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七話  舊識 
  
第七話  舊識

第七話 舊識
我們一踏出門就見到蒂絲。

她站在門口,雖然臉上帶著疑惑,但是卻沒有說什麼。

時間是上午八點多。

「妖魔大人請幾位一起過去用早餐。」她這樣說著,然後從身上拿出一顆環繞著淡淡白色霧氣的小水晶,「另外,這個請第三位客人配戴在身上,可以在短暫時間內有效穩定靈魂,逝水妖魔大人特別吩咐的。」

學長接過那顆水晶,隨便塞在身上。

過了幾秒後,他的精神似乎就好很多,步伐也比較穩了。

最後出走到走廊的魔使者順手帶上門。

走著比較短那條路,很快的我們一行人就全出到花園。一出來我馬上就發現花園不同的地方了——

昨天看起來還沒什麼的小花園在短短一夜之後變成了超大造景花園,水池木橋稀奇樣樣不缺,本來是小涼亭的地方變成了超級豪華的水上大涼亭,寬闊到搞不好叫支足球隊來這婺鶪j舞都不成問題。

涼亭的後面還見鬼的有小瀑布嘩啦啦的傳來音效聲。

四周遮陽的白紗飄動著,隱約可以看見涼亭後端的水火妖魔正在往我們這邊看著,他們前面的小長桌已經被布置好了,上面放滿了東西……不知道是什麼鬼就是。

烏鴉飛回了水妖魔的肩上。

『你自稱伊沐洛嗎?入侵者?』帶著淡漠的語言,一反之前囂張的態度,水妖魔的聲音變得相當謹慎,『憑空出現在我們的住所,如果並非我們所知道那人,就必須付出相等代價。』

「你們知道的,不用任何證明。」踏上了那座巨大的水上涼亭,學長直接往前走去,然後在離桌子約三步遠的地方停下。

水妖魔和火妖魔同時直起身體,原本被他們壓在身下的皮草坐墊也跟著蓬松了起來,像是在舒展每一根被壓扁的軟毛。

我連忙想追上去,怕兩個妖魔突然對學長怎樣,不過被魔使者攔下來,連蒂絲都在對我使眼色要我們不要隨便動彈。

『哪一輩的小孩?』水妖魔死盯著學長的臉,語氣有點發酸。

「是我是伊沐洛與巴瑟蘭共有之子。」重新表明了自己的身分,偏頭看著眼前兩個妖魔的學長補上一句:「請問兩位還在巡遊之旅嗎?」

那一秒,水妖魔直接跳起來,旁邊跟她連尾的火妖魔跟著整只被拖倒,砰的一聲撞上桌子最後摔在地上。

完全無視于自己相連的另外一個摔成怎樣,對著學長水妖魔就是直接給他一個飛撲熊抱,差點沒把學長給撞出去。

我看見學長都往後踉蹌了好幾步了,不過還是英勇地把幾乎大他一倍的女妖魔給撐下來,沒有演變成兩個人一起沖撞地板的畫面。

接著那個火妖魔從地上爬起來,也直接移動過去給學長熊抱╳2,整個場面變成謎樣的抱成一團,說真的有點詭異但是又有點滑稽。

說到詭異……

我偷偷轉頭看向旁邊的摔倒王子,他果然用一種『尊貴的精靈怎麼可能認識妖魔、還跟妖魔抱成一團』的震驚眼神在看他們。

另外那邊一團人,抱著抱著,水妖魔突然噴淚了。

『你那老子真的死掉了……』

「死掉一千多年了。」雖然看不到學長的表情,但是我覺著他現在一定是在翻白眼,很想巴走妖魔又要忍下來那種表情。

『嗚嗚嗚,當初就說我們去幫他毀滅世界用賠上一條命了……』

學長非常冷靜地推開那個已經哭到連鼻涕都出來的水妖魔和疊上去的火妖魔,漠視了沾在他身上的鼻水,然後再後退一步,「我以我父親所做的選擇為傲。」

如果在毀滅世界跟打鬼族堶捫鴾@個的話,那當然是轟轟烈烈打鬼族打到撼動世界、大人小孩皆知驕傲啊,因為鬼族的關系就讓妖魔毀滅世界,這樣怎麼聽起來都不對吧!

站在旁觀看的我默默地為了世界差點被毀滅捏了一把冷汗。

水妖魔抓著還想退開的學長,直接把剩下的眼淚鼻涕都抹上去,之後叫來魔使者去准備新衣物,兩個妖魔才重新坐回去位置上,『沒想到都過了一千年了,那個死精靈也死那麼久了……在巡遊世界時候我們有打聽過你的消息,不過怎麼都找不到人呢?難道你不想被妖魔保護嗎!我們可不會讓死精靈的小孩落入鬼族的手堙I』

「在那之後我族以無殿的力量將我送到這個年代來,所以那之後的時間到十多年前我並不存在,非常謝謝你們的掛記。」用著敬語和妖魔交談,學長相當自然地接過了魔使者遞來的衣物,換掉基本上已經不能穿的外衣,才在旁邊的位置上坐下,「請允許我的同伴也入席。」

像是現在才想到我們存在的水妖魔隨便的點了一下頭,領著我們的蒂絲才帶著我們也在旁邊的位置坐下。

看了一下桌上准備的食物,幸好蒂絲記得我們不是妖魔,准備得都是最正常不過的東西,不是之前看到一坨又一坨那種的。

『都是那個妖師小朋友的錯,如果早知道要找的是死精靈的小孩,我們一定第一時間把全區域都翻過來。』水妖魔指著我,直接推卸責任。

「我有說是半精靈啊……」

『誰知道是哪個半精靈,到處都是半精靈在走來走去。』水妖魔還在硬拗。

明明半精靈這種東西比精靈還少好嗎!

『為什麼你們會進到這堙H』打斷了水妖魔還想拗過去的話,坐在旁邊、話一直很少的火妖魔直接開口詢問。

不就是被魔使者砍進來的嗎!

我看著根本就是始作俑者的妖魔等人,心中只想到這句話。

水妖魔輕輕的咳了一聲,回避了我和摔倒王子刺人目光,對于摔倒王子可能和我有同種想法讓我默默的有點高興,看來他也認為會弄到這邊來是妖魔砍來的。

「這就要叫問兩位了。」非常直接的學長同樣白了妖魔一眼,「請問兩位為何在沈默森林中威脅著夜妖精們?」

那一秒,兩個妖魔默契非常好的直接指向對方。

『是他(她)的意思!』

水妖魔直接打斷自己連尾夥伴的手指,骨頭斷掉的啪一聲清晰到連我這邊都聽得很清楚。

『因為他堅持不要住水邊、要住有火焰的地方,但是我最∼討厭那種地方了!』抱怨著自己另一半,水妖魔用著怨恨的表情說著,『涼涼的水邊多好,我最喜歡有水的地方了。』

『我恨水邊。』火妖魔如是說。

『所以在決定我們要住哪一邊之前我們需要個臨時住所,這媮棳’w靜的,所以就先住這堣F,蒂絲和凱堣]是在這邊住下後附近路上撿的。』聳聳肩,完全部覺得自己入侵別人棲地引起騷動的水妖魔大大方方地坐在舒服的椅子上,大致描述了一下他們會在這邊的原因,『不過之前有跟死精靈約定在先,我們可沒有殺光那些虛弱的種族,而是切割了土地搬移到我們自己制作的空間堶情A根本沒有打擾到他們。』

不,我深深認為你們根本已經嚴重影響到夜妖精了,看他們那種怕到精神分裂的樣子就知道有多嚴重了。

「可是魔使者不是到處在殺人嗎?」指著站在大遠方待命的魔使者,我提出了這個疑問。如果不是魔使者像鬼一樣見人就砍,那些夜妖精沒必要恐懼成那樣吧?

話說回來,要不是他見人就砍,我們現在應該都還跟其他人在一起到了夜精靈住所才對,不是分裂成兩邊。

『那不幹我們的事情。』火妖魔冷冷投來這麼一句。

「魔使者不是聽你們命令嗎?」這次換我愣了,難不成魔使者是自己心情好自己亂砍的?

『我們並沒有命令他去殺人或其他的東西,因為剛搬來時候那些弱小生物一直闖到住所堙A讓人不開心,所以只有下達不准再有活物處碰到我們住所的命令而已。』用著他會去殺啥東西我也不知道的語氣這樣回答我的問題,水妖魔笑嘻嘻地說,『所以不幹我們的事情。』

不准有活物碰到!那當然魔使者會把他們都變成死物啊!這個命令根本完全不對吧!

坐在旁邊的學長深深的呼了一口氣,就我看來,依照學長的個性沒有撲上去先揍他們兩拳算很不錯了。

『所以他為什麼到處殺人我們也不知道。』

我無言了。


* * *
沒打算繼續討論魔使者的事情,水妖魔左右看了下學長,然後開口——

『對了,記得死精靈說過好像要把你叫做亞啥的……算了,死精靈的小孩,為什麼你的軀殼堶惆S有靈魂,是用連系的?』

一眼就看穿學長現在狀況的水妖魔一針見血地逼問。

旁邊的摔倒王子幾乎要拍桌站起身,被學長拉住了,「有很多事情造成的,但是已經有辦法可以複原,謝謝兩位送給我的靈魂珠。」

『只有那一個,是從魔導士屍體身上撿來的,妖魔不需要那種東西,雖然有時效限制,你還是先帶著吧。我們不知道你是怎樣維持到現在,不過在這奡N先用這玩意代替,你們還有多少同伴?』拿起桌上的面包嚼著,水妖魔看著我們,『如果都是像這麼弱的家夥……妖師或許可以例外,還是讓凱堻郁A們走一趟。』

「還有其他四位應該是在夜妖精族當中……」

『凱堙A去把那四個家夥帶回來,其他的活物不准跟過來!』水妖魔直接了當的朝外面的魔使者下命令。

「不用了!」制止了魔使者的腳步,學長攔住了可能會發生的大屠殺,「讓褚他們自己去找比較好。」

要是把那東西放出去,夜妖精肯定馬上被屠村,我打賭學長也是想到這點。

「與其找我們的夥伴,兩位知道這個空間還有另外一個人入侵了嗎?」指的應該是扣住他身體的契堥城主,學長瞄了我一眼,問著兩個妖魔。

『蒂絲已經把他們困在外層空間。』水妖魔用的是複數。

「有幾個人?」

『兩個,跟在你們後面下來的,目前結伴行動。』水妖魔眯起眼睛,『不是你們的同伴?』

學長搖搖頭。

『那就不用客氣了,晚點讓蒂絲他們去弄走入侵者。』扇了扇手,位于入侵者的態度,妖魔們顯得不以為然,似乎已經很習慣這樣的事情了,『用食物吧,這是蒂絲去幫你們找來的,平常我們可不這樣吃。』

除了摔倒王子之外,我跟學長不約而同的稍微拿了桌面上最普通不過的食物,因為學長跟妖魔的熟稔度非常,看起來我應該是不用擔心人身安全問題了,另邊的摔倒王子不知道是不想跟妖魔共餐還是怕被毒死,什麼東西都沒有碰,也沒有人搭理他了。

基本上妖魔似乎只願意跟學長說比較多話,可能因為妖師身分所以他們偶爾也會回答我幾句,但是摔倒王子他們幾乎不放在眼堙A愛理不理的,甚至還會出言嘲諷他一兩句,這讓摔倒王子的心情壞到最高點。

雖然我從來不覺得他有好過。

「如果不介意的話,我想詢問凱堛漕ヾC」沈默了有一小段時間之後,學長提出了奇怪的問句。

『你們這幾個人還真有趣,一個要問蒂絲、一個要問凱堙A都是熟人嗎?如果是死精靈小孩的要求,我們倒是可以考慮送你其中一個——如果能找到屍體制作替代品為前提。』笑了幾聲,水妖魔放下手上的食物,將魔使者招過來,『撿到時候他已經是個屍體了,我們沒找到和他相關的東西,只知道他應該是個獸王族之類的東西。』

「屍體嗎……」學長微微皺起眉。

『將屍體新鮮保存,加工成人偶來協助生活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找到時候剛死不久,所以也省了麻煩。』扣住魔使者的脖子,水妖魔翻開了他的衣領,將上面嚴重的傷疤展示給我們看,『被切開喉嚨而死的,如果你們真的認識他,我也只能說他太不幸了,死前肯定還掙紮了好一會兒,不過靈魂都已經不在了,這方面我們可就沒辦法了。』說著,她放開完全沒掙動的魔使者,讓他站到旁邊去。

「學長你真的認識嗎?」看著那個眼熟到可怕的魔使者,我感覺到眼皮跳動了幾下。

「你還看不出來他是誰嗎?」學長看了一下旁邊的摔倒王子,後者對他點了一下頭,來他們兩個似乎都知道魔使者的身分了。

難道我也認識?

「正確的來說你應該不認識他是誰,但是我以為你有看出來,畢竟你和他兄長接觸時間並不算短。」學長想了想,和水妖魔借來魔使者,順手把對方的瀏海都撥下來蓋住眼睛。

那一秒,我指著魔使者大叫了。

「九瀾大哥!」

超像的!一開始我沒有認出來是因為黑色仙人掌很少有眼睛,現在魔使者蓋住眼睛之後只差一個眼鏡就幾乎跟他一樣了!

那個下巴跟輪廓線條幾乎都沒有差多少!

在叫完之後,接在後面的是毛骨悚然。

這個人跟黑色仙人掌幾乎長得一模一樣,這也就代表他是……

「六羅.羅耶伊亞。」坐在旁邊的摔倒王子開口:「原本應該是殺手一族今代最強的直系家族者。」

我愣住了。

五色雞頭曾經講過有這樣一個人,但是我沒想到會是在這種情況下遇到他……在他已經變成屍體而成為魔使者的狀況下。

『喔?原來你們真的認識他啊?』水妖魔露出很有意思的表情看著我們:『真是太巧了,蒂絲和凱堻ㄛO你們熟人嗎?』

「是的。」學長再度朝她點點頭,「這位六羅……凱堙A是我們以前一位好友,是否可以告訴我們在他死亡時候的其他訊息?」

水妖魔搖搖手,『該講的剛剛都說了,如果硬要說的話,他死亡的地方有夜妖精的氣息,不過這堶堥S有,哈。』

『有黑暗混合的氣息。』火妖魔補上了這句重點。

「……我聽說六羅最後執行的任務是家族派給他,是要暗殺沈默森林的妖精嗎?」學長眯起眼睛,似乎開始思考什麼。

我看了看學長,又看了看妖魔們,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是我現在非常想找到五色雞頭,這種消息一定要告訴他。

五色雞頭的哥哥啊……

看著面無表情的魔使者,有那麼一瞬間我感到很悲哀。

我不太曉得當五色雞頭知道這消息之後會露出怎樣的表情。
坐在旁邊的摔倒王子突然起身,那一秒魔使者從我們旁邊消失,再出現時候已經是在涼亭外面的一小段距離了。

黑刀在空氣中劃出,猛地碰撞上另外一柄兵器的聲響傳入我們耳中。

『喔,看來其中一個是術士。』完全沒打算出手的妖魔們好整以暇的看著魔使者用可怕的速度把藏在空間中的人給逼出來,接著打得對方節節敗退、連術法都沒辦法再用第二次。站在旁邊的蒂絲甚至連出手都沒有,這讓我想起了魔使者可以一個人打垮整個夜妖精部隊的事情。

被逼出來的其中一個果然就是當時抓住學長的人。

『行了。』

在魔使者准備削掉那兩個人腦袋的時候,水妖魔出聲制止,同時早就准備好術法的蒂絲在魔使者一退開的同時連下了好幾道術法將那兩個入侵者給困在堶情C

『真是有趣,連這種東西都帶進來了,你是認為自己能夠片過妖魔或是你認為妖魔是蠢蛋呢?』水妖魔冷笑了幾聲之後,然後擡起了手,輕輕的捏了一下拳頭。

有著契堥城主面孔的人突然發出一個不自然的聲音,一條裂痕出現在他臉上,但是卻沒有滴出任何一滴血。

「附身偶?」學長眯起眼睛,認出了那東西。

「那是啥?」我轉頭反射性的問,旁邊的摔倒王子用看白癡的表情看了我一眼,完全沒有解釋的意願。

「極像本人的假偶、用人的血肉制成,連結著靈魂替代肉體的東西。」簡單的說了兩句,學長冷冷的勾起唇,「原來不是親自到這邊來……」

他這樣一說我就懂了,看來我們之前看到的「這個城主」不是原本那個,而是替代他來的東西。難怪,我就在想說契堥城主也真大膽,居然敢放下整個城鎮跟到妖魔地堶惆荂A看來也不是那麼有膽就是了。

不過跟在旁邊那個術士看起來不像假的了,在「城主」臉上出現裂痕的同時,他發出一聲哀嚎。

『我要跟他說話,滾開。』一揮手,水妖魔冷眼看著跟著她動作一起飛出去的術士,最後撞在樹幹昏過去後才把視線移到「城主」身上,『不准動我們罩的人,就是你現在看見這堜狾釭滿A包括那個妖精甲。』

我還滿高興其實她有記得摔倒王子,不過形容實在是不怎麼樣。

「城主」站起身,在看到六羅那瞬間他突然笑了,「居然沒死嗎?」

摔倒王子幾乎是瞬間就出現在他眼前,一把摜住了這個有契堥城主靈魂軀殼的脖子,「六羅.羅耶伊亞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那一秒,城主露出了悲哀的神色。


* * *


「休狄,先上他說話。」

輕輕按住摔倒王子的手,出系在他身邊的學長這樣說,然後看著已經開始有點崩解的人偶,「你跟六羅是朋友嗎?」

「是。」城主看著魔使者,笑了笑,「他不像是殺手家族的人,在救了艾芙伊娃之後我們成為朋友,我曾經盡力的尋找他的下落。」

「你知道他的目的?」

城主搖搖頭。

學長看著他,似乎在思索些什麼。

盯著對方,這次反而是城主自己先開口了,「我知道我必須向您交代很多事情,但是目前我無話可說,在所有事情之後,我會給您合理的解釋。」

話說完,人偶軀殼發出了幾個聲響,直接化為粉末。

「跑了。」摔倒王子看了下學長,拉掉自己的手套燒成灰燼,接著又拿出新的戴上去。

突然覺得不是只有我被當成髒東西,讓我好一點了。

「這個人要怎麼處置?」提起昏倒的術士,蒂絲這樣問著妖魔們。

『隨便找地方丟掉。』水妖魔給她如上的答案。

蒂絲真的弄開個黑洞把人丟出去了。

「我想我的時間快到了……」學長閉了閉眼,聲音突然變得有點小。

『喂喂!我們的話可還沒說完——』

水妖魔也不用說了,因為下一秒學長就直接倒在旁邊摔倒王子的身上,整個脫魂了,現在要再繼續說可能要去夢婸☆雂F,但是我可沒種講這些。

『嘖,算了。』撇了撇唇,妖魔重新把視線放到我們身上,『既然現在知道你們是死精靈小孩的朋友,我們也不為難你們了,那個妖師小孩,我讓凱堻郁A們去找其他的同伴,但是在人都找齊之後你必須要完成我們的約定。』

「咦……啊,非常謝謝你們!」我知道他們是沖著學長他老子的面子才對我們這麼好,不過目前最重要的當然是要和五色雞頭等人會合,除了六羅的事情之外,還有蒂絲和城主……這趟旅程我想已經不是那麼簡單了。

看著打哈欠的妖魔,我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情,「是說,你們為什麼會和三王子殿下認識?」在妖師記憶中,我並沒有看過這一……兩號人物得出現,可見他們應該是在凡斯之前或之後才和三王子結識的。

在之後發生了大戰,推測的話我想應該是之前比較有可能。

『因為他掉下來了。』火妖魔說了一句跟某人說過的、很類似的話,『從上面掉下來,在之後解決了一些讓我們困擾的問題,雖然妖魔不守信用,但是我們只對他破例。』

轉頭看著學長,其實我現在想問的是——

那個三王子到底是不是猴子啊!

為什麼每次都是從上面掉下來?難道他就不可以好好的走在路上嗎?

『我們以妖魔真名發誓過,只要死精靈的血脈還在,無論在何時何地我們都會以他為第一優先,不過一直找不到……沒想到現在自己送上門來了。』水妖魔突然笑得很恐怖,這讓我對學長之後的生活默默的有點同情。

天知道這兩個妖魔還會做出什麼事情!

『是說對于妖師後來和死精靈的事情我們也不太清楚,妖師小孩,你知道嗎?』看向我,妖魔這次很認真的提出疑問。

我一秒就搖頭了。

要是讓他知道當年發生什麼事情,他們肯定會宰了我!

先不說個人安全問題,三王子到最後算是因為妖師而死,雖然外面並不知道,但是這已經是永遠的秘密了,不管這些妖魔和三王子有多好,我都不想再提出這件事情。

我不是凡斯,我無法代替他說出這些私密。

水妖魔呼了口氣,做出一種算了吧之類的表情,這讓我知道她不會再追問下去了。不曉得她是基于什麼前提這樣向我發問的,但是有時候秘密只能永遠存在于那個時代。

「既然你們事情都好了,那麼我們可以再度進入沈默森林嗎?」站在妖魔面前,摔倒王子依舊是高傲不折腰的樣子。

『喔?決定打開天窗說亮話了嗎?』水妖魔笑笑的望向他。

「本王子不用跟妖魔多說什麼。」摔倒王子冷然的看著他們。

『妖精,因為心情好不跟你計較,最好注意你的態度,我們可不會因為你想維持點什麼就對你客氣。』懶洋洋的躺在椅子上,對旁邊的魔使者招了下手後水妖魔看向我們兩個:『死精靈的小孩我們會看照,你們隨時都可以出發到那些弱小生物那邊找其他同伴。』

魔使者走向我們。

「我會幫你們打開直接通往沈默森林之地的門,再回來時候請到當初你們進入的地方。」

蒂絲張開了手。

黑色的通道在我們面前緩緩開啓了。

上篇:第六話  奪回    下篇:第八話  夜與夜的襲擊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