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三話  插曲  
   
第三話  插曲

第三話 插曲

進城之後,果然城裡的戒備更重了。

之前我們去過的那家便利商店是半拉下的,上面似乎還有公告說最近他心情好不開張去采購了,過兩天再帶新貨回來,而門口的娃娃機倒是一點都沒變。

「本大爺先去老三那邊。」五色雞頭丟下這句話之後,就揚長而去了。

想想也對,不管黑色仙人掌有沒有清醒,他應該都會被羅耶伊亞家族帶去照顧,現在恐怕就在靈光大飯店裡。

「那我也去公會駐點一下和洛安聯系喔,順便請翼族准備點心。」提了提手上的琉璃罐,黎沚笑嘻嘻的說,「如果再不聯系,洛安真的會追過來。」

你是要叫他不用過來的嗎?

我還真不知道偷人家任務會被怎樣耶,這種做法很正常嗎?這樣真的可以嗎?

總之默默的看著黎沚也心情愉快的蹦走之後,我看著戒備森嚴的街道,長吐一口氣。

現在帶著黑鷹,後面站著包頭包臉的魔使者,如果不是因為艾裡恩已經吩咐過衛兵,搞不好我馬上就被盤查了,根據過往經驗,搞不好還會被包圍當成可疑分子先拖到監獄再說,接著魔使者就會暴起展開大屠殺。

……我想這麼仔細干嘛!

『有很多視線在注意你。』在其它人都走掉之後,黑鷹才靠著我的耳朵發出低聲:『很多是衛兵,但是也有很多是閑雜人等。』

頓了下,我連忙環顧四周,果然有些巡城士兵看了我幾眼,街道上也有人盯著我看,有的視線是疑惑有的就不太客氣了。所以我就說我們這樣很顯眼,說不定還被當成什麼盜賊集團。

「先去找艾裡恩吧。」連忙加快步伐,希望在還沒有人跳出來找麻煩之前順利去到城主的地方。

現在有魔使者和黑鷹在是不怕被找麻煩,但是也不想被人關切,還是快閃比較好。

雖然是這樣想的,但是命運果然還無時無刻都在對人發出嘲笑聲。

就在我低頭快步的走過條街之後,旁邊的魔使者開始緊繃了起來。

『有人跟上來了。』黑鷹轉回過頭,提醒我,『三個,很鬼祟還有惡意,看樣子可能是強盜之類的,但是似乎並不太強,要直接收拾掉嗎?』

「不用。」被你收拾就慘了,一出手我馬上就會被衛兵收拾。

黑鷹叫了聲,乖乖的繼續蹲在我身上。

加快了步伐,希望巡城的士兵會注意到後面的那些人,不過根據黑鷹實時彙報,那三個人藏藏躲躲的似乎還隱藏了氣息和力量,所以一般人並沒有特別注意到,有注意到的可能也在看熱鬧,所以跟了一條又一條的街,就是沒有讓衛兵發現不對勁。

旁邊的魔使者都已經把手搭在武器上了,可能就是在等我的話,搞不好我一應許馬上就會衝過去先劈人再說。

就在我開始想著要不要去找路過的士兵幫忙時候,黑鷹突然發出了警告性的叫聲。

我一回頭,就看到兩道身影朝我這邊衝過來,當然魔使者也馬上反應的揮出長刀,但是意外的那兩個影子一扭一轉,莫名的躲開了魔使者的攻擊,其中一個拉著我往旁邊的小巷裡閃進去。

「等等,我們沒有敵意。」

是女孩子的聲音。

「停手。」我連忙喊停,才沒讓已經抓到人的魔使者一刀劈掉她的同伴。

停下來後,我才發現那兩個人都穿著有點破舊的鬥篷,一個是黑色的一個是黑紅色的,拉著我的就是穿黑紅色鬥篷的女孩子。

拉下了帽子,出現在我面前的果然是個女生,年紀看起來不是很大,大概跟我差不多年紀的樣子,臉小小的但是曬得很健康,整個是古銅色的還有很多雀斑,有一頭棕色的短卷發,整個人看上去很爽朗舒服。

「我們注意到有盜賊團的人在跟著你,因為看你好像沒什麼力量又很年輕,所以才想幫你趕掉,沒想到……這是護衛吧?你的護衛這麼強,難怪不怕人家跟著你。」女孩子松開手,很開朗的露出大大的笑容,「我叫薇莎,旁邊這是鯨。」

跟著女孩的動作,穿黑色鬥篷的人也拉下了帽子,和女孩完全不同,這個人一眼就看出來不是人類。

鬥篷下的臉是張淡藍色的面孔、還蠻帥的,但是仔細一看面頰側邊似乎有比較細的鱗片,頭發也是整個深藍色的,眼睛則是銀色,耳朵則呈現了魚鰭狀……人魚?

一秒往下看,是兩只腳,而且還高我一顆頭。

嘖。

不過是說我也看過人魚,好像也沒那麼失望就是。

重新拉上了帽子,叫做鯨的人似乎也不是很喜歡曬在太陽底下,想想也是,沒有一條魚喜歡在岸上被太陽烤吧我想。

話說回來,這幾天我好像跟水系種族很有緣,之前送我水石的也是,現在又來一條魚,也不知道是什麼緣分,難道再下去我就要遇到鯊魚之類的東西嗎?

「謝謝妳,不過那些人應該對我們不太會有影響。」安撫了下正在發出不友善低鳴的黑鷹,我還是向對方道謝。

「哪裡,算是我們多事呦,早知道你的護衛這麼強就不用出手了,嚇死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差點被秒掉的狀況。」誇張的拍拍胸口,薇莎露出和動作不同的愉快表情,還不怕死的靠近魔使者上下打量,「呦,也是個帥哥,可是感覺怪怪的呢……不想說話或不能說話嗎?還真酷。」

看魔使者也沒反應任她看,我就不擔心她直接被劈了。

『那三個還在,而且人數變多了。』趁女孩不注意,黑鷹偷偷的在我耳邊說話,『五、六……一共七個人。』

「都不強嗎?」

『可以瞬間打倒的程度。』

你是廢話嗎!你連整批山妖精都是瞬間打倒的程度!那個分區到底在哪裡啊你說!

「呦,看來好像追加人了。」沒再繼續騷擾魔使者,薇莎和同伴互看了一眼,接著拉下了身上的鬥篷丟給我,「小弟,你看起來不是很強,自己躲好一點。」

我連忙抓住飛過來的鬥篷,「喔。」看樣子他們好像還是想出手幫忙,我當然也退開了,不用自己動手最好,不過也沒忘記吩咐魔使者不要砍死人。

丟開鬥篷的薇莎下面穿著某種舊式系帶上衣,米白色的,胸部到腰另外穿著深褐色的馬甲,下面則簡單的穿了件短皮褲和長靴,看起來相當利落,不過我也注意到她的馬甲有幾道直線的痕跡,看起來不像原本的花紋,反而像是被割出來的。

甩上了雙手短劍,薇莎一派悠閑的噙著笑容,等著跳出來包圍我們的七個人。

另一邊的鯨和魔使者一樣都沒有脫鬥篷,不過也是取出了兵器,看起來很老舊的一柄雕花長劍,因為奇怪的幻武兵器見多了,所以我倒是沒覺得有什麼特別,只覺得年代應該頗久的就是。

完全就是長得一臉盜匪樣的七人團看到我們要反抗了,也各自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好像我們反抗是種很不智的事情。

「把身上值錢的都交出來,不然就讓你們後悔。」


一分鐘後,強盜團就全部被五花大綁的捆在地上了。

「呀,你們身上有什麼值錢的呢?」把盜賊都捆好之後,薇莎直接很不雅的蹲在地上,還用短劍拍拍其中一個人的臉。

這台詞好熟……啊,這不就是五色雞頭之前對山妖精做過的事情嗎!

你們這世界難道流行遇到強盜就反搶嗎!

被打得像豬頭的盜賊哭喪著張臉,「大姐饒命,我們身上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啊……最近陰影爆發,逃進來這邊手頭也緊,所以才想宰頭肥羊……我是說不小心盯上您的同伴,請原諒我們……」

原來我看上去很像肥羊嗎?

皺起眉,我左看右看也不像肥羊,只是看起來非常普通吧……原來你們是挑好欺負的下手嗎!不要這樣欺負普通人啊!

「好吧,那麼有什麼情報?」似乎也不介意我被當成同伴,薇莎用手去戳豬頭的傷口,把他戳得哇哇叫,「是不是還有什麼大的盜賊團在這裡?」

「這就真的不知道……哇啊!我說我說!」在短劍把自己頭發瞬間削光之後,被逼問的豬頭馬上改口:「其實在陰影之前就已經有一個很有名的盜賊團入侵了,聽說之前城主和小姐那邊發生了事情,所以他們想趁這個機會洗劫契裡亞城,但是沒想到陰影爆發,入住了很多公會的人,就不敢動手了。」

「盜賊團?」要洗劫契裡亞城?這個我可就是第一次聽到了,沒想到居然有人要動這裡的腦?,就五色雞頭說過的話,這裡還有羅耶伊亞家族和雪野家族的產業,怎麼不怕被剁掉啊他們?不過想想也有可能,畢竟艾裡恩可是買下了整個湖之鎮,打算開發成觀光地區呢,所以財力肯定不是一般的雄厚。

「是啊,先前已經有屠洗過好幾個小城村了,這次好像要挑比較大的……剩下的我們什麼也不知道了,這些都是在酒店裡面聽來的。」害怕的看著薇莎不斷拋耍玩弄的短劍,豬頭全都招供了。

和同伴交換了一眼,薇莎站起身,「那有提到抓到什麼東西之類的嗎?」她用鞋跟踢了踢豬頭,問著。

「沒有、這個真的沒有。」豬頭連忙搖頭。

「唔,該不會也不在這邊吧。」薇莎露出了有點煩惱的表情,然後聳聳肩,「算了,只好繼續找下去了。」

也不知道她所說是要找什麼,但是也不干我的事情,根據經驗法則最好不要亂問,不然到時候又有麻煩上身。

「小弟,這些就交給你去解決啦,大家萍水相逢一場,捉捕獎勵金就免費送你了。」豪氣的拍拍我的肩膀,女孩很帥的撥了一下頭發,「有緣再相見啦,如果你也很喜歡旅游,說不定哪天又會見到了啊哈哈哈哈──」

笑完之後,她抽回自己的鬥篷甩回身上,就像剛剛來時候一樣拉著自己的同件跑了。

……嗯,守世界果然超級多怪人。

看著被捆在地上的盜賊們,我現在比較煩惱這些。

『怎麼辦?殲滅嗎?』看起來也不像想要帶著這群人跑的黑鷹張開嘴巴,陰森森的鳥臉還噴出了一絲陰影霧氣,某方面來說還真有點恐怖。

「交給衛兵吧。」正好巷子外有一隊衛兵走過去,我連忙對外面招手。

其實我忽略了一點,就算被綁起來,這票人還是盜賊團,只用一條繩子捆住不一定有用處。

在我一轉頭同時,後面立即傳來慘叫聲,嚇了一大跳回頭時我看見一個割斷繩子跳起來想偷襲我的盜賊倒在地上,持著匕首的右手和左腳都噴出大量血液,仔細一看手腳已經被切到只剩下皮連著,隨便一動隨時就會斷掉。

站在旁邊的魔使者甩掉刀上的血液,緩緩的收起。

幸好他有記得我的話沒有砍掉偷襲者,只是砍他手腳……我想是可以完全接回去啦,就看醫療的要不要幫他忙。

在我發怔的時候,那一小隊的衛兵已經跑過來了,看到地上的盜賊團也很吃驚,在我把事情大致上說了下後就把人轉交了。

不過剛剛那兩個人到底在找什麼呢?

看起來不像壞人感覺也不錯,真誠的希望他們可以找得到。

稍微幫他們祈禱了下,我就領著魔使者繼續往艾裡恩的住所走去,沒過多久,算是熟悉的建築物重新出現在面前。

這邊的衛兵全都認識我,二話不說就讓開了路讓我自己進去,甚至還有人好心的來問我要不要帶路,被我婉拒之後,就更好心的加速通報去了。

進到大堂之後沒多久,艾裡恩就出現了。

因為算算其實也才一兩天沒見面,所以他的氣色還是很差,連走路都是讓護衛攙扶的,看來陰影汙染的影響對他們的殺傷力真的很大。

「唉……契裡亞城真的有如此迫人嗎,沒想到客人竟會連續幾次的趁夜脫逃。」

這是艾裡恩看到我之後第一句賞我的話。

我想大概真的是風水哪裡有問題還是跟我有相衝啥的,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在同一個地方趁夜逃逸這麼多次數的!

「啊哈哈……」我只能裝死笑了。

幸好艾裡恩也沒有真的要挖苦我,只是無奈的嘆了口氣,抱怨了幾句看來他還是得學習當個八面玲瓏的城主後,就在旁邊坐下來,「這次謝謝你以妖師之力制伏陰影。」他瞄了眼黑鷹,說著,「我已經知道你打算將陰影送至時間之流,希望能順利成功,陰影威脅若能消失,那損失一座湖之鎮和妖師故地也值得,當然也不會再提這筆耗損的金額有多麼龐大,真是買到很貴的空地呢,希望這塊空地有其它附加的農業價值。」

我收回,他果然還有在挖苦我。

但是湖之鎮不是我炸掉的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什麼都算在我頭上啊!

還有你是還在打我祖先的旅游觀光主意嗎?語氣整個很惋惜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過看他現在好像如釋重負還可以開我玩笑,整個人似乎有點改變,這讓我也松口氣了。

「目前契裡亞城有些混亂,我們已經致力在整頓方面上,就如你一路來應該也有聽見傳聞。」艾裡恩咳嗽了下,臉色又更加死白了些,只差沒咳血了,「不法之徒比想像中的還多,已經向公會請援,應該很快就會安定下來了。」

看著還是很虛弱的城主,我覺得他也真的有點倒黴,因為想避免陰影出世所以跟霜丘合作,接著被擺一道,蒂絲和六羅都掛了他要擔起責任,接著又肩負大地責任被搞得半死,現在還要去抓那些趁混亂跑進城裡的盜賊團,明明看起來已經快要啪嗒倒地卻還撐著繼續在辦事,整個頗慘的。

這讓我深深覺得以後無論如何都不要當那種所謂的核心人物,不是過勞死就是被牽連死,而且擔子像粽子,整個甩不掉,就算甩掉了粽葉也還會掛在身上。

「你們就請稍微休息一下吧,前往時間之流相當的辛苦,我會請人幫你們准備些攜帶物品。這次請直接走大門出去,不會有任何人阻攔的。」看著我,艾裡恩勾起微笑。

「……我知道了。」


「城主。」

就在我們聊著差不多時候,一個衛兵隊長快步的走了進來,「城西又捕獲了一隊三人的盜賊團。」

「一樣轉交公會處置吧。」艾裡恩淡淡的說,然後注意到我盯著他看,才解釋了一下,「加上這團,我們已經抓到了一百零十五人,城裡的牢獄沒有這麼大,很糟糕的是因為這次陰影的動蕩,所以盜賊團會吸收附近區域逃難的居民加入,比原先想的還要棘手,走偏的居民我們盡量能勸止就勸掉,所以也發生了不少衝突。」

「喔。」我表示了解的點點頭,說給我聽也沒用啊其實,我並不想跟盜賊扯上關系,就算剛剛魔使者砍了一個我也不想啊!

「另外,從捕獲的盜賊口中聽見傳聞,有個極大的盜賊團要洗劫契裡亞城,已經籌備了有一段時間,是陰影關系才延後,依照目前城中守備狀況,會相當危險。」那名隊長看艾裡恩也不避諱我,就很直接的報告了。

其實他避開我也沒關系,因為我剛剛才聽到一樣的情報。

「明白了,我會再與公會商請協助。」艾裡恩點點頭,就讓對方先下去繼續處理那些盜賊。

「呃,你忙你的吧,既然看到你沒事就好了,請幫我向艾芙伊娃問好。」看來他們這邊也很忙,確認過艾裡恩沒大礙之後,我也不用再多留,「我會去羅耶伊亞的旅館,也要看一下九瀾大哥那邊狀況。」

「好吧,那我會派人將物品送到……飯店。」直接跳過靈光這兩個字,艾裡恩這樣說著:「那就請隨意吧。」

告別艾裡恩之後,我就退出了城主住所。

還沒正式離開,就先看見剛剛去報到的黎沚剛好走過來,頓了一下就停在原地,笑笑的向我揮手。

快步的跑過去之後,他果然又靠過來把我肩膀上的黑鷹抓下來玩了。

難道你如此喜歡陰影嗎?竟然可以這麼歡愉的玩鳥,還有烏鷲你個家伙不是不太喜歡被別人碰嗎!為什麼單獨黎沚你不掙紮不抗議也不脫離啊!

「對了,我剛剛去公會時候,看到他們抓到一個不知道什麼什麼盜賊團的,然後裡面圍了一大群在逼話。」完全沒有要進去跟城主打招呼的意思,黎沚拉著我轉頭就離開,「很精采唷,整個就是競比……」

「一堆袍級在圍毆盜賊嗎?」我突然想起來很久之前會計室看到的謎樣血跡,整個人跟著抖了一下。

「咦?沒有啊,只是在比誰的自白法術比較好。因為抓到的那個盜賊貌似是個不得了的人物,之前殺害很多種族又很有實力,聽說是屬於某個大的盜賊團,所以正在追查他出現在這邊的原因,不過這種人都有保護自己的術法和方式,所以剛剛幾個人在比誰最快又准確的讓對方說出實話喔。」眨著眼睛,完全不知道我腦袋中瞬間想到的血腥畫面,黎沚還很認真的跟我解釋。

原來如此,嚇我一跳,我還以為學校外面的袍級比較凶殘……難道是學校裡面的才比較凶殘嗎!

也沒有看到我表情變化,低頭在玩黑鷹的黎沚兀自的繼續說著:「然後聽到盜賊要屠城的有趣情報……」

「聽說本來是之前要動手的,不過因為陰影的事情所以延遲了。」我突然覺得不對,一樣的事情我一天聽到三次也太碰巧了吧!難道我又是在不知道的時候對自己下了啥妖師的力量,然後又要被莫名奇妙卷去進嗎渾蛋!

但是我根本不知道有盜賊團的事情啊,所以應該真的只是碰巧……請讓我相信這是碰巧吧。

掩著面,我悲傷了。

沒有每次都詛咒自己比較有效的啦,這種力量不是應該要很強很好用嗎,干嘛三不五時我就搞到自己,然後在祈禱人家撞牆撞樹時候特別有效……難道我心中最大的誠心惡意就是叫人家去撞樹嗎!

原來如此,一切的謎底都解開了……不對啊!身為黑色種族又是很多人要追殺的對像,最誠意的就是叫人撞樹摔倒這樣怎麼可以!我總不能以後對不爽的人都只能撞樹摔倒吧,現在就只有幾次,但是數量一多也會被懷疑的啊!跟我有嫌隙的必會落入跌倒撞樹的循環中,怎樣都會被起疑吧!

一想到搞不好之後會有個新綽號叫跌倒撞牆妖師,我就連忙甩甩頭,不想再繼續驚嚇自己。

真的變成這樣,不被學長宰也會被老姊宰,不要亂想比較好,每次好的不靈壞的都會靈。

「看來你也知道,真是有趣啊。」根本不曉得我內心正在怎樣糾纏,黎沚居然還拍拍我的肩膀,「如果不是時間上有問題,真想去看看究竟是怎樣的盜賊團才會潛入沒被察覺。」

我一點都不想看、謝謝。

邊跟他扯著,我們終於回到了靈光大飯店前。

應該是第一次看見這種飯店,本來還拉著我滔滔不絕聊天的黎沚突然很不自然的停頓下來,連黑鷹都跟著眼神發直,我完全可以體會到他們的心情,八成是轉頭拔腿就跑。之前被驚嚇的我,現在看到別人驚嚇還蠻有趣的,原來之前我就是這種表情嗎!我就說這種旅館正常人都會受不了的,連不正常的袍級也都這種反應。

「原、原來這就是公會說要注意的地方。」吞了幾次口水,黎沚才吶吶的發出聲音:「這真是奇妙的建築……」

我就說吧,連黑袍都敵不過五色雞頭的美感。

正想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拖著黎沚進去接受一下閃眼洗禮,意外的五色雞頭居然搭著經理走出來了。

「漾∼本大爺還沒去找你你就自己來,真不愧是本大爺的隨從!」看到我那瞬間也有點訝異,五色雞頭丟開了經理,喜孜孜的走過來。

默默的先跟經理打了招呼,不知道為什麼他看起來好像沒有之前那麼愁雲慘霧……

「最近業績提高了七成。」經理有點高興的低聲對我說:「因為陰影作怪的關系,所以不顧門面入住的客人變多了,而且因為大部分都不想在餐廳吃飯還會自己處理飲食,可以省掉很大一筆食物開銷。」

「這樣很好啊。」難怪他心情會這麼好,他家搞不好難得會有這麼多可以忍住眼抽?的客人,業績應該也增加不少。

「不過因為閃到眼睛的人也多了起來,生氣破壞裝潢的也不少,所以裝修費也……」捂著胃,經理又露出了哀傷的表情。

我是比較想知道破壞的人到後來怎麼了,但是想想算了,還是不要問太多。

「對了,本大爺要處理一下旅館裡面的家伙。」斜了經理一眼,五色雞頭這樣說著:「有鬼祟的家伙貌似要拿本大爺的旅館當根據地!」

「……該不會是盜賊團吧?」

是說之前我們也有來住過,竟然沒有發現有這些人的存在。

「啥盜賊團?」五色雞頭歪著頭,轉向了正在搓手的經理,「本大爺只知道是一群鬼祟的東西,陸陸續續來住房,好像從前陣子就開始了,最近才發現他們整群都有在接觸。」

「是、是的,陰影爆發之後才發現有幾房的客人接觸太過頻繁,有點問題。」擦掉冷汗,經理彎著身體,有點緊張的說著:「暗中調查之後發現他們經常整群湊在一起,但是其余時間又各自分開做事,有的也在城裡有承租房子,也並不是全然住在旅館中。」

「數量呢?」黎沚揉了兩下眼睛,終於把視線轉回來。

「連同外面的大概三四十人左右,旅館內約十多人,最近陰影事情後又陸續有幾個人,但是羅耶伊亞的探子回報城外也有,數量約兩倍之多,可能會設術法衝進來。」一提到正事,經理也認真的告訴我們:「去探查的探子有一個沒回來,應該是被抹滅了,可見對方來意不善。」

思考著經理的話,看來還真的被我們碰上潛在的盜賊團了。

這該怎麼說呢,盜賊團會選上五色雞頭他家飯店好像也很理所當然,畢竟他家一看就覺得邪魔歪道,而且還一點都不正常、客人不多!還有哪裡比這地方還好藏身呢!

但我打賭最後的代價應該都是被拖到對面的房子裡面去,從此消失在世界當中!

「要回報給公會嗎?」我知道公會和契裡亞城都要追這支盜賊團,現在既然都發現了,那正好打包送給他們,也省得麻煩。

黎沚點點頭,正打算通訊時候,五色雞頭突然打斷他,怪笑了兩聲之後開口:「既然住在本大爺的旅館,就是本大爺的獵物!那啥鬼的不准插手,本大爺要讓他們知道江湖上只有本大爺踩別人,沒有人可以踩本大爺我!區區四十個,本大爺還不放在眼裡!」

你果然想自己處理掉!

等等該不會每個房間都有接密道,然後就這樣一個個暗殺過去吧!

我突然覺得這群人誤打誤撞,住在殺手家族的旅館中也真是有夠衰的了。

看著五色雞頭不斷的邪笑後,我都開始可憐起他們了。

上篇:第二話  妖師的部屬     下篇:第四話  盜賊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