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四話  盜賊團  
   
第四話  盜賊團

第四話 盜賊團


深夜,因為五色雞頭號稱要鏟除匪類淨化世界,死拖活賴的讓我們住下來一天。

坐在房間的豪華大床上,我摸著陰影發呆。

早一點時候五色雞頭拉著一樣興致勃勃的黎沚,又跟我借了魔使者,就這樣跑得不見人影,還吩咐我絕對不可以出房間,不然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他不負責……我只好一個人乖乖鎖在房裡了。

因為沒有其它人,所以自己恢復烏鷲樣子的陰影就坐在我旁邊晃腳,「真麻煩欸,直接抓住那些散發黑暗氣味的人,一個個滅掉不就好了嗎?」他有點不解的歪頭看我:「為什麼不這樣做呢?不是趕時間要去時間之流嗎?」

我直接搓搓他的頭,「不用管他們。」而且我又不是腦子壞掉,在有公會的地方用陰影,到時候盜賊還沒事我就先有事了。

就在我打算先睡再說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些怪異的聲響,有點遠,感覺應該是另外獨立區域的,感覺上好像是打鬥的聲音。

該不會是五色雞頭叫他們家族的人來打獵吧?

仔細聽了一下,好像真的是打起來的聲音,但是不太像是群鬥,而是某種……該怎麼形容,貌似突然碰上交手幾次發出聲響,接著聲音就莫名奇妙不見了。

「應該是在進行大規模暗殺。」烏鷲大概是看我正在聽聲音,突就開口了:「你只要把我的力量稍微放遠一點就可以感覺到了。」

難怪他會叫我不要出去,根本是一出去就會被當成敵人宰掉吧!

正想借用烏鷲力量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又隱約好像聽見什麼低語的聲音,讓我升起一種異樣感,好像應該要出去看看那些人是怎樣對上的……但是我又不想湊熱鬧,怎麼會突然想看?

大概是最近事情太多了,所以一有事情就直覺性的要鑽上去看一下吧。

甩甩頭叫出了老頭公設下結界,我決定直接睡覺,最好不要再攪和進去多余的事情了,五色雞頭他們的事就讓他們自己處理吧。

烏鷲快步的跑去關燈,然後鑽到床上,直接不客氣的就拉著棉被睡在我旁邊的位置。

說真的,如果他不是陰影多好。

像這樣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只要他進到時間之流後,說不定再也不會看見了……我並不知道妖師活的時間跟一般正常人一不一樣,但是有很大的機會是真的不會再見到,就算我很希望可以親手將幻武兵器帶回來也很可能……

雖然盡量不去想這些事情,但是果然還是會難過。

不知道可不可以叫然幫忙留個家族傳言,以後不管誰拿到都不准欺負他之類的。

閉著眼睛,不過其實是睡不太著的,因為天亮以後就要把他帶去給黑山君了,所以真的是最後一個晚上。

想到這裡,搞不好我對五色雞頭的硬要求多少還是有點感謝。

啊……心情真復雜啊。

就在我自己復雜自己的時候,外面突然轟的爆炸,巨大的聲響非常靠近我們,根本就是已經在我們這個庭院外面了!

烏鷲一秒就跳起來抓狂,「我去宰了他們!居然連珍貴的時間都不讓我睡!」

「等等。」按著他,我突然發現不知道啥時開始,面對庭院那邊窗外多出好幾條鬼鬼祟祟的身影,接著是撬窗戶的聲音。

因為有老頭公的保護,一般小偷應該是不至於進來。

幾秒之後,外面的人可能也發現這個問題,然後我就感覺到某種異樣的空氣流動,不斷在碰撞老頭公設下的安全防護,看來是在用術法類破壞了,不過他們干嘛如此執意要進來?

拖著烏鷲,我想了想就先躲進去頗大的置物櫃裡,接著才慢慢收回老頭公,讓他就近保護我們。

可能是意識到要節省空間,烏鷲自己很識趣的轉回黑鷹的樣子,置物櫃一下子就空曠,我摸了摸剛好拉到條備用的毯子還啥毛毛的東西,也沒有多想便直接往自己身上一蓋。

幾乎是在同時,窗戶那邊發出細微的聲音,就被打開了,然後就有人爬窗進來的感覺。

我百分之百確定絕對不是五色雞頭他們,五色雞頭一定是踹門衝進來,而且聽聲音好像也不只兩三個,數量意外之多。

難道這是逼我開箱放陰影去咬他們嘛!

……等等我好像在哪裡聽過類似這樣的橋段……啊!不就是五色雞頭自己講過小時候被塞到箱子去暗殺人嗎!我干嘛跟他做一樣的事情啊!

為了賭上我跟他不同這口氣,我決定不跳出來放陰影咬人,我、我等人來救,反正應該很快就會有人發現這裡有問題了吧!剛剛爆炸那麼大聲又不是爆假的……大概會發現吧……求求你們快發現了。

也不知道有幾個人進來,反正過了幾秒後我就聽到關窗戶的聲音,接著是完全聽不懂的語言,瓜拉瓜拉的講得很快,不像是精靈族還是哪種妖精的語言,因為講起來的感覺不怎麼好聽。

『這是方言。』黑鷹的聲音突然傳到我的腦子裡面,『盜賊自己的暗語方言。』

你連這種東西也知道?

『他們在說只有這一區沒有遭到殺手家族的襲擊……怎麼這麼倒黴會在這種鬼旅館遇到殺手家族,還以為正常人不會進來,看來這個房間的人應該出去了、也聯絡不到城外的人,就暫時先在這裡避一避好了,。』聽了一會兒,黑鷹很義氣的告訴我他們正在鬼叫什麼。

是說知道這裡是殺手家族旅館的人可能沒有想像中的多,城主會知道是因為交易,千冬歲是因為他們本來就情報廣,一般人看到這種旅館外殼,大概會直覺這應該是什麼腦殘的暴發戶蓋的吧?

說不定盜賊團本來也有打算先從這邊開始洗劫起。

大致上講了一會兒話之後,外面就安靜下來,可能是被五色雞頭他們干掉的人相當多,所以就算是龐大的盜賊團也一下子應付不過來。

我突然真有點同情他們,預備這麼久就因為住錯旅館,然後計劃就敗了。

由此可見人真的要慎選旅館,看到奇怪又莫名奇秒的最好不要住進去。


也不知道又過了幾分鐘,箱子外突然又傳來罵聲。

這次感覺很憤怒,而且有兩三個人也跟著附和了,接著我躲的置物箱砰的一聲直接被踢開,我整個人被嚇到也不敢動,幸好因為有那張毛毛的布蓋在上面和老頭公的術法,打開的人應該沒有注意到我,因為他下一秒就丟了個很大的東西進來,直接撞到我身上、差點把我的內髒給壓噴出來,接著蓋子又被摔上了。

蓋子一關,我馬上判斷出壓著我的是個人,因為還在掙紮,但是體積不太大……小孩子?

小心翼翼的從毛皮下面翻出來,我一把抓住對方,然後本來在動的東西僵了一下,接著一腳踹在我的臉上。

然後黑鷹就被惹毛了,直接鑽上去對著那團東西就啄。

騷動裡面我聽到嗚嗚咿咿之類的渾濁發音,看來對方的嘴巴沒辦法發出聲音。

難道這就是所謂直擊人口販賣之現場?

沒想到活到現在我居然可以看見綁架人口這回事!

「等等──」因為對方一直踹在我臉上,讓我覺得他根本是故意的,所以只好壓低聲音抓住那只腳,「聽得懂中文嗎?」再踹下去我就會變豬頭了啊渾蛋!

對方頓一下,就突然停了。

聽得懂?

「我不是壞人……喔噗!」就在我想先釋出善意時候,他准確無誤的一腳踢在我的鼻梁上,當場我就覺得鼻血噴出來,整個後腦撞在箱子上。

根本聽不懂!

黑鷹發出超級不爽的尖銳聲音,我整個頭暈眼花來不及制止,就整只撲上去對方的不知道哪裡強烈攻擊。

也不知道是不是箱子動靜太大……基本上我覺得應該是,裡面都已經快噴陰影了還不斷發出噪音,沒注意到的都是死人。

總之,箱子再度被打開了,要死不死的是這次連我跟黑鷹的行蹤都一起暴露了。

一開箱,我馬上看見不斷踹我的東西果然是個小孩子,應該說是小「女生」,整個人被五花大綁,嘴巴也綁了布條,難怪沒有辦法說話。

女孩子應該是國小那種體形,穿的也不太特別,但是長得很怪異。真的要形容,就是有點像大家童年多少都有看過的那種叫ET的生物,又大又黑的眼睛幾乎占了臉的一半,小小尖尖的臉還有細長的手腳,不過沒有電視上那種難民身材,只是比普通人細一點,還是有點肉的;灰綠色頭發感覺有點粗糙,一條一條很粗,整個服貼在頭後面。

沒想到這個世界連ET都有,果然是什麼都不奇怪。

掀開蓋子的就正常多了,是個粗獷的大人,臉上還有三條疤,面目猙獰看起來就不是啥好人。

但是因為我這陣子黑影啊、山妖精、鬼族什麼的看太多了,這種普通性的壞人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一點都不可怕……啊,我知道了,我應該是已經了解什麼叫做會咬人的狗不會叫,會炸掉整座城的人都長得人模人樣。

這樣比起來,有疤真的不算什麼!

搞不好他連城牆都炸不掉呢!

雖然我是這樣想,但是對方罵了兩句話之後突然就把我整個人像提小雞一樣拽起來,我還是會緊張的,掙紮了幾下,三條疤發出了可能是恐嚇的話,我就停了。

『宰掉他們!』一起被抓起來的黑鷹張開嘴,一絲絲黑色的氣息慢慢的外泄。

我朝他搖搖頭,決定繼續等待救援。

三條疤把我提起來之後,我才發現房間裡面還有好幾個人,連上抓著我的家伙,總共有七八個左右,每個都是一臉橫肉掛著武器,不過肌肉看起來很結實,應該都很耐打。

最後看到比較不同的是個青年,應該也是二十多歲的樣子,感覺比其它人年輕,不過也留著一點胡子。

這幾個人又瓜拉瓜拉了半天,三條疤就一把把我摔在地上,把我摔得七葷八素。接著一個人靠近我,蹲下來講了幾句話,看我呆呆的又換了別種語言,大概四五次後,才開口發出很不准確的中文:「你是這房間的?」

「呃……對……」我修正,剛剛雖然說鬼族跟有的沒有的看多了比較免疫,但是這麼近我還是感覺到威脅,也開始有點驚恐了。對方的表情看起來相當冷漠,眼神也很無溫度,看起來像是戴了張面具一樣讓人完全感覺不到溫度。

「這種房間不是普通人類住得起,啥來歷?」從後面抽出短刀,盜賊團的人陰冷的逼問我。

「……」這種狀況下應廳不能自報妖師吧?但是要講啥?暴發戶?我看起來根本一臉窮酸相吧怎樣看都不像很有錢的人!

難道我干脆就說我是跟你們一樣剛剛摸進來要偷東西的小偷嗎?

「說!」

短刀突然閃了一下,不客氣的插進我的肩膀裡。

因為完全沒反應對方突然就這樣下殺手,可能之前遇到的壞人多是正人君子型或是會先有前置動作的壞人占多數,所以我整個人也跟著愣掉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幾秒之後才感覺到肩膀傳來劇痛。

然後黑鷹就暴怒了。

本來抓著他的三條疤在所有人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時,突然發出哀嚎,接著放開了黑鷹,衝向了壓著我要砍第二刀的同伴。

這次換對方愣掉,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三條疤重重的一踹,整個人飛出去。

我一翻身就看見三條疤的眼睛已經變成灰白色的……鬼族!

從喉嚨裡面發出奇怪聲音的三條疤整個人不斷抖動,然後身體也開始傳來骨骼錯位的聲音,皮膚更是染上了怪異的斑點黑色,開始變成某種硬甲鱗片,看起來很嚇人,把其它人嚇得一愣一愣,目睹著三條疤開始扭曲成另外一種不一樣的黑暗生物。

在對方黑甲爬滿全身,扭曲成某種怪異的鬼族之後,那些盜賊團的人才反應過來,每個嘴巴都罵出不一樣的話語,看來可能不是什麼好話。

忍住肩膀的劇痛,我連忙撲回置物箱,趁黑鷹支使鬼族去攻擊那些盜賊團時候先把ET嘴上的布拆掉,接著解開她身上的繩子。

ET嘴巴一被放松,馬上發出一堆巴拉巴拉的聲音,比較柔和一點,和剛剛瓜拉的不太一樣,但是我還是都聽不懂,完全沒用。

好不容易把她的手解開,我就聽到後面傳來好幾種切割的聲音,回過頭剛好看見那個鬼族被自己原本的同伴給大卸八塊,惡心的屍塊掉了滿地,因為鬼族化還不斷扭曲想要再變成別種生物的樣子。

這時候,那個青年丟出了一堆水晶,直接把屍塊化成一堆灰。

雖然他動作很快,但是黑鷹更快,連眼另外一個盜賊也發出怪聲,然後開始抽成不同的怪物。

可能是有前面的經驗,盜賊團這次沒有猶豫,直接合作上去砍殺掉正在鬼族化的家伙,然後也發現黑鷹有問題了,每個人都非常警戒,不讓黑鷹再靠近他們。

把最後的繩子扯掉,我一把抓住那個ET直覺就想往門逃,不過一動就發現盜賊們都守在門窗邊,我也沒辦法出去。

『可以宰嗎?全部宰掉。』拍著翅膀,黑鷹對我發出腦波。

「不要。」已經連續兩個鬼族化了,我很怕再下去,連重柳族都會衝出來。

這種時候,怎麼還沒有人來救援啊!

你們平常不是最會到處亂闖嗎,快點給我滾出來啊啊啊啊啊!


「你不壞人?」

就在我不斷詛咒五色雞頭他們再不來就去撞樹撞民房時候,後頭突然傳來怯怯微弱的細小聲音,帶著些許顫抖,不像是黑鷹的話。

一轉頭,就看見ET眨著水汪汪的超級大黑眼瞅著我看。

不壞人是什麼……啊!

「我不是壞人,我是旅館老板的朋友!」雖然我超級不想跟他有亂七八糟的牽扯,但是貌似這樣介紹會比較好。

「理解,好人。」

ET的眼睛近看實在有點恐怖,那兩顆眼睛簡直跟棒球一樣大,還沒有瞳孔,就是黑黑的兩坨,感覺一戳就會流出黑水的樣子。

『他們要殺掉我們全部。』

就在我研究對方眼睛時,黑鷹的聲音傳來,正在翻譯那些人瓜拉拉的快速講話。

「米納斯。」取出之前在水區被恢復力量的幻武兵器,雖然肩膀還不斷在抽痛,但是五色雞頭他們沒趕來又跑不掉之前,我只能自己試著抵抗一下……希望不要被秒殺。

『他們的力量都不強。』一滴水珠飄浮出來,帶著柔細的話語:『不用擔心,這些只是比較低階的種族,與陰影比起來非常衰弱。』

不要拿陰影來比啊!

世界上有幾個人沒事去找陰影單挑啊!陰影的力量根本不是世間萬物可以達到的吧我說!用別種東西來比較不行嗎?

『……和冰與炎之殿下較較,相當的衰弱。』

也不要拿學長比,學長根本不是正常人,他是妖怪!

米納斯干脆不理我了,連飄浮的水珠都消失了,喂、我剛剛才被插了一刀,妳這樣漠視主人真的對嗎?

不過這些人比學長弱的話……根據我以往被揍經驗,難道我真的可以稍微撐一下子?

盜賊們立刻躲開了黑鷹,全部一起放術法往我這邊打過來,根本不用其它人說我也可以感覺到那些法術有多強。

我更正!三秒鐘也撐不下去!

不要欺負弱小啊你們這些渾蛋!

就在我真的考慮讓烏鷲把全部人擺平時,半開的窗戶突然一前一後閃進來兩個人,其中一個還沒落地就甩出手上的短劍,非常神奇的打散往我劈來的法術,沒打散的就在稍後撞上我之前,被老頭公抵消了。

「呦,真有緣。」接住回彈的短劍,落地之後我看見了早上才看見的鬥篷,然後是薇莎的爽朗笑臉,「沒想到會在這邊找到,真是太會藏了,竟然藏在這種奇怪的地方,要不是另一個旅館沒房間,還真不會住到這裡來被我們碰見。」

鯨直接朝我這邊走過來,然後一把抓起那只ET。

「跑太遠了。」聽他低聲的對著ET這樣說,站在旁邊的我突然驚覺原來他們就是在找這只東西──

等等原來是我又自己害到自己嗎!

我沒事祈禱他們順利找到是嗎!所以她才會出現在我這邊是嗎!

我──算了。

「你們快點乖乖被抓吧,外面那個殺手家族已經抓住你們的團長跟副團長了。」看來應該有看過外面狀況的薇莎用短劍指著其它人說道,「真是的,沒看過挑戰殺手家族的盜賊團,就算在東北方很有名,但是來到不熟的區域也要注音一下有沒有雷呀。」

這我很同意,不過原來這個盜賊團是剛來的嗎?

「薇莎。」鯨推了一下女孩,示意她看地上,是那兩個被鬼族化的屍骸。

女孩一看見地上的東西,整個眉頭就皺起來,幸好她沒來得及追究,因為下一秒被忽視的盜賊團殘余的人就又開始對她進行術法類型的攻擊。

原來這些人是比較擅長用法術?

難怪米納斯會說不夠強,基本上老頭公好好使用倒可以防禦法術類的,然後我只要找個方式反擊……如果可以的話。

就在我默默思考剛剛是不是真的應該努力抵抗時候,黑鷹已經飛回來站在我肩膀上,那個擅自打起來的女孩跟丟下ET跑去助陣的大哥看來也不是省油的燈,兩個人連手就把滿屋子的盜賊打趴在地上。

比我想像中還凶狠的薇莎為了不讓他們有機會再用法術攻擊,干脆就一人一劍挑斷了手?,後面的鯨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法術,讓他們也完全發不出聲音,接著就像上午一樣找出條繩子,把全部人都給捆起來。

接著就上演人與ET感動相會了。

「可惡也讓我們找太久∼∼∼」薇莎一把抄起ET,一巴掌就往細小的屁股巴上去。

「妳壞人──」ET發出細小的尖叫聲。

「我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快點把我們的水精石還來!」掐著ET細小的脖子,女孩也跟著發出尖叫聲。

「咕嚕嚕──」ET翻白眼了。

完全不介意虐待生物的女孩干脆就把ET倒掉過來,抓著她的腳用力上下搖晃,接著那個ET發出類似嘔吐的聲音,就噴出一堆綠色的黏液。

我看得一愣一愣的,還看見那堆黏液裡面掉出一塊我們找半天才找到一點點的水精之石。

難道……就在我們努力拼命找的時候,水精之石已經滿街就是了嗎!

一看到東西掉出來,薇莎直接把ET往旁邊丟開,完全不怕髒的蹲下抓起水精之石,還走到廁所裡去衝水,「渾蛋!居然敢吃了我們的寶物,害我們追這麼久,妳干脆被盜賊團串燒吃掉算了!」

原來他們不是來救ET的嗎……

看著被丟在黏液裡的ET,不知道為什麼我興起了一種很微妙的感覺,那童年友善與ET接觸的形像差不多跟獨角獸一樣蕩然無存了。

自從來到這次世界後,所謂的想像浪漫跟放屁一樣,剛出現就完全消失。

呵呵呵……

在我眼神死光同時,薇莎又從廁所裡走出來,手跟水精之石已經完全洗乾淨了。

看著水精之石,其實我很想要,但是看他們態度好像也很看重水精之石。之前我已經拿了不少,還是不要再去討好了,這兩個人並不好意。

「這樣就可以回去交代了,該死的居然在那鬼地方困那麼久。」甩掉水分,薇莎將水精之石交給自己的同伴,在鯨接過後,房間頓時出現一股清涼的水氣,就像之前我們去過的那個怪異地方,只是沒那麼重而已。

正想問問他們到底是什麼來歷時,外面先傳來騷動聲。

「唉呀,要快點離開了,見面第二次又有緣的小弟,以後有機會出來旅行,要來找我們玩喔!」根本不是來找ET的薇莎露出招牌笑容,想了想,從自己同伴身上拔下個東西,拋給我。

接住之後我才發現那是枚金幣,完全沒看過的樣子,不過中間有個很漂亮的刻圖,看起來好像是海女妖還什麼圖案,就連我都可以猜出來應該是有價值的東西。

「那就這樣啦!」

話說完,那兩個人就消失在窗戶外面。

接著,房間門發出轟然一聲,整片飛進來,出腳踹門的五色雞頭就站在外面。

「漾∼你沒事吧!

上篇:第三話  插曲     下篇:第五話  記憶與門扉