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二話  世界的敵對者 
  
第二話  世界的敵對者

第二話 世界的敵對者

“為什麼一定要逼我呢?”

烏鷲站在那邊,陰影慢慢的卷在他身上,再度散開時候他的形體已經變了。

最開始時候我看到的是個小孩的樣子,現在像是成長抽長,變成十五六歲的樣子,而且他的臉左看右看好像哪邊有點眼熟……

“漾∼跟你很像耶。”五色雞頭摩拳擦掌一巴就想打過去。

不要看到我的臉就想打!

莫名奇妙變成我樣子的烏鷲站在黑影上面,硬生生就是比我們還要高不少,從上往下俯瞰,“從很久很久以前,你們要的就是被稱為寶藏的黑暗力量,從戰爭、從爭奪、從殺戮開始,白色的力量與之抗衡,導讀的種族無法再度理解我的語言,然後你們又開始要爭奪這些被封印的力量嗎?”

他的語氣一下子變得很成熟,跟之前我遇到的完全不一樣,我想應該是差不多記憶全都恢複的關系。

但是幹什麼要變成我的樣子啊!

我又沒有比較帥,要選選別人啊你!

“喔,這個倒是沒有興趣,你還是乖乖的回去睡覺吧,公會的黑袍封印師已經開始往這邊集中了。”靠在神像旁邊,黑色仙人掌涼涼的說著:“你自已主動點,不要讓我麻煩,封印母石有我們要的東西。”

我偷偷瞄了黑色仙人掌一眼。

頂替母石其中之一的是六羅,如果烏鷲肯甘願回去,說不定很多事情都可以順利解決。

似乎有點忌憚剛剛黑色仙人掌毀滅性武器的強大力量,烏鷲冰冷的看著他:“現在我的力量不到完全的十分之一,沖破母石封印是遲早的事情,到時候、你們認為還能威脅我嗎?”

不到十分之一嗎?

我皺起眉,想到剛剛那些被毀掉的屍體。

被丟棄在這邊的夜妖精、山妖精,可能還有考古隊和很多艾堮扛瑤癟L,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沒了,而這些都還不到他的力量一成嗎?

向前走了一步,魔使者突然擋在我面前。

“漾∼你幹什麼?”五色雞頭疑惑的看著我。

“沒事,我跟他講幾句話。”把飛狼交給魔使者,我慢慢的往前走,那張外面跟我一樣堶惜ㄓ@樣的臉也直視我的動作,幸好沒有出手攻擊,就這樣讓我走到大概一半的中間,“下來。”

烏鷲呆呆的在上面看著我,好像沒想到會聽到這兩個字。

“下來講話。”很認真的重複了我剛剛的話,我順便指著前面的空地,“要不要隨便你,如果不下來,以後也不用來了。”

愣了半晌,烏鷲看了看後面的五色雞頭等人,然後咬著嘴唇一臉不甘不願的、真的下來了,然後慢慢的走到我面前,黑暗直接在我們兩個周圍劃出一個圈,似乎也是怕其他人突然出手攻擊。

“你現在是我夢堛漕滬荂A還是已經不是了?”看著臉色變化不定的對方,說真的越看我也越想一巴打過去,沒想到正面看自已的臉表情扭曲還蠻想打的……還好我不是雙胞胎。

“還是……”想了半秒,烏鷲很快就補上:“是他們先來欺負我的,而且我不想一個人待在這堙K…”

“原本在這附近的人全死掉了嗎?”按著額頭,我其實一下子也不知道該講什麼。

一路過來時候明明還有不少人,現在卻連個骨頭都沒了。

烏鷲沒有回答我這個問題,只是有點心虛的視線亂轉,“是他們的錯,全部都是他們的錯。我只要有人陪我就好……”

“所以,我不是說如果你乖乖的,夢連結就可以一直在一起啊……”

“你騙人!”猛然打斷我的話,再擡起頭時,烏鷲的臉上已經露出了不善的凶狠表情,“就算我真的肯乖乖回去,其他人絕對也不會放過我。你們不是已經找來時間種族的人重塑封印了嗎!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前,這些人都一樣!全部都一樣!是他們先開始的,為什麼我就必須要重新被封起來!什麼也沒有、一直待在黑暗堶情I”

看著我,他突然就冷笑了起來,“于是,只要我將這塈馴毀滅、直到沒有其他人之後,不管是不是在夢連結,我們都可以遇得到吧。”

黑色的物體從四周不斷的向外延展,然後在其中浮出了一個又一個人的形狀,不需骨體或血肉,帶著青色眼睛的黑色人形逐漸排列開來。

“漾∼快回來!”後面的五色雞頭叫了很大一聲,我轉頭才發現他們那邊四周也是全部一樣的東西,而且還有往上向那個光點逼近的趨勢。

“就算我們是毀滅世界的兵器,也是會難過的。”慢慢的往後退開,烏鷲用一種複雜的表情說著:“世界曆史,沒有人真正知道,當初被創造出來的我們代表什麼意義,那麼,就讓知道的人去毀掉那些討厭的人吧,我並不需要那些。”

我退了兩步,注意到他剛剛那段話有點怪,“到底誰知道?”

烏鷲並沒有回答我,從他的身後,傳來另外的聲音:“當然就是我。”

然後,我看見消失的那只蟑螂……不是,那個鬼王高手就站在黑暗之後、封印之門前面,絲毫無損,還一臉挑釁的看著我們。

“你果然沒死啊。”相較于兩個被掛柱子的,還可以站在我們前面的安地爾顯然得到好很多的待遇。

“承蒙妖師的協助,你越覺得我不會死、我就不會死。”安地爾臉上的笑慣在是讓我很想一槍開過去,也不知道會不會開花。

那還真是抱歉,原來我應該日日夜夜想你死才對嗎!

你應該早點告訴我!我肯定每分每秒都詛咒你快點死一死!

“幸好你們都跑上去,讓我跟陰有短暫的時間可以聊聊,啊、雖然這邊沒有桌椅有點煞風景,不過的確是有好的共識了。”無視顧我們這邊的瞪視,鬼王高手繼續那種很討厭的微笑,順便還捅了我們幾句,“真是感謝了。”

“封印已經打開了嗎?”看他好像已經跟黑鷲有合作的共識,我也知道事情不妙了。

“喔,還差一點喔,最後那個代替封印之石的東西怎樣都弄不死,有點棘手,不然你們其他人早該被黑影吞噬了,沒可能活著又回來。”把玩著手上的黑針,安地爾很不以為然的回答我的問題:“褚冥漾,我老早就說過了,跟我合作是不吃虧的,起碼命還會留下,依照你妖師的身分,世界顛倒後、就等于精靈族的存在,跟著那些種族不會有什麼好發展。”

“謝了,我現在待得很好,還有拜托不要一直來找我,換個人會更好。”

話說完,我馬上抱頭直接朝前趴下,老頭公瞬間在我周圍布下一層又一層的結界,連米納斯都圍繞上一層水霧。

在我之後,黑色仙人掌再度拉開他的弓。


是說,如果黑色仙人掌的幻武兵器沒名字,我覺得核爆一瞬間還蠻適合的。

在地底空間爆了第二次,上面變得更通風之後,我深深這樣認為……還有,這次公會搞不好要賠大了,因為聽說這埵n像是契堥城花錢買下要開發成觀光勝地的,現在連可以觀光的地方貌似都沒有了。

這次爆炸粉塵退去得很快,自己發動的米納斯幾乎是瞬間把爆塵洗去,讓比較靠近的我可以馬上知道眼前的狀況。

剛浮現的陰影果然又全都被炸毀,只剩保護著封印那一些。

“真是,久久沒發動這個型態,一發動就這麼耗力。”黑色仙人掌的聲音從我後面傳來,他旁邊的箭支已經剩下一點點了。

“老三,你不會現在喊沒力了吧。”五色雞頭在鄙視他哥。

接著一枝黑尾箭射過去,差點被串起來的五色雞頭罵了兩句我沒聽過的話。

回過頭,我看到黑影再度打開,被裹在堶悸滲Q鷲和安地爾果然一點事情也沒有,不過可能閃得稍微勉強一點,身上多少有被砂石擊中的痕跡。

“你們這群家夥,要是不快點解決,這堨i能會被轟到連渣都不剩喔。”看起來好像還可以多來兩次的黑色仙人掌笑得很可怕,可見他剛剛一定有聽到安地有在講母石的事情。

我沒有跟黑色仙人掌講過六羅的事,但是隱隱約約總覺得他知道的應該不比我少,是因為公會的關系還是他家本身的關系?

算了,不要想太多以免自已腦破比較好。

在黑色仙人掌講完話後,五色雞頭和魔使者幾乎是同時出現在我身邊,還動作很一致的一個甩刀一個甩爪,顯然有速戰速決的打算。

“對付我們之前,你可能還有比較棘手的人要應付。”優雅的拍掉身上的碎石,安地爾彈了下手指,本來被困在柱子上的賴恩和那名紫袍同時落地,包圍住他們的黑暗瞬間侵入皮膚當中,消失無形。

“哈,就這兩個嗎,本大爺一只手就夠拍死他們了。”獸爪發出了幾個骨節的聲音,五色雞頭一臉自已要打兩個的興奮。

“不,我指的可不是這個。”安地爾很快的反駁他的話。

幾乎是在同時,從我們上方那個已經變很大洞的空間快速地跳下了幾個影子,而且全都朝我這邊凶惡的過來,連我都可以感覺到刺痛的壓力。

眨眼刹那,鏗鏗鏘鏘的兵器碰撞聲就在我的頭頂上炸開。

我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是啥東西差點像切西瓜一樣把我的頭切成四片。

三把長得很像的長刀很直接的被擋在我頭頂上,擋住的除了魔使者的黑刀、五色雞頭的爪子之外,還有柄很陌生的長刃,最後這個應該是跟那些身影一起跳下來的,地面被沖擊出一股冷風。

接著,我後知後覺才看見那三把刀的主人……是重柳族那些我超想掐的家夥。

他們不是在上面重塑封印之門嗎!跳下來砍我幹嘛!

然後拿刃的那個,是早先跟我們分開走的艾堮式A剛剛好擋住了最後一把。

“妖師!”三個重柳族其中之一發出了怨恨的語氣。

原來砍我比重塑封印還重要嗎!

我感覺到頭上有點熱熱的,一摸還真的有血流下來,然後我才注意到我剛剛好像真的差點往生了!這次連我阿嬤都沒出現,我就差點被砍死了!

“違逆時間的存在!”另外一個人瞪著魔使者,眨眼瞬間,他的刀就斜切往魔使者揮過去。

一動作之後,我才發現我的腿都軟了,一下子連動都動不起來。

小飛狼從我手上竄出去,瞬間變成巨大的飛狼,把跟著掉下來的三只大黑蜘蛛都打出去。

“所以,才說跟著我們這方比較不吃虧啊。”安地爾發出很刺耳的笑聲,轉頭就往已經破掉一半的封印之門走進去,沒再管我們這邊了。

烏鷲冷哼了一聲,還是多看了我兩眼,才慢慢的跟著進去。

“站住!”正想追上去,一把刀揮過來,我差點被砍個正著。

很俐落擋下的艾堮戍N冷看了來增亂的重柳族,“難道幾位甯願浪費時間也不去重造結界嗎?”

“……門已毀。”重柳族女性的聲音更冷,而且還非常生氣的瞪著我,“被妖師連同所有遺跡盡毀。”

……

給我看看你身後啊!

毀掉的人跟九個神像還站在那堙I你是眼睛瞎了沒看到那邊有重兵器嗎!而且中間那個家夥還在打哈欠、去砍他啊!

快給我轉頭去看那個真正連門都轟掉的元凶!

等等!居然連封印門都毀了!

我直接瞪過去黑色仙人掌那邊,他還悠悠哉哉給我聳肩,一整個就是“那麼不耐打怪誰啊”的態度。

……我應該說不愧是殺手家族的人嗎,相信他真是我的錯。

很想直接跪在地上深深懺悔,不過還來對及這樣做,艾堮忖w經一把抓住我的領子往後丟,順勢攔下了那個好的重柳族的刀,“快去阻止他們破壞封印之門。”

魔使者和五色雞頭已經跟另外兩個打到拉開一段距離,連飛狼都對著三只蜘蛛咆嘯,黑色仙人掌不知道是不是不能離開原地,一直站在那邊……總之,還可以自由活動的貌似只有我了。

“快點!”艾堮扛瑭y很蒼白,長刃一揮,直接撞著那個女性和我拉出一段距離。

“呃……我是很想。”

但是你有沒有看到我前面站了兩個被扭曲的,一個是紫袍艾麗娜、一個是夜妖精賴恩,再怎樣看起來他們的危險程度也不低于重柳族啊!

轟然一聲巨響,頂上又跳下來兩個人,正好就在我面前。

所以黑色仙人掌打穿那個洞就變方便很多,看看現在大家都不用走迷宮了,一個接著一個跳下來就對了。

是說既然連門都被轟掉,這些人安然無事也算是厲害了,畢竟仙人掌是突然發難、還完全沒告知,差點連我們都一起打死。

“艾麗娜!”還沒站穩,跳下來的其中一個看見紫袍就低吼了。

“那已經是陰影侵蝕體了。”站在旁邊的默克按住了想上前去的沃庫,皺起眉,“你知道,來不及了。”

沃庫頓了一下,突然就沒有任何表情了。

“那至少,讓我送走她。”


‘快趁現在進去。’

在四周全都僵持不下時,我隱隱約約聽到另外一個淡淡的聲音:‘制止正在發生的事情。’

也不知道是誰跟我講的,總之現在大家各打各的,我也沒想太多,握著米納斯就直接向封印之門沖過去。

夜妖精和紫袍幾乎是瞬間出現在我面前,然後眨眼被沃庫和默克阻擋,趁著機會我很順利的就沖到了還被陰影包圍大半的封印之門前面。

這整個地底下大概就剩這邊還完好了。

我看到上面的母石已經裂開一半了,門也被毀得差不多了,不過前面有黑暗的那種簾子全隔著,所以從這邊看不見安地爾跟烏鷲的動作。

水珠出現在我周邊。

‘別動、暫時不要動。’米納斯的身影輕輕的浮現,然後她伸出手,無數帶著銀光的水滴快速的組成,刷洗著攀附在牆面上的黑暗。

那種銀色似乎不是我的幻武兵器力量。

“……水鳴?”

現實跟夢境交錯的那瞬間,我看見有另外一種東西和米納斯重疊在一起,藉由什麼力量幫助我們打開了黑暗的道路。

就在黑暗一點一滴被破開時,我突然感覺到脖子後面一涼,整個人馬上往旁邊跳開,正好一柄彎刀劈在我本來站的地方上,如果剛剛猶豫半秒,現在應該已經變兩半了。

銀色的水力量瞬間削弱大半。

“消失在曆史中吧,妖師。”不知道什麼時候甩開艾堮此G近我的重柳族發出了冰冷的聲音:“你們沒有存在的價值,與黑暗一起永遠……”

真是有夠煩的!

知道水鳴正在跟米納斯做連結,又被硬生生打斷,我的火氣也跟著起來了,“與其殺我,還不如進去殺那個鬼族啊!這麼多陰影,難道不用先處理嗎!先後順序搞清楚一點啊!”

“是一樣的。”給了我莫名奇妙的回答,那個重柳族又揮刀殺上來。

米納斯暫時不能動用,對方又強到一個見鬼,該不會我真的今天要去見我阿嬤了吧!到今天才去見也太慘,至少讓我先抓到烏鷲狠狠的揍幾下屁股啊!

小孩子沒人打,他都不知道要怕!

彎刀劈下來那瞬間,我聽到好幾個叮叮當當的聲音,重柳族的刀突然被打偏,地上掉了好幾個我之前看過的那種水晶珠。

‘快趁現在進去。’米納斯直接推了我一把,然後突然就成形擋在門口處,從她水做的身體中分裂出另外一個形體,很明顯不是我的幻武兵器,是另外一個。

瞪著地上水晶珠半秒,重柳族馬上回過神,刀子一揮又想打上來,不過被米納斯的水給擋住了。

‘不允許你觸犯我的主人。’帶著冰冷嚴厲的聲音,米納斯擡起手張開了手掌,多出來的那個形體變成了長劍讓她握進手中,直指著攻擊者。

“閃開!”

米納斯冷哼了聲。

估計著她應該有自已的辦法……好吧,就算再怎樣應該都比我有用,我還是不要在這邊打擾他們了。

鑽進了被破壞掉的封印之門,進去之前、我看了第三封印,上面已經有點淡淡的裂痕了,都不知道堶惆漕潃茪H到底在幹什麼,總之我絕對不會讓他們就這樣害死六羅的。

……是說他好像已經死了。

算了,先走再說!

看著被水鳴刷出來的路,我也沒想太多,直接就向前跑了。

反正總是會有辦法的、大概。

鑽進去之後,原本我以為堶推雩荋N是個大房間還是個小房間之類的,然後有個什麼關鍵性的東西關著陰影,結果沒想到進去後,還是一條走廊。

難怪剛剛在外面會看不到堶情C

黑暗的走廊兩邊全都是已經模糊不清的雕刻,可以看得出有什麼的輪廓,但是根本分辨不出來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是時間太久還是被陰影磨平的。

進入通道之後,整個變得異常安靜,外面的聲音瞬間就消失了,一轉頭、後面的路都已經不見了,只有不知道從哪堨X現、隱隱約約的光讓我還可以看清這條走道。

它並沒有我想像的那種長度,也沒有整人的迷宮,很快就變寬、出現了最後的巨大空間。

一抹暗紫色的火焰在空中燃燒著。

安地爾就站在那個地方,像以往一樣微笑的等著我踏進去。

……該不會我又中他招了吧?

“放心,到這邊我就不會再耍手段。”貌似知道我在想什麼,鬼王高手笑了兩聲。

鬼才相信你的話。

不對、連鬼都不會相信你的話啊我說!

硬著頭皮走進去暗紫色的空間,這媥蒤茞妤`的空曠,只有安地爾踩著的那個地板有個圖騰印,以及上面一團火,就什麼也沒有了……大到可能喊兩聲都還會有回音,目測大概有個普通操場大、好幾層樓高吧。

于是這就是封印陰影的地方?

烏鷲慢慢的從空氣中出現在安地爾旁邊,證明我沒有想錯。

“這邊是封印,與外面的母石封印是相對連結的,移動外面等于移動這邊。那麼,你跟我們是一樣的,趁現在這個機會,快點考慮到底要不要加入我們的陣營吧。”優雅地勾著笑容,安地爾甚至還故意的行了個禮,“此處陰影已經答應要協助耶呂鬼王,只要可以取得力量,我們的王立刻就可以重新降臨世界,到時候就不只學校那麼簡單了。”

“既然學校你們都慘敗,再來一次也是一樣的吧。”不管他們來多少,其他人肯定可以再擊退。

“先前用的是凡斯的軀體才有所限制,但是只要陰影造出容器,耶呂鬼王就可以發揮完全的力量。”提醒我剛剛在外面看過什麼東西,心情很好的鬼族環著手,“鬼族第一王者的實力,在學院戰時候根本沒有發揮出過半,如果不是因為無法使用全力,你們的學院應該早在第一時間就被全毀,根本不用等到反擊。”

“……”還沒過半是嗎……難怪他那時候帶來的什麼什麼高手都那麼強,和鬼王的感覺有點不搭嘎。

看來那時候我們還算是僥幸了。

“耶呂鬼王可是獄界屬一屬二的王者,與妖魔之王可以比擬。”站在我面前的鬼王高手又附上了這麼一句:“某方面來說,不會有什麼壞處。”

騙鬼。

最好是沒壞處。

“選我們。”烏鷲露出很渴望的表情注視著我:“你跟我們一樣都被世界曆史當作敵人,應該要站在我這邊,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這個世界其他的都不要。”

世界的敵人嗎……

妖師、鬼族、陰影,似乎還真的都不是太好的存在,而且還統一畫上等號的。

“褚冥漾,你都不奇怪為什麼沒有被陰影侵蝕嗎。”看著我,安地爾說著。

“……老頭公的結界。”不然就是烏鷲下意識不想影響到我吧。

“你用陰影夢連結那麼久,連一點都沒被影響,不覺得怪異嗎?難道你都沒有在注意到你的夢使者,很容易衰弱嗎?你都不認為是因為陰影相連的關系嗎?”鬼王高手再接再厲的繼續發問。

他這麼一說,我也疑惑了。

長期跟烏鷲接觸,為什麼我會沒事情?

“運氣好?”

“你是笨蛋嗎?”

說真的,安地爾微笑說出這句話時候,我還蠻想沖上去賞他一拳的。

你才是渾蛋!


上篇:第一話 現實的接觸    下篇:第三話  破碎的生命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