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十話  山妖精的襲擊 
  
第十話  山妖精的襲擊

第十話 山妖精的襲擊
我完全不想去回憶那杯可怕飲料的味道。
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那麼害怕精靈飲料,希望以後不要在心靈堶扈d下什麼不好的創傷。
被五色雞頭強灌了那杯鬼東西之後他就擅自宣告啥程序完成之類的巴拉巴拉一堆,接著把食物全都塞完之後趁夜抓著我,在那個小老太婆的帶領下往另外一條地道捷徑離開契堥城。
真的就完全沒睡的魔使者依舊靜靜的跟在我們後面。
在出口處看到天空開始有點泛亮之後,我突然發現我似乎最近的作息也開始顛倒了,最近幾次都是摸黑逃跑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
領著我們搭上飛狼,魔使者又找到了一些有妖魔印記的跳躍點,這讓我著實了解妖魔們在這個大地上面旅行有多久,他們藏著定點的地方大多隱蔽不易發現,還布有術法,如果不是魔使者打開,通常可能只會覺得是棵樹、石頭還是沒什麼用的小石柱。
不過用這些定點也不是沒風險的。
因為誰也不知道妖魔把他們的對等點設在什麼鳥地方,第三次被誤傳到別人種族部落堶掖Q那個種族追著跑出來逃逸之後,我們終于在中午的時間,回到了山妖精居住之地。
第一次到這附近時候,其實我還有點半旅遊的心態。
但是這次再回來,感覺已經很沈重了。
感覺上心境的變化似乎有哪點不一樣……好吧,其實我還在有點幫自己被當成搭檔而默哀……幫自己毫無預警劇烈變化的悲慘人生默哀。算了,越想真的是越悲哀,我還是把注意力放在正事上比較不會那麼難過。
爬下飛狼後站在多洛索山脈面前,我突然覺得這座山出乎意料之外的大。
可能是因為上次來是在晚上,而且還是直接傳進去就比較沒有感覺,現在人站在山前,突然就覺得自己超級渺小了,這麼大的一個山,要怎麼找到我們要的東西?
看著不像是給人走的獸道入口,我就開始腿軟了。
旁邊的飛狼蹭了蹭腳,這時候就有點感謝體貼的阿斯利把騎獸借給我們,不然看到這種比一零一大樓還高的山,我甯可現在馬上向後轉直接放棄。
「漾~~要一口氣攻頂看日出還是要慢慢爬?」完全忘記自己是來幹什麼的五色雞頭用一種很興奮的表情看著淹沒在雲端的山頂。
……我們是來這塈薱賑搕擖X的嗎!是嗎!
笨蛋真的對高的地方完全沒有免疫力嗎!
「西瑞,你確定你要浪費一天去攻山頂嗎?」出發之前我有告訴過他式青的話,也就是起碼啥時候要往回折返才可以跟上小隊的腳步,現在他是想去攻完頂直接欣賞日出然後回家嗎?
五色雞頭拍了一下掌,「可惡!差點被山頂給騙了,本大爺是來屠殺山妖精的,怎麼會忘記這麼重要的任務!」
你也不是來屠殺山妖精的!
「我們需要找個東西。」想了想,我告訴他,「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不過從時間種族的話來看應該是跟六羅的事情比較有關……所以我們應該找到東西後回去契堥城,畢竟城主對這種古代的東西比較了解。」
回過頭用一種很怪異的表情看我,五色雞頭偏頭想了幾秒才開口:「漾~~你怎麼這麼確定是個東西?那個時間的家夥並沒有特別講啥啊?」
因為是六羅本人講的……
現階段當然不敢這樣告訴他,我隨便掰了個理由,「後來水火妖魔找我時有提到一點,反正我們就找看看吧,說不定真的找得到。」
但是看了看高聳入雲的巨大山脈,一整個就是心堣@冷,也不知道行不行。
如果有什麼線索就好了。
在山妖精那場事故之後,山妖精都搬移遷到樹人提供的臨時住處,所以我想現在這邊應該沒有多少山妖精了,照理來說這樣危險性應該會降低些。
站在幽暗的入口處,我隱約可以聽到某種東西在竊竊私語的聲音,不曉得是不是在這堳儠々g地的樹人或遠望者。
「從哪邊開始找?」五色雞頭繼續對我發出提問。
這是個好問題……
就在我們兩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往前沖就對了的時候,一直沈默站在旁邊的魔使者突然動了一下,接著往獸道走去。
那個動作很像就是他知道位置。
和五色雞頭對看了一眼之後,我們就直接尾隨上去了。
畢竟比起毫無目的的亂走,在有人帶頭、還是相關者……的屍體下的確是好很多。
直到這時候我都還是這樣子覺得。
如果在進入之前我們就發現四周隱藏著不善的目光,我想當初這個時候我們就不會這麼隨便向前沖了。
但是這時候的我們卻不曉得。
***
第一次來多洛索山脈時,這堛煽茠垂給我無生機的可怕感,活像是恐怖片堶捧|出現的厄夜叢景。
後來經過了式青的淨化和短時間中的樹人整頓,加上可能是一位白天樹林稍亮的關系,開始走前段路時並沒有當初感覺到的那種深刻印象。
枯死的數目正在冒出新芽。
飛狼踏在枯葉上發出了些許的聲響。
因為生物和山妖精的離開,造成整座山幾乎靜寂一片毫無聲響,只有樹林本身的一些聲音,以及倏地飛過的振翅聲。
為了節省體力跟避免爬獸道摔得亂七八糟……好吧,只有我會摔得亂七八糟……于是我們幾個人爬上了飛狼的背上,在魔使者的指點下飛狼先是脫出森林在空中飛了一小段時間,到了靠近山腰時候才降落到地面飛竄。
「漾~~你不覺得好像哪堜ワヰ熄隉H」閑掛在我旁邊的五色雞頭對風景並不太感興趣,不過在飛狼往山中跑了段距離後他就開始提出疑問了。
你腦袋怪怪嗎?
忍住這樣爆口的沖動,我閃過了旁邊刮來的樹枝,「哪堜ョH」
「這條路很像我們上次來走的那條。」
五色雞頭講完之後我馬上仔細注意四周環境……完全看不出來!
等等飛狼是在高速移動吧!而且上次來的時候明明是天黑外加鬼森林,為什麼你可以分辨得出來這堿O上次走過的路?
上次你根本是在人生道路中亂迷路吧!
魔使者拍了拍飛狼,後者稍稍減緩了速度。
很快的我就看見了不遠處出現了當初被我們砸掉的鬼門所在地,地上還有篝火的痕跡,事隔幾日,已經覆上一層枯葉了。
真的是我們來過的地方!
「你的東西在這邊。?」
看著帶路的人,當然後者不會給我任何回答,也不知道是他殘存的記憶本能或者是水火妖魔的交待……或者是什麼我們不知道的原因,總之飛狼就是停在我們上次升篝火的地方不動了。
跳下飛狼,魔使者左右張望了下。
「你在看啥玩意啊?」五色雞頭也跟著跳下去,對著篝火的殘渣踢了兩腳,把剩下的灰屑都給踢平了。
沒有答理五色雞頭的問語,在觀察一會兒地形之後他猛地吹了個響哨,倏來的聲音回蕩在幽暗寂靜的樹林之中特別的刺耳。
在我們還搞不清他動作是在幹啥之前,幾秒後突然周圍就有細小的聲響傳回來。有點像是口哨的聲音,但是又不太像,仔細聽好像是從什麼喉嚨堶捷ルX來。
過沒有多久,四周跟著傳來沙沙的移動聲,全都往我們這邊呈包圍狀靠近。
幾秒後,厚重的枯葉中沖出了幾個黑色的東西,在空中打了滾後穩穩的停在我們面前,仔細一看全都是黑色的小型野獸,腦袋上面有些奇怪的小角,看起來似乎是貂的長長東西直立起身體,大約有五六只左右,高度都在我們膝蓋邊。
看見那些東西,飛狼突然不友善的低吼了起來,我拍了拍它的頸子,以免它真的撲上去咬那些東西。
「這堜~然有妖獸。」一秒就認出那些黑貂是什麼東西,五色雞頭嘖了聲。
蹲在地上和那些黑貂的視線齊平,魔使者開了口用無聲的嘴形像是問了什麼,那些黑貂全都甩甩頭,也不曉得是不是在回應他。
過了半晌,那些黑貂突然轉頭一起往一樣的方向跑了。
魔使者拍了下手,讓我們也跟上黑貂的腳步。
最後,我們被帶領到保險箱起出的地方──四周遭鬼族破壞挖掘的洞在天亮時候看比那天夜晚還多,整個被挖得像是隕石表面一樣坑坑疤疤,看起來有點惡心。
有時候東西果然看不太清楚比較好,如果那天晚上看見的地面這麼恐怖,我搞不好就會站在外圍不想進去了。
看到目標物在這堙A我反而不驚訝了,正確來說有種原來如此的感覺。
最開始蒂絲他們在這奡M找另外一樣東西,遭到攻擊後才把保險箱藏起來……所以離那東西並不太遠。
鬼族在挖掘的是朝下,他們的目標不是山壁中的保險箱,所以地面才會搞成這樣。
同時這樣山妖精說的話就完全對了──『黑色的光,和星星一起掉下來的,有奇怪的力量』。
掉下來的東西才會在地面堙A而蒂絲他們的則是屬于被埋藏起來的東西,只是我們陰錯陽差找錯了。
那幾只黑貂一到地點後就突然在某個坑鑽下去土堙C
看它們小小只的,沒想到在地上打洞打得又狠又快,立刻就不見了。
于是我們現在該做的貌似就叫等待。
***
「本大爺去附近逛逛。」
在黑貂挖了將近半小時還沒有回訊後,第一個待不住的就是五色雞頭:「本大爺去找找有啥好玩的東西。」
這埵酗偵穧n玩的東西?你是想去打獵打回午餐晚餐或點心之類的東西嗎?
「對了,遠望者不是也還在這一帶嗎?」我估計了下,他們應該不會離開太遠,不過從剛剛到現在都沒發現,也不知道會不會再遇見。
「不曉得,本大爺去找看看,雖然現在這堥S啥東西,不過你們兩個小的還是不要給本大爺亂跑。」
基本上現在要亂跑的人好像是你耶。
真的丟下一句本大爺會打野味回來的話之後,五色雞頭非常幹脆的跑掉了。
他跑遠後就剩下我和魔使者大眼瞪小眼,氣氛真的有幾秒叫尷尬。難道我也要學五色雞頭一樣去逛逛嗎──去夢堻},順便看看可不可以遇到學長問他對這件事情的意見。
在打算眯下去時,我突然聽到某種很不自然的聲響。
魔使者一秒就抽出了黑刀。
怪異的聲音不斷傳來,幾乎是從四面八方的包圍著我們,仔細一聽很像是拿著東西敲擊土地,一響一響的數量很多卻也很有規律。
飛狼對著聲音傳來的其中一處露出尖牙。
明明天色還亮,明明我們這邊還都有光,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山林中彌漫著晦暗的顏色,幾乎讓人看不清楚林子堶惘酗偵簹F西。
剛剛五色雞頭離開還沒有這種狀況,可見這是在五色雞頭跑離後才來。
是要避開五色雞頭?還是碰巧?
在不見來者的林中,那些敲擊的聲音越來越大,漸漸的逼近了我們。
慢慢的,我看見了其中一個東西從樹林的陰影中拖著腳步走出來,高度並不高,全身都是毛,手中拿著削尖成矛狀的木頭,用著另一端不斷的敲叩地面,形成那些聲響。
那是一個山妖精。
接著,是更多拖著腳步拿著木矛或短刀的山妖精逐漸從陰暗中顯現出來,面部全都是一樣的僵硬無表情,眼睛死死的瞪著我們,在光與暗的錯落中看起來有種非常不對的詭異感。
「等等,你們不認識我了嗎!」看到他們似乎很不友善,我連忙開口。
山妖精群停下腳步,有大半還淹沒在陰影中,根本不知道數量有多少……奇怪了,他們不是都搬家了嗎?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數量?
難道他們突然想回來烤肉聚餐嗎!
看樣子好像要烤我們比較有可能。
在靜止之後,山妖精群堶惆咱X一個讓我覺得很面熟的山妖精……之前在鬼門前讓我覺得很奇怪的那個。
他也一樣毫無表情,然後慢慢的走到我們面前。
魔使者舉起刀格住他,不讓他靠我們太近。
「你們跟那些人一樣嗎?」陰惻惻的開了口,山妖精的表情整個像是僵固的,緩緩擡頭看著我。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覺得他的眼睛埵n像有奇怪的青色光芒……之前有嗎?
「我們只是回來找一個朋友的物品。」看著非常不對勁的山妖精群,我試著開口。
「你們也是來搶黑色的光嗎!」山妖精的語氣倏地變得更冷,完全不帶溫度。
「黑色的光到底是什麼!」被山妖精這樣一問之後,我立刻就肯定我們當初挖錯東西了,而且更有可能是山妖精的誤導,他們並不想讓我們找到關鍵物。
只是他們沒想到我們會挖到另一樣相同重要的物品,有可能是因為妖師力量介入的緣故吧?
「他們是要來搶走東西的!」
完全不回答我的話,山妖精的聲音一個拔尖,刺耳的劃破了空氣,接著換成了我聽不懂的語言大吼了幾聲,其他的山妖精跟著發出爆吼,聲音數量完全超過我的想像,幾乎充斥了整個山林堙A無法估計數量。
還未反應過來的那瞬間,十幾根木矛就往我們這邊投射過來,完全不留情。
將我往後推開,魔使者在地上畫出了陣法,四周圍繞起一層黑光,那些攻擊木矛撞上黑光後立刻變成粉屑。
「你們也是黑色生物!」在我面前的山妖精整張臉賁起了青筋,可怖地對著我發出淒厲的吼叫,然後握著手上的木矛就往我們這邊劈,不過也沒什麼效用。
整個狀況看起來好像快失控了。
密密麻麻的山妖精不斷從陰影中湧出來,像是螞蟻一樣整群的包圍在陣法外面。
也被搞到很緊張的飛狼不斷朝四周咆哮,焦躁地想要撲上去咬他們,但是因為訓練良好的原因不擅自行動,只是不耐的頻頻低吼。
可能是畏懼黑光陣法,山妖精包圍歸包圍,也只敢用木矛或是短刀攻擊,倒是不敢用身體嘗試破壞。
魔使者將黑刀插在地上,黑光陣慢慢的擴大些範圍,把山妖精逼得退離一些距離,只能氣急敗壞的在外面不斷嘶吼。
不怎樣在意的魔使者又布下了新的塗鴉結界,把聲音大半隔絕在外。
「還要等多久?」
看著外面的山妖精已經開始嘗試拿別的東西攻擊陣法,我有點急的詢問。早一點時間跑出去的五色雞頭不知道有沒有受到攻擊?
魔使者看了我一眼,接著蹲到剛剛黑貂挖的洞旁邊輕輕的用手指敲了幾下。
大約又過了幾分鍾,洞下面才一個騷動,黑色的小頭顱從洞堶授咱X來,左右看著還啾啾的叫了幾聲才整只跳上來。
接著是第二只、第三只……最後一只跟其他的不同,是用屁股先倒著出來,而且還像是卡住一樣往上拔了好幾次,上半身就是出不來。
另外的其他同伴連忙又在四周刨著土,把洞挖大一點。
最後那只黑貂拔出頭之後,我看見它咬著一個黑色的東西,然後交到魔使者的手上。
在陣法外的山妖精一看見那玩意之後突然群起暴動了,吼叫聲像是海浪一樣整片的壓了過來,甚至有幾個已經不管黑光陣,整個朝陣法沖撞上去。
轟的一聲巨響,撞上陣法的山妖精被遠遠地的彈飛出去,摔在旁邊看起來不像死掉而是重傷,呻吟的聲音被吼叫給掩蓋。
拍去上面一層凝結的灰土,黑色結晶物體的光就透了出來。
那是一種難以形容的光芒顏色,讓人一眼就印象深刻。
我差點就叫出來,這東西不就是之前白川主叫我幫他找的石頭碎片嗎!而且還滿大一塊的,有魔使者三分之一手掌大,整個是不規則斷面形狀,不斷發著那種特異的光。
原來搞到最後,他們搶的是白川主要得東西?
這東西就是打開保險箱堶惆漯捧N的謎底?
某種很想笑的感覺蔓延出來。有時候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樣,通常最後找到的解答就是可笑到讓人覺得驚訝。
魔使者把這塊石頭放到我的手上。
黑貂完成任務之後全都爬到魔使者的身上,後者重新把地上的黑刀拔起來。我不確定他是不是有記得之前不要亂殺東西的話語還是看到我跟山妖精講話覺得我們認識,所以一直沒對山妖精下手。
然後他指指上面。
我立刻了解他要我們從上面逃走,所以連忙一起跳上飛狼,驅使飛狼振動了翅膀慢慢的飄浮起來。
黑光陣法狠狠的震動了下,外面開始有了術法型攻擊,看起來是山妖精部族的術師或巫師之類的出現了。
在飛狼完全升到最高點時候,不是用來殺人的第一層黑光整個被撞碎開來。
從高點往下看,我整個毛了起來,那些山妖精的數量不知道為什麼還在增加,簡直可以說是傾巢而出了,看見我們在上面之後也對著上方叫著、投擲武器,還發動了法術攻擊,不過幾乎都被魔使者給擋下來,無法造成傷害。
『那個奇怪的大爺在東邊的方向。』
我愣了一下,回過神才發現是魔使者身上的其中一只黑貂在說話:『那邊有落單的樹人跟遠望者,比較安全一些。』
「……等等,妖獸貂會講話?」不過想回來,連色馬都會講話了我還有什麼好驚訝的?
『我們是水火妖魔大人的派遣手下,分布在各地,平常都是擬態的可以變成各種樣子。』說著,那只黑貂抖了抖身體,突然就扭曲成幾只奇怪的六眼帶翼黑蜥蜴,『我們是黑火系妖獸。』
「你們住在這邊?」
黑蜥蜴對我點點頭。
我呼了口氣,看來多洛索巨山堶悸漯F西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少。
「你們知道山妖精是什麼狀況嗎?」看著那只黑蜥蜴,我試探性的問了問。
『知道,水妖魔大人要我們協助你們。你知道為什麼我們這種妖獸怎麼能在這邊存活嗎……就因為這片土地上已經有無數邪惡,滋養我們讓我們繼續存活。』
「所以你們也知道蒂絲的旅團是死于這邊嗎?」既然他們住在這堻o麼久,那麼很有可能會看見事發經過。
『這沒有看見,畢竟我們也只是這幾只而已,也不一定常常待在同個地方,你說那個女的妖精,在我們看到時已經被水火妖魔大人們帶走了,屍體後來被一支妖精隊伍處理掉了。』
黑蜥蜴形容了一下隊伍的樣子,就跟契堥城的衛兵一樣,看來這方面艾堮成癡S有騙我們。
「山妖精變成這樣子已經多久了?」我覺得有點疑惑,上次除了那些奇怪的地方,山妖精其實日常看起來沒什麼問題。
『從那個黑色的石頭掉下來以後。』黑蜥蜴頂了頂我的手,『已經有好幾十年了,不過很少發生過,平日看起來沒有問題,鬼族出現時候也沒有怎樣,像是偶發性的。』
所以是這種石頭的影響嗎?
看著手埵熂A漂亮的黑石,我覺得這好像不是那麼邪惡的東西,不然白川主也不會將這種東西當作寶物一樣看待了。
不曉得為什麼,我突然想起了學長告訴我的話,不要太相信這些妖精。
現在的話好像就是應證他當初所講的話。
很快的,飛狼就已經擺脫那些群聚的山妖精進入了巨山另外一個區域,這是在山體的另外一面。
大老遠的我們就能看見有股小小的煙在那邊升起,接著就是之前看過的營地縮小版出現在山林當中,而四周則有幾棵和樹林完全不同巨大樹體佇立在小營地的邊緣,不知道是警戒還是在休息。
接著,我就看見那頭彩色繽紛的腦袋在入口處對我們招手了。
***
「漾~~你們有碰到山妖精嗎?」
飛狼停穩後,五色雞頭沖口就這樣發問,陸續有幾個遠望者從營地走出來,其中一兩個身上都帶著傷,不過沒有很重,約略都是擦割傷之類的。
「你碰到了嗎?」
難道剛剛山妖精突然反常是因為五色雞頭怎麼樣嗎!
五色雞頭搖搖腦袋,「沒,不過本大爺也沒遇到雷拉特那家夥,聽這幾只說好像是那些毛妖精突然襲擊他們,所以他們撤退時候沖散了,這堨u有幾個人。」
「他們也被山妖精襲擊了?」奇怪,山妖精不是最怕遠望者嗎?
「重點說就是碰到陷阱,他們整頓到一半時候被毛妖精的陷阱攻擊,也不知道那些家夥是啥時候又跑回來的,所以有幾個人去樹人部族確定了。」五色雞頭有點興奮地擦著手指,「意思就是說本大爺隨時可以開火了!果然革命就是需要熊熊烈火。小的們!快點擦亮你們的武器去攻陷對方的堡壘,讓我們創一個新時代!」
你是想建立靈光時代嗎你!
懶得跟五色雞頭做不切實際的妄想,我轉過去看那幾個遠望者:「中文可以溝通嗎?」
要是不行我也只好叫五色雞頭幫我翻譯,但是我覺得這家夥肯定會翻得文不對題還外加百分之九十的私人意見!
一個比我高壯一倍的女性遠望者走出來,「稍微的、可以些。」
「你們跟樹人被攻擊的死傷嚴重嗎?」雖然我一直沒有看到會動的樹人,但是隱約知道旁邊那幾棵突兀的大樹應該就是。
可惡我還真有點想看,之前在看電影時候就很希望可以看到真的樹人,結果沒想到入學之後真的看見了!
不對……如果照這種循環來看,難道我小時候夢想去看月球太空人也會真的實現嗎?
要死了!我現在完全不想實現啊,身在這種詭異的世界,那種實現法搞不好不是常人可以理解、像外太空漫步那麼浪漫。肯定是誰誰誰出任務到那堨h,或者是我又被誰種到那堙A還有可能是我們學校神經病又發作,啥啥課程把我們丟到月球上去做野外求生……
我現在堅決反對要去看月球!
快點從我的記憶堶惟棱憫a……這個千萬不要實現,我在有生之年雖然不求不變火星人,但是我還是想要好好的度過余生啊!
拜托請讓我剩余的人生可以好好活完,這就是我現在最大的願望了。
當然不會曉得我現在內心正在掙紮什麼的遠望者搖搖頭,回答了正題:「不嚴重,遠望者、樹人,不畏懼襲擊,沒有死亡。」
看來他們應該也都只有輕傷而已。
估計山妖精雖然有人海戰術,攻擊上還是沒有那麼強。
「長話短說,因為我們剛剛取走了黑色的物品,山妖精現在應該已經殺過來這邊了,如果可以的話你們就快點全部撤出這座山,然後通知公會這堛漯洩p。」我覺得山妖精看到我們拿走黑石肯定會全面爆發,幹出啥事都不曉得。
當初如果真的是他們毀滅蒂絲的旅團,那麼這些人在這邊就會很危險。
我發現自從出來之後我越來越會這種事務了,不知道是因為自覺跟五色雞頭要自立自強,還是因為跟在學長他們身邊久了,多少也耳濡目染了一些。
說話的同時,四周的山林也開始有點黑暗了,不過顏色很淡,並沒有剛剛我們遇到的那麼黑暗,不過色澤也開始逐漸轉深了。
我在想,這會不會就是山妖精的力量?
從山堶惆咱X來的妖精,應該多少具備了控制山林的一些什麼東西,就像哈維恩他們是從黑夜中出來的妖精,溶于夜之中。
一樣注意到變化的遠望者顯然比我知道的更多,點過頭後已經有些人回到營地要准備拔營了。
『我們的根據點是這堙A就不跟幾位大爺一起離開了。』一直伏在魔使者身上的黑蜥蜴突然開口說話:『請幫我們對水火妖魔大人致上永遠的崇敬。』
說完,黑蜥蜴在魔使者點頭之後就下了他身上,又變回剛剛的黑貂鑽入地面,很快就消失不見。
「那現在呢?屠滅追來的山妖精嗎?本大爺可以以一敵千,殺他們個絕種滅跡,萬事千秋!」從頭到尾除了想攻頂之外就是想屠村的五色雞頭露出一個終于可以好好幹一架發揮發揮的表情。
不過這個表情兩秒後就被我很爽的戳掉了,「我們現在立刻折回契堥城,找到的東西要快點去看看跟保險箱的關聯……你不是想要快點知道六羅的事情嗎!」堵掉了五色雞頭想要說的抗議語句,我搬出他絕對不可能不顧的六羅,「去打山妖精只會浪費時間在這堙A你真的要嗎?」
當然不要的五色雞頭語氣一轉:「那我們馬上出帆吧!還拖啥啊!」說著,他還真身體力行率先跳上去飛狼身上,整個就變成我們在磨蹭時間。
女性的遠望者按住我的肩膀:「安全,小心。」
「嗯,我們會很注意的。」謝過了遠望者之後,我也跟著跳上飛狼。
在我們正式起飛之前,那種用木矛敲擊著地面的聲音又開始遠遠的響起,夾帶著山妖精們低低的吼叫聲,就像有無數的野獸開始包圍住這邊。
魔使者揮出去一刀,塗鴉的陣法座落在遠望者的周圍土地上,一點淡銀色的光彩將他們隔離開來,很快的那批遠望者和樹木就慢慢的淡化蹤影,直到最終完全看不見。
我不曉得魔使者是把他們送走還是只用了單純的消失術法保護他們。飛狼一個劇烈的竄高,一下子整片樹林就離我們腳下很大一段距離了。
多洛索巨山在震動。
原本居于此的山妖精不斷在上面敲擊著、踏動著,巨大的山脈不斷發出像是痛苦般的低吟,嗚嗚的響著回蕩在雲際之間。
幾只白鳥飛過,擦過我們周圍,然後往更遠的地方前去。
山鳴還在持續著。
那時我看見了,環繞在多洛索巨山周圍的氣流不是白色,也不是其他顏色,而是一層一層逐漸加濃的黑色。
這個黑,或許在不久後即將再度吸引鬼族前來。
握著手中帶有暖意的黑色石頭,我只感覺到一種悲哀。
在飛狼即將脫離山區之前,某個影子倏地朝我們方向急射而來,夾著墨綠色的輔助術法,快到讓我們三個人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的地步。
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情之前,我只感覺到肩膀一陣劇痛,從手堬皜赤漸衈Y被魔使者穩穩的接住,然後是五色雞頭的叫喊聲。
痛楚之後,是火焰般的燒灼,好像連血液跟骨頭都要被燒成灰燼一樣的強烈痛苦。痛到連叫都叫不出來,一張開嘴巴就只有感覺到好像有什麼東西流出來,滴在飛狼的背上全都是黑色的液體。
腦袋很暈,眼睛看見的東西都分裂成幾十個。
粗糙暴力的穿透感貫過我的背脊,插碎了骨頭從皮肉堶惇藆X來,跟著似乎還釘在魔使者的身側。
下意識的摸了摸臉,一張手,模糊的視線所看見的全部都是黑色,濃濃的黑色血液不斷從我的身體堶惚_出來,不管是肩膀、嘴巴或是眼睛、鼻子,摸到的全部都是深黑的顏色。
但是那時候我理解不了那是什麼的水。
很快的,感覺突然就輕松下來。
我想,我大概失去意識了。
墮入黑暗後,深綠色的草原接住我重重摔下來的身體。
然後,就聽不見五色雞頭的喊聲了。
《待續》

上篇:第九話  深埋的秘密    下篇:第六集  開啟的封印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