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八話  缺少的兄弟 
  
第八話  缺少的兄弟

第八話 缺少的兄弟

那時候的我並沒有注意到那個名字代表著什麼。應該說,那個時間的我並沒有聽過那樣子的名字與比喻,但是那個如同死亡象征的名字卻早已流傳在這個世界當中。如果當時我知道的話,或許我就知道那個小孩和我認識的人有什麼關聯。 但是那時侯的我還不知道,就如同其實很多事情,一開始我們都不會曉得。 僅此而已。


醒來的時候,四周是一片黑暗。「這是——」 正想起身時,旁邊突然有人用力的把我壓回去,還順便把我的嘴巴給捂起來,我一整個緊張起來正想掙紮,那個人先發出了聲音:「噓,有人在找你們。」

我認出來是穆芬的聲音,也聽見了一些騷動,因為老旅館的木板隔音並沒有很好,所以可以感覺得出來蘿蔔幹下面有很多人進來。這堣ㄛO我印象中的走廊,應該是穆芬的個人房間。 在確認我真的閉嘴之後,穆芬指了指地板下面,我才發現她的房間位置靠一樓大廳很近,所以仔細聽稍微可以聽到下面傳來的聲音。

『這邊沒有那種人……』

『尹格爾在上……這真是好笑的笑話……』

『您可以用法術搜索……這堥S有那種客人……』

『唉呀唉呀……吃個飯還要檢查啊……叫守衛過來攆走這些人……』

『太騷擾人了……』

聽起來有很多都是旅館下面吃飯的客人發出的鼓噪聲,顯然這個村莊的人並不是很喜歡被搜查,有志一同的拼命排外;同時也如同阿斯利安說的、這媟|隱匿旅人的蹤跡,他們非常團結的完全沒有透露出一點風聲,真是同心到有點可怕了。

整個下面鬧哄哄的一片,大概是被村莊的居民堵得不敢上來,我感覺到下面有人僅用了搜索系的法術將整個旅館掃過一遍之後沒有得到結果,就領著其他人離開了。

「放心,旅館堶惘鳥B蔽術法,他們找不到的。」感覺到我有瞬間的緊繃,穆芬輕輕的說著,然後拉著我慢慢移往窗邊。在黑暗當中,我看到大概三、四個人從泛著光亮的率門口走出去,每個人都披著黑色的披風,上面什麼圖案都沒有,大概是怕人認出他們是哪邊來的人。 他們站在旅館外面低聲說了一下話,然後率老版又跑出去轟人之後,他們才慢慢的消失在黑暗當中。 那些是契堥城的人?

穆芬轉過頭,我們後面的木板門被敲了幾下,打開後外面站著阿斯利安。「都走了。」她這樣說著,然後讓阿斯利安進到房間堶情A「這位小朋友似乎剛剛在走廊上摔了一跤,你們可能得賠償那個被水壺敲出一個小洞的地板了。」

「很抱歉,麻煩你了。」微微點頭道了謝,阿斯利安露出了微笑。

「這沒什麼,旅行中沒有麻煩就不叫旅行了,不過那些人應該是從契堥城過來的幾位的任務看來應該會相當麻煩。」並沒有詢問是什麼任務的穆芬拍拍我們的肩膀,「尹格爾會守護任何旅行者,友好的忒格泰安信奉者,如果路上被耽擱了,請到旅人們聚集的地方求助,穆芬四散在各地的族人也會幫忙你們。」

再度跟穆芬到過謝之後,阿斯利安才把我領回房間去。 踏進去時,式青正在重新將整個房間給弄亮,八成是剛剛那些人來時他們也跟穆芬一樣先熄燈避免被盯上。

「漾∼你拿個水拿到女生房間去喔?」一看到我被抓回來,五色雞頭促狹的說著。

「沒有啦,明明就是不小心跌倒而已。」造成我跌倒的那個元凶還藏在夢堶惆S有辦法說出來向大家證明。

『呼呼呼呼……沒想到你的菜是流浪民族。』 如果不是因為沒人知道我聽得到式青的腦殘、以至于不方便動手,我真想現在就沖過去路他的頭再去卡一次牆壁。

「人走了?」雷拉特看著我們,順口問了句。

「是的,已經被這個村莊的人驅逐離開,我想他們在搜索不到之後應該會認為我們連夜趕路,繼續往前尋找了。」重新在桌邊坐下,阿斯利安呼了口氣,「沒想到他們感覺也真准,馬上就找進村莊堥荂A我還以為大約會夜半才到。」

……那是因為我身上有個被用了追蹤法術的石頭。 下意識的摸摸口袋,我發現東西已經不見了。所以它真的在夢中就被烏鷲給破壞掉了?那堛漸@界可以直接碰到這邊的東西?為什麼我好像覺得那邊不太對勁。羽堨L們也可以做到類似這樣的事情嗎?

「漾∼你怎麼了?」五色雞頭搭著我的肩膀,在我回過神來時甚至還看到他的手在我面前揮來揮去,所以我直接往後退開了。其實我比較想一巴打開,不過又怕被報複所以還是算了。

「沒事,我想下去打個電話給千冬歲他們。」啥都沒有講就跑掉,我想千冬歲跟喵喵現在一定很訝異。「你可以跟旅館的老板借電話,他們的通訊方式也都有著防止被探查的保護。」阿斯利安點了點頭。

因為感覺到他們堶惘n像還要講什麼比較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就自己先退出房間了,那個無所事事的五色雞頭一邊嚷著沒事可幹也一起跟出來。我總覺得打過去的話千冬歲肯定不會給什麼好語氣。不過還是得打,否則下次回學校的話大概會被千冬歲給狠狠的修理一頓、而且喵喵還有可能會插手。

走到大廳的時候,店內用餐的客人只剩下兩三個了,桌面上還擺著啤酒杯,正在用陌生的語言大聲聊著我聽不懂的話。看見我們出現之後,幾個人對我們擡起酒杯吆喝了聲,雖然我聽不懂,不過我想應該是在打招呼之類的,所以就回以早一點時候阿斯利安教我的招呼方式。「尹格爾在上,保佑村子充滿良善。」

一聽完我說的話之後,幾個大人又鼓噪了起來,然後大笑了幾聲、對我們又舉了酒杯說了一堆我聽不懂的話之後才又回頭繼續他們的聊天。和五色雞頭一起湊到了酒館的吧台邊,我和堶悸漲悛O借了電話,他也沒啥刁難我們、很豪氣的就把電話從櫃台下面擡出來給我用。坐在旁邊的五色雞頭就開始點食物了。

按著手機上的顯示號碼,我撥給千冬歲,這次對方的手機不用半秒就給接通了。

「千冬歲?」

『……漾漾,叫他們把那台鬼車開來我家旅館的就是你嗎!』 我感覺到電話那頭傳來寒冷的殺氣。







我就說、遲早有一天我一定會被五色雞頭給害死。然後當我掛了之後他本人還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掛,肯定就蹲在旁邊說本大爺的仆人超不耐操之類的混賬話。

「不是!」我一秒就反駁了千冬歲的問話。

『開車來的人說是他家主人那個人類朋友要送我的。』

我覺得我都可以清楚看到千冬歲頭上有青筋、手上快捏爆手機的樣子了,「那是西瑞自己誤解了。」壓低了聲音,還好旁邊的五色雞頭吃得很歡愉沒注意到我講什麼,我悄悄的又移動些位置才繼續講,「本來要叫他開去藏好的、不然會嚇到客人。」哪知道那家夥自己神經就打錯線……直接要送去給千冬歲。

等等!這該不會是五色雞頭對于同學友好的表示吧? 我現在才注意到這點,基本上五色雞頭是不太會送入東西的,更別說他好像很喜歡花車。所以說其實他還是很照顧自己班上的同學?我這樣解釋不知道是不是正確的,不過我希望他是正確的,不然我只覺得五色雞頭想整我而已。

『我家旅館像是可以藏這種車的地方嗎?』千冬歲的語氣一整個平板到很像直線,完全沒有起伏,讓我一邊聽一邊發毛,連冷汗都滴下來了,『該死的!不知道的員工還以為我們跟殺手家族結盟了,對方連花車都送到門口!還有那個詭異的慶典是什麼!為什麼會有奇怪的舞龍舞獅跟民俗團沖進來我們旅館堶捷繹]亂跳還要添香油錢!』

邊聽我都不知道要不要難過了,五色雞頭他們居然可以實行的這麼徹底,連要香油錢這種都來了。這讓我想到之前我家附近有個奇怪的謎之團體,常常一兩個人拿著有點像小玩具的舞獅頭就去店家要錢,不給錢還會給臉色看,結果有次剛好冥玥在店家堶惘Y東西,剛好被她修理到逃出去。

後來我阿母才跟我說那是遊手好閑的人假借廟堛漲W義去要錢——重點是,五色雞頭沒事去注意這種小細節幹嗎!他可以不要添香油錢的啊!

「呃、你就當成是難得一見的奇觀吧。」我估計靈光飯店之後應該也不會常搞這一套,也再多兩次他家旅館都不知道能不能營業下去了。

『我決定他們要是再來第二次我會讓他們成為永遠的絕響。』冰冷的語氣連我這邊的空氣都快結冰了,我完全可以想像千冬歲在看到花車之後又被舞龍舞獅沖進去要香油錢時候氣得有多嚴重。嚴重到我覺得搞不好靈光飯店的人下次去他家被他當活靶射成刺猬。

「……麻煩你手下留情,那也不是什麼不好的遊行,其實還好很熱鬧的。」是說他們那種古老的家族不是也常常辦祭奠什麼的嗎?怎麼千冬歲會被嚇到?電話那邊沈默了有一下子。站在吧台後面的老板推過來一個杯子,我看見堶惘野縝b冒著泡泡的巧克力牛奶,連忙向他道謝,順便也看見了把千冬歲氣到快抓狂的元凶正在把有他頭顱那麼大的蝦子往自己的嘴巴堶捷諢C

千冬歲再次開口大概是快一分鍾之後,時間久到我在猜他是不是跑去先用冷水洗把臉消火了,『算了,你們現在人在哪邊?』

「這個不方便說,剛剛來追我們的人才離開。」多少有點忌憚,我選擇不告訴千冬歲我們所在的地方。沈默了幾秒之後,他再度開口,『我知道你們在哪邊了,剛才我去飯店要找人算帳時候,發現飯店被契堥城的守衛包圍著,理由是因為他們引起了大騷動,但是我想應該是城主想要問你們的下落,既然你們沒事,那就好了。』

「咦?那飯店堛漱H沒事吧?」我有點擔心西裝男的安危。

『……守衛踏進去時候被飯店嚇到,有一半的人捂著眼睛沖出來,另外一半的人把旅館全部都搜過一遍之後就離開了,飯店堥S有什麼損傷。』似乎早就知道我會這樣問了,千冬歲把整個狀況告訴我,『畢竟羅耶伊亞家族的勢力很大,就算是契堥城城主也不會明目張膽的和他們對抗,這方面你就可以安心了。』

聽見飯店沒事情我就松了口氣,「那麼我會找個方法把紅袍的袍級證明送回你身邊。」我想,再趕一段路之後應該就可以請阿斯利安幫我這個忙。

『那個不用急,等你們到達安全的地方再說吧。』就算千冬歲沒看見,我還是下意識的點了點頭,「那你再跟喵喵講一聲,不好意思,因為那時侯情況……」

『好了,就先這樣吧,剩下的等你回到學院堶惘A說。』千冬歲猛然截斷我的話,然後語氣整個轉變了,『還有,萊恩,小心一點不要再被你那個死老弟給拖累了,你那個鳥任務是要做多久才要結束啊!』

我整個愣了一下,「千……」

某種細微的聲音從手機那邊傳來,不像是千冬歲發出的聲音,而是類似第二個人的金屬碰撞聲。只在那瞬間,另外那邊的手機中斷了。 聽著話筒傳來空蕩的聲音,我突然打從心底發寒了起來。「安啦,那個四眼仔的家族勢力也不小。」隔幾個座位上的五色雞頭突然吐過來這樣的話,「拜托,那家夥好歹也是神諭家族的繼任者,契堥城主不敢一次杠上雪野跟藥師寺兩家的啦,那個四眼戀兄癖的老哥也不會傻傻看他阿弟吃悶虧咧。」根本就是從頭竊聽到尾的彩色殺手用一種我驚嚇太早的語氣說話。

我看了下五色雞頭,有點想打電話給夏碎學長,但是又怕千冬歲那邊出問題會再度追來這個村莊、害到其他人,幾乎是立刻就陷入兩難的境地了。

「男子漢大丈夫,既然擔心就殺回去!」五色雞頭突然整個人站起來,還一腳踏在旁邊的椅子上,「本大爺來一個殺一百!讓那些家夥在今天之後永遠變成傳說!」我並沒有要去屠城啊!「西瑞,我想千冬歲會自己處理的。」勉強擠出微笑,為了避免五色雞頭又過度興奮,我還是選擇相信千冬歲會有方法的。畢竟千冬歲腦袋只要不故障的話,向來都很厲害的。

「嘖,本大爺也不是要去幫他啊!」五色雞頭用一種很沒意思的表情把腳放下來繼續坐回去咬他的肉餅。對啦對啦,我知道你是要去屠城的啦。

坐在旁邊喝著飲料,不知道為什麼五色雞頭點的東西整個堆成一座小山,明明他剛剛才在房間堶惘Y過不是嗎?默默的等他吃完,時間逐漸的變成很晚。酒館堶悸澈人幾乎都走光了,老板也把堶掖ㄔ敢蔆F淨了,五色雞頭還是在狂塞東西吃。 走回吧台之後,旅館老板泡了一壺熱飲放在櫃面上,告訴我們要記得鎖門之後就走進店後面的其他房間了。

我想,他應該是要把空間留給我們的意思。整個店內開始變得很安靜。咬了有好一下子不明的肉之後,五色雞頭才把最後一根骨頭丟到空盤子上。因為他在吃東西的樣子有點反常,所以我並沒有主動去打斷他的動作。 或許,他大概有事情想要告訴我。







時間的指針繼續往前移動。

「六羅·羅耶伊亞是我家老四。」

有那麼一瞬間我被他的話驚到了,「呃、九瀾大哥下面的……」黑色仙人掌好像是老三吧?

「同母兄弟,是本大爺上面的異母四哥。」五色雞頭用一種那點關系沒什麼的態度說著。

你家的血緣關系也太錯綜複雜了吧?如果我沒記錯好像他之前也有說過他家誰誰跟他是同父異母,結果他老爸娶了一大堆老婆嗎?

既然他想說開,那我應該也不用客氣了,畢竟先講的是他,那代表我也可以問了,「所以艾芙伊娃找的那個人真的跟你們有關系對吧,為什麼你家會全面封鎖這個消息?」該不會是這個老四有另外一面特別凶殘吧?

認識了五色雞頭和黑色仙人掌之後,我實在是很難不朝奇怪的人格方向去想。羅耶伊亞家族搞不好都專出怪胎,血統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老四已經死了。」

酒館堨峈熒茤水晶燈突然閃了一下,在那瞬間我好像看見五色雞頭的臉上有抹悲哀的神情,但是很快就消失了,快到幾乎讓我以為剛剛是我看錯。

沒有搭理我訝異的表情,五色雞頭自顧自地繼續接下去說:「老三跟老四他媽是鳳凰族那邊的人你應該也知道了,當初鳳凰族的人都反對他媽跟我老子,所以二媽就跟鳳凰族斷絕關系、和我家老子跑了,才生下老三和老四。」

黑色仙人掌的母親是鳳凰族這點我知道,當初他會有藍袍資格好像就是因為那一半的血緣,不過我真的沒有聽過他提起他還有個同父母的親兄弟。

「那算起來六羅應該只比我們大一點吧?」九瀾大了我們七歲,這樣算下來,六羅應該也沒有年長多少。

「如果老四還在的話現在應該是聯研部,大我們四歲,聽說之前好像也是我們班導的學生。」不自然的抓抓頭,五色雞頭像是在找適當的形容方式,「而且跟那個光頭相處很好的樣子,老三有講過那個光頭本來要推薦他去考袍級。但是我們家的傳統就是本家一定要出過任務才能考,本大爺是覺得很有趣啦,不過聽說老四幾乎沒有出過任務、就算有也不是去殺人的。」 這樣聽起來,那個六羅好像是正常人?

「所以我老子快氣瘋了,逼他一定要出去一次、不然就不算是羅耶伊亞家族的人,所以交給他一個難度很高的工作。」皺起眉,衛生條件開始有點焦躁的用手指敲著桌面,「因為老四個我們不一樣,他一定是鳳凰族的血太多了才跟我們不像,本來我家二姐跟我們要一起杠上我老子,逼他退讓,讓老四離開家族,結果還來不及修理我老子,老四就去出任務了。」

後面的事情我大概知道了,六羅一定是經過這堙B然後順便幫了艾芙伊娃,之後行蹤就不明了。 我想艾芙伊娃知道的就是這之後的事情。

「之後,任務目標還活著,老四就失蹤了,那個多事的光頭拿來的命燈一整個熄掉,我們家族的人也回報發現了一大攤的血跡和老四所使用的兵器、身上帶的東西,血跡也證明是老四的無誤,我想屍體如果不是被目標物帶回去就是被毀滅了;畢竟屍體那種東西是可以分析出很多情報的,尤其是對于我們家族,想整垮我們的多得是,一拿到屍體肯定不會再讓我們有機會要回去了。」

看著五色雞頭,他很不自然的抓抓臉,然後自己去倒了杯熱飲,只捧著也沒有喝下去,就是盯著飲料的熱氣看,白色的霧氣慢慢的消散在空氣當中,傳來了一陣甜膩的味道,「那已經是幾年前的事情了,現在大家根本不提這事了。」

聽完他簡短的描述之後,不曉得為什麼我打從心底同情起那個從來沒有見過面的六羅。會生在殺手家族應該不是他想要的,就如我原本也不會想要在妖師一族堶惜@樣。那不是我們可以選擇的,只是他還來不及接受或退出,就先永遠離開了。

聽完他的話之後,我想起了我在黑色仙人掌那邊看見的那盞燈,那時候他沒有明講,現在仔細想想,那盞引路燈應該就是六羅的吧?

「上次我在九瀾大哥那邊有看到你說的燈,但是它好像在鬼族大戰時候突然亮起來了。」五色雞頭突然一秒就轉過來看我,顯然並不知道有這回事。所以我稍微形容了一下那盞引路燈亮起的詭異方式,「九瀾大哥說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有提到說會再去問給燈的人這樣而已。」現在我知道那個人是班導,不曉得可不可以私底下偷偷打聽看看就是了。說不定問班長會比較快?

「哈,就是活著也不要回來,對他會比較好。」五色雞頭說出了有點類似黑色仙人掌說過的話,「我家只會讓他很痛苦而已,老四做人太好了,還是別回來比較好,那家夥甚至連殺個真正該死的混蛋都還要幫對方找理由,連兔子都給它放走,他不適合我家那個地方。」

我不清楚六羅的為人,但是我覺得如果他還活著,應該會想辦法回家吧?依照他們的敘述,六羅應該不是和家塈馴斷絕關系的人。

但是,他也不是能生活在殺手家族的人。

如果時間能夠再早一點,我真希望可以認識他。可是已經不可能了。

我和五色雞頭相對望了一眼,都沈默無言。

然後我們 只能拿杯子互相碰撞了下,讓聲響回蕩在空蕩蕩的酒館堶情C

敬那個我從未見過面的善良殺手。 還有並未對我保留的五色雞頭。

上篇:第七話  訊息與疑惑    下篇:第九話  沈默森林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