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六話 艾芙伊娃 
  
第六話 艾芙伊娃

第六話 艾芙伊娃

五色雞頭的腳程比我想像的還要快。
我是在天亮之後才追上他,那時候已經很接近信奉尹格爾的小村莊了。
沒有我想像中的大開殺戒,可能被交代要很低調的魔使者領著我們去一個定點,
讓我們瞬間被傳出離沈默森林有很遠一段距離的地方,我想大概是妖魔們自己做的來回傳送點之類的東西。因為阿斯利安說過這個世界上的種族會做很多結界屏蔽術法,避免被隨意入侵,那肯定就是妖魔們幹的好事了。
畢竟他們可是想到會連別人餐廳都切來用的。
這類型的傳送點有好幾個,魔使者領著我跟飛狼繼繼續續的找到一些,把原本要跑上整天的路瞬間就縮短到幾個小時,提前就回到了小村莊附近。
但是我沒想到居然會在這邊遇到五色雞頭。
難道他是傳說中的日行千堻隻磏!
一路上在定點都沒找到他,我還以為是落後了,但是他居然出現在我們前面……太神秘了……

看到我跟魔使者冒出來的那瞬間,五色雞頭也愣住。
「漾~你迷路了嗎?」吃驚過後,讓我半夜跟落跑的元凶走過來搭著我的肩膀,「迷路的話要向右轉,東方太陽升起時候就是你人生的標志,快點去找你的小太陽吧!」
……我突然覺得我追上來真的是對的嗎?
這又是哪堥茠漸x詞啊!往右轉就真的迷路了吧!
「你不是要山妖精那邊嗎。」無視他的亂七八糟發言,我抓抓頭,「所以我也一起過去,帶著凱堣騆好吧?」
五色雞頭眼睛閃亮了起來,還一把抓住我的手,「本大爺就知道,忠狗是不會拋棄主人的!」
等等我不是仆人嗎!什麼時候變狗了……不對!我也不是仆人啊!
把雞爪給甩開,我咳了兩聲,剛天亮的時間都會比較冷,急著趕路沒注意到,現在被五色雞頭一弄就整個冷起來了,「你要進村莊嗎?」看他的樣子也沒帶很多東西,應該也是輕裝趕路,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趕得很快。
「本大爺打算進城一趟。」五色雞頭咧開笑,然後磨著拳頭,「沒把那個啥鳥城主拖出來打,本大爺一口怨氣都可以吐六月雪出來了。」
其實看雞噴雪好像也很不賴就是。
「現在城堣ㄛO在抓我們嗎?」居然還想進城。
不過被他這樣一講我突然有點也想去了,上次在這邊時千冬歲跟我的電話明顯就是有別人侵入,他才假裝成在跟萊恩講話,後來就沒有再收到其他消息,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事情……我很相信千冬歲跟夏碎學長的家族能力啦,但是沒有親眼看到果然還是非常不放心。
「本大爺的密道有千千萬萬條,想抓本大爺沒那麼容易!」
你沒事在人家城下面挖千千萬萬條密道幹嘛啊!
那是你家嗎!
我突然覺得契堥城百分之百有可能小地震就突然全城垮,而元凶就是站在我旁邊這個連自己挖幾條都不知道的家夥。
「對了,為什麼你這麼快就到了?」看著五色雞頭,我發出疑問。
「這是商業機密。」五色雞頭嘿嘿嘿的笑了幾聲: 「漾~如果你要加入我家我就告訴你為什麼。」

「……不用了謝謝。」我不想去當被秒掉的炮灰。
看著逐漸發亮的天空,只穿花襯衫根本不知道冷的五色雞頭張望了下,「就這樣一股作氣沖進城就好了。」
也太簡單!
「你不用吃東西嗎?」我囧了。
「本大爺要吃的時候就會吃,這種國家興亡的非常時期有一秒是一秒,把寶貴的時間浪費在吃東西上面,身為榮譽國民你舍得嗎!」
我絕對舍得,因為我根本不是國民啊!你到底最近都在看什麼片子啊,為什麼跳脫得更奇怪了!
「你要從上次那邊回去嗎?」看著四周的樹木景色,我其實完全不知道我們上次到底是從哪堨X的。
「嘖,學著點,本大爺可是江湖一把刀,曾經走過的舊路怎麼可以再回頭呢!男子漢大丈夫,當然是要走新路!」很豪氣的指著我這樣講,五雞頭轉過頭在附近走動一下,接著對我們勾勾手指,「S路線。」
聽不懂啊聽不懂……我還是直接跟著走不要問他技術性問題好了。
抓起已經縮水的飛狼,後面同樣跟上來的魔使者完全沒聲音,說真的很容易忘記還有多這個人,看來我得稍微注意一下他的行蹤,要是不小心弄丟就糟糕了。
帶著我們鑽進旁邊的小林子中,莫約五分鍾之後五色雞頭停在一堆半人高的雜草前面,「找到了。」說著,他甩開獸爪,停在我們面前,門上有著當初我們走密道時候一樣的印記。
拍開了門,後面果然是條石砌的暗道。
「走吧。」也沒說路會通到哪邊,五色雞頭一馬當先的跑進去了。
在最後魔使者關上門後,那扇門就在黑暗中消失。
於是,我們踏上折回的道路。




我一直以為五色雞頭家的密道全部都會通往靈光大飯店。

所以當一打開我看見完全日式建築之後我就傻了眼,因為門開在溫泉邊的造景堙A怎樣看都不像那個我們曾經去過的靈光大飯店—
你把密道開到千冬歲他家!
你居然把密道開到千冬歲他家的旅館了!
某種暈眩直擊我的腦袋,我有種這次玩完之後一定會被千冬歲給掐死的感覺。
幸好溫泉看起來是非開放時間,完全無人,水面上只有霧氣緩緩移動,周圍的櫻花樹開得異常美麗。
後面跟出來的魔使者突然按住我的肩膀,然後把我跟五色雞頭往回拉。
「怎麼了?」
楞了一下,才剛要開口,旁邊的五色雞頭也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然後將密道的隱門拉到剩下一條細縫。
應該是無人的外面傳來非常輕微的聲音。
越過我的肩膀,魔使者伸出單手手掌在細縫上輕輕的抹了下,那條五公分大的縫上立即蓋上了層淡淡的米色。
下一秒,一雙黃色的大眼睛出現在門外。
那種感覺就跟當年酷斯拉經典畫面一樣,不像人類的巨大野獸眼睛瞳孔剛好填滿了縫,正好對上我們,我嚇得不敢呼吸,很快的外面眼睛像是沒有看到我們似的就移開了。
透過米色的透明層,我再度往外看,這次看見的不是空無一人的溫泉,而是兩三個騎著很像恐龍大騎獸的人在廣大的泡湯區走動,那些人的服裝很統一,就是契堥城堿搢ㄙ瑤癟L服裝。
「奇怪,剛剛好像有聽到聲音。」
門外傳來某人的自言自語,接著恐龍屁股在門外閃了下,一樣的騎獸就開始遠離我們,跑去跟其他人集合了。
恐龍小隊集合之後,中間有個像隊長的就發號施令說可以收隊,整票人就從一旁的通道離開。
等到恐龍完全走乾淨之後,從頭到尾都沒發聲的五色雞頭嘖了聲: 「這些家夥也太小人了,居然用消失踨跡的術法在巡邏。」
「該不會出什麼事情吧?」如果這堹u的是千冬歲他家的旅館,怎麼會放城堛瑤癟L進來巡察?

我開始真的不安了。
站在後面的魔者抹去了那層顏色,然後推開門,這次真的四周完全一片靜悄悄。
倏地一個細小聲音,速度最快的魔使者猛地擡起手,我遲了半秒才看到他徒手抓住了一支箭,箭還超眼熟的—
「你們也太慢了。」
我慢慢的轉過頭,在冒著細致白煙的另外一端的櫻花樹上看見有人晃著腳,持非幻武兵器、經常在動漫畫和日本劇看見的長弓對我們。
「千冬歲?」要死,還真的是他家的旅館!
「不良少年,我警告你最好把那條密道給我填掉,如果你不動手我就直接炸了它,順便把你那棟丟臉的旅館也送下地獄。」冷冷的瞪了五色雞頭一眼,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戴他平常閃光眼鏡的千冬歲從櫻花樹上跳下來,一下來我才看到他連衣服都不太一樣,穿的是比較傳統的日式衣服。
正想回敬他點什麼的五色雞頭張開嘴同時眯起眼睛,然後走過去在千冬歲身邊繞了兩圈才開口:「四眼仔,做人要光明正大,不要畏畏縮縮的用替身,你是欠人家債務要跑路嗎!」
替身?
【這是傳令式神其一,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用著幾乎跟本人一樣的鄙視表情看了下五色雞頭,和千冬歲擁有完全相同外表的式神甩了下手,長弓就消失在空氣當中,
【我可不想浪費陪我哥的時間在這媯尼A們,要知道我哥可是在養身體,沒有好好照顧怎麼行,那條蛇又一天到晚作怪。】
也就是說你甯願巴在夏碎學長旁邊然後讓個式神過來找我們這樣嗎?
真是見兄忘友。。。。。。好吧,起碼有式神。
不過我怎麼有點感覺搞不好夏碎學長滿樂見你在這邊等我們的?
嗯。。。。。一切都是猜測猜測。
【另外是這棟旅館跟那棟樓丟臉的飯店已經被城主的衛兵監視著,如果我太常出入也會被人懷疑。】看著我們,式神傳遞著另外一方的語言,然後走在前面引路讓我們跟上,
【每天會來三次,嚴重影響到我家生意,我已經授權請班長去要賠償了,分到的五五拆賬。】
這招夠狠,誰都知道班長絕對會把城主脫下一層皮的。。。。。。為了那五成的拆賬搞不好還會脫兩層!
【現在堶惜偵簹洩p?】跟著式神,我們拐進去一條小路,四周開始轉為紫陽花的景色,剛好把人也都埋進去,在外面看反倒看不太清楚堶惘酗H。
【那天你打電話說到一半時候,契堥城的親衛隊突然闖進來,名義上是說你們隊伍可能遭遇到危險需要緊急保護,但實際上卻是把兩邊的旅館都狠狠搜索過,甚至想要讓我們配合找出你們。】偏著頭,式神繼續說道:
【依照我們的地位他們當然沒辦法這樣做,後來我哥。。。。。。藥師寺家族也發出警告,不良少年你回去最好去跪我哥感謝他,那棟該倒的飯店是藥師寺家族在第一時間保下來的,不然最可疑的就是那棟破飯店了!】
【你家這種破爛沒特色的才叫可疑!】五色雞頭突然很亢奮的一腳踩在旁邊的石頭上,
【看來看去都是草跟花,讓人眼睛一亮的東西都沒有!】
不、我覺得眼睛太亮也不是好事。
似乎也不想回答他這個抱怨的式神只是一徑的往前走,很快的,小路開始慢慢的寬廣了起來,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個傳統的日式庭院,四周同樣種滿了紫陽花,異常的漂亮。
一秒就引起我【她說要找你。】
式神用的是肯定句,直接指的就是我而不是其他人。我看向庭院中的女孩——
正裝打扮的城主妹妹、艾芙伊娃微微向我們一躬身。
我下意識的往後看了一眼,魔使者的鬥篷帽拉得很低,暫時應該是看不到面孔。
【我聽說兄長去追捕你們,有點擔心。】
握著拳頭,艾芙伊娃看著我們:【真的很抱歉、很抱歉。。。。。。】
如果現在色馬在這邊肯定會來一句小美女不要傷心、哥哥不管幾次都給你追之類的話。。。。。。還好他不在!(亂入:漾漾的腦殘越來越嚴重了,而且老在想式青唉,學長去哪兒哩)
【嘖,這幹你屁事,本大爺向來是冤有頭債有主,要殺要打一定去找那個屁城主,伱道個啥歉,啰啰嗦嗦的有夠煩!】
很煩躁的五色雞頭不太客氣的堵掉女孩的話,
【沒事的話就快走開,本大爺跟本大爺的仆人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沒時間跟你羅嗦。】
聽到五色雞頭語氣很沖,我偷偷推了他一下,他還轉過來凶惡的瞪了我一眼。
似乎不以為意的艾芙伊娃只是看著我,【為什麼你們還要回來這堙H】
【。。。。。。為什麼你會知道我們回來這堙H】
看著正裝的女孩,我開口問出了連我自己都有點訝異的直覺問題。
她穿著正裝在這媯尼畯抴N代表她知道我們會回來,雖然我不像萊恩那麼了解千冬歲,不過我可以肯定他不會隨隨便便把朋友的行蹤告訴別人。而她又准確無誤的在這邊等待我們,可見她對我們的位置可能也很有一定的掌握。
艾芙伊娃愣了下。
注意的,是庭院中的女孩子。

"我也是這樣認為的。"站在旁邊的式神轉動手腕,然後握緊了重新出現的長弓,“我們神諭家族可沒有做到你的生意,為什麼天還未亮你就會來找我說要見他們呢?”
女孩看著我們,微笑有點苦澀,“不管你們相不相信,我並沒有惡意。。。 。。。真的,我只想要確認你們安全。”
“。。。 。。。式青說過你和城主沒有血緣關系,所以你這樣隱瞞他過來不要緊嗎?”看著女孩的臉,其實我無法分辨她有沒有說謊,但是我甯願相信她沒有,畢竟那時候在擔心六羅的女孩不是假造的,我希望她持有的是那一面。
“我。。。 。。。”
“有人!”中止了我們的談話,式神和五色雞頭一下子就警戒起來,站在後面的魔使者瞬的抽出了黑刀,連我抱著的飛狼都咧出牙嘶嘶的發出低吼聲。
數秒後,從紫陽花叢外跳進來好幾只巨大的獸類,仔細一看居然就是我們剛剛看見的那些衛兵坐騎。
“誰允許你們在這堙I”式神一秒就彎弓搭箭,把其中一個張揚的衛兵給射翻下來,“你們嚴重侵犯了雪野家族私密領域,我有權在這堭N你們處置。”
一看惹毛了千冬歲,幾個衛兵紛紛跳下恐龍坐騎,一個像是帶頭的走出來,“雪野家的少主,很抱歉讓您不快,但是契利亞城城主有令必須把這三位帶回去,另外還有艾芙伊娃小姐,您不應該私自離開住宅。”
艾芙伊娃的臉色明顯和慌張,“為什麼兄長知道。。。 。。。”她愣了一下,突然露出恍然大悟,“他在我身上加諸了追蹤法術嗎?”
“這是為了保護小姐的安全,羅耶伊亞與雪野所屬的産業都為我們關注地點,城主不希望小姐太過關切。”不帶感情的說完話後,首領轉過來看著式神,“至于無禮的地方,請雪野家的少主多擔待了。”
“四眼仔!”
五色雞頭才剛想要撲上去,好幾個衛兵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用兵器指著我們,幾乎是在同時間有動作的魔使者一刀斬斷了最靠近我們那人的手臂。
可能是替身術法傳達比較慢,還未反應過來,式神發出了奇怪的聲音,銀亮的刀貫穿了他的胸口,刀尖從背後突出來。
“我們有我們必須之正義。”抽刀殺人的衛兵首領低著聲音說道:“很抱歉,雪野家的少主,這次請你海涵。”
順著刀式微微向後仰的式神冷冷的看著對方,然後勾出讓人毛骨悚然的笑,“我的心胸可沒那麼廣闊。”
還未意識過來那句話的意思,魔使者突然一掀鬥篷,同時把我和五色雞頭撲開好一段距離。
金色的光從式神的身體堶接o出,巨響跟著震天的傳來,灰塵瞬間充斥在所有空氣當中,地面劇烈的動搖著。
魔使者用力的壓低身體,把我們都保護在拉開的鬥篷堶情C
式神無預警的自爆了,而且還是不分敵我直接爆掉,連跟友方的我們打聲招呼都沒!
震動維持了十多秒才慢慢的減緩下來。
被壓在我旁邊的五色雞頭掙紮了幾下,把魔使者推開,髒灰的空氣馬上鑽了進來,連小飛狼都跟著打了個噴嚏。
灰色的空氣慢慢的沈澱之後我才看清楚,原本站著式神的地方被狠狠炸開了一個大洞,周遭的紫陽花跟房舍全部都不見了,不像是被炸毀,而是“不見”。原本該有東西的地方空無一物,似乎在那瞬間被移轉了。。。 。。。或者被移轉的是我們也說不定。
衛兵隊伍飛的飛翻的翻,可能那刹那也反射性做了保護法術,所以損傷意外的沒有很多,好幾個掙紮著從地面上站起來,只是坐騎已經在剛剛的爆炸中全體殲滅了。
在灰塵底定之後,四周突然多出很多黑影,仔細一看,全都是古老日式打扮的人,手持著長弓腰配刀,幾十個人將衛兵隊團團包圍,長弓搭箭隨時可以將敵人射成刺猬。
「嘖嘖,四眼仔家的死士。」完全知道那些人來曆的五色雞頭很快樂的甩開獸爪,「剛好本大爺也手癢了!開戰吧渾蛋們!」
不要隨便在別人家開戰啊你!
左看右看,我發現艾芙伊娃不見了。
在被炸開的巨大坑洞中,緩緩走出來一個人,手上抱著已經昏厥過去的艾芙伊娃,衛兵們一看見來人就立刻跪下在地上做出大禮。
穿透空間而來的契堥城主面無表情地看著所有人。
「請解除武裝吧,各位。」


@@@@


五色雞頭和我、魔使者被帶到一個大廳當中。
大廳外面就是我們曾經來訪過、契堥城主的庭院,目前有層衛兵,衛兵外面有雪野家的死士,然後剛剛五色雞頭告訴我個好消息,就是他家的人圍在死士外面,准備有個萬一就先屠城再說……你家已經決定先毀掉城鎮了嗎!
不要隨隨便便就做這麼恐怖的決定啊!至少也先等城堥銗L無辜的百姓撤掉再屠……不對啦,為什麼我要被他們奇怪的動作給影響!
捂著臉,我默默有點哀傷了。
坐在腳邊的飛狼晃著尾巴,眼睛緊緊盯著大廳入口。
不知道為什麼堅持站著的魔使者就站在我跟五色雞頭右後方差不多四十五度的地方,鬥篷拉得比剛剛更低了。
似乎是下了要好好招待我們的命令,雖然門邊有衛士在監視我們,但是非常有禮貌,連茶水點心都不敢怠慢,一看就是最上好的東西擺滿了整個桌上。等待期間五色雞頭也毫不客氣的開始把食物往嘴巴堶捷諢A還一直在挑剔,叫服務生……衛士送別的東西上來,雖然露出一臉想揍人的表情,不過衛士還真的有點必來。
看著送上來的肯德基炸雞桶我有點無言,然後趁五色雞頭塞到嘴巴同類相殘之前摸了根雞腿出來餵飛狼。

阿斯利安沒有說過飛狼是吃什麼,旅途中也都放給它自己到處去吃,所以我想雞腿應該不會怎樣吧?
兩三口連骨頭都嚼碎之後,飛狼舔舔嘴巴,趴下來半眯起眼睛。
旁邊的家夥把剩下的雞肉全都倒進嘴巴堶情A連骨頭都咬卡卡響,在他要點第二桶之前,城主就走進來了。
我發誓我有看見衛士松了口氣的表情。
「還需要點什麼嗎?」看著滿桌滿地的食物殘渣,艾堮戎傮N幾個人過來整理乾淨。
「免了。」應該是吃得差不多的五色雞頭抹抹嘴巴,然後翹著腳囂囂張張的坐在位置上,「你個芭樂城主,是想快點夕陽落下嗎!早點說本大爺早點成全你,秒殺到讓你感覺不到痛苦,瞬間就去找你祖先敘舊!」
艾堮早W笑了下,「我遲早會跟你們解釋所有的事情,為什麼偏偏要挑在這種時候出現?」
盯著他,我想起式青之前的疑惑,他的確說過城主是個乾淨的人,所以有點不了解他小人的行徑。
「艾芙伊娃呢?」看見只有城主自己進來,稍早被震暈的艾芙伊娃不見人影。
「在休息,她的身體一向不好。」輕輕地帶過我的疑問,艾堮戌b大廳的主位上坐下,接著所有的衛士退了出去,關上了門,室內就只剩下我們,「我們有苦衷,不是你們所想的那樣。」




“我呸,本大爺才不聽你的鬼話!”五色雞頭跳起來,順便把我腳邊的飛狼也驚醒,“一路上一直在那堸l個不停,難道你是追心情爽嗎!”
“這方面上我承認的確是讓你們感到不舒服,但是我們有我們所信仰的正義以及該做之事。”聲音強勢了些,不讓五色雞頭壓過去的艾利恩挺起胸膛,“即使會遭到怨恨,我也無所謂。”
剛剛那個衛兵首領也講了跟他很相似的話,然後一刀就把式神給捅掛了。依照辦理的話,難道他現在是打算突然把我們捅掛嗎?
“既然已經把我們卷進來了,那你到底是為啥要這樣幹?”看著凜然的城主,我邊想著式青的疑惑邊說著:“我無法理解你在妖魔地的作為,難道你跟霜丘夜妖精一樣也在垂涎那個巴拉巴拉的什麼鬼力量?”
“如果是這樣,本大爺就拍死你先。”張收著獸爪,五色雞頭發出了警告。
像是感受到緊張的氣息,魔使者的手一直搭在他的黑刀上,如果現在突然喊一聲動手,她搞不好就會撲上去把城主給劈成兩半。
這樣看起來,貌似我們還比城主安全很多。
說起來,難道他撤掉衛兵是為了保證我們安全嗎?
“雖然我想試圖取得黑色的力量加以變革,但是我和霜丘夜妖精的目的不相同。”看著我們,艾利恩的臉上又出現那種我曾經見過的悲哀表情,眨眼即逝,“為了這座城市,以及我毫無血緣的妹妹,縱使你們不認同,我們還是會遵守我們的正義。”
“為了艾芙伊娃?”
我跟五色雞頭相對了一眼,總覺得聽到什麼關鍵點。
上次看見時城主明明和艾芙伊娃相處冷漠。


“是的,艾芙伊娃是我最想守護的存在,接著是這座城市。”點點頭,艾利恩偏著臉,像是在揀選些容易說明狀況的語詞,“很久之前艾芙伊娃曾經發病過,之後被六羅治好的事情你們應該曉得。”
啊,對喔,我差點忘記這件事情。
聽說那時候城主找遍城中上下的醫生、還有醫療班來為艾芙伊娃治病,但是都沒有效果,如果是真的不關心的冷漠兄長,是不會做到這樣子的,何況他之後還和六羅成為好友,所以這個人肯定沒有我們想象中那麼奸險才對。
“如果我請千冬歲撤掉雪野家的死士,你是否願意告訴我們些什麼?”看著城主有些慘淡的表情,我想應該再加點啥比較好,“以妖師一族的名譽發誓,在我能力所及,而且你也有正當理由的情況下,我可以幫你。”
“漾~幹嘛對這個家夥那麼好!”五色雞頭突然不平了起來,獸爪指著正在思考的城主,“等等他唬爛你怎麼辦!這家夥怎樣看都很狡猾,江湖上最會扯後腿的就是這種人!”
。。。 。。。就算他唬爛我,魔使者還是很有余裕可以砍掉他啊。
輕輕咳了聲,我看了看城主:“說不定他真的有事情,如果真的是正當的事,你也要撤掉你家的人手。”
五色雞頭嘖了聲:“先看他的狗屁鬼話可不可信再說。”
取得共識之後,我們一起轉向艾利恩。
對方苦笑了下緩緩點了頭,算是達成協議。

上篇:第五話  分歧的選擇    下篇:第七話 知情的第三人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