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二話 合作者們 
  
第二話 合作者們

第二話 合作者們

我們很快就知道越見所謂保留力量是怎麼回事了。

飛狼一開始沖之後沒多久,那種黑黑的飛行物又突然追了上來,而且數量超級多的,黑壓壓的很像大群蝗蟲過境。

「沒力了。」越見直接趴在我旁邊,「其它就交給你們了。」

「給本大爺滾起來啊!」五色雞頭指著想偷懶的醫療班大叫。

「你以為我是戰鬥型的嗎!醫療班哪來那麼多戰鬥型,前面那幾次就盡力了啦。」根本不想起來的越見朝著對方比了記中指,「不是每個治療士都像九瀾跟提爾那樣子好嗎,請記得我們是後備人員。」

原來醫療班還有分喔。

我還以為會因為要追捕逃脫的各種袍級,醫療班個個都已經練就一身絕世功夫了。不過其實剛剛露了那手後,也不能說越見弱,跟九瀾比起來他算是一般強,但是跟我比起來已經算是很強了。

「凱堙A可以把那些東西再趕走一次嗎?」看著旁邊警戒的魔使者,我突然有點奇怪,難道因為我暫時掛掉所以他才沒有自己行動?

這也太危險了點吧!

聽到我的話,魔使者突然消失在飛狼的背上,接著樹林那邊傳來一陣巨大的騷動,黑色的東西的確開始減少,也和我們拉開了距離。

「那個半死人到底是啥東西啊?」有點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越見坐起身,「其實你差點死掉時候他用了醫療陣法,但是某些特定的毒素必須配合藥物才能做治療……為什麼一個半死人會懂醫療班的陣法?」

我想大概是因為九瀾的關系,可能有教過還怎樣之類的所以他有記憶殘留,不過似乎不能直接告訴越見。

隱隱約約的,覺得越少人知道越好。

「呃、那是跟人家借來的護衛,所以我也不知到底細。」其實我也沒說謊,我的確是跟六羅不熟,頂多說過話跟知道他是九瀾和五色雞頭的兄弟而已。

「是這樣喔?有時間的話真想借來研究看看,不過我頂多只能跟你們到城鎮了,月見的藥物得快點送回去,不然死掉就又要重找了。」拍拍腰包,似乎真的對魔使者很有興趣的越見露出可惜的表情。

……他哥的藥物?

「是要用在夏碎學長身上的?」我記得月見不就是夏碎學長現在的治療士嗎?

「是啊,稀有的藥物因為天天治療被月見用完了,采集部隊又還沒回來,所以得先自己出門找一點擋一下,否則斷藥就糟糕了。」邊說著,越見從自己的腰包裡面拖出一個人型的東西。

我看著那坨東西,沈默了。

如果看到木乃伊版的曼陀羅,我相信任何人都會跟我一樣沈默的,尤其還是串聯版的木乃伊曼陀羅,一只下面還有一只,就這樣一直連進腰包裡面。

那個腰包是異次元空間嗎!

「不這樣包著,會一直尖叫跟咬人,藥效迅速流失掉。」把那串東西塞回包包裡,越見還一臉無事的拉好拉鍊。

曼陀羅不會咬人吧!

「……這是外用還是內服?」看著他的腰包,我有點驚恐。

「吃的,藥效很好。」

我打賭千冬歲應該不知道他哥藥裡面有這一味,不然早就唉唉叫了。

「就是在挖這個東西才差點被踩到,幸好這玩意在睡覺不用像平常一樣搏鬥才能拔,否則沒防備就被踩那一下不死也重傷。」發出很有點慶幸的話語,越見給了我一種以後路上絕對不要隨便亂挖東西的決定。

「本大爺哪知道路上會有人在挖土。」嘖了聲,五色雞頭一邊觀察周遭還不忘回頂。

「走路要看路啊!」把他嘖回去,根本沒把殺手放在眼裡的醫療班冷哼了聲,「不過你們到底是在做什麼任務,為什麼會搞到被狂追還重傷?你們不是跟著黑袍紫袍一起行動的嗎?」

「就……」

把之後遇到的事情稍微簡單的告訴越見,包括山妖精跟蒂絲的事、其中當然有刪掉魔使者的部份,一邊講我才一邊想起來,被射昏之前我不是還抓著那塊黑色石頭嗎?

印象中最後好像被魔使者拿去了,這樣應該不會有問題,總比被五色雞頭拿去的好。

聽著我的簡述,越見搔搔臉,「這樣的確是很大的事件,依照等級劃分是在黑袍任務範圍,照理來說應該要等到公會前來交涉接手才對,你們這樣亂搞會短命喔,沒資源跟輔助的狀況下很危險。」

「呃,不過受人所托所以……」我也知道會短命,出發之後我就拿命去親身體驗過了。

不過總比知道不做的好吧?

而且,我完全不想看六羅就這樣把自己放棄在那邊,實在是太讓人不舒服了。

還有他跟烏鷲的關系我也無法丟著不理,到底他們是同一人還是不同人。其實私心我是覺得不同,怎樣想六羅都跟烏鷲那種任性態度畫不上等號,但是如果不同,烏鷲又為什麼會六羅的東西……還自稱是六羅咧?

真是頭痛。

偏著頭想了半晌,越見才開口說:「這樣吧,到城裡後我先找到醫療班分部把東西送回去和報備,城裡這段時間我可以暫時當作你們的後備人員、而且你也需要我幫你做暫時的治療和調整,不過出城之後就得說再見了,畢竟我也無法丟著醫療班的工作不弄……會有很多袍級餓死的。」

……你後面那句會餓死是怎樣?

你到底關了幾個袍級!

看著越見的臉,我實在是不敢問出口。

還是不要問好了,避免我聽完以後會不敢踏進醫療班。

「喔,回來了。」五色雞頭讓出位置,魔使者瞬間出現在飛狼身上。

風中有點嗚嗚的聲音,很像是山妖精們不甘願的喊聲,就這樣被拋到大後方了。

然後,我們看見契堥城的旗幟出現在遙遠的那端。

***

「你們竟然擅自前往山妖精之處。」

在回到城裡後,越見一離開後我們馬上被城主的衛士團團包圍,接著被拱進了城主的住所大廳,速度快到幾乎是眨眼完成。

一看見我們,艾堮托D常直接的就臭臉給我們看,「如果發生意外怎麼辦?」

已經發生過了。

「哈,本大爺行走江湖來去一陣風,管他啥鬼意外都奈何不了本大爺。」五色雞頭手扠著腰,很囂張的回答以上的話。

基本上奈何到的都是我啊!是我啊!

給我轉頭回來看看,我好像是跟著你去然後都衰到我這個路人啊!

「太莽撞了。」頻頻搖頭,對於我們放他鳥感到非常不苟同的艾堮汐y上有露骨的不滿,「真是的,原本我集結了精銳部隊要一同前往,沒想到你們卻徑自沖入。」

我大概可以知道當天畫面,肯定是整個備戰好後,一天亮城主就氣勢高昂的跑去旅館找五色雞頭,接著就被告知他被放鳥,背景肯定都是黑氣跟冷風了。

不過就山妖精那邊發生的事情,我覺得還好我們有放他鴿子,不然這下子肯定會死傷慘重,對兩方任何一邊都是。

「反正東西拿到了你是還要囉囉嗦嗦啥鬼,本大爺跟本大爺的僕人綽綽有餘,不用等你那啥慢吞吞的精銳,等到來人都變骨灰了,老子沒時間跟你風花雪月兼泡茶。」揮揮手,五色雞頭一臉嫌惡對方的托拉速度。

「你們找到蒂絲他們要找的東西了?」自動刪除五色雞頭很沖的話語,艾堮有s忙站起身。

「嗯……」看了眼站在側邊拉低鬥篷帽子的魔使者,我心中一整個複雜到不行。

為什麼他們在找的東西會是白川主要的東西?

那一大塊石頭我是絕對不會認錯的,這種色澤只要看過就根本不會忘記,那是屬於他們的東西,怎麼會跟這件事有牽扯?

「那是怎樣的東西?」艾堮次葥搧菕C

猶豫了下,我看五色雞頭也沒有跟對方談話的打算,只好自己朝魔使者伸手,後者果然拿出了黑石,不過卻沒有交給我。

也是,說不定他拿著還比較安全。

「這個……」眯起眼睛,契堥城城主立刻走到魔使者面前,原本想直接取過來,不過魔使者避開了,只願意讓他這樣站著觀看,「難道這是力量的石頭嗎?」

「力量的石頭?」我是不曉得這是什麼東西。

「根據我所知,這種東西似乎有什麼無法探測的力量,有人嘗試過以這種石頭重塑封印或再度復甦鑰匙……難道蒂絲他們手上有封印子石的殘骸,想將子石和這塊石頭再度毀掉嗎?」環著手,艾堮汗K起眉。

「那簡單啊,看本大爺砸爛他!」五色雞頭一秒就甩出獸爪。

「不行!」我連忙阻止他,這個砸下去白川主肯定會跟我們沒完沒了。

「這不能破壞,我們可以想其它方式防止,但是這石頭相當珍貴,除非沒辦法,否則絕對不能毀壞它。」一樣強烈阻止的艾堮收あ亶ˇ蚳嚃]使者前面。

「嘖,你們真的很囉嗦耶!」瞪了我一眼,五色雞頭把爪子收回去。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艾堮忖韺睋棫菻獢A難道這塊石頭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嗎……看來白川主出現時候我最好要問看看。

「不過你說子石……子石不是都被破壞掉了嗎?」我沒記錯的話,安地爾也搞了個複製品,那就算有這塊也不一定能用吧。

艾堮汝菑F口氣,「或許並未破壞完全、或許是殘骸重新被拾起,總之在歷史上的確有人試圖這樣做過,我想蒂絲等人已經掌握了相關的物品。」

相關物品……

那塊千冬歲拿走的東西?

不過不是說一點特殊的地方都沒有嗎,看起來也不像是那麼危險的東西。難道我們還有什麼沒有挖到的嗎?

一想起又要回山妖精的居住地,我就一陣哆嗦。

「既然已經找到了,再來就應該輪到我們接手了吧。」

不是我的聲音也不是五色雞頭,更別說是魔使者。我猛一轉頭,看到夜妖精賴恩從大廳的另端走出來,艾堮成癡S有吃驚的表情,顯然是早就知道他在這裡、或者就是他讓他進來這裡。

「又是你!」立刻就認出對方的五色雞頭指著對方,「今天我們兩個只有一個可以踏出這扇大門!本大爺決不容許你個炭火看到第二天的太陽!」

回過神,我才發現其實我們已經被包圍了,幾乎房間裡的陰暗處都出現了夜妖精,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埋伏在這裡。

魔使者一秒抽出刀,將黑石塞進自己衣服。

「等等,我們沒打算現在開戰。」伸出一手阻止我們,吃過魔使者大虧的賴恩自然知道對方發飆自己也討不到好處。

「管你廢話,本大爺就是要你拿命來抵!」看見殺凶仇人分外火光的五色雞頭全身熊熊怒火,一整個殺氣騰騰、完全沒得談判的餘地,「敢動我羅耶伊亞家族的人,就要有死的準備。」

深深的看了一眼五色雞頭,賴恩突然冷笑了聲:「原來如此,那家夥是你們家族的直系者吧,但是搞清楚狀況,先來動手的人可是他,雖然他收手,但是我也不會放過想刺殺的家夥。殺手家族應該本身就具備了失敗的死亡覺悟。」

「卑鄙小人你還有臉說!六羅根本沒殺死你的打算,有沒有殺意這點你要是分不清楚,就不要出來道上混!」指著霜丘夜妖精,越講越火大的五色雞頭直接就沖上去,瞬間出現在賴恩面前,「本大爺才不想跟你廢話!」

「請住手!」

艾堮扛漯止晚了一步,五色雞頭的獸爪揮過去後拍爛了下方的茶幾,接著瞬間轉過身抓住了避開的賴恩領子,一拳就把人揍到了旁邊的牆上。

四周的夜妖精馬上騷動起來,帶著不善的表情往五色雞頭的方向沖過去,但還未跨出太多步就被魔使者攔下來,整個大廳頓時間陷入了一觸即發的緊繃狀態。

摔在地上的賴恩吐掉了黑色血液,冷眼緩慢的站起身,「羅耶伊亞家的殺手,決定再來人死一次嗎?」

「賴恩,請等等。」抓住了夜妖精要拔出武器的手,艾堮扛蔣等d在他們兩個中間、那個我打死都不想過去的位置,「請兩位先看看自己在哪邊,這是契堥城,並非你們可以任意動武決鬥之地!」

在艾堮朴o話同時,大廳中也出現了幾個他的護衛,直接止住了五色雞頭和其它的夜妖精、魔使者。

「就算在城裡,夜妖精要動手殺死一個獸王族並不是什麼難事。」眯起眼睛,並不怎樣友善的賴恩冷冷這樣告訴了眼前的城主,然後將拉開一半的武器推回鞘裡,甩開了艾堮扛漱漶A「艾堮托陞D,最好能說服我們為什麼必須得合作,霜丘的兄弟們就在城外圍,隨時能夠踏平你的城市。」

「本大爺才不屑跟這些炭東西合作!」呸了聲,同樣鄙視對方的五色雞頭惡狠狠的瞪著仇人,「就算在城主的大廳,本大爺的家族要殺光你們就跟殺螞蟻一樣!」

「好了,請兩位住口吧。」推著夜妖精讓他後退一段距離,艾堮早奐s做了個深呼吸,恢復到原本的面無表情,「相關的人員都到齊了,我想大家有必要在此先將所有的事情解釋清楚,否則接下來進入湖之鎮深處,就不是這麼容易了。」

我看著艾堮式A又看了看賴恩,從他們剛剛的動作我突然有種感覺。

「……城主你其實跟賴恩很熟吧?」我看見他愣了一下,知道自己猜對了。因為熟所以他才會讓夜妖精在這邊等我們,才會不怕那種高個頭的賴恩頻頻要他住手,通常不太熟悉的應該不至於做到幾次觸碰。

就是因為他們很熟,城主才會追著我們進入沈默森林、追著學長到妖魔地,因為他跟賴恩交換了情報,對沈默森林的事情很了解。

所以他才知道,在六羅之後沒有人繼續暗殺賴恩。

***

「你們這些家夥都是一夥的!」

五色雞頭這次真的抓狂了。

上前一步抓住五色雞頭避免他下秒就開始屠城,我咳了一聲,說實話整個人都還有點虛脫,實在是很不想在應付這票人了。雖然知道艾堮忖ㄛO真的想要對付我們,但是感覺總是很差,「我們應該沒必要跟你們一起去湖之鎮,目標不一樣。」

隱隱約約的,有種想法,雖然艾堮忖妨e百般不願意拉我們下水,但是我們被拖下去應該也是他們計劃之一吧。

很有可能是在來到這個城市遇到他們之後就被算下去了。

「請聽我說……」艾堮有o次好像真的有點緊張了,頻頻和旁邊的夜妖精交換視線。

「沒啥好說了,本大爺才不屑跟你們這種江湖上的敗類一道!」整個被惹毛的五色雞頭一把抓住我的手臂直接往門口方向拖。

黑色的影子瞬間就閃出在我們面前,最靠近的夜妖精一刀斜過來,乒的聲撞上了魔使者的黑刀。

「要走可以,把黑石跟子鑰匙留下來!」賴恩沈著臉,用我們聽不懂的語言向旁邊的夜妖精說了幾句話,很快的那些夜妖精就無視城主的阻止將我們團團包圍。

我被五色雞頭粗魯的動作拖到頭暈眼花,腦袋像是石頭一樣超重,腳步整個漂浮的踏地很不穩,隱約就看到魔使者撲了上去,不用幾秒之後那些夜妖精全都趴在地上、沒有生命危險,只是手腳被打斷無法行動。

忌憚著魔使者,賴恩雖然試圖想上前,不過都被逼退了,連保護城主的護衛也都在出現之後被打掛在牆壁上,完全拿魔使者沒有辦法。

雖然說水妖魔對我很有成見,不過她借來的人是真的很厲害,完全保護我們的安全……說不定這種狀況都在她掌握中。

腦暈亂想同時,五色雞頭已經把大廳的門整個踹飛,發出轟隆巨響,嚇得外面的衛兵全都沖出來包圍,就以為又是刺客之類的東西。

「等等,讓他們離開。」在大廳裡的艾堮收藒M制止了衛兵的動作,「不要刁難他們,讓開路吧。」

他的聲音夾帶著隱約的歎息,揮揮手,周圍的衛兵都退開了。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聲音之後,魔使者轉過頭,在鬥蓬下的金色眼睛深深的盯著艾堮戎b晌才跟著我們腳步走出大廳。

轉身之後走沒多遠就聽到賴恩不滿的聲音,似乎在跟艾堮扛壯n,不過因為我被夾著走外加精神不濟,所以聽的不是很清楚。

有了城主命令外加魔使者始終握著武器,真的完全沒人來攔我們,很順利的就讓我們離開了城主的住所、回到大街。

「嘖,這些渾蛋。」回頭看了一眼城主住處,五色雞頭罵了句。

按著發痛的頭,其實我真的很不舒服了,山妖精的殘毒大概還在作怪,身體從本來麻麻變成開始劇痛,連腳都軟了。

「漾∼不要在這裡睡覺。」注意到我的異狀,拖著我的人發出了讓我想往他臉上揍的話。

抓住我跟五色雞頭,站在我們後面的魔使者腳下突然出現了移動陣法。

「你要去哪裡啊,本大爺正要回分部……」

抗議話還沒說完,我們四周馬上刮起黑色的漩渦將空間扭曲,最後我好像還有看到一些追出來的夜妖精措手不及的樣子,很快就被掩蓋掉。

接著腳下突然一整個騰空,這次換我們來不及反應,突然就往下摔、撞在下面不知道什麼硬硬的東西上,發出了轟然巨響。

我被摔的暈頭轉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五色雞頭直接跳起來沖著還飄在空中的魔使者破口大罵。

四周莫名有點安靜。

半晌之後,我從木頭碎片中回過神……原來我們摔爛了一張木桌子,接著看到的是很多眼睛,好幾張陌生面孔全都用一種不知道是訝異還是好笑的表情在打量我們這幾個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

最可怕的是,這些人全都穿著袍級的衣服,黑色、紅色、藍色、白色和紫色,幾乎五色俱全。

「褚同學……」

我回過頭,看到站在某個陌生藍袍旁邊的越見無力垂下肩膀,接著我終於知道魔使者把我們丟到哪裡了。

契堥城的公會分部。

***

「下次不要再用這種方式進來公會。」

站在床邊,借了個臨時房間的越見一邊磨著手上的藥草,一邊義正言辭的對我說:「這次運氣好,通常帶有惡意空間跳躍的入侵者都會被反彈,輕微的頂多被卡在牆壁裡等人拔,嚴重的都不知道被丟到哪裡去了。」

我也不想用這種方法進公會啊!

你應該去對旁邊那個好像啥都沒做還在窗戶邊欣賞風景的魔使者講!這根本不是我能作主的事情吧,誰在順手帶走時有問過我的人身自由跟意願啊。

踩在稍微會發出一點木頭聲響的地板上,越見將磨好的藥草跟拿來的精靈飲料混在一起,讓我慢慢喝下去。

喝完他的特調藥水人就輕鬆很多,躺在床上又開始有點昏昏欲睡的感覺。

「幸好公會這邊可以借到這些東西,我已經請醫療班幫我多弄點來,這樣你很快就可以治療好了。」整理著空碗,越見邊做邊碎碎念著:「給我乖乖休息到我說可以的時候,最好不要學那些黑袍一天到晚逃走,別逼我使用最終手段。」

……你那個不是通常手段嗎?

我還以為你關人是常態性的!原來那是最終手段嗎?

難道手段還有分層次?

實在是不想也不敢去問這個問題,我乾脆翻了一下身,決定還是先入睡比較安全。

剛剛被扔進來之後,那些袍級像是在看什麼新鮮有趣的事情一般,每個人都露出一種在看好戲的表情,這讓我想起來以前在商店街也都經常有這種情況。

難道這個世界的人遇到事情不是逃命、是喜好圍觀嗎!

總之,越見連忙擔保我們是認識的人,加上好像也有些人認識我跟學長,就這樣安全過關了。

我被醫療班安置在房間之後,五色雞頭就跑回去我們剛剛摔下的吧台大廳去吃飯了,完全把我丟在這裡,是標準的見食忘友。

站在窗邊的魔使者不知道是在保護還是在發呆,臉都朝向外面,完全不管我們。

據說這個公會據點就是公會本身差不多,也提供袍級們接工作、休息吃飯和辦理事務,只是縮小版而已,在各地的城鎮或是奇怪的地點都會有公會分部,相當便利。

另外通常設有據點的城鎮又會在公會的保護下,可以獲得比較多資訊和交換資源,越見又突然開口。

這次把我嚇了一跳,他怎麼會知道城主跟夜妖精的事情?

像是知道我的疑惑,越見挑起眉,「剛剛來的時候,公會分部的情報班說的,最近夜妖精一直在城主那邊出入,他們認為可能有什麼交流、稍微注意了一下,畢竟近期中霜丘夜妖精的名聲並不好。」頓了下,治療士皺起眉,「如果要帶傷去應付那些傢夥,身為醫療班立場,我覺得還是先把你們關一關比較好。」

不要隨便就決定要關人啊!

「應該暫時不會來往,有拒絕了。」勉強打起精神,我很怕越見等等想不開就把房間加上十二道鎖之類的,所以還是先跟他講清楚。

「雖然不是我的任務,不過我還是多嘴講幾句話。」看了我半晌,越見拉了椅子在床邊大刺刺的坐下來,「根據我們的判斷,雖然霜丘有問題,但是並不到大舉討伐的地步。這是世界的變遷中、不管何時何地都有可能出現的狀況,就如同最平靜的時刻,公會仍然需要出兵協助城市對抗戰爭一樣。」

「世界會一直改變,只要有生物的地方就會造成變遷與影響,霜丘就是其中之一。也或許在他們眼中看起來,比較像敵人的會是我們這方吧。只是這還是不能當作他們襲擊各界的藉口,你要特別注意他們這些人,在各種不同種族當中,發生利益衝突時,所有的人都會以自己種族作為優先考慮。想想,為什麼山妖精會讓你受傷。」

我大概瞭解越見的話。

說真的,凡斯他們也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所以我可以懂。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原因、看不過去的東西、想要到手的利益,所以成就了戰爭。不管在這邊、還是在我原本的世界都是一樣、幾乎都是一樣的。

就算凡斯他們已經死去,重複的情景依舊。

越見歎了口氣。

「身為治療士,我真討厭這種時刻。」

上篇:第一話  返回    下篇:第三話  黑石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