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九話  異界的分線 
  
第九話  異界的分線

第九話 異界的分線

我在想,不知道是不是跟契堥城是八字不合還怎樣……

為什麼最近每次離開都是深夜外加偷偷摸摸,活像來這邊沒跑一次就是不正常。

“奇怪,本大爺怎麼覺得最近出門都是天黑。”

看來也不只我有這種疑惑。

斜眼看著害我常常跑路的五色雞頭,我對他的抱怨一整個不予置評。

抓好黑鷹,背好包包,我看著魔使者,“快點追上學長他們吧,希望可以在他們進去之前跟到。”不然我們又要闖別人種族的陣了,並不想常常這麼驚悚啊。

而且這次對象還是焰之谷,據說是學長他老媽的部族,闖進去肯定不是夜妖精看到魔使者就尖叫逃逸這麼簡單,肯定是全都撲上來把我們切碎成塊我說。

還是快點追上去對生命會比較有保障。

魔使者抽出了黑刃點在地面,一下子展開了大型的塗鴉陣法,跟之前帶著我做跳躍式移動的那個是相同的……妖魔們果然在很多地方都設置定點,搞不好他們隨時都可以入侵各大種族了啊我說。

這樣真的好嗎!

算了,這個就真的不是我該去想的問題了,反正出問題其他種族會自己解決,我想這麼多真是過頭了。

“漾∼你沒問題吧?”

五色雞頭的問話讓我真想瞬間噴淚啊,沒想到他居然還會想到我有沒有問題……就算有問題你不是照樣硬來嗎我說!

“應該是沒關系,好像暫時不能用力量而已。”連幻武兵器都不能發動了,從我醒來之後米納斯跟老頭公也都在沈眠狀態,看來大家這次都搞得夠嗆,可能要過個兩三天才可以恢複吧。現在還真的就是普通百姓了,連移動陣都弄不出來也超悲傷的。

“欸?你也很少在用力量吧。”五色雞頭講了讓我想揍他臉的話,而且還完全不自知,“安啦,本大爺會好好保護仆人的,反正每次都這樣。”

並沒有每次啊渾蛋!

根本都是我拿命在相搏吧!給我好好的用腦袋回想、不要自己竄改自己的記憶啊你!

就在魔使者啓動陣法、空間開始轉移的那瞬間,我房間的門突然被打開。

“對了,我剛剛忘記拿……”去而複返的越見當場就愣在原地。

穩死的,回來絕對會被他關禁閉!

這種時候我還能做什麼呢?

我只能淡淡的微笑了,“欸、掰掰。”

“你們這些家夥給我站住!”

醫療班跟空間徹底消失之前,我聽到的就是這句咆嘯。

“抓不到、你抓不到∼∼”五色雞頭還很可惡的在對已經不見的景色扮鬼臉,可見他絕對還在記恨之前被醫療班拖去的事情。

也不知道下次回來越見會不會把我們抓去關個一年半載……還是不要想太多對自己的精神比較好。

就跟之前一樣,魔使者在途中換了好幾個定點。

不過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陰影出現的關系,當中我們看到一些地方的戒備很緊張,一有風吹草動馬上就追上來,害我們躲避了好幾次……應該說我還要一邊躲避一邊去把想出去幹架的五色雞頭拖回來,好說歹說的一直勸他打消念頭。

轉了幾次之後連我都累了。

“對了,漾∼你有沒有覺得好像忘記什麼事情?”根本沒有所謂累不累的五色雞頭在走到某個種族外圍時候突然迸了這句話出來。

“欸?還有什麼東西嗎?”處理完陰影之後應該就都沒事了吧,去找完學長之後是九瀾跟六羅的事情,然後去找黑山君,之外應該就沒有了吧?難道我還有忘記什麼嗎?

“本大爺總覺得好像漏掉哪種東西。”腦袋一向很空的五色雞頭發出了疑問。

既然連他都這樣講,該不會真的還有什麼事情吧?

努力的想了幾次我還是想不到有什麼漏掉的,“應該沒有了吧。”

五色雞頭聳聳肩,“算了,人生就是船到橋頭自然直。”

本來可能還沒事,但是現在被你這樣一講我還蠻害怕的我說!

“先不說這個,這堿O哪堸琚H”跟他越講我會越動搖,幹脆轉移話題好了。魔使者在轉移到這邊之後就突然停下來了,還站在附近左顧右盼,不知道是在找轉移點還是怎樣,但是我們已經停了有一下子。

“本大爺怎麼會知道。”非常大言不慚的如此回答,五色雞頭也跟著四處看了下。

斜了他一眼,我也稍微打量了下這個地方。

第一印象就是樹很多,不過這個世界其實到處都很多樹……就我走過的地方啦,所以很可能又是個森林什麼的,說不定堶掄晹矰F啥種族之類的。

接著就是水流的聲音了,仔細一聽可以聽到周圍有種水聲,但是還蠻遙遠的,空氣中也很濕潤,不過卻不會不舒服,反而有種清爽涼快感,整個精神都跟著起來了。

森林並不幽暗,甚至整個都還蠻明亮的,還可以看見淡金色的光線從枝葉間投射下來,把整個外層照得閃閃發亮很好看。

魔使者又走了一圈,似乎還是沒找到轉移點。

難道妖魔們也有放錯地方的時候?

“漾∼外面好像有啥東西耶。”根本不想等魔使者找到接點,五色雞頭很自顧自的隨便找了條路就往外走。

“等等啦。”

看了下魔使者,他沒打算跟上來但是好像沒有要攔我們,應該不算危險,想了想我就跟上五色雞頭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種畫面有點眼熟。

好像之前在妖魔地也是類似的場景嘛!


不過這次的路比妖魔地長很多。

我跟五色雞頭一前一後跑了起碼有半個小時,還是都只聽到水的聲音,怎樣看都是森林的樣子,根本沒看見什麼河流。

轉頭回去,剛剛魔使者所在的那邊已經離的很遠了。

“這個森林是啥鬼啊,本大爺第一次看到這種地方。”停下腳步,五色雞頭開始發出抱怨聲。

……那你剛剛就不要跑啊!現在還要再花半個小時才可以跑回去耶!

幾個啪啪聲傳來,我一轉頭,看見黑鷹從後面追上來,一下子就停到我的肩膀上。

‘這堣ㄔi以亂跑。’屬于烏鷲的小孩聲音從鳥嘴堶捷ヮ荂A讓我愣了一下。

“有啥問題嗎?”五色雞頭轉過頭,一臉挑釁的問著,似乎如果回答有問題他會更高興,說不定還自己多事的先去把問題給找出來。

烏鴉嘖了一聲,從我肩膀上跳下來,落地之後已經變回了烏鷲的樣子,不過沒有先前那種戾氣了,和之前夢堿搢ㄙ漁t不多,“這堿O界與界的分線點,再過去不知道會通往哪堻寣C”一邊說話,他還一邊靠過來抓我的手。

“是像時間之流那樣子嗎?”我記得黑山君他們那邊好像也是啥時間跟時間的交會點之類的地方。

“不是,是不同世界的分線,有點像是通道,這埵酗@個分界守門人,不可以亂闖。”烏鷲歪著頭想了想,指了另外一個方向,“在那邊。”

“那本大爺就要去看看!”根本就是看到大便都想踩一下的五色雞頭一秒就朝那個方向沖。

“給我站住!”

根本來不及抓人,我就看到五色雞頭已經沖到森林深處了。

“哼,就說這些東西殺死算了。”烏鷲冷哼了聲,跳起身變成了黑鷹,追著五色雞頭的方向過去。

既然他都跑了,我也只好認命的跟著追。

可能是這次的方向正確,又跑了段時間之後我開始看見森林的另一端隱隱約約出現了某種西洋式的建築物。

那種感覺就很像在森林堶惇搢鴔l血鬼的住所一樣,整棟建築物大到一個讓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外牆大概是鋼鐵制的,就像繪本上都會看見的那種一根根很多花紋,整個是藍黑的,堶惘竟媞‘捰滫嶆楫漯廑憿B水池,還好沒有墳墓。

建築物跟黑館有點相似,但是更大更華麗,與黑館相反的白色牆面上鑲滿了教堂可以看見的那種彩色玻璃,不過這個是藍色的,深淺不一的青和藍拼貼成各種我不知道涵義的故事場景。

我注意到那些水氣好像是從這堥茠滿A因為這邊的空氣突然更清涼,手指一搓好像還可以搓出點水來,水聲反倒就不太清晰了。

看樣子好像不是什麼不好的地方。

“漾∼快點進來。”

我一回神就看到五色雞頭已經在圍牆堶惜F……你沒事入侵人家家媟F什麼啊你!你小偷嗎!

“出來啦!”我一整個緊張到最極點。

要知道這個世界雖然好脾氣的人很多,但是好脾氣的人很可能會因為你踹了他家門還是做了啥把你給剁了啊!

“安啦,他大門是開的。”五色雞頭指向旁邊,我才驚覺這棟建築物的外圍門真的是大開的,而且建築物本身的門也沒關,一整個就是叫人家隨便的感覺。

原來你剛剛是走大門進去的,真抱歉我誤會你爬牆了。

黑鷹叫了幾聲,似乎有點不太想進去,一下子就飛到旁邊的樹上盯著我們看。

在某種好奇心外加要去把五色雞頭拖出來驅使下,我也跟著從大門走進去。堶悸漯躓薴S更清新了點,讓人整個心曠神怡起來。

然後我看到水珠,飄浮在空氣中的水珠都朝房子的大門飄過去。

“有趣,看樣子房子主人也在等我們進去。”五色雞頭突然冷笑了聲,“漾∼走吧,本大爺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好膽。”

希望進去的那一秒門不要突然關起來、房子堶悸囓X牙齒把我們給嚼了就好。

還好踏進去時候並沒有我想像那種場景。

房子堳僂e,大廳直接就是黑館的三四倍大,明亮異常,外面的光透過那些彩繪玻璃,在牆面上投射出很奇異的藍,給人有種好像在水堛瑪鬮情C

踩進來時候,我突然覺得米納斯好像在騷動,但是力量又不足,只是有點奇怪而已。

大廳堥S什麼特別東西,就是一套桌椅、一些該有的陳設和掛畫。

但是在我走向更堶情B看見末端擺著的東西之後,整個人錯愕了。

在大廳最後的牆面上鑲著一塊東西,所有的水氣都是從那邊來的,而且這東西我一點都不陌生,起碼看過兩次有。

那是顆水精之石。

“這東西好眼熟。”注意到我的視線,五色雞頭走過來,歪著頭盯著水精之石看。

我完全無法形容我現在的心情,這是第五塊水精之石了,只要可以拿下這一塊,就可以達到黎沚說的重制水鏡最底限。

但是很顯然的,會鑲嵌在這種地方,對這棟房子的主人來說肯定也是非常重要的東西。

就在我想著要怎麼詢問出讓可能時候,淡淡的聲音就從我們側邊、大廳樓梯上傳來──

“兩位客人,直奔此處、是否有什麼問題呢?”

一轉頭,我就看到樓梯上站著個青年,外表年紀大概大我們一點,看起來應該是二十八九那種感覺,穿著銀藍色長袍,膚色是有點偏淡藍,白色的長發非常規矩的全梳好在腦後綁著,尖尖的耳朵上有一些銀藍色掛飾。

從外表跟這個環境,我直覺他有可能是個水系種族。

銀色帶淡淡藍的瞳孔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直視我們,多少有點探詢的意味。

“呃、我可以問一下,你這塊水精之石有出讓的可能嗎?”指著牆上,我連忙先問剛剛想的事情。

“漾∼你怎麼知道這是啥?”五色雞頭眯起眼睛。

我當然知道,為了這塊石頭我差點被埋被雕刻,只差沒有上刀山下油鍋了。

青年沒有走下來,就站在那個高度從上俯瞰我們,“這位年輕的客人,您應該知道水精之石的價值,認為能輕言出讓嗎?”

“呃……我知道,但是我有朋友很需要這個,加上這塊第五塊才有辦法恢複。”看對方樣好像也沒有動怒,我繼續硬著頭皮問:“是不是可以交換?還是有什麼條件,你才願意出讓?”第五塊就在面前了,一想到拿到的話,雷多跟雅多就不用一直去危險地方找,所以說什麼我都得試看看。

“五塊?”房子主人疑惑地眯起眼眸,不過很快的又掩蓋掉那瞬間的表情,“您是為了朋友相求嗎?”

“對。”連忙點頭,看起來好像真的有得商量。

“……這個地方,是水界與世界的相交線。”突然講了似乎不相幹的話,青年慢慢的擡起手,周圍立刻出現了很多小水珠,“通常,只有水系力量特別強的客人才能夠踏進範圍。”

我的手動了下,突然就被某種力量給拉著擡起來,鑲有米納斯的手環直接暴露在空氣了。

等等,難道你們這邊不是因為被水火妖魔給做記號嗎?

青年周邊的小水珠飄了過來,在米納斯周圍繞著繞著,然後慢慢的融入了幻武兵器當中。在過程間我完全沒有感覺到對方的惡意,也沒有遭受攻擊的感覺,甚至米納斯也都毫無反應,于是就這樣眼睜睜看著那些水消失在兵器寶石上。

接著,我突然發現幻武兵器突然整個都充滿力量了,之前在對陰影消耗掉的那些瞬間全都被補回來。

還沒反應過來時,藍色的大蛇身驅已經出現在我身邊,莫名出現的米納斯也有點疑惑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接著擡頭看向上面的青年。

“原來在這堙C”

房子的主人突然笑了。


“漾∼你的幻武兵器是跟人有奸情嗎?”

來回看著米納斯跟那個青年,站在旁邊很沒趣的五色雞頭突然爆出這句話,“看得很深情耶。”

“……並沒有!”不過看起來好像真的很深情,他們兩個對上視線注視了有一會兒了。

“你的幻武兵器為交換,水精之石即給你。”互相凝視了好半晌,青年突然開口。

“欸!這個不行。”我的第一反應馬上拒絕,米納斯也瞬間露了警戒的神色。

“你個家夥是要來搶本大爺仆人的武器嗎!”五色雞頭反應居然都還比我們大,我都還來不及感動他馬上就自己接下去,“本大爺的仆人已經夠弱了,弱到出門就趴下,你居然還要搶他的兵器!你混哪條道上的這麼沒理!報上名號我們兵家想見!”

並沒有出門就趴下!

青年睜大眼睛,不知道是在錯愕五色雞頭講話這麼沒禮貌還是用字粗俗。

“不好意思,請不用管他,但是幻武兵器是不能給你的,起碼米納斯如果不願意就真的不行。”連忙把五色雞頭住後拖,我很怕他又在這莫名奇妙的樹立敵人。

轉向了一臉戒備的米納斯,青年又盯了半晌,似乎還是很有興趣的樣子,“你了解你的兵器嗎?”

“我知道米納斯是王族兵器、也很珍貴,但是她是我的朋友兼夥伴,不能讓給你。”雖然我身邊一堆在用王族、貴族的,不過我多少還是知道罕見這個問題。重點是,米納斯如果不願意,就算對方想換,我也不能換啊。

不然轉頭肯定會被王水潑死。

青年看了我一眼,轉向了米納斯,“你願意留在這邊嗎?”

‘不願意。’米納斯根本沒有考慮,幾乎是在對方一講完馬上就回答:‘我有待奉的主人,而且離開大概不出多久就會慘死,職責為保護他平安,所以不願意。’

雖然你回答很快讓我很感動,但是請不要跟五色雞頭同出一氣好嗎!

一個會趴一個會慘死就是你們對我平常的評價嗎!

我都哀傷了……

“這是你的選擇嗎?”似乎也沒有想要為難我們的意思,青年一副那就算了的表情。

‘那麼,出讓水精之石是否有其他條件?’在某方面來說其實真的很體貼的米納斯重新問了之前的問題。

“那種東西,如果你需要的話就拿去吧,在這邊不過就是個裝飾品。”

青年異常豁達的反應讓我們全都錯愕了,連米納斯都掩不住淡淡的驚訝。

似乎真的不在意珍貴的水精之石,青年一個彈指,鑲在牆面上的石頭慢慢移動了幾下,整個脫出來被空氣中的水珠托著,慢慢的送到米納斯的眼前。

“你的主人若有讓你不惜一切的價值,就拿吧。”

他這句話有點奇怪,我還來不及阻止米納斯時,她已經將水精之石送到我面前了,‘請收好。’

感覺好像哪堣ㄨ麉l,但是又說不上來個所以然,可水精之石我是真的需要,還是收到背包堶惜F。

米納斯盯著我收好之後,突然蹙起眉,‘你還有其它的水精之石。’

“有啊。”青年也回答的很快,而且還有點回答出興趣的樣子。

“你個家夥,有多少就一次拿出來啊!不幹不脆的當什麼男人!”五色雞頭拍掉我的手,指著站在上面的屋主劈頭就罵。

“幾位也只有開口說要牆上那塊。”很有禮的微笑著,經曆過一次五色雞頭的爆口之後,顯然青年已經不將第二次放在眼堣F。

‘如果能多拿一些,對重制水鏡會有更多的幫助。’米納斯這樣跟我說,然後再度轉頭回去看著上面的屋主。

“……你們是想重制水鏡?水妖精那面先見之鏡?”還未等米納斯開口,青年就先發問了。

“你知道水鏡?”看他的表情不陌生,我在想該不會伊多他們跟這邊也有關系吧?畢竟剛剛對方說這堿O水界相交點,搞不好水妖精真的有往來。但是如果有,為什麼伊多他們會不知道這邊可以找到水精之石?

記得很久之前好像聽過水鏡是時間之神打造的,可眼前這個看來看去也不像是相關種族,跟時間相關的我也就只聽過時族跟重柳族。

那他怎麼一臉熟悉樣?

“水鏡出了什麼問題嗎?”這次態度就認真多了,青年沒有回答我的問句,逕自詢問。

我想了想,偷偷在腦袋中詢問了米納斯,後者也給了我應該沒關系的回應之後,我就稍微把之前伊多和先見之鏡被破壞的事情簡略的描述了下。

在聽的過程,青年倒是沒什麼太多反應,就維持之前不冷不熱的樣子。

“也就是說當代的守護者是叫做伊多的水妖精嗎。”聽完簡報之後,青年像是喃喃自語的講了幾句話後,才轉回來看我們,“重塑水鏡最少需要五塊水精之石,不過聽你們說的程度似乎有些嚴重,的確是多些更有幫助。”

‘您可以再給我們多少?’聽到對方都這樣說,米納斯也超不客氣的問。

“若是你們有先告知再來,說不定還能找些過來。”似笑非笑的回了米納斯的問題,青年很隨意的張開了手,沒過多久一堆水珠就運來了兩塊一模一樣的水精之石,“這房子最多就是三塊,都拿走吧。”

看著太容易取到的水精之石,我可沒忘記之前和雷多雅多找得有多慘,但是現在這個人居然要一次給到三塊,連名字都還不知道的狀況下會不會太過慷慨?

該不會又是一個安地爾吧?

太過于好反而讓我有種很不祥的感覺。

看他的目標好像是米納斯,雖然現在很幹脆的放棄,但是難免之後會用水精之石來施壓,這讓我考慮到底要不要收下另外兩塊。

顯然跟我有一樣疑慮的米納斯也沒有立即取下。

“欸……你個奇怪的家夥,俗話說禮多必有詐。說!你該不會有什麼陰謀吧!”直接把我們的疑慮爆出來,五色雞頭完全不買對方帳的開口,“本大爺行走江湖至今還沒看過陌生人這麼慷慨,一塊水精之石起碼可以換一座城,你一次給到三個肯定居心不良!最好快把陰謀招出來,不然本大爺就打到你說出來!”

“陰謀嗎?”對于五色雞頭的話,青年笑了聲:“沒有,但是遲早有一天你們會再來,到時候你們就曉得為什麼了。至于三塊水精之石,有一半是因為水鏡的關系,與我也有淵源,幫點忙不為過。”

‘那麼,就在此謝謝您了。’米納斯優雅的道過謝之後,將剩下的水精之石送到我面前。

“不用與我客氣。我的名字為米契爾、米契爾沃斯亞,現在時候還未到,真到該相遇的那天,你們再來吧。”

在青年的話語落下之後,四周連同我們所站的地板突然同時爆開,變成了無數的水滴往四面八方散去。

眨眼瞬間,整棟大房子連同屋主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切好像就是我們的幻境一樣。

回過神來,我發現我們已經站在森林堶惜F。

“搞什麼鬼!”五色雞頭罵了句。

米納斯已經不見了,可以感覺到她回到手環上繼續休息著,等待下次的召換。

然後我一轉頭,就看見魔使者站在不遠的地方對我們招手,同時也發現我們站的地方已經變成了最開始我們到達的地方。

黑鷹飛過來,安靜的站到了我肩膀上。

魔使者已經找到轉移點了,而且還在我們剛剛到來的位置旁邊而已,也不曉得為什麼剛才居然連魔使者都找不到。

真是見鬼了。

上篇:第八話  歇息之間    下篇:第十話  追上的路線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