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四話  破碎的記憶 
  
第四話  破碎的記憶

第四話 破碎的記憶

妖魔地看見的東西出乎我意料。

跟著那兩個魔使者走進優雅到有點詭異的白色建築,我頻頻回頭又看了幾次小亭子,那兩個妖魔不知道在講什麼話,接著女的直接往男的臉上打了一拳……

我默默的把頭轉回來。

就和外面看見的一樣,連堶惜]全都使用白色石子鋪成,小教堂堶惜]有些雕刻,但是不是什麼神話,仔細一看猛然是惡鬼殺人圖之類的、還有十八連環故事記載,因為剛剛才看過扭曲的邱比特,所以現在都不知道這種圖出現在這媞滮ㄩ漎薴a了。

「你在幹什麼!」冰冷的斥喝聲從前面傳來,我才發現原來我停下腳步在看那些神秘的鬼殺人壁畫。

說真的,先不管壁畫上怪異的圖,其實我覺得做得還算不錯,我想雷多他們應該會很喜歡這類東西……畢竟連五色雞頭那顆鬼頭都愛了,應該也葷素不忌了吧。

「這個可以拍嗎?」轉了手機堛熒茯菪\能,我巴巴地看著那個同樣停下腳步在看我的女性使者,後者的表情有點微妙,但是點了頭。

假裝沒有看見摔倒王子想擰死我的表情,我連忙抓緊時間對壁畫拍了幾張照,因為範圍滿廣大的,所以只能意思性拍幾張,無法全部收入。稍微看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些壁畫好像在指引某些敘事,但是我對這類的東西實在是沒有研究,雖然在課堂書本看見過很多,但是大多時候都是別人解釋給我聽得,這些不是我專門的項目。

等到可以通訊時,再傳給雅多好了,雅多應該會更喜歡這類東西。

一想到之前雷多他們說要給雅多禮物就是要送繪本,那才不久之前發生過的事情,現在我人都在妖魔地堶惜F,不曉得能不能順利完成這次事情……不,眼下是不知道能不能先找到學長和其他人會合。

這些都讓我不安。

「你拍完了沒!」帶著隱約憤怒又沒好氣的聲音從我頭頂傳來,一轉過去我看見的是目前唯一剩下、勉勉強強可以當作同伴的摔倒王子。

「呃……可以了。」我猜如果我說我還想再拍一下,他應該會一秒打爆我的頭。

依依不舍的看著一大片的壁畫,只好想著如果可以自己活動的話再過來徹底拍一次,就跟上了其他人的腳步。

從外面看教堂其實規模不大,算是那種小巧的教堂,但是走進來之後……這個內容物與外表不符的見鬼範圍到底是怎樣!

算了一下時間,我們起碼在走廊上走了快十分鍾,四周的景色沒啥變化,都是那種騙人的溫馨景色,連庭院造景都美好到該死。

那兩個水火妖魔到底在想什麼!

大約又走了五分鍾左右,終于在走廊一轉後我們看見了整排的白色門扉,幾乎是整齊一致,上面也有著精致到嚇死人的雕花;每扇門上面的圖案都不太一樣,似乎也表達著不同的意思。

「這堿O收納不同物之間,請不要亂闖。」邊這樣告訴我們,女人走到一扇上面什麼也沒有、只有簡單花紋的門前淒清的推了開門扉。

一開始我以為我可能會看見也是表堣ㄓ@的東西,但是門打開之後,堶惚o出乎意料之外的普通。幾乎完全沒有任何生活用品的偌大室內就是一張床和一張小圓桌,都是木制的有小小雕花,與其說是專程弄回來放、我覺得搞不好是隨便撿回來當觀賞家具的,以免房間太空難看。

畢竟想來想去我都不認為這種地方會真的有客人來用到這些東西,很有可能真的就是湊合湊合。

話說回來,既然沒有人來幹嘛還要弄客房啊!

「短暫時間內,請兩位用這個房間。」走到床邊拉開牆壁,女人從牆內翻出了另外一張簡易床,上面鋪蓋也都很完備,就是不知道多久沒用過了。

一聽到要共用房間,摔倒王子的臉都皺起來了,不過幸好對于這件事情他也沒有開口說什麼,要是他開口要求我去住廁所,我還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那我們去准備些水與食物,請兩位不要任意走出這個房間。」這樣告知我們,似乎要先完成手上事情才會停下來的女人領著魔使者暫時先退出房間外,接著很快就消失在走廊另外一端。

我看了看空空的走廊,又回頭看著一臉大便的摔倒王子,只好先尷尬的笑兩聲。

「關門。」只丟給我這兩個字,沒打算跟我禮上往來的摔倒王子口氣很冷,冷到幾乎對我有敵意了。

看來他真的很不爽和我住這件事。

「喔。」

摸摸鼻子,我轉身過去把門小心翼翼地關上。

這堛漯躓薾磞b是太過于異常了。

我一直覺得妖魔那種東西住的地方應該要很可怕,不然也要很震撼,像先前耶呂鬼王他們那種一踏進去就是很恐怖的氣氛才對。結果現在看見的是小花小庭園還有白色的小教堂,讓我覺得好像什麼地方不對勁,突兀得莫名其妙,但是要糾正妖魔去住恐怖的地方好像又很奇怪……但是真的完全不搭啊!

哪有妖魔住這種退休老人般的住所啊!

「你……」

摔倒王子的話才剛出一個字,我突然就看見剛剛關起來的門在我眼前放大,接著砰的一聲直接正面打歪我的臉。

劇痛傳來的同時我也看到那個該死的魔使者的踹門鞋底板和他端著不知道是啥鬼一盆站在外面。

你是不會輕輕開門嗎!

痛到差點眼淚都噴了,我捂著臉悲痛的跪倒在地上。

那個對踹到人完全沒感到抱歉的魔使者居然還從我身上跨過去。

腳長了不起啊!

還有,你們拿東西也太快了!


* * *


兩個使者在我們面前站定。

很怕又被莫名其妙打到臉,我選了一個離他們有點距離的位置坐下來,然後看著旁邊的摔倒王子。

一開始我以為他會直接問那個他認識的女使者的話,但是過了五分鍾之後——

整個室內還是一片沈靜。

有沒有搞錯!不是你要問嗎!

完全沒有開口打算的摔倒王子居然還喝起茶來,也不怕對方有沒有下毒,搞得旁邊兩個站直直的使者好像是他的仆人一樣從容。

「請問你真的是……那位……」我看了一眼摔倒王子,他連理都沒有理我,算了、反正他沒叫我閉嘴應該就是可以問下去的,「蒂妮娜.西絲卡?」

「是的。」女性使者很快的就回答我了,「蒂妮娜.西絲卡,或者蒂絲。」

「所以你真的是不見的那個冒險團堶悸漫_歐妖精?」看了一眼摔倒王子,他一臉漠不關心,但是不知道為何我就是覺得他有在聽。

蒂絲頓了下,表情有點迷茫,像是對于我的問句感到疑惑,過了半晌才慢吞吞的回答我的問句:「我想、應該是的。很抱歉,我只有印象我的確曾經是某個旅團的一員,但是實際上是分于哪邊的我無法告訴你,因為我並沒有那些記憶。」

「咦?」瞠大眼睛看著她,我真的訝異了,「你……」

「也許很難令你明白,但是我們身為妖魔使者,已經喪失了大半原有的記憶。」抿了抿唇,雖然還是有些遲疑,但是蒂絲轉向摔倒王子,「雖然已經遺忘許多事情,但是我還是能記得您的,奇歐一族的王子殿下。」說完,她畢恭畢敬的向摔倒王子行了大禮。

摔倒王子揮了一下手,示意她不用。

退了一步,蒂絲垂下了頭,「真的……非常抱歉,我已經無法回到奇歐一族了。」

「誰下的手?」摔倒王子偏過頭,沒有像我一樣對她確認身分,而是直接開口問出連我也不知道啥意思的話。

蒂絲搖搖頭,「我醒來時,是兩位妖魔大人將我帶到這堥荂A讓我幫他們一些事物,關于旅團中所發生的事情我已經毫無記憶。水妖魔大人告訴我,在我清醒之前我已經沈睡了半年,因為我受了非常嚴重的傷,除了身體之外、靈魂也受創了,他們只能讓我再生到目前這樣子。」

「其他人呢?」

『全部變成肉塊了喔。』回答摔倒王子的不是蒂絲,而是另外一個女人的聲音。

那只引路的黑色烏鴉從空間當中穿透了出來,降落在魔使者的身上,黑色的嘴巴張開之後嘎嘎的笑了幾聲,完全就是水妖魔的聲音。現在可以確定的是這烏鴉應該是妖魔的傳話用具,那時候在樹林婺穨畯拊儭靰漱]是他們了。

「你的意思是說旅團的人全死光了嗎?」雖然已經知道是失蹤,但是聽到這麼驚人的消息,我還是整個人顫了一下。

『那個女的奇歐妖精,我們撿到的時候手跟腳是被扯斷的,至于旁邊那些像是被野獸撕爛一樣的肉塊如果原本是她的同伴的話,勸你們可以不用找了。』嘿嘿的笑了好幾聲,烏鴉傳來的聲音似乎相當愉悅,『可真是讓人興奮的味道,甘甜到讓人想多增加一些的血氣息,對妖魔來說真是最好不過的空氣了。』

我看著蒂絲,她的表情有點木然,似乎在講的事情與她不相關一樣。

「所以本王子問,是誰下的手?」微微地眯起眼睛,摔倒王子收緊了手掌,脆弱的茶杯發出了細小的哀號之後硬生生的在他手中碎裂成片,然後掉落在地面。

『這可不知道……嘻嘻,她是不可能回去了,接受妖魔恩惠的人只能永遠服侍著我們,而且喪失一半靈魂的活物已經沒辦法回去你們那些時間指正的道路上。』轉頭看著蒂絲,烏鴉又竊笑了一下,『不過妖魔對凶手很有興趣,妖魔可以幫你們一起找凶手,但是凶手必須給妖魔……殘忍和血腥太吸引我們了,是最好的食物。』

「不需要你們這種東西插手。」摔倒王子冷冷的回答那只烏鴉。

烏鴉又嘎嘎笑了刺耳難聽的幾聲,『隨便你們高興,記得約定就是了。』

沒有搭理那只還不走的烏鴉,摔倒王子把視線轉回蒂絲身上,「全部記得多少?」他的語氣有點焦躁跟不耐煩,根據多日相處的經驗下來,我隱約知道摔倒王子也快要發火了。這樣很糟糕,因為現在這邊沒有可以制止他的人,打起來絕對很吃虧。

「大家坐下來說比較方便吧?」打亂了僵硬的氣氛,我哈哈地說著,一邊無視摔倒王子的冷瞪,邊拉著椅子先過去招呼哪兩個站了半天的魔使者。

「本王子不允許有低下身分的人同起同坐!」摔倒王子一整個就是火氣來了。

「反正這幾天不是也跟西瑞一起行動吃飯嘛……不要太計較這個了。」陪笑地說著,我看了一下那只烏鴉。

『既然妖師都邀請了,沖著他的面子你們就坐吧。』烏鴉笑了聲,聽從它的命令的魔使者和蒂絲真的就在我拿來的椅子坐下了。因為房間的位置不多,我就在床邊落坐,另邊的摔倒王子似乎還想罵什麼,不過幸好最後沒有說出口。

「蒂絲小姐還記得多少關于旅團……或者保險箱之類的事情嗎?」不曉得為什麼,我直覺那個保險箱很有問題,雖然千冬歲他們說過沒有找出什麼,但是如果真的沒啥的話,為什麼要藏在那邊?而且之後旅團也不見了……

根據烏鴉的傳話,旅團應該是真的已經遭到不幸了才對。

是誰殺了他們?

「並不多。」蒂絲微微皺起眉,似乎對于我的問題感到疑惑,但是卻有努力的回想著:「在來這堣妨嵺琱]試著想要記起更多的事情……」

『但是已經毀壞的記憶和靈魂沒有辦法修補,她怎樣回想都沒有辦法的。』烏鴉竊笑地說著,然後整了整羽毛,在魔使者肩膀上窩了下來,『妖魔可不擅長幫毀損的東西複原。』

露出無奈的淡淡微笑,蒂絲點點頭算是認同了傳話烏鴉所說得,「在告別奇歐妖精王族之後,我與旅行團一起行動……但是現在我卻連一個人都無法記得、他們如同陌生人一樣,連一絲的記憶都不存在于我心中。唯一還有印象的則是我們的確將一樣很重要的物品給藏起來了,但是我不曉得那是什麼,也記不起地點;那之後似乎有人在尋找那些東西,于是我就這樣被殺害了。」

她所能告知我們的非常的短也非常的少,但是每當蒂絲多說一個字,她臉上的悲傷就多了一點,雖然很不明顯,但是看起來很像是快要哭出來一樣。

「我無法知道那些人是誰……水妖魔大人帶我去看那片已經腐壞的殘骸,但是我卻記不起那埵陷X位是同伴,也無法替他們寫下墓碑,或是吊祭什麼,因為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到底是誰、他們曾經是我的誰。」

平淡的語言,卻讓我聽得很沈重。

忘記自己的同伴是怎樣的感覺?

雖然用平淡的聲音說著,雖然用快要哭的表情說著,但是蒂絲卻又無法理解自己和她的同伴做過些什麼、他們在什麼時候出生入死過,或者像我們一樣在星星之下露宿過。

我無法體會那種感覺,但是如果知道了,會有多恐怖?

『記得只有無盡的痛苦,像這孩子一樣,什麼都不知道就會好很多。』烏鴉轉過頭,黑色的喙子拉一下魔使者的短發,後者完全沒有任何感覺的樣子,只是很端正的坐在原位,像是聽著我們說話、也像是沒有。

「他也是奇歐妖精嗎?」為了舒緩一下悶在心堥犖堣ㄤ峈A的感覺,我轉開了話題。

『不是,他是別的種族。妖魔撿到他時候已經死了,冰冷冷的屍體,已經咽下最後一口氣,血的味道充滿了整個森林。因為妖魔想要他死亡的土地,所以一起把他撿回來了,收集了一點點他飄散的生命之火,現在只聽妖魔的話幫妖魔守護住所。』算是有問必答的水妖魔像是不介意我們知道這些事一樣,交代得清清楚楚,『他什麼都沒有,記憶跟感情沒有了,只有本能的行動,妖魔幫他取了新的名字叫做妖魔的果實——凱堣怚d達。』

我看著魔使者,還是覺得他異常的眼熟,但是看來是問不出個所以然了。

「違反常理的存在。」摔倒王子眯起眼,瞪著那個沒有反應的魔使者。

「請原諒我,即使您貴為奇歐妖精一族的王子殿下,但是我已經無法違背自己身上所背負之命……只要您在這堸吨漶A我勢必與您對抗。」注意到摔倒王子的殺意,蒂絲露出有點為難的表情,但是和摔倒王子對立的態度卻強烈且堅定。

『他已經是妖魔的人,你可不能對他動手。』烏鴉看著摔倒王子,單眼有點更加血紅,『妖魔要找兩邊來去的人很麻煩。』

「兩邊來去的?」我愣了一下,反應不過來他的意思。

『嘻嘻……很嫩的妖師,難道你不知道這個世界堥C個種族都喜歡設結界,雖然妖魔可以破壞那些沒啥用的東西,但是好麻煩,所以妖魔需要可以在這個世界走動的人幫我們辦些事情。』烏鴉歪著頭想了一下,繼續說著:『像是找東西、買舒服的布料,抓食物,還有妖魔喜歡軟軟的甜點,要去很遠跟長翅膀的種族拿,如果不是那個世界的人是拿不到的,凱堜M蒂絲是必須幫我們辦這些事的使者。』

「別笑死人了,妖魔怎麼會吃一般種族的東西!」摔倒王子直接從鼻子媦Q出氣,一臉不屑,像是傳話烏鴉說了什麼可笑的話。

烏鴉看著摔倒王子,『妖魔當然可以吃其他的東西,而且可以告訴你,因為不想要好吃的東西消失,妖魔才沒有把你們這些弱小種族都殺掉。』

「你——!」

『不高興的話,你又能拿我怎麼樣呢……嘻嘻……』

「拜托你們兩位不要再吵了。」被夾在中間的我真的很尷尬啊!

『嘛,看在妖師的面子上,妖魔不跟弱小種族做無謂的爭辯了。』烏鴉站起來,展了展羽毛之後振翅重新飛向空中,『總之他們兩個的事情就這樣,想到的話可以再問他們,妖魔的心胸可是你們意想不到的廣大∼』笑完之後,烏鴉消失在憑空出現的黑色漩渦中。

摔倒王子嘖了聲,把頭轉開。

「那個就請兩位先休息吧,這堭艉W十分危險,請務必不要隨意出房。」再度強調了之前說過的話,蒂絲和魔使者幾乎是同時站起身,在走出房門之後不放心的又補上了一句送我們的話——

「最好連窗都不要出。」

嘖,被發現了。


* * *


在魔使者離開之後,房間堶惜S安靜下來。

確定他們這次應該是真的不會回頭也不會踹門之後,我小心翼翼的把房間門給鎖好,這才有時間去翻剛剛凱堮章L來的那盆東西。

簡單的說,堶戛t不多就是一些必備的盥洗用具跟簡單的食物,另外就是比較簡單的換洗衣物,老實說准備的還滿齊全的。

「不知道要在這邊待多久。」歎了口氣,我在牆邊那張簡易床坐下,摔倒王子肯定不會紆尊降貴的來睡簡便床,我還是識相一點會對生命安全比較好,畢竟摔倒王子討厭我討厭到只差沒把我幹掉而已。

整個旅程中我都有個感覺,好像只要脫離其他人視線,摔倒王子就會想盡辦法把我們這些礙眼的都做掉……大概是我神經過敏吧。

冷哼了聲,摔倒王子沒有搭理我。

也不敢要求他講個話來打破僵硬的空氣,我翻出手機,依舊顯示無法對外使用,看來這個妖魔地也有一定程度的保護結界,不然這支手機可是號稱全天各地皆可使用的,無法通訊可是頭一遭。

試著想發動移動陣,不過用了幾次都完全用不出來。

「你是白癡嗎。這埵麻爧h結界,沒有辦法通訊和離開。」幾乎已經是用白眼再看我的摔倒王子異常不屑地說著。

「想說試看看嘛……不過,真的完全沒有辦法對外聯絡嗎?」不知道這埵釣S有那種公共電話可以給我們稍微用一下,剛剛忘記問蒂絲可以先報平安的方法。

「愚民就是愚民,他們已經明顯要將我們軟禁在這邊,怎麼可能讓我們對外聯絡。」摔倒王子再度鄙視了我一次,然後把手上的杯子摔在桌上之後就逕自翻上床,合著衣服短暫的休息起來。

「你不要先去整理一下嗎?」注意到房間堥銋磞酗p的盥洗間,我轉回來看著全身血汙、而且還不是很幹淨的摔倒王子,有點怕怕的問他。

果然,摔倒王子連理都不理我。

啊,該不會是因為我在房間堶惕a?

旅行下來之後,我發現摔倒王子平常在做整理時候都會避開我們,活像他的身體很尊高似的完全不屑跟我們一起洗也不想被我們看到,連住旅店也一定要有私人間,絕對不用公共的東西。

這種人如果不是處女座就是潔癖、再不然就是頂級龜毛。

磨蹭了一下,想想這樣也不行,尤其是我們在野地滾了一天、摔倒王子還被潑水,一定已經髒到很難受了……雖然蒂絲說不要出去,不過就在門口的話應該還沒問題吧……

應該、應該沒問題。

大概吧?

「唔,剛剛門外的壁畫好像也滿漂亮的,我再出去照一些相吧。」拿著隨身小包,我悄悄的打開了門慢慢縮出去。

摔倒王子也沒有阻止我,于是我再度關上了門,退出了走廊外。

空無一人的外面安靜到簡直連頭發掉下去都可以聽見,這讓我開始覺得有點毛骨悚然……越安靜的地方越有問題,這是在黑館生活之後的悲慘經驗……幾乎每次都在黑館被嚇個半死,真是往事不堪回首,人果然還是要放下過去往前走會對精神方面比較好。

左右看了一下,仍然是那一堆雕花的門。

每扇門上面的花紋都不太一樣,我走到隔壁房看見的是個雙頭妖怪的雕刻,再隔壁是九頭蛇,仔細一看其實還滿有趣的,不輸外面壁畫。

「不是請你們不要出房間的嗎?」

就在我連拍了幾扇門照片之後,背後傳來了淡漠的聲音,不用轉頭我也知道是誰,站在我後面的蒂絲用一種不太高興的語氣說著:「這些門都連著不同的通道,很容易被拖走。」

聽完一秒我馬上倒退兩步。

要命,我剛剛還貼在上面看圖。

蒂絲對我招了一下手,之後就逕自往走廊另外一端走去,我想她大概是要我跟過去,所以也就跟著走了。

後面那一段其實看似很長,但是沒兩分鍾就走完了,感覺時間跟走廊長度不合比例,大概又是這個地方離奇的特色,所以我也沒有多問。走出長廊後外面是個小花園小涼亭,仔細一看……就是我們剛剛來的地方嘛!

這堜~然是接到外面嗎?

那你們剛剛帶我們繞遠路是繞心情好還是保護身體健康!

妖魔已經不在涼亭堶惜F,整個外頭空蕩蕩的只剩下那些造景,帶著淡淡怪味的風拂過我們,然後吹進花園堙C

「這邊請,我幫你准備些點心或是飯菜,餓嗎?」讓我到花園堛漱p石桌旁邊坐著,蒂絲滿客氣的問道。

「呃、沒關系啦。」被她這樣一說我還真的有點餓,剛剛急著出來忘記帶點什麼東西吃了。

「我也有些事情想問您,不用客氣。」

問我?

上篇:第三話   妖師與妖魔    下篇:第五話   奇異的相疊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