燈泡。

「真是太上道了!」對正在發光的電燈泡很有興趣,五色雞頭繞著那個花俏的招牌走來走去。

是說……你們剛剛不是才在講這裡只有袍級可以進去嗎?這種做的好像是歡迎闔家光臨的招牌是怎麼回事啊!

「在整頓過後,未來這裡會對學生級等等的學習單位開放,歡迎大家下次跟同學一起觀賞,門票很便宜。」守衛一秒就解答了我的疑問。

好樣的,所以這裡以後會變成觀光地區是吧?

我深深的覺得契里亞的城主也太會打算了。

這裡未來肯定會變得很熱鬧……衝著我家祖先的出土,絕對會有一堆吃飽太閒的傢伙跑過來進行啥妖師被殺直擊現場一日遊之類的鬼行程。

對於自己家會成為活招牌,我都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了,應該叫然來跟他們抽個成才對……

看著閃亮亮的入口,我開始五味交雜了。

「伸頭也一刀、縮頭也一刀,男子漢大丈夫,敢來就不怕被狗咬!」看出我的躊躇,五色雞頭一腳把我踢下樓梯。

我連罵都還來不及罵整個人就滾下去了。

還好樓梯沒幾階就有一個轉點,不然這次絕對不是在心中靠他就可以了事了!

「欸,你的平衡感也太不好了一點吧。」晚了一步下來的式青剛好把我從地上拉起來,「還好樓梯不是直接下去的,不然現在就要幫你招魂了。」

你去跟我後面那個人講啊!

「嘖,這種高度還會摔倒啊?」那個踢人的傢伙根本沒有自覺的晃了下來。

「我有腳,麻煩下次請讓我自己走謝謝。」拍拍身上的灰塵……糟糕,好像有點扭到腳了,不過比起扭斷脖子算是好很多了。

五色雞頭聳聳肩,越過我們就一馬當先的衝下去了。

式青轉過頭,我們都看見那個守衛還站在上面,似乎沒有下來的打算,「你要留在外面嗎?」

「是的,我們不能擅自下去。」守衛對著我們露出善意的微笑,「下面會有其他人能夠幫您們幾位解釋疑問。」

「是美麗的姊姊嗎?」式青一秒眼睛就發亮了。

「……隨機吧。」守衛無言了。

為了不讓守衛繼續無言下去,我一把拽住還想問下面有哪些漂亮姊姊的式青就往下走。

其實整個下面都已經被拓開了,站在樓梯上就差不多將下面壯闊的景色都給看得一清二楚,只有一些埋在裡面的洞穴通路看不到。當初下方的排水設施已經被引導到旁邊的地方,整個地下遺跡被用上各種不同的術法保護著,底下有不少袍級、當中又以紅袍最多在下方來回記錄著挖掘出的物品與走動著。

一看見我們出現在樓梯口,立刻就有人迎上來了。

「欸?」

「咦?」

我愣住了,對方也楞住了,我們兩邊大概都沒預料到會在這種地方碰面。

「你不就是那個安地爾的同伴……不是,你搭檔被鬼族殺掉那個大競技賽的……」糟糕,我忘記他叫啥名字了,太路人的名字真難記。

「……我是滕覺的搭檔,明風學院的默罕狄兒.費洛克。」對方臉都黑了一半,然後重新自我介紹,「今年畢業之後已經進入公會做全職任務,你可以叫我默克就行了。」

「欸?你已經畢業了啊?」我愣了一下,沒想到他都出社會了,時間真是過得很快,搞不好再多幾年小孩都出來了……

「是的,其實有黑袍資格之後隨時都可以離開學校的,只是為了替我的搭檔多做些事情,才延遲了點時間,目前我在執行協助湖之鎮的任務,當初因為我來過所以對這裡也有點熟悉,工會就直接指派我來了。」稍微講了一下,明風學院的黑袍看了我們一眼,「鬼族進攻時候我也曾經去你們學院幫忙過一小段時間,不過因為錯過了就沒再見過面,看來你也還過的不錯。」

我點點頭,知道他指的是我妖師的身分。

這件事情雖然校內很多人大都知道了,不過在公會和各種族刻意壓制下,外面大概只有紫袍以上的人才曉得,又因為我長的太路人了沒啥特點,所以外面的人對於妖師後裔其實是沒個概念的,只知道妖師一族已經重新出現而已。

「原來拿著阿斯利安和千冬歲的證明要下來看的就是你啊,其實你直接下來就可以了,我也會讓你通過的。」默克拍了下我的肩膀,這樣大方說著。

愣愣的回笑了一下,我突然覺得認識的黑袍一多起來還真方便啊。

走後門超方便!



上篇:第一話  消失的旅團    下篇:第三章  過去的傳說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