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九話  深埋的秘密 
  
第九話  深埋的秘密

第九話 深埋的秘密
看著黑暗的空間,我開始覺得那天被安迪爾拖進來所看見的可能只是最外圍。
再深入之後,就是我們面前現在所看見的。
“兀鷲跟六羅在這邊?”兀鷲我還可以理解,但是為什麼六羅會在這裡?難道他死後被陰影給吸收了?
這應該不可能啊,就我知道的,這邊的人掛掉都會走向安息之地,然後在死亡樂園那片永遠的淨土安息,倒是沒聽過有人掛了之後還回魂飄到觀光遺蹟之類的。
難道他生前最大的心願就是想要古蹟一日遊?
然後遊到不小心被下面的封印吸下來?
怎樣想好像都有點怪怪的,妖師的大戰遺跡也沒好看到這種地步吧?
“這是古老的羽族封印,目前依我們兩人的力量無法再向內闖進去了。”米納斯打斷我的妄想,提醒我看我手上的東西,不管是錐體還是線全都指向大圖騰之後,但是我們已經沒辦法前進了,也不知道所謂的陰影是什麼狀況。
但是兀鷲為什麼可以跑進去?
又是一個觀光被吸的傢夥嗎?
我用力抓抓頭,試圖讓腦袋往正常一點的方向想。
“不是請你們不要繼續深究下去的嗎?”
在我還未想到點什麼時,淡淡的聲音先從我跟米納斯前面傳來。

巨大圖騰的光閃爍了下,居然有人從裡面穿了出來。 。 。 。 。 。修正、不是人,是靈魂或是意識體,穿過了巨石出現在我們面前。
那個應該是流落本尊的東西就站在不到幾步遠的地方,周圍也稍微明亮了起來。
上次太過於驚嚇跟匆忙了,這次仔細一看,果然是個跟魔使者分毫不差的人。
“六羅學長!”往前一模,這次抓到了他的手腕,但是冰冷異常,“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沒有甩開我,六羅看著我們,回答的不是我問他的話: “你們是來找那個小孩子嗎?如果是的話,那麼帶著人盡快離開這裡吧。”
“你不能一起走嗎?”有問題!絕對大有問題!
沒有繼續回答我的話,六羅一個轉身回到了封印後面,再出來時手上已經提著我們到處都沒看見的兀鷲,後者整個是昏睡的,像小雞一樣被拎著塞到我手上。
“這個地方封印的是陰影,你為什麼要呆在這裡?”讓米納斯掀動了水霧擋住六羅的去路,我再度發問,“以妖師名義詢問你,回到原本的世界很困難嗎?你就那麼不想要再回去嗎?有很多人在找你。”

不管是不是為了五色雞頭,我覺得我有必要問清楚。因為他的事情,我連小隊都脫隊了,也不知道弄到最後到底會搞成什麼樣子。
“。。。 。。。我醒來的時候,一度以為我是前往安息之地。”被水霧隔阻住的六羅回過頭來,臉上出現了一抹苦笑和為難,“想著,其實這樣也很好,但是我想起來我還需要做些事情,蒂斯的旅團不能白白死亡,他們想要保護的就是這個地方之上。”
“湖之鎮?”陰影的上面是湖之鎮,附近是契利亞城,如果跟城主說的話相合,那應該是這個意思了。
“不,小學弟,你不太清楚,一旦這個東西爆發,不只湖之鎮會再度銷毀,守世界中會有很多生命都無法繼續存活。”看著泛光的古老圖騰,似乎知道些什麼的六羅淡淡說著:“蒂斯的旅團通過了沈默森林之後發現了這個秘密,他們得到了關鍵性的物品和證據能夠將這裡的東西導出,如果落入不善種族的手中,會是很嚴重的災難,但是物品上有著古代之力,按照正常的方式無法破壞,於是他們只能將東西隱藏起來。”
“。。。 。。。所以才有那個保險箱?”我突然發現事情好像可以連在一起。
蒂斯他們是在沈默森林之後很快就調頭了,但是我不能理解,如果山妖精有問題的話,他們為什麼要把東西埋在山妖精的山堶情H
而且,保險箱中並沒有什麼特別奇怪的東西,這點已經透過千冬歲帶回公會檢查過了,並沒有特別重要的物品。

“山妖精的山中還有一樣非常重要的物品,有了那個才能夠打開保險箱裡的東西,蒂斯他們回頭去找的時候遭到殺害,死前蒂斯和其他人將保險箱藏到深處,我想、不管是鬼族或者是山妖精,一直在尋找的,應該就是那樣東西吧。”
就在述說時候,我注意到六羅的形體有幾次閃爍著,好像隨時會消失,這讓我想起了羽堣妨e的話。
似乎不在意自己的狀況,六羅搖搖頭,“你們不要在試圖尋找下去了,再怎麼樣,對所有人都沒有好處。而我,這樣就可以了。。。 。。。雖然我很想再見見其他人。。。 。。。”
“可以告訴我、為什麼當初你會被賴恩殺死嗎?”如果當初他一樣也是發現了這裡的秘密,這樣看起來,他的目標很可能原本不是賴恩,而是蒂斯他們走過的路線,但是他卻又是被賴恩殺死的,死於沈默森林,這個點上非常的奇怪。
“因為我發現賴恩是不能死的人,雖然在沈默森林碰到他是個意外。。。 。。。”聲音突然變得有點飄遠,下意識撫著自己頸子的六羅像是會想起死亡前的痛楚,表情有點怪異,“而且我始終無法成為殺手。。。 。。。殺死陌生的人實在是太奇怪了,為什麼必須得做這樣的事情。。。 。。。所以我也無法殺他。。。 。。。”
“你知道為什麼賴恩會在沈默森林中嗎?”
六羅看了我一樣,微笑了,“夜妖精追求的是同樣的東西,那麼他們正在尋找蒂斯走過的路線,並不奇怪吧。”
我懂了。
一瞬間什麼都通了。
就在我想要再問個決定性問題時候,這個黑色的大型空間突然震動了一下,石上的圖騰迸出了不祥的暗色光。某種我曾經看過、像是颶風的東西開始在角落形成,挾著某種怪異的感覺。
“糟糕,在時間告密者出現之前快離開這邊。”
張開了手,六羅在空中畫出了那種塗鴉型的陣法,果然就跟魔使者、兀鷲所使用的是一樣的東西,“幻武兵器,將你的主人帶回起點之地。 ”
米納斯偏過身抓著我和兀鷲,四周開始包覆起水霧。
等等,我還有事情想問他啊!
六羅深深地看著我們,“別再來了。”語畢,他的手指在我們面前輕輕劃過,黑色的空間瞬間就扭曲開來。
我感到有股強風吹過,一根深綠色的草枝飛過。
那瞬間,懷裡的兀鷲猛然驚醒。

就在我想要再問個決定性問題時候,這個黑色的大型空間突然震動了一下,石上的圖騰迸出了不祥的暗色光。某種我曾經看過、像是颶風的東西開始在角落形成,挾著某種怪異的感覺。
“糟糕,在時間告密者出現之前快離開這邊。”
張開了手,六羅在空中畫出了那種塗鴉型的陣法,果然就跟魔使者、兀鷲所使用的是一樣的東西,“幻武兵器,將你的主人帶回起點之地。 ”
米納斯偏過身抓著我和兀鷲,四周開始包覆起水霧。
等等,我還有事情想問他啊!
六羅深深地看著我們,“別再來了。”語畢,他的手指在我們面前輕輕劃過,黑色的空間瞬間就扭曲開來。
我感到有股強風吹過,一根深綠色的草枝飛過。
那瞬間,懷裡的兀鷲猛然驚醒。


@ @ @


我們摔在深綠色的草原上面。
回過神時,米納斯已經不見了,看來跳過夢連接也花了她很多力氣。
會知道的原因是因為身為主人的我也開始在夢裡全身沈重疲軟,有點使不上力氣,懷裡的兀鷲異常沈重,再也抱不動了。
幸好他自己醒來了,不然我唯一的選擇大概剩下扇他幾巴掌把他打醒。


『你來了啊?』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烏鷲直接抓住我的袖子,露出大大的笑臉,『烏鷲找到了喔,不過那個地方不知道為什麼好熟悉喔……』
「你先把羽裡放走!不然我就再也不來了!」撐著站起身,我才沒忘記我是要找他幹啥的,「怎麼可這樣對羽裡!」
烏鷲扁了嘴,不甘不願的看著我:『我一個人好寂寞…… 他對烏鷲也很好,不能留下來陪我嗎?』
「不可以,羽裡跟我一樣得回去,下次再來!」看著他無辜的表情,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點火氣冒上來。
就因為他的小任性,差點就搞掛了好心來幫我們的羽裡。
如果羽裡因為這樣發生什麼事情,該怎麼跟瑜褵交代啊! 一想到這些,我就真的有點生氣了。
『你好兇。 』
「如果你再不乖我會更兇!」
退縮了一下,烏鷲轉頭拔腿就直接往小屋的方向跑,『知道了、知道了嘛!放走人你就要陪我玩喔!』

我整個無奈。
為什麼我身邊出現的人都是怪人啊!
能不能有次給個正常點的……一點點不正常我也可以接受啊,但是就不要超不正常……算了。
反正身為妖師的我好像也本來就很不正常。
我默默的感覺到一種只有自己才能體會的哀傷感。
在力氣恢復點後,我拖著沈重的悲哀腳步慢慢的走進小屋裡。一進去,羽裡已經不見了,只看見烏鷲坐在床上晃著腳,嘴巴在哼一些我聽不是很懂的歌。
『他已經回去了。 』一看見我進來,烏鷲停下了哼歌,獻寶似的快步跑到我面前:『有沒有乖?』
「你好乖。」隨便地摸了摸他的頭,我也在旁邊的椅子坐下來。
很高興的在我旁邊擠著,似乎變成小狗的烏鷲用一種神秘兮兮的語氣靠近我,『跟你說喔,烏鷲好像知道自己是誰了耶。 』
已經碰過六羅後,我推翻之前他是六羅的猜測,所以現在對於他的身分我也感到有些好奇,「你是誰?」不是六羅,卻可以跟他有類似的記憶讓我覺得很不可思議。

『嗯啊,在黑黑的那邊想起來的,我的名字好像叫做六羅喔。 』
有那麼幾秒,我錯愕了。
「你叫做六羅?」
啊,該不會我理解錯誤,其實他應該是叫做六邏之類的吧……天下同音字很多……就像很常聽到火旺啊招弟啊這種。
『嗯,寫給你看。 』翻出了樹枝,烏鷲真的在地上寫出六羅這兩個完全準確無誤的字體,『只想起來名字,其他的不曉得耶。 』
我幾乎震攝到有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第一秒想到的是:難道烏鷲是六羅的啥意識分裂形成體嗎?因為這個梗太多人用過了,漫畫裡面異常普遍,就連布袋戲都愛用,所以搞不好真的有可能。況且很多跡像都支持這種可能性,光是那個塗鴉陣法就幾乎決定了。
只是,真的是這樣嗎?
雖然我和六羅只有短暫的接觸,但是我卻不覺得烏鷲是他哪個部分。
相性差太多了,整個就是完全兩樣的人。

『不過我比較喜歡烏鷲這個名字,因為是我們兩個一起取的,所以我還是要叫做烏鷲。 』衝著我露出可愛的笑容,烏鷲眨巴著眼睛望著我:『所以不管怎樣,你也不可以忘記烏鷲喔。 』
看著他大剌剌的笑容,我也提不起勁再生氣了,「如果你以後很乖,我怎樣都不會忘記的。」要怎麼樣才會忘記,喵的經常性被拖到夢裡面來誰會忘記!
人一輩子也沒有幾次會被拖到夢裡面吧!
這時候我應該慶幸還好只是被拖到夢裡面而不是被拖到其他地方嗎!
不過這時候的烏鷲笑容讓我感覺到很深刻,幾乎沒有什麼雜質的天真笑容,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有點難過。
為什麼呢? 我不懂。
不知不覺,我開始覺得身體放鬆了下來。
然後,我睜開了眼睛,從夢境當中突然的清醒了過來。
烏鷲的笑容還很深刻的印在我腦袋裡面,讓我一下子適應不過來,只看見趴在旁邊的小飛狼睡到連肚子都翻出來了,比我這個人類還要舒服,讓我非常想從那個肥嫩嫩的肚子直接戳下去。
擡起頭時,看見了魔使者依舊背對著我們,從窗外照射進來的月光在他的身邊繞出一層淡淡的光暈。


那時候,我覺得我好像又看見了六羅的影子。
聽見我的動靜,魔使者慢慢的回過頭,依然面無表情,毫無情緒波動。
那個會說會笑的人並不在這裡。
他已經死很久了。


小飛狼在床上打了個哈欠。
我猛地一頓,突然想到我剛剛看到的東西好像叫做月光......月光!
要死了現在到底是幾點!連月光都出來了,那五色雞頭的賠罪酒我肯定蹺掉了,糟糕都不知道他會用啥離奇的辦法來報復我。
匆匆的翻出手機一看,我差點把冷汗一起都看下來。
現在的時間是淩晨一點十分,不要說晚餐,連宵夜時間都已經過了不知道多久了。

這種狀況讓我害怕了......
我應該可以看到明天的太陽吧?
算著要不要先寫點遺書還是啥的時候,我看見旁邊的小桌上有餐盒,在我入睡之前應該沒有這東西才對。
戰戰兢兢的打開那個餐盒,意外的堶惜ㄛO手榴彈也不是岩漿更沒有捐獻箱,裡面擺著最平常不過的食物,而且還是帶點溫熱的精緻食物。
五色雞頭來過?
還是這是其他人準備的?
"這是西瑞拿來的?"看著始終沒有睡的摩使者,後者對我點點頭。
是因為看到我睡得很死所以才沒有把我叫醒嗎?
和米納斯深入湖之鎮底下我隱約有種我整個意識都脫離的感覺,這個時候我的身體應該看起來就是睡死沒反應吧?
不過難得五色雞頭會這麼體貼,平常他應該都會把人打醒,不然就是我醒來之後發現臉腫了還是被捆在床上等奇怪的事情。但是今天什麼都沒有做,只有放下飯盒......
他發燒了!

沒想到笨蛋會感冒!
還是吃下去我會被怎樣嗎?
有點怕怕的看著飯盒,不過睡了大半天肚子的確有點餓,加上旁邊的小飛狼嗅到味道一直要鑽進去飯盒裡面,我也就豁出去把東西都拿出來。
招呼魔使者時候我原本以為他會像睡覺一樣拒絕,沒想到魔使者居然把椅子轉過來跟我們共同分食,雖然之前蒂絲有說過他偶爾會補充,不過還是讓我小小的驚訝一下。
看著魔使者,就開始有點五味雜陳了。我還是不懂六羅為什麼會那樣做,還有烏鷺自稱是六羅的事情......唔,真希望現在有個腦袋好一點的人在這裡啊......
"漾~你醒了喔!"
砰的一聲,鎖死死的房間門被用力踢開,根本沒有早上八點和半夜三點時間差別觀的五色雞頭直接闖進別人的房間裡面。
......我是希望有腦袋好一點的人,而不是腦袋空空的人啊。
" 你今天晚上是睡到過橋嗎?本大爺來叫了好幾次都沒反應,如果不是六羅阻止的話,本大爺就把你的臉打得像包子了!"不客氣地一屁股坐在床的另外一邊,五色雞頭往食物裡抓出了雞腿放到嘴堶悼h咬。
原來是魔使者保護我嗎......?
有瞬間我覺得臉沒有變成包子真是太好了,順便把我剛剛對五色雞頭的改觀扔回垃圾桶去。他果然一點都跟體貼沾不上邊,完、全沒有!
"本大爺決定等等出發。"咬著東西的同時,五色雞頭丟過來這樣一句話:"那個啥城主妄想要巴著把大爺一起下水解決問題,本大爺就殺他個措手不及!"
我差點被飯嗆到。
"現在嗎?"幸好我有睡一覺!
雖然有睡跟沒睡都差不多累,但是起碼肉體有恢復一點活力,精神上的累在路上休息一下就行了吧。
"男子漢做事就要地一時間殺他個片甲不留,拖拖拉拉的跟婆娘一樣像啥話,說要去就是馬上出發,等等吃飽飯我們就上路!"還惦記著山妖精那邊關於六羅的資訊,五色雞頭很快就決定我們的道路。
其實他先去也沒錯。
既然山妖精那邊隱藏著什麼,而六羅又不願意我們下去的狀況下,先往山妖精那邊說不定會有什麼突破點。

當年蒂絲回到山妖精那邊也是要尋找跟陰影相關的東西。
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才讓六羅不願意我們繼續尋找下去。
跟自己喜歡的人分離選擇死亡是一種很痛苦的事情,讓他人看著自己死亡也是一件很悲傷的事,六羅比我還要懂這些,但是他依舊選擇這樣,那代表他現在肩負的是更巨大的痛苦,讓他不得不連死亡都放棄。
埋藏在陰影裡面到底是什麼秘密?
我想,等我們找到山妖精那邊的物品之後,一切都會清楚了。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起重柳青年告訴我們的話,原來他指的就是這麼一回事嗎?所有的事情都從山妖精的住所開始,回去那堣妨幓N會了解了。
看著五色雞頭,我決定暫時先不要將夢連結髮生的事情告訴他,避免他做出什麼不可預料的事情。現在只剩下我們兩個,真的就只有我們了,其他人都不在,也沒有人會幫我們收拾善後,我必須要不拖住五色雞頭才行,很多事情也必須仔細思考做點保留。
因為我很弱,人多的時候沒關係,但是已經沒有其他可以讓我撒嬌的人了。

雖然有魔使者,但是他也不是萬能的,他無法思考,只是聽命行事而已。
......我至少必須做到不拖累同路的夥伴。
"說起來,這好像是本大爺第一次單獨雙人行動咧,扣掉以前暗殺組不算,在羅耶伊亞家外面算第一次。"舔舔唇,五色雞頭突然很認真的打量我,那種表情很像是在看一塊肥肉還是一隻雞腿,看得我都毛起來了:"看起來沒啥用,不過還勉勉強強啦。"
知道自己沒用是一回事,被笨蛋說沒用又是一回事,我有種很悲哀的感覺。
正想去角落蹲一下哀怨時候,那個只會把自己人生道路扭曲的五色雞頭伸出手貼到我的肩膀,說出了一句讓我想開窗跳樓的話--
"本大爺就承認你是我的搭檔吧!"
他說得很大方很大氣很有翩翩大度,但是我只想到一件事情......
該死的!早知道就不要偷笑莉莉亞被惡魔拖去當搭檔了! 我現在的狀況根本沒有比她好到哪裡去啊!
我現在寧願當他的僕人了行不行?
就某方面來說,五色雞頭比奴勒麗還要可怕啊--
【西瑞你聽我說。 】沈重的拍住他的肩膀,我無限想要說服他力挽狂瀾:
【搭檔這種東西你最好選擇很厲害的人,這樣你無聊時候可以找對方乾架,你沒事乾時可以拖著對方一起去死。 。 。 。 。 。
對不起嘴誤,你可以跟他一起去出高等任務,還有行走江湖時候要同等級的才能你幫他兩肋插刀、他幫你粉身碎骨啊!不要隨便便就找個很弱的人,這樣對自己不好啊! 】
對我也不好,不管在精神上還肉體上都是雙重打擊,拜託你快點打消這個可怕的念頭吧!我畢業之後的志向是要當普通人類然後回歸正常人社會啊!
五色雞頭歪著腦袋看著我,然後把我的肩膀拍回來,一臉慎重:
【安啦,本大爺有思考過了,既然只有本大爺的僕人比較順眼,那本大爺就破例一次讓你當我的搭檔。這樣本大爺無聊時候可以訓練搭檔讓你快點根本大爺到同樣的等級,沒事還可以當僕人跑腿;要去行走天涯時候還可以帶著比較不無聊,而且其實漾~你現在根本大爺的交情不就已經是本大爺可以幫你兩肋插刀、你給本大爺粉身碎骨了嗎? 】
我才不想幫你粉身碎骨!
;兩肋插刀不一定死,粉身碎骨就是穩死無疑啊!
還有你說這些話是要氣死我的嗎!你無聊訓練我根本是打我好玩的吧!難道其實我在你心目中就是一人三用好方便的對象嗎?好打好使喚還好玩樂這樣嗎?
看著五色雞頭,我悲哀了。
完全無法理會到他面前的我正在發自內心為自己感到哀傷的五色雞頭還慎重的告訴我:
【放心,變成本大爺的人之後,本大爺會很罩你,不會讓你隨隨便便死在路邊,不然就是你往生之後本大爺會送人下去跟你作伴。 】

那我到底是該感動嗎?
你連我會往生都已經先設想好了,我還能說啥?
【就這樣說定啦,以後你就是本大爺的搭檔了。 】完全就是強迫中獎的五色雞頭很豪邁地從身後拿出一瓶不知道是飲料還是酒的東西,接著是兩個杯子跟開罐器。 。 。 。 。 。該不會其實你還會從背後拿出平底鍋跟球棒吧?
【西瑞我覺得這樣不。 。 。 。 。 。 】
【為了慶祝今天是結拜的好日子,本大爺特地弄來了特等的精靈飲料,眼前連證人證狗都有了,現在只差歃血為盟的手續了! 】把杯子倒上飲料,五色雞頭的眼睛開始發光。
誰要跟你歃血為盟!我沒有要跟你結拜啊混蛋!
事情整個往很歪的方向發展,正想往床下一跳先逃再說的我直接被五色雞頭抓住,兩秒後手掌一痛,血已經噴到杯子裡面了。
丟開我的手,五色雞頭也劃了自己的手掌把血給滴到杯子裡面去。
那兩杯飲料頓時就變成異常恐怖,血的顏色跟白色的精靈飲料正在旋轉,我的腦袋也跟著旋轉,感覺我的人生在某一秒好像跟著那個紅紅白白的漩渦一起扭轉了。
【快喝下去吧!接著以後我們就是行走江湖雙刀客,來兩隻可以殺四個啦! 】
看著被塞到我面前的恐怖飲料,我這次真的想哭了。
生平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逼良為娼、自作孽還有好死不如賴活。
色馬我錯了,我可以回去嗎?
拜託讓我回到護送學長的小隊啊!
【好時辰不等人,快喝下去吧。 】
五色雞頭逼近了。 。 。 。 。

上篇:第八話 源頭    下篇:第十話  山妖精的襲擊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