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三話  線 
  
第三話  線

第三話 線
我跟五色雞頭大概是一秒就撲過去想把魔使者拉起來。

「掛了?」五色雞頭非常直接了當的提出一問句。

是說魔使者本來就掛了,這樣講好像哪裡不對。

被翻過來的魔使者眼睛沒有閉上,反而是徵開的看著天花板....有可能也不是看天花板,總之眼睛很迷濛,看起來也不像死掉還怎樣,到像是在發呆之類的感覺。

還好他不是翻白眼,不然會很恐怖的。

我很難想像魔使者翻白眼的樣子,就跟很難想像黑色仙人掌...想歪了。

空氣震動了一下,那隻水妖魔的黑鳥又飛出來,直接降落在魔使者的胸口上,一開口就是十足的命令語氣:『你們幾個小東西後退。』

蒂絲拉著我們退到旁邊。

就在我們退後一些距離時,躺在地面上的魔使者深下猛地展開了黑色的陣法,上面的圖騰讓人覺得很不吉祥,散著暗色的光芒。

整個過程大概只有幾十秒鐘,很快的陣型就散掉了,黑鳥無意義的嘎嘎叫了幾聲,跳在魔使者的肩膀上,隨著他緩緩爬起的動作晃幾下。

『你們搞了什麼東西,剛剛凱里的波長動搖的很厲害。』盯著我們,鳥嘴打開吐出了有點責備意味的話語:『蒂絲,帶他們到這邊來。』

說著,鳥振開了翅膀飛進空氣漩渦中。

淡黑色的渦這次沒有消失,反而是延長到一個成人的高度。

「請走這邊。」蒂絲看著我們,臉上沒有出現什麼特別的訊息,只是逕自走進去黑色的漩渦中,而魔使者跟著她後面走進去。

我和五色雞頭對看一眼,跟著跑了。



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個很巨大的空間,這次和餐廳的風格完全不同。

是個像是聖堂之類的地方,非常的明亮,房間四周裝飾滿了水晶雕刻柱子,牆上也有著翡翠壁畫跟其他漂亮的裝飾,乍看之下會以為是供奉神明的什麼大教堂還是大神殿,純白的晶石鋪滿了整片地板和牆面;在房間的中間則是有著可以睡上五頭大象都不是問題的巨床,床的四周全都有幃幔,上面精工繡著各種漂亮的圖騰。

有了餐廳的經驗之後,我打賭這個地方肯定是切來的,不知道又有哪個種族遭殃了。

回去之後我要問一下千冬歲到底有多少種族一夕之間被毀掉某某房間還是某某地方,還連灰都不剩的...也太誇張!!

原來你們的住處都是切來的嗎!

人家重組拼死拼活的蓋房子不是拿來讓你們切來玩的啊!

蒂絲和魔使者走了兩步,就停在床前面了。

水火妖魔就躺在大床中間,一個看起來正在熟睡,醒著的水妖魔半靠在華利的靠診上盯著我們看,倒是沒有先開口。

「請問波動是指什麼意思?」看她沒有要先打破沉默的打算,我還是自己先問了。「先說你們幹了什麼,小妖師。」水妖魔挑起眉,冷笑了下。

「呃,這個說來話長...」夢連結的事情學長沒有說可以講,所以我只告訴她我暈倒之後醒來就看到那條線,以及之後的事。

聽完這些話之後,水妖魔什麼話也沒說,思考了有陣子。

「喂,不會是你們那啥鳥法術失效吧,如果不行就把老四還給我們,本大爺絕對不會計較你們這兩隻蜥蜴當變態綁架年輕人的事情。」站在我旁邊的五色雞頭很煩躁的說著讓我很想轉過去捂住他嘴巴的話。

你就乖的五分鐘不要開口會死嗎!

水妖魔瞇起眼睛,露出了邪邪的微笑,「小東西,你真的很想讓我對你有興趣嗎?說不定我也想把你綁下來當玩具喔?」

「你個大芭樂--」我連忙抓住五色雞頭,不讓他撲過去。

幸好五色雞頭也只是做個樣子,我想他那麼討厭水妖魔,也應該部會真的撲上去被她躺...更正,撲上去她的床,所以五色雞頭只是意思意思掙紮兩下之後,就把我的手甩開,惡狠很的站在原地盯著房主。

「請問關於剛剛的問題...」蒂絲抬了下頭,還未問完的問題被水妖魔給瞪掉,她立即就不敢再發出聲音了。

「為什麼叫我們來這裡?」我看著水妖魔,總覺得她是故意要我們過來的,而且還不想驚動別人。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水妖魔只是向魔使者招招手,後者輕盈的跳上床舖,無聲無息的走過去,單膝跪在水妖魔的面前。幾乎就是在那秒發生的事,完全沒有給我們反應過來的機會,水妖魔的首直接貫穿了魔使者的胸口,然後再抽出。

我張大嘴巴,旁邊的五色雞頭也錯愕到沒有任何動作。

水妖魔的手上拿著那條斷線,接著她從自己的頭上拉下一根頭髮把那條斷線綁好,扔到我身上,「這會妨害我的術。」

看著那根斷線,已經沒有光了,就像普通的線一樣乖乖的躺在我手上,我抬起頭疑惑的問著水妖魔:「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連結。」

回答我的不是水妖魔,而是躺在旁邊,不知道什麼時候睜開眼睛的火妖魔,「靈魂的連結,告訴他們,如果他們想要把人帶回去。」

看著自己的同伴,水妖魔有點不甘不願的冷哼了聲,接著轉回來看著我們:「有那個東西,說不定可以找到凱里不見的靈魂。」

我手抖了一下,差點把線給掉在地上。

「這玩意是本大爺家老四的靈魂?」五色雞頭臉上寫滿了你放屁之類的字樣。

「不是靈魂,你耳朵是裝飾用的嗎?那是一種連結著靈魂的管道,雖然已經爛成這樣子了,不過說不定可以靠它找回凱里的靈魂,如果你們有覺悟的話。」像抱著大型娃娃一樣,水妖魔環著魔使者的頸子,把玩著柔軟的黑色短髮,「說不定會和時間之流正面相對。」

又是時間之流!

這東西出現的機率還真頻繁...難道六羅的靈魂像烏鷲一樣被捲下去嗎?

也不是不可能,畢竟她那時候出現是跟著水滴來的,說不定斷線就水帶來...越想我就越覺得搞不好真的是這樣。

「那老四到底要怎樣才能找到?」不把巨大危險放在眼裡的五色雞頭問了很理所當然的問題:「本大爺沒打算把自己兄弟留在這種鬼地方。」

「獸王族的小東西腦袋空空,碰到時間之流的『水』會不存在的喔。」水妖魔看了我一眼若有所指。

時間之流的水滴我見識過厲害了,不過當我去時間之流間記處的時候似乎沒有那麼凶險,看來果真有差別。一直以為時間之流應該就像是類似我那時候看見的銀絲線、只是增量而已,果然沒我想的那麼簡單。

那時候賽塔的確也說過摸到會出事。

等等,如果只是和時間之流相關,說不定可以找黑山君幫忙?

還是算了,那個地方很奇怪,如果沒有到絕對關頭還是不要隨便去打擾人家比較好,更何況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去找那邊。

不過話說回來,剛剛水妖魔的意思好像是...

「也就是說只是可能會碰到吧?」說定也根本不會碰到,現在要趕快用力的詛咒我們絕對碰不到,一定不會碰到。

妖師的能力應該就是在這種時候要派上用場!

不要老是只有衰事跟跌倒才會成功阿!

「有那個機率,也有可能碰不到。」水妖魔邪邪的笑著:「如果你們認為把命搭上很值得的話就去阿,如果找的到的話,把人帶回去也沒關係,反正我們需要的只是個死人,要是他沒死完全我們也會很麻煩,你們只要找具屍體來給我們就行了。」

屍體!

這種東西還要找嗎!

黑色仙人掌他那邊肯定如山一樣高啊!

我第一次發現了黑色仙人掌的價值,說不定因為他的屍體,魔使者就得救了!

「那種東西外面隨便拖都有,還要找嗎。」五色雞頭很鄙夷的看著水妖魔,同時也提醒我外面的夜妖精正在對槓的事情。

對喔,這種衝突狀況下,到處都是半死不活還是完全翹掉的,隨她愛挑一打還是兩打都綽綽有餘。

「我們要的是有與凱里相同力量的新鮮屍體。」水妖魔鄙夷的把五色雞頭看回去,「真的沒用找不到,起碼也要有蒂絲的實力。」

要跟魔使者一樣的......

搞不好黑色仙人掌拼裝會有......

但是蒂絲的實力我們就不知道了,幾乎沒有看過她出手,連我把頭塞到麵裡面她也不出手。我知道了,她的實力就是冷眼看人自生自滅吧!

「挑挑挑,到時候叫老三找個屍體給你們就可以了,囉唆!」又鄙夷回去的五色雞頭顯然對於黑色仙人掌的收集品充滿信心,「怎麼找回老四!」

他講話顯然很不客氣,幸好妖魔似乎也沒什麼注重禮儀的問題,所以沒有發飆或是作出什麼奇怪的事情。

躺在一邊的火妖魔終於爬起身,毫無感情的眼睛值盯著我們兩個看,然後把魔使者遣回地上。

「有那種價值嗎?」

沉沉的畫在空間當中響起來,讓壓力似乎突然劇增。

我倒退了一步。

「......弱小族群,有那種價值非救不可嗎?」

火妖魔看著我們,發問了。





◎ ◎ ◎





「為什麼?」

問與來的很突然,我跟五色雞頭都愣了一下,然後看著似乎很認真、不像是在開玩笑的火妖魔。

「價值......?」

說真的,這個問題很芭樂梗。

我甚至覺得五色雞頭該死的會回他每個電影電視動漫畫小說裡都會出現的經典答案---

「因為ㄞ......唔!」

在那個愛自出現之前,我一秒就捂住他的大嘴。

「唉什麼?」水妖魔挑起眉?

「一定要回答嗎?」我靠!他咬我手!你是雞不是狗啊!

「可以不用回答。」問人的火妖魔回我耍人的六個字。

那你是問心情好的嗎!

把我的手吐掉,五色雞頭用一種再來會把我的手咬下來的凶狠目光瞪了我一眼,幸好沒有再爆出愛的小宇宙之類的話語了,「你們廢話很多,男子漢大丈夫,要就一句定江山!拖七拖八的你是婆娘嗎!」

......這好像也沒有好到哪裡。

「我是婆娘沒錯阿,你要來試試看嗎?」水妖魔刻意的晃了下快露出來的胸部,然後拍拍旁邊的床鋪曖昧的說。

五色雞頭馬上往後跳開,露出一種採到屎的表情。

「你們決定好再過來吧!」

似乎沒有打算立刻告訴我們方式的火妖魔倒回去床上,接著蒂絲跟魔使者就走過來我們這邊,說:「請兩位先回房間休息吧。」

「我--」

好像還想說些啥的五色雞頭被蒂絲暗暗的暗住,她朝他搖搖頭,領著我們走出房間。

通過一樣的黑色漩渦之後,我們站在房間的長廊上。

可能是因為學長的關係,這次幫我們重新佈置房間之後,居然已經變成一人一間房,還升格成高規格的華麗房間,果然有後臺就會不同。

帶著極度不爽的心情,五色雞頭直接甩頭進房間了,還故意把房門很用力的甩上,發出巨大噪音。

你是耍脾氣的小朋友嗎你!

看著蒂絲和魔使者,我抱歉性的笑了下。

「...我想火妖魔大人的意思是要你們先想清楚,畢竟千扯上時間之流就代表會相當危險,且水妖魔大人的意思是可能能夠用那段線找到、不是絕對找得到。你們再想想吧,我們會先協助你們處理業妖精一事。」話說完之後,她就帶著魔使者走掉了。

其實蒂絲的話沒有錯,我和五色雞頭說歸說,不過也只是當下衝動而已。

我的任務是把學長帶回去,應該必須以學長作為第一優先,這種情況下實在是不能再分心牽扯出其他的事情。

但是我......

房間裡的光突然晃了一下。

就再我還沒反應過來什麼東西的時候,某個東西突然像是帽子一樣蓋在我腦袋上,接著毛茸茸的八隻腳掉到我面前。

「哇啊------------」

腦袋上的毛東西一下子跳開,貼到門板上。

是那隻藍眼蜘蛛。

要命!是要嚇死我嗎!我還以為我夠衰連換個房間都會換到出問題!

等等,既然這玩意都跑出來了,那麼......

我一轉頭,果然看見了黑色的人影就站在後面的牆邊,幾乎完全沒有聲響,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整個就是像鬼一樣,沒有心理準備可還會被他嚇一次。

「有事情嗎?」拍著胸口,我往旁邊移動腳步,儘可能離蜘蛛和人遠一點。

感覺短短時間就地三次看見這個人,很怪。

之前兩次都算是意料之外,但是這是他很明顯的就是刻意來找我的。也不知道是啥問題......難道終於想開了決定把我幹掉一了百了嗎?



依然是全身弄得像木乃伊只露出藍色眼睛的青年冷冷的盯著我看,看到我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他才慢慢的抬起手,張開手掌像是跟我要東西。

...雖然我很想把手放在他手上握手,但是沒這個膽。

「你要跟我拿什麼東西?」難道是衛生紙?他突然想上廁所所以沒有衛生紙嗎!是說我還真不知道他怎麼一邊跟蹤我一邊上廁所吃飯的,真是太厲害了!

「...」

不講話是知道你要什麼!

我隨便的摸了摸身上,本來想看看有沒有面紙,不過一摸就摸到了那條斷線,上面還纏著水妖魔的頭髮。

莫名的,我立刻就知道青年是要這個東西了。

「你知道六羅在哪邊?」握著斷線,奇妙的想法突然出現,既然他會要這個東西就代表他絕對知道人在哪裡。

對,他也是時間相關種族,一定知道!

「...我...」青年突然搖晃了下。

他看起來有點奇怪。

還沒仔細想是哪邊奇怪,我就看見地上滴下了一滴白色的東西,從青年黑色的衣擺上滴下來的,接著是第二滴,當我發現時侯,他身上有一大片布料都是溼的,只是黑色讓我沒有立刻察覺。

「你受傷了?」我突然想起來之前在森林那邊也是這樣,明明應該跟蹤我在我後面的青年突然不明的受了很嚴重的傷勢。

「...將你手上的東西、交出來。」沒有回答我的問句,青年往我這邊逼進了兩步,白色的血液也隨著他的動作在地上拉出一條刺眼的移動線。

『發生什麼事情了?』

色馬的聲音突然從我腦袋貫穿出來,『我在門外,快開門。』

我不曉得色馬為什麼會突然覺得我這邊發生事情但是門板上有那隻正在對我發出不善聲音的蜘蛛,根本沒有辦法去開它。

看他那麼堅持要線,我一秒就把線塞進褲袋裡面,這很可能是六羅復甦的機會,不可以交出去。

『我要撞門了喔--』

色馬的聲音繼續傳來,搞到我有點注意力不穩。

我突然發現這種講話方式最麻煩的就是我不能把話回傳給他,如果可以我一定第一秒就先尖叫,叫到他腦魔破裂下次不敢再隨便腦入侵別人!

可惜沒有。

看到我塞線的動作,青年微微瞇起眼睛,然後收下他的手,在我僥倖以為他可能放棄時,他突然把手按在他的兵器上面了。

「交出來。」

完全沒有商量餘地的冷語。

『退後喔∼∼』

我立刻往後跳開。

幾乎就是同秒瞬間,門版發出非常悲哀的巨大聲響,本來貼在上面的黑蜘蛛直接被衝力給撞飛出去,還砸到牆壁上。被人從外面衝撞到的門整個往後彈開,轟的直接撞在柱子上裂開來。

根本來不及反應的青年被一大團白色的東西給撞到後面的床上。

我看見那匹馬要命的以泰山壓頂之姿把青年整個壓倒了,還是那種重力加速度的飛撞壓下法!

要命!

這樣壓下去不死都半殘了吧!

難道他會成為世界上第一個被獨角獸屁股壓嗝屁的時間種族嗎!

『唉啊,屁股有點硬硬的。』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馬屁坐到什麼東西的色馬還轉動自己肥大的軀體,我幾乎都可以聽到他下面的人體發出噗嘰的扁掉聲音了。

「快點移開你的屁股--」

坐死了人啦!



◎ ◎ ◎



我跟色馬趴在床邊。

被撞開的房門又被塞回去門框上,不知道是不是這裡的房間隔音夠好,居然沒有人跑出來問我們發生什麼事情,門被放回去之後瞬間就被修復了,房間又被關鎖上,看不出有被破壞過的痕跡。

黑蜘蛛不知道是不是被撞死還是只是暈過去,反正就是掉在旁邊地上沒反應,也沒人想去撿牠,色馬就弄了個臉盆把牠蓋住,上面還用東西壓著。

他做壞事的手段比我熟練!

現在這個狀況是--

有個受重傷的重柳族被馬屁給襲擊,暈倒在我床上,白色的血直接滲入棉被,我完全不敢去碰他。

總覺得碰下去好像不是我會死就是會發生什麼恐怖的事情。

『啊啊...真是個漂亮的小美人...』

臉蒙成那樣你還知道他是個美人!見鬼了!

色馬的美人標準根本不知道是什麼!

「現在怎麼辦?」一巴掌把涎著口水的猥褻馬臉推開,我看著那些白色的血,照理說最好要先幫他做止血動作,但是又覺得不可以摸他。

『先脫衣服...』

我用鄙夷的目光看著想趁人之危的色馬。

『不是,我是說先幫他治療。』咳了一聲,色馬頓了下,轉成了人形,接著從衣服裡拿出了治療用藥水,都是醫療班給我們的那批。

「這個嘛...」比劃了一下,看著青年身上整個紮緊的黑色布料,我還真不知道要從哪邊治療起。

「拖拖拉拉的,小美人等不到你想完啦!」把藥水往我手上一丟,式青直接跳到床上,一把拉開青年最外面的袍子,那種畫面怎麼看怎麼像鄉土劇裡面把無辜少女迷昏然後拖上床去的流氓還是壞角。

聽說眼這種角色的有時候出門還會被丟雞蛋,超可憐。

不對,現在問題是他就這樣理所當然的撲上去撕人家衣服真的可以嗎!

這個是重柳族耶!

顯然不覺得有什麼不可以的式青一臉口水都快掉下來的表情,把他的魔手伸向青年的臉上,開始解開黑色的蒙面布料了。

說真的,我對青年的真面目其實也抱持著好奇。

「等等!」拉住式青的手,「他的臉沒受傷。」雖然我很好奇,但是青年會蓋成這樣就代表他不想被看到,脫他的衣服已經很對不起他了,最好不要連人家的臉都冒犯。

「嘖,真是不解風情的臭小孩。」式青不滿的咕噥一下,倒是把手伸回去,慢慢地解開青年的衣襟。

第一眼看見的是,他的皮膚很白。

白到幾乎都可以看到血管了,可能是因為留著白色血液的因素,讓他的感覺看起來有點類似精靈。

接著拉開之後看見的氏很大一片若隱若現的紋身圖騰,顏色很淡,但是從不同角度看還是可以看的很清楚,那些圖案畫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式青把人側翻之後,我們就看見他的背上有幾道很深的傷口,白血不斷的從那邊流出來,不曉得是怎樣受的傷。

掀開衣服之後整個胸部是平的,果然是個男的,還好打開看到的不是個女生,不然他我跟式青就算是被砍死都不能說啥了。

「奇怪,這個不是刀傷也不是兵器造成的。」接過藥水幫青年做治療,式青一邊看著那些傷口,「好像是撕裂傷耶,他的身體自己裂開的傷口。」

「咦?不是被攻擊嗎?」身體自己會受傷?

式青搖搖頭,「看起來不是。」

醫療班的要水倒下去之後,那些傷口用很緩慢的速度開始慢慢癒合,不知道為什麼跟我們可以瞬間治癒不一樣,感覺藥水在青年身上的效用不大,不過還是能用。

時間種族的身體似乎哪裡不同?

左右看了下,式青把衣服拉的更開點,接著就看到馬屁股造成的瘀青了,很大的一片深色,然後兇手尷尬的笑了兩聲,趕快幫他把瘀傷推掉湮滅痕跡。

「我去拿點水跟毛巾過來。」邊想著可以順便幫他弄乾淨,我邊轉過身想下床去尋找可用的物品。

那瞬間,某種怪異的冰冷突然從我腹側貫穿,帶著遲緩的的痛楚從後腰突出。

我慢慢低下頭,看見透明到毫無雜質的短刀插穿了我的肚子。

然後,是帶著罕見怒氣的藍色眼睛瞪著我們。

...你搞錯了老大,把你剝光想對你幹什麼的不是我啊!

刀重新被抽出來之後,我只想告訴他這句話。

上篇:第二話  死亡者    下篇:第四話  秘密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