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六話  奪回 
  
第六話  奪回

第六話 奪回

帶著青草芳香的氣味隨著風從外面吹進來。

烏鷲閉上眼睛,過了有一小段時間之後重新睜開眼睛對著我一笑,就牽著我的手走出小屋。

踏出屋外後整個已經變成了一大片我熟悉的深綠色草原。

原本站在一邊的羽裡用某種看到鬼的表情看著我們兩個,似乎對於我們出現在這邊感到很錯愕。

『你……』

放開烏鷲的手,我連忙跑上去抓住羽裡,「學長在不在!」

『我正在通過夢連結讓他進來,這個是……』指著跟過來的烏鷲,羽裡挑起眉。

整個縮在我後面,烏鷲從邊邊露出一點點臉看著羽裡。

「一個朋友,也是會使用夢連結的。」稍微解釋一下,其實我很不想讓他們碰面,但是現在已經是非常時期了,也沒有辦法再顧慮其他的事情了,畢竟學長的身體很容易出事,不先找到是不行的。

『他就是你闖進去的另外一個夢的聯繫嗎!』羽裡的聲音突然整個冰冷了起來,四周的草原刮起了略強的風,沙沙的聲音充斥在四周,『隨意更改別人的夢通道是禁忌!你不懂嗎!』最後這段話是針對烏鷲,極度的不友善。

烏鷲放開我,突然也瞪視著羽裡,『不明白你說什麼,你不是好人嗎?』

『這不是你真正的型態,你是誰!』往前踏出一步,羽裡伸出手,『你……』

『你一點都不厲害,為什麼要找你!』整個往後跳開,同樣帶著敵意的烏鷲看著眼前的人,然後轉過來看我。

「拜託你們兩個先停一下吧。」看他們好像快要打起來了,我急忙擋在中間,「羽裡,他叫做烏鷲,不是啥壞人、是我的朋友,是因為我請他帶我來找你,他才會更改夢通道。」

羽裡眯起眼,還是用懷疑的目光打量烏鷲,後者也挺起胸膛用力的瞪回去,『你曉不曉得夢聯結法則,隨意更改別人的通道很容易會兩人都受傷的,如果沒有處置妥當,連精神都可能被損傷。』

『烏鷲不會,我很強的。』歪著頭看羽裡,他這樣說道:『所以你也不會受傷,是這樣沒錯。』用力的自我點頭之後,烏鷲總算稍微釋出點善意。

「總之我想先找到學長再說。」看著已經稍微和緩過來的兩個人,我有點鬆了口氣,畢竟羽裡本來就對外警戒心比較重,我也稍微可以看得出來他沒追究可能是看在我面子上才讓步,「很抱歉,不過烏鷲真的不是壞人。」

對我伸出手示意我不用繼續講下去,羽裡瞭解的點點頭,『他已經快到了。』

幾乎就是在羽裡講完話的瞬間,四周的綠草景色跳動了一下,眨眼就多了一個人站在我們旁邊,等到完全清晰之後、赫然就是那個不知道掉到世界哪個盡頭去的學長。

『嘖……』站穩之後,學長睜開眼睛看向我們,最後視線停留在多出來的烏鷲身上。

我發誓那一瞬間我看見向來面部表情僵死的學長露出了極度錯愕,但是很快又變回僵死。

「這個是我朋友。」連忙把烏鷲拉過旁邊,我很怕學長會向羽裡一樣展現高度排斥,如果學長直接排斥的話那事情就大條了,絕對不是被他巴兩下可以收尾。

『我有說什麼嗎?』學長對我挑起眉,然後冷笑。

「不……沒事,你當我啥都沒講過。」連忙退了兩步,我乾笑了幾聲,「是說學長,你……」

『我知道。』皺起眉,應該是已經差不多瞭解狀況的學長沒讓我繼續解釋下去,『我同樣是在妖魔地中,但是被藏起來了。』

「咦!」我本來以為學長可能只是掉在我們比較找不到的地方,例如被水淹了還是沼澤流沙之類的,但是他的回答太出乎意料之外了,而且感覺上也有點可怕。

我想妖魔應該沒有那麼無聊耍我們……不,或許有可能,但是既然跟我們談條件,照正常來說就不會押著學長,所以有可能……

『不是妖魔搞的鬼。』學長說出了我擔心的事項,『這裡還有第三者。』

「那怎麼辦?」這就緊張了,我看著學長,不曉得他有沒有什麼打算,「是說,學長你怎麼這麼的確定不會是妖魔在搞鬼?他們搞不好也有可能在騙我們吧……」

『他們只要看見我就知道了,是絕對不可能對我動手的,當初進到妖魔地也是在對方會視我們為友的狀況下,但是沒想到會中途殺出了別人。』環著手,學長露出會去把那個插手的人剁掉的陰森表情。

看著學長,這次不只連我都懷疑了,連羽裡都盯著他,「學長你……認識妖魔?」為什麼他會說妖魔看見他就會把我們當朋友?

是說學長本來就認識範圍很廣、也很奇怪,多兩個妖魔似乎又不太怪異。

只是讓人有點驚訝就是。

不過話說回來,要是他早說他認識妖魔,我們就不用在那邊被魔使者劈得死去活來了啊!真是要命!有必要這樣整我們嗎!

『我不認識!』學長回給我一個會讓人吐血的答案,就在我內心暗暗的吐過之後,他才又開口:『不過他們認識我……的臉。』

「臉?」

學長的臉有什麼好認識的……啊!

「他們認識三王子!」指著學長的臉,我想起來有個一模一樣但是內容物寫著蠢字卻又被傳唱千古的精靈殿下。

直接把我的手指折下去,無視於我痛到眼淚差點噴出來的學長點點頭:『因為門旁邊的石柱有他們的記號,所以我想應該沒有認錯,他們兩位跟我父親曾經接觸過,我聽說到我父親離開冰牙之前都還保持著友好關係。也因為有他們介入,所以當時在黑色之地我們才能夠待那麼久卻沒有被任何妖魔找上。』

我曉得學長他們好像曾經在某地方待過,不過不方便問就是,「既然這樣,學長你幹麼叫我去交涉啊,明明你出面就可以的說……」

『因為我聽說他們在找妖師,所以不管是你出面還是我出面都差不多。』

根本就差很多!那個水妖魔完全就是在耍我們啊!

哀怨地看著學長,我也不敢抱怨出來,「所以學長,我們現在應該要怎樣把你找回來啊?」雖然這樣問很怪,但是也沒有問錯。

『這個……』

『烏鷲可以幫忙喔!』

舉高了手,我和學長的話被站在旁邊的小孩給打斷了。



◎◎◎



『要找嗎?』

歪著頭,烏鷲笑吟吟地望著我:『幫你忙,可以找到他喔。』

『別鬧了。』羽裡直接把人拖開。

『真的可以啦,烏鷲可以帶他們去找,烏鷲很厲害,可以把那個人找出來拿走。』踢著腳在掙紮,烏鷲指著學長這樣說道。

眯起眼睛,學長問了一句完全不相幹的話:『你叫烏鷲?』他的語氣有點高,似乎是在確定什麼。

『嗯!』烏鷲用力點了頭。

「烏鷲的記憶好像喪失了,這是他記得的,所以我們用來當他的名字了。」不知道學長為什麼突然對他的名字有興趣,我連忙解釋。

這次學長用一種懷疑的表情看向我,『難道你不知道你們的班導……』

「咦?」幹班導啥事了?

『算了,沒事。』沒將話說完的學長搖搖頭,看向羽裡跟烏鷲。

『烏鷲帶你們去找吧,三個人一起嗎?』被羽裡抓著,烏鷲還是很歡愉的問我們,似乎對於他可以做事情感覺到很高興。

看來他果然是寂寞太久了。

『我不用了,太多人只會造成施術壓力。』羽裡放開手,讓烏鷲下到地上,『不管你原本是誰,看來你對夢通道概念不怎麼樣,與其胡亂搞浪費術力和生命,還不如有時間過來好好學習。』

我有點驚訝的看向羽裡,沒想到他居然會邀請烏鷲過來。

『好!』烏鷲一秒就點頭了,然後伸出小指,『相通。』

羽裡跟他勾了手指,四周突然出現了那些黑線綠線,然後教纏在一起,接著緊緊纏住之後慢慢的落到地面上消失不見了。

在全部完成之後,羽裡呼了口氣,退到旁邊。

蹦過來我們中間,烏鷲蹲在地上拍了拍深綠色的草地,下方立刻出現了一圈像是塗鴉般的法陣,完全歪七扭八的線條連羽裡看了都皺眉頭,不過那個看起來不怎樣的扭曲陣型散出了黑光,連我都可以感覺到這玩意含著很強悍的力量,甚至連羽裡夢境中的景色都逐漸的清晰深遠了起來。

『來吧。』拉著我和學長的衣服,興致勃勃的烏鷲踏進了怪法陣裡面,『大哥哥要站在這邊。』他推了推學長,把學長推到一個看起來不知道是雞還是鴨子的圖案上面。

在學長站上去之後,我們的腳下突然一空,四周連同羽裡猛地破碎成粉,空間完全黑暗了起來。

「哇啊!」又一個要掉不先預告的傢夥!

重力直接把我們從空中往下拉,比較輕還掉比較上面的烏鷲哈哈的大笑著,也不知道是在爽什麼。

摔下去的速度異常地快,讓我嚇到腦袋完全一片空白。

就在我以為這次完蛋定了時候,後領猛然被人用力一拽,像是突然速度煞車的強大反作用力差點直接把我勒頸送上西天。

『抓好!』沒自覺可能會讓我靈魂人工上吊的學長拉住我的衣服,另一手抓住還在玩的烏鷲,四周的速度在那瞬間整個緩慢下來,我們開始變成輕飄飄的浮在半空中慢慢地往下。

空間仍然是完全黑暗的。

提著烏鷲,學長看著他,『找到沒?』

『等等我喔。』晃了晃身體,烏鷲往學長後面抓了幾下,拉出一條幾乎透明看不見的線,『還有另外一個人、壞人,在旁邊喔。』

『嗯。』學長點點頭,大有把那個「壞人」變成死人的氣勢,『褚、抓好,不然被沖走你自己想辦法。』

我連忙緊抓住學長。

天知道被這片黑色東西卷走會怎樣,我還不想拿自己開玩笑,尤其是這種很像靈魂出竅的狀態。

抓住了那條線,烏鷲用力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對還在我們下面跟著一起飄的塗鴉陣法張開手。

整個法陣扭曲了起來,然後一曲動翻上來將我們完全包圍了,沒有過給秒鐘的時間,那一大堆扭曲的線條與圖案發出了個細小的輕脆聲響,就像是玻璃一樣碎裂開來。

下秒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大排的建築物。

看見的同時我愣住了,因為這裡我曾經來過——

契堥城!

熟悉的琴聲從我們後面傳來,我回過頭,看見抱著琴的小小女孩。

但是在下一秒,那個女孩突然消失不見,接著土地下崩裂開來,某種無法得知形體的黑色東西從那裡面鑽出來。

『你們——』

再度轉過頭,我看見了契堥城的城主。

『找到了!』烏鷲發出了歡呼,接著他掙脫了學長的手,下一秒翻出在空中變成了一隻長著翅膀、不知道是獅子還是狗的東西,直接撲向了錯愕來不及防備的契堥城主。

那一秒,夢境破碎了。

熱度從空間傳來。

我感覺到無比真實的空氣還有風在流動的聲音,環繞著我們的是石頭的空間,前方有著不斷提高熱度的火堆,跳動的火焰散出火星,直接穿過我的身體傳往後方。

在我身體之後,我看見了那些火星慢慢熄滅。

倒在地面另外一邊的是我們一直找不到的學長的身體。

眨眼刹那,學長突然睜開了血般的眼眸,越過我旁邊直接攻擊了火堆另外一邊的人,掀起的風打散了空氣中的火星。後者剛從鬥篷裡面清醒過來,一把抓住放在身側的劍柄擋住了攻擊,整個不太大的空間中瞬間就傳來打破寧靜的聲響。

我回頭,剛剛還在夢境的學長已經不見了,剩下恢復原狀的烏鷲握住我的手。

『我就說過我很厲害的。』

將我們帶到現實的孩子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但是我卻開始覺得毛骨悚然。



◎◎◎



「你是誰!」



已經取回自己身體的學長上映著火光,從我的角度看過去非常猙獰,好像巴不得把對方的頭給扭下來一樣,這讓我完全慶倖還好學長現在不是敵人了。

帶著血紅的長髮,多少還是讓我想起了鬼族戰那時候的記憶。

被這樣一問,那個帶走學長身體的人反而連忙用鬥篷遮住自己的臉,然後揮動了劍柄把學長逼開來,自己就往後一跳,從鬥篷中露出兩隻眼睛看著學長。

他似乎沒有發現我和烏鷲的存在,果然我們兩個向空氣一樣不引起任何注意。

老實說這樣還滿方便的,觀戰不用被砍,如果我也會這種夢法術就好了,每次以前發生糾紛我都會中鏢,真希望可以像現在這樣涼涼的當觀眾啊。

似乎狀況不是很好,學長微微踉蹌下,但是很快就站穩了,他直視眼前的人,突然就發出了聲冷笑,「還需要躲嗎?堂堂尊貴的身分居然做這樣的事情,你還害怕被人看見你的面目嗎!」

披著鬥篷的人抖了下,接著開始不斷地往前逼進,似乎想挑一個最佳的時機下手。

『大哥哥的狀況非常不好喔,因為是強硬進入身體的,我們要不要離開呢?』拉著我的烏鷲這樣問道:『從這邊帶回去那邊。』

『咦?可以嗎?』把學長連肉帶魂的弄走?

我有點不敢置信烏鷲居然可以做到這種事情,不管從哪方面看、這樣實在是太過於奇怪。

『可以的。』烏鷲拉出我身上的線,帶著深水藍的黑,然後攥在心裡面,『回去囉!』說完,他重新弄出塗鴉般的陣法。

不知道學長回到身體之後還看不看得見我們,總之我就是讓烏鷲抓著衣服,然後撲過去拉著學長。

下一秒,我們的空間強力地扭動著,就像抽象畫一樣全部都變形人。

抓著學長的那只手傳來強烈的疼痛,痛到我差點大叫出聲。

站在前面的烏鷲震動了下,我看見他的額頭上流下了血。他茫然的用手摸了摸,不太明白的看著那些血色,接著又用袖子擦了兩三次,不怎樣在意的驅動了法術。

黑色的塗鴉冒出了極度強烈的光芒,把烏鷲給彈了出去。

連接著線的那部分傳來的劇痛,這次我實在是忍不住了,發出了尖叫聲。

然後,我驚醒了。

所有的東西從我面前消失,扭曲的空間被取代,變成了我們在妖魔住所的房間,躺在另一張床上的摔倒王子被嚇醒,四周連空氣都是冰冷得讓人難以呼吸。

摔倒王子連開口都還來不及,緊接在我後面的是某種東西直接砸在他身上和床上的轟然聲響。

我聽到摔倒王子不知道用妖精語罵了句什麼、很有可能是髒話之類的,接著他點亮燈,整個房內完全亮了起來。

按著還在發痛的部位低喘著氣,我轉過頭,看見摔倒王子一臉震驚盯著躺在他床上的學長、學長已經整個人又厥了過去毫無反應;對於摔倒王子難得一見的驚嚇表情,我已經笑不太出來了,不止身體在痛,連剛剛抓住學長的那只手都痛到在抽搐,上面的青筋整個浮現到快要爆開,看起來相當恐怖。

從床上跳下來,摔倒王子一把拽住我的手,然後用手指按在上面念了應該是治癒系的歌謠。

疼痛的感覺開始一點一點的退掉,過了幾秒後那些浮漲起的青筋也都消了,等到治療得差不多之後摔倒王子才移開自己的手,還用一種很像摸到屎的表情走掉去洗手——

真沒禮貌耶!

連忙爬起來,我先去看了學長的狀況,看他呼吸平穩、身體好像也沒有啥奇怪的狀況,這讓我稍微鬆了口氣,看起來有影響的好像只有我而已。

不知道烏鷲怎麼樣了?

有點擔心他剛剛的樣子,他的表情好像沒有感覺到疼痛的樣子,難道他自己的身體不會被影響到嗎?

我想到羽裡說的話,如果使用不好兩方都受傷的事情。

「這是怎麼回事?」一邊擦去手上的水一邊走出來劈頭就問的摔倒王子直接拉了椅子在旁邊坐好,滿臉就是逼問犯人的表情。

這讓我突然有種如果沒有好好回答可能會被拷問的錯覺。

「欸……就是很多巧合之後所造成的結果……」這要我怎麼說呢,大致上非常的錯綜複雜又曲折離奇,解釋起來會相當的費時間。

摔倒王子靜靜地看著我,然後張開他的手,黑色炸彈火直接出現。

「嗚啊!是從夢連結回來的啦!」連忙躲到床後面,我叫出來。

「……夢使者?」挑起眉,摔倒王子冷聲問著,「你和夢使者有往來?」

我連忙捂住嘴,不能繼續往下說了。

「這是特殊狀況。」

旁邊傳來了聲音,解除掉我的困境。

按著額頭,學長撐起了身體。



◎◎◎



摔倒王子的表情異常的陰森。

「你們與低下的夢使者來往?」他看了看我,又看了一下學長,那種旁門左道的使者?」

「並沒有任何之分,只要是善意者,不應該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他們。」甩甩頭,意識看起來好像還不是很清晰的學長回了他這段,然後才從床上坐起來,順便把活像鬼一樣亂七八糟的纏在身上的頭髮給整理一下。

「學長你還好吧?」我看著他,順便把梳子遞過去。

說真的,因為學長現在的頭髮是紅色的,這樣整個纏在身上看起來真的很驚悚。

點點頭,順便給我警告性的一瞪眼之後,學長才轉回去看摔倒王子,「契堥城主在這裡。」

他一說完,我跟摔倒王子都驚訝了。

「學長你是說剛剛那個人是契堥城城主?」遮成那樣都可以看得到?太神了吧!

「出手了嗎?」同樣也沒少吃驚的摔倒王子環著手,一臉若有所思。

「看來是這樣沒錯。」把梳子扔到一邊去,學長站起身來,「我們聯繫到他的夢通道、透過那裡拿回我的身體。在進入妖魔地時候你們有感覺到被跟蹤了嗎?」

摔倒王子轉過來看我。

……對喔,進入時摔倒王子根本沒意識。

「我沒注意到耶。」尷尬地笑著,我真的完全不曉得到底有沒有被跟。

「呿!」摔倒王子跟學長異口同聲的轉開臉。

有必要這麼藐視我嗎!不要叫一個普通路人甲有黑袍般的修為啊我說!何況跟過來的是個城主耶怎樣都不是路人甲的我可以應付的對手吧!

我們開始覺得我們可以活著在妖魔這裡住下真是媽祖顯靈了。

「對了,在之前烏鷲說過被跟蹤的事情。」我想起了遇到穆芬之後的那個小村子,烏鷲的確是幫我弄掉一個追蹤法術,當時我懷疑應該是契堥城,但是沒想到原來之後他還有一直在追查我們。

把這件事情告訴學長跟摔倒王子後,他們兩個都陷入了思考。

就在室內完全陷入靜默之後,由外而來的劇烈敲門聲再度打散了我們的沈默。一轉過頭,我看見整個門像是被打到快掉下來一樣,幾乎都脫離門框在震動了。

我走過去打開了門,幾乎也是在同時往後跳開,果然不出我所料,整個門幾乎是被人飛踢的直接彈開來,重重地撞上後面的牆壁發出懾人的巨響,只差沒有嵌進去牆面而已。

在門後面,果然是那個每次都用腳開門的魔使者。

門一開,對方馬上把刀拔出來。

那瞬間,我看到學長的臉出現了非常吃驚的表情。這已經是今天短暫時間中第二次了,但是他很快就恢復成原本淡漠的樣子。

慢著,我要求見水妖魔以及火妖魔。」喝止了魔使者正要揮刀劈過來的動作,學長深深地盯著他的臉看,然後轉開了視線,「伊沐洛的繼承者要見他們。」

魔使者停下來,他身後飛出了那只烏鴉。

不同之前對我們挑釁嘲弄,烏鴉的語氣變得異常的嚴肅:『馬上請他們過來。』

收回了黑刀,魔使者看著我們。

『快點!』

烏鴉發出尖銳的喊聲。

上篇:第五話   奇異的相疊    下篇:第七話  舊識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