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二話  妖師的部屬  
   
第二話  妖師的部屬

第二話 妖師的部屬

和之前離開的樣子差很多,沈默森林顯然經曆過嚴重的惡戰,估計就是先前對霜丘的那場,現在回來一看,外圍整個都被毀得很慘,不過屍體啥的倒是都已經整理幹淨了,整個樹林埵w靜到詭異。

我們到達時,正好看見了幾個沈默森林的夜妖精在整頓那些破敗的外圍樹林與建造物,一看到外人馬上就警戒起來,但是後來看到我、又看到魔使者,雖然面部有點不自然抽?,倒是放松戒備了。

「妖師。」

一個完全不認識的黑嚕嚕夜妖精迎了上來,穿著跟其它人不一樣,看來應該是這區域地位比較高的領首者,「哈維恩有傳回消息,請不用客氣,沈默森林效忠妖師一族。」說著,他向我行了一個禮,直接把我嚇一大跳。

太友善了,所以還真讓人驚恐啊。

「呃,我不是當代妖師首領,所以不用這麼客氣。」之前常常被追殺慣了,現在有人對妖師這麼好還真難以適應,「哈維恩不在嗎?」

「哈維恩目前留在城堙A尋找了城主解救方式後,就雙方有利條件與先前友交,同城主洽談沈默森林的事務,之後會轉向另外一處尋求幫助,不會這麼快回到沈默森林。」夜妖精很誠實的告訴我,也讓我明白哈維恩地位真的頗高,能代表夜妖精去洽談和出席,「這次陰影,承蒙妖師的出手,讓沈默森林能重新取回種族責任實在讓人高興,但是也可能會影響到存在,哈維恩正在就此迅速談合聯盟,保證沈默森林如同以往不受侵襲。」

這就是我擔心的地方了,用了夜妖精之後大家就知道他們跟妖師是一掛的,很可能就會很多人來找他們麻煩,我的袓先應該也是這樣才解除他們的任務。現在卻又被我拖出來用……雖然真的是不得已的,但是要保證他們生存又不知道應該怎樣做才好。

「不如聯絡一下當代妖師首領?」站在一邊的黎沚對我提出意見,「這個算是種族大事呦,最好交由首領判斷,正好也可以讓妖師首領和原本的責任種族見個面。」

「本大爺覺得幹脆就收了他們,去征服地球啊哈哈哈!」五色雞頭也不落人後提出自己的看法。

于是我決定拿出手機,撥號給然。

幸好這次手機收訊還不錯,也不知道然在哪堙A電話一下就接通了。

我快速的把我這邊的狀況都告訴對方之後,然沈默了有半晌,開口先講的不是處理方式,『漾漾,以後如果有這樣的事情,可以麻煩你,最起碼先通知我們嗎?』

他「麻煩你」跟「最起碼」還加重了語氣,聽得我頭皮發麻,「呃,就很突然咩,當下也只能這樣……對不起下次我會先聯絡的。」在對方一片安靜下,我也只好先認錯了。經驗法則,通常越和善的人越安靜就越可怕,先道歉就對了。

不過實際上如果先通知然他們說不定還有更好的處理方式,但是就下意識不想再牽扯人進來,尤其冥玥一天到晚在講啥妨礙人家戀愛會被豬踢之類的,所以也沒有想到要直接告訴他們過來就是。

『我會讓合適的人代表妖師一族前往處理。』

掛掉電話後,我暗暗想著回去之後最好要稍微躲一下冥玥,不然可能會被借故修理得很慘。

旁邊抱著黑鷹在玩的黎沚一看見我掛電話了,馬上走過來,「如何呢?」

「說會有合適的人過來。」轉頭看向也站在旁邊等吩咐的夜妖精,我想了想,告訴對方,「不過我不確定是哪一位,另外妖師外表看起來都很像普通人類,我想應該很快就會到了。」用血緣定位轉移可能不會花太久的時間。

「是的。」那名夜妖精又畢恭畢敬的行了禮,這才走向有點距離的同伴們,開始吩咐接待事宜。

「嘖嘖,漾∼你真不會善加利用,有這批打手,我們起碼可以攻下整座城。」握著拳,五色雞頭眼睛閃閃發亮的說著。

我要攻下整座城幹嘛!

等等難道你是因為溫泉的關系想要拔掉契堥城嗎!不要把你的歪腦筋動到夜妖精身上!

「我對攻下城沒興趣。」白了他一眼,我直接回絕。

「白白浪費啊,本大爺居然有個如此浪費的手下。」五色雞頭搖搖頭,露出一臉很不滿的反應。

我不是手下啊!

「沈默森林的夜妖精數量並不是很多,如果妖師有需要,我們可以代為聚集同族的兄弟前來幫助。」聽到我們的聊天以為有需要,那個很有禮貌的夜妖精連忙過來說道,「戰士也是有的,訓練精良的武士也能夠任憑差遣。」

「你,不要跟著起舞。」看著一臉死忠的炭妖精,我突然懷念起他們與世隔離孤傲的死樣子,好過這種講啥就跟著跳起來要幫忙……是說之前哈維恩好像也是這樣,二話不說就和他的族人一起讓我抽生命用陣法了。

「是的。」夜妖精又很認真的應了聲,接著他自己想想,又開口,「我是哈維恩同系兄弟,如果有需要可以吩咐我,我名為媦琚C」

「好。」想了想,其實也沒有什麼事情要交代,正想跟他講不用管我、我自己先去魔森林區域看看時候,夜妖精們又再度騷動起來。

這次出現的是一圈移動陣法,因為五色雞頭他們連警戒的動作都沒做,夜妖精也僅有騷動而已,看起來是沒有敵意的。

邊想著,果然在幾秒後起出來的是個非常像普通人類的人,甚至還穿西裝打領帶,看起來完全就是上班族,而且還在看自己的手表。

……這不就是那個妖師○○集團董事嗎?之前妖師跑去攻擊鬼王塚時候認識的,後來還教了我一陣子簡單術法和知識,所以算起來是蠻熟的大哥。

「首領要我來處理沈默森林的事情。」完全不想浪費時間的上班族大哥一出現劈頭就是這句話,先向我和其它人打了個招呼後,居然轉頭就遞了名片給媦琚A「如果我不在,有事可以直接聯絡我的秘書,會第一時間前來幫忙。」

看著手上那張名片,媦琱@愣一愣的轉向我,一整個不知所措。

「呃,這位是現任妖師首領的代表,是來幫忙的,晚點請再跟哈維恩介紹一下。」看著那張我也有的名片,我突然很知道這位大哥到底事業有多大,居然連沈默森林也可以處理,難道我之前以為他只有原世界是不對的,原來守世界也有連鎖企業嗎?

這樣想起來搞不好是真的,不然沒道理妖師可以躲這麼久,說不定在大家都不知道的時候已經偷偷擴張了沒人曉得而已。

又看了看名片,媦琱~呆呆的點了頭。

接著那個大哥就直接抓住媦痗}始問起了沈默森林有多大、多少産業跟多少人力之類的,而且步調還很快的邊走邊問,大有要馬上把沈默森林整個逛過一圈的氣勢。

可能是沒遇過這種人,本來都離世居住的夜妖精們明顯有點錯愕,但是又不能違抗妖師一族,幾個人就這樣被連拖帶拉的走掉了,剩下的則有點慌張的在原地轉來轉去。

「看來應該可以交替了。」黎沚露出淡淡的微笑。

是交替啥?被抓交替嗎!你為什麼會用這種笑臉出驚悚的話,還有他們整個還很驚慌吧我說……

「你們先去魔森林那邊看看吧,我來跟他們解釋一下就行了,這點不難。」把黑鷹還給我,黎沚露出大大的笑容,往那群夜妖精走過去了。

可能也感受到黎沚的力量還什麼東西,總之他走過去後就被包圍起來,那些不安騷動似乎真的開始減低。

「那我們進魔森林吧。」


讓魔使者帶著走過段路之後,我又重新回到之前的妖魔區域。

不過這次比較不同的是,還沒進到魔森林就已經先看見蒂絲站在外面了,一看就知道是在等我們的。

雖然已經把魔使者帶走,但是現在看起來應該是蒂絲替代了位置在驅逐夜妖精,因為這媮椄O一樣完全看不見夜妖精的蹤跡,就算有也躲得很遠,看來心靈創傷果然不會如此容易就愈合的。

「妖魔大人們已經封閉通道了,暫時是不能進入的。」等到我們走近之後,蒂絲才這樣告訴我,「水妖魔大人要傳遞消息,因為凱堣w經交給你們,所以她不再插手後續的事情,讓你們自己看著辦了。」

我就知道是這樣,其實剛剛就有點感覺了。

話說回來,我也不是專程要來問魔使者,「是關于旅團的事情,這次出去又回來,妳的旅團要保護什麼我們都已經搞清楚了。」這是我之前就想幫忙的,雖然後來被我搞得很砸,不過還是得把整件事情都告訴他們。

蒂絲愣了一下,然後拉著我往旁邊走去,「請務必全部讓我知道。」

看五色雞頭很無聊的在玩旁邊的石頭,確定他不會在這短時間給我搞鬼後,我就把所有經過都告訴蒂絲。

雖然不算太多,但是也不是很少,整個講完也花了一番功夫。

聽完之後,蒂絲並沒有我想象中的激動,也沒有露出什麼難過的表情……正確的形容,她似乎像是終于放下什麼重擔,輕輕的吐了口氣,如釋重負的整個人都放輕松了,然後將手交握在胸前,低聲念了很長一段不知道什麼,才擡頭看我。

「真是非常感謝您帶來的訊息,現在我終于可以不用再帶有疑惑。」微微的向我行了個禮,蒂絲勾起了唇,「水妖魔大人不會主動說這些,所以真的讓我可以完全釋懷了。」

「……我很抱歉最後沒有把母石用到正確的地方。」如果一開始有察覺就好了,這次鬧成這樣掀也反省很久,幸好並不是最壞的結局。

「不,就您所說,其實轉為陰影的棲息石也算是很正確的方式。」拍了拍了的肩膀,蒂絲看著黑鷹,「目前的世界還不需要陰影,如果能因此而有了另外一種存在,也非壞事。就如同我,此時也是心甘情願的服從妖魔大人們,雖然外界會認為是妖魔的走狗,但是實際如何,只要我能接受即可。」

「……也許吧。」畢竟現在還是白色的時代,留著陰影只是再度被攻擊或利用,所以我大約可以了解她想鼓勵我的意思。

「那麼,凱奡N拜托你們了,如果真的無法再生,水妖魔大人也表達他可以再回到這堥荂A妖魔之力依舊能夠讓他存在,不用非得遵循世界規矩不可。」看了眼魔使者,蒂絲輕聲的說著:「只要你們願意讓他繼續如此存留,另外或許下次再來,也可以再遇到另一位魔使者了。」

她說的另一位我立刻就知道是誰了,上次被宰掉的夜妖精賴恩,他也算夠倒黴了,就這樣直接被妖魔拖走。

「我知道了,請幫我謝謝水妖魔與火妖魔兩位。」也跟著看向魔使者,之前黎沚說的話不由得有點沈重。就算是鳳凰族,也很難令一個死亡很久又注定要死的人複活吧,套用他們的啥啥世界理論,但是我並不想就這樣告訴五色雞頭。

現在,我覺得有點希望是好的。

而且我想他們自己應該都心中有底了,只是不想放棄而已。

「另外,這是火妖魔大人要交給您的。」從身上拿下一枚金屬飾品,蒂絲遞給我,「或許在接下來的旅途,會有需要。」

接下來的旅途?

對了,的確是還要去契堥城,最後進入時間之流。

因為經常接受別人的東西,所以我也道謝後默默收下,他們饋贈東西幾乎都在某天會用得上,所以有收比沒收好,起碼到時候才不會又手忙腳亂。

「你們講完了?」看我們這邊差不多後,五色雞頭就直接走過來,「還真久,本大爺已經在想如果還要繼續等,就先踩平沈默森林先。」

……那你有可能會被上班族大哥求償,他好像已經把這媟簅X下産業了。

「水妖魔大人要我傳遞給您一些話。」轉向了五色雞頭,蒂絲的表情突然有點古怪,「『年輕氣盛的小種族,以後如果沒地方去可以來這媟礂畯怐漱滮U。』」

五色雞頭一聽到這句話馬上就炸了,「本大爺行走江湖一把刀,妳那兩只妖魔算是哪根蔥!竟然要本大爺當手下!」

那兩根恐怕是很大一根蔥。

不過我有點意外水妖魔對五色雞頭竟然會有興趣,是因為之前調戲覺得很好玩嗎!

「那麼,就請你們一路小心了。」

不管五色雞頭跳腳還怒吼些亂七八糟的話,蒂絲非常仔細的對我們行了一個妖精族的告別禮,也擺明我們應該走人了。

讓魔使者抓住五色雞頭,一路拖出來之後,我們再度回到沈默森林的前端。

已經把夜妖精解散的黎沚正坐在剛剛那一帶的某顆大石頭上,手上還拿著疑似裝有飲料的樹葉杯子,看見我們就愉快的招手。

走出來之後氣氛已經好很多了,看來黎沚真的有效。

「我告訴他們妖師一族的立場和可能協助的方式,大部分都能夠理解。」這樣告訴我,黎沚把手上的杯子遞給我,「這是夜妖精給的,聽說是沈默森林的特産,在發光樹上才有的蟲蜜,很好喝喔!」

蟲蜜嗎……

蟲生的蜜嗎?

看著杯子堬H金色的液體,說真的看起來有點像蜂蜜,還有淡淡清爽的香甜味,但是因為名字很離奇,我反而有點不太敢喝。

在這個世界求生存,第一要點就是不要隨便吃喝來路不明的東西,不然幾條命都不夠死,早在很久以前我就有這種體悟了。

注意到我的猶豫,黎沚又笑了下,「不用擔心,雖然說是蟲蜜,但是意思是飛蟲最喜歡的樹蜜,實際上是發光樹的蜜,植物性的,樹不會跳也不會叫,跟原世界的楓樹差不多,也是采集方式制作。」

很感激的看著黎沚,我一秒就放松了,然後也真的有點渴,問了五色雞頭不要之後就稍微喝了一點進去。

真的和蜂蜜的味道差不多,但是喝起來更順口,而且喝了些之後感覺精神整個都好起來了,看來應該跟精靈飲料有類似的效果。

「這是沈默森林很有名的産物喔,所以也跟一些城市有商業性的合作,夜妖精們會收集發光樹的蟲蜜去販賣,價錢很好。」看著在附近走來走去的夜妖精,似乎短時間就混熟的黎沚還跟對方打了下招呼,「另外就是一些樹林産物了,看來沈默森林也很有意思。」

……看來上班族大哥會對産業很滿意。

默默的喝完之後,旁邊馬上就一個夜妖精迎上來問我們要不要再添,還拿了好大一壺與幾個杯子過來。

看著蜜,黎沚不知道想到什麼,突然就用我聽不懂的語言跟對方交談了下,那名夜妖精也連連點頭,態度相當的客氣,一下子就轉頭走了。

「我請他們幫我准備點蟲蜜,拜訪黑山君果然還是帶點東西好,洛安說過黑山君也吃東西的。」

黎沚一這樣說,我馬上想起白川主的交代,「那等等去契堥城可以多准備一些入口即化的小點心嗎?聽說黑山君喜歡。」

「這沒問題,我通知翼族的人准備好就行了。」黎沚邊說著,就徑自走開去聯絡了。


「這座森林的價值不錯。」

我們並沒有等太久,拖著媦琩咫@圈的上班族大哥腳步依舊很快的走回來,然後丟開手上的夜妖精就朝我走過來,「範圍人數和産業都確認過了,可以納到我們的範圍堨[以保護和生産。」

……是要生産什麼?

「但是堶悸漣級]區域……」

「妖魔沒有惡意,只要夜妖精不要進入那區就不會有事了。」我連忙告訴大哥,「他們是巡遊妖魔,對種族啥的沒興趣,所以只是暫性,不靠近就不會主動攻擊,你們只要把區域劃分清楚就好。」之前好像也說過是禁地的,這樣說起來,如果以後夜妖精有啥敵人,說不定引到那邊去就行了,會被魔使者們給鏟除掉。

大致上跟上班族大哥講過這個想法後,他就表示理解的點頭,又轉過去用有點生澀又不一樣的語言和媦睍秅F一下……我靠,你不是在那一圈短短的時間堶探N把夜妖精的說話語言學會了吧!

嚴重這樣懷疑,因為那個大哥邊講時候媦瓻凗蒫M又糾正他幾次正確的發音之類的,重複講了幾次對話後,居然就這樣順了。

然,妖師也有智商兩百的嗎?

我突然理解為什麼大哥看起來很年輕,卻是企業董事的原因了。

不過用夜妖精語言,媦甯搯_來顯然蠻愉快的,兩個人後來居然有說有笑,一下子就打破一開始那種不自然的隔閡,顯然拉近距離不少。

「那這邊由我代表處理與洽談,等等我會去見沈默森林的長老,商談他們後續與妖師一族的各種問題。」聊了一段後,大哥才回頭跟我說到:「這樣就沒問題了。」

「就麻煩你了。」雖然對方看起來遊刃有余,但是爛攤子終歸是我捅出來的,我還是很不好意思的再跟他感謝了一下,大哥就揮揮手叫我不用介意,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而且沈默森林看起來是很有價值的地方,所以他不覺得有什麼不好。

接著,大哥又很有行動力的拖著媦琠M一票人風風火火殺去找沈默森林的長老們了。

「那麼這邊也處理的差不多了。」背著手,剛剛就在附近晃來晃去的黎沚走過來,「接下來要去哪邊呢?契堥城?」

「嗯,見過艾堮戎L們之後就差不多了。」不知道越見還有沒有在城堙C一想到越見我就覺得脖子涼涼,希望不要被他掐死,接二連三的落跑搞不好都上他的黑名單了。

「啊,本大爺也有點事情要回去一趟。」看了眼魔使者,五色雞頭突然開口:「老三應該還在那邊。」

「嗯?九瀾大哥嗎?」對了,我們離開的時候黑色仙人掌還在昏睡的,不知道醒了沒有,他這次也真是有點倒黴,沒事被我牽拖下去打陰影,看來真的耗了很多的力量。

「對,本大爺想跟老三講點事情。」點點頭,不過沒告訴我是什麼事情的五色雞頭只是用詭異的目光又看了下魔使者,看來應該是跟六羅有關。

等等,難道他剛剛有聽到我跟蒂絲的話?

是這樣猜測,但是問他又有點突兀,我想想,還是轉向了黎沚,「那我們現在可以出發了。」之前是都麻煩魔使者啦,不過看來黎沚轉移速度還要更快,而且他似乎也當司機當得很愉快,我也就不客氣了。

「好,我幫你在這邊做了夜妖精允許標記,下次你可以直接用移送陣過來喔,不會再被種族保護術擋住了。」黎沚張開手掌,上面出現了一個螺旋形的黑色印記,發著光,然後拍到我身上,「這樣就行了。」

幾乎同一時間,剛剛去拿蟲蜜的夜妖精匆匆的回來,正好趕上,交給我們一大罐的琉璃瓶,瓶子看起來也很漂亮,瓶身浮雕著各種炫麗的幻獸,有點淡淡的光采。

「請有時間後,務必再回到沈默森林。」

夜妖精恭恭敬敬的送離我們。


「是說,只有沈默森林的夜妖精是妖師手下,還是全部啊?」

甩著瓶子玩,在等待轉移過程時,五色雞頭突然提出這個連我都不知道的問題,「本大爺看那些霜丘的就沒這麼客氣。」

其實這點我也有疑惑,說霜丘不是,但是又好像是,他們似乎也有辦法可以使用黑暗力量,之前嘗試要抓學長他們就是有把握可以用陰影的樣子,而且哈維恩之前的確也說過他們是一樣的種族。

「夜妖精全部屬于妖師的手下喔。」直接幫我們接了這個疑惑,不知道為什麼會曉得的黎沚開口:「但是肩負的責任不同,能操作的方式也不一樣,沈默森林是導讀,霜丘很有可能會是輔助或是守護之類的。這次是你們比較幸運先遇上沈默森林,加上沈默森林本身是避世、幾乎不與外界往來,所以他們的忠誠才會一直保留著。經過時間轉變,很多夜妖精其實都已經不知道自己的種族任務了,如果你們碰上的是其它已經不守忠的夜妖精,恐怕現在已經無法挽回了。」

聽他這樣講,我還真的連冷汗都冒出來。

這次真的算好運了,如果不是因為一開始就認識哈維恩、他也一開始就注意到我是妖師,那之後進沈默森林、收拾烏鷲絕對都不會這麼順利。

如果最早都落入霜丘的手上,現在都不知道會怎樣了,而且搞不好還會引起一波屠殺妖師的風潮……

還是不要想太多對精神比較好。

不過這樣說起來,應該得問問哈維恩還有哪些是像他們一樣還在守忠的,說不定可以請然他們稍微注意一下,也不算什麼壞事。

就在沈默時,我們腳下的陣法終于停掉,接著出現在眼前的,就是最後要處理的契堥城。

算著時間,這邊都搞定之後,快點進去時間之流,把陰影的事情交付之後,應該也差不多了,下次回來說不用也都是一個月或半個月後的事情了。

看著城門口的衛兵就像之前一樣走來走去,我也正要進城時候,五色雞頭突然攔下我們,「等等,本大爺覺得有點不對勁。」

不對勁?

「的確,神色有點緊張。」盯著那些衛兵看,黎沚也同意了。

難道又是要通緝我們之類的嗎!

因為之前有被追過,所以我現在一整個緊張,該不會是擅自逃逸所以又被指名要抓了吧?

「應該不是針對你們,我去問看看。」歪頭打量了半晌,在對方注意過來同時黎沚就朝對方揮揮手,自己先迎上去了。雙方對談了後,他又走回來我們這邊,「好像這幾天因為陰影問題,契堥城的防守減弱很多,加上收容附近躲災的旅人、住民,當中有一些是盜賊團,似乎也有之前提到的海盜躲避公會流竄進來,所以城主下了命令要全城嚴守,正在搜捕這些會妨礙安危的匪徒。」

原來真的不是要抓我們,我稍微安心了。

不過契堥城堨豪韭N有殺手家族,嚴格來說好像本身就不怎樣安穩了我說。

「沒想到有盜賊踩到本大爺的地盤上來,竟然沒有先向大爺拜碼頭!」五色雞頭一整個很憤慨,然後握住拳頭,「等等大爺我就去召喚手下,抓一個宰一個!」

等等這不算你家地盤啊!

還有不要再去為難那個經理了吧!他哪天如果胃穿孔,要再去找一個可以把你旅館經營起來的人不簡單啊!

「總之我們先進去吧,衛兵也說契堥城城主有吩咐,若是你們再來可以直接去住所找他。」打斷了五色雞頭的憤慨,黎沚笑笑的說著。

「本大爺──」

「快走吧!」

再不走經理的胃就完蛋了!

上篇:第一話  前往的路程     下篇:第三話  插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