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八話  歇息之間 
  
第八話  歇息之間

第八話 歇息之間

我捂著臉,痛到頭皮都是麻的。

不知道夢堛熄侇|不會帶到現實,如果睡著睡著臉直接腫起來,外面看到的人一定會覺得很驚悚。

學長……你是真的想把我揍死嗎……

好想哭喔……明明是摔倒王子先說那個石頭沒用的啊……

啊、流鼻血了!夢堶惟~然還可以流鼻血!

“所以一開始你們如果把母石塞回去,找個時間種族還是精靈族來幫忙固定陣式,所有事情都解決了啊。”在旁邊看完揍人武打的白川主還在說風涼話:“我就覺得很怪嘛,明明有感覺你們拿到母石,居然還把陰影弄出來,差點沒把附近都毀掉。嘖嘖,本來在另一個世界,害我丟下手上的事情趕回來、想說如果真的不行就得出手,看來你們果然是小朋友啊。”

學長一眼瞪過來,我連忙把頭轉開。

都已經被打到快變豬頭了,再打下去我就真的會暴斃了我說。

“……很抱歉,一切都是、我、們、的、疏、忽!”

學長,拜托你講話不要咬牙講,聽起來真的好恐怖,而且感覺好像會再來揍我一輪。

連忙往羽堥疑銊蔑蔡黎F幾步,我很沒種的想著如果學長要再撲過來揍我,我一定會趕快叫羽塈漰琝辿^去。

起碼還可以躲一點時間不被揍。

話說回來,那個一直跟在我後面的重柳族還不是也沒看出來,一起放黑影他也有一份啊,如果那個時候他有注意到,不就也沒事了嘛……

對了,說到他,也不知道有沒有乖乖的去治療,看他的傷勢也很嚴重,不曉得他同伴清醒之後會不會對他做什麼。

“現在封印整個被你們炸掉了也不能恢複,所以母石其實也沒什麼用處了,我想拿來當陰影的收容石是最好不過了。先幫你把母石蘇醒,你醒來之後把陰影收好,再拿去給小黑,他會幫你們放到時間之流,等他變成幻武兵器之後再去找就行了。”一手拿著那顆差點害我被打死的母石,白川主拿出了剛剛收起來的黑石,輕輕的碰了那顆母石。

眨眼瞬間,我覺得那兩顆石頭周圍的空氣好像震動了下,然後母石就輕輕的發出了微光,整顆都亮了起來,就算是我都可以看得出那顆石頭充滿了某種力量,和之前的整個不同了。

“這樣就可以了。”張開掌心,母石慢慢消失在白川主的手上,“還你了,這樣你們這邊的問題應該就解決了。”

“非常謝謝您的幫忙。”學長向白川主行了禮。

“小意思,反正我們是交換嘛。”拋了拋飾品,白川主笑了兩聲,“那我也差不多該逃了……對了、小黑還蠻喜歡小點心的,入口即化的最好,下次你們要去找他時候幫我帶一些過去,順便跟他說不要太想我喔。”

話說完,他也不等我們的反應,突然就往後一跳,人完全消失了。

“白川主已經離開夢連結。”羽堳傴伈d的報告著。

學長一秒轉過來瞪我。

“對不起啦,我真的不知道那個是母石……”連忙抱住頭,我有種今天搞不好會死在夢堛熒P覺。

羽塈A也太沒有義氣,起碼幫我阻止一下啊。

冷冷哼了一聲,學長還是那種很想揍我的恐怖表情,“我們已經快進入焰之谷的區域。”

“……欸?”

對喔,時間算一算也差不多了,小飛狼好像也要回去了。

“你跟西瑞就直接轉回學院吧。”在草地上坐下來,學長呼了口氣,看起來不是很輕松的樣子。

既然你很累、你幹嘛剛剛還要費力氣把我打成豬頭啊!

揍人淩駕于休息這樣對嗎!

“我們應該可以馬上追到你們,來得及吧。”跟水妖魔商量一下借用魔使者,我想絕對可以大大拉近這個時間差。

“你該做的事情也差不多做完了,接下來進入焰之谷,我們這邊就會安排所有複原的事宜,你和西瑞有沒有回來倒是都沒差。”搞不好一開始就覺得我們很礙眼的學長超不客氣的把事實講出來,“從一開始,你就不是在跟著我的旅途,是你自己的,現在已經差不多告一段落了,沒必要跟我走後面的治療行程……想想出門前你星相老師告訴你的那些話。”

星相老師?

說真的早八百年的事情我還真差不多快忘記了。

不過那時候她講的的確……


‘晦暗的星子並未告訴我們那是關于什麼方面,但是那是屬于夜妖精的古老傳說。

夜幕降臨之後,征兆出現于古老的神話當中,一個故事、引領旅程,這是我查看星相後所能得到的結論。’


所以,就是指妖師與曆史兵器的事情嗎?

我這次出來,是因為必須知道這個屬于自己和妖師一族的傳說嗎?

“而且,你必須把陰影帶去找黑山君不是嗎。”學長勾起冷冷一笑。

我知道他的意思,去找黑山君,半天就快一個月了,這個時間差根本不可能再執行學長的任務了,不管從哪方面來看,我這次的旅程好像真的就到此為止了。

“不過你如果要來送我們進焰之谷也是可以,在之後你得處理沈默森林的事情,畢竟那是妖師的相關種族,沒有好好安置,可能會引起其他種族的圍剿。另外水火妖魔那邊、六羅的事情也都必須再去看看。”轉過來,收掉剛剛要殺人的表情,學長很認真的看著我的腫臉,“褚,你已經過了要跟在我後面接受保護的那個時間,應該去做自己的事情了。這次出來算是不錯,沒有以前那麼沒種了。”

雖然我知道我很沒種,但是你可以不用這麼正經的告訴我嗎……

“我也差不多要回去了,果然強行使用別人的身體消耗很大。”

會消耗大的原因應該有一半是你剛剛卯起來揍我吧!

然後,綠色的草地開始消散了。


我睜開眼睛。

第一反應就是彈起來先摸臉,還好沒腫也不痛,連鼻血都沒有真是太好了,看來在夢堻Q扁不會帶出來,幸好不會被毀容。

雖然我不是靠臉吃飯,但是也不想帶著張豬頭臉出門。

慢慢放松下來之後,我才注意到我已經躺在床上了,四周都是黑暗的不過空間很大,應該是艾堮戎L們這邊的客房。

堶惆S有見到魔使者也沒看到一起回來的哈維恩,連黑鷹都不見了,空蕩蕩的好像只有我自己而已。

大約過了幾秒後,窗戶邊出現了人影,刻意的走進來讓我發現。

那個剛剛我還有點擔心的重柳族青年拉開了及地的窗簾,外面的月光一下子把黑暗的室內照亮了不少,還有涼涼的夜風吹進來,堶掛蒤茬z氣多了。

他已經換了套比較輕便的黑色衣物,不過照樣把自己包得緊緊的只露出雙眼睛,看樣子應該是有自行處理過傷勢了。

“欸……你的族人應該沒事吧?”其實我是比較想問他有沒有被刁難,可是感覺上對方可能不會回我。

青年盯著我有幾秒,才搖了下頭,也不知道是沒事的意思還是被掛掉的意思。

“來取走記憶。”一秒就進入正事,根本沒有和我聊天意願的青年走過來,動作迅速的就把手放到我的臉前面,“其他人已經處理過。”

“欸?夜妖精也都弄好了嗎?”哈維恩不是把他家的夜妖精都先放走嗎,難道他還一個一個追上去把人洗記憶嗎?

想到那種畫面就覺得有點驚悚。

“是。”

“好快喔!”一瞬間就撲上去把他們都洗完嗎!

“你睡了一天一夜。”

“……”原來是我睡太久了。

看著對向我掌心發出銀色的光,我連忙把眼睛閉上、也沒啥特殊意義,就是很本能的反射動作而已。

其實洗記憶也沒什麼感覺,就是暖暖的東西抵在額頭上,沒有花太久時間對方就把手移開了。

“好了。”青年這樣說著,直起身往後退開了幾步。

仔細想了一下,我果然把怎麼抓陰影的那部分全忘光了,一點都想不起來,不過其他相關的事情還是知道,關鍵部分都沒了就是。

我還以為他所謂的洗記憶是全部洗光光,把之前發生的事情都刷一刷,沒想到還有這種洗法啊……

看來哈維恩他們大概也是恢複到只知道一點點的那個部分。

這樣我也真好奇他是把他同族洗成怎樣,是全洗光還是只洗關鍵部分?會不會再跑來追殺我們啊?

“對了,這個是你的沒錯吧。”抓出了之前撿的透明小珠子,雖然多少有點知道,不過還是跟本人確定一下。

藍色的眼睛眯起來。

“呃……不是就算了。”有點怕他惱羞成怒一刀砍過來,我連忙要收回去。

“還來。”

出乎意料之外,青年不但承認了、而且還直接伸出手,“全部。”

你也太小氣!

在對方瞪視下,我心不甘情不願的把之前撿到的小珠子都翻出來,然後還給他。

“同族已經忘記妖師一事。”將小珠子收回自己的腰包堶情A重柳族像是很不經意的丟出了這句話。

“欸?這樣沒關系嗎?”

“嗯。”

我還是又點擔心,“這樣真的不會被追究嗎?”

青年轉過來,不知道是覺得我很煩還是怎樣,他就這樣盯了我有幾好秒,在我以為他是要瞪到我自己掩面轉開時,才突然開口:“不是第一次。”

“……”

你們這個種族到底是怎麼回事!自己人互咬很有經驗嗎你們!

一般同個種族不是應該好好相親相愛大家團體合作只創族群最高繁榮盛景啥巴拉巴拉的嗎,為什麼你家一天到晚都在互捅啊?不是互看不順眼就是洗腦不是第一次……難道時間種族內部跟養蠱一樣嗎?最後活下來那只才是王對吧!

一切的謎底都解開了。

你們根本生活在罐子堸琝A們!

“對了,可以問一下你叫什麼名字嗎?”好歹也算是認識了,到現在都不知道對方叫啥也蠻奇怪的。

這次青年真的是沒有回答的意願了,一轉身就直接往窗戶外面跳,消失得無影無蹤。

嘖,早知道就不問了。

該不會其實名字很奇怪才不想講吧?

看著空蕩蕩的外面,我呼了口氣,想爬下床去把落地窗關小一點才發現到我全身有種異常奇怪的酸痛感,剛剛跳起來摸臉之後就都沒動了所以還沒注意到,現在一個大動作才哀哀叫了幾聲,踩到地面那種痛感更強了。

好不容易掙紮到窗邊,一碰到窗簾的那瞬間我傻眼了。

重柳族剛剛離開的外面有個大冰雕,在月光下閃閃發亮,看起來有種異常的美感。

在冰雕堶情A是紫袍艾麗娜的變體。


“漾∼”

房門被踹開,五色雞頭超級不客氣的當作他房間一樣走進來,手上還拖著一大盒的飯菜,“你居然昏睡那麼久,真是太虛了,本大爺都恢複得差不多了。”他還擡起拆掉繃帶的手在我面前甩來甩去。

……笨蛋不但不會感冒、皮還比較厚嗎?

太讓人羨慕了啊!

說不定當像五色雞頭這樣的人,人生也會比較愉快。

“九瀾大哥呢?”沒看到黑色仙人掌,我隨便問了句。

在發現冰雕之後,沃庫和默克外加很多衛兵都跑來處理,外面現在還蠻吵鬧的,不過窗戶關上後就完全沒聲音了,也不知道打算把冰雕跟堶悸漲蓌R娜怎麼處理。

但是據說喜歡屍體……好吧,可能不一定是屍體的黑色仙人掌到現在都還沒出現,也讓我覺得很疑惑。

“老三也一直在睡覺,到現在還沒醒,比你虛。”把盒子丟在床上,五色雞頭一屁股坐下來打開那盒超豐富的食物,“總之死不了,該醒就會醒了啦。”

唔,看來用那種幻武兵器比我想像的還耗力量。

“漾∼多吃一點,吃飽就好了。”

看著又是油油膩膩的一盒,我有種傷勢都開始惡化的感覺。為什麼他會覺得大魚大肉可以療傷啊?上次被山妖精捅也是這樣……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吃肉補肉啊!

“我不是說過不要騷擾病患嗎!”

一把鐵扇直接從五色雞頭的頭敲下去,發出很驚人的聲音,照理來說正常人都不定會腦袋爆開,但是好像沒怎樣的五色雞頭罵了一句,倒是不敢動手。

“他跟九瀾一樣把力量都用幹了,起碼還要多躺兩天。”站在後面的越見甩甩手,把鐵扇給收回去,另一手則是端著一盤藥物。

“你沒事了啊?”愣愣的看著之前重傷被送走的治療士,我突然有種松了口氣的感覺。

“小傷。”拍拍自己的肩膀,臉色看上去還是稍微有點蒼白的越見表現出沒影響的樣子,“現在城埵ㄗ麭s螞蟻都想抓來幫忙,所以我幫著看顧一點傷患還行……你們最好乖乖的都給我待著等到治療完畢,我沒那麼好的精神一個一個去追來關。”

……我們也沒想被你抓去關啊我說。

“哈維恩跟魔使者呢?”還沒看到他們,我其實比較想問黑鷹跑去哪堣F,萬一他又想不開跑回去毀滅世界,這次可能很難抓了。

畢竟他已經是完全體,沒封印了。

但是看現在外面都很正常,應該是暫時沒事才對。

“夜妖精的話好像去找什麼大地使者了,城主跟小姐狀況不是很好,他說有辦法可以淨化掉汙染,所以就去辦了。”越見嘖嘖了兩聲:“其實送去醫療班總部也行說,我們有很多管道可以治療他們,不過既然沈默森林要幫忙,當然就讓他去忙、我們也比較省事;而且我也覺得沈默森林可能想跟契堥城交涉什麼,才會突然這麼熱心,不要隨便打斷人家好事比較好。另外魔使者就在外面,還有只黑鷹,那是哪堥茠滿H”

看來公會那邊應該不清楚陰影體的事情,學長大概沒說出。

不過也有可能是消息全面封鎖,所以像一般治療士才不會知道,不然又把鬼族引來會很慘。

“那個是朋友的。”我隨便搪塞了下,越見大概也沒有追問的意思,點點頭就先幫我換藥了,然後告誡五色雞頭不准把油膩的東西往我嘴媔諢A沒收了那一大盒飯菜之後才在五色雞頭謾罵聲媊蛘i的走掉。

接著,幾個侍女送進來一些正常病人應該吃、但是被五色雞頭嫌鬼都不想吃的清淡食物。

在閑雜人等都離開對後,魔使者走進來,跟在他旁邊的黑鷹一秒飛到我床上。

“漾∼這只東西現在要怎麼處理啊?”五色雞頭顯然對陰影的實體沒什麼太大的好感。

“說到這個。”我抓過背包,找到了那顆母石,果然跟夢堶惜@樣微微的發著光,隱約散著穩重的力量,現在怎樣看都不像是普通石頭了。

“你居然暗杠了好東西沒有跟本大爺講!”

我直接往後閃開,要撲過來搶石頭的五色雞頭落空,然後還想來搶第二次。

“這個不行啦,這是白川主交代要當容器用的。”連忙把石頭抓好,我很怕五色雞頭會搶上癮,到時候不知道會不會被他斷手斷腳。

“是喔?”五色雞頭疑惑的歪著頭,好像還是想搶石頭。

旁邊的黑鷹叫了聲,直接飛到我旁邊。

“啊,不過現在我想先追上學長他們。”左右看了一下,小飛狼已經不見了。那時候的確是說第五天會進入焰之谷,看來它已經自己回轉不等我們了,“凱堙A跟得上嗎?”現在只好寄望妖魔們說不定有捷徑了。

魔使者點點頭。

看來水火妖魔說不定也有預算到這件事情,看他點頭點得多幹脆啊,連猶豫都沒有,黑烏鴉也沒出現,一秒就確認好路徑了……希望水妖魔不要又追加什麼代價。

“漾∼你又打算跑路了嗎?”直接躺到我的床上,根本不知道啥叫分寸的五色雞頭連拖鞋都踩上來了。

並沒有“又”,上次先跑路的好像是你、而且還不只跑一次,根本都是我被牽連的好嗎!

“我想在學長進入焰之谷之前去一趟,不然感覺好像半途而廢了,做一個結束也好。”既然我出學校是為了解決陰影這件事情,那麼學長那邊起碼要去送他們進焰之谷,這樣我想就差不多可以告一段落了。

從開始到現在,原來我是在走我們自己的路。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學長也已經不是走在我前面保護帶領著、幫助規劃那種安全的路線。

人因為相信自己而堅強,我現在多多少少可以明白這個意思了。

五色雞頭用一種怪怪的視線看了我幾秒,然後翻起身,“那本大爺當然也一起去,漾∼這種好玩的事情怎麼可以讓你自己先偷跑。”

一點都不好玩吧!

我一想到去搞不好又會被爆打,又突然不怎麼想去了。

現實的皮肉痛比夢堛瑭晱i怕啊!

“那快點去把行李准備好,先逃再說。”

如果被越見知道,肯定會吃不完兜著走,所以要趁他不曉得快跑才行。

我突然覺得其實這樣好像有某方面的刺激。

難怪袍級喜歡跑路。


在等待五色雞頭跑回去拿東西時,多少還是有點想看看艾堮扛漯洩p。

因為說不太好,反而讓我有點不安。

想說趁著空檔去看看應該沒關系,一打開門那瞬間,看到越見就站在門口的同時我也窘了,有沒有這麼剛好!真是怕什麼遇到什麼!

“看你這個臉,難道你是想逃走嗎?”端著藥盤的治療士眯起眼睛,用一種很危險的語氣問道。

“呃、你多心了,我想去看一下艾堮式K…你看我也沒帶包袱,魔使者跟鷹也都在房間堶情A肯定不是逃跑。”只是看完之後才會回來逃就是。

“現在不能去喔。”越見一秒打斷我的妄想,“我也正要拿藥去給那邊的醫護人員,那邊正在進行淨化區域,一般人不能隨便進入,會打擾到治療作業。”

“這樣喔……”看越見的樣子好像也不太緊張,應該就像他之前講的不會有問題才是,只是沒有去看果然還是不放心,“對了,外面那個冰雕會怎麼處理?”我有看見默克通知了公會,看起來好像是要回收,也不知道後續怎麼辦。

能夠幫艾麗娜恢複原狀嗎?

這次事件搞成這樣,其實對我有很大的壓力。

就像學長會抓狂一樣,如果一開始知道那顆是母石,其實就不用害這麼多人送命。包括賴恩在內,那些被影響的研究人員、衛兵和山妖精等等……我想我必須負很大的責任。

如果一開始就注意到的話……

“你不用想太多啦,學生就要做好學生的本分,這些事情是大人該處理的。”盯著我半晌,越見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突然這樣開口。他是不可能知道母石和妖師與陰影的事情,大概也是反射性的說而已,“你要知道,平常我們對這種任務,是不會讓普通學生甚至一般居民介入,在那種狀況存活下來已經算是很萬幸了,尤其你還是超菜的菜鳥,這樣算是很有實力了。”

雖然我知道你在安慰我,但是超菜的菜鳥可以省略嗎,聽起來好哀傷啊。

不過我也很懷疑,在知道母石事情之後,說不定你也會想掐我就是。

“想太多對傷勢恢複不好,其實公會堶控`常在處理類似的爛攤子啦,九瀾之前出任務時候還毀掉過妖精族的封印聖殿,而且他毀到一半知道那個是人家的聖殿還繼續毀,說啥完全消滅再重建比要死不活在那邊修複快得多,幹脆就把人家的千年聖殿移平了,害公會收了好大一個爛攤子。”越見舉了一個非常不對的例子給我。

……就是有毀過別人的聖殿、所以才把陰影封印毀得那麼理所當然嗎!

黑色仙人掌你到底是不是正義的一方啊你!

“所以你就好好養傷,不要再增加我們的麻煩就好,其他事情公會就會處理了。”越見拍拍我的肩膀,“艾麗娜的話……我想可能就沒辦法了。”

“咦?不能像學長還是夏碎學長一樣針對黑暗治療嗎?”我還以為至少可以救。

越見皺起眉,不知道是不是在想要不要告訴我那麼仔細,過了有一下子才回答我這個問題:“是不一樣的,黑暗是鬼族的毒素,它會侵蝕、毒害,將一個生命轉換成鬼族的一員。冰炎殿下與夏碎都是在過程中就被我們制止和化解,阿斯利安的狀況則是將無法排除的毒素壓抑在眼睛中,在更久以前這些都是還無法治療的,更別說已經變成鬼族的,如果已經扭曲是完全無法處理,只能將他消滅掉。”頓了頓,他想了想,繼續說著,“陰影則和這些完全不同,他沒有毒素,而是將‘白’在瞬間轉換為‘黑’,就像將精靈瞬間改變成鬼族,沒有毒素的中途期也沒有治療的機會,是非常純粹的黑暗影響……嗯……簡單的說就是這樣了,而陰影的影響比鬼族的毒素更糟糕,陰影出來的幾乎大多都是高階鬼族,也幾乎完全臣服于陰影,這些都是鬼族的黑暗無法做到的,你可以理解這兩種的差別嗎?”

“……大概曉得了。”聽他這樣說,的確是有差的。

我也聽說過鬼族是陰影大戰後殘留影響下而出生的産物,所以在這方面,完全的黑暗才是這樣吧。

“當然細分的話,還是有更多影響的種類與不同,如果你真的很有興趣,可以在學院的醫療科目與古代學科中選修,能夠更進一步了解所有的事情,現在由我來講會對你太深奧。像我這樣的治療士已經對這部分習以為常,所以沒辦法用更淺的方式把整個資訊都告訴你,由授師教導的話會對你比較好。”換了下端著藥盤的手,越見聳聳肩,“不過我想,公會應該會把艾麗娜暫時就這樣封印住吧,那個冰封印好像是時間種族做的,應該可以維持很久一段時間,說不定未來真的可以找出將鬼族轉回原本種族的方式。”

“啊,既然陰影是將白轉黑,會不會有可能也有個種族還是什麼東西,能夠將黑轉白呢?”來到這邊以後我都聽他們說世界有一定的平衡,既然陰影可以轉,那搞不好相對的也會有什麼東西可以逆轉不是嗎?

越見愣了一下,旋即露出微笑,“說不定真的有喔。”

“一定可以的。”我非常認真的這樣希望,搞不好就像妖師一樣,只是他們自己忘記而已。

“好好加油吧,或許你們這些新人真的能夠找到。”拍拍我的頭,治療士的笑容埵n像有什麼深意,但是那時候的我沒有看出來,“現在就給我乖乖回去休息不要搞怪,其他的事情我們會處理好,不用擔心了。”

“好。”

在很久很久之後,我偶然想起越見這抹笑容時候,才會知道當時我的話有多天真,還有身為必需救治傷者的治療士有多無奈。

人其實都有這樣的的時候。

年輕的時間是擁有很多幻想跟期待,直到後來經曆過才能了解有些事情不如自己想像的那麼完美與輕松。

而這個時間的我,只想著之後遇到重柳族一定要問看看有沒有這個可能性。

如果可以將艾麗娜恢複就再好不過。

目送走治療士之後,我重新回到房間,要落跑的友伴已經在堶接市搕F。

“漾∼你也太慢。”


上篇:第七話  力量的石頭    下篇:第九話  異界的分線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