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五話   奇異的相疊 
  
第五話   奇異的相疊

第五話 奇異的相疊

蒂絲將簡便的茶飲放在桌面上。

「你想要問我什麼事情?」接過了茶杯,我疑惑的問她。剛剛會在走廊上遇到她應該不是因為我跑出去的關系,而是她本來就回來要找我。

「你們……在旅行嗎?殿下跟你?」她的表情有點微妙,好像對于摔倒王子結伴同行這件事情感到有點怪,「很抱歉,我不是有什麼特別的意思,雖然我的記憶已經所剩不多,但是對于休狄殿下的印象還是有的,而我記得……」

她的臉開始有點困窘了,好像接下來的話有點難以啓口。

「對啦,我跟王子殿下走在一起是有點奇怪,他很鄙視有的沒有的種族,尤其是像我這種的。」人類還外加黑色種族,蒂絲會覺得奇怪也是當然的。

「抱歉。」她禮貌性微笑了一下,「雖然我已經無法回到奇歐,但是殿下的安全我仍必須得注意。」

你應該注意的是別人的安全吧!

摔倒王子根本就是顆活動殺人炸彈,走到現在沒被他宰掉我都覺得神奇了……不,可能是其他人的庇佑也有關系。

「你真的完全沒有旅團之後的記憶了嗎?」有點不死心,因為找到那個保險箱,隱約的總覺得應該問點什麼出來才對。

蒂絲點點頭,然後偏頭想了一下,「不過關于你提到的保險箱,我想還是有點線索的。」

「咦?你記得那件事?」

「不,似乎我有紀錄的習慣,不過只有部分而已,當時水妖魔大人帶我回來之後在僅剩的隨身行李還找到一些,其中有份地圖和相關的紀錄,如果你能告訴我保險箱的事情,我可以借你那些東西。」蒂絲很認真的看著我,「我想知道關于我自己的其他事情。」

沒有多加思考我就同意了,我想沒有必要隱瞞本人什麼,所以我將在山妖精那邊的事情大概的描述了一遍,順便告訴她我們還有其他的夥伴在夜妖精那堙A但是沒有告訴她為什麼我們會這樣整群的出來旅行。

幸好蒂絲沒有多問,只是表情凝重地聽著我們發現保險箱的過程跟後來千冬歲給我們的一些情報,偶爾會在一些細節發出疑問。

「你認得鎖住保險箱的陣法嗎?」在整個聽完之後,蒂絲又追問這個。

「不好意思……看不懂耶。」抓抓臉,我很無奈的告訴她我進到這個世界不是很久,頂多在安因跟夏碎學長的教導之下大致上了解基礎性排列,像那種太複雜的我是完全有看沒有懂。

沈默了一會之後,蒂絲張開了手掌,黑色的小小陣法在她手上張開,接著是一個皮背包落在她的手上,「我的記事中有提及旅團中有位擅長結界術法的人,他們似乎在某座山中做下了詛咒封印,不曉得跟你說的是不是同一個。」

從破損的背包堶惕鴠X了一卷地圖和幾張像是被火燒過的殘紙,蒂絲攤開在桌上給我看,「因為已經沒有記憶了,所以我不太清楚地圖標示的地方。」

看著那張地圖,其實已經很破舊了,不過還算清晰,描繪的像是某區域的地圖,有山有水還有一些我看不懂的字標注著。其中有個山頭上打了個比較特別的記號,旁邊寫了幾個字,蒂絲告訴我那上面寫著山妖精之地。

「在地圖外往南邊的地方應該是湖之鎮。」指著寫在圖外邊的字體,她這樣告訴我,「其它沒有標示的地方我就不清楚了,另外記事當中也紀錄了我們在山妖精那個地方滯留了一段小時間,不過實際上做了什麼、不曉得,那部份被毀了。」

我看著她指尖下被燒毀的痕跡,表示明白的點點頭。

翻開了那幾張殘紙,蒂絲排列好給我看,堶悼u有幾個我勉強可以看得懂得通用文字,但是大多的好像都是妖精另外使用的文字,所以同樣是看不懂。

「紙上紀錄的是采購保險箱之後,旅團放了一件很重要的物品在堶情A然後將它深深的藏起。後來幾頁都是一些經過的地點,和地圖上的紀錄拼湊之後可以知道當年的路線似乎是從某個地出發之後經過了遠方,但是後來原因不明折回、經過湖之鎮和契堥城後進入山妖精所在,再往前沒有走多遠,旅團就被攻擊了。」把上面的紀錄結果告訴我,蒂絲偏著頭看著那些文字,然後手指來回撫著紙張,「水妖魔大人撿到我是在離開山之後的大通道上的樹林中,旅團應該是要朝某地方前進,只是這堥S有終點的紀錄,不然或許你可以知道我們想要做什麼。」

看著地圖,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覺得他們的路線很怪異,但是又說不出來哪邊怪。

地圖似乎不是完整的,在邊緣還有切斷的痕跡,不曉得是不是大地圖的其中一張。

蒂絲將所有的東西收起來之後重新放回包堙A然後遞給我。

「咦?」不明白她的舉動,我愣愣的看著她。

「我已經失去以前的我,現在的我只侍奉兩位妖魔大人、也不會再離開這邊。但是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夠藉由你們的手知道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讓旅團的人……能夠被世人所記得。」看著我,蒂絲的臉上其實還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情感,但是說出來的話已經十分誠懇。

伸手接過那包東西,我看著她,感覺到喉嚨埵麻I澀味,然後我點點頭,「我以妖師之名保證,當初遭遇不幸的旅團之事一定可以真相大白的。」

在說完話之後,我感覺到我們周圍的空氣震動了一下,像是有什麼力量在我們身邊環繞成一線,但是那種感覺瞬間即逝,根本不知道是什麼。

「我會盡快找到你們消失的那位同伴。」

蒂絲這樣向我保證。


* * *


女妖精離開之後,我又獨自在小花園坐了有一會兒。

吃飽又過了點消化時間,我估算著留給摔倒王子清洗的時間都已經足夠到讓他洗到脫皮之後就起身,把桌上稍微收拾下放妥,就往比較短的那個出口走回去。

抱著蒂絲給我的東西,我想著回去得先跟摔倒王子看看能不能聊一下這件事情,基本上如果按照往例應該是要跟學長或是阿斯利安會比較穩當,不過這種狀況下也沒得選了。

找個人陪我想爆腦總比我自己爆腦的好!

一邊想著我一邊踏進去那條近路。

第一步時候我就知道糟糕了。

不知道從哪邊來的力道突然把我往前推,在我整個人摔進去之後一回頭,後面哪媮晹酗J口、整個已經變成牆壁了,白白的一大堵實在是幹淨讓人抓狂。

根據這種悲慘的往事,我不用半秒就知道一定有鬼!

一後退碰到牆壁我馬上就往前跳開,後面整個牆壁冰的見鬼,活像整塊的冰塊突然貼在我後面,仔細一看還可以看見寒氣……搞啥鬼啊!

「有沒有人?」

空蕩蕩的走廊只有回音給我,整個氣氛安靜到有點恐怖,後面的冰塊已經冰到連地板都開始有點霧氣了。

我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往前走。這娷魕迠﹞ㄓ蚖楚A我應該可以在啥東西冒出來之前沖回去找摔倒王子救命才對……呸呸呸!絕對不會有東西跑出來的!不要自己嚇自己!

唧——

我頭皮在聽到某種開門聲音的那瞬間全麻了。

就像每個靈異事件堶掖ㄦ|出現的老梗一樣,最靠近我的那個房間門開了一條縫,我打死都不想承認我看到一條很像眼睛的青光。

「對不起打擾了!」砰的一聲我直接把門給踢回去,好像有某種夾到的聲音傳來,不過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他被夾到總比我被拖進去的好!

下意識的看了一下門,我看到有一堆眼睛的棒槌……我想大概是某種東西……不過重點不是這個啊!

那種開門的聲音再度從我後面傳來,我想也不想的一秒拔腿就跑。

「各位大哥大姐,我只是路過的拜托去拖別人吧!」看到門每扇都開始打開一條縫,我嚇到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這個時間不適合集體做運動啊!

砰的一聲,某個門被撞開了,我看到一大片黑色的東西跳出來,直接橫擋在我前面……然後張開他驚悚的大嘴巴露出堶掛蓎う瑪釘牙。

「米納斯!」快點出來救主人喔!

朝空中開了一槍,無數的王水泡泡馬上爆開來,那一片黑東西碰到之後突然發出銳利的尖叫聲,然後整個冒煙往原來的門竄逃回去。

不過那個尖叫聲之後,我看見更多門好像開始興奮了,每個都越開越大洞,有幾個快危及我生命安全的都被我踹上了。

我現在可以深深體會為什麼有些精靈都喜歡用腳踹門,大概是長年的危機訓練下來的……不過精靈會有危機嗎?

不是!我幹嘛想這個!

「王子殿下救命啊!」再不出來我就可以去安息之地報到了啦!

幾乎每扇門都打開了,但是可以救命那扇門堶悸漱H一直沒有出現,我以前的路很快就被擋住了,好幾片看不出來啥東西的陰影堵住通道,後面的門乒乒乓乓的不斷打開,連回頭路都沒得走了。

難道我今天就要悲慘的莫名陣亡嗎?

還有這些到底是什麼鬼啊!

巨大的轟然聲從我後面傳來。

猛地一轉頭,我看見的不是真的心有靈犀來救人的摔倒王子——基本上我覺得他應該也沒有長那種玩意。出現在那堆黑影中的是不知道從哪邊冒出來的魔使者凱堙C

似乎無視于那堆正在朝他齜牙咧嘴的東西,他拔出黑刀,用我們在森林中看過的那種恐怖速度一次一次個把那堆東西踢回門堶情A接著重重的摔上門,連續幾次之後就讓他清開了一大條路。

那個魔使者直接朝我沖過來,完全沒得商量的抓住我的領子就把我往前拖著跑,途中還把不少東西踢回門堶悼h。

不過說也奇怪,被他踹回去的東西就沒有再出來了,反而是剛剛被我踢門的整個直接爆沖撞出來追我們。

很快的我們房間就近在眼前,魔使者踹開門之後先把我推進去,自己再跟著跳進來關上門,黑刀在門上一劃,某種小型陣法被吸收到門扉當中,接著外面就安靜下來了。

「你們在搞什麼!」

回過頭我看見的是摔倒王子,很明顯已經洗澡換好了,整個身上幹淨到不行,連點灰塵都沒有。

「外面有東西!」指著門,我還有點余驚未平。

「嘖!」一把將我推開,摔倒王子去拉門扉,但是還未碰到把手就被魔使者用黑刀的刀背頂開,對方給了他一記不善的視線,很像是再過來就把他的手給剁掉。

按著門板過了有一下子之後,魔使者才打開了房門。

外面什麼也沒有了,安安靜靜的,好像剛剛的事情完全都沒發生過。

摔倒王子轉回來瞪了我一眼,表情寫滿了我在唬爛他。

……我冤枉啊……


* * *


魔使者把門摔上。

「剛剛那個是什麼東西?」

看著把刀插回去的魔使者,我連忙問道。一想到隔壁住了一堆這些東西,我就有想要換房的強烈欲望。

是說不知道妖魔有沒有那麼好說話就是。

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魔使者沒有說話,只是再度抽出黑刀,幾乎在那瞬間摔倒王子馬上把我拽到後面去。

不過他並沒有抄刀砍來,只是把刀尖對著比較空的地板,畫下了線條。

我跟摔倒王子睜大眼睛看著他畫出幾根線……應該是走道的東西,然後又畫了幾個框,最後在其中一個打叉,刀尖移上來指指我們。

「欸……我們的房間?」我猜我猜得時間到了嗎!

魔使者點點頭。

我聽到正確答案亮燈的聲音了。

然後他就繼續拉他的線,拉遠之後在盡頭標注了一朵花。

「水妖魔那時候在的花園?」這個我就猜得到了,肯定是那時候領我們進來的那條長路。

魔使者看了我一眼,又點點頭,接著指了指我,刀尖從花園一路進到我們房間門前,然後繼續往下走出到另外一個出口、也就是短短的那條路。

到此為止他就停下來了,接著重新回到花園,這次往短的那條路走,但是在入口處他就停下來,揮動了黑刀直接打了一個大叉。

「等等……你的意思該不會是這堨u能順著走進來出去,不能逆著走吧!」難怪我剛剛會被追!這種事情應該早點說啊!攸關我們生命安全居然講也不講是怎樣,讓我們有百分之百的機會可以變成排泄肥料嗎!

認同了我的猜測,魔使者點點同,滿意的收回自己的黑刀。

真是太要命了!

像是講完該講的事情之後,拉開了門扉,魔使者就直接往外走。

「啊,謝謝你跑來救我!」連忙對他道謝,我突然覺得這個魔使者搞不好還不算壞,除了殺人時很凶猛,但是現在還肯花費心思告訴我行進問題,可見應該還有點良心。

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魔使者頭也不回離開了。

門重新被關上。

某種冰霜般的刺痛感覺直接從後面傳來,我轉過頭,果然看見已經快要變成冬將軍的摔倒王子在用一種難以形容的至極眼神惡狠狠地瞪著我。

「呃……」偷偷倒退了兩步,我現在突然覺得摔倒王子比魔使者更可怕了。

「不要去接近那種東西!」冷冰冰的丟了這句讓我莫名其妙的話過來,摔倒王子哼了聲,轉頭回去坐在桌邊。

那種東西?是指魔使者嗎?

算了,東西還算好,要是他說下賤的東西就會比較難聽一點,沒將摔倒王子的話放在心上,我有另外一件比較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他:「蒂絲剛剛拿了這些東西給我。」把小包堶悸漯F西都取出來,在看見那些東西後摔倒王子的表情明顯變了下,但是很快又是那種死板板的面癱臉,「這好像是我們去過那個地方的地圖……」

「拿來!」摔倒王子咕噥了幾個我聽不懂的字之後,劈手就把地圖給奪走,接著完全把我當空氣一樣自己一個人逕自研究起那張地圖了,過了片刻之後又看了看那些紙張,臉上始終看不出有什麼變化。

「這個地……」正想告訴摔倒王子我的發現,卻被他冷眼給瞪掉。

「滾遠點。」把我驅逐到牆角之後,摔倒王子將地圖壓平在小桌子上,然後將手掌壓在地圖中心,那瞬間地圖與手掌中心散出小小的光點,「『座標南之二十七指引往北、東六十三、西之五四點二,十日程。』」

光點霍地整個突然綻開來,連著地圖擴張成一個大平面,接著上方開始有無數光點啦出現條,很快的我就看見一大片的完整幻影地圖出現在我眼前,中心點就是那張蒂絲的地圖。

地圖一展開之後就很清楚了,果然在地圖外不遠處的地方就是湖之鎮,甚至我稍微可以辨認出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

收回手,摔倒王子接著一一看過那些紙,然後在地圖上一個一個點出來,被他標記後的地方都出現紅色的小光點,最早從一個很像森林的地方出發,然後逐漸走過山妖精的地方、前往湖之鎮跟契堥城,然後走過了幾個地方之後我看見了紅點同樣落在沈默森林,接著往前一點之後路線就突然回頭了。

接著又穿過同樣的位置,在山妖精處轉了一個彎,最終一個點就停在某條寬廣的大陸邊,完全就和蒂絲告訴我的一樣。

在最終點底定之後,所有的線全都連起來,忽明忽滅的散著紅光。

看著這些連結點,我完全確定我剛剛發現的沒有錯了,「……我們的路線是不是跟他們幾乎一樣?」

只是我們的終點是精靈一族,蒂絲他們的終點卻不知道在哪邊。

摔倒王子看了我一眼,「他們要進學院。」

「咦!」上面應該沒有寫吧!

指著那條大通道遠遠的終點,我看到的是一團黑色,啥也沒有……

難道我們學院是馬賽克嗎!

「Atlantis學院,世界交會,不存在于這邊也不存在于那邊的六方定立點,他們想要進去學校,但是死了。」摔倒王子指著那團黑,用最鄙視的眼神看著我:「你連自己學院都不認識嗎!低賤的愚民!」

誰會知道自己的學校在地圖上是個馬賽克啊我說!還有這種標示到底是啥意思啊!學校不宜還怎樣,起碼應該有個好辨認的圖案吧,一團黑是想表示啥啊你告訴我!

進來的都會被黑洞吸收掉嗎!

實在是很想用力的抗議出來,但是看在他是剛複原的傷患所以我決定不跟他計較、絕對不是因為他是黑袍!

收起了發光地圖,直到桌面只剩下那張蒂絲的地圖之後,摔倒王子才隨便卷一卷丟還給我,連有沒有什麼發現都懶得跟我討論,擺明了沒打算跟低下種族交換意見的打算。

我、我……深呼吸……

氣死自己不太劃算。

雖然他不想跟我交流一下,不過就剛剛所見的也算是又知道了新的資訊,這時候如果是千冬歲在這邊就好了,他說不定就推了一下他的精光眼鏡,腦袋堶推間劈哩啪啦的翻出一大堆相關資料,搞不好連當年找到屍塊的消息都有。

偷偷地用了一下,果然傳送類的法術都沒辦法用出來,似乎有某種力量抑止住,連手機都無法開通。

不過除了這些,一般術法倒是都還能使用的。

「沒幹什麼就滾去休息,本王子不需要不會照顧自己的拖油瓶!」

就在我想到出神時,旁邊的摔倒王子一個爆喝直接把我嚇醒,我連忙抓著換洗衣物沖進盥洗間。

一想到這幾天都要跟摔倒王子相看兩生厭的住在同一個房間,我就開始胃痛了……

明天一定要請蒂絲幫我爭取看看可不可以分房。


* * *


四周一片靜默。

我似乎聽到斷斷續續的呼喊聲。

黑色的空間與沈重的壓力填滿了我所能看見的一切……夢世界?

「羽堙H」

靜悄悄的什麼聲音也沒有,我沒有踏在地板的感覺,似乎我整個人是飄在黑色空間堛滿A喊出的聲音很快就被寂靜吸收,這堻s一絲光都沒有,但是我卻還是能看清楚自己意識到不是從眼睛看見的,就是可以感覺到自己完整存在著,卻又無法觸碰到什麼。

我第一次碰到這種狀況。

前幾次黑歸黑,但是都可以聽到聲音或看到什麼的,這次好像整個人都被黑暗吸收了……快醒醒啊我自己!

這是夢吧!

一種異常的感覺讓我知道不能在這堳搕茪[,否則好像會出什麼事情。

就在我想呼自己巴掌看看會不會清醒時候,隱隱約約的我好像有聽到小小的聲音在叫我的名字,非常遙遠的、幾乎快要聽不見的幼小聲音,從黑暗中的某個地方傳到我的耳中。

「……烏鷲?」

眨眼瞬間,四周猛然亮了起來,我的腳一下子就踩到地板了,眨眼之後,我看見了各種不同的木制擺飾——

小樹屋?

一個東西整個重力加速度的往我肚子撞過來,差點沒把我腸子從嘴巴堶接匱票Q出來。

『不是叫你不要去的嗎!』烏鷲抓住我的肚子,發出了很大的抱怨聲:『不可以、不可以的,不懂嗎?為什麼不懂呢?』

「我懂啊……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糟了!我被五色雞頭傳染了!

烏鷲仰起頭,用一種怪怪的表情看我。

啊,他可能聽不懂這種用語,「我的意思是說……」

『我聽得懂。』皺起小小的臉,烏鷲盯著我看,『是誰呢?每次闖禍都會講這句話?』

注意到他有點迷茫的表情,我小心翼翼地拉開他的手,在旁邊坐下來,「想得起來嗎?」

過了半晌,烏鷲還是搖了頭。

看來他的記憶還是沒辦法很快恢複的樣子,這讓我想起了蒂絲,受損的記憶無法找回來,讓我也跟著有點感傷了起來。

『沒關系,有你在這邊就好了,我才不需要別人。』露出大大的微笑,烏鷲歪著頭看我,『可是這埵n難連結,妖魔的力量,但是我比較厲害!』他擺出得意的表情。

被他這樣一講我才想起來,我連忙抓著他有點著急的問:「你有沒有辦法和別人連系上?」現在我們連絡術法都無法使用,很可能得靠他了。

『別人?』烏鷲指著我後面,『是那個人嗎?』

跟著回頭,我看見我後面有條發光的綠色細線,就黏在我身上、不知道通往哪邊。

『這個是烏鷲的。』從後面再拉出一條黑線,烏鷲很歡樂的這樣告訴我。

……別隨便把人連線啊我說!

「我想找這個人,是朋友。」看著綠色的線,我祈禱可以在羽堥疑銋J到學長,這樣要問他現在人掉在哪堣騆快。

『可是我不認識他,不要。』烏鷲轉開頭,『你跑去那邊,不要!』

「這樣你可以認識其他人啊,你一個人在這邊也很無聊吧?」看著正在賭氣的小孩,我試圖拐他看看,「那是我的朋友,如果大家可以變成朋友的話,以後你找不到我也可以去找他,這樣不是很好嗎?」

烏鷲把頭轉回來了。

『真的嗎?』

「應該吧。」不知道羽埵釣S有那麼好說話就是。

『那我帶你去。』說變臉就變臉的烏鷲馬上變得很高興,接著一把抓起連在我後面的那兩條線,在我還來不及問他要幹什麼時他就直接拽斷下來。

四周的空氣震蕩了一下。

把線打了個難看的結之後,烏鷲朝我伸出手和露出大大的笑容,『去找朋友。』

「好。」

我握住他的手。



上篇:第四話  破碎的記憶    下篇:第六話  奪回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